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9‧記憶中的容顏,輕聲說抱歉。

 

到A大的第一年,的確是受到很多女生歡迎的,他畢竟是變了,即使沉默也不再是木呆呆的樣子,說到底,也是托了某人的福。女生們認為他的沉默生冷漠,直誇他有型,得不到的反而更想要,前赴後繼地拜倒在他的牛仔褲下的女生不計其數,這樣算受歡迎了嗎?在中不知道,但是他一直沒交女朋友,別人問起來只笑不語。

只有他自己知道是為什麼。

 

第二年的時候季優亞如約過地考過來了,一來便驚天動地的,蹭蹭蹭地捧了新鮮的蛋糕,衝到在中的教室,那時正在上選修的課程,門一下就被毫不溫柔地踹開,照例是徹底無視了老師的存在,笑眯眯地朝著在中走了過來,小丫頭看起來成熟了不少,咖啡色的長卷髮,溫柔婉約,走路的時候依舊不變的微微上揚小下巴,不惹人討厭卻又非常可愛的樣子,毫不客氣地把他周圍的女生擠走了,蛋糕端端正正地擺到他面前。「新學的慕斯蛋糕,在中OPPA,給個面子嘗一下吧。」

要是以往在中都會笑著拒絕女生們送的禮物,可是今天他卻不一樣,反而揉了揉女生的頭髮。「好久不見。」在中溫柔地如是說,著實讓眾人驚掉了下巴。

 

第二天就開始瘋傳在中不交女朋友原來是因為有一個小他一歲的漂亮女朋友了,長得可愛乖巧,像個小公主一樣,這倒是以往優亞受到的最多的評價了。

而現在,那個人人口中的小公主正坐在在中對面,毫不注意形象地大口大口塞著辣炒年糕,辣得冒汗用手不停的扇。

「你真的要我當你女朋友啊?哎哎,你太讓我為難了不是?」優亞面色沉重地大喝一口水,惆悵地把杯子往桌上一砸。「得,我就答應了,總比你被其他女人糟蹋了的好,還不如我來照顧你。你也太不厚道了,過年也不回去一次,昌珉老問我你啥時候回去給他做頓飯,纏得我煩死了,我哪曉得你啊,悶頭悶腦的難過了也不跟別人說,你存心想急死我啊?不成,你今年得跟我回去過年,你媽總會想你的吧?」

聽優亞連珠炮似的說,在中苦笑著摸了摸鼻子,還真有點懷念有人關心有人念叨的日子,遞了紙過去給她擦嘴邊的殘渣,「好,今年一定回去。」他之所以不敢回去,是真的害怕滿是回憶的城市,他是不敢,倘若不小心遇到鄭允浩要用什麼表情面對。

優亞吃飽喝足摸著小肚子感慨。「唉‥‥我怎麼就這麼有魅力,把好好的彎男愣給扳直了?」= =

 

在中是真的想好好地談一場戀愛了,也找不到比優亞更好的人選了,優亞是知道他的過去,知道他的不堅強,很多時候都能給他安慰,從一開始認識的時候就一直像帶給人溫暖陽光一樣的陪在身旁,他只是想好好地談一場戀愛,也許只有試圖去喜歡別的人,才能忘記心裡隱隱的疼痛和期待。

 

每天每天都和優亞膩在一起,在中是喜歡那樣輕鬆的感覺的,他覺得自己已經收拾好心情了,但不知道缺了什麼,也許是‥‥心跳?再沒有那樣鼓噪的心跳了,在看電影的時候想側過身吻優亞的時候,也沒有那樣鼓噪的心跳了。

停頓下來,看著優亞有些被嚇到的眼睛。

感覺少了點什麼,他想吻下去卻又遲疑,與鄭允浩親吻的溫度至今他還記得,那麼炙熱又那麼心跳,揮之不去的回憶總是纏著他,他無法掙脫。

優亞倒是從驚嚇中恢復過來了,看著停在她面前那張表情變化莫測的臉,一點害羞的感覺都沒有。「MO?想親我?」大大咧咧地摟住在中的脖頸,在他臉上呼一口氣,呼完了又鬆開了他,繼續往嘴裡塞著爆米花,面不改色地說:「想親我也會分神啊?你眼裡沒有我,我反而啊,通過你的眼睛看到了別人。」

