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昨天住院,公司放了我2天假,所以今天不用上班。

早上7點頂著兩黑眼圈的我爬了起來。

在中睡得很香,他的睡姿讓我很崩潰——趴著睡覺,無意間就把光溜溜的後背、白嫩嫩屁屁和長長的細腿露給我看了,真是考驗我啊….

無奈,去廁所自己解決吧,我給他蓋上被子打開門,趴在門外一夜的颱風沖我嗚咽了一聲。我顧不上逗它,徑直跑到廁所解決了。

簡單的洗漱後,我穿好衣服打算去做些早點。可是我還不會用在中的廚房,怕把房子炸了,就想著回我和有天俊秀住的房子給他下碗麵條。不過他好像不讓我吃速食麵,那我就出去買粥喝,再給颱風帶幾個肉包子。

主意打定,我從在中衣服裡拿出鑰匙,出了門。

早上買早點的人還是很多,排了幾分鐘的隊,拎著3袋黑米粥(塑膠袋裝著)和十幾個肉包子回了家(順便給有天俊秀帶早點)。

有天和俊秀的房間關著門,估計還在睡覺。我給自己留下一碗粥,給颱風留了5個肉包子,然後把其他食物放在鍋裡,接下來開始煮速食麵。

煮好麵,我把麵倒入上次從家裡給在中裝骨頭湯的保溫飯盒,然後給有天留了紙條提醒他鍋裡有早點,就去在中家了。

我在門外就聽到屋裡颱風汪汪叫著。颱風這樣的叫聲我聽著覺得不對勁,急忙開門,推門而入跑到房間,眼前的情景差點把我的魂嚇沒了:只見在中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颱風圍著他轉著圈急促的叫著。

「在中啊。」我跑過去抱過他,接觸到他的身體便又是一驚,有點燙,抬起他的臉卻看到燒得紅紅的臉上,在那緊閉的雙眼下有著兩道淚痕…….

「在中,你怎麼了?啊?」我抱起他喊他的聲音都變了

「允浩」在中突然開了口。萬幸,並沒有暈過去。

「嗯?我在啊我在啊」我摟著他,嚇得還是不敢大聲說話。

「你沒走啊……」他看著我,眼神裡有意外、有悲傷、卻也有一絲絲驚喜

「傻瓜,我走什麼啊?你當我吃乾抹淨走人了是吧?我哪能啊,傻瓜。」我又好氣又好笑

「我喊你….你都不在。」他低聲說著

「沒有,我剛才出去給你買早點了。」我摟著他輕輕拍著他安慰著「對了,摔疼了吧?」我摸摸他的腿,有些地方已經有些淤青了,看得我特自責「疼不疼啊?頭也有點燙啊,要不要去醫院?」

