★☆★佩奇の佈告欄★☆★

 

目前分類:BAD BOY by阿徹(tetsu)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那天以後,他就再也沒來找過我,而“老虎老鼠”的鈴聲也沒再響起過。因為我已經把那首歌改成“沒筋男”的專屬來電鈴聲。

既然他不鳥我,為了賭一口氣,我當然也不肯主動去找他,每天就在家裡、醫院、學校三個地方跑來跑去。

但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我也越來越焦躁,心中一把火越燒越旺。

混帳!他到底還要氣多久啊!?

好吧,就算是我的錯,但是我都道歉了,也被他那樣整過了,他還想要怎麼樣?難不成要我下跪跟他磕頭賠不是,他才肯原諒我?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金在中!」

在車棚停好機車,我哼著歌甩著鑰匙正要進家門,背後忽然響起的女生聲音,就把我的好心情一下子全部清空。

「幹,你還真的來了。」我狠狠瞪她:「我可以叫你滾嗎?」

「怎樣,忘了自己說過的話了?我可是很有種,就看你有沒有。」

唔──氣死人!明知道這查某故意在激我,偏偏我就是咽不下這口氣。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兩天練習過去,一直到HBL准決賽正式開打,我腳還是有點酸軟,抬不太起來。反正頭兩場比賽我也因為被罰禁賽不能上場,只好乾瞪眼坐在旁邊,邊揉著腿邊看其他隊友在場上奔跑取分。

切,越看越悶‥‥

 

「金在中,你又要跑去哪了?」鄒老頭一雙火眼金睛馬上逮到準備開溜的我。

「偵察敵情啦!」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離開體育館後,我們又去當地別的球場繼續練球,吃過晚飯再練,九點多才回到宿舍。

楓淮和協揚各據宿舍同一層樓的兩頭,中間有道門隔開,兩邊走廊末端各有一間大型公共衛浴。房間是兩人一間,還不算太擁擠。

我和吳穠分到一間,行李整理差不多後,食量大的他又拿出泡麵繼續嗑,整個房間都是泡麵味。我受不了,乾脆拿了衣服先去洗澡。

反正只有男生在,我習慣性的想先在房間脫下汗濕的運動衫,衣服都拉起來了才發現不對,連忙又蓋回去。

好險吳穠低頭只顧吃他的泡麵,什麼都沒看見。就算看見了,這胃袋也沒林柏十分之一的敏銳腦袋。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日子慢慢滑過去,農曆年過了,寒假即將結束,HBL八強賽也準備在高雄開打。

八強賽移師高雄舉辦是最近三年的事,好讓南部球迷也可以到現場看球,楓淮籃球隊按照慣例,會提早兩天南下練習,以早點適應當地的球場。今年借住的宿舍剛好和協揚是同一間,他們也準備提早兩天過去。

球隊南下紮營的前一天,我在醫院待到了特別晚,然後一路興奮地騎車飆回鄭允浩家,飛奔進門。

 

鄭家習慣早睡,屋裡一片漆黑,我儘量不出聲的跑上二樓,鄭允浩的房間燈還亮著,我門也沒敲,直接闖了進去。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金在中,你總算來了!」

計程車抵達時,鄭允浩人就站在他家門口,一看到我下車,立刻走過來抓住我手臂。

「歹勢啦,我遲到了‥‥不、不過你也不用站在門口當門神吧?」我咳了一聲,抬眼偷瞄他沒有笑容的嚴肅表情。

牢牢陷入我皮膚的手掌很冰涼,跟印象中的溫熱完全不一樣。難不成他真的在冷風中從六點站到七點?可惡,是存心叫我更良心不安嗎?

「你聽我說‥‥」他皺著眉開口。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小在!球過去了!」

旁邊忽然傳來大叫聲,我嚇一跳,頭直覺往出聲的方向轉過去。

「碰!」

只見一顆球在眼前不斷變大,就這樣不偏不倚砸在我臉上。

「靠‥‥」我痛得抽氣,掩住臉蹲了下來。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斯伯丁鬥牛賽?」鄭允浩瞄了眼桌上的宣傳單,「我知道啊,有好幾個隊友找過我組隊。」

「那你怎麼沒參加?聽說這屆有很多HBL球員報名,連濱中都來參一腳。」我邊說邊嚼著我的補考過關禮物──某人親手做的紅豆蜂蜜餡餅。

因為我手上還拿著電視遊樂器在廝殺,有人很龜毛地說手這樣沾來沾去不衛生,乾脆送禮送到底,自己把餡餅撕成小塊小塊慢慢餵,等我嚼完了就再餵我一口。

嗯‥‥這個禮物勉強算是有誠意啦。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楓淮籃球隊寒假的練習時間是週一到五,早上六點半到下午三點,中途有一小時的休息時間。這樣的分量已經算輕,等到八強賽的前兩個禮拜,還會更加重。

