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得得失失

 

到達仁川機場的時候,鄭允浩和金在中很默契的相視一笑,便拎著行李,向兩個不同的方向走去了。

「嗨,歡迎我們金大少爺度蜜月歸來~」朴有天站在VIP出口,張開雙臂準備給剛剛歸來的金在中一個熱切的擁抱。

「少來。」金在中一把打下朴有天的賊手,搭過他的肩膀,把嘴巴湊到他耳邊,遠看一片曖昧,近聽卻讓人四肢發顫,「老朴,你這麼為老子的性福著想,哥哥我是不是應該好好犒勞犒勞你,嗯?DVD的內容很豐富啊‥‥」

感覺自己快要小命不保,朴有天趕忙換上一臉憨笑打斷在中的翻舊賬。

「哪裡哪裡‥‥總裁的幸福,就是我們的幸福‥‥呃‥在中哥,俊秀急著叫我過去,我先走一步了啊,車子在外面停好了,您老回家好好休息下,睡個十天半個月的,公司的事有小弟頂著你就放心休息吧啊,如果睡不著可以找鄭允浩回味一下夏威夷之行什麼的,不用太惦記小弟我呃,那個,我先走了啊,拜拜拜拜‥‥」朴有天像機關槍一樣劈裡啪啦的說了一大堆用來搪塞在中的話,然後腳底下抹油,溜之大吉。

「朴有天,你給老子回來!」金在中站在原地,一手的護照被捏的變了形。

拜朴有天的那些GV所賜,昨晚酒會過後,鄭允浩借著晚上的情話把金在中壓在床上大做特做了個夠,說是最後一晚的紀念。

在累倒之前,金在中還孜孜不倦的撐著快要合上的眼皮充滿困惑的問鄭允浩,你你你‥你這些都是從哪學來的‥‥

鄭允浩一臉單純樣,抱著在中往浴室移動,中途指了指客廳茶几上落成一摞的DVD。

「喏,視頻教學。」

「呃‥‥你‥你你你‥‥你都看了?」

「嗯,每一張都有新的內容值得我學習。」

鄭允浩依然一臉無害的模樣,看的金在中嘴角抽搐。

媽的,朴有天你給我等著‥‥上次隨便挑了一張是GV也就算了,你他娘的竟然給老子帶的所有DVD都是GV‥‥

金在中咬牙切齒的捏著護照憤憤的回想著走出機場,在門口的時候四下張望了一下。

鄭允浩,是不是已經在回家的路上了。

 

 

「爸爸~~~~~~~~」鄭允浩一出接機口,就看到被媽媽抱在懷裡的鄭萱兒正拼命的向他揮舞著小手。

「小美人兒~爸爸回來嘍~」鄭允浩從妻子手裡接過孩子,捏捏女兒的小臉蛋,轉頭看向對面的女人,「璐娜,我回來了。」

「允浩,辛苦了。」尹璐娜微笑著點點頭,她似乎有些瘦了,柔和的面容上略顯疲倦。

「別這麼說,我不在的這段時間,家裡都是你一個人在照顧,應該是辛苦你了才是。」

尹璐娜微笑著搖搖頭,溫柔的挽過男人的胳膊,「回家吧。」

話語輕輕的,允浩也點點頭,親了親女兒的臉蛋,一家三口便出了機場的大門。

 

第二天一早,鄭允浩就早早的起床,準備去泳隊報導。

「允浩,晚上早點回來。」尹璐娜站在門口為允浩整理了衣角,「我‥有話跟你說。」

「怎麼了?」鄭允浩捋了捋璐娜垂下的碎髮,低下頭看了看她有些疲倦的面容,「不舒服嗎?」

「沒‥‥」尹璐娜搖了搖頭,勉強對允浩笑笑,「快走吧,第一天報到,別讓教練等急了。」

鄭允浩想了想也想不出個所以然,只好點點頭,答應了璐娜,晚上會早點回家。

允浩走了之後,尹璐娜便按部就班的把萱兒送到了幼稚園,與雅中老師寒暄了幾句便離開了。可這次,她沒有像平常一樣回家,而是轉身去了另外一個地方。

 

