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經過上次的家長會,昌珉這孩子也安分了許多。或許時刻都在擔心著在中是不是會將他在學校裡的表現告訴他老爸,到時候就算他想好好聽話爭取表現也都來不及了。與其到時後悔,倒不如現在就開始爭取表現。

小孩子有些小聰明並不是什麼壞事。

至少在中照看起來會覺得方便。

看來他事先說的那句話挺對,本來只是嚇唬嚇唬他,說再有下次指不定就會將之前老師告訴他所有關於昌珉不聽話的事情都告訴他爸爸,這點恐怕讓這小孩子被嚇壞了,所以才會像現在這樣努力用心。

 

仍然同往常一樣牽著昌珉的手回家,可這天昌珉卻顯得有些奇怪。

「怎麼了?」

在中有些擔心地彎腰問他,還以為他什麼地方有些不舒服。

「在中,你有沒有覺得‥‥」

「覺得什麼?」

看那孩子詭異的表情在中也不由得覺得頭皮發麻。

「好像有人在跟著我們。」

昌珉一邊說一邊小心翼翼地回頭去看,果真看到了身後不遠處有個人影。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壞人,可從他出了幼稚園便一直跟著想必也不會安什麼好心。

「真的?」

被他這麼一說,在中也感覺不太對勁。

之前從沒遇到過這樣的事,不過他也擔心這種事情發生。

再怎麼說鄭允浩的家產也是令很多人都望塵莫及,所以若是有人想要綁架昌珉來威脅鄭允浩將錢拿出來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只是如果真的被他們遇到了,在中根本沒什麼把握能夠將昌珉成功送回家去。

「好像只有一個人。」

他回頭看了一眼,對著昌珉說。

「還是一個女人。」

昌珉瞪著雙眼點點頭。

兩人對視了一眼,隨後同時突然轉身。

那穿著白色風衣的女人看到他們回過身之後便立刻想要跑開,在中拉著昌珉趕緊追了過去,眼看著就要追上那個女人,卻突然闖出了一輛摩托車,那女人躲避得不夠及時被摩托車疾馳的速度連帶著摔倒在地上。

「喂!你沒看到撞到人了嗎?」

在中想要追著那摩托車,無奈速度太快根本沒辦法。

低頭看了一眼被撞到在地的那個女子,他想要伸手將她從地上扶起來,卻被她給拒絕了,她自己緩緩地從地上掙扎著起身。

「你為什麼要跟著我們?」

在中疑惑地問她。

這個女人看起來並不是什麼壞人,而且‥‥

突然發覺有些眼熟。

在中低頭看著正傻傻站在那裡的昌珉,小孩子臉上流露出的表情讓他證實了自己的猜想。雖然覺得不太真實,可看昌珉那樣的眼神也就突然什麼都瞭解了。

「媽咪!」

昌珉興奮地朝沈熙妍撲了過去。

 

一直到三人坐在咖啡館裡,在中仍然不太明白剛才發生的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我冒昧地問一下,你不是出國去了嗎?」

沈熙妍怔了怔,很快便微笑地望著他。

「是啊,這兩個多月我一直都在國外,不過兩個月沒回來當然會想念我的兒子。我不想打擾他們父子倆的生活,況且要是允浩他知道我回來的話一定會讓我回去,我現在還不想回去過那樣的生活,所以只能偷偷看看昌珉,不過沒想到還是被發現了。」

「這幾天你都跟著?」

「對。」

沈熙妍有些不好意思地承認。

看來她也是一個顧家的女人,至少還是會惦記自己的兒子。不管怎麼看,昌珉都是她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孩子,對於任何一個母親來說都是自己無法割捨的骨肉。

看到沈熙妍,在中突然想起了他那個跟著別人跑掉至今都還不知道去向的母親。

「既然捨不得,為什麼還一定要走呢?」

沈熙妍朝他笑了笑,將坐在自己腿上的昌珉抱起來放到旁邊的位置上。

她回來也有好幾天了,大概也能猜到在中和昌珉的關係。以前他就一直擔心允浩工作太忙根本沒時間照顧昌珉,這幾天看著在中每天和昌珉一路上牽著手聊天打鬧,她便也知道這個人是真心在幫他們照看昌珉。