 

別人指的是誰,優亞想在中一定知道,她是喜歡在中的沒有錯,一開始想追他的也沒有錯,但是那種喜歡,和在中喜歡鄭允浩的喜歡是不一樣的,比朋友多一點,但也不是戀愛的感覺,優亞想照顧他保護他,恨不能別讓他受一點點的傷害,她之所以答應和在中交往,也只是順著在中的意思,在他的身邊以戀人的身份存在著,幫他擋掉不少桃花。

唉‥‥她怎麼就這麼糾結呢。

在中歉然地笑了笑。「對不起啊‥‥」

「得了得了,我最見不得你難過。」每當這個時候,優亞就會沮喪,她想讓在中幸福,但是力不從心,況且她也給不了,誰叫金在中這小子呆呢?旁觀者清,她早就看出了他的心思,可在中卻遲遲看不穿自己。

明明還想念,明明忘不了。

 

過年回家的時候,遭到金苑玲好一頓埋怨,埋怨完了後又對兒子領回來的漂亮女朋友產生了極大的興趣,優亞平時大大咧咧的,必要的時候還是挺會討好人的,一口一個阿姨喊得比誰都親,還主動下廚幫忙,晚飯後還和金苑玲在沙發上磕著瓜子你一句我一句地討論偶像劇八點檔,留在在中一個人在廚房洗碗。

收拾好一切從廚房出來的時候,他站在客廳裡聽著她們討論哪個男的比較帥的時候,忍不住笑出了聲,優亞轉過來對他招招手。「在中快來吃甜點。」

「好。」他微笑應允。

這樣不就夠了嗎?已經不能再幸福了。

 

 

 

 

 

 

 

Part20‧有些人 不提便罷 一提錐心刺骨

 

說什麼也要去買衣服,女人逛起街來是最恐怖的,在中原本是不想去,可還是被優亞強行拽了出來,幫她們拎大包小包,優亞和金苑玲簡直和姐妹一樣,手挽著手走在前面,在中在後面拎著大堆東西倍受冷落,真不明白到底誰是她親生的了。

 

經過DIOR專店時優亞停了下來,但是金苑玲還是不提倡奢侈消費的,優亞豪放地拍拍胸口。「放心,我還是有錢的,上次在中還給我買了GUCCI的高跟鞋,眉頭可都沒皺一下,我也不能小氣。」連拖帶拽地把金媽媽拉了進去。「不然給你買個包?放心啦~我有的是錢,哈哈哈哈哈~」

在中覺察到路人頻頻投來的異樣眼光,也不想在外面站著了,一起跟了進去。

 

西裝是純黑暗紋的,摸上去的質感也很舒服,剪裁也修身,優亞一眼就挑中了,拿到在中身上比了比,滿意地點點頭,推他去換衣間換上。

和金媽媽邊聊天邊等,優亞眼尖,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曾為了在中對他恨得牙癢癢的,也曾覺得他不適合在中企圖不讓在中離他太近的,到最後還是擄走了在中的心遲遲不還的,那個男人。

現在真的帥了很多,那種驕傲如王者般不可一世的氣質掩都掩不住,已經蛻變成更加成熟穩重的男人了,那雙迷人狹長的眼睛隱隱透著冷漠和戾氣,會讓人有些莫名的畏懼感,咦‥‥等等,他旁邊那女人是誰?優亞危險地半眯了眼,挽著他的手,會貼近他耳邊說話,笑顏如花的‥‥沒猜錯的話,應該是女朋友。

他奶奶的,優亞忍不住在心裡罵了句髒話。想當初是誰為了在中要死要活不吃飯抗議的啊?這就交上女朋友了?男人真他媽善變,哦不,除了她可愛的在中,雖說他長得完全符合優亞心中對帝王攻、霸氣攻、腹黑攻的完美要求,她還是無法燃燒起腐女的火焰,OO個XX,她就是不爽得很。

 