「總裁,有人找。」

金在中辦公室的內線響起,他隨手摁下了免提。

「誰?」

「是為姓尹的女士,她說她叫尹璐娜。」

哦?金在中顯然對這位突如其來的客人感到了大大的驚訝。他想了想,便收起了手上的設計圖,坐直了身子。

「請她進來吧。」

「好的。」

 

沒過多久,總裁辦公室的門就被輕輕的敲響,接著,秘書便帶著尹璐娜走了進來。

「鄭太太。」在中揮揮手,示意秘書先出去,自己則整了整西裝迎上前,「歡迎,請坐。」

「謝謝。」尹璐娜對在中微微欠身,然後在一旁的沙發上坐下,「金先生,我有些話想跟你說。」

「但說無妨。」金在中泡了兩杯咖啡放在茶几上,然後坐到了璐娜的身邊。

「金先生你‥‥」

「叫在中吧。」金在中微微一笑,語氣平和,拿起茶几上的咖啡,淡淡的喝著。

對於這位"鄭太太",金在中一直都有著不錯的印象,而且在金在中心裡,允浩的家人,他也很想把他們當做家人對待。

「好,在中‥‥」尹璐娜輕嘆口氣,「我‥知道你和允浩的事。」

在中手上的咖啡杯停頓了一下,卻也僅僅只是停頓了一下。「然後呢?」金在中不慌不忙的放下咖啡杯,保持著他的紳士微笑。

對於金在中的反應,尹璐娜顯然已經猜到了。她將垂下的碎髮掖在耳後,端起桌上的另一杯咖啡。

「我想‥允浩應該也把我們的關係告訴你了吧‥‥」尹璐娜苦笑一下,溫和的將杯子捧在手裡,「或許我這樣做很冒昧,可作為妻子‥不,對於允浩來說,我更像他的親人,也是他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所以,我不希望他受到傷害‥‥」

「既然您這麼說了,那我就稱呼您一聲璐娜姐吧。」聽了尹璐娜的話,金在中不禁輕笑一下,「我讓您覺得不安了嗎?」

「是。」尹璐娜放下手上的杯子,直直的注視著金在中,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定,「允浩‥很單純,他沒有過感情經驗,所以當他愛上一個人的時候,會毫無頭緒的奮不顧身去付出。集訓的事情也是,允浩因為被沈氏軟禁而沒能參加世錦賽,但他為了你又不能跟主教練解釋,教練很生氣,險些讓允浩禁賽,後來允浩的教練為他求了很多情才為允浩爭取了一個緩和的機會,那就是以第一名的成績結束這次的集訓才可以繼續留在國家隊。好在允浩都做到了,這樣在你面前,他就可以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過。所以,在中‥‥」尹璐娜的眼睛有些紅了,她輕輕的轉過身,顫抖的從手袋裡拿出一份文件遞到在中手上,「我希望允浩能快樂,所以,這是我的決定,我只要你回答我一個問題。」

金在中的心從知道真相那一刻起就有些亂了,什麼時候開始,他只記得沉浸在允浩那無限溫柔的微笑裡,而忘記了看他背後的傷痕。

他緩緩的接過璐娜手上的文件,上面清晰的寫著五個字:離婚協議書。

金在中的淡然表情似乎有些掛不住了,他微皺了眉頭,抬眼望瞭望尹璐娜。

「我等著聽您的問題。」用淡淡的語氣隱藏著內心的不安,金在中動了動手指,感覺掌心都有些冒汗了。

「我只想問‥‥」尹璐娜向在中坐近了些,聲音壓低,「你‥對允浩‥‥是不是真的?」

問題一出口,金在中忽然就有些釋懷了,「您覺得呢?」

「在中‥我實話實說,金氏總裁是桃色新聞的常客,這一點眾人皆知‥但我也知道,自從和允浩在一起,你的新聞就少了很多。」

「璐娜姐很關注我啊,呵呵。」金在中重新捧過咖啡喝了一口,心裡早已想好了答案。

「在中,我只能說,允浩的感情,玩不起‥‥所以我希望從你這裡得到確定的答案。如果你是真的愛他,那我就可以心安理得的簽了這份離婚協議書,然後去我做想做的事。」

「璐娜姐,我希望你明白。」金在中放下手上的杯子,直視尹璐娜的眼睛,「允浩,對於我金在中來說,是任何理由,都無法割捨的人。」

 

 

門輕輕關上的時候,金在中如釋重負的躺倒在了沙發上。

允呐,這樣會不會讓你覺得被逼迫的沒有退路了?

