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27‧再陪我看一次 你愛我的時候。

 

趁著金苑玲午休,在中終於能得空出去一趟,走在街上才感覺是好久不見的首爾,夏日的陽光還是很灼熱的,正中午的時候太陽更毒,也不怕曬黑,就這麼漫無目的地走在大街上,出了些汗,心裡卻是暢快的。

 

其實他和鄭允浩都有個癖好,就是漫無目的地走在街上。

鄭允浩總愛走左邊,把他護在內側,在中是很不滿經常被當女生一樣對待的,幾次想走到外側來,鄭允浩就瞪他,拽了他的衣領拎小雞一樣丟回去,說老子就愛走左邊你再過來我跟你急,在中於是就和小雞仔一樣縮到內側去,當時並不覺得兩個大男生逛街是很奇怪的。鄭允浩非得要牽住他一根小拇指,在中讓他牽也習慣了,兩個人就這樣一直漫無目的地走,好像永遠都沒有盡頭。

呵‥‥那時候啊。

在中下意識地看自己的左邊,空空蕩蕩的,小指上也沒有那牽絆的手了,惆悵就是在這個時候湧了滿懷的,首爾也是一個裝滿回憶的城市,所以他才拼命地想逃離,太過沉重的負荷會把他壓垮。「鄭允浩‥‥」在中念了一遍這個名字,默默地垂下眼去。

他的回憶叫做鄭允浩。

 

既然都回來了,也已經走在這熟悉的街上了,心裡有種莫名的衝動讓他不得不去以前的高中看看,也許他不該去,可腳步已經邁到這裡了,在下一個轉角就是校區,今天是週末,學校是不會有人的,原本守在學校的門衛是不讓他進的,好說歹說還是讓在中進去了,只說是以前的學生,門衛見他也不像是壞人就開了門,囑咐不要呆太久了。

在中笑著連聲答應,漂亮的眸子好看的彎起來。

「小姑娘長得挺高大的啊。」門衛是個老頭,還挺慈愛地拍拍他的頭。「快進去吧。」

這回輪到在中黑了臉。

 

學校沒什麼太大的變化,只是他們畢業那時種的樹都長的鬱鬱蔥蔥的了,林蔭道裡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灑下來,像金子的碎末,在中眯了眼微笑,有刻意去辨認哪棵是他們班栽的,無奈過了這麼久,是真的已經忘記了,索性放棄了尋找,徑直想去教室看看。

 

去教室來來回回的路也不知道走了多少回,當然是忘不掉的,只是門給鎖了,透過窗子向裡面看,不出所料的是桌上堆滿的書,一如當初自己讀書那會,好像永遠也讀不完,就在那個座位‥‥在中看得專注,自己原來就在那,鄭允浩在旁邊,總是借著書的掩護睡覺,閉著眼想了會18歲的鄭允浩的模樣,稚氣的讓在中忍不住微笑。

現在的鄭允浩比起以前是改變不少,不過‥‥唯一不變的,是直達人心的眼神,不管怎麼想,22歲的鄭允浩在他心裡並沒有什麼不同。

 

還有頂樓的空教室,那裡有五個人最多的回憶。

在走廊的最盡頭,竟也沒有人,教室依然是空蕩蕩的,在中嘗試著推了一下門,門也沒鎖,就這麼敞開了,桌椅還是乾淨的,想來是因為這太偏僻,學生不願呆,又換到別的教室了,在中站在門口頓了頓,往裡面走。

如果在以前的話,昌珉會在那裡塞吃的塞到嘴裡滿滿當當的,有天和俊秀會膩在那一堆,昌珉總不屑地瞪他們,自己的話‥‥在中坐在以前常坐的最後一個座位想了想,是拿著紙和筆,不厭其煩地給鄭允浩講解題目,然後看鄭允浩又要睡,用筆狠狠敲他的頭。

原來不知不覺這些已經過去那麼久。

在中有些疲憊地趴了下來,目光觸及是白淨的牆,然後又看到了那段字跡,已經過去了很久,幾乎已經磨得看不清,那個是某一個午後,他偷偷親了他,只是挨到一小點嘴角而已,足以讓他心跳到無法呼吸。

那時還沒能摸清自己的心思,拿著筆在牆上寫了句。"鄭允浩,你是豬嗎?"想來幼稚,和堵牆撒氣,還破壞學校公共財產。

就在那排模糊不清的字跡下方。

不知道有誰悄悄來過,很整齊地對著寫了一排新的字跡,也不知道是懷著怎樣的心情寫下了這句話,微微無奈卻又傷感的。

"金在中,你是傻瓜嗎?"

