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

出門前金在中已經約了人一起吃晚飯,等兩人玩夠了看看時間,已經快到了飯點。金在中打了車,帶著呈呈一起去了一家私房菜。

約的人是臺裡新來的專題部主任,三十出頭,典型的事業型女性,整天都琢磨著怎麼幹出一份大事業。金在中聽同事說無意間發現這位陳主任在搜索小孩領養的手續,這段時間心情正好著,容易說話。

陳女士一直都不吝嗇對金在中的欣賞,才入職沒多久就想法子想把金在中調到隔壁去,然而趙蘊氣場太強不肯放人。因此接到金在中的電話,被主動邀請吃晚飯她也欣然答應了。

 

本來以為金在中是對現在的工作有什麼不滿要向她拋出橄欖枝,只是等一頓飯才吃完才知道這是一齣逼上梁山的鴻門宴。金在中毫不掩飾自己的目的,飯我請你吃了,還開了好酒,我就是賄賂你了,而且你喜歡小孩兒,我都把兒子拿給你揉圓搓扁了,你看他臉都給你捏紅了,要是你不答應我我就讓寶貝兒子說你欺負小孩兒了!呈呈很配合,之前溫順地給“漂亮阿姨”揉揉抱抱,等金在中一使眼色又鼓著臉愁眉苦臉狀。

陳女士給這一唱一和的一大一小氣笑了,末了說:「還好當初沒把你挖過來,你這小子做事可真是想一招使一招,你怎麼就摸准了我丟不了這個臉?」

金在中笑著拍拍兒子的屁股:「去,給阿姨拿甜點過來。」等呈呈跑去了甜點區,才認認真真地跟陳女士道歉,然後誠誠懇懇地說:「陳姐,我真的希望你能幫我這個忙,這孩子很能幹,如果現在早點展開治療的話,他能痊癒的希望很大……但不只是這一個孩子,我知道這樣的節目現在不叫座,可是它永遠都有意義,總能起到一點微薄的作用,能幫更多的人。現在小孩子得白血病的例子越來越多,淋巴瘤這種東西越來越高發。我朋友說這樣的病人經常都能看到,因為沒有足夠的錢,沒有足夠的病理知識,沒有可以移植的來源,或者因為拮据被黑心的醫院騙著用了錯誤的治療手段耽誤了有效治療,硬生生把能夠治癒的病拖成了嚴重的病情。我們有資源,為什麼不能利用這些來做點事呢?」

陳女士看著他沒說話,金在中咬著嘴唇:「沒有新聞資源的時候,我們被迫去編新聞,製造假新聞,還把過時的事情翻來覆去地說,甚至把無聊的段子用到新聞裡……可真正需要被報導的事,卻因為分量不夠被擱置掉。我總覺得,您不會和他們一樣,也覺得現在電視臺的情況就是省時省事的最好做法。」

「在中!有抹茶哦!」呈呈跑回來,小臉紅撲撲的,手裡一左一右拿著兩個甜筒,一個草莓的遞給陳女士,一個抹茶的自己咬了一口然後餵給金在中。

陳女士接過霜淇淋,笑眯眯地和呈呈說了謝謝,金在中自覺地閉了口,覺得該說的已經說到。

  

出了餐廳門,陳女士按了下車鑰匙解鎖,旁邊車位的車燈亮了一亮,她轉頭朝一大一小說:「走吧,小弟弟,送你們回家。」

金在中想了想,沒拒絕。車才上路了幾分鐘呈呈就已經昏昏欲睡,把腦袋窩在了金在中懷裡。金在中怕他著涼,把小外套的拉鍊給他拉好。陳女士從後視鏡看了金在中半天,最後嘆了口氣:「你這麼年輕,真的不考慮成家?聽小何說你一直帶著這個小子準備當一輩子單身爸爸?他出生時你大學念完了嗎?那麼早就惹了禍?」

