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真真假假

BGM:《這該死的愛》張靚影

 

夜晚的街道只有昏黃的路燈發出微弱的光。

金在中的車緩緩的在鄭允浩的公寓樓下停靠。

一路上,鄭允浩依然安靜的望著窗外,偶爾轉過頭來對金在中微笑。

只有金在中,苦澀著一張臉,一聲不響。

心裡亂糟糟的。

 

一頓簡單的晚飯,聽了鄭允浩藏在心中的秘密,知道他與那所謂的妻子之間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有一種竊喜偷偷跑進心裡,然而只有一瞬間,又被悲傷取代。

允浩‥你現在該是以怎樣的心情在活著呢‥‥

金在中搖搖頭,停好了車,打開門走了下來。

「我就住這裡。」鄭允浩站在公寓樓下,微笑著指了指一間沒有亮燈的窗子,「在中,後天我有比賽,你要不要來看?」

「嗯?啊‥‥好啊。」金在中輕輕的應著,卻想不出接下來要說的話。

「嗯~在中啊,不早了,早點回去休息吧。」鄭允浩拍了拍金在中的肩膀,對著他溫柔的笑笑。

金在中輕輕的點了點頭,卻依然站在原地邁不動腳步。

鄭允浩彎下腰去看了看金在中悶悶的臉,不禁壞壞的捏了捏他微紅的臉頰。

「都是我不好,講了那麼多無聊又傷感的話給你聽,影響了你的情緒‥‥哎?!」

還沒等鄭允浩說完,金在中就突然一把將他抱住,緊緊的,緊緊的‥‥嘴唇停在他耳邊小聲的說著話。

「為什麼我覺得你好難過‥‥我不會安慰人,或許現在你也已經不需要什麼安慰了‥‥可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做,就當是我一時錯亂吧‥‥」金在中說完,就一把推開了鄭允浩,頭也不回的鑽進車裡,迅速的離開。

看著那輛車漸漸消失在夜幕裡,鄭允浩一個人空空的站在原地,他將手從口袋裡拿出來放在了胸口上。

在中,誰說你不會安慰人呢‥‥

原本很痛的這裡‥‥或許因為剛才的你,已經沒有那麼痛了‥‥

 

夜深的時候,金在中才獨自一人回到了他的私人公寓。

什麼時候開始,他的腦中已經開始常常出現鄭允浩那張溫柔的笑臉了。

回想起這兩天發生的種種,清晨起床的時候,鄭允浩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好像還縈繞在房間裡。

金在中安靜的坐在床上,拿出手機想要給鄭允浩打個電話。

很晚了,他有沒有睡呢‥‥

而此時,金在中只想要聽聽鄭允浩的聲音,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撥出了電話。

【您好,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Sorry,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is power off‥‥】

睡了啊‥‥

金在中的心裡不禁有些失落。

金在中,你完了,你還真的愛上那個‥鄭允浩了‥‥

 

第二天一早,金在中前腳邁進辦公室,後腳朴有天就闖了進來,兩句話沒說便丟給他一個信封。

金在中看著朴有天一臉凝重,便滿心疑惑的拿出了信封裡的東西,只看了一眼,便緊鎖了眉頭。

信封裡是他昨夜與鄭允浩相擁的照片,另附著一張簡短的字條:

 

『金少,不知我們是要在沈氏裡吃早餐呢,還是要在雜誌社裡喝下午茶呢?