 

「學弟,我聽說你的事了‥‥」

隊練結束,大夥兒正忙著包袱款款走人,紀攸茗忽然挨到我旁邊,一臉擔心地小聲說道。

「需不需要幫忙?」他說完抓抓臉頰,臉有些紅,「不過,其實我的功課也不是很好‥‥」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客廳裡的兩個女人正在聊天,一看見我們下來,鄭媽立刻露出太陽花似的大大笑容,對我招了招手。

「小在,你總算起床啦!過來過來──瞧瞧誰來了!」

我不得已,只好被動地任鄭允浩拖我過去沙發那邊。才坐下來抬起眼,一不小心就對上那女人的視線。

「在中,媽媽來這裡坐坐,看看你‥‥」她有些侷促地笑了笑,兩隻手在腿上絞在一起。

我「嗯」了聲,迅速轉開臉,正好看見鄭允浩的大腳丫就在旁邊,立刻暗暗舉腳用力給他踩下去。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金在中‥‥」

「‥‥‥」

「金在中‥‥金在中?」

「‥‥‥」媽的,叫魂啊!

「那個‥‥金在中‥‥你可以用三字經罵我,我絕對絕對不會有意見的,儘管罵沒關係!」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概是因為心情因此變好了一點,我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勁了,出鄭允浩家門後,我沒有往楓淮的方向走回去,反而順著馬路一直晃下去,來到某棟三層樓高的透天花園別墅外頭。

剛才從鄭允浩房間視窗瞄到這房子時,我還嚇了一大跳。是知道“那個家”就在這一帶附近,只是沒想到居然離鄭允浩的家這麼近。

現在這種時間,大概除了女主人,不會有其他什麼人在家吧‥‥我暗暗想著,不自覺地把腳步又移近一些,越過圍牆往裡面探頭探腦。

直到雙眼熊熊之間,和某個正在拿水管灑水的中年阿伯對上,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喔,今天是吹什麼風,瞧瞧把誰吹來了。」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帶到火爆浪子,我實在有夠辛苦,教球教二十幾年,沒遇過像你這麼難教的!」

鄒老頭瘦瘦的臉扭得全是皺紋,指著我鼻子大罵:「我心臟不好,所以你想要謀殺我是不是?連裁判你都敢打,那你乾脆連我一起打死算了,孽子!」

口水都噴到我頭髮上來了。我低著頭,沒有說話。

從國小打籃球校隊被鄒老頭看上,跟著他練球也快五年了,雖然他常常沖著我發火,但好像還沒看過他發這麼大的脾氣。

「好啦,這下子人家要禁你三場比賽,三場!也就是說除了昨天那場,接下來八強賽的頭兩場你也都不能上場,你知不知道這有多嚴重?!你自己一個人不爽,還要拖整個球隊下水,簡直混蛋!今天要是不打醒你那顆豬腦,我就他媽的不姓鄒!」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又貼完一篇了,今天開始要介紹另一篇我很洗番的豆花文。我發現現在對我最有挑戰性的事是要如何在開頭好好介紹自己要轉的文,很怕介紹不好砸了人家的招牌。

以前貼的文都是內地的豆花飯寫的文,今天介紹是咱們寶島台灣自己人寫的豆花文,而且題材也是我沒看過的籃球員的題材,所以對我來說很特別。但難得有機會介紹自己人寫的文,我卻不知道這文的作者是誰啊~~~~~~(抱頭)不過我在看文的過程中漸漸發覺這文應該是篇改編文,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裡面除了允在是我們熟悉的之外,其它人名都是不熟悉的,這有點違反了我們認知的豆花文的規則,當然豆花文不是一定要有米秀、小餅、小7、小崔什麼的出現,只是一般的豆花文都有這些人物存在,所以就猜這文應該是改編文。

廢話太多了!接著說,這文呢~對於在中飯來說‥‥可能有點雷,因為在中在這文裡的形象是一個易怒、衝動、濫交、動不動就爆粗口的一位籃球員,而允浩就是與在中敵對的球員,兩人從互看不順眼,到認可對方的實力,然後曖昧的情愫發酵,在中的不安、允浩的心疼,再到最後兩人的相戀。過程中有激情、有淚水、有溫馨、有苦逼,這文我自己是看了三遍啦~所以想介紹給大家看。

我剛說到,文裡的在中動不動就爆粗口,這是我看過在中罵最多髒話的一篇,不過因為是台灣人寫的文,其實那些話也很像現下的年輕人,動不動就"看"!看著看著~其實也還好(可能因為我工作的關係,身邊的主任、監工也常常"看"來"看"去的XDDDD)

再來~如果對允在有性潔癖的,呃‥‥要不下一篇再來看??我是還好啦~~我只對在中的菊花有潔癖XDDDDD。好啦~下面開始放文!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