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叔叔….」在中顫抖的說了句。

我扭頭看他,臉色慘白,我知道我現在應該不比他好多少。

我爸勃然大怒,瞪著我卻不說話,沉默反而更加加深了我和在中的恐懼。

「上車!找個地方說清楚。」我爸對我吼了一句,然後大力打開車門

「允浩…」在中下意識的拉住了我

「回家…你先回去。」我鬆開了在中的手

這件事情,面對我爸,還是我去處理更好,於是我上了車

「允浩!」在中在車外焦急的敲著車窗

「你回去!」我隔著玻璃對在中喊了一句

「允浩….」車窗的顏色讓在中看不到我,他顯得很慌張,一副急的要哭出來的樣子

「在中,回家!」我的話還沒被在中聽到,我爸就開車了

「允浩!允浩!」在中看到車子開動了,急忙跟著跑

「在中回家!別追了!」一瞬間我顧不得我爸,搖開車窗探出頭對在中大喊

「允浩!」

我倔強的在中還是不聽話的追著

明明那麼討厭運動的,剛才在醫院裡輸液時聽到要帶他去跑步還苦著臉的在中,現在很努力的奔跑著,想要追上我

但是他追不上,距離越拉越遠,人行道的紅燈讓車流阻斷了我們,2個轉彎後我無論怎樣努力探頭都再也看不到氣喘吁吁努力奔跑的在中了

「把窗戶關上。」我爸在前面冷冷的說了這麼一句

我咬著唇,關上了車窗

一路無言,我給在中發了短信久久得不到回覆,不免坐立難安,又發了短信給昌珉簡單的說了一下讓他去看看在中。

我放下手機略微冷靜了些才發現我爸開車的路線,是回B市家的路線

「爸你停車!」我本以為我爸會帶我去一個安靜的環境說幾句,根本沒想到他會帶我回B市

「停車?哼….」我爸冷冷的哼了一聲

「爸!你停車!」我拍打車門,才發現車門早在我上車時被我爸鎖住了……

「你給我回家說清楚吧!」我爸回頭吼了這麼一句,就不再說話了

我告訴自己冷靜,一路上都在提醒自己,腦子裡也在想著最壞的結果……..

1個半小時後,車開進了我家社區…….

「啊,允浩,你怎麼回來了?」我媽開門看到我,吃了一驚

我默不作聲走進屋,等待暴風雨得到來

「鄭允浩!你說,你都做了什麼?」

關上房門,家裡只有我們一家三口時,我爸橫眉怒目的開了口。那情景還不如他開庭質問犯罪嫌疑人呢,因為對犯罪嫌疑人,他至少會保持冷靜。

我語塞,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我不知道我爸看到了多少

「老鄭,你這是幹什麼?」我媽訝異的拉著我爸

「幹什麼?他真是好兒子啊!今天給他們單位打電話,人家告訴我他早就辭職了。開車去T市找他,結果看到他窩在T市玩男人…」我爸冷笑

「你說什麼?」我媽大驚失色

「你之前懷疑的還真沒錯,這個不爭氣的逆子!我今天親眼見到他和那個叫金在中的男孩,倆人公然在街上親親我我,一點都不知道羞恥!」我爸怒不可遏

「允浩!你和媽說!到底怎麼回事兒!」我媽拽著我的手都在顫抖

「媽….」 事已至此,我為難的看著我媽,最終還是說了實話「我和在中…我..我喜歡在中….」

那句“我愛他”還來不及出口,臉上就狠狠地挨了我爸一下

「混帳!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還要臉嗎?」我爸勃然大怒

「允浩!你怎麼…..我上次去看你,就覺得你倆…..我還以為是我多心…..你怎麼….」我媽被震驚的語無倫次

「媽…..您聽我說…」我拉著我媽解釋「工作我可以找,甚至我可以去王叔叔那…但是媽,我真的很愛在中,您不是也很喜歡他嗎?他會照顧我,會孝敬您的…」

「不需要!是我看錯了!他怎麼能這樣!」我媽甩開我,由之前的失望轉為一臉憤怒「真沒想到他是這種人!好好地一個正常的孩子,被他帶成同性戀!」

「同性戀怎麼了?我沒殺人沒犯法…….我怎麼了?我做錯什麼了?」爸媽的不理解是意料之中的,但是他們的話太傷人,讓我的心涼透了

「你做錯了什麼?哼」我爸怒道「我先問你你考慮過我和你媽嗎?考慮過這件事傳出去會有什麼影響嗎?親戚朋友會笑話,鄰居們指指點點….你讓我和你媽怎麼抬得起頭?你的倫理道德都哪裡去了??」