                                                                   ——沈某隨時恭候您的大駕。』

 

此時,金在中的臉上早已滿佈陰沉,然而朴有天的反應卻比他更加強烈。

嘭——

朴有天雙手摁在桌子上,眼裡滿是憤怒。

「在中,我並不是想刻意的去針對你那位游泳朋友,但是作為旁觀者,為了你,為了金氏,我真的希望你小心一點那個人!!!」

朴有天的聲音幾乎是在吼的,他緊緊的盯著金在中,似乎是在警告他快些從愛情的迷失裡走出來。然而金在中聽著朴有天的吼聲始終沒有說話,他只是安靜的拿出手機,撥了鄭允浩的電話號碼。

【您好,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Sorry,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is power off‥‥】

‥‥‥

金在中放下電話,站起身捏了捏鼻樑。

「有天,去準備車,我們有必要去沈氏走一趟了。」

允浩,我想要相信你。

我不想真的把你變成那個需要我去小心防範的人‥‥

 

到達沈氏的時候,沈氏總裁早已一臉奸笑的坐在辦公室裡恭候多時了。

「喲~金少大駕,真是讓我們沈氏蓬蓽生輝啊~」沈老頭假惺惺的走上前來與金在中擁抱,卻被他一把拍掉了抬起來的手。

「沈總想找在中,一個電話在中保證光臨,又何必這麼興師動眾?!」金在中說著,從口袋裡掏出那個信封,狠狠的摔在了沈老頭的面前。

「金少何必生氣呢,沈某不過是想請金少來舍下坐坐,順便幫個小忙而已。只要金少爺一句話,大家都好過,是不是?」

「我!」在中剛想再說什麼,卻被朴有天制止。

「沈總,融資的事我們總裁會考慮的,過幾日給您答覆可否?」朴有天面無表情的擋在金在中面前,將事情攔下。

「好說好說~那沈某就期待金少的好消息了。」沈老頭一臉諂媚的笑容,激的金在中握起了拳頭。

「那好,我們還有事,就先告辭了。」朴有天說完就拉著金在中往外走。金在中任有天拖著他,聲音裡透出一絲冰冷。

「沈先生,夜路走多了,當心遇到鬼‥‥」

沈老頭倒也不生氣,他慢悠悠的拿過信封,取出裡面的照片來回的看著。

「原以為把女兒送你,金少多少會給些薄面,沒想到原來金少現在喜好這口了?我們允浩真是不錯啊‥‥」

 

朴有天陪著金在中回到金氏,一路上,金在中都沒有說過一句話,朴有天心裡不禁忐忑起來。他左思右想,決定帶在中出去散散心。

「在中啊,不要太擔心了,我們還有時間想辦法。」朴有天走進金在中的辦公室,便瞧見了他一臉的心事重重。

「或許你說的對,我真的被一些事沖昏了頭腦‥‥有天啊,我是真的愛上‥那個鄭允浩了。」金在中的聲音很輕,一切的一切都被朴有天看在眼裡,不禁讓他有些心疼。

「在中啊,別這樣說‥‥這樣吧,今天也別耗在公司裡了。走,我請你吃午飯,順便讓你見見我的寶貝兒。」

朴有天覺得,或許現在的在中需要輕鬆一下吧。過去他一直把自己繃得太緊,以至於碰到愛情的時候那麼措手不及。

 

 

「在中,進來呀~」朴有天掀開清涼的竹簾招呼金在中進門。

進門前,金在中仔仔細細的看了門上的招牌。

『秀醬』。

竟然是一家麵店。

金在中跟著朴有天鬼使神差般的走了進去,此時,正趕上午餐時段,店裡的客人絡繹不絕,日式風格的小店看起來也別有一番風味。

他們找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下,店裡的夥計沒有多注意金在中,反倒是看見朴有天來了,趕忙就喊了起來。

「快去叫老闆!告訴他朴先生來了!」

朴有天微笑著跟幾個店員打了招呼,然後對著金在中眨了眨眼睛。不一會兒,就有一個繫著紅圍裙的年輕人興沖沖的跑了過來。

「有天!你今天來的好早~~~~~~」撲。

「呵呵,今天我老闆心情不好,所以我帶他翹班了~秀,來~我給介紹,這是我老闆兼死黨,金在中。在中,這是我寶貝兒,金俊秀。」朴有天牽過那人的手坐到在中對面,露出一臉寵溺的神色。

