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9點我才醒,匆匆忙忙洗漱完畢就跑去趕公車了。

今天,我面試。

昨晚直到晚上12點,那個男生關燈後我才上床休息,然後居然失眠,所以今天顯得不很精神。不過面試還是很成功,自我感覺應答的不錯。負責人讓我回去等消息。

中午11點多,我回到了租住的房間。

「啊!允浩你回來了!」一個諂媚的聲音響起

「你又來幹嘛!」我充滿敵意的瞪了有天一眼

「哎,哥們我是遇到難處了嗎!我家老頑固非要左右我,我哪能屈服!哈哈我想你一定不忍心看到哥們淪落街頭,所以我決定最近幾天就打擾你了!哈哈哈」有天厚著臉皮大笑著

「滾!」

「哎呀,老鄭你怎麼能這樣!你看秀秀多好,秀秀都答應了!是吧秀秀?嗯?」有天撅著嘴對俊秀撒嬌,俊秀紅著臉默認了

秀秀····呃·······

「嗯,是吧是吧!房租我給,而且我保證不帶妞進來。咱就這樣說定了啊!哈哈哈」有天那廝咧嘴大笑

「你!」我簡直要暴走了

「對了對了,你面試還好吧?」有天看著我,立刻巧妙地轉移話題

我瞪了他一眼

「嘿嘿我就說允浩沒問題!長得一副好皮囊,沒問題沒問題!」有天繼續嬉皮笑臉「得了!為了慶祝老鄭面試成功,今天我請客!打電話訂外賣去嘍。」

有天屁顛屁顛的拎著手機開始了有錢大少爺的揮霍

我只知道我的嘴角還在抽搐·········


** ** **


「啊!來嘍!吃披薩嘍!」有天在米斯特訂了2張披薩

我心裡暗罵他奢侈,口水卻也不禁在口腔裡翻滾

「啊呀呀!沒有酒!沒飲料!」有天高叫

「啊!都喝光了。」俊秀不好意思的說

「老鄭你得出去買飲料。」有天開始指使我

「喂!你得寸進尺啊!」我咬牙切齒

「這麼好的東西,總不能就白開水吧?你去買吧!今天是為你慶祝啊!」有天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就不起來了,然後隨手丟給我他的錢包「樓下不遠就有個大方便利,麻煩嘍!」

哎,誰讓人家請客呢!我只能拿著錢包和手機罵罵咧咧的下樓了。

不久後,當我在便利店買好酒和飲料,我才發現外面竟然下雨了。

「喂!朴有天你下來給我送傘!5分鐘內見不到你你今天就給我走人!」我對著電話一通狂喊,周圍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我

很好!又丟臉了= =|||

我悲哀的推開門,在便利店外的屋簷下四下張望,等待有天給我送傘。

這時,一個身影闖進了我的視線。

毫無徵兆,意外的,但是我認出來了!

現在,在我眼前,站在便利店門外屋簷下躲雨的男生,就是我這兩天晚上偷窺對面樓房間見到的那個漂亮男生!

於是這便是我,第一次和他如此近距離的見面········

他今天穿著一件粉藍色的T恤,我裝作避雨走到他身邊。

此刻他正抬頭看著天,所以我只能看到他的側臉:那長長的睫毛、完美的鼻型,還有好看的下巴········

這時,他似乎感覺到我在看他,轉頭看了我一眼

「啊!呵呵····這雨真大······」我尷尬的笑說著。

他看了我一眼,然後面無表情回頭繼續抬頭看著天空,而我也正好可以調節一下砰砰亂跳的心臟:玉蘭花般潔白無瑕的肌膚完全看不到毛孔,細膩指數可目測得出;烏黑水潤的美眸因為昨晚哭過,所以現在眼圈周圍是粉紅色的,有點腫;紅潤柔嫩的唇·········這個男生無疑是我23年見過的所有人中,最好看的一個。

