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21‧不是沒想過忘記,只是沒辦法放棄。

 

在昌珉的強烈要求下,在中答應得好好給他做頓飯,有天和俊秀因為家裡不同意早就搬了出來,有天是個有頭腦的人,養一個傻瓜俊秀還不至於養不起,在中也真的很佩服他們兩的勇氣。

幾個人聚在有秀家裡,昌珉和優亞是遊戲盟友,早就勾肩搭背的去電腦前廝殺了,俊秀還在外面和赫在踢足球沒有回來,只剩下有天招待在中了,有天本來就是個很有小資情調的人,泡了兩杯熱騰騰的紅茶端了過來,在對面的沙發坐下,桃花眼依舊帶著點嫵媚。「在中真是‥‥讓人越來越移不開眼睛了。」

這是變著法誇他漂亮吧?在中卻不介意了。「是嗎,還好吧。」他知道有天是有話對他說,便微笑著等待下文。

有天抿了一口紅茶,眸色突然深沉下來。「起初,我以為勸你離開允浩是錯的,允浩也確實頹廢了好一陣子,可現在我覺得似乎又沒做錯,你們倆都有女朋友了,即使不說是不是真的幸福,至少看起來,你們過得還不錯。」

 

其實真的要謝謝有天,那時很迷茫的時候,是有天勸導了他,有天說其實這條路很艱難,如果是玩玩便罷,如果是真的要在一起必須要付出更多的代價。在中不是隨便玩玩的人,也曾想過真的在一起的可能性,最後發現自己賭不起,更多的一部分,是在為鄭允浩考慮,他是鄭氏的大少爺,身上被寄予了太大的期望,他適合更好的女生,而不是和一個男人在一起,被人投以不解又鄙夷的目光。說他懦弱也好,拿這當藉口也好,總之,在中是選擇了離開。

「是啊,所以真的謝謝你。」在中撫摸著茶杯滑潤的把手,臉上也有白瓷一樣乾淨純粹的笑容,眸光流轉。

有天搖搖頭,還是嘆氣。「可你好像回來的不是時候,你看,他都不敢見你。」打電話約允浩出來,只是聽到在中的名字,說了句他在我就不去了便掛了電話,這麼久的鐵哥們了,有天還能不明白他的心思?他是怕看見在中,怕自己會失控。

「‥‥‥‥」在中攪動著杯中的紅茶,卻遲遲沒有喝的心情。「也許是不想見。」也好,至少他不用太失態,他也害怕見他,害怕觸及他的目光。

「你們對彼此的喜歡,似乎比我想像中深。」有天曾想過不要讓自己的兄弟也踏上這條滿是荊棘的道路,也不至於鮮血淋漓,可現在卻覺得自己像個惡人,把相愛的兩個人非要拆散,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錯了,揉了揉眉心,擔憂地看向在中。「你看起來似乎不怎麼開心‥‥」頗為懊惱地搖搖頭。「算我多事,這種事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昌珉這個時候從書房探出頭,「在中哥還不去做飯?死有天你囉裡八嗦什麼呢?想餓死我啊你?俊秀哥不會放過你的,我‥‥」

還不來得及說完就遭到有天一頓毒打,還能聽見優亞幸災樂禍地叫好聲和昌珉一聲壯烈的哀嚎。「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

在中不禁微笑,收拾好東西進了廚房。

俊秀還是一樣活潑,看昌珉被揍了於是把有天也揍了給昌珉報仇,害得兩個鼻青臉腫的人在吃飯的時候還怨念地盯著彼此,俊秀一拍桌子。「臭有天!看什麼看,還不吃飯!」有天立馬老老實實地埋頭扒飯,二話不說。

「有時候真羡慕你們‥‥」在中看著俊秀呵斥有天也覺得溫馨,他們也有時吵架,但更多的時候是膩在一起很甜蜜,好像任何人也無法將他們分開,有天其實是個挺冷靜的人,但是面對俊秀時總是毫不保留地展示最純粹的自己,照顧俊秀寵著俊秀。

「有天總是不聽我的話,有什麼好羡慕的。」俊秀埋怨著,卻也不忘了給有天夾菜,「還有啊,有天很花心。」

「才沒有‥‥」有天弱弱地反對,卻又遭到俊秀一個拳頭,捂著肚子痛呼。

小情侶間的打鬧是怎麼也不會膩的,俊秀打他其實也從來沒使全勁,在中也不點破,只是附和著俊秀說有天該打,一邊給昌珉優亞盛飯,這麼融洽的氣氛,在中卻還是小小的失落,其實也只是缺了個人而已,只缺了個鄭允浩,這一切都和無憂無慮的以前沒什麼兩樣,令人懷念。

只是再也回不去了,不是嗎?

