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鴛鴛戲水

BGM:《a thousand miles》Vanessa Carlton

 

「金‥‥金總?!」

身旁響起一個聲音,剛剛還陷在思緒裡的金在中不耐煩的抬起頭看了看。

「真巧啊!沒想到能在這碰上您!」

金在中看清了和他說話的人,似乎是平日裡有過些來往的生意人。

「幸會。」金在中有些煩躁的站起身,拍了拍短褲上的沙子。

掛著商界的名聲,真是走到哪裡都不得安寧。

來人似乎沒有看出金在中臉上的不悅,只知道堆起一臉諂媚的笑容,搓著手掌向他靠近。

「金總,能在這碰上您說明我們有緣啊!您看‥‥關於“Diamond”的那個新品投資案‥‥」

「我去游泳。」金在中根本不去理會身旁那個囉囉嗦嗦的閒人,只是對著鄭允浩笑了笑,簡單的說了一句,就俐落的脫掉大短褲,甩掉夾板拖,頭也不回的向海裡走去。

「哎金總!金總!」來人似乎沒有放棄的意思,喊著金在中就追了過去,一直跟他到海裡,水都快要沒過了大腿,「金總!金‥‥呃‥‥」

還想說些什麼,卻被金在中突然的回頭嚇到,眼看著他換上了商界帝王的犀利面容。

「休息的時候,我從來不談公事。」金在中語氣平靜,卻給人一種說不出的寒冷,使得站在面前的人冒出一滴滴冷汗。

「對、對對對、對不起‥‥金總‥我‥‥」

沒等解釋,金在中便揚手不再理他,逕自的又往海裡走了幾步,隨意的撩了些海水濕潤身體,然後展臂向前一劃,就向著更深的地方游去了。

 

興許是太匆忙的想要擺脫剛剛糾纏他的人,金在中沒有做任何準備活動就游了起來,使得身體有些冰冷與僵硬。游了一段,忽的感覺左腳一陣抽痛,疼得他動都動不了。

左腳抽筋導致身體無法在已經夠不到底的海水裡平衡,一口鹹澀的水灌進口中,使得金在中劇烈的咳嗽起來,感覺身體忽然沉重的想要下落。

「有人溺水啦!!!」海中傳來一陣慌亂的騷動,岸上的人也不禁全都站了起來,關注起海中發生的事故。

同樣,金在中的溺水也嚇壞了岸上的鄭允浩一行人。

「允浩,那邊‥‥」尹璐娜驚恐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見一個矯健的身影迅速的從她面前閃過,衝進了海裡,以驚人的速度向著金在中溺水的方向游去。

 

金在中被人抱住的時候,腦子裡還滿是空白與恐懼。腳上的疼痛感一陣陣傳來,那個忽然靠近的溫暖體溫,讓他想都沒想便一把抓住,接著,就被一下子摟進了懷裡。

「在中!你還好嗎?在中?!」

有焦急的呼喊聲在耳邊迴響,金在中抓住面前人的肩膀,有點不適的抬起頭,卻在下一秒突然的口吃起來。

「呃‥‥允、允浩?!」怎、怎麼會是他?!

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正和鄭允浩緊緊地相貼著,金在中只覺得腦子“嗡”的一聲,瞬間的空白了起來。

「太好了!你沒事!」鄭允浩鬆了一口氣,安心的笑了。他輕輕的為金在中擦去快要流進眼睛裡的海水,全不知他的這一舉動完全石化了瞪大眼睛,張大嘴巴的金在中。

「允、允‥‥允浩呀‥‥我、我我我‥‥」

金在中的舌頭不停的打著結,卻怎麼「我我我」的也說不出下面的話。

「怎麼了?害怕嗎?別怕,我帶你上岸去。」鄭允浩拍拍金在中的頭,露出燦爛的笑臉。他把一隻手從金在中的腋下穿過,另一隻手向前劃起水來。

因為腳上的疼痛,金在中不得不緊緊地摟住鄭允浩的脖子,防止自己滑下去。

 