本來想擋著金媽媽不讓她注意到鄭允浩的,結果金苑玲已經發現了他,站起身來對著鄭允浩打著招呼。「允浩!」

哦,糟糕,優亞扶上了額頭。

鄭允浩走了過來,面若冰霜的臉上終於有了一絲笑意,「你好,金阿姨。」他旁邊的那個女生也很活潑地打了招呼。「你好阿姨,我是允浩的女朋友韓敏范,你可以叫我小飯。」

金苑玲笑得開心。「允浩也長大了呢,很帥氣,女朋友也很漂亮。」

鄭允浩的目光在季優亞身上兜了一圈,眉輕輕挑著。「不比在中的女朋友漂亮。」他語氣淡淡的,優亞卻聽出了不同的意味。

陰陽怪氣的幹什麼?!優亞怒了,她倒寧願鄭允浩像以前那樣暴跳如雷的想揍她,也不想他現在這樣不冷不熱的,他變了太多,優亞都覺得陌生。

「優亞。」在中的聲音在背後響起,似乎想說什麼,又突然哽住了。

優亞再次頭疼地扶額,糟糕,撞衫。

 

記憶中的容顏又再次出現在面前,雖然只是兩年不見,卻好像已經變了太多太多,在中怔住了,周圍的一切如同水墨畫一樣褪了色,只剩下那個人在那裡,遠遠地望過來,一眼就能望進心裡,他竟然還會為此局促不安,在中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

氣氛太怪異了,優亞想說些什麼來打破一下這怪異的氣氛,鄭允浩卻在此時開口了,「很好看。」他是在笑,笑意卻沒有到達眼裡。「這衣服穿在在中身上也很好看。」

指甲狠狠地陷進掌心細嫩的皮肉裡去,疼痛感拉回了尚且僅存的一絲理智,在中才不至於讓自己失態。「是嗎?」他理了理袖口,漠漠然地說。「我不喜歡別人說我好看。」

這句話像是戳到了鄭允浩的痛處,臉色不易察覺地變了變。

「是呀,而且和別人買一樣的也不太好嘛。」優亞及時地來解圍,才不至於讓氣氛繼續僵持下去,親昵地幫在中理了理頭髮,溫柔又體貼。「好了,在中,今天逛街也累了,就先別買了,下次我再陪你出來,先進去把西裝換下來。」

在中知道優亞是給他解圍來了,點了點頭,同樣也是寵溺的樣子。「等我會。」

 

進了換衣間,剛剛的笑容卻瞬間消失了,疲憊地倚在門上站了會,他剛才的不安和無措仿佛在嘲笑著他,還是掩飾不了自己的情緒,不是早就已經整理好了嗎‥‥‥可是為什麼在面對他的時候,連一句「好久不見」都哽在喉頭。

可鄭允浩還是那麼波瀾不驚,笑著說他好看。

在中沒有忘記那天他問他為什麼總說他漂亮的時候,鄭允浩給出的回答,一瞬間就像刺蝟豎起了防備的刺,理智告訴他,不可以失態,不可以讓別人看笑話,不可以動搖。好吧‥‥他揉了揉臉,清醒一下自己,該換好衣服出去了。

 

出來的時候,優亞便迎了上來,踮著腳貼近了耳朵。「我們別輸給他們。」用只有他們倆能聽到的聲音,語氣是十分賭氣的。

在中哭笑不得,她倒是比他還生氣。

「在中啊,允浩今天帶女朋友去咱家吃晚餐吧,你們倆不是玩的挺好嗎?好久沒聚了吧?允浩也同意了。」金苑玲樂呵呵的。

「好啊。」在中笑笑,「那現在就回去吧。」

 

一路上優亞一反常態,整個人都粘在在中胳膊上似的,兩個人走的比較前面,鄭允浩則是和小飯一起和金苑玲說著家常的事,優亞更加得瑟,時不時就貼到在中耳邊說話,笑得要多陽光有多陽光,要多燦爛有多燦爛。

看鄭允浩還擺副死人臉裝拽,她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對在中一點感情都沒有。

 

「允浩?允浩?」金苑玲看鄭允浩突然不說話了,目光凝注前面,臉色似乎有點差,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了。