雨越下越大,他卻沒有避雨者應有的焦急煩躁,而是一直在屋簷下,默默地看著陰暗的天空。

我看著他,我們沒有交流·······

「老鄭!」有天氣急敗壞的聲音傳來,我才注意到他撐著傘向我跑來

「死人!為了給你送傘你看我!嘣了我一身泥點子!我的褲子啊!!!」有天跑到我面前一邊遞給我另一把傘一邊哇啦哇啦一通亂喊。

當然,也正是這突然的“噪音”打擾了之前安靜的畫面,男生轉過頭來看了看我們,然後又轉過頭去。

這下子,有天突然不再說話了,他張大嘴巴一臉驚訝的看著那個男生,眼睛瞪得像銅鈴。

這麼囧的表情我實在看不下去了,我正要阻止他繼續丟人,卻見有天突然竄到男生眼前

「嗯····嗯·····這位朋友,躲雨啊!嗯····嗯我家就住這附近,要是不介意的話就用我的傘吧!」有天瀟灑的撩了下頭髮,用真誠的眼神看著男生,同時把傘移到男生頭頂

我太熟悉這表情了,每次泡妹都裝出這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男生看著有天,沒有說話,也沒有接傘。

不知怎樣的動力,我近男生,並把手裡有天送來的那把還沒撐開的傘遞到他眼前

「用這把傘吧!」

我的這句話,男生轉過頭來,靜靜地用他那雙溫潤的黑眼睛看著我,我只覺得瞬間心跳加速——好美麗的眼睛啊·······

他隨後低下了頭,沒有理會我,也沒有理會有天

「啊,我和他撐一把傘就好,我就住你家後面那棟樓,不會不方便的!」我又加了一句。

這次,他再次抬頭,不解的看著我。

糟糕!要是讓他知道······

「我看到過你下樓出門,所以知道你住我家樓前。」我急忙說著

他猶豫了下,最終接過我手裡的傘

我只知道,他從我手中接過傘時,那把傘仿佛導電般,我的整個手臂都酥了·······

「謝謝·······」他輕輕的說了這句話,對我,也對有天,然後打開傘,走了。

直到那抹纖細的身影徹底消失在雨中,我才回過神,只見有天舉著傘還是那個動作,半個身子都在雨中

「老朴,你·······」我無奈的拍了拍他

「老鄭,我上半輩子白活了!白活了!」他痛苦的喊著

「呃?」我嚇了一跳

「前兩天我還得瑟呢!前兩天我還得瑟呢!到處炫耀搞到了T大校花做女朋友······校花個木順!還不夠給剛才那人舔鞋呢!」有天幾乎淚流滿面,他的詞彙也讓我哭笑不得

「對了,他住哪?你房子的前樓?」有天突然等著我

「呃,是啊。」

「好,允浩我決定了!我要在你家常住!」有天拍拍我的肩

「滾!」我火大,一把奪過有天的傘走了出去

「啊!殺千刀的!我的傘!」他罵罵咧咧的追了上來,於是當我們到家時,朴有天幾乎被淋成了落湯雞。


** ** **


吃完飯後,我回到房間躺在床上準備午睡,有天這廝笑盈盈的走進我的房間

「浩哥,麻煩讓點地兒,小弟我最近就和你同床共枕了。」

「滾!」我怒喊

「那你可得借我兩輪子,沒有我可不會滾,我又不是球。」他嬉皮笑臉的接話

「好了,不要吵架。」俊秀走進我房間,抬眼看著有天「允浩哥的單人床你們倆肯定睡不開,我的房間是雙人床,不介意的話,最近和我擠吧。」(幽:多麼CJ的情節設計啊)

「還是我們秀秀好!」有天竄到俊秀旁邊摟著俊秀感激的說「放心,我會付錢的!」

等等····怎麼感覺,這句話這麼彆扭····付錢·······

「不····不用。」俊秀的臉紅的像番茄

「哈哈,那就這樣啦!還有啊老鄭你得洗洗衣服,都味兒啦!最近我就勉強和你混著穿吧!哎,不過我實在不想穿你的內褲,所以秀秀陪我出去買內褲好不?」有天撅嘴撒嬌

「嗯。」

「好了!睡你的覺吧!秀秀咱們出去吧。」有天推著俊秀離開房間,臨走還沖我吐了舌頭

這個!這個!······

於是托有天的福,我把我從小到大會罵人的話全部在心裡翻滾了一遍·········


** ** **


下午4點多,朦朧中我被討厭的手機鈴聲吵醒,一看號碼是朴有天的,氣更是不打一處來

「還睡哪?小心睡死過去。哈哈哈」討人厭的聲音響起

「滾!去死!」

「哎呀哎呀,怎麼還是這麼不友好。哈哈不鬧了,我和秀秀在外面吃了,不回去吃晚飯了。」

「撐死你!再見!」

我掛斷了電話

哎,晚飯又得一個人吃!