「啊!你就是在中哥啊!我總聽有天提起呢!金氏的總裁原來這麼年輕帥氣啊~!」

被叫做俊秀的男孩笑的一臉純真,他望著金在中的眼睛閃亮亮的,不禁讓金在中覺得甚是可愛。

「喂‥喂喂‥‥朴有天,你撿到寶了。」金在中面對這樣的金俊秀露出了一臉驚呆的表情,不禁讓朴有天展樣的翹起了小尾巴。

「秀啊,今天你在中哥心情不好,做點好吃的讓他開心開心吧~」

「好呀好呀~今天你們的麵我親自來做~在中哥你放心吧,我保證你會吃的很開心的~~~」

金俊秀搖晃著小腦袋對金在中露出了一個大大的微笑,然後就招呼店裡的夥計給朴有天與金在中一人上了一杯西瓜汁。

「有天,在中哥,你們先在這裡坐一下,我這就去準備~~~在中哥,喝點甜的東西心情會好很多哦~」一切吩咐好之後,金俊秀便一蹦一跳的向廚房跑去了。

看著金俊秀活潑可愛的背影,金在中十分擔心的轉過頭來看著朴有天,小聲說道。

「喂‥‥朴爺,你這是誘拐未成年,是犯法的‥‥而且還是個男孩。」

「喂‥‥金爺,你眼睛是長在屁股上嗎?!俊秀只比你我小一歲。」朴有天對金在中翻翻白眼,「男的怎麼了?!您金大少爺都能喜歡上鄭允浩,我朴有天就不能喜歡麵店小老闆啊?!」

「‥‥‥」金在中一口氣被朴有天噎在喉嚨裡說不出話來。

「不然你也不想想,你說愛上鄭允浩的時候我怎麼一點都不驚訝?!」朴有天悠哉的喝著西瓜汁,對金在中露出了一臉鄙視的神情。

「我!‥‥」

「好啦好啦,不奚落你了,我們還是談談正事吧。」朴有天看著金在中一臉不爽,趕忙換了話題,「在中,關於那個鄭允浩‥‥你打算怎麼辦?」

「我‥‥」一提到鄭允浩,金在中的心又開始隱隱作痛起來。

「我知道你的心思,也知道你很怕那個鄭允浩真的是沈氏派到你身邊的托兒,可你不能因為喜歡他就無條件相信他!如果他正巧利用你這點怎麼辦?!你‥‥」

「朴有天,你別亂說話!」餐桌前的兩人一同看向聲音的來源,此時,金俊秀正端著兩碗麵站在一旁,臉上看似有些生氣。

「秀,你這是‥‥」

嗡——

剛想詢問,卻正趕上朴有天的手機震動起來,為了掩人耳目,他起身走出餐廳去接電話。

看著朴有天走出去,金俊秀趕忙放下手裡的碗,坐到金在中對面,拉住他的手。

「在中哥,有天剛剛那樣說鄭先生的壞話,你不要在意。」金俊秀認真的望著金在中,一字一句。

「嗯?啊‥‥不會。」金在中看著金俊秀認真的表情,微笑著拍了拍他的手。

「其實‥‥在中哥和鄭先生之間的事,我也有聽有天說過一些,有天畢竟是在中哥的好兄弟,所以他是真的關心你,怕你被傷害,怕金氏受辱,這一點請你一定要相信他。」

金在中聽著金俊秀的話,不禁十分驚訝。

這個男孩子,遠比看上去要成熟許多。

「但是‥‥在中哥,我一直覺得,如果真的愛一個人就應該選擇相信他。或許這樣說,你會覺得我很幼稚,但你並沒有親口詢問過鄭先生吧?與其在這裡苦惱,為什麼不親口問問你愛的人呢?如果他真的與在中哥背道而馳,我想那時候你再做出的決定,一定不會讓任何人失望。」金俊秀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金在中,那張純真的臉讓金在中瞬間找到了方向。

