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網路啊那就是浮雲】

 

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

某天淩晨,金在中的官方歌迷論壇上出現了一篇名為“腐女進”的帖子,這種帖子在各大論壇和留言板上很常見,就是某個腐女將自己的偶像腦內一番,隨後發一個帖子,有相同想法或者有興趣的人會去跟帖。通常這種聊天灌水類的帖子很快就會沉下去,沒過幾個小時就被刷得沒影兒,可這一次卻不同了。

 

沈昌珉一邊喝牛奶吃麵包一邊打開筆記型電腦進入網路我的最愛點開頁面,想流覽一下網頁順便像以前一樣充當“大腿”爆料金在中近日的行程。一方面可以留意那些粉絲對金在中的關注程度,另一方面也能暗地裡叫上一群人到拍攝現場“紮場子”。

這篇帖子之所以會吸引他,是因為那驚人的點擊率和回覆量。

 

他知道有這麼一類自稱為腐女的人喜歡把自己的偶像和某個帥哥或者男明星湊在一塊兒配成對,反正不是真的,也不會對當事人造成什麼不利影響,他向來不會多加注意。他大概翻了翻便打算切換網頁,滑鼠指標已經定在了另一個網頁的連結上,手指的動作卻突然頓住了。

 

【有沒有人覺得在在的經紀人沈昌珉很帥很攻?】

“在在”是某些粉絲對金在中的昵稱,他總覺得膩味,可‥‥

【哇!樓上抱住!他就是一忠犬啊忠犬!】

沈昌珉嘴角抽搐,繼續把頁面往下拉。

【看!這就是證據!事實擺在眼前!有圖有真相!】

他一看,是一張他幫金在中整理劉海的圖。那時候正在戶外拍攝,風很大,金在中額前的劉海又很長,他只是那麼一順手‥‥

哪知道這張圖卻讓下面的回覆炸開了鍋,滿頁都是“忠犬” “優質攻” “好配”之類的詞眼,他憤怒了,把牛奶杯往桌上重重一摔,關了這帖子。

點開剛被粉絲人工置頂的另一個帖子,他連摔電腦的衝動都有了。

【沈昌珉是忠犬的證據,多圖多角度,絕對給力!】

 

幾個小時後,金在中在拍攝間隙喝著保溫桶裡的愛心牌冬瓜排骨湯,沈昌珉意外地沒有伸手要求來一碗。鄭允浩通常都會把沈昌珉的份一起做進去,所以金在中自己一個人也喝不完,便也給沈昌珉倒了一碗,想遞到他手裡,他卻沒有一丁點兒反應。

許久,他才說出一句擲地有聲的話。

「絕對有內鬼!」

金在中不明就裡,結果排骨湯也沒來得及喝,就被沈昌珉拉進化妝間關了門,隨後手裡被他塞了他從不離身的筆記型電腦。金在中原本還沒覺得有什麼不對,沈昌珉偶爾看到上面一些有趣的帖子時也會叫他一起看,可這頁面看著看著就覺得不對勁了。他什麼時候和沈昌珉那麼親近了?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那些親密動作被拍成各個角度發上來還真挺像那麼一回事兒,連他自己都覺得有名堂了。再看那些粉絲大言不慚的回覆評論,他驚得汗都流下來,驚恐地轉頭望著沈昌珉。

「要是被允浩看見就死定了。」

沈昌珉挑眉:這不是重點好不?

他一大早看到這些帖子後,先是震驚,然後關網頁吃早餐開車接金在中到拍攝現場。金在中在工作的時候,他很清閒,就又開了筆記本流覽網頁。因為無聊,他索性把那些圖片挨個看了一遍,沒過多久就發現了一些問題。

有一些照片是他們出席活動時被粉絲拍到的,這很正常,畢竟每次活動來到現場的人都不少,拿著相機手機拍照的占了絕大多數。可有些照片分明是在拍攝現場,他能肯定那時候沒有粉絲混進來,那麼唯一的可能,便是工作人員當中有人拍了照將照片上傳到網上散播出去了。這種行為表面上看來沒有大礙,可他必需防範于未然,否則以後出了什麼事可不是他和金在中兩人能夠解決得了的。