金在中笑:「有他的時候我就已經工作了……他媽媽難產,他小時候總生病,前幾年為了照顧他都沒怎麼睡過好覺。」

陳女士點點頭,有些驚訝的樣子,金在中說:「可是他現在長得很好,要是那時候我不負起責任管他,他可能也會像那個男孩兒一樣,生很重的病,每天都活得很痛苦。」

下車的時候,陳女士叫住了金在中:「寫一份策劃給我,如果你那個醫生朋友能提供更多相關的材料更好,最好他本人也能接受採訪。」

金在中喜出望外,陳女士卻朝他擺擺手:「快進去吧,風這麼大呈呈會著涼的。」

  

金在中跟陳女士道了別,背著睡得很沉的小傢伙上了樓,開了門把小孩兒放到床上安置好,看著粉雕玉琢的小臉蛋又捏了捏:「你真是我的福星。」

等洗完澡靠在了床頭,金在中才想起來要給沈昌珉回話,手機一掏出來就看見未接來電和未讀短信,鄭允浩下午兩點的時候就發了一條短信問他午飯有沒有吃好,晚上又來了一條短信問能不能賞臉吃晚飯,電話也是下午打來的。那時候金在中正和陳主任坐在餐桌上,電話的震動並沒有注意到。

原來這傢伙也是真的能厚著臉皮追人的……金在中彎了彎嘴角,沒有回資訊,轉頭給沈昌珉打了電話。

  

這一通電話打完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後,金在中沒睡意便開電腦上網。登上企鵝號的時候看見一個閃爍不止的頭像,金在中眼皮一跳,點開,果然來自於某人。

【睡了嗎?】

【晚安。】

金在中看了看上面,對話方塊裡竟然還保留著以前的聊天漫遊記錄。大學時候金在中和鄭允浩其實並不常用聊天工具,連發短信的時候都不多,鄭允浩發短信慢,他更喜歡打電話。

在這條【睡了嗎?】上面,是很久以前的鄭允浩過生日時候的記錄了。

那時候鄭允浩在他爺爺家,半夜零點的時候金在中緊張兮兮地給他發了條生日快樂的祝福過去,後面還肉麻地寫著:【我攢下了所有的運氣全部都用來遇到你。你的出現是這個世界給我的最大驚喜。】

那條消息鄭允浩沒回,取而代之的是半夜他們煲了四個多小時的電話粥,直到兩個人的手機存電都差不多耗盡。

看見這條記錄金在中一瞬間有些恍惚,無數記憶接踵而至。他在街上遇到的鄭允浩,在A大校園裡衝他笑的鄭允浩,拒絕他的鄭允浩,和他說想試一試的鄭允浩,把他抵在巷子裡親吻的鄭允浩……還有帶他去看海把他收在懷裡的鄭允浩,一邊抱著他一邊親吻他的眼淚給他擦乾汗水的鄭允浩,躺在病床上嘴唇乾裂沒有血色的鄭允浩……

 