腳還在一陣一陣的抽痛,臉上卻露出更加複雜的表情。

為什麼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在害羞啊‥‥而且害羞到想要蒸發掉。

金在中的心跳的越來越快,他的身體被鄭允浩攬著,甚至可以聽得清他強而有力的心跳‥‥

鄭允浩的眼睛一直專注的看著前方,摟著金在中的手沒有一絲鬆懈,可這卻急瘋了一直在“變臉”的金在中。

怎麼辦‥‥怎麼辦‥‥

金在中覺得自己的身體在漸漸發熱,他試圖用手在自己與鄭允浩之間撐開一點距離,好不被他發現自己不正常的體溫。而允浩卻以為是自己抓得不夠緊,很怕金在中又沉下去,趕忙把手臂收得更緊,一下子讓他和自己又沒了距離。

「啊‥‥」金在中簡直快要哭出來。

想他金在中遊戲花叢也有幾個年頭了,怎麼碰上這個鄭允浩就立刻手足無措乾著急了呢?!

兩個二十幾歲血氣方剛的大男人,只穿著一條泳褲,下半身在水裡摩擦來‥摩擦去‥‥

金在中想著想著,額頭上都冒出了冷汗。

熱度在身體裡遊竄,漸漸遊到下腹‥‥某個特定的部位正在一點點的覺醒。

金在中啊金在中,平日對女人的那些冷淡勁都哪裡去了‥‥現在憑空對一個大男人發什麼情啊‥你是不是腦子進了海水啊——?!T口T

金在中眯著眼睛扭著眉頭,整個人都慌了起來‥‥

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在一點一點的下滑,金在中心裡也跟著一咯噔一咯噔的,然而當他碰到鄭允浩身上同樣的某個柱狀物體時,他已經完完全全不知道自己的心裡在想些什麼了‥‥

看來,這也不算是自己“一廂情願”呐,正直的男人也正直的“情不自禁”啦‥‥

 

其實金在中心裡是有些偷笑的,只是他在拼命的裝著冷靜。

現在再仔細瞧瞧向岸上游動的鄭允浩,那雙紅的發紫的耳朵已經徹徹底底得把他自己出賣了。

金在中撇撇嘴角,一把摟緊了鄭允浩的脖子,身體相互緊貼著。在確定了鄭某人身下的反應後,金在中立馬換上了一臉無辜的表情。

「呃‥‥允浩啊‥‥你‥‥」聲音不大,卻足以清清楚楚的溜進鄭允浩的耳朵。

聽見金在中的話,鄭允浩的動作停了下來。他整個人僵在那裡,原本就紅的發燙的耳根已經蔓延到了整個脖子。

「那個‥‥在中啊‥‥我‥我我‥‥」鄭允浩支支吾吾的回過頭,一眼就看到了金在中一臉無害的表情,罪惡感頓時油然而生,摟著他的手一下子害羞的抽了回去,「在中啊‥‥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剛剛‥‥」

「啊——!」還沒等鄭允浩說完,失去支撐的金在中就掙扎著叫出聲來,沉進水裡。

「在中!!!」這下鄭允浩是真的慌了,剛剛身體裡的燥熱感瞬間就沒了,只知道一個猛子紮進水裡,摸索著將沉下去的金在中拉出了水面,「在中!在中!!」

鄭允浩內疚的很,他拼命的喊著金在中的名字,拍著他的臉,卻只見懷裡的人閉著眼睛沒有絲毫的反應。

鄭允浩急了,趕忙一手將金在中摟緊,奮力的向岸上遊去。

 

