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回  沒有眼力見 吃虧在後面】

 

其實金在中平常時常鍛煉健身,身體出了點差錯倒也不至於多嚴重。沒過幾天他就能四處蹦躂了,只是這胳膊上的石膏沒拆,洗澡什麼的都不方便。

朴有天給放了假,屋裡又有個人需要伺候著,鄭允浩理所當然就把所有精力都耗費在了金在中身上。每天被這麼無微不至地照顧著,還能二十四小時隨時隨地黏在一塊兒,金在中總覺得像是回到剛談戀愛那會兒了。那時候沈昌珉也笑說鄭允浩對他金在中是握在手裡怕碎了含在嘴裡怕化了,簡直把他當祖宗給供著。

可是這表面上甜到膩味的生活還是有些不盡如人意。

 

雖然金在中自個兒能蹦躂,可鄭允浩卻不能把他磕了碰了,更別說親熱。除了嘴上動幾下之外,那只打著石膏的手會阻止他繼續往下做。這也就罷了,平常儘量小心別和他有太多親密動作,那還是能忍則忍的,可一到洗澡的關頭就躲避不開了。金在中有輕微的潔癖,平常每天都要洗了澡才能睡安穩,就算這種情況下也得洗個半身浴,再把上半身也擦一擦。胳膊不方便,當然就得由鄭允浩代勞。

「我看你快修煉成仙了。」

朴有天提著補品來探望金在中,笑著看了鄭允浩一眼。

「哎‥‥別提了,我現在完全傷不起啊‥‥」

看著金在中從裡屋出來,朴有天趕緊停住了這個話題。

「我看你現在挺好的啊,什麼時候能拆掉這玩意兒?」

金在中看了鄭允浩一眼,又頓了一頓,答道:「說是還有七八天。」

朴有天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和他們聊了半個鐘頭,也沒多打擾他們,拎著倆閒人兒在家裡合作完成做為禮物送給他的炸蝦餅,樂呵呵地離開了。

 

沒過多久,鄭允浩拿上錢包和鑰匙下樓到市場裡買菜去了,因為金在中突然提出晚上想吃筍子燒牛肉。等他一出門,金在中立刻拿了放在茶几上的手機播電話給沈昌珉,告訴他去醫院複查拆石膏的時間推遲到八天以後。

〔你不是說癢嗎?醫生也說三四天就夠了,你腦子被門夾了還想多受幾天罪?〕

「我就想讓允浩再伺候我幾天。」

金在中心裡的如意算盤打得響,可沈昌珉偏偏又給他潑了一盆涼水下來。

〔你就裝吧,等你拆了繃帶有你好受的!〕

說完便掛了電話。

金在中琢磨著沈昌珉那話到底是什麼意思,琢磨老半天也沒琢磨出個所以然來。他想著鄭允浩休假在家照顧受傷的他並沒有什麼不對,而且那也是他心甘情願的,沒人逼他,怎麼沈昌珉說得像是他做了什麼對不起鄭允浩的事兒似的。

 

「允浩,你這麼照顧我,是不是覺得累?」

剛收拾完碗筷,就聽到他沒頭沒尾地來了這麼一句,鄭允浩有些摸不著頭腦。

「照顧你有什麼累的?以前十天半個月都見不到一面,現在每天閉上眼睛前能看見你,睜開眼睛後也能看見你。我就希望可以一直這樣,每次好不容易見了你第二天醒來人又不見了,實在是折磨人。」

「那要不我退出得了?」

鄭允浩微微一愣,隨後笑著輕拍他的腦袋:「說什麼傻話呢‥‥」

金在中也沒想到自己會說出這句話,如果鄭允浩要真應了一句「好」或者「行」,他就真難辦了。好在這個人和他在一起這麼長時間,足夠瞭解他,知道他喜歡現在的工作,也知道他不可能真的做什麼為了愛情拋棄事業的人。男人嘛,都會認為事業是愛情和生活的基礎,與其相濡以沫最後抱在一塊兒餓死,倒不如得過且過讓生活過的舒坦點兒。

愛情畢竟不是麵包。

 

「親愛的,走,幫我把胳膊包起來!」

一聽這話,鄭允浩就知道受折磨的時間又到了。

為了避免將打著石膏的胳膊弄濕,洗澡或擦澡前鄭允浩都會用保鮮膜幫他把那只胳膊給包起來,然後再替他脫了衣服把他扔進浴缸裡。

如果他安安分分洗澡也就罷了,可他連洗澡都要折騰。要嘛伸著兩條腿撲騰幾番,要嘛一高興了那只打著石膏的手直接就敲人身上去了。當然,在那之後他會乖乖地閉著眼睛享受服務,可就那閉著眼睛一臉滿足的模樣也會讓鄭允浩某個地方漲得難受。

這還得忍到什麼時候‥‥七天還是八天來著?