金在中深吸了幾口氣,覺得自己又要敗在這種迷戀裡了……他總是刻意不去想起,但其實一天也沒有忘記過。

手指在鍵盤上敲敲打打,自己沒注意到的時候已經把資訊回了過去。

【睡不著。】

過了幾分鐘,對面回過來:【怎麼了?】

【鄭允浩,你知道的吧。我有兒子了,雖然不是我親生的,但對我來說他現在很重要……比我自己更重要。】

對面顯示了好一會兒的正在輸入,最後發來的卻只有短短一句話:【我知道,只要你願意,他以後也是我兒子。】

【我不願意!我自己養大的兒子憑什麼也給你當兒子?】

【那好,讓他只叫你一個人當爸,管我叫叔叔就行。】

【你裝作聽不懂。我有兒子,也有家,現在的我也是完整的了,我並沒有你想像中那麼需要你,你已經不是排在最前面的人了。】

金在中沒有細想這段話發出去鄭允浩會怎麼想,也不知道,電腦對面的人,完完整整讀了兩遍,用手揉了一把臉,又感覺到了那種從心臟角落趾高氣昂竄出來的鈍痛。

【……我知道你現在很好,不是你需要我,而是我很需要你,比你想像中更需要。】

【早八百年你幹什麼去了?!】

【乖,你看,我現在已經在為我的錯誤買單了。你別那麼容易原諒我,怎麼懲罰都行。我缺了七年,就算你再讓我等七年也沒關係。】

【我說過,你吃的苦,我總該一一受過才公平。】

【你是不是覺得你很瞭解我?吃准了我?】

【對!你還愛我,只要知道這個我就不怕。在中,你這麼多年一個人不就是因為忘不掉我嗎?】

【少自大了!】

【^^】

【………】

金在中抓了抓頭髮:【你知不知道,跟你說話真的挺沒勁的,你為什麼總是那麼自信?】

【……我不是自信,只是如果我自己都不相信的話,還有誰會願意告訴我,不用擔心,你會回來我身邊的。在中,我沒有辦法不自信一點。】

金在中伸手揉了揉眼睛,覺得眼眶乾澀得厲害。

【我困了,去睡了。】

…………

【不准再發消息過來說晚安了!】

是你自己說過要一一受過的,就算你做出一副大義凜然不會受傷的樣子,我也不會心疼你的……我早就不是以前那個為了你什麼都不管不顧的瘋子了。

要這麼耗下去也沒關係,金在中關了電腦關燈躺在床上,用手遮住窗外的一點月光,心裡想:反正難受的不只是我,誰也討不了好。

  

  

 

 

  

☆ 9.

如果要讓金在中自己來打個分做個比較的話,鄭允浩追人的技巧連自己的十分之一都達不到。那時候他自己也沒談過戀愛,但也知道想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就要時時刻刻都出現在他面前讓他忘不掉自己,更要面面俱到展示自己的體貼……所以他追鄭允浩的時候幾乎是想盡了辦法出現在了任何他可能去的地方,提供任何他可能會需要的東西,還抓住所有的機會跟他表白,一次被拒絕,兩次被拒絕,等到鄭允浩自己都膩歪的時候,他已經和別人都不同了……可鄭允浩似乎比他笨拙多了,他既然說了要死纏爛打,卻又畏懼金在中真的煩他,只好想方設法讓別人去旁敲側擊,而自己除了常常給金在中的辦公室寄一大堆零食禮物之外就只知道用短信和聊天軟體做每天最簡單的問候。

早安,起床沒?

晚安,早點睡。

早上好,今天降溫,多穿點。

睡了嗎?很晚了。

…………

金在中:「………」

他真的不是給手機安裝了一個備忘錄和時間管家的軟體?

金在中百無聊賴地翻著信箱裡滿滿的早安和晚安,總覺得對面的人每天發短信的時候似乎都頂著一張可憐巴巴的臉……真是和鄭允浩一點也不搭。金在中心情好的時候會回短信,有時候煩了也不回,而鄭允浩似乎並不會生氣。他最近都在忙著做沈昌珉那個小病人的新聞專題,自己採訪、自己寫稿,還要自己去查資料補缺。而朴有天和他打電話的時候也說,鄭允浩被借到了隔壁的重案組,之前的幾樁命案因為某些相同點合併到了一起全轉到了重案組,其中就包含金在中之前報導過的工地男屍。據說犯罪嫌疑人團夥已經找到,但人躲到了小縣城的深山裡,而鄭允浩叢林作戰的經驗豐富,自然被拉去幫助實施包圍計畫。

金在中聽到的時候一時間皺緊了眉頭,朴有天在對面笑:「既然擔心,不如親自給他打個電話?」

金在中冷哼一聲:「我為什麼要擔心?我有問他怎麼了嗎?」他看起來一點也不需要擔心好嗎,還不忘每天按時給他發資訊……

即便這樣,金在中還是說:「他回來的時候告訴我一聲……把他前幾天寄的那堆東西還給他,都是什麼啊,榴槤餅乾榴槤糖榴槤飲料,我什麼時候說過我喜歡榴槤嗎?!」

朴有天忍笑忍得很艱難:「估計是我們隊小江推薦給他的,他或許以為吃貨都是口味不忌的吧!」

金在中:「……滾。」

  