好不容易上了岸,鄭允浩顧不得自己的一頭大汗,右腿跪在地上,左腿膝部彎曲,將金在中的腹部橫放在左膝上,使得他的頭部下垂。

金雅中和尹露娜領著萱兒焦急的守在一旁,看著鄭允浩拼命的按壓著金在中的背部,想讓他把口腔、呼吸道以及胃裡的水都吐出來。

「在中!在中你醒醒!!」

「哥你醒醒啊!你醒醒啊!!」

「金先生!金先生!!」

「金叔叔你不要死啊!嗚嗚嗚嗚‥‥」

守在一旁的人都慌張的喊著,可金在中趴在鄭允浩的腿上還是沒有反應。

鄭允浩的眉頭皺的緊緊的,他將身旁的人疏散了一下,然後將金在中平放在沙灘上,仰面朝天。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鄭允浩就深深地吸了口氣,用自己的嘴唇將金在中泛著鹽沫的嘴唇覆蓋。

鄭允浩將金在中薄薄的嘴唇納入口中,不留一絲空隙。

他一隻手捏著在中的鼻子,另一隻手壓住他的胸口,小心的將自己口中的氣息傳入金在中的體內。

鄭允浩一下一下的吹著氣,然而按在金在中胸口上的手卻沒有感覺到絲毫的起伏。

鄭允浩抬起頭,平順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望著尚未清醒的金在中咬了咬牙,顧不得周圍人投來的驚訝眼光,又一次覆蓋了他的嘴唇。

然而這一次,鄭允浩將舌頭都頂進了金在中的口腔。

用舌尖強硬的打開他的牙齒,舌頭撐在牙齒之間,防止它們再次合上。深深地一口氣從齒舌間的空隙傳進金在中的身體,鄭允浩感到那個胸口有了微微的起伏,心中大喜,趕忙又拼命地向裡吹氣。

「咳——咳咳咳‥‥」

金在中感到有水從鼻腔與喉嚨裡湧出來,他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就看到了緊閉雙眼正與他零距離的鄭允浩。

金在中忽然感到自己又要暈過去了‥‥

鄭允浩‥鄭允浩他不光把臉在他面前放大,還、還還還‥‥還吻了他!還還還、還連舌頭都伸進來了!還還還、還往他口中吹氣‥‥

這時,鄭允浩也因聽到了金在中的咳嗽聲而睜開了眼睛。

看到金在中瞪大眼睛傻愣愣的看著自己,鄭允浩高興的一把將金在中摟進了懷裡。

「在中!你終於醒了!你終於醒了!!」

金在中聽著鄭允浩興奮的喊聲,心裡竟不禁有一絲喜悅,儘管他還不清楚眼前的狀況,可鄭允浩的懷抱太溫暖,讓他不願意輕易地放開‥‥

 

 

「哥‥‥我還真是第一次看到你那麼狼狽‥‥」驚天動地的溺水事件總算過去,金雅中丟給金在中一條乾淨的毛巾讓他擦頭髮。

「我是人,又不是神‥‥這次是不小心而已。」金在中略帶不滿的接過毛巾,咬著嘴唇擦頭髮。

「是是是‥‥你這一個不小心,可真把人家鄭先生害慘了‥‥」

「‥‥」金在中不知怎麼,一提到鄭允浩,他就半天嘣不出個字來。

他悄悄的扭過頭,看了看不遠處的鄭允浩。右膝被沙子磨破了皮,妻子正在為他一點點的上著藥。

金在中心裡一陣酸澀,他把毛巾丟回給金雅中,自己則向鄭允浩跑了過去。

「允浩‥‥」金在中站在鄭允浩面前一臉的內疚,卻不知該怎麼說下去。

「在中。」鄭允浩安穩的聲音傳來,金在中抬起頭對上一雙溫柔的細長眼睛,溫情的話語濕潤了他的心田,他終於開始承認,他心裡那座多年的冰山已經開始漸漸融化了‥‥

「在中,不用在意,你沒事就好了‥‥」

 

 

№.4●不見不散

BGM:《Every time i close my eyes》Babyface

 

