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在中到了婚紗店,隨後一如既往地到員工更衣室換工作服。只是比起之前穿的職工衣服,現在經理的西服倒是別致了許多,胸口上別著一個金燦燦的名牌。

換好衣服出來,卻意外地被職員小方攔下。

「金經理,有個小男孩說來找你,我把他帶去了員工休息室,你去看看吧。」

點了點頭,他朝著員工休息室走去。

小男孩‥‥除了昌珉怕是也沒有其他人了。

一開門,果然就看到昌珉坐在休息室裡等著他。

「在中!」

小傢伙一見他便立刻撲了上來,抱著他的腿不撒手。

在中頗為無奈地摸摸他的頭讓他抱著,想著他也許久沒和自己見面了,讓他這樣抱著發洩一下也好。發生了那件事之後,不知為何他總是忍不住慶倖當時昌珉跟著他跑下了車,否則現在躺在醫院裡的就不僅僅只是鄭允浩一個人了。倘若真的那樣,那麼他和鄭允浩也就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覺察到大腿上的濕氣,在中蹲下身將昌珉扶起來,那張小臉蛋上沾著亮晶晶的液體。

「怎麼哭了?看看,臉哭花了多髒啊。」

憐愛地拿過桌上的紙巾幫他擦拭,看著他這樣在中不禁內疚起來。

允浩之所以出事,他總還是有一部分難以磨滅的責任。

「在中‥‥老爸昨天‥‥從床上‥摔下來了‥‥醫生伯伯說‥他好嚴重‥‥‥那條‥腿可能‥‥會‥會廢了,老爸以後就都不能再‥‥走路了‥‥‥」

昌珉抽抽噎噎地說著,在中臉色蒼白怔在原地。

不是恢復得很好嗎?熙妍不是照顧得很好嗎?

他記得熙妍前幾天打電話來的時候分明說的是允浩的恢復狀況很好,這樣下去正常走路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啊!怎麼會從床上摔下來‥‥

「怎麼會摔下來的?」

忍不住,他也帶了哭腔。

說到這個,昌珉推開他有些難過地轉過臉去。

小孩子不十分懂得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他爸爸會從床上跌下來的原因就是因為面前的這個人。即使這個人是自己最親近的人,小孩子單純的心理也會受到一些波及。不提還好,一提出來,他便想起了昨天聽到媽媽說的那些責備話語。

擦乾眼淚,頓了頓,他轉回頭來望著在中。

「小舅舅說見到你了,老爸想要出去看你,結果你跑得太快害得老爸從床上跌下去之後又摔了好幾跤都沒追上‥‥」

是因為自己?

在中苦笑著,後悔昨天跑出去的時候怎麼就沒聽到那麼大的聲響回頭看看。

「昌珉,對不起。」

「在中,你別再怪老爸了,他知道錯了,不然也不會去追你。老爸已經夠可憐了,昨天‥‥昨天媽媽也說在中你不懂事,明明去了醫院卻不進去看老爸,如果你進去了,老爸也就不會出事。」

想起昨天拔腿就跑的原因,本來想立刻跟著昌珉去醫院看看,在中此時卻又猶豫了。

熙妍一定是寸步不離地照顧著允浩,他現在和一個罪人也差不了多少,還害得允浩以後可能都沒辦法正常行走,這種傷害,或許允浩根本也不可能再原諒他。他是個自尊心那麼強的人,這樣的打擊也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得住。

「在中‥‥你跟我去看看老爸吧。」

昌珉拉著他朝門口走,他卻緩慢地移動腳步思考著到底該如何是好。

去了又能怎麼樣?

現在搞得連把他當成親弟弟一樣的熙妍也責怪他,那麼允浩的心情呢,會不會更生氣更矛盾?

