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前一篇《秘密情人》快完結的時候,一直在想接下來要貼什麼樣的文?貼那篇?前兩篇文都是比較明亮、輕快節奏的豆花文,《水色鉑金》是不太虐的文,《秘密情人》更不用說了,甜到令人髮指的地步,那接下來是要繼續這種風格的文?還是‥‥該是來虐的時候了(?)

因為不確定到底要貼那個,我分別向二位作者要了授權(其實是怕如果有一位不答應還有另一個啦~),結果運氣很好二位都要到了。經過我約三秒鐘的沈思之後,我決定還是聽從我心裡的聲音--貼虐文吧~~~(偏大~~你的下篇一定貼!!)

這次貼的這篇《我不懂浪漫》是我前二個月才看的文,作者是季優亞,是近期比較活躍的豆花文的作者,季優亞的文風是虐人於無形的,這麼說有點抽象,就是它不是一下子就虐的你死去活來的,就像風慢慢風化了石頭,海水慢慢侵蝕了岩壁,看文的時候總有一種隱隱做痛的感覺。

《我不懂浪漫》是從允浩、在中學生時代開始了故事的開端,兩個人一個逃、一個追,一個始終認為不該開始,一個認定你就是我的終點,看這文要有點耐性,因為節奏有點緩慢,不廢話了,下面放文。

=========================================================

我不懂浪漫 by季優亞

 

Part1‧也許在遇見你之前的時間,我都是在等待和你相遇。

 

或許自己是不太討人喜歡的吧。

金在中這樣想著,微微沮喪,又呆又笨,又不太會說什麼討人喜歡的話,戴上了這厚重的眼鏡,更加笨,活生生就是個書呆子。盯著鏡子裡的自己,因為高度近視有些模糊不清,雖然也曾有人誇過他漂亮,可是他一點也不覺得漂亮這個詞形容一個男生是會讓人高興的。

總之‥‥他真的連一個知心的朋友都沒有,把眼鏡又架回了鼻樑上,嘆了一口氣,拿起收拾好的包和媽早已準備好的早餐出門。

 

如果說,羡慕過什麼人的話。

腦海裡浮現了一個人的樣子,不得不承認,這個人有著過分帥氣的臉,不僅女生瘋狂迷戀,男生也會承認的帥氣。總是那麼不可一世,成績很差卻天天上課睡覺,三天兩頭打架。偏偏女生也愛這一種的,所以總是圍繞著他。金在中和他沒什麼交集的,雖然只隔了一個過道,他上課時只要側一下頭,就可以看見他睡覺的樣子,平時驕傲又霸道的男生,睡覺的時候卻像個孩子,嘴還會很沒形象的微微張著,一般在這個時候,金在中總是想用毛巾把他的臉遮起來,可是他只是想想也並不會那樣去做。

 

自己其實不太喜歡這個人,或許他羡慕到甚至有些嫉妒,因為不管怎麼想,他也永遠不可能變成像鄭允浩那樣的人吧。

鄭允浩整整一天也沒有來,不過也不會怎麼樣,金在中不知道他家裡有什麼背景,反正是個富家子弟就對了,即便是老師也對他無可奈何,所以他總是肆無忌憚。

他沒來,並不影響女生們的熱情,情書,便當和禮物什麼的堆滿了整個桌子,鄭允浩的兄弟也陸陸續續來了好幾個找他。金在中放學臨走前看了一眼那堆的滿滿的桌子,心想是不是有種人天生就是受人歡迎的?

 

原本看書就看太晚了,在中抄了一條小路打算快點回家,不然媽也會擔心的。耳機裡響著的是他最喜歡的組合HOT的《糖果》,旋律輕快得讓他也忍不住跟著哼了起來。漂亮的眼眸微微彎起來,露出有點歡欣的孩子氣,這是他不輕易在別人面前展露的樣子。

巷子裡很黑,夜空卻是繁星璀璨,然後‥‥

 

然後,他碰到了鄭允浩。

在中看到了一個黑影,看起來是個人,在黑暗的巷弄裡,他隱約分辨出那個人似乎很虛弱的倚坐在牆邊。是受傷了嗎?在中又往前走了幾步,把耳機取下來,俯下身小心翼翼地碰觸了一下低垂著頭的男生。

臉抬起來的時候,在中沒料到會是鄭允浩。那英俊的臉上掛了彩,迷人的丹鳳眼也青了大塊,還有大大小小的擦傷,帶著未乾的血跡,十分狼狽。在中有點不知所措,只能蹲下來和他平視。「沒事吧?‥‥」