是啊,他一直沒有聯繫上鄭允浩,一直沒親口從他口中得出答案。

想到這,金在中笑了。

剛好這時,朴有天打完電話回來。

「在中,我已經讓手下去查鄭允浩的下落了。剛剛有人打電話來,鄭允浩從昨天晚上就沒有回過家,今天也沒有參加泳隊的訓練,而他的妻子、女兒也都憑空消失了。」

「什麼?!」金在中的臉上露出擔心的神色,他靠在牆壁上想了又想,最終做出了決定,「明天鄭允浩有比賽,他是冠軍候選者,一定會出賽。我要好好問問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有天,吩咐下去,明天全員戒備,找到鄭允浩之後,我們就大大方方的去沈氏走一趟。」

「在、在中?!哦!好的!我這就去辦!」朴有天看著金在中犀利的雙眼,他清楚的感受到,商界的帝王又重新回來了。

「等一下。」

「嗯?!」朴有天剛要走又被金在中叫住。

「在做事之前,我要先嘗嘗你這秀寶貝兒的手藝。」金在中轉過頭去看看金俊秀,兩人相視而笑,好似在確定彼此心中的秘密,只留朴有天一人滿臉的疑惑。

 

開心的飽餐了一頓,金在中和朴有天便打算回公司去。

既然做出了決定,那就有很多事情需要去處理了。

金俊秀將兩人送出店門,站在門口揮手道別。

「俊秀,謝謝你。」金在中站在車門口回頭張望。

「嘿嘿,在中哥,先別謝我啦,我等你的好消息~~~」金俊秀獨特的笑聲回蕩,他站在店門口,穿著紅色的圍裙微笑著跟金在中揮手,直到看著他們的車消失在川流不息的人潮中。

在中哥,祝你好運。

 

 

 

 

 

№.8●面前背後

BGM:《膽小鬼》Buzz

 

今年的世錦賽觀眾依然爆滿,因為早在之前的新聞報導裡就報導過,蟬聯三界世錦賽冠軍的鄭允浩今年還將出席。

金在中之前便早早的包下了VIP門票,原本是與鄭允浩約好會來看他比賽的,然而現在,目的早已不像原來那般單純了。

「喂。」

「在中,韓國隊的準備室門一直關著,進出的人裡也沒有發現鄭允浩的影子。」

「知道了。」金在中掛了朴有天的電話,滿心不安的坐在觀眾席裡。

允浩,你究竟在哪裡‥‥

金在中坐在觀眾席裡一直等,直到運動員都快要入場了,也沒有收到任何關於鄭允浩的消息。

此時的金在中心裡越來越不安,他緊緊的盯著入場運動員,想要尋找鄭允浩的身影。

廣播裡傳來運動員的相關資訊。

一號泳道,韓國代表隊,沈昌珉。

二號泳道,美國代表隊‥‥

三號泳道,‥‥

四號‥‥

五號泳道,韓國代表隊,鄭允浩。

鄭允浩。

鄭允浩‥‥

‥‥‥‥

廣播裡不斷的重複著這個名字,所有的運動員都已經做好準備,站在了跳臺上。唯獨五號泳道的跳臺上空空如也,鄭允浩沒有出現。

金在中愣在觀眾席裡,有些僵硬的拿出電話,在比賽哨音響起的那一刻撥出了朴有天的號碼。

「喂,有天,叫人把車準備好,看來,我們需要提前去沈氏走一趟了。」

 

 