 

臨走的時候優亞和昌珉好一頓依依惜別,約好下次一定再玩遊戲,回去的時候,優亞踩著雪嘎吱嘎吱走著,走了一段路她又回轉身來,大半的臉都埋在圍巾裡,露出一雙大大的眼睛,沉重又嚴肅地盯著他。「你很不開心,在中。」

人人都看出了他的不開心,是因為某個人。

 

在家裡好好的休息了一段時間,在中都感覺自己都被媽養得胖了好幾斤,臨走前的那個晚上金苑玲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淚,還不放心地要幫他收拾行李,在中已經不是以前那個不會照顧自己的小男生了,連哄帶騙地把她從房裡推了出去,自己打開衣櫃開始整理,目光卻被衣櫃角落裡的埃菲爾鐵塔的紀念品吸引了。

記得那時他想買大型的紀念品,他怎麼說來著?

皺了英氣的眉,臉上滿是惱怒的神色,「金在中,你不長腦子呀?!」記憶中那張始終臭著個臉的英俊臉龐又與前幾天見到的冷漠的鄭允浩的臉重疊起來,讓在中有點恍惚,最終還是把那個紀念品放進了行李箱。

有些事忘不了,倒不如永遠記得。

始終睡不安穩,想著明天就要離開心裡有太多不舍,摟著被子在床上坐了會,又赤著腳去把窗簾拉開,看窗外白茫茫的一片,雪又下了起來,越下越大,在安靜又寂寞的冬夜裡,在中裹了被子坐在地毯上,看著外面的雪出神。

 

樓下停了一輛黑色的車,在白茫茫的雪裡尤其突兀,在中看著那輛車發呆,卻發現從裡面走出了一個人,也是穿著黑色的風衣,在白色的雪裡很顯眼,在他仰著臉看的瞬間,在中一眼就認出了是誰,只是還不太敢相信,睜大了眼睛貼在冰涼的玻璃上往外看,手指開始冰涼到顫抖,竟然真的是鄭允浩。

他為什麼來?在中開始慌了,沒容他想太多,手機便響了起來,在中看著黑暗中震動且發著光的手機,竟不敢去接,大片大片的冰涼透進了身體,卻感覺心臟是滾燙的,讓他止不住顫抖,要接嗎‥‥如果他有足夠理智他是不會接的,可是卻像著了魔一樣,顫抖著手指去把手機拿了過來,貼在耳邊。

「喂‥‥」

對方沒有回答,只能聽見輕輕淺淺的呼吸聲。

「有事嗎?」在中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正常一點。

「在中啊‥‥」對方是溫柔到令人心碎的語氣,聲音很低,些微的沙啞,帶著讓人不忍心拒絕的要求。「你下來好嗎,我想見你。」

現在是淩晨兩點,在中應該躺在被子裡安安靜靜地睡覺,而不是接這個莫名奇妙的電話,下樓去見一個本不應該見的人,但某些細枝末端他刻意去忽略的情緒洶湧而來,心臟滾燙得讓人不能忍受。他聽到自己的心著了魔似的說,去見他吧。跌跌撞撞地穿上了拖鞋,連一件外套也來不及披,開了門就踉踉蹌蹌地跑了下去,漆黑的樓道沒有開燈,他只能聽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和心臟傳達來的資訊,快去見他吧,快去。

不是不想念的,不是不難過的。

 

終於他站到了他面前,只穿著單薄的睡衣,刺骨的寒冷讓他不住地哆嗦著,頭髮也很亂,鼻子也凍得紅通通的,一如從前那個笨拙又傻氣的金在中一樣站在了鄭允浩面前,微微喘著氣,很是狼狽。他又開始後悔自己的衝動,可人畢竟已經站在這裡了,就算想回去也不可能了,只能硬著頭皮和鄭允浩對視。

鄭允浩看著他,眼神溫柔,就這麼看著他,仔仔細細的,沒有放過他任何一點改變,頭髮似乎長了一些,略長的碎髮襯得在中下巴尖尖的,眼睛還是那麼晶瑩,流動著琉璃似的光芒,是穿了好幾個耳洞吧,以前是沒有的,是不是更加白皙了呢?還是這雪襯的?怎麼會像玉一樣通透溫潤呢?