我鬱悶的起床,打算去廁所,下床發現一隻拖鞋不見了,於是俯身看向床底下,然後在發現拖鞋的同時看到之前被我藏在床下堆滿三個臉盆的髒衣服,頭立刻就大了。

現在真的是不洗也得洗了,再不洗就沒得穿了。由於房主沒有提供洗衣機,我和俊秀也沒有,所以我只能自己洗衣服。= = |||||

來到洗手間,把髒衣服扔在地板上,然後往三個盆裡倒上洗衣粉,裝滿水,再把髒衣服泡進去,我回了房間,打開電腦繼續投簡歷。

無意間抬眼看向窗外,想起了那個漂亮那男生。可惜白天我看不見他房間內的情景。突然覺得我這樣很奇怪,自嘲的笑了笑,然後想起來衣服還沒洗呢。

給俊秀發了短信,告訴他要去他房間裡的陽台晾衣服,得到應允後我不情不願的馬馬虎虎把衣服洗了洗,最後拎著掛滿濕衣服的衣架去了俊秀房間裡的陽臺。

我衣服晾好後,在俊秀的房間打量了下:俊秀的房間處在陽面,陽光明媚,比我的房間大些,和我的房間一樣,房間自帶的傢俱只有椅子、櫃子、桌子、床,只多了一個茶几,而床也是雙人床而已。

俊秀的書桌上除了筆記型電腦,還有一張照片,照片裡是他和一個和他長得極其相像的男生。是哥哥吧?身為獨生子女的我,一直都很羡慕有兄弟姐妹的。所以突然間,有點羡慕俊秀。

隨後離開俊秀的房間,我回房繼續網遊。期間又接到了2個單位通知明天面試,情著實又好了很多。

傍晚7點多,肚子餓了。最後一袋速食麵昨晚給俊秀煮了。想了想決定下樓去社區對面買份炒麵,然後再去樓下超市買點速食麵和雞蛋長期儲備。

到了社區對面車站附近的小吃攤,我買好了炒麵,想著用一次性飯盒不用刷碗了。正準備往回走,這時,無意間的一瞥,我再次看到了他。

他還是穿著中午見到他時的那身粉藍色T恤,身邊跟著一個女生。我認得出來,昨晚我偷窺他的房間見到的那個漂亮的女生。

此刻他們站在車站,似乎在等公車。而我,不知不覺得,走到站牌附近,裝作看站牌的樣子,實際,再一次把眼睛瞥向他。

「你還好吧?真的對不起。」那個女生的聲音

「沒關係·····不要擔心。」他的聲音,清亮而溫柔······非常,好聽

「對不起。」女生重複著

「沒事啦!你回去吧,到了給我發個短信。」他的聲音還是柔柔的

「嗯,車來了,我先走了。」女生吻了吻他的臉頰,上了車。

他對車上的女生揮了揮手,直到公車轉彎,不見·········

這時,我注意到了——他的臉上,一臉落寞。

我一直看著他,所以當他回眸時,我們四目相對······

「呃······啊·······」我尷尬極了,想著我得說些什麼我得說些什麼

「是你啊·······」又是那樣柔柔的聲音,只是這次,伴隨著禮貌的笑容

他,記得我···················

「上午,謝謝你的傘·······嗯,謝謝,我會儘快還給你的。」

「啊····你先用著····嗯·······我是說我不著急·······」我撓著頭,覺得自己傻極了

「住在一個社區嗎?那下次還給你。謝謝。」他笑了笑「你等車嗎?我先回去了。」

說完,他轉身回社區了。

我目送著他,直到他的身影消失不見才狠狠的拍了自己一下——多麼好的機會!我居然,忘了問他的姓名!

不過,他記得我啊!他記得我這個對他來說僅有一面之緣的人!心裡,好高興··········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