金在中輕笑一下,從沙發上坐起來,徑直的走回辦公桌前坐下,從抽屜裡拿出那份還未完成的設計稿,嗤嗤的笑著。

「我們早就沒有退路了,不是嗎?呵呵。」

金在中提起筆,在接下來的時間裡,他將手中的設計圖一點點的完成,然後撥通了內線。

「喂,老朴,來我辦公室,圖OK了。」

金在中一臉笑意的放下電話,起身慢慢的踱到落地窗前。

市中心的車水馬龍籠罩在落日的餘暉裡。

金在中拿出手機,撥通了那個濫記於心的號碼。

「允呐,想你了呢‥‥」

 

 

放下電話的時候,鄭允浩的臉上襯著一臉的溫柔,他隨手將電話塞進褲子口袋,然後拿出櫃子裡的毛巾擦頭髮。

訓練剛剛結束,他洗過澡從淋浴房裡出來,坐在更衣室裡正想給他想了一整天的人打個電話,卻沒想到電話另一頭的人比他快了一步。

回味著在中懶懶的撒嬌語調,鄭允浩的嘴角便彎的更好看了。

「允浩哥?你這就要走了?」昌珉走進更衣室,看到穿戴整齊的鄭允浩,不禁有些驚訝。

「啊,家裡有點事,你璐娜姐要我早點回去。」

「哦。」昌珉輕輕的在允浩身邊坐下,「美國集訓怎麼樣?有沒有碰到對手?」

一提起這個,鄭允浩不禁笑出聲來。

「哈哈,當然有,還是個很難纏的傢伙。」對手+情敵,當然難纏。

「哦?能讓允浩哥覺得難纏的傢伙,那一定不是個普通的人物。」

「確實是個狠角色。」鄭允浩嘴角彎彎的,他伸長手臂拍了拍昌珉的肩膀,「不過不用急,很快就會再碰面的。」

「哦?什麼時候?」

「下個月。」

「奧運會?!」

「當然。」

鄭允浩微笑著打了個響指,溫和的拍了拍昌珉的頭,「小子,努力吧。」說完,便跨上背包出了更衣室。

 

「璐娜,我回來了。」

鄭允浩答應妻子早早的回到家,然而一打開門,便看到堆放在門口,已經收拾整齊的行李。

「允‥允浩?你回來了啊。」尹璐娜有些踉蹌的從房間裡跑出來,手上還拿著允浩未折好的襯衫。她沒有想到允浩會回來的這麼早,「我‥我還有些東西沒收拾好‥‥你先休息下‥‥」尹璐娜有些慌張的想要回去房間將最後的東西收拾好,卻被允浩一把拉住。

「璐娜,你這是要幹什麼?」

允浩已經開口問起,尹璐娜只好停下腳步,回過身不敢看允浩的眼睛。

「允浩‥‥」尹璐娜輕輕的拿掉允浩拉著自己的手,「過來坐吧。」她放下手上的衣服,將允浩帶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下,然後取來了兩份材料,先將其中的一份交到了允浩手上。

「你要去巴黎?!」鄭允浩接過尹璐娜手上的材料看了看,不禁困惑的皺起了眉頭。

「嗯。今天叫你早點回來,就是想和你說這件事。」尹璐娜的手裡攥著另一份材料,她的聲音有些發抖,「允浩,我已經26歲了,我22歲的時候嫁給你,做了你的妻子,然後我們一起撫養萱兒‥‥可有些夢想我捨棄了,總覺得會後悔一輩子。以前放棄了,是為了我們的家,可現在,你已經有了愛人‥‥所以,我想現在我可以毫無牽掛的離開了。」