「昌珉,我幫你叫輛車你自己小心一點回醫院去找你爸爸媽媽。」

「我不要!」

昌珉甩開拉著他的那只手,站在婚紗店門口不肯走。

「聽話,等我忙完了,會過去看看。」

「我不信!我在這裡等你,等你忙完了跟你一起過去!」

似乎知道他有意思在逃避著,昌珉說什麼都不肯自己一個人去醫院。只是他還小,不會懂得在中之所以不跟他一塊兒過去的原因,以及那天只有在中一個人才知道他六神無主不顧一切跑掉的理由。

或許他再怎麼努力,也只能成為鄭允浩生命裡一個微不足道的小插曲。

「你不聽話,我就再也不會理你!」

使出殺手鐧,他攔下一輛車便將昌珉扔了進去,丟給司機一遝錢,看也不看那錢的數目究竟是多少,便吩咐司機趕緊開車送小孩子去醫院。

就這樣斷了吧,讓他自己一個人傻傻地內疚一輩子好了。

 

昌珉被送到醫院門口,打開門哭著朝住院大樓跑去,一路上撞到不少醫生護士他也不管不顧。

小孩子瘋起來誰也攔不住。

熙妍剛從病房出來準備去給允浩打盆水洗洗臉,便看到兒子昌珉大哭著朝自己跑來。

「昌珉?」

將孩子抱住,她納悶著這孩子怎麼突然哭成了這樣。

從允浩出事以來,他總是很懂事地逗大人們笑,幫著做這做那懂事得不得了,更沒見他哭過。她一直覺得這孩子長大了,只是沒料到這孩子突然哭得這麼傷心,哭聲在整個住院大樓裡回蕩著絲毫也不誇張。

「在中是壞人!我討厭在中!恨死他了!」

在中?

剛才沒見著他,果然是跑去找在中了。

「好了,沒事,別哭了,待會兒讓你爸爸看見就不好了。」

幫他擦著眼淚,熙妍深沉地低下眼。

 

允浩在病房裡將門外的一字一句聽得清清楚楚,心痛卻也無可奈何。

倘若昨天能夠追到在中,他便無論如何都不會再放他走。既然在中來了,那就代表他一定還在乎,什麼尊嚴什麼腿他都可以不管不顧。只是時隔一天,事情已經發生了變化。他不知道他現在這樣甚至以後都不能走路還能帶給在中什麼,況且從他們在一起之後,似乎在中並沒有以前過得開心。

就這樣放手,說不定是個做好的時機。

 

兩人都是這麼認為,包括一直鬧著不肯要他們兩人分開的昌珉也不再繼續鬧下去。所有人都認定這段感情這下一定會以此告終,卻沒想到幾天後又會出了另一件事情。

 

 

 

<40>

在中升職以來,幾乎沒遇到過什麼棘手的事情,就算有些稍顯麻煩不懂得如何處理,他只要直接問問崔東旭最終便也能弄好。

他很珍惜這份工作,畢竟在他眼裡,像他這樣沒文化又沒什麼特長的人能得到這麼一份待遇客觀的工作相當幸運。當然這也是由於以前和崔東旭的交情。儘管如此,這樣的大好機會他從沒打算放過,反倒是努力進取,甚至現在會在下班之後逛書店增長自己的見識。

俊秀成績不錯,有的時候還能給他一些指點。

這樣過下去也沒什麼不好,至少他有一個對他來說已經十分滿意的家庭。

不再去想以前發生的事情,不去糾結以前的事情到底是誰的不對。母親離開的原因,英生到了沈家是否過得好,這些也都不是他能擔心的問題了。

可提到允浩,他還是不得不承認有些事情放不下就是放不下。

 

原本他也以為看到他們一家人和和睦睦的自己也就理所當然死了心,可聽到昌珉說的那些話他還是有了動搖的心理。他知道倘若允浩說了那麼一句放不下他們之間的話,他還是會毫不猶豫地飛奔回去。

只是到了現在這個地步,他放不下允浩,卻不知道允浩是否還需要他。還是‥‥

像鄭允浩那樣出色的人身邊從來就不需要他金在中這樣的小角色?

昌珉來的時候說允浩的腿又嚴重了,到底有多嚴重?