連續忙了快大半個月的時候,金在中終於得到了一周的休假。家裡的電視長期都放著本地電視臺,金在中早上睡醒了一開電視就看見沈昌珉放大的臉,金在中正閒著無聊乾脆打了個電話慰問每天忙成狗的沈醫生。

沈昌珉上了回電視以後吸引了一大堆女粉絲,前前後後在醫院大門口被堵了兩三次,逢人就被追問長得這麼帥不當明星真是白瞎了……年輕又英俊帥氣,還是前途無量的高薪職業,再加上救死扶傷的優秀品質,一時間居然真有種是醫院為了打廣告找來的明星的架勢。沈昌珉被纏得苦不堪言就差拿著刀去金在中家門口發洩了,金在中聽說後哈哈大笑:「你不如就趁此機會看看粉絲中有沒有合適的姑娘也談個戀愛?」

沈昌珉一如既往地不給面子:「我才不浪費時間。」

金在中:「談戀愛哪是浪費時間?你啊就知道整天耗在醫院,大好的青春都浪費掉了,長著一張禍害大眾的臉結果還是個不食人間煙火的老古董。」

沈昌珉:「你不也沒談戀愛嗎,不如我們倆湊合湊合給別的男同胞多點機會?」

金在中:「……我錯了爺。」

沈昌珉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將到了金在中滿意了,也不再毒舌,只說自己去查房就掛了電話。金在中佔了下風撇撇嘴,和沈昌珉說話就沒有自己贏的時候……

  

這邊電話掛了下一秒就收到了新的短信。

鄭允浩:在和誰打電話?半小時還沒完。

金在中樂了,難得心情好,把電話撥了回去:「有事?我和誰打電話關你什麼事?」

鄭允浩:「怎麼不關我事,你休假了?」

金在中習慣了這段時間以來鄭允浩的短信騷擾,連帶著和他說話的時候也自然了不少:「你怎麼會知道……你不是去什麼深山裡抓逃犯了嗎?」

鄭允浩呵呵地笑:「昨天剛回來,人已經逮捕歸案了。」

金在中:「別只答一半。」

對面沉默了幾秒鐘:「你微博寫的,從你以前博客裡能看到連結。」

金在中啞然,他是真沒想到隔了這麼多年鄭允浩還記得他的博客,還會偶爾去看一眼。博客從幾年前起就漸漸淡出線民的生活了,微博用更簡單粗暴的方式擠進了人們的視線,很多人都關閉註銷了博客轉戰了微博,而金在中捨不得。博客裡有他很多年的生活軌跡,雖然不全是開心的東西,但時間長了就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他十天半個月還是會去看一眼,卻從沒注意過遊客蹤跡裡有沒有鄭允浩的名字。

金在中:「你微博ID是什麼?」

鄭允浩:「我不玩微博。」

金在中怒了:「你不玩微博還視奸我微博,哄誰呢?」

鄭允浩:「……你好像變暴躁了。」

金在中:「…………」

金在中:「去申請一個然後私信我,你知道我我不知道你太不公平了。」

鄭允浩“撲哧”地笑了:「行,掛了電話就申請,但是你要答應我中午一起吃飯,公平交易。」

金在中:「不要,不想出門。」

鄭允浩:「那我帶吃的過去。」

金在中:「嗯……」

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的樣子……

金在中:「等等!誰讓你隨便來我家的!」

鄭允浩:「香辣蟹和謝記的炸茄盒?」

金在中:「…………」

……一輩子都敗給吃的真是太丟人了。

  

鄭允浩的動作很快,金在中才洗了個澡出來就已經聽見了門鈴聲,他幾乎要懷疑鄭允浩其實早就買好了東西不管他答不答應都要硬闖了。

洗完澡直接穿的浴室裡備好的背心和短褲,以前他在鄭允浩面前大大咧咧慣了,但這畢竟不是大學時候了。所以金在中還是說了句「等一下!」然後跑進臥室裡換了身T恤才去開門,鄭允浩靠在走廊的牆上,手裡提著餐盒和一個白色的紙袋,笑得風度翩翩。

這一幕突然和多年前重合了起來,金在中耳朵邊有點嗡嗡的,他往旁邊退了一步:「……進來吧。」

電話和短信裡的那些氣勢也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只要鄭允浩站在面前,他就忍不住有點慫……

  

明明只來過兩次,其中一次還沒真正進門,但鄭允浩似乎已經對金在中家裡很清楚了,熟門熟路地把東西提到了廚房:「我買了粥,你睡到現在才起床先別吃辣的,我讓家裡的阿姨特意去挑了新鮮的蟹過來,下午做給你吃。」

金在中:「下午?」喂!你這直接就把晚飯時間也佔了啊!導演,這和說好的不一樣!