「璐娜,我說過我不會因為我自己的原因而捨棄你和萱兒的。我‥‥」鄭允浩還想說些什麼,卻被尹璐娜止住。

「允浩,我已經聯繫好了巴黎那邊的學校,我想去讀服裝設計。最起碼,在我還沒到30歲的時候,還想趁著年輕,去做些我想做的事,所以‥‥」尹璐娜將那份被自己捏在手中快要變形的檔顫抖的遞到允浩面前,「我們‥‥離婚吧。」

「璐娜,你在說什麼?!」鄭允浩被尹璐娜這突然的決定所震住。

「我已經決定了。」尹璐娜的眼睛已經泛紅,她輕輕的摟住允浩的脖子,將蒼白的面頰靠在允浩的肩膀上,不讓他看自己的眼淚,「幫我照顧好萱兒,等我畢業了就回來接她‥‥」

鄭允浩的心被觸動了,他清楚的知道,這個決定,已經沒有回轉的餘地。

他輕輕的回抱著那個躲在自己肩膀偷偷哭泣的堅強女子,聲音軟了下來。

「什麼時候走?」

「明天早上的飛機。」

「真的要走?」

「允浩,在中先生‥會是個很好的愛人‥‥」

「傻瓜‥‥我知道的。」

「所以,你要幸福的‥‥」

「嗯,你放心。」

「就算不作為妻子,你也要把我當成你最重要的姐姐‥‥我們永遠是一家人‥‥」

「那當然了,你和萱兒是我唯一的親人‥‥」

「嗯‥‥所以我希望你幸福‥‥」

「嗯,我們都要幸福‥‥」

 

愛上鄭允浩的時候,尹璐娜從沒有覺得慌張過,她並不是背叛了允浩的哥哥,而是作為一個女人,她為這個曾為她捨棄一切的男人心動著。她曾以為,鄭允浩就像她的塔,為她減少了一切的傷害,然而金在中出現的時候,她才發現,自己不是那個住在塔里的人。

鄭允浩,永遠只是她的避風港而已。

風停了,便要離開了。

不過尹璐娜並不後悔,她永遠都不會告訴鄭允浩自己愛他了,因為比起愛人,她寧願守著這個秘密做他一輩子的家人。這樣,他們就可以永遠微笑著面對彼此,回憶小時候的那些青蔥歲月。

允浩,有你在,真好。

 

清晨,當鄭允浩醒來的時候,尹璐娜已經安靜的離開了,桌上放著的是兩份清淡的早餐和一份簽了字的離婚協議書。

 

 

 

 

 

№.16●突如其來

 

「在中!!!」

快要午休了,而在中辦公室的門卻被嘭的一聲踢開,朴有天雙手舉著新一期的環球流行雜誌闖了進來。

「呼‥‥」金在中仰靠在真皮轉椅裡,原本滿面的幸福表情瞬間垮了下來,他將手機往耳邊提了提,幽幽的抱怨著。

「姓朴的那個冤大頭又來鬧騰我了‥‥我就先掛了。允呐,一會兒見。」金在中哀怨的將手機丟在辦公桌上,然後滿臉鄙夷的看著在他面前呈猴子狀的朴有天。

「老金呐老金!你小子會不會太誇張啊!」朴有天絲毫不顧金在中越來越黑的臉,反倒是滿臉勝利的笑容,將手上的雜誌丟在金在中的辦公桌上。

「這結果,我早猜到了」。金在中看了一眼封面,『Legond』的名字比任何一個都耀眼,華美的鉑金指環圖片被印在封面的最中央。

 

標題:環球尊貴大賞——『Beloved』鉑金指環。

副標題:『Legond』總裁金在中獨特設計,挖掘愛情隱藏。

 

