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5‧喜歡還是習慣。我不瞭解。

 

金在中不是傻子,他知道那種感情是什麼,他也知道自己絕不應該出現這樣的錯覺,是錯覺嗎?在中不知道,想了很久也掙扎了很久,優亞說他笨說他傻,可是他也有自己的想法。或許‥‥他是喜歡鄭允浩的,可是這樣的感覺是習慣還是喜歡,他有些分不清了,這樣的感情是監牢,他不想困頓其中。

是習慣,是曖昧,是無時無刻都在一起,所以他才會有這樣的錯覺。

所以,趁著這樣的感情還沒有成長為參天大樹,他要及早地阻止它發芽。

 

開始不經意地和鄭允浩保持一點距離,雖然好像沒什麼變,可鄭允浩高興起來對他熊抱的時候,會輕輕推開他,說兩個男生抱成這樣很怪。

鄭允浩每次都氣哼哼,說著賭氣的話,下次高興了又會不知悔改的抱過來。

他的懷抱很溫暖,頭埋在他肩上的時候會有陽光的味道,有時在中會妥協,讓他抱上一會,反正‥‥不久就要畢業了,那時,自己就真的可以解脫了吧。原本約定五個人上同一所大學,可是他決定改填另一所,兩個城市相隔甚遠,到那時,如果不見面,應該就會斷了不該有的念想了。原本是約定不變的友情,可是在中的友情變了質,還不如儘早離開。

 

優亞總是很心疼的看著他,可看他真的下了決心似的,只好呐呐地停止了勸解,揚言以後也考取他那所學校,幫他找更好的小攻,反正鄭允浩也不適合他。傻丫頭怎麼就不明白呢‥‥在中苦笑,下決心逃離一個漩渦,又怎麼會,再次跳入另一個漩渦?

用盡所有的勇氣給他唱了那首歌,即使他不懂,在中也不遺憾了。

 

考試的前一天在家裡溫書,天氣真的熱得很,鄭允浩真恨不得把自己埋進冰箱裡,昌珉一點都不緊張,冒著大熱天的居然還和優亞一起去滑冰,只留下在中一個人在家裡監督鄭允浩看書。鄭允浩想著是一定要靠自己的實力上那所大學的,有了信念倒也認認真真看了會書,等他揉著酸澀的眼睛捂著咕咕叫的肚子看向旁邊的在中時,發現他居然睡著了。

太累吧‥‥鄭允浩撥開他嘴角粘著的不聽話的髮絲。

安安靜靜的趴著,不像鄭允浩的睡相那麼差,長長的睫毛乖巧的貼著,始終如櫻花一樣粉紅的嘴唇有些嘟起來,怎麼看怎麼可愛,鄭允浩的指尖滑過他的臉,他也沒醒,不滿地從鼻子裡哼了哼,眉毛皺起來。

鄭允浩也趴下來,突然想好好的看看他。

在中‥‥離他很近,卻又離他那麼遠,這段時間鄭允浩明顯能感覺他的疏離,雖然還是對他好,但也會不經意地躲開他的懷抱,看向他的時候,那溫和的眸子也不會感覺到他的視線回看他了,兩個人默契地說出同一句話的時候,也不會相視而笑,在中只是有些黯然地低下頭。無數次的想問為什麼,他知道在中不會給他答案,他也隱隱約約地害怕知道答案,就只是假裝遲鈍,厚著臉皮去粘他。

「在中‥‥」鄭允浩看著他白皙如玉的臉有些恍惚。「我該拿你怎麼辦‥‥」

在中當然不會回答,睡得很沉,睫毛輕微的顫抖都沒有,安靜又均勻地呼吸著,鄭允浩忍不住,湊上去小心翼翼地親了一下他的臉。「在中真漂亮。」鄭允浩心裡有別的話,可他自己也不明白想說什麼,所以總是說在中漂亮,被他瞪一眼也開心。