這是在中,最漂亮的在中。

 

在中被他的眼神看得不安,偏了頭不再看他,卻被一隻溫暖的手捂住了眼睛,感覺鄭允浩的貼近,鼻息撲在他臉上有些癢。「這樣捂住眼睛看不見我,就假裝不知道是我,和我接吻,就不會覺得噁心了吧?」

然後溫熱的唇就貼了過來,堵上了在中想張口說話的嘴,略微粗暴地吮住了他柔軟的舌尖,想急切地得到什麼證明什麼。

在中是應該把他推開的,可他說那句話的語氣是在太難過,他竟不忍心,眼睛是被蒙住的,只是一片黑暗,可他卻難得的心安,傻瓜呀‥‥明明都是騙他的,怎麼會噁心又怎麼會討厭呢?

金在中喜歡鄭允浩啊。

是和別人親吻都不會有的感覺。

會心跳難捱,會想要落淚。

會想要緊緊抱緊,緊緊抱緊。

 

鄭允浩結束了這個綿長的吻,按著在中的頭擁抱在胸口,抱得緊得不能在緊了,想要把他變成自己的一部分一樣抱著,用風衣溫暖地把他冰冷的身體包圍,把他的顫抖和不安都抱在了懷裡,雪撲簌簌地落在了身上,安靜得只能聽見心跳。

「怎麼辦‥‥我已經決定忘記你了,你又為什麼出現在我面前?」

 

 

 

 

 

 

Part22‧寄給你的每封信,都是無處寄託的思念。

 

幾乎每天都會收到一封信,信不會很長,有時也只是隻言片語,有時是煩悶的一團淩亂的線條,信都是鄭允浩寄的,他樂此不疲地寄,在中也就收著,但從來也沒回過。若不是這些信,他幾乎以為那天晚上的事只是個夢境,因為自己太期盼而做的一個荒唐的夢境,到了A大後,卻又收到鄭允浩的信,才知道那原來不是夢。

炙熱的吻還有溫暖的懷抱。

以及心跳難捱的滾燙。

 

第一封信的內容只有一句話:在中,對不起。

其實沒有什麼對不起的,反而是他對不起他才對。有時會收到鄭允浩的照片,又變得帥了點似乎又曬黑了點,偶爾還會夾雜另一張小小的紙條,昌珉寫著在中哥我需要你的飯,在中看著看著會忍不住笑,笑過之後更多的是惆悵,把信都放在一個大箱子裡,在往後的兩年裡,竟積了厚厚的一堆,在中不捨得丟,就放在床底,如同隱晦的心事。

 

雖然在中從沒回過,但鄭允浩似乎從來不會洩氣,只是一封一封地寄出,不在意他的回應,因為信上有說,他知道愛情只是一個人的事。在中看到這句話的時候又心痛,把信紙拿在手上反反復復看了很久,最後只是長長的嘆息。

有時會想,鄭允浩在寫信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心情,眉毛會皺起來嗎?還是在微笑著呢?亦或是和他一樣在嘆息呢?手指撫摸著光滑的信紙,仿佛上面還有他的溫度。

 

優亞曾經受不了地和他發了好大的火。「你這樣算什麼啊?!你明明就愛他愛的要死嘛!就去和他在一起去告訴他你也愛他不就行了,不用在意我,我又不介意!你這樣我看了實在難受!管別人反不反對呢!」

只是苦笑著把氣得抓狂的女生抱進懷裡,安撫她暴躁的情緒。「對不起,我知道我心裡有別人卻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委屈你,只要你想,離開我也不會不放你走。」

「你明明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優亞揪著他的衣領來回搖晃。「我不照顧你誰管你啊?!你傻呀你,你明明知道只要你想,我絕對會把鄭允浩五花大綁地送到你面前來的,我就是不想看你委屈了自己。」至於她自己,真的沒有關係,大大咧咧慣了,也從來不在乎什麼,要真在乎,也只是在乎這個叫金在中的小子開不開心,想來想去更加火大。「我又聰明又漂亮害怕找不到好男人啊?哪像你,白長好看的臉了,笨得要死,我不管你怎麼辦?看你真的孤獨終老啊?!你就說你要不要鄭允浩,你要我現在就回首爾把他打暈給你帶過來!」

在中卻只是搖搖頭,優亞始終還是個單純又天真的女生,還擁有那種有了愛情就無所畏懼的勇氣,可他的心卻已經蒼老,以前沒有現在更不可能有那樣的勇氣,他總是想得很多,比普通人更敏感更細心一些,他只是選擇用另一種方式愛著他。

遠遠地看著他,就足夠。

 

優亞最終是拿他沒有辦法,氣了好幾天也不想搭理他,可她是知道他的,因為過分的敏感和曾經自閉的心,他不是很相信愛情,他是喜歡鄭允浩,又想著要為他好,只能自己默默承受,這個結誰也解不了,除非鄭允浩來,讓他相信讓他放心。

她唯一能做的只有守護。

 