「沒事,腿上的過幾天就下去了。唔…發燒吃點藥就好。」他忽然把頭埋在我懷裡

我吻了吻他的額頭,把他抱上床讓他坐好,然後給他圍上被子

「我剛才回家給你煮了麵條。不過….你還是喝粥吧,生病了喝粥很舒服。」

「你煮的麵條?」他詫異的抬頭看著我

「方….速食麵而已…我就只會做這個和煮雞蛋啦。」我羞愧的撓撓頭「所以你喝粥吧,我買的黑米粥。」

「還是你喝粥吧,你胃不好別吃速食麵了,不然又住院了。」

「你家的藥放哪了?咱先吃藥」我感動的轉移話題,怕自己因為感動而失態。

「我們先吃飯吧,不然一會飯涼了還得熱。」他乖乖的用被子蒙著臉,只露出亮亮的大眼睛。

我揉揉他的頭,轉身把麵條和粥分別倒在兩個碗裡,然後把麵端給他

「在在,吃飯。」我拿筷子挑起麵條

「你叫我什麼啊,肉麻死了。」他瞪了我一眼

「寶寶,吃飯。」我嘿嘿一笑,執著的把麵遞到他嘴邊

他紅著臉把麵條吃了

「好好吃哦。第一次有人給我煮麵條」他臉上露出的滿足和幸福,讓我看著特別心疼

「好吃就多吃點。」我眼眶一陣發脹

這樣餵了他幾口,他就伸手端碗

「幹嘛?我餵你吧。」我執著的握著碗

「我端的了。你趕快吃吧,涼粥對胃不好。」他關切的看著我

「你….你真好。」我感激的脫口而出

「傻瓜。」他失笑

「嗯,那我們一起吃哦。」我把麵遞給他,然後轉身拿碗

「汪汪!」一直安靜的颱風不滿的沖我叫了聲,吸引我的注意,於是我趕緊把肉包子放在它面前,颱風立刻滿意的低頭吃飯。

忙完颱風,我端著粥緊貼著在中坐在床上。開始喝粥

粥不是很甜,但是心裡美的和抹了蜜似的。

「給我喝一口。」在中認真的盯著我碗裡的的粥,可愛的樣子讓我終於忍不住捏了他的臉

於是我倆一口粥一口麵吃著早點。

明明是甜甜的粥和鹹鹹的面,兩種毫不對味的食物,但是用愛搭配起來,居然也會有最好的味道啊。

飯後半小時,我給在中找了藥讓他吃了

「在中啊,你看你都發燒了,我這幾天住你家照顧你好不?」我鼓足勇氣,提議道

「我是玻璃做的嗎?又不是大病,還用人照顧?」在中瞪著我

「呵呵……….」我撓著頭

「你不用照顧我啦。不過......」他低著頭「你可以搬來住..住幾天。」

「呵呵……呵呵…」

「鄭允浩,你那是什麼反應啊!」他氣惱的把枕頭丟給我,然後用被子蒙住頭

「我,我回去拿點衣服。」

我猛然掀開他的被子,果然看到被子下的他嘴角小弧度的上揚,於是心晴更好了,我捧著他的臉“吧嗒”親了一口

「你躺著休息哦,我馬上就回來。」

我紅著臉跑開了,我奔跑的速度很快,沿路只留下一道長長的喜悅

滿腦子都是那個因為我而哭泣又歡笑的可愛的人……….

 

** ** **

 

「老鄭!你終於死回來了!」有天看到我很激動,上來就是一個熊抱

「滾!你想勒死我了。」我推開有天,怒視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個含糖量很高的尖叫

我急忙捂住耳朵,只見有天俊秀的房間走出來一女生,長得挺好看但是一臉驚恐的表情搭配持續的尖叫很瘮人= =||||

「允浩,我給你介紹,這就是我那最最帶勁的LP,叫方靜靈。」有天攬著女生,臉上露出欠拍的表情

「朴朴,你太讓我失望了!」女生忽然捂著臉推開有天

「啊?咋啦?」有天嚇了一跳

「我 一直以為你是總攻。可是你看人家!」女生激動地指著我「人家這才叫大攻!你居然和這麼攻的人住一起55555555你這不等著被攻嗎?5555555我前幾天還和我朋友幽攻吹呢,說我找個攻當男朋友!可是你!她要是知道你屋子有這麼攻的人,又該取笑我了!5555555」

於是我和有天都汗了

這時,俊秀抱著一袋子桃子推門而入「有天啊,你女朋友來了嗎?我買了新鮮的水果哦。」

「哇啊!」那個女生雙眼放光的盯著俊秀

「恩康康?」俊秀尷尬的笑笑

「太好了朴朴!哈哈哈哈這個小可愛這個是你的小受吧!哈哈下次就帶你倆見我的朋友,看她還敢懷疑什麼!哈哈哈哈」

於是我們三個都是一個表情——囧囧囧

接下來,有天那個叫方靜靈的LP拉著俊秀問長問短的,有天跟著我走進我的房間,凝重的說我LP什麼都好就是喜歡看BL……….