鄭允浩起身離開的時候,那雙湖泊一樣寧靜的眸子緩緩睜開了,恍恍然了一陣,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又輕輕閉上了。

 

晚餐居然是鄭允浩親手做的,昌珉目瞪口呆地看著一大堆不明物體的東西,顫抖著問向鄭允浩。「吃了會不會死?」

鄭允浩圍著平時在中圍慣了的圍裙,平時在中圍了倒也沒怎麼樣,可如今圍在鄭允浩身上就怎麼看怎麼好笑,拿著鏟子從廚房裡冒出來,和黑面神一樣。「廢話少說!沈昌珉你敢質疑你哥的實力?死不了你!快叫你在中哥來吃飯!」

昌珉想笑又不敢笑,憋著氣站起來慢吞吞地想去喊在中來吃飯,他膽兒小,他怕鄭允浩一鏟子過來把他聰明的腦袋削去半邊,像鄭允浩那麼心狠手辣禽獸不如的人,指不定就會那麼做。正巧在中剛從房裡出來,昌珉識時務地躲在了他身後。「在中哥!允浩哥想謀殺。」還挺像那麼回事地扁著嘴。

「YAXI!沈昌珉你這個臭小子!」鄭允浩威脅性地揮了揮鏟子。

 

「讓我看看有些什麼?」在中看起來心情不錯,拖著沈昌珉在餐桌邊坐好,嗯‥‥這些黑不溜秋的是什麼?年糕?還是蒸蛋?在中也沒指望鄭允浩能變出一大桌子好菜來,但是還是覺得很滿足。「允浩,吃了這些我們明天還能考試嗎?」還沒忘了開鄭允浩的玩笑。

「對啊,我還年輕我還不能死。」昌珉補充一句。

「切!」鄭允浩把圍裙解下來,隨手一丟就要走。「不吃拉倒,我回房睡覺!」

昌珉倒是樂得自在,從冰箱裡翻出一大堆零食,屁顛顛地抱回房間了。

「哎,別走。」在中一把拉住了氣沖沖的鄭允浩,好聲好氣地勸。「別生氣,我又沒說不吃。」

「反正難吃,別吃好了。」鄭允浩賭氣得很,卻沒有再走了,順勢坐在了在中的旁邊,頭扭到一邊,嘴裡還念念叨叨沒良心什麼的。

在中取了筷子,笑得眉眼彎彎。「好,我要開動了。」夾了一塊不知道什麼的物體,在中眉毛都沒有皺一下就吃了進去,鄭允浩期待地看他,他似乎有點難以下嚥,慢慢嚼了下,才咽了進去,勾起嘴角上揚一個笑容,眼眸亮亮的。「允浩‥‥以後鹽放少一點。」看鄭允浩皺眉,又溫和地笑著說。「不過‥‥很好吃,真的。」

不得不的承認,鄭允浩覺得在中最後一句話帶著安慰的意味,但挺受用的,鄭允浩心情也好了不少。在中的眼神帶著愁緒,雖然一直在笑,卻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要笑哭了,眼角也微微濕潤著。鄭允浩只當是自己做的太難吃了,不耐煩地搶走在中手裡的筷子。「好了,別吃了。」

「為什麼?我覺得不錯啊‥‥」在中偏著頭看他,很真摯的樣子。

只是不想看到他莫名難過的樣子,鄭允浩沒說出來,指著冰箱。「還有些零食可以吃,先將就一下吧,我知道這不好吃,先去洗碗好了。」

「哦‥‥」在中頗為惋惜。

 

家事鄭允浩並非不會做,但是對於做飯這一件他還真是沒有一點天分,以前媽就經常說得找一個會做飯的兒媳婦,不然他非得餓死。悶悶地洗著碗,看來媽說的沒錯,而且他一個大男人站在廚房裡也的確奇怪,不過在中站在廚房的樣子卻不一樣,又想起在中背對著他在廚房忙活的樣子,溫暖地讓人恨不得抓過來揉揉‥‥