「允浩。」我媽壓抑著情緒,用平常溫和有耐心的的語氣打斷我的話「你聽媽一句,和金在中斷了來往,在這找個工作好不好?」

「媽….」我悲傷地看著她「你怎麼就不理解….我真的不能…不能離開在中….媽,我和他在T市,或者我們以後去遠方,鄰居還有家裡的親戚不會知道的….」

「鄭允浩!你說的還是人話嗎?為了一個混小子你連父母都不要了?要和他遠走他方?」我爸怒氣衝衝的吼著「早知道你這麼不爭氣當初就該掐死你。」

「允浩…. 你太讓我們失望了……….」 我媽最終含著淚,離開了房間

「你明天就去你王叔叔的公司。」我爸看著我「別想再回T市了。」

「爸!」我爸轉身離開,鎖上了房門

這算什麼……..變相囚禁嗎?我苦笑著滑坐在地上

在中,不知道怎麼樣…………握著手機,看著手機壁紙在中的笑容,心裡一陣難過…….

我沒有開燈,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聽不到隔壁房間的聲音,我才撥通了那個號碼

「喂?允浩…允浩…..」才響了一聲電話就接通了,緊接著在中嗚咽著喊著我的名字

「在中….」我壓低聲音,也壓抑著心裡的悲苦「你聽我說…我爸媽…知道我們的事了….」

電話那頭沉默了很久,甚至聽不到他呼吸的聲音

「你還好嗎」許久,他問了這麼一句「挨打了嗎?」

「沒有….」我平復了下聲音「你呢?沒傷到吧?還發燒嗎?明天記得去輸液….明天,不能陪你去醫院了…」

「嗯…不要擔心…」在中的聲音有些顫抖

「嗯…會好的…」我安慰著他,如果他能在我身邊,我一定會像往常一樣揉著他的髮

「我相信你….」在中再次哽咽了

「在中…我先掛了…會再聯繫的….」我說不下去了,掛斷了電話

夜深人靜,我一個人坐在地上,想著那個此刻一定也在孤單難過的他………

我們該怎麼辦呢?

 

** ** **

 

一夜未眠,第二天我爸並沒有拉我去王叔叔那應聘。

早餐餐桌上我們都沒說話,我爸始終冷著臉,很快吃完飯就去法院了。

我默默地回了房間,不知道該做什麼、能做什麼。

「允浩….」我媽走進了我的房間

「媽…..」

「昨晚的事,我和你爸都不準備再提了….」我媽坐在我身邊,語重心長的開了口「我想,之前是我們對你太不關心了…允浩,暫時不要和那個金在中聯繫…你就留在家裡,過幾天你爸帶你去你王叔叔那找個好工作….媽不逼你急著結婚了,媽希望你工作後多認識認識好的女孩子…到時候你就會發現,你對金在中的感情很不現實….」

我看著我媽,沒說話

看來,他們打算用這種柔和的方式拆散我和在中。

「我們都是為你好,當父母的哪個不望子成龍?哪個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有個穩定的工作,然後有個溫暖幸福的家庭…」我媽抓著我的手「且不說別的,就說孩子,家庭裡必不可少的孩子,金在中能給你嗎?你不是最喜歡小孩的嗎?」

我咬著唇,並不想和我媽吵

「我知道你現在一萬個不願意…你也長大了,我的話你聽不進去了…」我媽嘆了口氣「允浩…真的,聽媽一句吧,別再和那個金在中來往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爸媽都老了經不起折騰了…」

我媽說完,轉身回屋了

 

** ** **

 

現在不能硬碰硬,也只能這樣。很快,我被安排了工作。

我不能回T市。為了不讓爸媽發現,我也不敢用手機和在中聯繫,只能偷偷買了張電話卡,午休的時候去辦公樓外的報刊亭用公用電話給在中打電話。

昌珉偶爾也會短信告訴我在中的消息,萬幸,目前一切安好。

但是我和在中的難題還沒解決呢,隱藏著躁動不安的平靜很快再次被打破了

12月中旬,B市下了第一場雪,那天夜裡我在家接到了俊秀的電話

「允浩…有天出事兒了……」

那天俊秀哭著說了很多,我握著話筒,久久無言

然後沒過幾天,在市里的某報紙上看到了有天的事情,題目在我看來很扭曲——《T市某高官二代為同性戀人出手致人重傷》

「這事兒都告到法院了。」我爸瞥了我一眼「我記得好像就是你那個同學吧?哼,同性戀的結果你也看到了?這就叫自食其果…」

報紙在我手中被攥的變了形…..