剛剛優亞不知道從哪摸出來的棉花糖,咬在嘴裡一半,撅著嘴要在中來咬,在中似乎是被她纏的不行,順了她的意思側頭咬一半去。

這樣的畫面真的太刺眼。

鄭允浩恢復了笑容,不經意地提了一句。「我看在中和優亞感情不錯。」這樣的語氣倒是傷感占了幾分。「很般配。」

怎麼都覺得尷尬,雖然其樂融融的,那也只是表面而已,只有金媽媽是真的開心,幸好她的感覺神經不太敏銳,優亞很慶幸的想,真為在中感到難受。怎麼說,喜歡過並且還念念不忘的人帶著女朋友突然出現在他面前,任誰也不會好受吧,那個叫小飯的好像也認識在中,偶爾還興致勃勃地和在中搭句話,只是面對鄭允浩還是有點怯怯的,不像她,粘著在中粘得緊,三號情侶的模樣。

好吧,她爽了,至少在中不用太難堪,有她在誰也別想欺負。

 

「我記得那時候你們畢業,在中和優亞去旅行了,允浩你還三天兩頭地來找,後來一次也沒來了,是不是在中真欠了你的錢不還,兩人鬧矛盾了吧?」金媽媽對這事還念念不忘,趁著兩人都在,就拿出來問問。

在中原本是想喝水,水杯拿到嘴邊卻停了一下。

鄭允浩似乎在想什麼,既而又一笑。「是欠了我什麼,但,不是錢。」他說的很平淡,墨黑的眸子直直地看向在中,想從中看出什麼,似乎覺得是徒勞,嘆了口氣,目光又淡淡轉開。「不過現在不用他還了。」

像被人用針尖在心臟上刺了一下,傷口不大也沒有流血,但就是真真切切的疼,在中反反復復吸了幾口氣,才有勇氣笑起來。「我都已經忘記了,沒想到你還記得。」

優亞的手在桌下被在中攥得生疼,也不知道他是有多難過才會這樣逼自己,在中向來就是溫溫和和的,這樣略帶尖銳的反擊還是頭一次,顯然是鄭允浩的話讓他覺得難過了,為了保護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堅強不得不更狠心,為愛互相傷害的人優亞見的多了,像這麼傻的兩個傻子倒是第一次見,句句致命。

何苦呢‥‥優亞在心裡嘆氣。

金苑玲只是當兩兄弟鬧不和,沒聽出他們話裡的另一番玄機,「好了好了,今天兩個人就和解吧。別苦大仇深的樣子,男生嘛,要大方點。」到廚房去端了飯後甜點來,餐桌上又熱熱鬧鬧起來。

只是有的人心裡還有心事。

 

優亞和在中送鄭允浩和韓敏范下樓,鄭允浩今天沒有開車,只能步行去前面的路口搭出租,天空突然就下起了小雪,雪在溫熱的臉頰上融化,有微涼的觸感,說出來的話是伴隨著呼出的白氣的,「允浩,天氣冷,就快點回去吧,路上小心。」語氣是客套有禮的,甚至有些疏離。

鄭允浩突然就移不開眼,那雙星光璀璨的眸子流轉的光華,許久不曾見到,真的還想再多看一眼,良久,他又微笑,「再見。」轉身離開的時候摟著凍得發抖的小飯,兩個人相偕著走在冬夜寂靜的大街上。

路燈有暈黃的光,把兩個人的影子拉得長長的。

雪還在一直不停的下,溫柔又美麗。

在中仿佛覺得他們就要這樣慢慢走出他的生命裡,看他們消失在路的盡頭,心裡突然很是傷感。「沒想到他會和小飯在一起,不過也好,他看起來過得不錯。」轉過頭看著優亞,眸子依然是熠熠的。「我也可以放心了。」

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看起來很不好?優亞心疼卻又更加生氣,跳起來對著在中的額頭就是一拍,「放心個屁!」真是不知道拿這讓人心疼的小子怎麼辦,打也不打重了,罵又不知道從何罵起,真是氣死人了!!她跺了跺腳,揉著冷得麻木的臉逕自上樓去了,眼不見心不煩。

在中卻呆呆地站了會,看著空無一人的大街,「對不起。」他輕輕地說。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