就在鄭允浩胡思亂想的時候,一雙手臂悄悄地環上了他的腰。

他知道是誰,僵在那裡碗也忘記洗了,在中微涼的臉貼在他肩胛骨的皮膚上,雖然隔著衣服,還是能感覺他睫毛輕悄地扇動帶來的刺癢,心跳突然就亂了節奏,手上滿是泡沫也不知道往哪放。「在中‥‥?」鄭允浩試圖轉過身看看他。

「別動,別回頭看我。」在中埋在他背上,聲音悶悶的,挨著他蹭了蹭,像只貓一樣蹭著主人討好。「允浩‥‥」

「嗯?」

「允‥‥」他又用那種帶了濃濃鼻音的聲音喊他。「允呐‥‥」

「嗯?」

「允呐‥‥」

「怎麼了?」

在中搖了搖頭,沉默了下來。

 

 

 

 

 

 

Part16‧ 至少要知道,這個。

 

對鄭允浩來說考試真是地獄般的兩天,考完之後整個就神清氣爽了,在中和昌珉給他補的課也沒白花時間,鄭允浩估計八成能上個S大是沒問題的,一群人浩浩蕩蕩地殺去了有天家開的酒吧,壓抑了這麼久說什麼也得好好嗨一下。

 

一時間烏煙瘴氣的,在中不會跳舞也不太會喝酒,看他們四個出盡了風頭,惹得一群小女生扯著嗓門歡呼,眼冒愛心幾乎要厥過去,在中不愛出風頭,連唱歌也不願意唱,點了一杯水果酒坐在吧台上喝。

一群人已經玩瘋了,香檳酒撒得到處都是,難得放縱,在中也默許了鄭允浩可以喝酒,遭到眾人嘲笑鄭允浩,在中就像鄭允浩的媳婦兒一樣,鄭允浩喝個酒也得媳婦兒同意,鄭允浩怒了,嚷嚷著誰再說揍誰,在中居然也沒有生氣,只是埋頭一笑。

大家哄然大笑,鄭允浩也愣了。

不過也沒容他愣多久,就被人拽去拼酒,拼了酒又開始四處砸蛋糕,一般來說,誰最受歡迎誰就被砸得越慘,鄭允浩尤其狼狽,英俊的臉上都沾滿了奶油,到最後大家都累了,七歪八倒地休息,鄭允浩奄奄一息地趴在已經喝昏了的昌珉身上休息了會,還是頭昏腦脹的。

在中呢‥‥他好像忘了他還在那了‥‥‥

果然,在中還在角落的吧台邊,點了的酒也沒怎麼動,背對著他,只能看清他小半個背影,鄭允浩晃了晃腦袋,試圖看的更清楚一些,酒吧的光線太暗了,黑暗裡只有在中背影的那一抹純淨的白,他看的恍惚,唉唉‥‥怪自己玩得太投入,差點忘了在中一個人在那了,就是不喜歡他總一個人悶著不和人往來。鄭允浩搖搖晃晃地走了過去。

 

在中意識到他來了,轉過身來恰好接住了站不穩的鄭允浩,在中坐在高腳椅上,所以鄭允浩是半俯下身去,腦袋擱在了他瘦弱的肩,很濃的酒味,在中不禁苦笑,「你可別吐在我身上啊‥‥」也不怕他身上的奶油蹭髒了衣服,把鄭允浩的臉半捧起來,取了紙巾給他細細地擦,埋怨著。「看看你,髒死了。」

鄭允浩半眯著眼,含糊不清地說:「幹嘛不一起來玩?」

「看你們玩就可以了。」在中嘆氣,好歹是把他的臉弄乾淨了,手指卻捨不得離開他的臉,曲起食指在他高挺的鼻子上輕輕一刮。「傻瓜允浩。」

 