偌大的辦公室裡,金在中正一個人握著電話站在明亮的落地窗前。

啊xi‥‥金在中你緊張個屁啊!又不是第一次給他打電話‥‥

金在中不停地變化著表情,糾結又苦惱的樣子與寧靜明亮的空間完全不搭調。他深吸一口氣,看了看手機上那個熟悉的名字。

確定‥退出‥確定‥退出‥‥

來來回回幾十次,卻還是沒有勇氣打出去。

「這樣無緣無故的請他吃飯,會不會讓他覺得很奇怪啊‥‥」金在中一個人自言自語,苦惱的揉了揉額前的頭髮,左手小指上的鉑金尾戒閃爍著奇妙的光。

金在中放下手,五指攤開擺在自己面前,『First Kiss』的精工字樣,細膩的鐫刻在指環上。

我金在中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婆婆媽媽了?!不就是個電話嗎!管他會不會同意,先打了再說!

金在中摸了摸小指上的尾戒,心一橫,便按下了通話鍵。

嘟——嘟——

金在中聽著電話裡的等待音,心裡一陣慌亂,握著電話的手心也一點一點的滲出汗來。

(喂?)這時,電話忽然接通了,裡面那個沉穩的溫和語調立刻就讓金在中的心狂跳起來。

「呃‥‥」

講話啊!金在中你倒是講話啊!

金在中心裡不停的喊著,可話到嘴邊,卻又不知道要怎麼開口。

(呵呵,是在中吧。)

金在中「呃‥‥」了半天也沒說出話,反倒是鄭允浩先開了口。

「嗯?啊‥‥是、是我‥‥哎?!你怎麼知道是我?!」

(呵呵,之前你給我打過電話,謝我救你啊。那次以後,我就把你的號碼存上了。)

電話一頭,是鄭允浩溫和爽朗的聲音。聽到允浩存了自己的號碼,金在中不禁心頭一暖。

「嘿嘿,嗯‥‥允浩啊‥你‥‥」

(嗯?怎麼了?)

「那個‥‥」金在中握著電話,感到自己的汗水都流下來了。

(怎麼了?在中,有什麼事就跟我說呀)

聽到鄭允浩溫柔的話語,金在中不禁深呼吸,閉上眼睛,一口氣說了出來。

「你、你你你、你晚上有時間嗎?我想請你吃飯!沒什麼別的意思!只是想謝謝你上次救我!你不要想太多啊!我是個很正常的人!我知道這樣說話很奇怪!可你還是不要誤會我!我、我我我‥‥」

(好呀~)

「哎?!」

金在中猛地睜開眼睛,張大了嘴巴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什麼。

他本想為自己解釋解釋,自己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只是想請他吃頓飯而已,好讓自己的動機看起來單純一些。可沒想到,還沒等他說完,鄭允浩就一口答應了,就那麼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反倒是讓金在中嚇了一跳。

(我們約在哪見?我今天訓練到五點,我們五點半見行嗎?)

鄭允浩似乎沒有察覺金在中的一樣,反倒是很溫和的與他商量著。

「不、不不不!我開車,我去接你吧!」金在中已經完全想像不到自己此時的表情,那個開懷的樣子,早就足以融化三座冰山了。

(好啊,那我等你,不見不散。)

「嗯!五點見!不、不見不散!」金在中高興的回答著,他已經能想像到鄭允浩溫柔的對他微笑的樣子。

掛掉電話,金在中撫摸過小指上的尾戒,淘氣的笑了。

明亮的窗外,太陽很美好。

 

因為夏天的關係,幼稚園也放了假,這就使得金在中沒了見鄭允浩的機會。

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憋悶,在辦公室裡坐了三天,金在中實在憋不住了,就從妹妹那連哄帶騙的弄來了鄭萱兒的家庭資料。

果然,父親一欄裡還真的填了鄭允浩的各種檔案。

金在中迅速的記下了幾項,又偷偷的把鄭允浩的電話號碼輸進了手機。

回憶起第一次給鄭允浩打電話的情景,金在中不禁罵自己把男人的臉都丟光了。

不光說話毫無邏輯,還一直口吃‥‥

他金在中堂堂金氏總裁,冰山冷酷男,千人敬佩,萬人敬仰,怎麼碰上個鄭允浩就跟冰山撞太陽似的,瀑布緊張瀑布汗‥‥= =|||

 