只是‥‥‥

「有些事情你不明白。我之所以離開,並不是因為我太想到外面去闖蕩。而是‥‥其實我和允浩結婚之後我就後悔了,我好像並不是那麼愛他,當時我很想反悔,可惜已經有了昌珉。儘管我不想被孩子束縛住,可再怎麼說這也是我身上的骨肉,我捨不得將他拿掉。所以等到昌珉長大幾年,才會找了這麼個藉口離開一段時間好好想清楚。」

「你‥‥不愛鄭允浩?」

在中有些震驚。

他原本以為沈熙妍是沒有任何理由不愛那個人的,那個優秀又那樣愛她的人。他以為任何女人都會承受不了那樣的誘惑。

「不全是吧。」

沈熙妍無奈地苦笑。

「我之前的確愛過他,只是他給我製造的幸福感太強烈了,也很不真實。我沒辦法拒絕這樣一個男人,所以最終才會答應跟他結婚。可結婚之後那種感覺卻越來越不真實,我花了這兩個月的時間想清楚,的確,我對他,早就沒有那種強烈的感覺了。」

在中怔在那裡,不知該說什麼好。

鄭允浩是那樣愛著這個女人,如果知道了這些,不知道會怎麼樣?要是知道他那麼愛著的沈熙妍說了這樣的話,說已經不愛他了,他會怎麼樣?

「對不起,跟你說了這些。不過無論如何我都希望你不要將這件事告訴允浩,等到時機成熟我會親自回去告訴他,我也希望,你能讓我多看看昌珉。短期內我不會離開,所以可能會麻煩到你。」

在中搖搖頭。

「昌珉是你的兒子,你自然有看他的權利。」

「謝謝你,在中。」

在中猛地抬頭。

「我聽昌珉這麼叫你的。」

原來是這樣。

 

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心,在中竟然真的答應了將沈熙妍回來的這件事瞞著允浩。就算明知道允浩得知真相的時候定會怪罪於他,他還是忍不住答應了那個女人的請求。或許是她的態度過於誠懇讓人沒辦法找到拒絕的藉口,或許他根本就還在期盼著什麼。

昌珉竟然也答應不會講這件事告訴允浩,這點他實在想不明白。

「媽咪和老爸在一起其實一點都不幸福,老爸不在家的時候她的樣子我看了覺得好難過。」

昌珉解釋著,希望在中真的答應幫忙。

原來連這麼小的孩子都明白他爸媽之間的事情,他看了這麼久卻不明白,鄭允浩恐怕就更不明白了吧?

這樣看來其實鄭允浩很可憐。

生活在自己建造的幸福假像裡,即使到了現在也堅信沈熙妍遲早會回到他身邊,殊不知沈熙妍已經不愛他了。

 

 

生活並沒有多大變化,在中除了每天接昌珉放學的時候會特地到旁邊那家咖啡館去見沈熙妍,其餘的一切如故。

聰明的鄭允浩這次卻絲毫也沒發現有何不妥,看著昌珉開心,在中也盡責地照顧著,這就是他最開始期望的樣子。

或許今後還有好長一段時間昌珉都必須在沒有媽媽的環境下成長,他不可能主動去找回沈熙妍,更不可能去找一個另外的女人結婚,所以他要做的,就是在做好父親的同時也不讓昌珉感受到沒有母愛的失落。

偶爾看到孩子和在中在一起打鬧嬉戲的樣子,甚至自私地希望他能從金在中身上得到他童年失去的那些東西。這個想法很荒謬,不過卻也不是毫無道理,很多時候連他自己看了都會有那種感覺。

金在中的身上,會散發出母性的光芒。

以前沒注意看過還意識不到,金在中那張精緻的臉蛋,怕是很容易被人誤解為是女孩子吧?

