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匆匆忙忙趕到和俊秀見面的地方時,俊秀在立交橋下已經挑選好要買的二手自行車了。

說實話,立交橋下販賣的二手車,來路大家也心知肚明,但是花一百多就能買到一輛很不錯的自行車,還是很值的。

於是講了講價,我和俊秀都買到了不錯的二手自行車,隨後騎到夜市配了把結實的鎖,便騎回了家。

我們到家時有天還沒回來,打電話又拒接,我和俊秀乾脆不理他,晚餐隨便吃了點東西。

吃過晚飯,俊秀窩在房間裡玩網遊,我洗完澡便回到房間了。

我坐在窗邊書桌前的椅子上,托著臉向窗外望去——他的房間沒有開燈。

也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會不會在醫院呢?

不自覺的,我看著自己的手。今天,撫過他的臉頰,滑膩的觸感

允浩……

我的名字,居然可以用這樣溫柔的聲音說出來……

著了魔一般,我盼望著對面房間開燈,盼望著能看到那個人。

不知過了多久,沉重的敲門聲收回了我的思緒

「允浩,你開下門,我在闖關。」俊秀喊了一句

於是我起身去開門

有天一身酒氣歪歪倒倒的進了屋

「喂!老朴!臭死了!幹嘛喝這麼多酒。」我捏著鼻子

「唉…………」有天坐在客廳長歎一口氣

「咦?你怎麼了?」感覺到有點不對勁「是不是那個女的真跳立交橋了?」

「她要是跳了就好了!」有天疲憊的又歎了一口氣「黏了我一整天,要買這個買那個……」

「靠!你不會都給她買了吧?你現在自身難保啊!」我提高一個聲調

「哪能啊,我還得留著錢給我老婆呢。」有天白了我一眼

這時,俊秀終於關了電腦來客廳

「啊!秀秀~~~~~5555555快給我個抱抱!」有天立刻張開雙臂喊著

「你快點說你的事!別整那些沒用的。」俊秀砸了下有天的頭,我忍不住撲哧一聲樂了。原來俊秀這麼有魄力啊。

「唉,愁死我。我和我老婆好好的,一個前女友要死要活的,還給我老婆寄照片…你們說說這麼俗套的劇情怎麼就發生在我身上了!唉。」有天哭訴

「你不是說新交的T大校花還不夠給那天見那人舔鞋嗎?正好趁此分手啊。」我提醒有天

「你真夠滯後的,T大校花是我前女友啦。現在的老婆三天前剛交往。可帶勁了!」有天撇撇嘴不屑的說著。

我只知道我和俊秀的嘴角同時在抽搐,於是我倆對視了一眼,集體回房間並關上了門

「喂!我還沒說完呢!」客廳裡有天委屈的喊著,最後迫於無奈,大善人金俊秀開了房門,看來俊秀今晚要聽有天絮叨一夜了………

夜深了,對面在中的房間,始終沒有開燈………

我的心,不靜………

 

** ** **

 

我的工作定下來了,**銀行信用卡中心工作。上五天,雙休,工資待遇也不錯。

唉,要說現在找工作,很多企業比起學歷更注重工作經驗,對於我這個剛剛畢業的大學生來說,面對滿頁“工作經驗1~2年”的要求,擇業的確非常有限。所以我想著先幹著,攢足2年工作經驗,實在不行2年後再跳槽。

銀行人事部通知我下週二業務培訓,帶紙筆。所以我的待業生涯也就剩今天和明天2天了。今天下午和晚上之前就答應Jeiro了,和她看演唱會去,明天呢?難道在家睡死?還是和俊秀玩網遊?

如果是女生,應該會和好朋友去逛街血拼吧?不過想到如果是倆男人逛街我就一陣寒氣。

這時,Jeiro打電話催促我出門,我換上那件粉藍色的T恤走出家門。

站在樓下,不經意的抬頭看向那個房間,心裡總有些異樣的感覺……

一個晚上終於讓我明白一個真理——陪女朋友逛街買她想買的東西很累,陪女朋友看她的偶像的演唱會更累。

那晚舞臺上,5個韓國男生唱的歌我是一句都聽不懂,只記得當時看他們甩腦袋甩胳膊甩腿的跳的那叫一亢奮,同時全場揮著螢光棒的丫頭們叫得我一陣陣迷糊。其中包括坐在我旁邊激動地喊破音的Jeiro。