鈴——

辦公室裡的內線響起,金在中換上工作時慣有的冰山表情,回到辦公桌旁接了電話。

「什麼事?」

(總裁,朴總監他‥‥)

砰——

還沒等秘書報告完畢,金在中辦公室的門就被人一腳踢開。

「在中啊!你太有才了!你設計的那款『First Kiss』系列上了《Begin》雜誌的經典大賞第一位!」朴有天風風火火的闖進金在中的辦公室,手裡拿著一本厚厚的流行雜誌,在金在中面前興奮的左晃右晃。

金在中看了看雜誌的封面,上面印著的『First Kiss』鉑金指環圖片被放大了好幾倍,『Legond』的名字清楚地綴在上面。

金在中的臉上泛起一陣幸福的紅潤,然而在朴有天面前,卻依然保持著那張冰山臉。他隨手拿過雜誌丟在桌上,然後靠在椅子上鄙視面前的人。

「朴有天‥‥我覺得我很有必要去動物園訂一個籠子。」金在中不冷不熱的說。

「咦?為什麼?」朴有天絲毫不在意金在中的反應,反倒是一臉天真的詢問。

「因為‥‥我們公司的設計總監是一隻還沒進化好的猴子。」金在中說完就站起身,完全無視掉朴有天抽搐的嘴角,直接提起他的衣領,將人踢出了辦公室,然後狠狠的鎖上了門。

「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金在中鬱悶的搖搖頭。可轉過身,看著桌上的雜誌,卻露出了小孩子般的天真笑容。

他趕忙跑到桌旁,拿起雜誌翻看。

 

【『First Kiss』鉑金指環系列,由『Legond』公司出品,且此系列是由該公司現任總裁即金氏大少爺金在中親自設計。

此系列樣式獨特,運用流暢的兩條弧線錯位相交,似兩片薄唇相揉一般,唯美的契合了此系列的主題。向心處還刻有華美的『First Kiss』字樣,使得原本就很獨特的設計更多了幾分紀念價值。

據瞭解,此系列是金氏帝王金在中22歲的紀念之作,故『Legond』公司只發行了22枚限量版,且每版上都刻有羅馬序號,因此,得到此系列的任何一款,都可以說是世上獨一無二、僅此一件的珍貴紀念‥‥】

 

看到這,金在中便微笑著合上雜誌放到一邊,沒有再看剩下的評價。

他又走到大落地窗前,舉起左手擺在面前,陽光從指縫間傳來,左手小指上的鉑金尾戒閃爍著柔和的光芒。

算是自己的一種私心吧‥‥

實際上,『First Kiss』系列共有23枚,那款標有22號的尾戒金在中做了兩個,一個對外銷售,一個被自己留下了‥‥

「不知道是那個丟人的傢伙和我一樣,22歲才有First Kiss啊‥‥哈哈‥‥」金在中閉上眼睛,回味的笑容蕩漾。

即使是“遊戲花叢”的金在中,卻也沒有真的動情吻過。

跟金在中發生過關係的女人數都數不清,可即使是在床上,金在中也從來不會去吻她們的嘴唇。

那像一個神聖的禁地,似一種信仰,讓金在中覺得自己還有一個地方是沒有被社會所污染的。

所以,當他躺在沙灘上睜開眼睛,感受到鄭允浩口腔裡的溫熱時,著實的嚇了他一跳,然而接下來卻立刻被那種溫暖流淌在身體裡感覺所吸附。

即使那只是一個人工呼吸,可金在中覺得自己嘗到了鄭允浩濕滑的舌頭,所以他舔舔嘴唇,把它當成了自己二十二年來的第一吻‥‥

 

 