靈感總是這樣突如其來的。

從夏威夷回來,金在中就一直想為幸福的感覺製作紀念。

戀愛中的人,腦海總是最豐富的。

金在中念著鄭允浩溫和的笑臉,便就安下心來,用雙手描繪了被愛的幸福感覺。

「環球賞都被你拿到了,我這個皇家設計學院的書算是白念了。」朴有天仰靠在沙發上,鬆了鬆領帶,仰望著天花板。

「我一直都覺得你有必要重讀,而且是從幼稚園開始。」金在中挑釁的對朴有天挑挑眉,拿過桌上的雜誌翻開,「呦,你這不拿了本賞嗎。」

「拜託,金爺,就職業來講,我才是設計師好吧?」朴有天嘴角抽搐,「現在竟然被我們沒事混著玩的總裁先生搶了大賞,你說,我是不是應該得到點精神補助之類的東西補充一下營養呢?」朴有天翻翻白眼,不打算讓金在中那麼好過。

 

叩叩——

還沒等金在中再說什麼,辦公室的門就被敲響了。金在中瞪了一眼朴有天,意思是在警告他『喂,猴子,有人來了,你規矩點』。

「進來。」

話音落下,秘書走了進來,手上拿著一個小巧的盒子。

「總裁,您訂的東西送來了。」說罷,秘書將盒子放到在中的桌子上,便很會看眼色的離開了總裁辦公室。

「這是什麼?」門一關上,盒子還沒等金在中動手,就被朴有天先一步搶了去。

「喂!朴有天!」可惜還沒等在中出手制止,朴有天就動作迅速的打開了盒子。

「哦哦哦!金在中你!我算是明白了,原來環球大賞是我們金總發春的產物~~~哈哈哈哈哈哈!」朴有天把盒子拋給金在中,紅色的盒子裡架著的是兩枚精緻的戒指,向心的位置刻著特別的字母——『Beloved』。

金在中對著朴有天牙癢癢,不跟他廢話,抬頭看了看時間,嘴角換上一絲笑意。無視掉朴有天的囧臉,收起盒子,拎了車鑰匙就出了辦公室。

「哎?在中,你去哪?」

「翹班。」

「‥‥‥」

 

 

金在中沒有告訴朴有天,他和鄭允浩約在『秀醬』見面,這就算是對剛剛那朴猴子嘲笑自己的懲罰。

「在中哥~」金在中帶著這種邪惡的想法剛一下車,就聽到了金俊秀充滿陽光的海豚音。

「哎呦,小子還是那麼可愛。」金在中逗弄的捏捏俊秀天真的小臉,心裡不禁哀嘆,可惜啊可惜,就這樣被朴有天那魔爪撓了。金在中嘆口氣搖搖頭,在俊秀困惑的視線中進了店。

「金總百忙之中抽空與小弟見面,小弟萬分榮幸~」

「鄭允浩你真欠揍。」金在中走到他們常坐的位置,就看到鄭允浩那張過分燦爛的笑臉。

「哎呦,金總別生氣,大不了今天想吃什麼,小弟請客呀。哎哎哎——」鄭允浩早就習慣了金在中的毒舌,索性直接拉過他的手,把笑臉靠近。

「切。」金在中看著鄭允浩的巴掌臉心裡一點氣也生不起來,可是手上卻不能放過他,拽著鄭允浩的耳朵扯來扯去,「什麼好吃吃什麼,你就等著傾家蕩產吧。」

「遵命。」鄭允浩揉了揉被捏紅的耳朵,還不忘對在中敬個禮。「俊秀啊,我們‥‥」

想要喊出口的話突然停住,金在中不禁順著鄭允浩的眼睛望過去,便看到俊秀和很多員工都聚在了餐廳的電視機前,而此時,店裡的客人也都停下了就餐的動作,寂靜的觀看的螢幕上插播的新聞。

 

『今日,首爾一架載有160人飛往巴黎的7903號航班客機於當地時間下午在途中燃起大火後墜毀,機上所有人員全部遇難,至今未發現生還者‥‥‥‥』

 

 

 

雨,淅瀝瀝的下著。

沉重的葬禮已經結束,前來哀悼的親友漸漸離去。鄭允浩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打著傘站在墓碑前,懷裡抱著哭到無力的女兒。