沈氏。

「哈哈哈哈!真不愧是我沈家的兒子!阿明,叫人把少爺的房間收拾好,然後去準備慶功宴,哈哈哈哈哈!」沈氏辦公室裡,沈老頭正對著大螢幕嘖嘖稱讚。

大螢幕裡播放的正是世錦賽的現場實況,比賽剛剛結束,沈昌珉站在冠軍領獎臺,臉上卻沒有一絲喜悅的表情。

沈氏獨子沈昌珉。

當然,商界不知沈氏有沈昌珉這個少爺,游泳界也不知沈昌珉有沈氏這個背景。

沈昌珉熱愛游泳,所以他隱瞞沈氏,隱瞞自己這個少爺的身份。

他憑藉自己的努力進入國家隊,讓父親答應他自己去創造未來。

而沈老頭也欣然接受,因為他心裡始終相信,年少輕狂的孩子,鬧夠了就自然會乖乖的回到他身邊,所以現在,還不如放任他去做些他想做的事。

 

叩叩——

「老闆,鄭允浩帶來了。」這時,有手下人敲了敲門。

「把他帶進來。」沈老頭嘴角一提,揚揚手叫人進了門。

門被打開,鄭允浩一臉憔悴的被兩個人鉗制著左右手走了進來。他的面色有些病態的蒼白,唇邊泛著一層層青色的鬍茬。

他腳步僵硬的走進沈老頭的辦公室,而身後,還跟著一個人,那人的手裡握著一把槍,一絲不離的抵在鄭允浩的後腰上。

「真是不好意思啊,為了沈某的一點點小要求耽誤了鄭先生這麼重要的比賽。」沈老頭假惺惺的走上前來拍了拍鄭允浩的肩膀,強迫他看大螢幕上的頒獎儀式。

 

已經被軟禁在這裡多久了呢‥‥‥

原來比賽都已經結束了。

「放了我的家人。」鄭允浩不去看大螢幕,他頭也不抬,只冷冷的丟給沈老頭一句話。

「放?當然會放~只要鄭先生好好配合,我立刻派人把貴夫人與女兒平安送到府上。」沈老頭倒也不在乎鄭允浩的反應,他逕自轉身回到座位上,「鄭先生也真是辛苦,這邊要顧及妻女,另一邊又要顧及金少這個鉑金情人~」

「我跟金在中只是朋友,並沒有什麼特別的關係。」鄭允浩嘴唇乾裂,連聲音都變得啞啞的。

「哦?」沈老頭撇撇嘴角冷笑一聲,從抽屜裡拿出那張兩人相擁的照片丟在鄭允浩面前。

鄭允浩緊緊地咬著嘴唇,龜裂的部分滲出一條條血絲。

沈老頭狡猾一笑。

「鄭先生,只要你承認了跟金在中的關係,我立刻放你回去,也會讓你們一家團聚。」沈老頭一步步的靠近允浩,「你們都是男人,你這韓國游泳界的神將又何苦因為金氏那種每日泡在不同女人床上的低級總裁而斷送了自己的前途呢?嗯?‥‥」

叩叩——

這時,門外又傳來了敲門聲,有手下來報。

「老闆,金在中來了。」

「哦?來得正好,快快請我們金少進來吧。」沈老頭的臉上露出了志在必得的笑容,他回頭看看鄭允浩,「鄭先生,我相信你是個聰明人‥‥哈哈哈哈——」

沈老頭揮揮手,鄭允浩身旁的兩個手下便放開了禁錮他的手,並給他找了把椅子坐下。

當然,鄭允浩感覺的到。

他背後的那把槍,一直都沒有離開。

 

金在中走進來的時候,一眼便瞥見了坐在一旁的鄭允浩,心裡不禁“咯噔”一聲。

「呦~金少這麼早便來沈某這做客,想必是帶來了好消息吧。」沈老頭懶散的坐到金在中對面,卻發現他的眼睛一直盯著一旁的鄭允浩,不禁勾了勾嘴角。

鄭允浩的頭低低的,長長的劉海垂下來,遮擋了他的眼睛。

「鄭先生,兩天不見,別來無恙吧。」金在中沒有理會沈老頭的話,而是在鄭允浩對面的沙發上坐下。

朴有天站在金在中身後,他伸出手輕拍了一下在中的肩膀,想要安撫一下他的情緒,卻在碰觸到金在中的那一霎那,感覺到他的全身都緊繃在了一起。他的語氣是那樣的平淡與不屑,而身體卻在止不住的顫抖。

