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是懷著忐忑不安的心轉這個文的,因為作者還沒回覆我啊~~~戒大!!如果你看到這BO(我有貼連接址),看在我是你的忠實讀者的份上,還請大人大量原諒我擅作主張的轉你的文啊~~~

這次要轉的這個文是"王的尾戒"--《水色鉑金》,王的尾戒‥‥應該豆花飯都不陌生才對,很多人對他的性別搞不太清楚,他可是道道地地的男人!!

男人飯豆花?還寫豆花文?那他是不是‥‥NO!NO!NO!程哥(大家都這麼叫他)可是如假包換的直男(呃‥如果他沒騙人的話‥‥不過我想他也沒必要騙我們),他在背上也刺上了和在中相似的刺青,他在微博的頭像‥‥怎麼說呢‥‥是個黑白的側臉抽菸照,雖然看不清長相,但我感覺是個很有魅力的男人!(蛤?我花痴了?!!有嗎?有嗎?)

我覺得從男人的角度看允在,如果連男人都覺得兩人是不尋常的情誼,那這兩人的關係自然不言而喻。

程哥寫過很多的豆花文,較有名的如《殘缺》、《子承父業》、《漫天絢爛》、《水色鉑金》等等,短篇的也不少,其中《子承父業》及《水色鉑金》是我最喜歡的文,而另一篇《殘缺》我至今還沒勇氣看,是一篇很虐很虐的文,允在既是父子又是情人,還是在中和親身母親亂倫生下允浩的>”<(這文有出書),這麼雷的文‥‥我實在沒勇氣看下去,看了第一章就不敢再看了。能寫出這麼雷的文的作者卻也能寫出像《漫天絢爛》這樣溫馨的豆花文,程哥真的是能屈能伸啊~~~(= ="這成語是醬用的嗎?)

《水色鉑金》是一篇總栽和運動員之間的愛情故事,會想要轉這文是因為受到之前有人留言的啓發,車武元和車奉君--總栽和運動員!欸??程哥有一篇文不正好符合這主題嗎??所以就有了這一篇。

好了,不廢話了!下面放文

========================================================

《水色鉑金》by王的尾戒

百度空間 http://hi.baidu.com/%CD%F5%B5%C4%CE%B2%BD%E4/blog

王的尾戒吧 http://tieba.baidu.com/f?kw=%CD%F5%B5%C4%CE%B2%BD%E4

(這文每章程哥都會有一首搭配的歌,有興趣的可以去找找)<---好啦~是我懶得找歌啦~~

 

 

--序--

 

 

你揚起千層水花。

你說我太過狡猾。

可誰讓你就是能被我狡猾的獵到?!

然後打磨出我最閃爍的鉑光‥‥

 

浩‥‥允浩‥‥鄭允浩‥‥

我知道,其實你不笨,你一點都不笨‥‥

 

 

 

你掌控鉑光銀亮。

你說我太過遲鈍。

可誰讓你就是喜歡我這種遲鈍的愚笨?!

然後激起了我最華麗的水花‥‥

 

在‥‥在中‥‥金在中‥‥

我知道,其實你很傻,你很傻很傻‥‥

 

64680009905dd39d2fddd442.jpg  

 

 

 

 

№.1●表裡不一

BGM:《back at one》brian mcknight

 

 