我自顧的拿了2身衣服又帶了些錢,然後對有天說

「在中發燒了所以這幾天我去他那住。」

「啊,你們倆咋啦?輪流生病的,不過………」有天突然開竅「昨晚你一夜沒回,是不是?」

「嘿嘿。」我撓著頭傻笑

「不要啊!我的小美人啊~~~~~~~」有天抱著頭絕望的哀號著

「不准露出這麼受的表情!不准發出這麼受的聲音!」方靜靈突然沖進來狠拍了有天一下「你現在跟我宣誓:我樸有天是總攻!」

「唔~我朴有天是總攻。」有天含著淚喊道

我和俊秀笑岔了氣

「對了!你就是允浩吧?」方靜靈雙眼放光的看著我「我昨天聽朴朴說你找了個漂亮的小受,可以帶我看看去嗎?還有,你…….」

「啊!我得忙了!抱歉啊!我先走了!」

我抱著衣服擠出房門落荒而逃…………

 

** ** **

 

回到在中家,看到我那寶貝兒趴在床上睡的正香。

我放下東西,躡手躡腳爬上了床側身躺在他身邊,看著他壓在枕頭上有些變形的側臉,忍不住想笑。

真好,從偷窺到暗戀再到現在,真是我做夢都想不到的。真的很幸福了,我靜靜地看著在中,不知不覺也進入了夢鄉…….

不知道睡了多久,只覺得有熱氣吹在我臉上,於是迷迷糊糊睜開眼,立刻被一對湊的很近很近的大眼睛嚇了一跳

「媽呀!」我嚇得猛然抬起頭然後腦門“咚”的一聲撞上了眼前無比硬的東西

「哎喲。」

揉著撞得巨疼的腦門,我這才發現,原來剛才是在中湊在我臉前,結果我倆腦袋相撞了

「你幹嘛?」他不滿的揉著頭。

「被你嚇到了啊!」我揉著頭,太疼了!不亞於那次撞在柱子上。話說,他的頭真不是一般的硬啊「你幹嗎湊那麼近啊。」

「誰湊近了…..我是….我是想叫你起床啊。」他把臉別了過去

「哦….給我摸摸。(幽:這句話,咋覺得這麼8CJ)看看你還發燒嗎?」

我伸手去摸他的頭

「沒事!」他不讓我碰

嗯,看樣子挺精神,沒事兒了。我鬆了口氣。

「幾點了?」我隨口問道

「都4點多了。」

啊!我們真能睡啊

「你去洗澡!都幾天沒洗澡了?臭死了。」他瞪了我一眼

我想想看啊….嗯,我大概3天沒洗澡了

「快去洗澡。」他捂著鼻子催促

「哦,那我去洗澡了。」我蠻不好意思的

於是我終於洗了這個夏天最認真的一個澡。啊!在中的強生嬰兒牛奶沐浴液好香啊~~~~~~

「在中啊。」洗完頭,我把頭伸出門外

「幹嘛?」他的聲音從裡屋傳來

「用哪條毛巾啊?」

「粉色那條。」

「哦。」我那毛巾擦了擦,然後又把頭伸了出去

「在中啊。」

「又幹嘛?」

「可不可以把我的內衣遞給我啊。」我弱弱的說「我把換洗的衣服都放沙發上了…對了,你…能走吧?」

「呀!」他明顯不耐煩的抱怨了一聲

「拜託了。」我誠懇至極

在中沒說話,但當他一瘸一拐走來時,我發現他死死瞪了我一眼,然後頭也不回就回屋了。

是因為我完美的身材嗎?我不禁小小的自戀。

擦乾身體走出浴室,身心清爽。

走進在中的房間,看到他坐在床上冷著張臉,然後一轉眼,發現我裹在衣服裡偷偷帶來的KY明目張膽的亮在那裡。

呵呵….呵呵….呵呵呵…..大家不要誤會,不是我在淫笑,而是我悲極生樂——那管偷偷買來的KY被我裹在內衣裡帶來了,現在被在中發現了。他一定認為我是個輕浮的男人T___T

我覺得我該說點什麼….嗯….