「‥‥‥」鄭允浩沒有說話,他靜靜的坐在一旁,劉海遮擋著,讓人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

鄭先生嗎‥‥

在中,你是不是已經對我失望了‥‥

「沈總真是小氣,鄭先生幫您做了這麼大的犧牲,您難道就沒好好獎賞他一下?這人看起來還真是憔悴。」金在中語氣依然玩味,他有一下沒一下的瞟著鄭允浩,眼神裡有說不出的複雜。

「當然當然~我們允浩真是幫了大忙啊,帶著金少這麼個大金庫來。能得到金氏的贊助,我們沈氏真是榮幸至極。」沈老頭笑的一臉皺紋,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

「哦?贊助?誰說要贊助?」金在中淡淡一語,驚了一屋子是人。他不慌不忙的靠在沙發上,拿出口袋裡的香菸,點燃。

沈老頭因金在中突然冒出口的話而僵住了笑容,他一步步的靠近金在中,聲音裡帶了些許威脅。

「金大少,看來我們真的有必要去雜誌社走一趟了。」

「哈哈哈哈!」金在中的臉上沒有一絲不悅的表情,反倒是仰頭大笑起來,「沈總,你是不是忘了?我是金、在、中啊,緋聞這種東西對我構不成威脅。女人玩多了,偶爾換個男人玩玩,就以我這桃色新聞的常客來說,又有多少人會拿去當做一回事?哈哈哈哈哈哈——」

 

鄭允浩。

如果有一天,所有人都知道。

我,金在中,愛上你了。

呵,那是不是就天下大亂了‥‥

 

金在中微眯一隻眼睛看著面前的沈氏總裁,露出了一臉的玩味。

「允浩。」沈老頭沒想到金在中會如此轉變,他緊鎖了眉頭轉過身去看了看一直安靜的鄭允浩。

「呵呵‥‥」鄭允浩微微的抬頭,輕笑一聲。他感到身後的槍已經貼緊了他的背,然而此時,他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有些踉蹌的站起身,鄭允浩看了一眼沙發上冷漠的金在中,嘴角輕輕的翹起,又轉頭看著滿眼憤怒的沈氏總裁。

「沈先生,你都聽到了。對於金總裁來說,我鄭允浩一點用處都沒有,我不過是個連玩都還沒來得及玩的玩物,你抓我做你的賭注,根本就起不了任何作用。這場賭,你輸了。」

「你說什麼?!!!」沈老頭一拍桌子,屋內的人立刻躁動起來。

朴有天很迅速的擋在金在中面前將他防在身後,因為他已經看到有人掏了槍,然而那把槍指的卻是鄭允浩的腦袋。

「呵,沈先生,就算你崩了我,也一樣是輸。」鄭允浩不再去看金在中的眼睛,因為他已經聽見了耳邊的槍上膛的聲音。

「住手!!!」

這時,忽然的吼聲,讓所有人都向著那個聲音的來源望去。

此時,沈昌珉正氣喘吁吁的站在門口。他的手中拿著一張磁片,身後跟著一個女人和一個孩子。

萱兒?璐娜?!!!

「老闆!對不起!我跟少爺說了您有客人在,可少爺就是不聽‥‥呃‥‥」慌慌張張的手下還沒來得及彙報完畢,就被沈昌珉一巴掌推到一旁。

「爸!」沈昌珉一句「爸」讓在場的人都驚了一驚。

「昌珉,回去!」沈老頭的額上冒出了汗珠。

「不!爸!你答應過我的!我把照片給你,你不會傷害允浩哥!可現在呢?!為什麼他連比賽都參加不了?!你還抓了嫂子和萱兒!」沈昌珉舉起手中的磁片,憤怒的看著自己的父親。