白皙的手指觸上了那些字跡,來回撫摩著,在中湊近了一些看它,眼眶不知道什麼時候悄悄紅了起來。

 

步伐虛浮地自教學樓裡出來的時候,看到了迎面走來的漂亮女人,在中自然是認識的,停住了腳步看向她。

韓敏范披肩的長髮,看起來很溫柔,看到了他也是微微一笑,溫柔的樣子和在中記憶中那個吵吵嚷嚷只知道捉弄他的小飯相去甚遠,果然人還是會漸漸改變的。

寒暄了幾句,在中才知道她是在這個學校當老師,有資料放在學校忘了拿才來的,沒想到這麼湊巧就碰到了在中,韓敏範微笑著。「既然這麼有緣分,不知道金大帥哥願不願意陪我喝杯下午茶?」俏皮地眨了眨眼,目光流轉間才有了幾分當初調皮小女生的樣子。

在中沒有理由拒絕,當然是情願的。「好啊。」

 

也不是說多高級的下午茶,韓敏範還是那麼喜歡KFC,點了杯大可樂和薯條,在中不太喜歡,要了杯咖啡慢慢喝著,兩個人聊聊自己的近況,她突然就側過臉微笑著很直接地說:「我覺得在中和允浩很般配。」

「‥‥‥」在中就那樣呆住,不知道說什麼。

小飯撫了撫頭髮,有些不太好意思。「怎麼說呢‥‥但是,你們真的很般配,即使我不是腐女我還是想這麼說。」她想起了以前的事不禁有些懷念。「我曾說過喜歡你的,後來卻和允浩在一起,唉‥‥女人的虛榮心真的很可怕,我喜歡你,但是後來覺得允浩也帥就去追他,那時,你們分開的,允浩總是很低落,卻沒想到那麼輕易就讓我追到了,允浩‥‥真的是個不容易接近的人,我粘他粘得緊,他卻還是冷冰冰的,我猜他心裡有別人,後來,我猜,應該是你。」

「為什麼這麼說。」在中不動聲色地喝著果汁,頭卻暈得厲害,他扶著額頭暈沉沉地想,是不是要中暑了。

「允浩啊,一直收著你給他的筆記,也不准我碰,錢包裡夾的,手機屏保都是你,手機上那個埃菲爾鐵塔的掛飾脫漆了也一直沒換過,哪怕看到喜歡的東西了,也會不自覺地說出在中快來看‥‥」小飯苦笑著搖搖頭。「這些難道不足以說服我嗎?後來直到再次碰見了你,那時,你和優亞走在前面很親密,你知道,他是用什麼眼神看你的嗎?」

在中搖頭,他不想知道不願意去猜。

小飯卻還是一直說著。「他一直看著你,眼裡都是你,我一直在看他,他卻一眼都沒看過我,那時候‥‥真的,我真的很討厭你。」小飯說著婉然一笑,「後來馬上他就提出了分手,我同意了,他心裡有你,我還要來何用?在中,你不覺得很慶幸嗎?這麼好的男人,迷你迷得走火入魔。你們現在還沒有在一起嗎?你應該死皮賴臉抓住他不放才對。」她似乎無意再繼續沉重的話題了,語氣漸漸輕快。

在中想把那些困頓他不能思考的昏沉甩掉,「不,我不能和他在一起,我們都是男的‥‥」

他想忘了他,似乎不盡人意,他現在明明在動搖。

 