前幾天已經從言語上劃清了關係,昌珉回去之後應該也很生氣,允浩出事之後熙妍沒給他打過一個電話。從這些跡象看來,他已經不再需要出現在他們面前了。

只是允浩的傷,說到底他仍是沒辦法放下心。

想要不著痕跡地去看一次,他只能等正忙著準備考高考的俊秀睡下之後再出門去醫院。

 

夜晚風很涼,他不由得朝寬大的外套裡縮了縮,自己將自己抱緊。

走到病房門口,房間裡果然已經熄燈,這麼說來熙妍和昌珉也已經離開,房間裡只有允浩在熟睡著。這也沒什麼不好,至少他本來就打算只是看一眼,就那麼一眼而已。

輕輕將門推開,走進屋裡只能靠著窗外透射進來的一點光線小心翼翼不去觸碰到周圍的儀器和桌椅。但正是由於這樣的昏暗,他恰巧就沒看到床上的人由於出事之後的習慣性失眠並沒有入睡。

 

起先聽到門口的響動還以為是醫生或者護士,可那人進來之後並沒有將屋裡的燈打開,他很快便意識到進來的並不是醫院裡的人。等到看清楚來人的身形,他幾乎可以斷定這個趁著夜深偷偷進來的人,是在中。

他並不明白在中為何要選在這種時間偷偷進來,甚至小心翼翼生怕將他吵醒。

其實在看清來人的時候他已經明白在中根本沒有將他放下,而是換了種方式在關注他。雖說自己不喜歡這種偷偷摸摸的行為,可他也知道現在這樣的情況他若是開了燈或者說吃一句話和他面對面,兩人反而會更加尷尬,那個人也會拔腿就跑。

與其弄得像上次一樣,倒不如看看他究竟想要做些什麼。

在中只是靜靜站著,也不說話,但從他投射過來的目光,允浩清楚感覺那道熾熱的光線停留在他至今仍然無法彎曲的那條腿上。

腿‥‥‥

這段日子以來,他已經接受現實了。

剛開始確實受不了這個打擊,但人都是必須學會習慣的,他也不可能一輩子將所有思想都沉浸在幾乎殘廢的那條腿上,他必須對自己負責,不能因為一條腿而放棄了繼續生存下去生活下去的念頭。於是到了現在,雖不能說無所謂,但至少,大部分的時間裡,他不會強迫自己主動去想他到底要如何只用一條腿生活下去。

至少它還在,僅僅只是失去知覺沒有力氣而已,躺在床上看起來也和正常人一樣。

自我安慰總還是有效的。

 

望著他的那條腿,在中這段時間以來受到的所有憋屈和幾乎快負荷不住的歉意全都湧了上來。

看也看過了,他知道這個地方並不適合他繼續多呆下去,說不定待會兒就會有醫生護士進來夜巡。正要離開,電話卻突然響了起來。擔心允浩聽到鈴聲醒過來,他趕緊按下接聽鍵朝著窗邊走去,想著遠離病床應該不太會吵醒床上的人。

「喂。」

[在中嗎?我是崔東旭。〕

「東旭?」

這麼晚了,東旭打電話給他,想必也是有十分重要的事情。

〔不好意思,這麼晚還打擾你,可我實在是想不到還能找誰了。過兩天在日本會有一個婚紗攝影展,本來我是打算親自過去的,可我家裡有些事。不瞞你說,我老婆今天去了醫院,醫生說她懷孕了,這段時間我得陪著她。所以,我想讓你過去一趟,我在那邊安排好了人,你只要直接過去就行了,其餘的不用擔心什麼,大概需要一個月左右的時間,你看看你方不方便?〕

