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街邊的公園在夜間也算得上是一處安靜的棲息地,在中隨意找了一個長椅便坐上去,拍拍旁邊另一半的位置,示意琳文坐上去。

「真的很不好意思,我沒想到我這樣貿貿然跟著你去看你朋友會引起這麼多的不方便。我剛開始以為你只是去你朋友家照顧他,沒想到你們似乎關係很好的樣子,相處起來像一家人一樣,這種感覺讓我有些措手不及。」

「可能是我事先沒打招呼的關係,你不用太在意。」

她是一片好心,這點在中明白。

相比起其她的女孩子而言,琳文在他身上花費的心思更要多得多。而就本身來看,琳文的條件確實無可挑剔,至少配上他實在是綽綽有餘。只是感情的事情不能強求,這一點也是在他遇見鄭允浩之後才逐漸開始明白的。

只是倘若就這樣貿貿然給琳文解釋他和鄭允浩之間的關係,不知道人家女孩子會怎麼想。

 

「我只是按照我的想法辦事,希望在中能給我一個機會。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好好學習怎麼做一個好的女朋友,我相信我一定做得好。」

憋了這麼多天的話總算是說了出口。

在中一怔,知道這些必須得攤牌了。

「我也相信你一定做得好。」

琳文一臉開心地望著他,期待他繼續說下去。

「但是‥‥」

稍微變了些臉色,但仍然將微笑掛在嘴角上。

「其實我一直有我自己愛著的人,雖然現在因為一些原因我們並沒有在一起,但我和你一樣,也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最後能成功。」

「這麼說‥‥你是拒絕我了吧?」

即使傷了心,仍然努力微笑著。

琳文是個很值得人去好好喜歡好好對待的女孩,只可惜他已經早一步遇到了允浩。倘若見到那個受人矚目的男人時沒有那樣怦然心動的感覺,他或許今時今日真的會愛上像琳文這樣善良的女孩。

「對不起。」

「你有什麼好對不起的?這也不是你的錯。」

琳文趕緊搖頭,眼眶裡隱約有些閃爍。

「能被在中你這麼喜歡著的女孩子,一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了。她如果意識不到這一點那一定是她太笨了,總有一天她會後悔沒早些接受你和你在一起。」

在中並沒開口反駁。

這種時候,有些事情還是不要提起了。

 

將琳文送上計程車,在中這才轉身往回走。想起剛才昌珉抱著自己的腿問是不是不要他和允浩的時候,怕是因為琳文突然造訪的關係,那孩子心裡又有了些胡亂的想法。

昌珉一直都很聰明,但在對待這件事情上始終抱著一種格外謹慎的態度。可能是由於當初允浩和熙妍的離異在他心裡造成的陰影,使得他擔心這種事情再次發生,一旦發生了就心灰意冷不知該不該再次相信。這些他都能理解。

他的母親,他也一直沒辦法釋懷。

血緣始終是存在的,不管怎麼變,怎麼也變不了的就是親情血緣。他記掛著母親很多年,這一點只有他自己默默藏在心底裡,沒告訴其他任何人。努力偽裝,最終受到傷害的人還是自己。

英生能夠放下一切回到母親的懷抱,何嘗不是一種幸福?這種幸福由於他心裡的那些深刻記憶,或許這輩子都沒辦法成真了。

他知道他這輩子的兩個最重要的幸福,放掉了那一個,另一個就絕對要牢牢抓緊。他不能承受再次的打擊,否則便真的心灰意冷了。

在允浩面前裝作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他頭一次這麼倔強地在堅持。要是換做以前,一定是死皮賴臉地呆在鄭家,無論如何都要留在鄭允浩身邊照顧他,哪怕被嫌棄被討厭。可現在不同了,他知道他想要的是什麼,有些東西強求不來。

 