游泳館裡回蕩著陣陣水聲,最旁邊的兩條泳道裡,兩個修長的身影正一前一後的奮力向前。

一個男子最先觸碰到了牆壁,隨後的男孩不久也到達了終點。男孩摘下泳鏡,甩了甩頭髮上的水珠,氣息有些喘。

「允浩哥就是允浩哥啊‥‥我拼了全力還被你落下那麼一大截‥‥」

「傻小子,隊裡的新人有你這種速度的,也沒幾個。」鄭允浩摘下白色的泳鏡,拍拍男孩的肩膀,露出一臉和善的笑容。

「那可不行!」男孩認真的看著鄭允浩,一字一句的說道,「我的目標,可是要讓游泳界的金牌榜上佈滿我沈昌珉的名字!」

「有志氣。」鄭允浩看著動力十足的沈昌珉,不禁誇讚的豎起大拇指。

「可要達到這個目標,首先就要先贏得了你這個國家隊的第一神將鄭允浩啊‥‥」沈昌珉一臉不服氣的看著對他咯咯笑的鄭允浩,剛剛的小比賽讓他又一次清楚的看到了自己與允浩的差距。

「可以啊,只要你需要,我隨時可以給你當陪練。」鄭允浩抹了抹流至下顎的水,兩手撐在池邊的瓷磚上,「不過,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哎?!」沈昌珉傻愣愣的看著鄭允浩雙手一撐就上了岸,丟他一人在游泳池裡當人體泡沫。

 

更衣室裡,沈昌珉還在喋喋不休的抱怨。

「浩哥,你幹嘛走的那麼早啊?還不到五點呢‥你再陪我練一下嘛‥‥」

「今天不行,我有約。」鄭允浩簡單的繫了繫襯衫的紐扣,套上腕表,順便看了看時間。

4:30

嗯,要提前點到,不能讓在中等。

鄭允浩看著表,計畫般的點點頭。

「有約?!誰啊?哦!!!你是不是看嫂子帶萱兒回娘家就沒人管你了?!說!你要跟誰鬼混去?!」沈昌珉眯著眼睛,一臉“被我發現了”的詭異表情。

「有能讓我鬼混的鬼嗎。」鄭允浩頭都沒有抬,只是簡單的丟下一句,但那語氣明顯是陳述句而不是反問句。

「呃‥‥」沈昌珉用眼角瞅了瞅彎腰穿鞋的鄭允浩,撇了撇嘴,說不出半句話。

確實啊‥‥認識允浩哥這麼多年,“好男人”、“好丈夫”、“好爸爸”的稱號都被他佔盡了。

聽說是剛過18歲就結了婚,孩子好像也是結婚前就懷上的,聽隊裡的前輩說,允浩哥似乎是為了孩子結的婚,可結婚以後也從來沒見過他沾花惹草。

泳隊裡也不是沒有女人,可偏偏允浩哥還長了一張電影明星一樣的臉,再加上那大太陽一般的笑容,管他是男是女,碰上允浩哥,心裡都要小小的悸動一下‥‥向他示愛的女人多的是,有隊友,也有FANS,可這個大男人就是心甘情願的回家買菜陪孩子看老婆做飯。而且這游泳隊的訓練是男女分開的,每次練習結束了,一群大男人聚在一起就想著怎麼快活,可他鄭允浩卻從來都是笑著推辭,問他原因,竟然是要去幼稚園接他4歲的女兒放學‥‥= =|||

 

想到這,沈昌珉立刻強迫自己不要再想這沒完沒了的結果。

他看著鄭允浩直起腰,脖子上的項鍊掉了出來。

「咦?啊~好漂亮~~~」沈昌珉像兔子一樣蹦到鄭允浩面前,盯著他胸前的東西仔細研究。

可那似乎‥‥不是掛墜,而是個戒指?!