朴有天,我的死黨有天,那個總是嬉皮笑臉和我開玩笑的朋友,如今……..我默默地坐在地上,眼睛裡很脹……

有天為了俊秀打傷了一個人,就是之前那個變態的團長,叫趙廷琰。

今年7、8月俊秀在他的歌舞團當領唱時,趙廷琰經常以工作和未來發展為由逼迫俊秀…雖然並未發生關係,但是拍下過不雅的照片和視頻。有天發現後打了趙廷琰一頓,並帶俊秀辭職離開歌舞團,今年10月俊秀參加的歌唱比賽隨後簽約一個小型娛樂公司,那個公司的副總,就是趙廷琰的小叔子。

「他說…說自己文化局有人….我要是辭職,或者不同意…就永遠不讓我幹唱歌這行…」

我還記得8月份,有天和俊秀為此吵架時,俊秀的話。

「是啊,唉,那個人又找俊秀了…俊秀好像有什麼把柄在他那…」

也記得在醫院裡,在中擔憂的眼神

然而,我們最終卻沒能阻止悲劇的發生。

12月15日,俊秀生日的那天,趙廷琰再次威脅俊秀被有天發現,有天盛怒之下重傷了趙廷琰……然後去自首……

「當時我在B市培訓…他以帶我見一個音樂人為理由騙我去賓館…到了賓館,他威脅我和他…我不同意…但是被他下了藥,沒力氣反抗….然後有天撞門進來了…是我來前通知的有天….」俊秀哽咽著告訴我那天的事情「那個人現在還沒脫離危險….傷到了大腦….醫生說可能….會成為植物人….」

我冷靜的思考了有天的事情——刑法上故意傷害他人身體致人重傷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有天的行為,正當防衛?過失傷人?加上事後自首,還有俊秀的一些證據….量刑或許可以減輕到最低,但是趙廷琰的親戚也不是吃素的:去報社舉報歪曲事實,又請了最好的律師…….

訴訟費並不是問題,我們現在必須請一個有資歷的好律師,才能幫到有天….

「有天的爸爸…因為輿論的壓力…氣的住了院….有天的家人說如果有天不和我…斷絕關係…就不幫有天…他爸爸說,寧願沒有這個兒子….」

是的,這件事情的曝光,不僅僅有天俊秀,連有天的父親也被牽扯進去….網上論壇、街頭報紙,到處都是這個有關“知法犯法的同性戀高官二代”的事情

也是因為輿論,作為被告,有天的代理律師遲遲找不到,我們大學畢業後從事法律事業的同學們避之不及,稍微好心的聯繫到的律師也在瞭解案情後推掉了…..

我痛恨自己大學時沒有真正認真的學習法律,也痛恨自己沒有從事法律工作

「我說過有困難一定要告訴我!做兄弟的要是不能幫哥們分擔點難處,那還叫大爺嗎?」

在我困難時期,有天曾經笑得沒心沒肺的和我喊著這句話

如今,在他最最需要幫助的時候,我作為他最好的朋友卻幫不了他……..

真的是一種諷刺,我厭惡自己的無力…….

而12月底,一個雪上加霜的消息傳來——趙廷琰在案發後醫治十幾天,最終因傷勢嚴重搶救無效死亡了……….

很快,他們的家屬也以“故意殺人罪”在案發地B市xx區人民法院重新起訴了有天

現在的情況,我能想到的最輕的量刑——從過失致人死亡罪、防衛過當和自首情節來說,大概會被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輕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而最壞的結果…….故意殺人罪,我清晰的記得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條寫著:故意殺人的,處死刑、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我們必須救有天………..

於是工作之餘,我和有天的哥們,還有大學幾個願意幫我們的朋友,以及俊秀的朋友一起,開始奔波於B市T市各個律所,想要找到合適律師幫助有天。

這段時間在中和我沒有打電話,偶爾也只是短信聯繫

我並沒有想到短期內我會再次見到在中,而見面的地點和情況也沒想到——12月的最後一天,也就是2009年的最後一天的上午,我突然接到了在中的電話

「允浩…對不起…對不起…快來xx醫院…阿姨…阿姨…..對不起….」在中泣不成聲

原來我媽一個人去了T市在中的學校找在中,爭執中,我媽心臟病發作暈倒了….

1個小時後,我從B市趕到T市的醫院

「允浩….對不起….」搶救室門外,在中見到我,突然跪下了

「起來…」我心疼的扶起在中

「原諒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不知道….」在中抓著我,淚流滿面

已經快要一個月沒見到他了,我愛的在中,此刻一臉恐懼和憔悴

不應該,真的不應該這樣….

為什麼要讓他會帶著這樣的表情?為什麼會這樣?

才一個月,為什麼會接二連三的發生這麼多事情………

那一刻,我真的身心疲憊……..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