昌珉穿著藍色睡衣坐在樓梯間,陳管家再怎麼勸阻他也不肯離開冰冷的地面。

允浩看在眼裡並沒有多說什麼,他知道自己的兒子是個什麼性子,沒得到答案絕不會甘休。況且這件事他也想儘快知道個答案,否則他會比兒子更為揪心。

在中回來之後便看到那兩父子一個坐在樓梯間,一個坐在沙發上。想起出門前承諾昌珉回來之後會給他個解釋,這才明白這孩子在等他。

「俊秀呢?」

「已經去上晚課了。」

陳管家回答著,眼神示意他趕緊去勸勸昌珉那孩子。

朝著樓梯走去,在中伸手將昌珉從地上拽起來。

「別坐在這兒,要是著涼了怎麼辦?」

拉著他到客廳沙發上坐下,轉身望了一眼正在拿著遙控器看電視的允浩,找了個較遠的地方坐著。

 

「其實‥‥今天帶回來的那個是我的同事,她也說過了,她只是聽說我一個朋友生病了所以特地來看看,並沒有其他的意思。這件事情我也有錯,畢竟這是你們的家,我這麼帶個陌生人回來也不交代一聲確實不合道理。」

咬著牙將這些話說出來,他其實是在試探允浩的反應。

「那個不是你的女朋友?」

昌珉抬起頭,緊迫地盯著他似乎想要盯出個什麼答案似的。

「不是。琳文是個很好的女孩子,我這樣子只會耽誤他。」

「在中,對不起。」

有些詫異,這孩子怎麼突然道歉了?

「如果是因為我這段時間不聽話也不和你說話你討厭我了所以找了別的女朋友,我給你道歉,你想要怎麼樣都行,但別因為其他的人不理我們。」

這孩子‥‥懂事得讓人心酸。

「不會。只要昌珉還要我,我就不會離開。」

這句話也不知是說給誰聽,反正看電視的人突然放下遙控器拄著拐棍上樓去了,小孩子也撲到他懷裡抽抽噎噎,他看不明白,但隱約感覺到了什麼。

 

 

 

 

 

<46>

放下拐棍,坐到辦公桌前,鄭允浩伸手撫摸著那條雖然有知覺但沒辦法行動自如的腿,真想一拳頭打上去。

如果不是因為這條腿,他可以毫無顧忌地留下在中,哪怕找個藉口說是為了昌珉。可這條腿現在成了拖累,即使他知道在中並不在乎這些,但他自己又怎麼可能釋懷?他仍然有能力給在中提供下半生用之不盡的一切,但卻沒有能力給出什麼承諾。

說他自卑也好,自負也罷,他就是開不了口挽留。

在中說的那些話,分明就是在對他試探。

就算是一向沉穩平靜的在中也有些沉不住氣了,不是嗎?

除了昌珉之外他本身找不到可以讓在中留下的理由,但捫心自問,到了這個時候,經過了這麼多事,要讓他就這麼放了在中,他自然是心不甘情不願。

到底要怎麼做,他現在絲毫沒有一點頭緒。

 

見他有些逃避的跡象,在中強忍著沒拆穿。他有種感覺,琳文的事情只是一個導火索,會引起他和允浩之前一些事情的發生。而這些事情是好是壞,似乎他自己也沒辦法控制,只能看允浩的決定。

例如現在,聽到他對昌珉解釋和琳文之間的關係,而那個人卻拄著拐杖蹣跚著腳步上樓去了,結果安撫好了昌珉,他自己心裡卻變得不踏實起來。

兩人就這樣僵持不是個辦法,難道真的要分開一陣讓允浩仔細想清楚再做決定?

不可能。

他知道在這個時候他沒辦法離開,就算允浩最後決定放手,他也沒辦法撒手離開。

昌珉看在眼裡,並不是什麼都不明白,兩人之間存在很多問題這一點就算是幼童也能明言看出。

 

 

允浩接到熙妍的電話時十分吃驚。

出院之後就很少見面,他的工作也幾乎都搬到了家裡。見面前他還以為熙妍是遇到了什麼困難或者是關於昌珉的問題才來找他,畢竟兩人已經離婚,唯一的聯繫就是兒子鄭昌珉。可見面之後他才發現,熙妍的話題並不在昌珉身上。

 

「你和在中最近怎麼樣了?我也不是什麼八卦的人,只是昌珉那孩子說你們似乎還沒和好,我有些擔心而已,所以來問問好讓自己放心一些。你應該知道,在中怎麼也算是我弟弟,我不希望你們任何一個人受到傷害。」

看來是昌珉那孩子忍不住在母親耳邊嘀咕了幾句。

「允浩,你告訴我實話‥‥」

「什麼?」

她想知道什麼?