「來人啊,還不趕快把少爺領下去!!!」沈老頭急了,他萬萬沒有想到沈昌珉會在這種情況下出現。

「誰敢?!!!」沈昌珉大聲的吼道。幾個手下走上前來,遲遲不敢動手。

一邊是老闆,一邊是少爺,這可怎麼是好‥‥

 

「爸爸——」

就在眾人亂成一團的時候,冷不防的,藏在沈昌珉身後的鄭萱兒突然跑了出來,她害怕極了,看到鄭允浩,就只想著快點藏到爸爸懷裡。

拿槍的手下看到這一幕立刻將槍改變了方向。

這小傢伙兒是沈氏手上的籌碼,是用來威脅鄭允浩的籌碼。既然如此不合作,那還有什麼留著的價值。

「萱兒!別過來!危險!!!」鄭允浩整個人都慌了,他感覺到身後的槍改變了方向,他慌忙的轉過身去想要阻止,卻已經太遲太遲。

砰————

「呃嗯‥‥」有子彈穿透皮肉的聲音,伴隨著一聲悶哼,滿屋都散發出硝煙的味道。

「在、在中?!在中!!!!!」鄭允浩驚呼一聲,朴有天猛地回頭才發現金在中竟不在他身後,視線一偏才看到不遠處的金在中。

此時的他一動不動的倒在地上,懷裡緊緊的抱著驚嚇過度的鄭萱兒,肩膀處被子彈穿透,鮮紅的血液洶湧而出,染紅了雪白的西裝。

與此同時,也有十幾個人忽然闖進。

沒等沈老頭反應過來,身後便已有兩把槍對準了他的腦袋。

此時,沈氏的所有人早已被埋伏在門外的金氏保鏢制住,一人身後一把槍,完全的動彈不得。

而鄭允浩卻顧不得這些,他發瘋一樣的衝到金在中身邊,慌亂的按住他的傷口拼命喊。

「救護車!!!救護車!!!快叫救護車!!!!!!!!!!!!」

沒有人見過如此慌了神的鄭允浩,朴有天被鄭允浩的吼聲從恍惚中驚醒,他趕忙拿出手機叫了救護車。

「允‥‥允浩‥‥」躺在鄭允浩懷裡的金在中虛弱的睜開眼睛,他看著面前那張慌亂的臉,輕輕的笑了,「鄭‥允浩‥‥我知道‥你一定有苦衷‥‥」

金在中感到有點點水滴滴在他臉上,剛強如鄭允浩,而此時的他,卻真真切切的紅了眼睛。

 

朴有天叫了救護車,然後報了警。

他讓手下照看好鄭家母女,然後一步步走到沈老頭面前。

「沈先生,在員警到來之前,就麻煩您這樣堅持一下了。」他拿過沈昌珉手上的磁片一掰兩半,丟在沈老頭面前,「沈總,金氏,不是白吃飯的。」

 

兩分鐘以後,救護車和警車同時出現在沈氏樓下。

朴有天叫所有手下收了手,然後看著沈氏的一群人被警車帶走。

救護人員將金在中抬到擔架上,鄭允浩一步不離的跟著,直到救護人員要將金在中抬到救護車裡。

「在中‥‥在中‥‥我怎麼值得你這麼做‥‥」鄭允浩的淚水停不下來,他握著金在中的手,好似一鬆開就不見了。

擔架上的金在中整個人都漸漸失去了血色,他用剩下的一點點力氣回握了鄭允浩的手,然後艱難的擠出一個苦笑。

「你‥這個‥白癡‥‥誰讓‥我他媽真的‥愛上你了‥‥」

金在中的話輕的不能再輕,卻一個字一個字深深的刻在了鄭允浩的腦子裡。

 

救護車開走了。

他的手懸在半空,上面還殘留著金在中微弱的體溫。

鄭允浩看著救護車漸漸消失在眼前,卻雙腳站在原地,一步都移動不開‥‥‥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