在中今天很不一樣,鄭允浩雖然醉了還是覺得在中現在特別溫柔,像被冷落了很久的孩子終於得到了疼愛,更加放肆地握住他的手指一咬。「不許‥‥說我傻。」沒忘了要反駁,還挺生氣地瞪他一眼。

在中突然就笑了,星光璀璨的大眼睛彎成月牙兒的弧度,沒有一點憂愁,剛剛微皺起來的眉毛也舒展開來,笑意流淌至嘴角,連酒窩裡都盛滿了溫暖笑意,在鄭允浩眼裡看來,在中就像鑽石,如果被光芒點亮,是會刺痛人的眼睛的。

「在中‥‥」鄭允浩醉醺醺地湊近一些看他,想把他的美麗看得更清楚一些,「在中‥‥太漂亮了,笑起來更漂亮。」

「為什麼允浩說我漂亮?」

「大概‥‥因為太喜歡了。」鄭允浩痛苦地捶了捶胸口,酒精讓他昏沉沉的,伴隨著絲絲縷縷的痛楚糾纏,讓他幾乎要無法呼吸了,斷斷續續的,卻又很認真地。「太喜歡了,所以‥‥看到的話,心很痛。」

想對他好,不顧一切對他好。

‥‥‥‥‥

 

在中沒料到會有這樣的回答,語無倫次甚至詞不達意的,鄭允浩還在看著他笑,傻氣得像個孩子。心裡在低低地嘆息,如果是罪的話,可不可以讓他放縱這麼一次?手指劃過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停在了他下唇比上唇略豐的心形嘴唇,「我也很喜歡允浩啊。」在中的聲音小得可憐,鄭允浩似乎沒聽清湊近了一些。

在中就直接把唇貼了過去。

很柔軟的觸感,在中也許是在害怕,肩膀還在輕微顫抖,無措地閉上了眼睛,他從沒有接過吻,也不知道吻是怎麼樣的,只是笨拙地用唇摩挲著鄭允浩帶著酒味的唇,很溫暖,以致他的眼淚都快要掉下來。

也許這就是鄭允浩心裡最隱秘最不能對別人提起的渴望,像戀人一樣,用嘴唇交換彼此的溫度和眷戀,和在中,只是和金在中。用手扣住了他精緻的下巴,纏綿得加深了這個吻,感覺他還在害怕,下意識就摟緊了他,吮著他柔軟的嘴唇,溫柔得不像話。他醉了,如果他沒有醉他也許還有理智控制他自己,他如果沒有醉他也不會輕易說出那埋藏在心裡不為人知的喜歡,那樣的情緒像洪水席捲而來,幾乎要將鄭允浩淹沒。

不要再掙扎了,他想和在中在一起。

 

待兩人都有些喘不上來氣的時候,鄭允浩才結束了這個吻,頭倚在他脖頸處,像吃飽喝足的大貓一樣蹭蹭,真是醉得厲害了暈得想休息,安心地閉了眼睛,竟就這樣暈睡過去,手還是摟著在中,怕一不小心就會不見似的摟著。

好在他真睡得沉,在中吃力地把他挪到另一張高腳椅讓他倚在吧台坐好。

這個角落很偏,剛剛的事也不會有人看到,那就好‥‥在中撫著還溫熱的唇,手指卻是冰冷的,怔怔地坐了一會兒,捂了臉還是不爭氣地掉了一滴淚。別總和女人一樣!在中在心裡狠狠地訓斥自己,原本以為自己還算堅強,但攤上鄭允浩再堅強也沒有用,心裡的苦澀蒸發,沒有地方發洩,只能默默流淚。

我捨不得,但是,我不允許。

喜歡一詞太單薄,它承擔不起太多的重量,我喜歡不起,放縱不起。

用手抹去那一滴淚,表情終於恢復淡然,想要起身離開,走了幾步卻又折返回來,在鄭允浩臉上眷戀的吻了吻,猶如嘆息。

「允浩,再見了。」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