 

金在中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自己洗得乾乾淨淨噴噴香了之後就裹著被子睡覺去了,他還得把弄得一團亂的浴室收拾乾淨,再洗澡降溫或關上門自行解決。

鄭允浩現在滿腦子都想著等到他這胳膊好了之後立馬壓倒討回這段時間來的分量,可想到他一好估計就又得去工作了,心裡還是免不了悵然。不是沒想過讓他退出娛樂圈找個普通的工作兩個人過普普通通的日子,但他心裡清楚,那個圈子不是說退就能退的,就算退了,也仍然可能隨時被推到風口浪尖上,他們根本沒辦法平靜地生活。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是在中是發自內心地喜歡這份工作。雖然總是抱怨總是喊累,可每完成一個工作,那種整個人從內散發出來的滿足感驕傲感,那樣的金在中才是真正的金在中。

他沒有打碎別人夢想的意願,更何況那一個是他最愛的人。

 

沈昌珉在六天后來接金在中去醫院拆石膏,鄭允浩納悶地問怎麼時間提前了,沈昌珉笑說醫生說今天應該可以了,讓在中先過去複查,如果可以,就直接拆掉。

「哪有這麼快就好了‥‥」

金在中忍不住嘀咕,又怕沈昌珉掀他的底,只能乖乖跟著上車。

「我跟你們一塊兒去。」

鄭允浩拿上了外套,也跟著出了門。

等到了醫院,沈昌珉直接把車開到了醫院內部的停車場裡,然後帶著金在中到樓上專門負責幫他治療的醫生那裡。

醫生一邊拆石膏一邊看著裡頭的紅痕嘆氣:「你看,傷口周圍都長了幾個小疙瘩了。這陣子天氣有點熱,這麼不透氣最容易過敏長疙瘩,你也沒覺得癢得難受,怎麼還想往後推?」

金在中訕訕地抬頭看向鄭允浩,發現他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估計這話他沒聽進去,才鬆了一口氣,回頭讓醫生動作輕點兒。

 

「昌珉,我們找個地方吃飯吧,我好久都沒吃辣的了!」

沈昌珉無奈地扶額,從後視鏡裡看了一眼後座的鄭允浩,搖搖頭:「有人陪你吃,我就不去了。我下了一部電影還沒看,我買點吃的回去看電影去。」

「沒口福!」

金在中樂呵呵地伸手錘了一下他的腦袋。

 

鄭允浩陪著他吃了一頓火鍋,是在他經常去的那家店,老闆很熟,不會把他在這裡吃火鍋的事情透露出去。鄭允浩很殷勤地給他夾菜,幫他涮肥牛和千層肚,也幫他叫了服務生往他的油碟里加辣椒。

吃飽喝足,沈昌珉之前叫來的車也到了,兩人回到家裡,金在中還沒來得及脫下鞋子,就被鄭允浩給整個扛到肩上,快步進入臥室,然後往床上一扔。

「幹什麼呀!」

鄭允浩甚少這麼粗魯,他不免有點擔心。

「乖一點,自己把衣服脫了。」

金在中拉住領口:「憑什麼呀!我才剛吃了東西還沒消化,被你亂捅一通肯定要吐出來!」

鄭允浩冷哼一聲,側身拿起空調遙控器調了溫度,又轉回頭來盯著他。

「你無權反對。」

通常鄭允浩看起來真黑臉發火的時候金在中哪敢再去觸霉頭,只能乖乖被翻來覆去折騰。當然,這期間胃裡肚子裡肯定免不了難受,這難受就難受吧,總好過兩人鬧得不開心了之後好長一段時間都難受。傷好了,肯定過兩天就得開工了。

「啊啊‥‥我真‥‥的快‥‥要吐‥‥了‥‥額啊啊‥‥」

筋疲力盡摟抱著睡去,第二天天剛亮,鄭允浩就被金在中用暴力方式叫醒了。

「幹什麼,再睡會兒‥‥」

金在中欲哭無淚:「你是故意給我加辣椒的吧‥‥媽媽的疼死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二十六回  星探風波】

 