「一個月?」

似乎有點長‥‥‥

〔嗯。當然還是得看你自己的意願,如果你不願意的話我也不強求。〕

崔東旭多多少少知道一些關於鄭允浩的事,現在這個關頭或許在中正迷茫著不知道該怎麼做。所以不管有什麼工作,也總是會詢問在中本人的意思。

〔其實我們在和日本的一家公司合作,我有個想法,就是派你過去。如果這次展出順利的話,那邊就會和我們公司簽訂合同,到時候派你過去,恐怕就得好幾年都待在那邊了。〕

「你的意思是讓我去日本工作?」

他有些驚恐,不知為何東旭會這麼信任他。

由於過度驚訝,他並沒有發現床上的人已經有了明顯的動靜。

允浩聽到他的話也驚訝不已,幾乎整個人立刻從病床上蹭起來。無奈腿腳不便,他最終也只是在床上動了動上身便放棄了掙扎。

左腿使不上力,還真是件不方便的事。

 

在中明顯開始動搖,回頭望瞭望床上仍然“熟睡”著的允浩,輕輕朝著電話裡說著。

「讓我考慮一下好嗎?我明天再給你答案。」

這下真的到了不得不割捨的時候,可他還能割捨得下嗎?

掛了電話,他走到床邊。允浩仍然是緊閉著雙眼,他確實束手無策了。

倘若沒有允浩,他一定會毫不猶豫地答應東旭,甚至立刻回去收拾東西準備出發。對他來說能夠得到器中確實很讓他開心,可偏偏他沒辦法不擔心床上躺著的這個人。

自從遇到允浩之後,他以前果斷開朗的性格便不知為何變得猶豫不已。面對任何一個問題都總是思量再三才作出決定,這樣一點也不像他。

 

這次必須要下定決心,本身他在這裡也是多餘的不是?

轉身準備離開,卻猛地被人拉住了手臂。

「允浩哥?」

回過頭,果然看到允浩睜著雙眼望著他。

 

 

 

<41>

兩人無聲地坐著,時間過了很久卻都沒說一句話。

今天被當場抓了包,允浩那麼聰明,一定能夠想得到他為何會選擇深夜病房已經熄燈的情況下偷偷摸摸地進來。在中低著頭,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他。上次提著梨慌忙逃走的事情還不知道要如何解釋,今天又給這麼遇上‥‥‥

允浩會怎麼看他,這點實在讓他感到困擾。

 

「你們老闆派你去日本?」

允浩開了口。

在中點點頭,仍舊沒轉過頭去面對著他。

看來他剛才對著崔東旭說的那些允浩都聽到了,如果那樣的話就必須做出個決定。到底是留在這裡還是聽從東旭的安排到日本去工作發展。

「去吧,對你來說是個不錯的機會,如果是擔心英生的話,他現在在沈家過得很好,如果擔心現在的那個弟弟,我可以幫你照顧,這對我來說不是什麼難事。既然老闆這麼器重你,該好好把握機會才是。」

伸手摸摸無法動彈的腿,真的該徹底放他走了吧?

「是啊,對我來說,這種機會一輩子可能只有一次‥‥‥」

可他並不是放心不下英生和俊秀,心裡唯一記掛著始終沒辦法置之不顧的只有他鄭允浩。可這話在這個時候說出來是不是太可笑了些?明明害得他躺在這病床上的人就是自己,對於鄭允浩的話他還有什麼辦法拒絕?

「你一直就是個懂得把握機會的人。」

一直‥‥‥

是啊。

當初答應鄭允浩照顧昌珉的工作,答應鄭允浩要活著和他在一起,這些都是他的機會,每一個都沒放過。他曾經以為抓住這些本來不可能的機會就有可能達成願望,結果還是弄得一團糟,甚至比沒努力過更加糟糕。至少他如果沒逞強小心翼翼一定要和鄭允浩在一起的話,他不會弄得躺在病床上這副光景。

 

只是‥‥

現在弄成這樣真的要一走了之,然後獨自一人到異國他鄉去飛黃騰達?

