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課就趕緊上來貼H,咳咳~上來貼文,我真是太體貼了~~~~(攤手)


拉好窗簾,打開空調,翻出那管還沒開封的KY,從隔壁房間又拿了個枕頭,整理整理床單。然後,嘩嘩流水聲停止了。

「你怎麼什麼都沒穿啊!」在中推開門,愣了一下。

「一會兒不是還得脫嗎。」我解釋著

「你瘦的跟猴子似的,不好看。」他瞥了我一眼,小聲抱怨著,我可以確定他的臉更紅了。

我沒理會他,眼前都是他現在只用浴巾圍著下半身的樣子——白白的肌膚摸上去手感柔軟光滑,細細的腰圍摟著特別舒服……….雖然早就不是第一次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還是有那種又期待又緊張的心情。

 

 

----------------------------------H----------------------------------

 

「在中………」我抱著他,用雙臂把他緊緊圈在懷裡的感覺,幸福而安寧。

「允浩……..」他輕輕的叫了我的名字。

在認識他之前我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可以被叫得那麼好聽。

因為在中只比我矮一點,所以我的嘴巴剛好可以吻到他的眉心、眼角、耳朵……..伸出雙手托著他的下巴,我吻著那雙紅嫩的唇。他摟著我的腰,雙手輕輕摩擦我的後背。

解開他腰上的浴巾,我抱著他躺在床上,枕在同一個枕頭上。在中微微閉著眼平躺著,我側著身子看著他,伸手撫摸眼前雪白的胸脯,用拇指和食指靈活的揉搓在中粉嫩的櫻桃。

「討厭……」他微微抗議著

「還有更討厭的呢。」我伸出腿勾在他的腰上,然後用膝蓋輕輕摩擦他那裡。

「你…….」他紅著臉看著我

「寶寶~」我的手臂伸在他的頸後,把他攬過來,讓我們臉對臉的側身躺著。

「允浩。」他笑著伸手捏了捏我的臉。

對上那雙清澈的眸子,我情不自禁吻住了他的唇。細細吮吸著,味道還是好的沒話說!這種感覺和之前對那些女朋友的吻不一樣,並不是簡單的四片唇瓣相觸碰,而是一種那種會令我產生自私又憐愛的感覺。纏繞著那濕熱的舌頭,混合著暖人的氣流,我只知道,這種感覺是只有在中能帶給我,幸福。