金在中給鄭允浩捎回去的衣服向來都是廠商送的名牌新款,但鄭允浩自己不想太過高調被人察覺,往往會選擇其中LOGO不太明顯款式不太扎眼的穿去上班。同事有時候會誇獎他的衣服好看,他也只是笑著說是戀人買的,他自己不清楚價格。有些同事會在私底下議論說他不愧是長了一副好皮相,能傍到一個大款女友,他也裝作不知道。倒是那個曾經一塊兒追星的女同事小繭在偶然聽說他有女友之後,立刻跑來一探究竟。

「你怎麼能交女朋友,你交了女朋友在在要怎麼辦?我好不容易才逮著一個男飯‥‥」

他曾經也想過是否要將他和在中的事情直接告訴小繭,可又怕小繭肚子裡藏不住話的性格會把事情鬧大,到時候就更不好收場了。

「這和我是不是談戀愛沒多大關係吧?」

她們不也是?口口聲聲死忠在中只愛在中,有些人在現實生活中也是有男友甚至已經結婚的人。

「我就是覺得挺可惜的‥‥」

小繭也沒話說,因為單位裡誰都知道她最近正被某個部門小組的組長追求著。

 

沒過多久,小繭就忘了鄭允浩已經有戀人的事,又在午休吃飯的時候和上班的間隙和他叨嘮著一些金在中最近發生的事。鄭允浩平常很少關注金在中工作上的事,直到現在沒有養成每天上官網的習慣,所以大部分的新聞來源是小繭。公司裡還有幾個女同事也喜歡金在中,經常在午休的時候端著飯盆湊過來,他就坐在一旁聽著這幾個人一句接著一句地說,聽到高興的會和她們一起笑,不高興的也會一起皺眉,同事們倒都把他當成了金在中的鐵杆粉絲。

只有朴有天知道他心裡的那些個小九九。

「你就裝吧!一群姑娘都被你迷得七葷八素的,你沒瞧見人家都說現在公司女同事老圍著你轉!」

「那哪是圍著我啊,明明是圍著‥‥哎‥‥」

沒道理和粉絲爭風吃醋,他自己也不好意思在朴有天面前提。

 

小繭她們總是擠破了頭的想弄到一些見面會或發佈會的入場券,因為那種時候最能近距離看到自己的偶像。其實他只要一開口就能輕易地把幾個人弄進去,可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他不想給自己和在中帶來麻煩。

沒過多久,小繭拿著兩張入場券過來找他。

「我都沒讓她們知道,我只有兩張票,就我們倆去。你可不知道這次的票有多難弄,但是舞臺和觀眾的距離超近的!雖然在在只唱一首歌,但也有一大群美女走秀可以看啊!帶著你去比較划算,你還能看看美女撈回本!」

鄭允浩滿頭黑線,看她的確只拿著兩張票,又不好開口推辭。

距離上次去現場看金在中表演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隔了這麼久再去應該沒什麼大不了的,也能讓他高興高興。只是又得承受一下那些粉絲的殺傷力了,光是聽那一聲聲的尖叫就讓他感到頭疼不已。

 

週末的時候,他開著車按時和小繭趕到了活動現場。

這次是一場時尚秀,大部分的時間都是一些女模特在舞台上走來走去,中途的時候金在中作為特邀嘉賓會出來獻唱一曲,頂多也就只有十分鐘的月台時間。聽小繭說就這十分鐘出場費也得上六位數,他不得不掂量一下,兩人賺錢的能力的確天壤地別。

 

場內來的大部分觀眾都是金在中的女粉絲,在秀開始之後,對台上的模特都興趣缺缺,只是偶爾抬頭看看有些還不錯的新款服裝。小繭弄到的位置的確不錯,旁邊就站著幾個記者,前面坐著的似乎也是一些相關的工作人員。

有個男人回過頭來看了他好幾眼,他禮貌性地沖對方點頭笑笑,那人卻在幾分鐘後遞了一張名片給他。

《Perfect Men》雜誌的策劃。

他怔了怔,不明白對方遞給他名片的用意。

等到台上的音樂聲稍微小了點兒,那人才站起來,和他握手,然後告訴他,《Perfect Men》正在招業餘模特,他這樣穿著一身西裝身高身材都不錯長相也很出色的男人正符合他們的要求,如果可以的話,請他去試鏡,試鏡通過以後就能拍攝雜誌封面。如果封面反映良好,公司會考慮和他簽訂長期的合作合同。