「在中哥‥‥」赤裸的女人捏著被角摁在胸前,一頭黑髮散過肩頭。

金在中掀開被子下了床,拎過一旁的內褲穿上,又拿過擺在床頭的襯衫套上,俊美的面容察覺不到任何的表情變化。

「你不應該叫我的名字。」金在中冷冷的回了一句,然後穿好襯衫,繫上西褲,又俐落的拎起西裝外套搭在了肩膀上。

「啊‥‥對不起‥‥金總‥‥」女人聽了金在中的話,趕忙改了口。

「我走了。」金在中並不在意女人說的話,甚至連看都沒有再看上一眼,便轉身向門口走去。

「金總!請不要走!」女人顧不得自己正赤身裸體,便拼命的從床上爬下來,抓住了金在中的褲腿,「金總‥‥我‥‥我是真的喜歡你!」

「喜歡我嗎?」金在中看著跪在自己腳邊的女人,嘴角提起,然而露出的卻是何等冷漠的笑容,「可惜‥我不喜歡你啊~」

撥弄掉女人抓著自己褲管的雙手,理了理上面的褶皺,轉身要離開。

「我不是什麼不正經的女人!我是林氏總裁的女兒!我叫‥‥」

「停。」一個字,將女人的話硬生生的噎了回去。

「‥‥‥」女人怯怯的趴在地上不著一縷,痛苦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你似乎是誤會了。」金在中背對著女人,輕笑出聲,「對於我來說,任何投懷送抱的女人,我都沒有興趣知道她們的名字。所以,你也一樣,再見。」

金在中跺了跺皮鞋上是浮灰,離開了房間,走出了高級賓館的大門。

 

 

 

「哎呦~咱們總裁今天看起來格外耀眼啊~怎麼樣?昨天晚上掉進“美人鄉”了吧?」

「朴有天‥‥放下你的設計圖,然後馬上給我滾回你的辦公室去。」金在中十指交叉,雙肘壓在辦公桌上,一臉鄙視的看著朴有天。

「幹嘛啊‥‥咱進不了“美人鄉”,還不能聽聽“美人傳說”啊?!真不夠意思‥‥」朴有天弩弩嘴,將一疊圖紙擺在了金在中面前。

「只是一個送上門的女人,睡過了一次覺,上過了一次床而已,有什麼好說的。」

「當然有的說啦!聽說那個女的是林氏總裁的女兒?」

「那又怎麼樣?這個很重要嗎?」

「呃‥‥當然這對於咱們《Legend》的金總裁來說是一點都不重要啦‥‥」朴有天毫不奇怪的吐了吐舌頭。

「那還有什麼好說的。喂,這一張,如果弧度再平緩一點會顯得更典雅一些。」

「哪裡?啊,果然~總裁就是總裁啊,專業眼光就是不一樣,我這就去改。」

 

《Legend》是世界著名的鉑金製造公司,所屬金氏企業的三大產業之首。

朴有天為《Legend》的首席設計師,即為設計總監,同樣在金氏也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22歲於皇家設計學院畢業,放棄了所有國際大公司的邀請,一心一意的回金氏幫金在中的忙,只因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兄弟之情比金堅。

 

而金氏也並非是無名小卒。

金氏乃當今世界五大著名財團之一,現任總裁金在中,21歲于哈佛大學畢業,父親金尚勳立刻將金氏交其接管,退居二線,與妻子頤養天年,這就使得金在中一越成為了史上最年輕的高級總裁。

近幾年,金氏在金在中的帶領下依然蒸蒸日上,保持著經濟行業中的霸主地位。金氏涉及各個領域,其中最為突出的是鉑金製造,場館修建和慈善機構。只是這金氏的高級總裁是出了名的“花叢遊子”,女人對他就如衣服一般,穿過一次就絕對不會再穿第二次。

可誰讓他金在中生來就相貌出眾,身材完美,學歷高,頭腦好,又有金氏總裁這頂金帽子,女人自然是有數不清的投懷送抱。所以他金在中是從來不會主動找女人的,只等著送上門就可以了。

對於此作風,我們金總裁的解釋是:出於對女性的“尊重”,我哪裡有推辭的道理?!