其實在這兩年,在中並不是沒見過鄭允浩的,在報紙上也偶爾可以看到這位元鄭氏大少爺的消息,大多數是吹捧,他看了沒趣又會放下,感覺到兩人的距離還真是不一般的遠。還有一次,隱隱約約辨認出似乎是他,遠遠地又看不清,想追上去看看,那人卻又不見了。

那天是他生日,二十歲。優亞陪他去剪了個新髮型,染了褐色的頭髮,被優亞連聲讚嘆金在中你就是個暖男,絕對的暖男。

從理髮店出來的時候,仿佛是心靈感應,意識到了看他的視線,便朝那個方向看去,那個人站在街角,遙遙地看過來。

當時想去追,想看看是不是真的是他。

優亞更衝動,穿著高跟鞋比他跑得還快,說什麼也要拿高跟鞋在鄭允浩腦袋上鑿個洞,可是那人在洶湧的人潮裡,看他們追來了,轉身就離開。人真的太多,竟就這樣不見了,在中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幻覺了,其實他根本就沒看見那個人,只是太想念而出現的幻覺。

 

回家的時候,卻發現了驚喜。

也談不上多大的驚喜,只是一隻小小軟軟的貓咪裝在禮物盒裡,是漂亮的俄羅斯藍毛,睜著琥珀色的大眼看他,喵喵叫著。

只有一張小小的紙條,寫著“在中,生日快樂。”禮物盒放在門口,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放的,人有沒有走遠,在中站起來來回張望了一下,長長的走廊裡也只有他一個人而已,說不上是不是失落,把小貓抱起來帶進公寓裡去了。

拿來牛奶來餵,貓咪乖巧地舔著,不時發出滿意地呼嚕聲,在中順著小貓的毛就給他取了個名字叫JIJI,俯下身把臉頰貼在貓咪溫暖的皮毛上,喃喃自語。「JIJI,你是代替他來陪陪我的嗎?」

 

兩年的時間過得很快,在中很快就畢業了,成了一名社會新鮮人,他跟金苑玲說想自己闖蕩一下,不再要家裡的錢了,可是一份好的工作真的很難找,原本優亞想靠家裡的關係幫幫在中,他並不想接受,怎麼說,人也總是要學著自己獨立生活,他必須嘗試著自己養活自己。工作還是要找,日子還是得過,為了避免自己不至於在找到工作之前餓死,在中在一家咖啡廳做兼職,薪水不多,但不至於沒飯吃,老闆也挺喜歡他的,有很多女孩子就是看他好看才來,咖啡廳的生意便會好,老闆就會給他多發些薪水。

可這畢竟不是他想要的生活,每天奔波勞累去應聘,卻像石沉大海一樣沒有回應,他偶爾覺得疲累,仰躺在床上看鄭允浩的信,閉上眼貼在胸口好一陣子,感覺又不那麼累了,他們一直保持著這種淡淡的卻又曖昧的關係,在中已經覺得很滿足了。

不知道在哪本書上看到一句話,如果真的愛一個人,千萬不要和他在一起或者結婚,保持遼闊又遙遠的距離,偶遇,可以以愛慕的目光致敬,輕巧溫柔,不著邊際地問一句『好嗎?』

一年一次已足夠。

可能在中還沒有到達那種境界,可他覺得不見他不回他的信,就這麽知道他的情況,知道他過得好不好,就已足夠。維持一個遼闊的距離,把這個人藏在心裡,當成某種信仰,每每想起,就能賦予無限勇氣,男人的初戀是要帶到墳墓裡去的,那麼他也會這麼記得那段完美無暇的日子,把它珍藏直到死去吧。

 

可是鄭允浩的信卻在某一天中斷了,起初以為投遞延遲了,等了好幾天,信箱裡都沒有信,在中才覺得心慌,翻出鄭允浩最後的那封信,只有一句話。

我想我已經收拾好我的心情了。

已經想清楚了嗎?所以決定放棄了嗎?在中頹然地坐在了冰冷的地板上,把床底的大箱子拖了出來,把這最後一封信放了進去,倚在箱子邊閉上眼睛,心裡一寸一寸的灰敗下去,靜靜地呆了很久,恍惚地站起來去客廳想倒杯水喝。

腳趾撞到桌腳產生的疼痛讓他發現自己已經坐了太久太久,太黑了他卻忘了開燈。

客廳裡空蕩蕩的,仿佛都能聽見寂寞的回聲。

JIJI喵喵叫著蹭了過來,琥珀色的瞳仁在黑暗中發著光,在中蹲下來把它抱進懷裡,臉貼近它毛絨絨的小腦袋,有些惆悵有些寂寥。「你不會離開我,對不對?」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