「是不是‥‥因為腿的問題,所以你一直有所顧慮?」

畢竟認識多年,熙妍果然能輕易看出他的心思。

點了點頭,他的確需要別人的意見,否則在中這件事他實在不知道要如何處理才是最好的。

「如果是這個問題,你認為你還有必要擔心嗎?」

允浩皺著眉,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在中是個什麼樣的人我們都很清楚,他怎麼可能因為你一條腿行動不便就介意你這個人?你自己呢?為什麼總認為這條腿是個拖累?你明明不需要這條腿也能成為一個成功的人,也能好好照顧他照顧昌珉,所以這條腿並不能成為你的藉口。」

「但這確實是沒辦法忽視的缺陷。」

咬著牙承認這是個缺陷,他自己內心也十分煎熬。

「我知道你在想些什麼。在中並沒說過不介意你的腿,所以你總認為這條腿會拖累他。想讓他不介意,讓他忘記你有一條受傷的腿還不容易嗎?你自己先做到忘記,努力記得自己是個健全的正常人不就行了?遇到這點兒困難就躊躇不前的鄭允浩,你讓我失望。」

聽著這些話從熙妍口中說出,允浩心裡說不出的難受。

不錯,的確是他自己心理上的原因,和在中一點關係也沒有。只要他點頭,那個傻人兒就會乖乖待在他身邊哪兒也不去。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別讓大家一而再再而三地失望。」

說完,熙妍便站起來朝外面走去。

她很清楚,這個時候只有一個人能讓允浩重振旗鼓。

解鈴還須繫鈴人。

 

 

回到家裡,鄭允浩並沒有急著上樓,而是去兒子房間看了看已經熟睡的兒子。

他的情況,他和在中之間的感情,這孩子比誰都著急。他知道昌珉已經將在中當成親人一般的存在,他還是個小孩,可以隨意開口要求在中做任何事似乎都合情合理毫不過分。倘若自己也是個像昌珉一樣的孩童,無論發生什麼事只要賴著在中是不是也就簡單多了?

 

回到房間,關上門之後卻意外看到那個坐在床邊等待的身影。

努力吸了一口氣,他朝著大床走去。

「怎麼還沒回去?」

往常這個時候,他已經回到外面租的房子去照顧俊秀了。

「你坐下吧。」

疑惑地看著他從床上站起來,然後自己聽從他的要求坐到床邊他剛才坐過的那個位置,感覺到上面的餘溫,突然有些不自在。

「你幹什麼!」

猛地拉住他的手,他知道自己此時的語氣很驚慌,可他控制不了。

在中為什麼要突然跪下將他的褲腿挽起來?

「你別緊張,我只是看看而已。」

看他堅定的眼神,允浩漸漸鬆開拉著他的手。

自己腿腳極度不方便的那段日子,他也沒讓在中碰過他,洗澡換衣服都是讓陳管家幫忙。說到底,他還是害怕被人看到他腿上的傷,尤其是在中。他不明白在中此時為何會這麼想要看看他的腿,但直覺告訴他,此時應該聽在中的話。

 

將褲腿一直挽到膝蓋以上,直至整個受傷的部位完全顯露出來。

膝蓋處明顯有縫合過的痕跡,關節有些細微變形,還有一些沒來得及消下去的浮腫。

 

膝蓋上傳來濕濕熱熱的觸感,他趕緊低頭一看,頓時全身顫抖起來。連著他那只知覺不太靈敏的腿,也跟著一起顫動。

在中正低下頭,細細親吻著他膝蓋上的傷痕。

「如果不是我,這裡一定還像以前一樣平滑吧‥‥」

「在中,這和你——」

「怎麼會和我沒關係‥‥這就是我害的。原來你這麼介意這個傷口,你這樣下去,我會內疚一輩子。這個傷是我害的,我這輩子都會記得這一點。你這麼完美的一個人,都是我害的,我怎麼還有臉活下去‥‥」

「在中!」

猛地將他從地上拉起來,果不其然看到那滿臉的淚痕。

怎麼突然變成了這樣?