 

鄭允浩開口想說話,卻牽動了嘴角的傷口,「嘶‥‥」他倒抽一口涼氣,原本想兇狠狠的語氣也弱了一個調。「我看起來像沒事?‥‥」沒好氣地掃了一眼面前白皙乾淨卻不知為何傻呆呆的男生,鄭允浩想起來似乎是坐在他隔了一個過道的旁邊位置的...叫什麼來著?鄭允浩不太記得了。

哦‥‥對,看起來真的很糟糕啊,金在中慢半拍地反應過來,「那‥‥要去醫院看看嗎?」

「不用,這點小傷。」鄭允浩用拇指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跡,不過不得不承認肋骨真是疼得厲害,手機也在打架的時候不知道摔哪裡去了,家裡也暫時回不去,乾脆到朴有天那裡睡一覺再說。這麼想著,皺了眉毛有些凶地對男生說:「喂,我沒力氣,你扶我出去搭出租!」

「可‥‥不去醫院真的沒事?」

「我說沒事就沒事!」鄭允浩已經強勢地把手臂搭上他的肩膀,發覺他真是太瘦,骨頭都硌得他發疼,鄭允浩就更加沒好氣了。「別囉嗦了,扶我出去就行。」

金在中頗有點不樂意,第一次見到求人幫忙還拽得和大爺一樣的‥‥「好吧。」好心腸的在中還是妥協了,一般來說別人請求他的事他都很難拒絕,就算鄭允浩態度實在惡劣,但也不能把他扔在這不管,良心上會過不去的‥‥

 

從小巷到外面的大街還有段距離,在中有些吃力的扶著這個幾乎把全身重量都壓在他身上的男生踉蹌走著,在中比他矮小半個頭,髮絲間傳來的似有若無的香氣讓鄭允浩聞起來感覺很舒服,原本就很虛弱,居然還有力氣伸手扒拉他的頭髮。「小子,你噴香水了?」

在中原本服帖的烏黑髮絲亂亂的。「沒有啊‥‥」

鄭允浩感覺自己在沒話找話。「你叫什麼名字來著‥‥?」

「我?」果然自己是不惹人注意的,坐在旁邊的人連他的名字也不知道,挫敗的垮了肩膀,在中有氣無力。「 我叫金在中。」

「金在中啊‥‥知道了。」似乎恢復了一點元氣的鄭允浩側了臉打量了一下他,白白嫩嫩的,仔細看的話,被眼鏡遮住的眼睛也漂亮的不可思議。「 怎麼像個女人似的‥‥」

被戳到痛處了,在中是長的秀氣,甚至比女生還要漂亮一些,但是他最不喜歡的就是別人說他像個女人,誇他漂亮。「誰像個女人了?」他停了下來,把鄭允浩推開一些,語調也因為氣惱而高了一個調。「你這樣說我不幫你了。」

鄭允浩倚在牆上勉強站穩,肋骨疼得厲害,看到金在中氣惱的臉頰都微微發紅的樣子竟覺得好笑。「好了好了,不說了,脾氣倒不小。」 他難得沒有生氣,反而覺得這人好玩,勾起嘴角笑起來,笑得扯動了身上的傷,又臉色蒼白的皺了眉毛。

這人真是,在中始終不忍心,又過去扶他,這回鄭允浩不再說話了,半閉著眼,是真的疼得厲害了需要好好休息。出了巷子到大街上招了輛計程車,在中把重的要死的男生塞了進去,正一言不發的準備離開時卻被人抓住了手臂。

原本閉著眼的鄭允浩睜開了那雙迷人的眼睛,嘴唇還蒼白著。「謝謝啊。」

還不忘了道謝說明還不太壞,在中只是略略點頭就轉身走了,耽誤了好些時間,回去也太晚了點,到家的時候,果不其然,媽還在客廳裡等著。

 

金苑玲其實年紀也不大,年輕的時候愛錯了人懷了孕卻被拋棄,她堅持要生下孩子索性離家出走,她倒也能幹,一個人把在中養到這麼大,生活條件也不錯,現在是一家有名的服裝公司的首席設計師,在中17歲,她也才35歲而已。

「今天怎麼這樣晚?」 端上當夜宵的綠豆粥,金苑玲坐在他對面看著在中慢慢喝,忍不住揉揉自家兒子的頭髮。「 別太用功了,書呆子。」她不明白,明明自己挺開朗陽光的啊,自己兒子怎麼也不感染到一些,總是悶呆呆的。