鄭允浩又一次答非所問:「我專門學了做香辣蟹,味道應該還不錯。」一邊說著一邊把暖乎乎的魚片粥盛到小碗裡取了勺子拿到餐桌上,衝金在中招招手:「過來吃。」

金在中傻乎乎地坐下:「你不吃?」

鄭允浩:「我早上晨跑完就吃過了,估計那時候你還在做夢呢……你頭髮怎麼不吹乾,吹風呢?」

金在中被魚片粥好吃得舌頭都快掉了,什麼仇都忘了含含糊糊地答:「我唔用灰風。」

鄭允浩看他吃得眯了眼,笑了笑,進浴室取了一條乾毛巾出來。

毛巾一搭上頭髮金在中整個人就差點跳起來了,他按著腦袋戒備地盯著鄭允浩:「誰、誰准你給我擦頭髮的……」擦頭髮這種事,太親密過頭了好嗎?如果是七年前的他們,這樣做很正常也很有情趣,可現在明顯不適合這麼有情趣吧!

鄭允浩失了手也只好聳聳肩,把毛巾放到了金在中手心:「先擦擦再吃,一直濕著會頭疼。」

#看起來越禁欲越正直的男人溫柔起來越要人命啊#

金在中覺得自己吃完就可以上微博發這個話題了。他胡亂揉了幾把頭髮把毛巾搭在了肩膀上,為了不跟鄭允浩對視只好埋頭認認真真喝粥。他覺得現在應該收回之前說鄭允浩段數低的話了,自己那點等級在他面前根本不夠看嗎,這人居然能面不改色地跟一個分手了七年的男人做各種親密的事說各種親密的話……要不是金在中頭天睡得足神智清醒的話估計就被他忽悠地團團轉了。

  

喝完了粥,把碗往前面一推,見鄭允浩長手長腳坐在他的沙發上認真看新聞,金在中只好自己進去廚房把碗洗了。旁邊的水槽裡是正在解凍的海鮮,鄭允浩是真的準備要留到晚上給他做晚餐吃……金在中撥了撥被竹條綁著的螃蟹,他不懂海鮮,不過看起來的確很肥美的樣子。他平時工作忙,很少在家裡開火,只有偶爾把呈呈接回來了又不想總叫不營養的外賣才會自己做兩個簡單的菜,所以廚房裡的不少烹飪用具都還很新,有的還積了點灰……而就剛才一小會兒的工夫,鄭允浩已經把大鍋小鍋都洗了一遍放在一邊,要用的配菜也放在了籃子裡,豆角抽了絲分了節盛在漏網裡。

金在中嘆了口氣,要不是自己那時候掰彎了這傢伙,或許鄭允浩現在早就是一個溫婉女子的丈夫、一個乖巧孩子的父親了吧,他可能就在N市的部隊當個普普通通的軍官,回家的時候也是個會煮飯會收拾的居家好男人……但現在,這個男人還是一心一意喜歡他,只為了他去學這些照顧人的把戲。

回到客廳的時候鄭允浩還在看新聞,見他過去了讓開邊上的位置:「你下午想做什麼?我們出去逛逛?」

金在中當然不會靠他那麼近坐下,而是反問:「你下午也要賴在我家?」

鄭允浩理所當然地點頭:「我在追你,好不容易你放假當然要陪你。」

「誰要你陪啊……」金在中咳了一聲撇撇嘴:「你樂意就自己待在這兒看電視吧,我回房間了。」

說完一看鄭允浩有站起來的苗頭就先一步進門把房間關上了。拜託……跟這傢伙什麼也不做共處一室一下午……想想就讓人渾身都緊張起來了,金在中認慫,只好躲開了。

門外的鄭允浩聽著關門的餘音,笑了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逼緊了一點。

  