整個葬禮,鄭允浩都面無表情。所有人都在哭的時候,鄭允浩把女兒的臉埋在自己胸前,目視前方,像個沒有氣息的死人。

金在中和朴有天以朋友的身份,也來參加了葬禮,金俊秀更是和鄭允浩一家有著多年的聯繫,璐娜姐的葬禮,他怎會不來。

人漸漸散去的時候,這三個人還站在原地,不肯離去。尤其是金在中,從一開始,他就盯著鄭允浩那寬闊的背脊,卻不見他回頭。

雨點滴落在黑色的雨傘上,鄭允浩抱著女兒轉身向三人走來,他把懷裡的女兒和手上的傘交給俊秀,然後又重新走回了墓碑前靜靜的站著。

「允浩哥‥‥」俊秀抱著昏睡的萱兒,想要把傘遞上去,卻被朴有天按住了肩膀,視線對焦的時候,朴有天搖了搖頭,俊秀輕嘆口氣,只好作罷,然而金在中卻在這時走了上去。

 

「允‥‥」人,似乎已經走光了。金在中看著鄭允浩獨自站在雨中的落寞背影,心在一陣一陣的抽痛。

朴有天追上來給他打傘,也被金在中制止了。

他一步步的走到允浩身後,細密的雨絲讓人模糊的實現,然而靠近的時候,才真的看得清那對肩膀的顫抖。

「允呐‥‥這是意外‥你‥‥」

「爸爸‥媽媽‥哥哥‥現在是璐娜‥‥我一點辦法都沒有‥在中‥‥一點辦法也沒有‥‥」鄭允浩那些痛心的話斷斷續續的傳來,雨水浸濕了他的全身,膝蓋像是突然的癱軟了一樣,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他拿尹璐娜當做唯一的親人,而現在,卻徹徹底底的失去了。

說好要一起幸福的,那些祝福的話語就在眼前,卻永遠永遠的,無法再實現。

鄭允浩的雙手摁在濕粘的土裡,他的頭低低的垂著,終於,淚水傾瀉而出,混在雨水裡,讓人看不清。

「沒了‥‥全都沒了‥‥」

濕粘的抽泣聲傳進金在中的耳朵,看著面前那個堅強的男人瞬間的崩塌,金在中再也控制不住的衝了過去,將他緊緊的抱住。

「允呐‥你還有我啊‥‥允呐‥‥」

那些隱忍的哭聲再也控制不住,鄭允浩猛地回抱著金在中,終於,失聲的痛哭起來。

那些悲傷的疼痛流轉於那些傷人的背後,朴有天摟著金俊秀默默的站在他們身後,看著雨中的兩個男人近似于崩潰的相互擁抱,卻沒有發現,這一幕,已經被不遠處的照相機記下了。

 

【金氏財閥金在中近日緋聞漸去,實質是轉變了性向?!】

【游泳神將鄭允浩妻子事故中喪命,新情人竟是金氏總裁?!】

【緋聞為性向做擋箭牌,金氏總裁實質是同性戀?!】

【昨日喪妻,今日新歡,泳壇神將鄭允浩粉碎好男人招牌。】

‥‥‥‥

 

消息在一天之內爆發,各大報紙、新聞、網路頭條都放出了各種不堪入耳的題目。

金在中一早出門,就被記者圍了個水泄不通。

「金總,可不可以請您談一下與游泳運動員鄭允浩之間的關係?」

‥‥‥

「聽說你們已經同居?可否向我們透露一下情況?」

‥‥‥

「金先生,對於您的性向問題可否做一下解釋?」

‥‥‥

「金總,這一系列的負面消息是否會對金氏有所影響?」

‥‥‥

「聽說鄭選手的妻子出國的原因與您有關,金總可否解釋一下?」

‥‥‥

數不清的問題迎面而來,金在中帶著墨鏡一言不發。

朴有天給保鏢使了眼色,便立刻有人將記者推擠了出去。

金在中對朴有天點了點頭,然後面無表情的上車,離去。

 