他出車禍的時候儘管在中也在場,可他事後多麼慶倖那時在中和昌珉都不在車裡,否則他才真的會後悔內疚一輩子。哪知道在中心裡竟然是這麼想的,難道他一直都在內疚,因為內疚才會選擇呆在自己身邊不離不棄?

為什麼這樣他卻高興不起來‥‥

「對不起,允浩哥。」

「這真的和你沒關係,你別攬到自己身上去。」

「可你那麼介意這個傷‥‥」

聽到這裡,允浩才明白過來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在中為何突然這麼反常。

一定是熙妍!熙妍告訴了在中什麼,在中知道了他心裡的想法,所以用這些話來打消他的自卑他的自負,讓他沒辦法將他推開。

「沒關係,我不會介意。會慢慢好起來的,只是不能劇烈運動而已。醫生不是說了嗎?如果恢復得好,還是能夠正常行走的,只是彎曲時有些困難。」

「真的不介意?」

點了點頭,這個時候他哪能再說什麼刺激的話。

「今晚我不回去了。」

「嗯‥‥嗯?什麼?」

詫異地睜大眼,身旁的人卻突然站起,轉身朝著房門外走去。

「我先去洗個澡,等了你這麼久都等出一身汗了。你也去好好洗個澡,出去了一趟想必也累了。洗完澡之後我再來找你。」

允浩坐在床上怔了怔。

誰能告訴他這是怎麼回事?

 

 

再次面對在中赤裸光潔的酮體,允浩有些不可抑制地手足無措。

這也是無可避免的事情,畢竟距離上次的身體親密碰觸已經有了很長一段時間。他甚至已經忘了那個過程究竟是怎麼樣的,只是隱約記得,男子後庭分外緊致的感覺讓他那時欲罷不能,而整個過程都是在在中渾身顫抖的情況下進行。

後來,在中因為身體不適發燒生病。

這些他都還記得,只是當時無法看清在中埋藏在被褥裡的表情。這次,他始終凝視著身下的那張紅得快滴出血來的臉,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種事情理應經驗相對較多的他主動才是,讓在中這種靦腆的人主動請求情事確實是難為他了。

「你笑什麼?」

已經到了這個時候,兩人赤誠相對,在中實在不明白他為何突然笑出聲來。

「我們在中,還是一點經驗都沒有,純潔得像白紙一樣。」

聽他這麼說,在中有些惱,小聲嘀咕著。

「我還能跟誰討要經驗去‥‥」

聽了他的話,允浩大概也明白了他在擔心什麼。

本身情事並不需要太過於頻繁,只是兩人之間過少的情事難免也會引起對方的不安全感。況且在中也同他一樣是個男人,胡思亂想是避免不了的。他忽略了這一點,而他本身實際上在第一次的情事之後就已經不再排斥同性之間的索求。

這些他都並沒有同任何人說過,在中就更不可能瞭解他的想法了。

 

手指在他體內做著擴充運動,亦如上次一樣,在中渾身繃得很緊絲毫也沒有放鬆,果然這種情事帶給他更多的是不適。

「允浩哥,你不用顧及我。」

上一次,正是因為允浩的太過於顧及他的感受而讓原本來勢洶洶的激情硬生生給拖延了好幾十分鐘,真正開始的時候實際上兩人都已經渾身乏力了。

這都是因為沒有經驗。

 

有了上次的經驗,這次顯然比上次順利得多。

就算再疼,在中也知道忍一忍就能過去。倘若他一直緊繃著,反而會使得允浩也同他一道難受。

進入的時候,他做好了完全的準備,眉頭已經皺得老高,然而這次卻並沒過於疼痛,只是有種說不出的酸脹在兩人結合的地方,實在覺得彆扭。忍不住動了動,那洞口的肉棒卻又粗了一個尺寸。