身為經紀人,他得幫忙解決這些麻煩。

 

再回到拍攝現場的時候,金在中坐回剛才的位置喝排骨湯,沈昌珉也跟著坐過去,裝作不經意地將碗裡的排骨一個個夾到金在中的碗中,又從旁邊拿了紙巾幫他擦汗。金在中覺得沈昌珉難得對他這麼溫柔體貼一回,索性就高高興興接收了。沈昌珉低頭彎腰將紙巾往垃圾桶裡扔的時候,餘光瞟到了某個攝像頭正對準金在中那方向的手機。

「晶晶,你的手機能給我看下嗎?」

名叫晶晶的女孩兒愣住了,想把手機往身後藏,卻被沈昌珉撈了個正著。

 

晶晶是金在中的御用化妝師,很年輕,才跟了在中不到半年。她來之前一直是她的師父在負責在中的造型,因為她的師父懷孕了,不方便跟著四處奔波得在家待產,她便被推薦來了這裡。以前她常跟著她師父來打下手,所以大家對她也算熟悉,便沒多加考慮就雇用了她。

迅速翻看了她的手機,果然‥‥

「你應該知道什麼事情能做什麼事情不能做,我不管你已經傳出去了多少,如果下次再被我看到,你就打電話到公司結了工資走人。」

「我真的沒有傳出去!我只是給我的死黨看了一下,她是在中的影迷,向我保證過不會傳出去‥‥」

還是個挺單純的女孩兒啊‥‥

「你不知道什麼叫一傳十十傳百?」

這件事情就算是解決了,論壇上的帖子卻一直長盛不衰。

 

金在中一直擔心這些東西會被鄭允浩看到,好在過了挺長時間也沒見他提過這件事,他便放了心。他曾經要求沈昌珉聯繫論壇的管理員刪掉那些帖子,之前有一些對他影響不好的帖子就是沈昌珉打電話讓管理員刪掉的,他知道這個經紀人和那些重要網站的管理員都有聯繫。可沈昌珉卻說沒有必要,如果這些帖子突然全部消失反而會讓粉絲以為他們之間真的有什麼問題。

是嗎?

他終於忍不住將這件事情當玩笑說給鄭允浩聽,鄭允浩先是一皺眉,隨後點頭同意沈昌珉的做法。

 

只是,這件事情還沒消停多久,論壇裡又爆出了另一件讓他們都措手不及的事。

沈昌珉仍然是在早起喝牛奶啃麵包的時候瞅見的。

《在中和神秘男子的親密合影》

 

金在中在這個圈子裡認識的人不少,時常和各個前輩後輩合影,這本不稀奇。可這陣子論壇裡一直瘋狂流傳他和沈昌珉之間有貓膩的事,不少粉絲突然開始關心起他的性向和私生活問題。一旦出現這種題目的帖子,點擊率都不會低。在他和沈昌珉的傳言出現在論壇以後,又陸陸續續出現了他和某個男明星、男歌手、男老闆的合影,他的性向和私生活變得撲朔迷離起來。沈昌珉對這些都抱著無所謂的態度,看過就算,可這一次他卻直接將牛奶嗆進了氣管。

等他將灑落到桌上的牛奶擦拭乾淨,定了定心神重新坐回凳子上。

合照上的另一個人是鄭允浩。

照片應該是兩三年以前的,那時候金在中和鄭允浩還沒正式在一塊兒,鄭允浩沒日沒夜地追求他他反復拒絕卻仍然無法招架,每天找自己吐苦水。所以這張照片並不親密,金在中臉上的表情也只是很公式化的笑容。

【這男人真帥!】

【極品攻!腹黑攻!絕對的總攻!】

【看那氣勢!看那氣場!絕對在沈昌珉之上!】

沈昌珉苦笑,心想他才不想以這樣的方式輸給鄭允浩。

 