金在中就是這樣一個人,上床“大方”,要愛免談,甚至於連那些女人的名字,他都不知道。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濫情的人,卻能每年拿出一億美金來支持慈善事業、教育事業、開設孤兒院、敬老院、中小學校、幼稚園等。

 

 

「呼‥‥」總算是把朴有天打發了出去,金在中站在落地窗前,不禁嘆了口氣。

忽然,手機響起。金在中看了看上面的名字,便輕鬆的摁下了接聽鍵。

「喂,雅中啊。」

「喂?哥,今天週末,爸爸叫我們回家吃飯~~~」

「呵呵,好啊,你幾點下班?我去接你。」

「5點左右吧~」

「好,到時候見。」

 

金雅中,金在中的親妹妹,自然就是金家的大小姐。

可她並不喜歡商界的緊張與刺激,公司的事全部丟給哥哥,自己卻跑去金氏旗下的幼稚園當起了幼教。

不過,金氏父母一向開明,對於兒女從來不強迫。

公司是回頭路,前方自己隨便闖,做自己想做的,玩自己想玩的,累了煩了就回來,金氏的大門永遠敞開。

這或許就是為什麼金家的兒女都有自己獨特的一套,所以,無論在哪都與眾不同。

 

5點,金在中的寶馬準時出現在了幼稚園門口。

見雅中還沒有出來,金在中就下車走了進去。

院子裡,一個小女孩正笑得可愛,她坐在鞦韆上,金雅中站在一旁幫她一下一下的推著。鞦韆的另一邊還站著另一個女子,似乎是在輕聲的說著話,笑容溫和。

金在中微笑著走過去,站在鞦韆前面,弓下腰,打開手,對著鞦韆上的小女孩輕喚了一聲。

「萱兒。」

「金叔叔~~~~~」小女孩一見到金在中,便嗖的一下從鞦韆上蹦下來衝了過去,小手抓住了金在中的大手搖啊搖。

金在中往上一提,就將孩子抱了起來。

「哥,你來啦。」金雅中見金在中來了,也拉著另一個女子笑著走了過來。「能不能等我一下?萱兒要等他爸爸。」

「多等一下有什麼關係~再說,我也好久沒有見到萱兒啦~~」金在中摸了摸孩子的頭,可愛的女孩笑著摟住了他的脖子。

金在中雖然濫情,但是非常喜歡小孩子。

每次去接雅中的時候,都會陪著她和小朋友們玩上一陣,而萱兒是他在這麼多孩子中最喜歡的一個。金在中常常給她帶好看又好吃的糖果,或者是可愛又漂亮的髮卡,所以,萱兒特別喜歡這個金叔叔,每次金在中一來,都會第一個跑過去讓他抱抱。

「金叔叔~和萱兒一起玩呀~我們一起盪鞦韆~」

「萱兒,不要麻煩人家叔叔。」站在一旁的女子開口說話了,她給萱兒整理了一下衣領,責備的話語帶有的卻是溫柔的氣息。

「不會呀~媽媽~!金叔叔每次來都會陪萱兒玩~~~」萱兒看著媽媽,咧著小嘴笑,小腦袋一晃一晃。

「呵呵,沒關係,我也喜歡陪萱兒一起玩。」金在中和萱兒對視而笑,又轉頭看了看面前的女子,「您是萱兒的媽媽呀,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萱兒姓“鄭”,那您就是鄭太太了?呵呵,您好,我是金在中。」

「哪裡哪裡。」女子禮貌的鞠了一躬,「您不說我也知道,金氏集團最年輕的金總裁,又有誰會不認得。呵呵,剛剛讓金先生見笑了。我是萱兒的媽媽,我叫尹璐娜‥‥」

 

「璐娜。」不遠處,一個溫和的聲音傳來。

「爸爸~!」萱兒的小手抓了抓金在中的衣服,讓他把自己放下。金在中趕忙將萱兒放到地上,小孩子雙腳一著地,就沖著不遠處走來的人跑去。

金在中順著萱兒奔跑的方向看去。

不遠處,正有一個高大的男人向這邊走來。他穿著休閒的牛仔褲,白色的背心外面套了一件淡藍色的短袖格子襯衫。走路時帶起的清風,掃過襯衫的下擺,一飄一飄的,卻遮掩不住那寬闊的肩膀和健壯的手臂。