另一方面的鄭允浩,泳隊對於喪妻事件表示了哀悼,並給了鄭允浩一周的假期讓他調整自己的情緒。

鄭允浩每天失魂的呆在家裡,跟外界甚至失去了聯繫。他在幼稚園為萱兒辦理了短暫的住宿,或許他需要調整,等到自己能夠坦然面對了,就去把孩子接回來。

然而在鄭允浩放假的這段期間裡,金在中夜夜出入允浩的家。

他每日每夜的陪著他,一起吃飯,一起喝酒,一起聊天,一起睡。

金在中用最平靜的方式撫慰著鄭允浩受傷的神經,他把那枚『Beloved』戒指戴在了鄭允浩的中指上,他說。

允呐,我只想讓你知道,你不孤單。

允呐,Beloved,被愛,不只是我,我也想讓你知道,你,也在被我愛著‥‥

允呐,我會在你身邊。

允呐‥‥

允呐‥‥

 

那些不堪入耳的花邊新聞每天都在翻著新,金氏的股票以驚人的速度在下跌著,而金在中卻沒有時間去管這些,現在的他,除了鄭允浩,已經顧不得任何人了。

他答應過尹璐娜要讓允浩幸福,金氏總裁又怎樣?!面對那些數不清的報導和公司股東間的議論,金在中疲倦的倒在椅子裡閉上眼睛。

金氏總裁‥不過也是個普通人,究竟怎樣才能守住無法割捨的人呢‥‥

 

「哥!」辦公室的門被砰的打開,金雅中衝動的闖了進來,將一摞被捏到變形的報紙丟在金在中的辦公桌上,「你有沒有搞錯?!你、你和萱兒的爸爸?!!!」

「‥‥‥」金在中睜開眼睛掃了一眼桌上的報紙,又重新閉上了眼睛,「雅中,你太衝動了。」

「你叫我怎麼能不衝動?!!!」金雅中雙手摁在金在中的辦公桌上,瞪起了眼睛,「璐娜姐才剛去世!而且‥‥而且鄭允浩是個男的!」

「嗯,是。」金在中依然沒有睜開眼睛,只有點頭表示默認。

「哥!」金雅中被金在中的反應氣結,沒辦法只好軟了語氣,「哥‥你是金在中,是金在中啊!你是金氏的總裁,你有錢有勢,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怎麼能為了一個男人!‥‥雖然我知道鄭先生確實是個好人,可是‥‥」

「雅中啊。」金在中緩緩的語氣打斷了妹妹的話,「你要知道,金在中可以沒錢沒勢,無風無雨,但唯一不能失去的,就只有一個鄭允浩而已。」

「‥‥‥」金雅中被金在中的話震撼了,她不敢相信的看著金在中漸漸睜開的雙眼,那對精緻的雙眸和平靜的語調裡寫著堅持。

「哥這輩子只有這麼一次愛情,已經全部,都給了鄭允浩了‥‥」

 

 

 

 

【番外 <二>】 塔

BGM:《沿海公路的出口》S.H.E

 

作為一個女人,我可以幸福的微笑。

因為那些璀璨的年華里,曾有兩個善良的男子,陪伴我度過了美麗的一生。

 

我依稀記得那個小城。

那個有我,有源浩,有允浩的,美麗小城。

年少時,我總是喜歡捧著毛巾站在金色的沙灘上,看著鄭家這對頑皮的兄弟追逐在大海裡,夕陽的橘光灑滿溫潤的大海,暖黃籠罩在我身上,溫柔的讓人心醉。

「璐娜,長大以後,我們結婚吧‥‥」

橘色的夕陽海賜予了我人生第一份愛情,十八歲像是一個羞怯而放縱的年紀,幸福的讓我有些措手不及。

 

我和鄭家兄弟從小便相識。

哥哥源浩大我兩歲,弟弟允浩小我四歲。

源浩說「在一起」的時候,我紅著眼眶呆愣在站原地,看著源浩微笑著將我抱緊,輕輕的吻了我的嘴唇。

年幼的允浩笑倒在沙灘上,高喊著我們終於不再孤單‥‥

 

「允浩,長大以後想做什麼?嗯?」

「我啊~想做個大老闆,然後買下這片海灘~這樣,我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嘿嘿,源浩哥你呢?」