「怕痛就別亂動。」

抬頭看到允浩豆大的汗珠,他頓時便明白了過來。

同是男人,他自然很清楚男人身體的特徵,他這麼磨蹭著,顯然更加膨脹了允浩的欲望。

「在中,還好嗎?」

「沒事。」

並不是安慰,是真的沒事。

比他預想中的感覺好了不知多少倍。

「能動了嗎?」

抓緊他的肩膀,在中重重點頭。

 

早就按耐不住的允浩得到應允之後便擺動胯部抽動起來,但過了沒多久,受傷的那隻腿便明顯地承受不住漸漸軟了下去,而從膝蓋處傳來的刺痛讓他原本高漲的欲望頓時降溫不少。努力用另一條腿承受著,他不想在這個時候讓在中注意到他的那條腿。

在中已經明確表了態,希望他不要介意這條腿。

就算真的介意也只能放在心上,不能在在中面前露出些什麼。

 

「怎麼了?」

即使再怎麼掩藏,在中也能清楚感覺到允浩的狀況越來越不對勁。

「沒事。」

「我看看‥‥」

明顯沒了剛才的激情,在中發覺到了允浩竭力控制但沒辦法把持住的那條腿已經癱軟在了床褥上。

果然‥‥

「這是怎麼了?」

縫合過的傷口開始泛紅,雖說經過這麼多天不會再裂開,但這樣的激烈運動分明會對那條腿造成不少負擔。或許不僅僅是負擔,硬要讓那條腿承受不能承受的一半體重,說不定會嚴重影響那條腿的恢復。

一想到這些,在中立馬後悔了。

他為何要在這個時候要求用情事來推進兩人的關係?明知道允浩的身體‥‥這樣雖不說是強人所難,但至少應該再等一段日子。

只是一想到允浩因為腿的問題而壓抑著,他一時衝動便做了這個決定。

「允浩哥,算了吧,我們不做了,下次,下次再——」

「在中,對不起。」

「不是!不是!都是我的錯,我不該這個時候‥‥」

好好的情事給弄成了這麼一副光景,兩人心裡都內疚不已。

「好了在中,沒事,我這腿還沒痊癒,有點狀況是難免的。既然已經沒了興致那就算了,改天吧‥‥以後機會還多的是。」

「嗯。」

這話雖然不中聽,但也算是半句承諾了。在中聽在心裡覺得暖暖的,剛才擔心的心情總算是平復了一些。

「睡吧,天色不早了。」

拉了絲絨被蓋在兩人身上,允浩將被子順了順,將在中整個身子包裹在裡面。

沒有穿衣服,可不能讓他著涼了。

 

==================================================

這後半段的H(?)可是連作者空間裡都沒有哦~~

我想說‥‥「在中啊~用‥用騎乘式不就解決了嗎?!」(歐)

 

咳咳!!咱們繼續看下去~

 

 

 

 

<47>

或許是昨夜睡得太香,再加上碰巧遇上難得的週末假期,允浩也就沒有提早叫醒在中,而是下床坐到一邊的辦公桌上開始翻看秘書昨天送來的資料。他知道在中一定是最近累著了,既然他現在在鄭家,那就讓他安安心心好好睡一覺吧。

 

可這難得的安穩睡眠很快便被一震吵鬧的電話鈴聲打斷。

看床上被窩裡露出的那個小腦袋瓜微微動了動,允浩低頭看了看來電顯示便立刻將電話接了起來。

〔允浩嗎?〕

「是我。」

他不知道熙妍一大清早打電話到家裡來會有什麼事,但直覺這事兒不怎麼好。

〔家裡出了點事,剛才英生的教授打電話來說英生昨天在選修體育課程上從高杠上摔了下來,我現在正在去醫院的路上,還不知道情況是怎麼樣。我給在中打電話他關機,所以不好意思麻煩你幫我找一下他。〕

「嗯,我會轉告他,你也別太擔心了。」

許英生‥‥或者說是沈英生,出事了?