夏日裡還沒有落下的太陽照在他臉上,襯出一個溫和的笑容。

男人將跑過去的萱兒一把抱起,在空中轉了個圈。

「小美人今天乖不乖呀~?」

「萱兒最乖了!不信可以問小雅老師~~~」鄭萱兒用小手擺了大大的V字在男人面前。

男人溫和的笑容一直蔓延,他親了親萱兒的臉頰,把女兒扛在了脖子上,握著萱兒的小手走了過來。

「璐娜,今天訓練臨時增加了,來的晚了點。」

「沒關係,有雅中老師和金先生陪萱兒玩呢。」尹璐娜挽過男子的手臂對著在中兄妹鞠躬微笑。

「麻煩雅中老師費心了。」男子說完,又看向了金在中,「不好意思,給您添麻煩了。我是萱兒的爸爸,我叫鄭允浩。」

金在中有些晃神,面前的男人給人一種說不出的溫暖感覺。

或許是自己冷淡的慣了,對人,對事‥‥所以才會這麼喜歡小孩子,他們天真得可愛,他們乾乾淨淨,容不得他去踐踏。

「金‥‥先生?」

「嗯?啊‥‥你好,我是金在中。」鄭允浩又問了一遍,金在中才反應過來,趕忙與面前的鄭允浩握了握手。

見金在中反應過來,鄭允浩便又笑了起來,那笑容,甚至讓金在中覺得有些眩暈。

這個人似乎在哪裡見過,那張發光的笑臉,總覺得很熟悉。

「爸爸~我們今天去“秀醬”吃炸醬麵吧~?」騎在爸爸脖子上鄭萱兒開心地揮舞著小手。

「好呀~小美人想吃什麼我們就吃什麼~」鄭允浩穩住女兒的小腿,語氣中全是寵愛。

想好了要去的地方,一家三口就準備離去。

「金先生,小雅老師,那我們就先走了。」鄭允浩轉面看著金在中,「金先生,有機會再見。」

金在中站在原地,看著那個高大的身影陷入夕陽裡,脖子上騎著他寵愛的孩子,身旁有著賢慧溫柔陪伴著他的妻子。

金在中忽然覺得自己的生活太過可悲,即使他夜夜有美女相伴,即使他日日有金錢相隨。

 

「雅中,我跟萱兒的爸爸是第一次見面吧?」

「嗯?應該是吧。」

「可為什麼我總覺得他很眼熟呢?」金在中有些困惑的揉揉太陽穴,難道是最近工作太忙,產生幻覺了嗎。

金雅中愣了愣,然後「噗——」的一下笑出聲來。

「哈哈哈!哥,鄭先生是國家隊的游泳運動員啊,今年世錦賽男子400米自由泳冠軍,我們不還看過電視嗎?當然會眼熟啦~~~~~~~~~~~」

游‥泳‥‥運‥動‥‥員‥‥?!

金在中愣在原地,向著那個允浩離去的方向,看了很久很久‥‥

 

 

 

 

№.2●有婦之夫

BGM:《某年某月某一天》energy

 

 

「哥,你怎麼來了?」金雅中忙著照顧小朋友,轉個身就一眼瞥見了四處張望的金在中。

「呃‥‥今天沒什麼事,過來接你去吃飯。」又是五點之後,金在中準時出現在幼稚園門口。

這是這周的第幾次了‥‥

金在中猜想自己一定是瘋了,不然怎麼總是三番兩次的找理由來幼稚園。

「金叔叔~」鄭萱兒一見金在中來了,趕忙扔下手中的皮球跑了過去。

金在中笑了,他一把將萱兒抱起,陪著她一起等她的爸爸媽媽。

然後,直到夏日的夕陽裡出現了一個高大的身影。

然後,萱兒會跳出他的懷抱向那個人跑去。

然後,夕陽裡的男人將萱兒抱起,寵愛的扛在脖子上。

再然後,男人會微笑著跟他說:

「金先生,我們又見面了。」

‥‥‥

然後的然後,金在中會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其實,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鄭允浩又笑了,他輕輕的歪了歪腦袋,看著金在中,豐唇波動。