小飯也點到為止,她也知道這不被世俗認可的愛情有多艱難,如果換是她,想必也很掙扎吧,她沒有資格去指責在中的猶豫,只是想看他們幸福,畢竟都是曾喜歡過的人。把最後一口可樂喝掉,拿著包站起來,披肩長髮的小飯看起來依舊溫柔。「我只知道,人生在世又能真愛幾次,你愛的人也愛你,不好好珍惜未免也太可惜了。」她淺淺笑。「我告訴你允浩的這些,只是認為你應該知道,取決權在你。」

 

 

 

 

 

 

Part28‧只要你一句話 我願意再為你勇敢一次。

 

離開首爾的時候又提了大包小包,金苑玲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淚,在機場上演了一場催人淚下的千里送子圖,在中又要顧著東西又要空出手來安慰她,又不是永遠不回來了‥‥唉,他好歹是哄了她不哭,都多大歲數了還像個小女生一樣愛哭,換來金苑玲破涕為笑地一頓打,強調自己只是40多一點點而已。

優亞倒是還平靜,整整他的衣服又扒拉扒拉他的頭髮,盯著他意味不明地看了會,「好好照顧自己。」她又這麼語重心長的說,就拉著依依不捨的金苑玲走了,兩個人越發的像好姐妹,還勾肩搭背同病相憐的。

在中頗為無奈地笑笑,看他們已經出去了才準備登機。

 

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下機的時候,琢磨著要不要攔輛計程車,不然也太麻煩了點,擠地鐵有可能會被偷,走到出口的時候,卻看到了鄭允浩。

他也沒有拿了寫了名字的牌子舉著,只是在擁擠的人群裡站著,天生就有種與眾不同的氣質,是絕對不會被淹沒在人群裡無法辨認的,那麼帥氣,好像會閃閃發光一樣,或許,也不是這樣,也許只是在在中心裡鄭允浩是與眾不同的,所以總是能一眼就看到他,有默契的目光相撞,再望進心裡去。

 

只是告知了鄭允浩自己今天會回A市,但沒想過他會親自來接。

就那麼看著他,在中走了過去。「不是要上班嗎?」在中記得今天可不是週末,鄭允浩應該呆在公司才對,心裡居然還在期待是不是特意抽空來接他的,表面上去表現得很平靜,美麗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看著鄭允浩。

「我給自己放假了。」鄭允浩簡單明瞭地說。

「為什麼?」

鄭允浩微微不耐地瞪他一眼,順手提過他手裡的東西。「關你什麼事?」這語氣聽起來對在中是嫌棄極了,「磨磨蹭蹭的幹什麼,不回家了啊?」

在中摸摸鼻子老實跟在後面,為什麼不關他的事?不是來接他了嗎?不過在中沒敢問出口,鄭允浩看起來很不耐煩的樣子,如果再繼續追問下去,恐怕會被他呵斥囉嗦那麼多幹什麼再多瞪他一眼。

鄭允浩沒打算和他多說什麼樣的樣子,在中無聊的按了音樂來聽,電臺恰巧放著那首東方神起的《為什麼會喜歡你》,在中是忘不了這首歌的,閉了眼睛聽著,忍不住跟著輕輕唱起來。

‥‥‥‥‥‥

為什麼會喜歡你 以為不管時間如何流逝 你一直在這裡

已經回不去了

有特殊意義的今天 展開幸福笑臉的今天

看著你站在別人身旁接受祝福 我該怎麼去送別才好

到底為什麼會喜歡你 那時候的我們 已經再也回不去了

為什麼沒有奪過你的手

不管時間如何流逝 你本應一直在我身邊的

‥‥‥‥‥‥

歌詞還剩最後一點點,鄭允浩卻空出一隻手來把音樂關掉了,在中困惑地睜開眼看他,他也只是凶巴巴地說開著車聽音樂會影響他,在中是經常摸不明白他生氣的點在哪,看他確實不爽也不說什麼,乖乖地閉上眼睛休息。

鄭允浩看了他一眼。

其實只是想說,無論如何,他們也不會是這樣的結局。

 