朴有天說得很對,他有的時候的確太過於用有色眼鏡看人,包括剛開始對金在中也是這樣。想著他一沒學歷二沒能力,加之那難以揣測的心思,所以始終有所防備。可相處久了,倒覺得什麼學歷文聘都不是那麼重要了,或許他下一次在為公司聘用職員的時候,不會再因為人家學歷不好就首先直接否定掉了。

 

和朴有天約定的時間差不多了,他稍微收拾了一下穿上外套便準備出門。

院子裡,昌珉正和在中一邊玩鬧一邊休憩草坪。

休憩草坪並不屬於金在中的工作範圍,可他最近擅自攬下來活兒不少,管家保姆倒是覺得輕鬆了許多,只是他將鋤草這樣的工作也當作遊戲未免就太浪費時間了。

他是個商人,最看不得的就是浪費。

「昌珉,我去和你有天叔叔吃飯,要不要一起去?」

想到這樣的主意,他暗自有些瞧不起自己。

可這次昌珉卻沒有隨著他的意思。

他和在中早知道允浩和有天有約,兩天前在電話裡就聽得一清二楚了,所以故意選在這個時間約定好和沈熙妍一起吃頓晚飯。

沈熙妍一直提起什麼時候有空一起吃飯,可他們還真沒辦法找到合適的時間,這次剛好是個不錯的機會。

 

等到允浩出了門,在中拉著昌珉找到了陳管家。

「恐怕不行吧,要是被先生知道了,我怕‥‥」

「沒關係的陳叔叔,我們會趕在天黑之前回來,鄭先生他也不會這麼快回來的。而且那個地方我和昌珉真的很想去,就拜託你了!」

在中誠懇地拜託著陳管家,可管家實在是為難。

「陳爺爺‥‥小珉一定會按時回來的,陳爺爺拜託你了!」

昌珉也跟著抱住陳管家的腿。

「這‥‥‥你們去吧,不過天黑之前一定要回來。」

最終沒辦法磨過這倆人,在中撒嬌起來也像個小孩子似的。

接觸了一段時間,他也知道在中這個人不會有什麼壞心,既然說是昌珉想去的地方,那一定也不會是說謊。況且要是不答應,昌珉那個小祖宗鬧騰起來也真夠得他收拾的。

搖了搖頭,他趕緊朝著廚房走去,吩咐著廚師不用準備那麼多晚餐了。

 

 

沈熙妍是個很好相處的人,在中和她見面也沒覺得有什麼彆扭的地方。雖然算起來他們也能說是情敵,不過自從上次沈熙妍告訴了他她離開鄭允浩的真實原因之後,他也就不那麼介懷了。況且這樣的女孩子,的確是優秀到無可挑剔,怪只能怪她和鄭允浩的緣分維持得過於短暫。

沒料到自己竟然會有些惋惜的想法,在中不由得苦笑。

自己是沒有那麼好的福氣,不可能遇上沈熙妍這麼好的女孩子,也不可能真正走近鄭允浩的身邊。

 

吃了晚餐,昌珉開心地牽著他朝家裡走去。

看得出在沈熙妍回來之後昌珉變得比以前開朗了許多,畢竟那個人是他的親生母親,怎麼說來血緣關係也起到了不可泯滅的作用。

開開心心地回到家,沒想到走到家門口卻看到管家焦急地站在門外。

「先生回來了!」

在中和昌珉同時吸了一口涼氣,皺著眉進了門。

鄭允浩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他已經在路上,朴有天卻突然打電話說有急事沒辦法赴約,他不得不又開著車回到家裡來,卻怎麼也看不到昌珉和金在中的蹤影,問了管家,管家也是支支吾吾說不清他們去了什麼地方。

看到客廳沙發上坐著的鄭允浩,在中緊張得手心發汗。

「爹地。」

昌珉也知道這下闖出了亂子。

「你先回房裡去洗澡睡覺。」

允浩忍耐著,看了一眼怯生生望著自己的兒子,轉頭看了管家一眼,示意他先帶著昌珉上去洗澡睡覺。

「你到我房間來一下。」

說完,他便頭也不回地進了自己的房間,門大大地敞開著。在中知道他在等著,在裡面等著或許會給他一個很嚴重的處分。

咬了咬牙,硬著頭皮走了進去。

他沒想過第一次進鄭允浩的房間竟然是這種方式。

 