金在中一臉嚴肅地要求他打電話給管理員刪帖,說是非得要親眼看到他打電話才放心。可他思量再三還是決定不要打這通電話,並告誡金在中千萬不要把這件事情看得太重,最好是裝作不知道,這幾天和鄭允浩見面的時候一定要觀察周圍的情況,最好是只在家裡見面,畢竟他花了不少價錢買下來的公寓起碼還能保證他的隱私安全。

他心裡可不甘願了。

他怕事情傳到鄭允浩的耳朵裡,又怕會影響到鄭允浩的正常生活和工作,便沒忍住,自己偷偷開了網頁登陸了論壇。

他當然不會用真名,這個號是前兩年沈昌珉幫他一併註冊的,讓他有時間可以上去流覽帖子看看那些回覆。當他登陸進去,討論區被粉絲們人工置頂的那幾個帖子,才發現自己竟然和這麼多男人合過影。

 

他著實花了一番功夫才找到那張他和鄭允浩合影的帖子,已經被落到了第四頁。他想也沒想就輸了一句【這很正常,這個人是他的好朋友,你們不要亂說話】,卻沒料這一回覆就把帖子給頂了上來,讓一些沒留意到這個帖子的人點擊了進去。

【LS的,這絕對是欲蓋彌彰!】

【等一下‥‥我怎麼覺得這ID很眼熟‥‥】

金在中的左眼皮跳了一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N是在在!他以前用這個ID來留言過!】

金在中的左眼皮又跳了一下。

然後他的手機鈴聲響了,按下接聽鍵,沈昌珉的聲音從聽筒裡傳來。

「你是傻了還是瘋了?我不是跟你說過我用你的ID去論壇發過感謝信,還讓管理員發了公告公開你的ID!我只讓你看帖沒讓你回帖!誒誒誒你趕緊退出帳號!」

金在中手一抖,直接拔掉了桌上型電腦的主機插頭。

他的那個回覆在三分鐘內便被沈昌珉登入他的帳號刪除了,可那帖子下面的回覆卻跟洪水似的綿綿不斷奔湧而來。沈昌珉頭疼地關了電腦,一邊把金在中恨得牙癢癢一邊洩憤般的大口吃掉了第二天的早餐。

 

【在中親自來澄清!哇‥‥大家快來阻止我YY!我不行了!我要犧牲了!】

【我已經瘋了T0T】

【我錯過了什麼!我錯過了什麼!悲憤ING‥‥】

【LS不用擔心,姐姐我已經截圖保存了,哦呵呵呵呵呵呵呵‥‥】

【哈哈!我也記錄下了這經典的一幕!】

【越描越黑啊小在在,你讓我們這群腐女情何以堪!】

【金在中絕對是小白受!】

【嗚嗚嗚老娘的心臟‥‥】

‥‥‥‥

第二天清早,沈昌珉一邊扒著睡變形的雞窩頭,一邊咒駡著沒早餐吃,憤怒地關掉了那台筆記型電腦,決定暫時拋棄這個從不離身的夥伴,讓它在家反思一段時間。

 

 

 

 

 

【第四回 準備也是一場戰爭】

 

俗話說得好:頭可斷,套子不能斷;血可流,ML不能沒油。(ML=Make Love)

 

鄭允浩只是個小職員,上司要求加班的時候只能過著被壓榨式的生活。金在中閒的時候能無聊到四處打騷擾電話的程度,忙的時候又時常兩三天都打不通一個電話。兩個人忙碌的時間若是湊在了一起,就會發生一些平常沒有在意覺得無所謂到關鍵時候卻發現『糟糕!怎麼可以忘了這個』的事。

 

例如ML。

普通人ML的確沒有那麼複雜,可這倆人就不同了。

金在中是大明星,有的時候工作說來就來,經常發生淩晨被沈昌珉一通奪命追魂call給吵醒起床穿衣下樓準備飛到某地參加某項活動的事。鄭允浩心疼他,自然會注重細節,儘量讓他覺得舒適一些。這種情況下,借助一些外力就是必不可少的了。金在中哪怕只是稍微拉一下肚子,也會引得一堆人緊張不已,還會影響工作。所以除非確定他能連著休息好幾天,否則鄭允浩絕不會激情四溢到失去理智直接提槍上陣。

 

當然,失去理智的時候並不是沒有。但那大多在兩人剛住在一起的時候,長久下來他當然懂得這一方面要克制也要注意,因為金在中是明星。

為了安全,也為了健康。

 

既然這麼麻煩,為什麼非要找個明星談戀愛?