「哦,只是個普通的項鍊而已啊。」鄭允浩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胸口,把項鍊放到襯衫裡。

沈昌珉一臉疑惑的看著鄭允浩精緻的側臉,直到他跟自己說了「拜拜」後離開更衣室。

允浩哥‥‥剛剛應該不知道自己在笑吧‥‥

而且笑的‥‥有點害羞‥有點幸福‥‥

 

游泳館大門口。

鄭允浩背著背包走出來,四下望瞭望,想要找個明顯的地方,好讓在中一來就能看到他。可還沒站穩,就看到正對著的大門口停了一輛黑色的法拉利。

金在中穿著淡紫色的條紋襯衫靠在車門上淡淡的抽著菸,夏夜的暖風輕輕的吹著他微長的頭髮。

沒想到鄭允浩會出來的這麼早,金在中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只是愣愣的看著鄭允浩,忘記了手指間的菸草味道‥‥

有些慌張的丟了菸蒂,金在中直起身,將雙手插進褲袋裡。可還沒等他走過去,就感覺到鄭允浩溫熱的男性氣息已經靠近了自己。

「還以為我到的會比較早呢,沒想到在中更早。」鄭允浩輕輕的笑,一隻手拍在了金在中的肩膀上。

「呃‥‥我、我我我‥我請你,總不能讓你等、等我吧‥‥」金在中的話說的還是斷斷續續,緊張的樣子讓人完全無法與剛才那個瀟灑的身影聯想在一起。

金在中儘量讓自己看起來輕鬆一些,他可不想被鄭允浩發現,其實自己不到四點就已經翹班在這裡等他了。可鄭允浩似乎像發現了什麼似的,一個勁的盯著緊張的金在中,嗤嗤的笑。

這樣的鄭允浩讓金在中更加的緊張,他急急的背過身去打開車門,不去看鄭允浩的眼睛。

「上、上車吧,吃、吃飯去‥‥」

「好呀~」鄭允浩依然溫和的笑著,繞過車前,開了車門就坐進了副駕駛的位置。

 

一路上,金在中發現自己完全無法集中精神開車,他感到自己所有的神經都集中在了身體的右邊。他雙手緊緊地抓著方向盤,想要平復自己的緊張感,卻又忍不住用眼角去瞄看身邊的男人。

反倒是鄭允浩沒有什麼不尋常的反應,他安靜的看著車窗外的景色向後倒退,然後透過反光鏡裡看到了用餘光望著自己的金在中。那一臉偷偷的表情,讓鄭允浩露出了好看的笑容。

他忽然的轉過頭,金在中沒有準備的嚇了一跳,偷看被發現,惹得他漲紅了一張臉。這下,鄭允浩的笑容更燦爛了。

「怎麼換了車?之前明明是寶馬的。」當做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鄭允浩依然輕鬆的和金在中說著話。

「嗯?哦‥‥那輛車被人借走了‥‥」金在中也試著讓自己與鄭允浩用同樣輕鬆的語氣交談,可一想到自己的寶馬,金在中不禁一肚子火。

前幾天,朴有天那個淫魔不知廉恥的跟他那個神神秘秘的小情人搞車震,弄的車子裡一片渾濁,最後只能把車子送去洗。

明明連車子都沒了,卻還不忘接小情人下班。沒車開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親愛的”在中。

一腳踢開辦公室的門,抓了金在中桌上的車鑰匙,只丟下一句「在中啊,我知道你對我好~」就一溜煙的逃走了。

想到這,金在中簡直氣得牙都癢癢。

朴有天‥‥你這只假裝紳士的猴子!

「呃‥‥在中啊,你要開去哪裡?」

「嗯?」聽到鄭允浩的說話聲,金在中才趕忙從對朴有天的憤恨中清醒過來。再一看眼前,車子早已開出了目的地好幾米。

「怎麼了?」鄭允浩有些發蒙,金在中轉轉頭,就看到鄭允浩的一臉困惑。

「呃‥‥不好意思‥剛剛走神了‥‥」金在中紅著臉把車倒回去,一邊轉方向盤一邊繼續在心裡咒駡著罪魁禍首朴有天。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