 

 

 

<8>

一進門,在中便感覺到了那種前所未有的壓力感,甚至有些喘不過起來。

他不知道鄭允浩會給他什麼樣的處罰。雖然這次他帶著昌珉出去並沒有出什麼意外,可還是超出了鄭允浩給他劃定的那個範圍。說不定他會認為自己仗著有昌珉便開始肆無忌憚了,那樣的話他便不知該如何解釋。

可鄭允浩恰巧就是這麼認為的。

「昌珉不懂事,你本應該好好教導才是,為什麼由著他胡來?」

畢竟他和金在中的關係還沒熟絡到可以像對待公司其他不守紀律的職員那樣開口就罵,所以他說出來的話還是沒有失去風度。

「我‥‥‥」

在中確實不知道該如何跟他解釋這件事,答應了昌珉和沈熙妍他也絕對不可能告訴鄭允浩真相,況且他有些私心作祟也不想要告訴他真相,所以話到嘴邊又給咽了下去。

看他扭扭捏捏不願意坦白,允浩就也不再多留餘地。

「昌珉不懂事這點我是清楚的,可他以前還從沒有過到了晚飯時間還跑出去直到天黑才回來的經驗,所以我知道這件事也不可能是他一個人自作主張讓你陪同。我找一個人來照顧他,並不是要這麼照顧的。」

「對不起,鄭先生。」

知道鄭允浩話裡的意思,在中只能先道歉。

「你們去了什麼地方?為什麼連管家也不清楚?」

再怎麼說擅自離開也應該告訴管家去處才是,否則不小心出了什麼事,到時候連他們去了什麼地方也不知道這又該讓他如何處理?

在他面前,光是那股懾人的氣勢也沒辦法讓在中堂而皇之地撒謊。

咬著唇,在中打算什麼也不說,看允浩的耐性能撐到什麼時候。

「怎麼了?不可告人嗎?」

鄭允浩突然憎恨自己為何突然這麼信任這個人,把自己的兒子毫無防備地全權交給他。

想著出門前看他們感情好到那種程度心裡還有些小小的嫉妒,擔心自己的兒子和這個人相處久了會忽略掉他這個父親,沒想到短短幾個小時之內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看樣子金在中果真是不打算將今天發生的事情告訴他了,原本還沒看出這個人竟有這麼大的膽子。

現在看起來他倒覺得突然又有些看不透這個人了,按理來說他應該是乖乖聽話想要在他面前有個好的表現才是,可今天這樣的舉動分明是在觸自己的霉頭。自己不發現倒也罷了,可若是被發現了,就像現在,他也明知道自己逃不過去。

「這個月的工資扣一半。如果再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就不會再留你,即使是朴有天的人情也沒用,我鄭允浩不需要。」

在中怔了怔,終究還是沒說出什麼話來。

「好了,出去吧。」

在中微微鞠了一躬轉身出門,想要上樓回到自己房間去好好休息睡上一覺,卻在樓梯口看到穿著兒童睡衣坐在那裡的昌珉。

「昌珉,怎麼坐地上?地上多冷啊!」

在中趕緊衝過去將他從地上拉起來,看到他臉上的神情也能知道他在擔心什麼事。

今天這件事多多少少也是因昌珉而已,其實仔細算起來這家人的事和他這個外人本沒有任何聯繫,他偏偏就進來淌了這一淌渾水,現在解釋也解釋不清楚,只能任由那個人誤會下去。況且,等到他知道了真相,還不知道他會怎麼看待自己。

「在中,我老爸他說什麼了?是不是趕你走了?」

原來小傢伙擔心的是這個。

在中蹲下身摸摸他的頭。

「放心吧,你爸爸沒趕我走,只是警告我下次別再這樣了。昌珉,恐怕這段時間得注意一點了,暫時不能和你媽媽一起吃飯。」

「嗯,我知道的!」

昌珉總算是笑了出來。

剛才回到自己房間他就立刻拜託陳管家幫他出來看看情況,後來自己也跟著溜出了房間。也不知道在中在父親的房間裡說了些什麼,就總是忍不住擔心會不會老爸一氣之下便將在中給趕了出去,那樣的話他也會感到內疚。況且他不想跟在中分開。