金在中爬上床打開網頁,準備刷刷微博轉移注意力,這才發現右上角提示著“你有一位新粉絲”。

金在中點開,粉絲列表裡最上面的是一個關注1粉絲0的新號,連頭像都沒有,ID是一串簡單的英文:YUNHO0126,前面的英文一看就是鄭允浩那傢伙名字的音譯,但是後面的數字……金在中「靠」了一句,居然是他的生日!

鄭允浩估計就是早上打完電話才隨手申請的微博,介面就是預設的淡藍色背景,一條微博都沒有,頭像也一片空白……真是有夠敷衍的,金在中哼哼了兩聲,還是點了個關注,於是這個一看起來就像僵屍粉的微博終於變成了關注1粉絲1的狀態,乍看之下還以為是金在中自己的小號……金在中彎了彎嘴角,心滿意足地刷了下首頁看看新聞和其它趣事。

他現在很少玩網遊了,也不再像以前一樣熱衷網路,反倒是買了主機回家後就開始熱衷於TVGAME,微博也關注了不少遊戲的官方微博和解說,看到一個UP主轉發的遊戲實況,金在中想起客廳的主機和遊戲手柄,有些懊惱,本來這樣的下午一個人閒著沒事兒做就應該玩一下午遊戲的,結果現在鄭允浩霸佔了客廳,他又不好意思出去……

金在中幽怨地看著電腦螢幕,轉發了那條微博:好想玩[抓狂]

誰知道一分鐘後微博下多了條評論。

YUNHO0126:出來,我陪你玩[微笑]

金在中有些驚訝,這傢伙常年待在荒山野嶺的部隊裡,居然還有時間接觸遊戲?

Mjjeje:你會嗎→_→

YUNHO0126:試試?

試試就試試……金在中大腦鬥爭了半天,還是得出了這個結論。既逃進臥室半小時後又耷拉著拖鞋自己開了臥室門。

  

鄭允浩熟稔地連好了設備衝他招招手……以前他每次讓金在中去他身邊做什麼的時候就是這個動作,活像是招呼自家的小狗。金在中估計他很樂意等自己過去之後衝他汪汪叫兩聲,然後讓他摸摸腦袋……

金在中保持了一點距離坐到地毯上,目不轉睛盯著顯示器不去看鄭允浩。

鄭允浩似乎並不介意的樣子,笑了笑,打開了一個可以雙人同屏玩的遊戲,然後用開玩笑的語氣問金在中:「你記不記得大學時候我們一起去玩桌遊?」

金在中:「…………」廢話,記憶猶新。

鄭允浩繼續笑:「那你還記不記得你那天對我做了什麼事?」

一聽到這兒金在中臉就紅透了,硬著頭皮暴躁道:「幾百年前的事了誰記得,到底玩不玩了?」

覺察到金在中是不好意思了,鄭允浩輕輕笑出了聲,這次的笑容是真的抵達了眼底,金在中不小心跟他對視了一眼就移開了臉,指了指螢幕:「就玩這個。」

「不急,」鄭允浩湊他近了幾分,氣息一下子就噴到了金在中耳旁,他聲音低沉,簡直酥到了骨子裡:「今天我們也打個賭啊,誰輸了就答應對方一件事?」

金在中立刻拒絕:「不要!」

「憑什麼?那時候我都答應了你啊……」金在中覺得自己臉已經快充血了,鄭允浩這傢伙,每說一句話都像是用一根羽毛在他耳邊挑逗一樣,明知道金在中向來對他的聲音沒有抵抗力,還故意用這麼低沉溫柔的語氣……金在中這才模模糊糊感覺到,自己似乎是又一次中了鄭允浩預謀好的圈套。