這種事情不是他金在中會做的。

一瞬間想通,他站起身幫著允浩整理床鋪。

看到他的行為允浩不由得感到吃驚。

「我會好好把握機會的,我知道你不想讓我負擔這個責任,但對我來說這不僅是個責任,更是一個機會。比起去日本來說,我更想要把握這個機會。」

「什麼責任?」

一問出口,允浩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不需要這樣,這件事本來就和你沒有任何關係,我很慶倖當時車禍的時候沒連累到你和昌珉,否則我不會原諒我自己。況且出事之前我們就已經分手,不管出了什麼事你都沒有任何責任,不用為了我放棄更重要的事。」

事到如今你還不明白?

「對我來說,一直就沒有比你更重要的事。」

「在中‥‥」

「所以我剛剛聽了你的話之後做了個決定,不管你這次怎麼對我,打我罵我都好,我都不會走。我雖然遲鈍了些,但並不是傻子,我知道你讓我離開是為了我好,我就更不能在這個時候離開。別說是去日本工作,就算是去聯合國做秘書長我也不去。」

「撲哧‥‥」

允浩忍不住笑出聲來。

他去做聯合國秘書長‥‥恐怕全世界都得鬧翻了天。

「每次都是你說了算,就連分手都是,這次不管怎樣都得聽我的,可以當作我們已經分手,然後我是你聘用回來照顧你的護工,每個月給我很多很多工錢。比起在婚紗店做經理,這個收入更加客觀。」

「什麼時候這麼機靈了?」

竟然給他這個大商人分析起兩份工作的工錢問題來。

「我本來就很機靈,以前那都是裝出來的。」

允浩再也忍不住大笑起來,無視他的白眼翻身躺好很快便進入夢鄉。

 

看他睡得安穩,在中吸吸鼻子有種解脫的感覺。

原來還是要在他身邊才最踏實‥‥‥

現在什麼都不去多想,包括他們之間發生過的不愉快的事和是不是已經分手的事實,當作照顧朋友也好,雇主也好,反正盡心盡力就行了,也算是了了自己的一樁心事。等到他有所好轉,或者恢復得好有機會康復的話,那時候再把關係理清楚也不遲。

 

第二天一大清早熙妍帶著昌珉來到病房的時候,便看到在中躺在病床旁邊的沙發上睡得正香,允浩打了個手勢讓他們別出太大聲音吵醒了沙發上的人。

有些吃驚,但也沒多說什麼,她只是微微笑了笑將早餐端出來遞給他。

昌珉蹲在沙發邊望著在中,似乎有什麼話想說又始終說不出,隨後抬起頭來望著正一臉笑容喝粥的父親,張了張嘴又低下頭去。

「昨晚照顧我一晚上他也累壞了,就讓他多睡會兒吧。」

望著允浩的眼神,熙妍看出了些東西,點點頭猶豫著開了口。

其實在中之前曾經拜託她不要將這件事告訴允浩,可已經到了這個時候,說不說都不重要了,想必在中也不會介意她不信守承諾。

「其實你剛出事昏迷不醒的那幾天都是在中在照顧你,幾乎一直沒閡過眼,但你醒來之後他便離開了。雖然我不太明白究竟怎麼回事,不過這件事我想還是應該告訴你。」

「嗯,我明白。」

即使昏迷,有些事情他還是有知覺的。

「那你現在怎麼打算?」

兩人怕是一夜之間已經和好如初了吧‥‥

熙妍也很清楚在中的性子,還有他身上散發出的一種莫名的東西。總是讓人忍不住靠近,也讓人不忍心拒絕。當初並不熱衷同性戀甚至有些憎惡這類人的允浩為了他改變的東西也不少,至少不再像當初他們一起生活時那麼枯燥單調。

「他還年輕,何必花那麼多心思在我身上?」

話語雖是抱怨,可語氣裡聽出更多的確是疼惜。

疼過了,就知道該如何去珍惜。

希望如此吧。

「既然他在這裡,那我就先回去了。」

熙妍笑了笑轉身望著仍然蹲在沙發邊上望著在中的昌珉,轉頭給允浩使了個眼色,允浩明瞭地點頭,然後朝她揮揮手道別。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