「好啊。在——中——」

「嗯?啊‥‥嗯。允——浩——」金在中第一次覺得自己臉紅了,為什麼呢?說不上來。

其實,他以為鄭允浩會叫他“金在中”的,只是沒有想到,他連那個“金”字都省掉了‥‥

這算是熟悉了嗎。

金在中看著面前那個溫和的男人,有種不尋常的悸動在他的心裡速速跑過‥‥

 

 

 

「金總,沈氏的沈總約您今天晚上七點一起吃飯。」

「知道了。」

金在中掛掉內線,倚靠在真皮轉椅的靠背上,有些疲倦的揉了揉眼睛。

最近,都沒有什麼理由去幼稚園啊‥‥

金在中將手中的體育雜誌放到一旁,敞開的一頁正是世錦賽的游泳比賽集錦。

 

---國家級運動員---

姓名:鄭允浩。

出生日期:1986年2月6日

得獎經歷:2005年蒙特利爾游泳世錦賽男子400米自由泳冠軍

2006年泛太平洋賽男子400米個人混合泳冠軍;400米個人自由泳冠軍

2007年墨爾本游泳世錦賽400米混合泳冠軍;4×100米、4×200米自由泳接力冠軍

‥‥‥

 

「竟然跟我同年啊‥‥才22歲就結完婚,女兒都四歲了‥‥這麼說他18歲就有孩子了?!這也太猛了吧?!明顯的先生孩子後結婚‥‥」

金在中對著雜誌上的資料,表情複雜的自言自語。可想到鄭允浩那張純良的笑臉,還有他溫和的喊他「在中」的溫柔表情,金在中心裡一陣激動,嘴角不自覺的揚起了好看的弧度。

 

「哎呦~哪位美女讓咱們金總裁想的滿臉桃花啊?」

話一出口,金在中立馬收起了笑容,換上了一臉的冷淡。

「朴有天,你進來的時候難道就不會敲門嗎?!」金在中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趕忙收拾起桌上的雜誌。

「哈哈!有姦情!」朴有天見金在中如此慌亂,趕忙一把搶過他手上的雜誌興奮的一看,就立馬露出了一臉的無趣,「啊‥‥不是美女啊。喂,在中,你什麼時候開始喜歡看體育雜誌的?」

「呃‥無聊而已。」金在中一把搶回雜誌,有些心虛的丟進抽屜,「說吧,你進來幹嗎?」

「哦,沒什麼~伯父伯母上周不是去了夏威夷嘛,今天早上有從那邊寄來的郵包,是給雅中的,你帶去給她吧~」

聽到這裡,金在中忽然眼睛一亮,哈,他還正愁沒有理由去幼稚園呢。金在中裂嘴笑了,他狠狠的拍了拍有天的肩膀。

「有時候,你小子也有點用處‥‥哈哈哈!!!」一串豪邁的三段式笑聲回蕩,金在中拎起郵包,衝出門去。

 

辦公室外。

「今天晚上所有的約會全部給我取消!」

「金總!沈氏的‥‥」

「就說我有事!」

「總裁‥‥」

朴有天愣在房間,一臉的茫然。

這樣的金在中,他還是第一次見‥‥

 

 

此時,金在中正站在幼稚園門口深吸了一口氣。

「因為要給雅中送郵包,所以我才來的‥‥嗯,我來是有原因的,有原因的‥‥」

金在中不停的在心裡默念,來平復自己心裡的小小陰謀。

 

「小雅老師,你就跟萱兒一起去吧~~」

金在中剛邁進幼稚園,就看到鄭萱兒正拉著金雅中的手拼命的搖晃,鄭允浩夫婦也正說著什麼。

「啊!金叔叔!」鄭萱兒一看剛剛走進來的金在中,便一蹦一跳的跑過去,抱住了在中的腿,「金叔叔也跟我們一起去吧~~~」

「嗯?去哪裡?」金在中把孩子抱起來,一臉困惑的看著面前的三個大人。

「哥,你來啦‥‥鄭先生一家要去海邊玩,邀我一起去。呃‥你要不要去?」金雅中一臉的無法拒絕。

「啊?」海‥海邊?