更有甚者從開場就開始指著我我竊竊私語

「欸,男飯啊!」

「真帥啊!」

「你看他像不像隊長?」

「嘴要是不歪,還真挺像!不過也很帥啊!」

我這才知道我嘴角抽搐也有人說我帥…………

於是折騰了3小時,Jeiro家開車接她,也就先把我捎帶回家。

到家時都晚上11點了,有天看著我一身被女朋友硬逼著披紅著綠的所謂的應援物,忍不住爆笑不止,拉著俊秀對我指指點點

「欸!秀秀快看!允浩腰裡別著的一排螢光棒,紅綠黃藍的,要開染坊吧?哈哈」

「啊!有天你看,允浩脖子上還披著2毛巾呢!一黃的一綠的,他是去洗澡了?不然這麼熱的天咋還帶毛巾呢?」

「秀秀你再看!他衣服上別著的那些牌牌,哇塞!五個Q版大頭娃娃!哈哈老鄭倒騰玩具去了?這麼童趣啊!」

「有天你再看!允浩脖子上還掛著望遠鏡呢!恩康康。啊!他手腕上還一紅絲帶!」

我瞪著眼前狂笑不止的倆人,懶的和他倆吵,在我憤怒的目光中,倆人相互攙扶著笑得揉著肚子回屋了。

我卸下一身的“武裝”洗了澡,回到房間就想睡覺,正在我打算撲倒在床上時,對面房間亮著的燈吸引了我的全部注意。

我急忙關燈,然後跑到客廳,在桌子上拿來今天看演唱會買的望遠鏡。

於是今天,在我的房間裡,我清晰地看著金在中臉。

距離好像很近,仿佛,我一伸手就能像昨天一樣,觸碰到他的光滑的臉頰。但是實際上,我們還是相隔十米遠……

 

** ** **

 

轉眼到了7月中旬,一年以來最熱的季節。

我開始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

生活似乎平靜,而我那個難以啟齒的秘密,卻開始漸漸的擾亂了我的生活。

我現在每天晚上都不可控制的看著他,偷偷的看著他,這甚至成為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

他窗戶上的白色窗紗過於透明,有時候甚至忘記拉上;他的家裡只有他一個人;他在家只穿一條白色的小背心和藍色的短褲;他總是開著電視卻不看;他總是一個人開著燈坐在沙發上發呆;他通常會這樣坐到淩晨2點才睡覺,但是他卻不關燈。或許,他懼怕黑暗…………

天氣越來越熱了。我忘不了第一次看到他睡覺時脫下了平日在家穿的小背心和短褲,只穿著一條CK內褲,沒有蓋被子的樣子。

那一夜,雖然依然有輕薄的窗紗,但是我的望遠鏡還是細緻的暴露了他雪白的身體。

在這個夏日裡最炎熱的夜晚,我一隻手舉著望遠鏡看著他雪白的大腿根部,另一隻手握著命根子上下動作………

我的大腦一片空白,只記得最後白色的液體沾滿了我的右手,也濺在椅子上……

我覺得我病了。

應該看心理醫生嗎?

我迷茫了

 

** ** **

 

這天是週五,下班前我彙報完這週的業績就騎車回家了。我騎進社區,把車鎖在樓下超市門前,打算進去買點雞蛋和速食麵。結果剛進超市,我就意外的看到了一個白色的身影。他也看到了我,馬上沖我笑了笑「啊,好久不見。」

我楞住了,不僅僅因為好久沒有和他這麼近距離的說話了,還因為他這天穿的T恤,和我第一次見他時我穿的T恤,一模一樣…

「這件衣服…」我忍不住喃喃開口

「啊!是啊,我們倆又撞衫了。」在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不會介意吧,允浩?」

「不…不…」我急忙搖手

「那就好。」他顯然松了一口氣,白嫩的臉頰染上了兩團粉紅色「嗯,上次真的謝謝你了。太感謝了!啊,當時真的很尷尬…呵呵……謝謝你的幫助,算上上一次,一共兩次啊。真的太感謝了!」

「不客氣…你別往心裡去!」我伸手撓撓後腦勺,尷尬的不知道說什麼好

「在中!我買好了!結帳吧!」一個高亢的聲音響起,隨後,一個男生推著一車食品闖進我的視線——是在中的朋友,那個什麼“長明”的

為什麼…….他比我個子高………

「啊,好的。允浩我先結帳了!拜拜~」他笑得兩隻眼睛眯成了兩道很好看的彎,伴隨著親切調皮的語調沖我揮了揮手

「嗯!嗯!嗯!」我猛然點頭

於是他轉身和他的朋友去結帳口了

「啊,你買那麼多袋牛奶幹嘛!」

「少廢話!誰讓你缺鈣又貧血呢。」

「沈昌珉你才缺呢!」

「行!我缺鈣,你缺心眼。」

「啊!找打!」

說說笑笑打打鬧鬧的倆人,真好………

又看到他笑了,真好………

他記得我的名字,真好…………

又有一件一樣的衣服,真好……….