吻的同時,我的手早已經沿著他的胸口滑到他微微抬頭的分身,細細捏揉著,耳邊只有他被我堵住唇用喉嚨斷斷續續發出嗯嗯的聲音。

在中高潮的時候總是會微微皺眉,被難耐的快感刺激的紅潤的臉蛋上有那苦悶又帶點愉悅的表情,特別迷人。

「舒服嗎?」我忍耐著下身傳來的難耐的脹痛。

他喘息著,把臉埋在我懷裡,沒說話。

「在中啊……」

「別叫我在中!」他悶聲說著

「呃……..」

「我……喜歡……剛才那個稱呼……..」他死活不肯把臉露出來,但我能猜到他的表情,因為我貼著他臉頰的肌膚,感覺到更燙了。

「寶寶……」我會意的叫著,然後握著他的手「我,要開始了。」

扳著他的雙肩,讓他平躺在枕頭上,我坐起身來,抬高他的雙腿,環在我身體兩側,他的私密處,完全暴露在我眼前…….那一張一合的迷人的小穴。

在中抬眼看到我認真的盯著他那裡,然後瞥到我辛苦忍耐的部位,便害羞的扯著毛巾被捂住半個臉。

「寶寶,有這個,不會很疼的。」我把在中的腿掰得很開,將KY擠在手指上,然後用中指迭在食指和無名指上方形成三角,慢慢的進入。

「還好吧?」我的手指輕刮內壁,仔細的開發著小菊花。

「嗯…….你輕點哦……..」他緊張的咬著下唇

「沒事兒,別緊張。」我抽出手指,拍了拍彈性十足的屁屁,然後微微掰開臀瓣,端著自己的分身,緩緩的擠入那個迷人的地帶。

剛進去一點,在中那裡便不受控制的緊致的收縮著,簡直讓我欲罷不能。

「放鬆點寶寶。」我伸手搓揉著眼前的小在中,趁著他微微放鬆時,又往深處擠進一點。

「疼…….」他皺著眉

「忍一下,很快就舒服了。」我套弄著手裡的寶貝

「嗯………」他努力放鬆著

我突然鬆開手。

「嗯?」他睜開眼,不解的看著我

我把他抱了起來,按著他的肩膀固定著他,把分身齊根擠入那裡。瞬間那裡一陣陣緊縮,伴隨著熾熱的溫度,我只感到一陣陣快感沖上大腦。

「呃……….」他吃痛的呻吟著

「摟著我,要動了。」

「嗯………」他的雙臂從我的腋下穿過,摟緊我的後背。我用一隻手臂摟著他,另一隻手重新揉捏著小在中,然後開始用力頂著。

「嗯…….嗯……….」他斷斷續續的隨著我的節奏無意的發出呻吟「慢…慢點……..」

「寶寶…..」我按著他,繼續賣力的“勞作”著

「呃…允……允….」他仰著頭,無意識的呻吟著

「我是誰?」我突然睜開眼

「啊…….」在中疼的叫了出來,睜開眼睛不解的看著我

「我是誰?叫我的名字!」我抓著他的肩膀

「允…允浩…呃….」他急促的喘息著,斷斷續續回答我

「再說我是誰?」我不依不饒的問著,手指已經嵌入他的肩膀。

「允…允浩…允浩…我疼…..」他皺著眉,帶著嗚咽聲求饒著。

「寶寶,我是允浩,你的允浩。」我緊緊摟著他,然後重新溫柔的抽插著。

「嗯…允浩…允浩…..」他又眯著眼睛,臉上依然是苦悶又愉悅的表情,斷斷續續的喊著「浩……」

我重新賣力的頂著他那個點,同時手指繼續套弄著他腫脹的分身。

「浩……呃…」

他啞聲叫著我的名字,在我手中射了出來。

「寶寶……」很快,隨著他高潮時的一陣緊縮,我也在他體內得到了釋放

 

-------------------------------------H--------------------------------------------

 

那一夜,我要了他3次。直到兩人筋疲力盡。

我抱著他去浴室清理

「寶寶。」

「嗯?」他睏得睜不開眼

「我是你一個人的允浩,只是你一個人的。你知道嗎?」

「嗯。」他認真的點著頭

「那你也得只當我一個人的在中,好嗎?」

「嗯!」他忽然笑了,那笑容純美的瞬間刺傷了我的眼睛,眼眶裡有些脹痛。

其實,不用對我說“我愛你”,只要這樣發自內心的幸福笑容,就夠了………..

我想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這個笑容並一直相信著。

相信著這個我願意相信的人………..

 

** ** **

 

我開始為答應在中的這個月月底的旅行犯愁了。

去海邊城市腦子裡馬上想到青島大連,不過T市離這兩座城市都是有一定距離的。坐火車到大連大概需要9個小時,到青島需要10個小時,硬座一個人就得200多,臥鋪就要300多。兩人往返加上旅行的吃住遊,估計要準備2000吧,飛機的話就更…….

我算了算這個月大概能賺2000元,不過有將近一千元得拿來交房租和生活費…….這個月財政有些緊張。

看來,我得儘快找些額外的兼職來賺點錢補貼了。

於是午休時我去了附近的一家日本料理店,那邊正好需要兼職的小時工,於是立刻訂了下來——週一到週五下班後17點到21點,週末上午9點到晚8點來店裡做兼職,明天就開始工作。搞定兼職!

下午同事小張找我,說他一個親戚要打官司,知道我是法律專業畢業的,想諮詢下相關法律問題並花錢拜託我寫份訴狀,畢竟去法院請律師寫,要花不少錢。

於是下班後給在中打了電話,讓他等我回去再陪他去醫院輸液。

「我剛從醫院回來,已經輸完液了。」

「啊?怎麼不等我?」

「沒事啦,你幾點回來啊?」

「儘快吧,你先吃別等我了。」

「嗯。」

掛了電話,我和同事的親戚見了面,瞭解了些情況,提了些看法和建議,最後談成了——今晚我寫一份民事訴狀,明天交給同事,再把一些訴訟流程和相關資料整理些給他們,報酬是150元。