他受不了地推了這個厚顏無恥的人一把:「你、你別太過分!」

鄭允浩:「真不公平啊……難道你怕真的輸給我?你不是很有經驗嘛……」

金在中:「…………」

被這人用和年齡形象完全不相符的眼神盯著,金在中終於敗在了激將法之下:「賭就賭!要是你輸了就自動走得遠遠的不准再來打攪我!」

聽金在中說完鄭允浩的眼神暗淡了幾秒,還是抬起頭笑了:「說好了啊,待會兒不准耍賴,我可不會讓著你。」

「誰耍賴還不一定呢!」

儘管覺得這一幕怎麼看都像是兩個小孩子在賭氣,金在中還是沒用地中招了。

  

最簡單的搶人頭,任務結束後看誰的殺敵數多。本來金在中是佔了上風的,誰知道過一會兒就開始卡BUG,於是硬生生被扭成了鄭允浩更勝一籌的局面,金在中不樂意了:「伺服器怎麼這麼不穩定啊,還有這遊戲BUG怎麼這麼多!」

鄭允浩帶著笑意看著他:「重新來吧。」

重新連了一次伺服器以後穩定了不少,鄭允浩似乎也已經熟悉了操作,技術比金在中想像中好了很多,然而好幾次到了緊要關頭的時候……變成他被卡。金在中畢竟經驗更豐富一些,操作射擊之餘還有空用餘光看了看鄭允浩,那人緊抿著唇,玩個遊戲活像是在執行真正的任務,時間越長面色越嚴峻。

任務結束的時候金在中看著資料統計扔了手柄衝他笑:「你輸了。」

讓他不准耍賴的鄭允浩有些不甘心地說:「我也卡了。」

金在中「嗯」了一聲:「上天都不讓你贏我。」人雙重標準起來也是很可怕的……

鄭允浩不再說話,眼底有些陰沉,看來是認了真,沉默地站起身進了廚房。

他的背影很挺拔,卻驀然生出了一股清冷。

過分嗎?金在中問自己。本來是鬧著玩的,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苛刻,明知道這麼殷勤地對待一個人,對鄭允浩來說已經很不容易了,只是他還是不甘心,不想自己輕易又被他哄得團團轉,總是想找機會給他鬧些不痛快。

說什麼讓他走得遠遠的……自己都沒當真,但他或許真的以為自己是這麼想的……

 

廚房裡傳來水聲,接著是拍蟹的聲音,再過一會兒就聽見了鍋油炸起的聲響。金在中像做賊一樣聽了半天,都說拿著鍋鏟的男人最好看,金在中看不見自己做菜的模樣,可也不敢趴到廚房門口去看鄭允浩認真料理的樣子,所以他只好坐在原地,揉了一把頭髮繼續玩遊戲。

他換了個遊戲,開著自己遊戲裡的座駕到處搶劫肆虐,頂著五星通緝遛狗一樣帶著身後的一串警車四處亂竄,一路上也不知道撞了多少路人和建築。

鄭允浩端著大大的瓷盤出來的時候就看見他正殺紅了眼。他看了眼顯示器,皺了皺眉,不是第一次知道《GTA》這款遊戲,自己小時候也跟朋友一起玩過老版本,但沒想到金在中也喜歡這種血腥暴力的遊戲。

鄭允浩:「別玩了,趁熱先吃,我去炒個菜。」

正好這時候金在中的遊戲角色被圍到了角落只剩下小格血,他索性抬手一槍擊中了道路旁的巨大氣罐車,跟視線裡的所有人一起炸了個同歸於盡。

他「噢」了一句,好像遊戲裡那個瘋狂的角色不存在一樣,乖巧地關了顯示器,收了PS4,嫌拖鞋太遠了,光著腳跑進洗手間去洗爪子。

天已經不像盛夏時候那麼熱了,好像一場大雨之後秋天就已經來了。洗手間的地面沒有地毯,瓷磚冰冰涼涼的,金在中一腳踏進去就感覺到了涼意。氣溫看來是開始轉冷了啊……金在中皺了皺鼻子想。他向來怕冷,尤其是一個人的冬天格外難熬。