所以我不知道自己最後怎樣離開的超市。

 

** ** **

 

到了家,家裡只有有天一個人,他躺在我床上給女朋友打電話

「朴有天!」我怒喊

「啊!沒事,沒事,我先掛了,老婆~MUA~bye!」他掛了電話

「你回你床打電話去!」我繼續喊著

「我有事問你。」有天合上手機回頭看著我,他的臉上沒有之前和我嬉笑調侃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難得的認真。

「說。」

「允浩最近有心事吧?」有天直直的看著我的眼睛

「沒有。」我心虛的說著

「肯定有!你這人有點啥事都寫臉上了!我說過有困難一定要告訴我!做兄弟的要是不能幫哥們分擔點難處,那還叫大爺嗎?」

「這話,怎麼那麼彆扭?」我汗顏

「咳咳,我是說咱倆認識這幾年,我平日裡有啥事就好麻煩你!而你這死人偏偏總喜歡自己藏著掖著!靠!最討厭你這點!快告訴我!看你最近魂不守舍的,肯定有事!」

「唉………」我長歎一口氣。雖說我和有天平日“惡語”相譏,拳打腳踢的,但是若說我倆最好的朋友,還是彼此。

「說吧!快說啊!」有天不停地重複著這句話

「唉……我說你別笑話我……」我鼓起勇氣「有天,你說……我最近…嗯總偷偷看人…是病嗎?」我心一橫,在死黨面前傾吐點苦惱不丟人。

「= =||||」有天的眼睛變成兔斯基的的眼睛= =

「真的是心裡疾病啊?」我最怕他這個反應!

「允浩啊,你說你都23歲了!你讓我說你什麼好?這點小事找你女朋友解決下不就行了!要是不好意思自己下點AV看看DIY一下不就行了!暈死。」他不屑的撇撇嘴

「不是……我是說偷偷看別人………」

「你移情別戀了?」有天的眼睛變成大眼蛙的眼睛「你居然也移情別戀了??」

「不是,不是…我就是……」

「行了你別說話聽我說!我問你,你偷偷看的人,是不是看到她(他)就高興,看不到就覺得心裡缺點什麼似的特別不安?偷偷摸摸的只是看著她(他),不會偷看別人?」

「呃………」我仔細想了想,好像的確沒有偷窺過別的鄰居,而且我也完全沒興趣。

「你仔細想想,如果是那就證明你愛上那人了。」有天笑了笑

「這麼說,不是我心裡變態?是愛啊?」我低聲問

「我暈!我栽培你4年!結果你還……」有天鬱悶的拍了拍自己的頭

「啊!是吼~」我有些明朗了。但是,又有一個問題浮現在眼前「有天,說點別的吧。我問你…GV,你看的時候,怎麼想?」

「媽媽啊~~~~~我的上帝啊~~~~~~~」有天扒在我的牆上做磕頭狀「我們浩浩終於忍不住管我要GV看啦!我珍藏了4年的精品們!終於可以借給他了!」

「= =||||」

「哈哈好啦開玩笑啦。說真的,GV嗎?我沒試過男人我也不清楚。不過如果你想用來…咳咳。自己覺得和AV相比,也沒什麼區別。小受的聲音也是很銷魂的!」

「不是!我是說……嗯…你看同性……不覺得奇怪嗎?」我搜索著詞彙,既不想讓有天完全知道我好像喜歡上了一個男人,又希望他能給我一個答案來安慰。

「其實也沒什麼。那不也是和自己喜歡的人做喜歡的事嗎?」有天不在乎的說著「我不在乎這個。如果真的愛,就不會在乎。」

「嗯………」我心裡的答案,被有天說了出來

「好了好了!看來你最近是要…咳咳,要看GV我給你傳哦。噗,我移動硬碟裡好多呢!哪天我家老頭子不在家我偷偷回去給你取來!哈哈浩哥你的級別又提升了一級啦。哈哈」有天隨意的笑笑

「你這人!」我無奈

「不過允浩。」有天突然收起玩笑,正色說道「關於你現在喜歡的人,我覺得你可得好好想想。首先得知道那人愛你嗎?我最擔心你丟了現在的女友,又被人騙了,最後什麼都沒有。」

「嗯…我會處理好的。」我歎了口氣

「嗯,相信你啦!穩重成熟的浩哥~。」有天笑了笑「今天我幫了你吧?」

「算是吧!你又想怎樣?」我警惕的瞪著有天

「哥啊你幫我洗襪子吧!一個月哦」有天嘿嘿怪笑著

隨後我把床頭的抱枕狠狠地揮了過去………

 

** ** **

 

又逢夜晚。

今天,我決定試驗一下。

我依舊沒有開燈,但是把望遠鏡移到別的開燈的窗口裡:第一個視窗,我看到一對老夫妻在一起吃完飯;然後把望遠鏡移到另一個亮燈的視窗,看到一對父母在陪女兒彈鋼琴;隨後又在下一個視窗,看到一個學生在寫作業……………

最後,我放下了望遠鏡。

剛才的試驗,我印證了我心裡的答案:除了那個視窗,沒有一個視窗我可以凝視超過1分鐘的;除了那個人,再沒有個人讓我幾乎病態的長時間凝望的。

因為我偷窺的物件,僅僅只是我喜歡的人——我對面房間的金在中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