金在中的眼睛睜的大大的,然後就看到了鄭允浩的臉在自己面前放大。

「在中啊,一起去吧。」

金在中直愣愣的看著對他微笑的鄭允浩,就傻傻的點了頭。

「耶——!」鄭萱兒拉住金在中的手,拼命的蹦啊蹦。

「那我們一個小時以後金沙灘見。」

就這樣,四個大人帶著一個孩子,定好了時間地點,就立刻分頭準備行動。

 

 

一個多小時以後。

此時的金在中正裸著上身,穿著鬆散的大短褲,舒舒服服的躺在海邊的長椅上曬太陽,茶色的太陽眼鏡遮擋住射在眼睛上的光線。金在中把雙手墊在腦後,就感覺一陣愜意。

大陽傘下,金雅中和尹璐娜正在為準備吃的而忙前忙後著。

在外人看來,金在中絕對是在享受著陽光,舒服到不行。可實際上,他是在靠著太陽鏡的遮擋看著海岸邊上陪女兒玩的鄭允浩。

金色的海邊,鄭允浩穿著白色的跨欄背心和深藍色的大短褲陪著女兒壘沙堡。背對著陽光的皮膚發出金燦燦的光,健壯的三頭肌隨著胳膊的擺動一鬆一緊。他小心的護著女兒,清爽的笑容襯著浪花,陽光的讓在中都不禁跟著一起揚起了嘴角。

「金叔叔~!」鄭萱兒看向金在中的方向,可愛的揮著小手。「爸爸好笨!金叔叔來幫萱兒呀~」

金在中坐直了身子,看到了鄭允浩露出了潔白的牙齒招呼他過去。

金在中感覺自己有些僵硬,不是不願意過去,只是不知為什麼,一碰上這個鄭允浩,他金在中心裡就充滿了無法言喻的緊張感。

 

努力的平復著自己想要雀躍的心情,金在中假裝若無其事的套上夾板式的海綿拖鞋走了過去。

「叔叔來幫萱兒~叔叔最會壘沙堡了~」金在中在鄭允浩對面坐下,就開始往紅色的玩具桶裡裝起了沙子。

偷瞄一眼對面的鄭允浩,他也剛好在看自己,溫柔的臉部線條讓金在中有了無限安定的感覺。

這種感覺,似乎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了‥‥

 

從什麼時候開始‥‥

應該是從自己進入商界開始吧,身邊的人全都戴上了偽裝的面具。

他們為了利益,權力,金錢,地位,為了金氏這個大金庫,想方設法的除去一切對自己不利的障礙,踩著別人的屍體向上爬。

多久沒有這樣安心過了‥‥面前的人對他笑的真切,真實,沒有一絲虛假,也從沒想過要從他身上得到什麼。

這種感覺讓金在中感到輕鬆,此時的他不是金氏總裁,不是那個冷漠的金在中,他只是一個男人,一個普普通通的男人。

 

「允浩,熱了就把背心脫了吧。」花色的紗裙輕飄,尹璐娜打著陽傘走到鄭允浩身旁,用毛巾為他擦了擦額上的汗。

鄭允浩輕笑著點點頭,順手就把白色的跨欄背心脫了下來。

小麥色的肌膚在太陽的照射下顯得光亮亮的,寬闊的胸膛中間有一條淺淺的溝壑,連接著六塊漂亮的腹肌整齊的排列著。

金在中看著看著,就有些慌了神。

雖然他金在中的身材已經讓男人自卑,女人迷戀了,可跟鄭允浩相比還是稍顯瘦弱了一些,個子也不是特別的高,還因長期坐辦公室的緣故,導致有一點輕微的駝背。

運動員的身材可真囂張啊‥‥

金在中的臉上露出了自己都無法理解得奇怪表情。

尹璐娜接過允浩的背心,對他微笑。他們夫妻間有一種未知的感覺,讓在中看得忘記了手上的動作。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