南方的冬天沒有暖氣,金在中不喜歡待在空調房裡,只有呈呈在家住的時候才會開一會兒,平時總是把自己裹得跟粽子一樣,到了冬天就不喜歡大的空間,幾乎每天一進門就窩進了自己的臥室,把被子疊得厚厚的。

這個冬天會怎麼過?金在中胡思亂想了一通,拍了拍冷水在臉上醒神,重新走出洗手間的時候鄭允浩還在廚房裡,桌上的大盤子裡傳來陣陣香氣,金在中嗅了嗅味道,才發覺自己是真的餓了。玩遊戲的時候沒注意,不知道什麼時候太陽已經落下了,只留著一片悠遠的霞光。不知道鄭允浩是不是故意的,沒開大燈,只開了牆上暖黃色的壁燈,平時只有金在中一個人的時候也是開這盞燈,但好像這個時候才突然有了一種不一樣的溫暖。

吸了吸鼻子,金在中低聲咒駡:怎麼鼻子癢癢的,難道又感冒了?

  

坐到桌邊,金在中打開了盤上蓋著的金屬蓋子,盤裡的香辣蟹色澤鮮美,誰看著都想食指大動。

金在中直接用手抓了一隻,連掰都顧不得掰,一口咬下去,嘴裡就充滿了濃濃的汁水。又香又辣,好吃得讓人流眼淚。

鄭允浩炒完了菜過來,見金在中吃得認真的模樣笑了笑,摘了圍裙到他對面坐下。

夾了一個茄盒到他碗裡,問:「好吃嗎?」

金在中被辣得眼眶都蓄著眼淚,似乎因為美食心情也變好了不少,一邊點頭一邊含含糊糊地問他:「你在部隊其實進的是炊事班吧?」

誰知道鄭允浩點頭說:「嗯,這道菜是跟炊事班的老班長學的,偶然吃了一次,覺得這個味道你肯定會喜歡。」

聞言金在中嘴裡一頓,半天才接了一句:「你們部隊伙食挺不錯啊。」

鄭允浩笑笑沒說話,夾了半隻螃蟹到盤裡,扒開殼把裡面的肉挖出來堆到一邊,整理乾淨後推到金在中面前。

金在中彆扭地推回去:「我自己會弄。」

鄭允浩:「我知道,是我想給你弄而已。」

金在中生怕他又順口說出什麼“我在追你,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這樣像教科書內容一樣的話,只好低頭又拉回了盤子。

鄭允浩知道他喜歡吃辣,放了很多很多辣椒,卻不知道金在中這些年為了照顧小孩子嬌貴的胃已經不那麼常吃辣椒了,沒多一會兒,金在中就覺得自己盯著餐盤的視線都模糊了……一時間他自己也分不清,是被辣出了眼淚,還是別的原因。

  

晚飯後鄭允浩去洗碗,金在中樂得清閒,想起冰箱裡還有頭天晚上買來冰著的草莓,抱著裝草莓的果盤到廚房監工。

鄭大廚手上滿是洗潔精的泡沫,看見金在中悠哉優哉的模樣,投過去一個幽怨的眼神。

「你自己搶著要洗的,我又沒逼你。」金在中「咳」了一聲,有些心虛地說。

「啊——」鄭允浩張開嘴,發出一個單音節。

要命了……五大三粗的男人還撒嬌。

金在中故作鎮定,挑了一個又大又紅的放到他嘴邊,正說著「聽說這麼大這麼紅的草莓都是打了激素……」,鄭允浩已經含住了草莓,銜住了草莓還不夠,連金在中的兩根手指一起包裹住,然後還面色如常地舔了舔……金在中腦子“嗡”了一聲,覺得自己要爆炸了。

他觸電般動了一下,然後迅速抽回手指,而鄭允浩仍舊面不改色,還不忘評價一句:「很甜。」

金在中從臉一路紅到了耳根,轟地轉身出了廚房,把自己關進了房間。

「你洗乾淨碗就回家,不送了!」

鄭允浩低頭笑了笑,認真地把沖乾淨的碗擦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ggy1028 的頭像
peggy1028

佩奇的閒言閒語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