「怎麼了?」

一掛電話,床上那個剛醒來的人半睜著眼睛從床上坐了起來。

怔了怔,允浩自知這件事不可能瞞著他。

「是熙妍的電話,說是英生出事了在醫院裡,現在還不知道情況到底怎麼樣。」

「英生出事了?」

看到床上的人突然睜大眼準備下床,允浩早料到他不可能就這麼放下自己的弟弟。

即使沒有血緣關係,甚至之前已經斷絕關係,這麼多年相依為命不是假的,早就勝過血緣親情。而收養俊秀並且照顧他,只不過是這個人想要將對弟弟的愛轉移到另一個人身上,好有個精神寄託。這些他並不是不明白,所以也逐步接受了俊秀的存在。

 

飛快駕車到醫院,在中一下車便趕緊朝著住院大樓跑去。

允浩看他著急也就沒攔著,自己從車裡出來小心翼翼一步一步慢慢跟著他的腳步往前走。

在這些時候,他這條腿,便會成為拖累吧?

等在中發覺允浩沒跟上來,意識到允浩的腿行動不便根本沒辦法跟著他跑的時候,他已經到了住院大樓的諮詢台前。猶豫了一陣,問了問護士英生現在在什麼地方。

等允浩找到英生病房的時候,已經差不多是半個小時之後的事情了。

他並沒有多想,畢竟這種時候自然是要將英生的安危放在首位。而在中所做出的反應,也是每個哥哥必有的。他雖然沒有弟弟,可他有過一個哥哥,而那個哥哥即使過世多年,在他心目中留下的回憶,確是數不勝數深入血液。完全包容頑皮的他,即使到了生命的最後關頭也吩咐自己要學會懂事孝順,相比這世上的哥哥,都是這般模樣吧。至少在他看過的人當中,他的哥哥和在中都是這一類人。

 

倘若昌珉能夠學會這些,他也就足夠安慰了。但轉念一想他應該不可能再有孩子,畢竟在中‥‥雖說有些遺憾,但相比起來,似乎仍然是在中更重要一些。

他總算找到了想要珍惜的人,就像熙妍所預言的一樣。

 

英生看起來沒什麼大礙,半躺在床上,一條胳膊上打了石膏,大概是骨折。

這下在中應該能放心了。

只是‥‥

屋裡除了英生和熙妍之外,沈家夫婦也在。

在中站在一邊,看起來似是想要插足又顧慮許多。

在中仍然沒放下上一輩發生的感情糾葛,這一點顯而易見。只是事情發生到現在,多多少少他的心裡都掩飾不了這段日子下來的落寞。

原本一直就是個感情用事的人,非得要狠下心和弟弟斷絕了關係,和親生母親劃清界限,這對他來說已經是極限,反覆再三,說心裡沒有動搖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他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已經過世還不到一年的父親。

因為母親的離開,他們父子三人的生活變成了什麼樣兒,他親眼目睹揮之不去。

頓了頓,他轉身面對著坐在沙發邊的熙妍。

「熙妍姐,既然沒事的話那我就先回去了,我還得去上班。」

明知道他這週末兩天休假,允浩卻沒忍心拆穿。

「嗯,英生平安無事就好了,既然你忙的話那就先回去吧,這兒有我看著,有事會給你打電話。」

整個沈家,他唯一能這樣應對自如的恐怕就只有將他視為親弟弟的沈熙妍了。

「我們走吧。」

伸手扶著允浩,兩人朝著門外走去。

「既然已經沒事了,你也別擔心,好好回去繼續睡覺休息一下。難得放一次假,別把自己身體給弄垮了。」

「嗯,我知道。你放心吧。」

有一聲沒一聲地應著,允浩也看出了他的心不在焉。

他當然不希望在中不開心,可這件事情確實是他沒辦法插手的。

倘若他幫在中做了決定最後在中並不願意像他安排的那樣,那麼不僅解決不了問題,反而還會使得他和在中好不容易好轉的關係再次變得僵硬。

伸出手牽住他的一隻手,卻意外觸碰到了他手腕上冰冰涼涼觸感熟悉的那條手鏈。

原來一直戴著呢‥‥‥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