「嗯‥‥以後不會看書到這麼晚了。」在中悶悶的回答。

其實回來晚,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碰到一個莫名奇妙的人。

 

 

 

Part2‧我一直相信,等你出現的時候,我就知道是你。

 

又被人捉弄了。

架在鼻樑上的眼鏡被摘下來,在中已經相當於半個瞎子了,眼前一片迷迷濛濛的,這樣的感覺讓他很不安,他摸索著站起來,卻笨拙的碰掉了桌上的書。「別鬧了‥‥小飯,我真的看不清。」

「可你不戴眼鏡比較漂亮啊。」女生笑得樂呵呵的聲音在不遠的前方傳來。

「不要說我漂亮。」金在中固執地強調一遍,他向前試探地走了過去,試圖搶回拿在小飯手裡的眼鏡,可他真的看不清,腳下又不知道被誰惡作劇地絆了一下,踉蹌著勉強站穩,聽到一陣不知道善良還是惡意地哄笑聲。

耍他真的這麼好玩嗎?可在中笨到連生氣都不會,呆站在那裡,只能無用地重複了一句。「小飯,真的別鬧了‥‥」 看他窘迫的樣子很好玩嗎?他即使不生氣,也並不代表他開心被別人捉弄啊,他想這麼說出來,自己並不是好欺負的,卻少了一張能言善辯的嘴,沉默的性格讓他不能表達出自己的想法,張了張嘴,在中覺得自己現在的樣子肯定很呆。

 

「你們在幹嘛?」很不耐煩的語氣,鄭允浩明顯是早上沒來得及打理自己的形象,頭髮亂糟糟的,臉上還貼著OK繃,雖然這樣也絲毫不影響他的帥氣,反而在那樣的霸氣裡帶著那麼點可愛,他已經看到呆站在過道裡的在中了,更加惱怒的皺眉,八成已經猜到是什麼情況了,從小飯手裡把眼鏡毫不客氣地拿來,威脅性的環視了一周。「無不無聊你們這些人。」

在中昨天幫了他,知恩圖報這點良知鄭允浩還是有的。

「允浩‥‥對不起‥‥」女生委委屈屈地咬唇。

「對不起誰啊對不起?」鄭允浩挑眉反問,修長的手指指向還在那呆站著的在中。「有沒有腦子啊,對不起的是他,去,和他道歉。」

「我又不是故意的‥‥只是開個玩笑啊。」小飯怯怯的。乖巧可愛地說:「 允浩不要生氣。」

這樣的可愛似乎對鄭允浩沒多大影響,反而臉色更差了點,「開玩笑? 他看起來很開心很想笑嗎?」頭疼地撫向眉間,他的不耐煩已經快到了極點。「你囉裡八嗦的幹什麼?叫你道歉就快去。」

 

「沒事的‥‥」在中的聲音很小,他能聽得出鄭允浩的不耐煩,還可以想像到那張英俊的臉生起氣來該有多麼冷若冰霜,可是對女生的話未免也太凶了些吧,何況她也沒有怎麼樣,於是再小小聲地補充了一句。「不用道歉也沒關係。」

「你這麼好欺負的?」 鄭允浩沒由來地氣惱,金在中這麼說弄得他好像是多管閒事的。把眼鏡重重地放進他手裡。「算了算了,我懶得管。」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吊兒郎當地走到在中旁邊原本是小飯的座位坐下,完完全全當成了自己的地盤,趴著打算睡了。

「允浩‥‥」小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誰准你叫這麼親密了?」鄭允浩眼皮也沒有抬一下,指了指那邊他的座位。「得了,你去我那坐著。」

 

戴上眼鏡世界終於一片清晰,在中回到座位上的時候對小飯抱歉一笑,其實她只是調皮了一些,並不討人厭的。小飯倒也不介意,收拾了幾本書挪到鄭允浩本來的座位上去了。在中轉頭看了看鄭允浩,他趴在桌上睡得安逸,下唇比上唇略豐滿,就總給人一種想親吻的感覺,嘴角的那一顆痣似乎都比別人長得好看些,也難怪女生們被他迷得神魂顛倒的。

「金在中,你怎麼和傻子一樣。」鄭允浩突然冒出一句。

「欸?」他沒反應過來,鄭允浩還是沒睜眼,在中也不知道他什麼意思,也對‥‥反正自己沒少被人說過傻,於是悶悶地應了聲。「哦‥‥」

他還不是睡得和豬一樣‥‥在中在心裡偷偷加了句。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