「不好意思,我有自己的工作。」

「不是要你轉行,只是如果你喜歡願意的話,哪怕簽合同也只是業餘合同,一個月最多拍兩三期,不會耽誤你的工作。況且這拍一次的價格應該比你工作一個月的工資多多了,我們也會協調工作時間,不會影響到你的正常工作和生活。」

「這個‥‥」

「允浩,你就考慮看看,有錢賺還不好!」

小繭勸了他兩句,他答應會考慮看看。

 

等到整場秀都結束以後,兩人回到停車場,小繭又和他提起這件事。

「我看坐在那種位置的都是時尚雜誌的編輯,那個人肯定不是騙子。你現在談戀愛了,存點錢以後結婚用也好啊,而且他也說了,不會耽誤工作。再說,沒準兒以後還有和金在中合作的機會呢!那時候可千萬別忘了捎上我啊!」

鄭允浩想的不是這一點,讓他動心的,是那筆可觀的收入。

他和金在中從沒因為收入的差別有過爭吵,可他有時候也想給金在中買一些能夠配得上他身份能夠讓他隨身帶著的東西。當然,不管他送什麼,金在中肯定會貼身帶著好好保管,可他身上的名牌奢侈品實在太多,有時候就被他隨意地丟在家裡的某個角落。對於鄭允浩這種普通職員來說,哪怕那些東西已經不入金在中的眼,在他看來也是一堆堆天價的東西。

他從來不會送金在中錢包、鑰匙扣這類普通情侶幾乎都會相互贈送的禮物,因為金在中身上帶著的哪怕只是這樣的小玩意兒,價格也不會低於五位數。

如果有足夠的能力,他當然希望金在中隨身帶著的都是他送的東西。

有的時候他也會想,就算金在中想找個同性的戀人,以他的條件和知名度,要找一個擁有金山銀山的並不是不可能。當初是他主動追求,也是他經過層層努力才終於把這人繫在自己身邊,即使一直以來都全心全意對他,有時也還是免不了擔心一番。

 

打定主意,反正也不是一次性就得簽合約,先試一次應該也無妨。

這件事情只有小繭一個人知道,他千叮嚀萬囑咐讓小繭絕對不能告訴任何人,但小繭要求跟著一起去看看見識一下,他也就沒再推脫。

拍攝工作沒有他想像中那麼複雜,或許他在旁邊看過金在中拍攝時的佈景和工作人員人數,也就不覺得這樣的一本雜誌封面拍起來有多繁瑣了。攝影師也說他雖然從沒拍過卻很能掌握要領,這期封面出來應該會有不少公司來打聽他。

 

雜誌發行的前一天晚上,他剛拿到薪水回到家,就發現客廳裡的燈竟然亮著。

「你怎麼回來了?」

「你還問我怎麼回來了!」

金在中看起來火氣挺大,直接就把一本雜誌朝他臉上扔過去。

他拿起來一看,是明天出刊的《Perfect Men》。

「你真是要氣死我了!你沒事跑去拍這種雜誌做什麼?看我當明星你也想當明星嗎?你老老實實工作不好,非要去學人家一夜成名?」

他沒料到金在中會生這麼大的氣,他也不明白金在中為何生這麼大的氣。

「我只打算拍這一次,不會影響工作。」

金在中憋了一口氣,長長地舒出來:「這可以不是願意就行的,一旦入了這個圈子,怎麼可能還像平常人一樣上班生活‥‥」

鄭允浩這才明白,他是因為擔心,才取消了工作回家來和他說這一番話。這個圈子有多複雜有多煩瑣有多累,這個人遠比他瞭解。就像他雖然希望金在中能夠儘早退出演藝圈,卻也不想讓他同他一起操心柴米油鹽的小事。

 

拿出茶几上放著的前幾天買的雜誌,翻開有折痕的那一頁。

「好看嗎?」

金在中一低眼,看到上面印著的限量鉑金對戒的廣告。

「你‥‥」

「我算了一下,雖然也不是買不起,但是買了之後生活上得緊幾個月。如果拍一次就可以賺到這麼多錢,我也想讓你高興。」

金在中驀地紅了眼,走上前把頭埋到他頸間:「你就是送我銀戒指我也高興,沒有必要‥‥」

「總得配得上你吧?」鄭允浩笑著揉揉他的腦袋,將他撈過來抱進懷裡,「這在我看來還不夠,你可是無價的寶貝,就這玩意兒要配得上你可差遠了。」

金在中忍不住破涕為笑:「油腔滑調‥‥」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