「我呀‥我想當一名游泳運動員!然後看著你跟璐娜在離我最近的地方給我加油!‥‥」

‥‥‥‥

那些幸福的願望深深的刻在腦海裡,源浩總是微笑著拉著我的手,摟著我的肩,然後一起聽著年幼的允浩唱著不成調的船歌。

 

在我22歲那年,源浩終於拿到了國家隊的入隊通知。那些兒時的夢想忽然距離我們那麼近,我從源浩的眼睛裡看到了憧憬。他擁抱我,親吻我。那一夜,他將汗水灑在我的身體上,留下了永恆的誓言。

「璐娜,我們結婚吧‥‥」

 

然而,一場海嘯的拍打,就將那些憧憬與誓言瞬間粉碎了。

源浩為了救我和允浩,被巨大的水壓擠在了房子裡,我聽到了允浩撕心裂肺的呼喊,卻連一個全屍都看不到。

我撫摸著漸漸隆起的肚子,吞咽淚水。

我的孩子,出生,便沒有了父親。

 

「璐娜,我們結婚吧。」

鏡頭忽轉到允浩那張稚氣的臉,然而什麼時候開始,他竟已悄悄的從一個男孩變成了可以支撐一切的男人。

他稚氣的臉上沒有一絲波瀾,只是平靜的看著我的眼睛,認認真真的開口。

於是,從那天起,允浩,開始改變了。

他不再喚我「璐娜姐」。

他拿起了源浩的國家游泳隊錄取通知。

他放棄的一切,選擇去完成哥哥的夢想。

他說他答應了源浩,會好好照顧哥哥的愛人。

他要給我一個好名分。

他要給我的孩子,一個好爸爸。

 

18歲的鄭允浩像是那一夜脫繭的蠶,用他那青澀的面容做了一個男人應有的選擇。

他拿著受災的補助金帶著我來到首爾,他成了韓國游泳隊的新秀,他成了我孩子的爸爸。

我從來都沒有為愛上允浩而恐慌過,源浩依然在我心裡,然而作為一個女人,我只是在為那個曾為我捨棄一切的男人心動著。

允浩就像我的塔,頂天立地。我帶著那些受傷的神經躲在他的庇護下,看著他依然微笑的為我遮風擋雨。

我曾想,縱使沒有愛情,倘若我們就這樣一直下去,那或許,也是一份美麗的人生吧。

 

然而金在中的出現,似是讓我摸清了塔的門。我終於知道,允浩心裡那座最溫柔的塔,不是我該停留的地方。

我不知道他們如何相愛,只知道,當我再次望向允浩的雙眼時,那雙深褐色的眼眸,映滿的全是金在中輕笑的調皮模樣。

允浩買了金在中那款為紀念初吻而設計的尾戒。

金在中為允浩擋下了那枚射向萱兒的子彈。

允浩為了保護金在中的聲譽而去參加美國集訓。

金在中為了陪伴允浩而不惜漂洋過海。

‥‥‥‥

金在中說。

允浩,對於他金在中來說,是任何理由,都無法割捨的人。

 

我忽然的,就那樣輕輕的笑了。

我終是知道。

允浩,永遠只是我的避風港。

風停了,便要離開了。

因為那雙映滿愛戀的眼睛,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

他不屬於任何人,他全部的全部,都只屬於了一個金在中。

而那四目相對的時候,我看清了。金在中的眼裡,也只容得下一個鄭允浩而已‥‥

金在中,是允浩的幸福。

 

我滿足的微笑著,做好了清淡的早餐放在桌上,然後留下了一份簽了字的“離婚協議書”。

或許,我應該開始重新為自己而活了。

我不知道未來會怎樣,但起碼這一生,我已沒有了遺憾。

允浩,愛你是我永遠的秘密。

我想就這樣安逸的看著你。

因為比起愛人,我更願意做你一輩子的家人。

這樣,他們就可以永遠微笑著面對彼此,回憶小時候的那些青蔥歲月。

 

允浩。

有你在,真好。

你依然是我的塔。

讓我在那些璀璨的年華里,擁有了一生的美麗。

 

 

 

【番外 <二>】 塔(完)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