就說我當牙膏帶來的?嗯….要不說有天的?…….我該說哪個呢?啊!為什麼我不自己出來找內衣,光著身子滿屋跑頂多被他罵一句“流氓”555555555

「我餓了」他突然冷冷的開口

「啊?那我們吃什麼?我出去買點什麼?」

「不用了…..你去煮速食麵。碗櫃裡有」他還是用以前那冷冷的聲調回答我

「嗯~~~~~>___<~~~~~~」我的內心在流淚

走進廚房,雖然沒用過他廚具,但是研究過後也明白了怎麼開液化氣,怎麼點火

5點半我端出兩碗麵

「在中…吃飯了。」我蹭到房間,在中還是那個姿勢,坐在床上毫無表情

「在中…吃飯了…..吃飯了….」我小聲又提醒了一句

他上下掃了我一眼,然後下了床,還是那一瘸一拐的姿勢

「我扶你…….」我小聲建議

他瞪了我一眼,然後自己蹭到客廳坐了下來

一頓仿佛在南極般冰冷的晚餐寂然無聲,我連平時吸麵條“刺溜刺溜”的聲音都不敢發出,小口小口慢慢的吃著。

吃完飯我狗腿的搶著刷碗。當然,刷完沒忘了從冰箱裡給颱風餵狗糧

這狗真是和在中一條心,我給它弄好狗糧,它抬眼傲慢的衝我哼哧兩聲就跑了。不得已我下樓買了肉餅,終於讓它開了尊口

重新回到房間,在中開著電視,還是一個人發呆,當然這次,他還是冷著臉…..

「在中,我們看電影好嗎?」

他抬沒理我

看他沒有否定,我關了電視打開自己帶來的筆記型電腦,播放了存在電腦裡的我最愛看的電影——《我的野蠻女友》

當看到智賢姐姐和我的情敵牽牛火車錯過那場戲時,還是忍不住眼睛腫脹

「喂!你不是要哭吧?」在中突然冷冷的開口

「沒有!」我急忙否定「就是感動一下…..」

他瞪著我,仿佛要把我看穿

「我們換一部吧。」我急忙說

「等一下。」他阻止我播放《憨豆》,自顧的下了床,一瘸一拐的來到電視機下面的電視櫃裡拿出一疊盤

是《冬日戀歌》,於是容易被感動的我眼眶又紅了

「你哭了?」他不冷不熱的問

「沒………」我再次否定,然後看著他「在中,看這些都不會哭嗎?」

「哼…..我就看一部片子總哭。」他冷冷的哼了一聲

「嘛片?」我疑惑的問

「家有兒女。」

然後我華麗麗的噴了…..

接著說我倆看電視,隨著電視劇悲情走到極點,我拼命的眨眼

「鄭允浩…….」在中突然輕輕開了口

「嗯?」我克制著情緒

「你愛我嗎?」他突然問我這句話

太突然了,我的眼淚瞬間驚了回去

「嗯。」我急忙吭聲

「有多愛?」他仿佛在自言自語般,淡淡的說

終於,他不再冰冷,但是卻回到了之前的憂鬱

「應該…應該很愛吧…」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一時間坐立難安

「這是什麼答案啊…」他輕輕一笑,笑容中有些苦澀

「嗯….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嗯….」我緊張的看著他「我笨嘴笨舌的….不太會說話….但是我會努力的…嗯…我努力做到…做到讓你把那句疑問句,變成肯定句。」

這句話說完,他沉默了許久

是不是,我說的太矯情了?他不高興了?還是嫌我沒誠意?

我有些心慌

在中突然挽著我的手,把頭枕在我的肩膀

突然的溫柔我著實嚇了一跳。

這樣僵硬了一會,我顫抖的,伸出手臂摟住了他,像昨天一樣

撲通撲通,我的心跳的很快

「謝謝….我很感動。」他淡淡的說

「不….不客氣….」我緊張的開口,然後發現這句不客氣好像不合適「啊,我是說我應該的…不是….我的意思是….」於是我越說越亂

「呵呵。」他笑出了聲

我看著懷裡的他,心一橫

「在中啊…」

「嗯?」

「在中啊…你要快樂一點。」我終於鼓足勇氣對他說出了這句話

之後又是一陣長久的沉默

「謝謝…..」他啞聲說著,然後沒有再說話

我緊了緊手臂,把他更緊的圍在懷裡

這一夜,我們擁抱著,一整夜,甜蜜卻憂傷的幸福

後來的後來,時間慢慢告訴我,那一夜他沒有哭…..

只是有眼淚流在了那一夜,我的心中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