鄭允浩自己也想過這個問題,想來想去都覺得換作其他任何人,都不可能讓他失去理智被愛情蒙蔽雙眼甚至於甘願做一個男人背後的男人。

 

遇到金在中之前,他也幻想過找一個漂亮善良賢慧的妻子生兩三個乖巧可愛懂事的孩子。可當他第一次見到金在中的時候,腦子的那繃得正直的弦“噔——”的就斷了,瘋狂的喜歡上了這個人。哪怕知道遙不可及,知道像他那樣的大明星不可能年紀輕輕就想將感情穩定下來,還是和他這個普普通通的男人。他覺得他這輩子做過的最瘋狂的事就是追求金在中,好在他成功了,追到手之後,金在中心裡眼裡滿滿的全是他。

 

言歸正傳。

 

二人都是一忙起來就暈頭轉向忘這忘那的人,當兩人都忙完了回到家裡,洗得乾乾淨淨香噴噴的金在中猛地撲到他身上,兩人在沙發上糾纏得難解難分。等到互相扒了衣服打開沙發旁茶几下層的那個盒子‥‥呃‥‥鄭允浩趕緊進臥室打開床頭櫃,結果發現臥室裡也沒有存貨了。

「怎麼辦?」

金在中明天一大早還要坐車到某個景點拍寫真,得在山路上顛簸兩三個鐘頭。

得!買!

於是鄭允浩匆匆套上家居服直接拖著拖鞋就進了電梯下樓去了,到二十四小時便利店買了好幾盒存貨,又在收銀員的注目禮下一溜煙兒跑回公寓,結果‥‥

好死不死的公寓竟然在這個時候停電了!

為了隱蔽,他們住在最頂層。這個公寓足足有二十六層高,他要是這麼跑上去,上去之後肯定直接癱倒在沙發上,哪裡還有體力?如果不上去,又不知道這停電得停到什麼時候去了,總不能一直在下面等著。

長嘆一口氣,他轉頭和旁邊另外兩名同樣對停電感到頭疼的住戶大眼瞪小眼,似乎都在思索一個史上最難解決的問題。他心想,連他們都猶豫不決,他這個住在最頂層的住戶根本才是最哭笑不得的。

當物管派人過來通知說要在五六個小時之後才能恢復供電,他終於還是毅然決然地邁開了沉重的步伐。

 

有了這一次的經驗教訓,鄭允浩便時刻提醒自己觀察家裡的存貨還夠用否,一旦快要彈盡糧絕,便會趕在那之前又買個一堆回去。反正那東西放在那裡短時間內又不會過期,多了總比沒有好。

車裡也備了一些。

有時他下班之後知道金在中就在附近不遠的地方拍攝,便會開著他的二手帕薩特過去,等金在中工作結束便在停車場會合。偶爾他們也會嘗試車震,但這種ML方式終歸不太安全,所以大部分時間還是忍著回到家裡再直奔臥室的大床上去翻滾。

 

停車場裡幾乎都是拍攝組工作人員的車子,他當然不可能在這種地方和金在中親熱,於是只能踩著油門快速往家裡衝。

金在中樂呵呵地在旁玩手機遊戲,叮囑他注意安全。

他必須承認,只要金在中坐在副駕駛位置上,他便會時不時地轉頭看過去,自然就容易分了心神,成了一個交通安全隱患。金在中似乎也知道這一點,所以總時不時地提醒他注意力集中,小心旁邊的車輛和行人。

 