 

帶著昌珉回到房間,在中幫他洗澡的過程中小傢伙就已經睡著了。看來是剛才過於擔心所以導致他用了不少腦力體力,所以終究支撐不住了。

再怎麼說他也只是個小孩子而已啊。

沒想到第二天竟然接到了沈熙妍的電話,內容也就是關於昨天的事情感到抱歉那些話。在中說了沒關係之後便禮貌地掛了電話。

看來是昌珉告訴了她,所以使得他們母子倆都覺得對他有些抱歉。

這倒是讓他覺得挺不好意思了。

雖然他也一直不知道自己這樣做究竟對不對,可只要一想到鄭允浩知道沈熙妍已經回來了,隨後再知道沈熙妍已經不愛他了,那會怎麼樣?況且看到沈熙妍和昌珉每天看看心心地見面,昌珉那精神樣兒,他再怎麼忍不住也還是強迫自己忍下了。

 

他並不知道朴有天其實一直知道他和沈熙妍以及昌珉之間的事。

熙妍和有天是好友,回來之後第一個通知的便是他。至於熙妍和允浩之間的事情,有天也是再清楚不過,瞭解鄭允浩的脾氣,所以才會答應熙妍先暫時瞞著鄭允浩。

只是這件事情曝光之後會帶來多大的影響他也無從得知,或許允浩對熙妍太過於執著說什麼也不肯放手,又或許他實在不忍心熙妍不開心所以忍痛割愛,這些都得等到那個時候才能知曉,只是這件事又將在中牽扯了進來。

他不得不擔心到了最後受傷的人會不會是在中。倘若是這樣,他便會什麼也不顧及地將那個人帶到自己身邊好好安撫他,如果真的有那個機會的話。

 

「這麼說你早就知道沈小姐回來了?」

朴有天長長地呼出一口氣,點頭。

在中也緊跟著嘆了一口氣。

若不是昨天下午到超市去買東西路過某家餐廳看到了沈熙妍和朴有天,他恐怕一直不知道除了他和昌珉,還有另一個人也將沈熙妍回來的事情瞞著鄭允浩。

「在中啊,你最好早一點撤離這件事。我現在後悔把你放到鄭允浩身邊去了,若是硬要你在我身邊工作,也不會招惹上這些麻煩。」

仔細想了許久,他還是覺得金在中決計不能沾上鄭允浩和沈熙妍的事。

「麻煩?」

在中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其實這件事確實是個麻煩,沈熙妍才回來不久他就已經引起了鄭允浩的不滿,前幾天私自帶著昌珉去和沈熙妍吃晚餐被發現之後鄭允浩對他和昌珉的限制又變得嚴格起來,甚至放學後會讓陳管家開車送自己去接昌珉。

他並不是笨蛋,當然知道這是一種監視。

只是不明白有天所說的麻煩和自己所擔心的是不是同一回事。

「你想過沒有,如果哪天被允浩發現你帶著昌珉去見熙妍,你一直將熙妍的事情瞞著他,他會怎麼做?」

在中一怔。

的確,他一開始就想過這個問題,可這段時間早就給拋到腦後了。這下有天提起來,他也免不了擔心。

「我還沒想過這個。」

「在中,我問你一個問題,你老老實實回答我。」

看他那麼認真嚴肅的表情,在中堅定地點了點頭。

他原本就沒什麼事情是瞞著有天的,從一開始有天就已經清楚他的所有情況,包括他對鄭允浩的感情,打從一開始他就已經一清二楚,況且他那麼聰明,自己有點什麼小心思也根本瞞不過他。

「其實這個問題我早就想問了。」有天頓了頓,稍微恢復了神色,端起桌上的咖啡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老實說你其實一直都對允浩抱有幻想是不是?我剛才也說了,我已經後悔讓你去到鄭允浩身邊,所以,只要你願意,不想要招惹他和沈熙妍的這些麻煩,現在想要全身而退還來得及,我身邊可以讓你呆著的位置多得是。」

在中哪能聽不明白有天話裡包含的意思?