蠻不錯的買賣,估計3個小時內能搞定。我騎車回去想著今晚得趕夜車好好寫,畢竟這起官司的民事糾紛比較複雜。

「你回來啦?我去熱飯!」7點半,我到家,在中看到我回來很高興。

「我吃過了。」我笑著上去摟著在中「我摸摸還燒嗎?」

「早就好了!明天還有一針。」他扁扁嘴

「那就好。對了在中啊,我今晚得回俊秀那屋熬夜趕份報告,明天開會要用。」

「為什麼不能在這寫呢?」在中有些不高興

「嗯……..」我猶豫著

「為什麼啊?」他瞪著我

「唉~~~~~」我長歎一聲,實話實說「這麼漂亮的老婆在身邊,我還有心思幹別的事情嗎?」

在中立刻紅了臉,一把推開我「流氓。」

「哎呀呀,是誰呀?是誰昨晚爽的一直叫我不要停」我故意嘿嘿一笑

「呀!」他立刻大力的捏著我的臉

「鬆手鬆手~~~~~~~哇~~~~~~~~要破相了!」我疼得嗷嗷叫

「捏胖了才好呢!」他氣呼呼的鬆了手

「寶寶~~~~~~」我粘了上去,不顧他的小掙扎「我也捨不得和你分房睡啊,可是…..唉,就當小別勝新婚吧,你也趁機休養休養,等咱攢足了精神給你更多的!相信我,我可是有無限潛力啊!」

「討厭!」

 

** ** **

 

8點半,我抱著筆記型電腦回了和俊秀租住的房子。

有天和俊秀似乎沒受到那個暗戀事件的影響,有天依舊嬉皮笑臉的和逗俊秀玩。看到俊秀也沒什麼特別的變化和以前一樣開朗,我也略微鬆了口氣。

回到我的房間,我依舊先不開燈,從抽屜裡摸出望遠鏡掃向窗外的風景——對面的窗戶裡依然燈火通明,我的在中依然沒有拉窗簾。而我的笑容也突然僵住了——在中還是那樣抱著膝呆呆的坐在沙發上,和以前一樣。

為什麼?為什麼還是會露出這樣孤獨憂鬱的表情呢?

我拿出電話給撥通在中的號碼

「喂?允浩~」我看著他,當他看到我的號碼時,臉上立刻露出了笑容

「嗯。」

「怎麼?忘帶東西了嗎?還是出了什麼事呢?」他擔憂的問

「沒有。」我舉止望遠鏡仔細的看著他「在中啊,看看電視,自己找點事做。」

「我在看電視啊~」他的聲音透露出暖暖的笑意,而他的臉上,那麼落寞。

「找點有意思的事做,別一個人悶悶不樂的,好嗎?」

「哦,放心啦!」

「嗯!要早點休息。不要熬夜。」我叮嚀著

「你也是,別太晚了!明天回家吃早點嗎?」

「嗯!」

「那好!好了你忙吧!明天見。」

掛了電話,我看到在中依然把手機舉在耳邊,遲遲沒有放下來,我不禁一陣心酸。

我決定了,儘快趕完起訴狀,然後回去陪他。

為了不分散注意力,我拉上了窗簾。埋頭投入了法條文案當中。

終於,2個小時後,我寫完了一份比較完善的起訴狀,然後又花了半個小時整理出了訴訟的知識。忙完這一切已經快12點了。

在中該睡了吧?我猶豫著要不要回去。

隨手拉開窗簾,我的心在那一瞬間傳來熟悉的疼痛——對面的房間沒有關燈,屋裡的電視開著,已經沒有內容閃耀著雪花,我的在中安安靜靜的抱著膝坐在沙發上,和以前一樣…….

我抱著資料匆忙趕了回去。

掏鑰匙開門走進屋,在中還是坐在那裡,抬頭看到我臉上立刻寫滿驚喜。

「你回來啦?你怎麼回來啦?」

「為什麼不睡覺?」我走過去摟著他,心疼的問

「嗯,睡不著啦。」他嘿嘿笑了

「那就坐一晚上?」我有些激動

「嗯?坐一會就睏了!」他辯解著

我知道,以前偷窺他時就知道,他一般會坐到很晚很晚,至少會到淩晨兩點,有時候我都忍不住去睡了,他還會呆呆地一個人坐在那裡………

「以後要養成正常的作息時間,不許熬夜。」我嘮叨著

「好~~~~~~~~啦~~~~~~~~~~」他把頭靠在我肩膀上,拖長音答應著

「嚴肅點!」我無奈

「嗯,嗯。」他忙不迭的答應了下來

「真拿你沒辦法,我以後天天監督你。」我捏了捏他的鼻子「快睡覺吧!」

「嗯!」他笑了

這一夜我沒勉強他,摟著他躺在床上。

在中在我懷裡很快睡著了,而我看著他純淨的睡顏,卻再一次失眠了………

我該拿你怎麼辦呢?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