「別著急,還有一晚上的時間呢。」

又是隔了大半個月才見到一次面,其實兩人心裡都有些迫不及待,可無奈這會兒堵車堵得厲害,再著急這車子也不可能直接飛過去。周圍的車和行人都很多,金在中將車窗搖上來,又把鴨舌帽壓得更低了。

和鄭允浩一起回家就得注意這一點,如果被人認出還跟車的話,他們住的那地方就不安全了。苦心經營了一兩年的愛巢,他可不想這麼快就又重頭再來過。

 

終於,堵車隊伍開始緩緩前行。

擠出了市中心,只要稍微再開十多分鐘的繞城高速就能到達他們住的那個社區。

公寓的位址在離繞城高速某出口不遠的一個近幾年新建的高檔社區裡,裡面的入住率不高,大多數人都是買了房子留著炒房或者週末放假的時候過來住幾天。因為距離市中心有一定距離,所以社區裡有獨立的大型市場和各類店鋪,進出查得很嚴,相對而言也就更安全。

鄭允浩每天進進出出,和那幾個門衛混得很熟,那些人一看是他的車就直接放行了。沈昌珉來過很多次,門衛也都知道他是鄭允浩的朋友,直接放行。所以這裡的門衛幾乎都不知道金在中也住在這個社區,他幾乎從沒獨自一人進出過這裡。

 

順利拿了卡進入繞城高速,車子卻突然出了故障。

勉強開了一段路,它乾脆大叫幾聲然後直接罷工。

等待維修人員趕來的時間裡,金在中的手機沒電了。於是他只好悶悶不樂地坐在副駕駛座,又不敢下車怕被人認出。打了電話給沈昌珉讓他過來接人,鄭允浩無可奈何地陪著他坐在車裡等。

「早就讓你換車了,你還說這車挺好用,現在呢?」

鄭允浩只笑不言。

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公司職員,不像金在中那樣稍微做個造型擺幾個動作就有大把大把的鈔票可以賺。他再怎麼努力,每個月的工資和績效加起來也不可能有金在中出席一個活動的酬勞多。他們生活在一起,除了那套公寓是金在中出錢買的,兩人吃的東西,每個月的水電氣費和物業管理費,還有其他雜七雜八的東西,他哪能存下多少錢買輛好車?

但這些他不想讓金在中知道。

戀人之間一旦牽扯到金錢問題就顯得不親熱了,金在中日常的那些開銷,服裝造型之類的費用,都是他的公司或贊助商出的,所以根本就不存在他能不能把金在中養活的問題。只是偶爾給他做點好吃的東西,這些也花不了多少錢。而且金在中時常從代言的店裡拿一些奢侈品回來給他用,他上班穿的西裝、平時穿的家居服,也都是金在中帶回來的。這樣沒什麼不好,兩人都用不著花太多錢就能過上簡單充實的生活。

 

好在座駕罷工也不是經常發生的事兒。

「咱們這兩次怎麼都不順呢?」

看著滿身疲憊的鄭允浩打開家門,已經提早被沈昌珉送回來的金在中懊惱地搖頭嘆氣。

看他已經把即將要用到的愛的必需品放在了茶几上,鄭允浩笑著脫了西裝外套扯了領帶直接撲了上去。金在中抱著他的肩膀“咯咯”地笑,伸手幫他解開襯衫紐扣。

「趕明兒去弄一個吉祥物掛屋子裡,每天對著它祈福,保佑咱們身體倍兒棒吃嘛嘛香,保佑窺覬你的人都長針眼,保佑咱們做運動的時候順順利利。」

「有那種東西嗎?」

 

結果金在中再隔了幾天回到家裡的時候發現臥室天花板上掛著一個穿著比基尼的布娃娃,笑得直不起腰來。

「我要給它做一個小雞雞!」

 

鄭允浩洗完澡出來,發現原本穿著比基尼的布娃娃身上的比基尼不見了,胸部的棉花也被拆了出去,下身‥‥一個至少有這娃娃半條腿那麼長的棉布裹成的布棒子立得又高又直。

「不准對大神不敬!」

金在中正站在床上雙手叉腰俯視他,死瞪著他快要抽搐的臉。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