這算不上是徵求他的意見,因為有天本就有恩於他,他本來也不應該到鄭允浩身邊去,而且‥‥有天都說那是麻煩了,這話裡的意思也就是明擺著要他別再去管沈熙妍的事。

在有天面前,他不可能說出拒絕的話。

有天也是摸熟了他的習性才會想出這麼個法子,讓他自覺地離開鄭允浩到自己的包圍圈裡來。沈熙妍出現之後,他就更知道不能讓在中淌這淌渾水。

沈熙妍的心思在中不會明白,鄭允浩深思熟慮他就更沒辦法摸透了。所以在這兩人之間,在中所扮演的只能是那個憋屈卻無處申訴的角色。

「在中,算是有天哥拜託你,這一次聽我的話。」

「有天‥‥哥‥‥」

「允浩那裡我會想辦法去說,過幾天就去。找他要個人應該沒什麼困難,況且你本來就是我介紹過去的。」

有天早就下定決心這次要將在中帶走,所以不會給他絲毫反抗的餘地。

在中也知道,有天說出的話,除非是出了意外,否則絕對不可能更改,這是他平常所說的商人的原則。

守信。

 

前幾天發生的那件事使得他這幾天都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對允浩,雖然已經扣了薪水也給了警告,可再怎麼說鄭允浩對他的印象也都大打了折扣,所以他一直很謹慎,在細小的問題上也不敢馬虎。

只是,不甘心。

他並沒有做錯任何事情,只是幫著鄭允浩深愛的女人一個忙而已,之後卻有可能牽扯進去更多的麻煩,他當然會不甘心。

倘若那兩個人只是商業婚姻那就好了。

 

 

第一個得知在中要辭職的人是鄭昌珉。

小孩子最麻煩,所以哄起來也要不少時間,於是他選擇首先告訴這個自己最難說服的小孩子。出乎他的意料,昌珉並沒有哭,也沒有鬧,反倒是一臉平靜地望著他,隨後問了他一個令他尷尬到無以復加的問題。

「在中,你要走是不是因為我媽媽回來了?你喜歡我老爸對吧?」

在中並沒想到昌珉那顆小小的腦袋竟然知道這些事情。

其實根本就很明顯,他望著鄭允浩那樣迷醉的表情,他第一次看到沈熙妍那一瞬間的失落神態,還有他和有天見面時那麼明顯的話語。只是他們都沒注意到昌珉,也沒想過這麼小的一個孩子會把聽到的這些話一直放到心裡。

在中低下頭,沒否認。

他向來就是一個不會撒謊的人,除非在極大的事情方面。否則關於沈熙妍這件事他早就可以隨便胡編亂造個謊言應付鄭允浩,也不會眼睜睜地看著薪水被扣傻愣愣地聽著鄭允浩那充滿磁性的好聽聲音發出的那樣刺耳的警告。

「在中難過了是不是?所以才會要走。」

點了點頭,他突然覺得眼睛有些生疼。

「那在中以後還會經常來看昌珉的是不是?」

可以說是破涕為笑,在中憐愛地伸手摸摸他的頭。這個自己最喜歡做的動作。

昌珉的頭髮是遺傳沈熙妍,並不像鄭允浩那樣直直地立著或是剛洗完頭時那樣柔順地趴下。有些不太明顯的自然卷,軟軟的揉起來很舒服。

「我當然會來看你,我也喜歡昌珉啊。」

「那‥‥是更喜歡我還是更喜歡我老爸?」

「呃‥‥‥」

這倒是難到他了。

想要跟昌珉解釋這是不同的喜歡,可這樣的孩子似乎又明白不了這種東西。

「更‥‥更喜歡你。」

早說了撒謊會結巴。

「騙人!」

昌珉瞪了他一眼,轉身朝著樓梯的方向跑去。

在中這才發現鄭允浩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樓梯口。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