在中想試著對鄭允浩好一些,他承認自己的心已經完全動搖了,他想對鄭允浩好,目的其實並不在於要改變兩人的關係或者乾脆在一起,他只是想順從自己心裡所想的那樣,盡可能的對鄭允浩好。金在中是這麼個人,無論再怎麼改變,內心還是那麼自閉的,性格上也有些沉默,安于現實有時固步不前,太過敏感又顧慮得太多太多,要他坦誠面對自己的心意簡直比登天還要難。

能努力突破自己一點點,其實也很不錯了。

是細微之處的改變,在中也企圖拉近兩人的距離,關係可以不那麼尷尬,原本就是個遲鈍又笨拙的男人,要他突然熱情似火起來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在中想,能盡可能地照顧鄭允浩也很不錯了,他實在不能再明確表達什麼了。

果然‥‥在中也會沮喪地這麼想,自己未免也太放不開。

鄭允浩並不太想搭理他的感覺,導致在中本來想陪個笑臉套套近乎的時候,看到他那張萬年冰山臉,笑容也僵了一半去,想套個近乎也不知道要說什麼了,這算怎麼回事啊,在中覺得自己挺憋屈的,想必是自己之前躲他躲得太厲害了,鄭允浩是在生他的氣了。

 

倒是沒忘了星期天下午得定期帶JIJI去寵物醫院檢查身體,普通的貓沒這麼多瑣碎的事情,但這品種的貓嬌貴得很,出了點小毛病就容易死,再加上它是鄭允浩送的,在中自然是寶貝一些,照顧得好好的不想出任何差錯。

去一家公司面試後還騰出一個下午的時間,隨便買了些水果塞肚子權當午餐了,反正鄭允浩中午也從不回家吃,他做點水果沙拉就好,提著袋水果開門進去時,卻驚奇地發現鄭允浩坐在沙發上。

男人似乎心情不太好,拿著遙控器把電視節目來來回回地調換,陰著張俊氣的臉,一手按著趴在腿上的JIJI,貓咪明顯是不情願的,看到在中回來就扭著身子從鄭允浩腿上蹦了下來,毛絨絨的一團撲到在中褲腿邊,用爪子撓著,那模樣好不委屈。

「你去哪了?」鄭允浩頭也沒回,硬邦邦地問。

這語氣簡直像備受冷落的妻子埋怨自己的丈夫,在中蹲下來把委屈的JIJI抱了起來,覺得有點好笑。「你不是不知道我忙著到處應聘。」

其實鄭允浩先前想幫他,進鄭氏的公司,但是在中還是拒絕了,所以鄭允浩還在莫名其妙生著氣。「你這樣四處奔波,還不如進鄭氏,逞什麼強。」

在中這段時間對他態度好轉許多,鄭允浩不是感覺不到,可就是氣他不肯接受幫忙,雖說被人再三告誡要放下架子管好脾氣多讓讓金在中這臭小子,可鄭允浩就是克制不住,總被在中的固執氣個半死。

真是一物降一物,他對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在中盯著鄭允浩的後腦勺看了會,不用猜都知道這男人現在的表情肯定臭到不行,可他不想解釋什麼,抱著JIJI到廚房去,沒忘了問一句。「吃過沒?要給你做飯嗎?」

鄭允浩偏著頭瞪他,在中在廚房門口抱著貓提著個塑膠袋,白襯衫看起來特別乾淨,清澈的眼眸不知怎麼的就有些迷茫,就是這副惹人疼的模樣,讓想繼續追問下去讓金在中給個說法的鄭允浩愣了一下,語氣放緩了一些。「沒吃,你吃什麼我吃什麼,隨便你。」

 

還是做了飯,深知男人所有小習慣的在中是知道他不會待見水果沙拉這種吃食的,何況他的胃不好,三餐得吃飯,冰箱裡沒什麼材料了,只能湊合著做一些,可鄭允浩還是吃得很滿足,本來就包子臉,腮幫子更加鼓鼓的。

在中沒太大胃口,喝了口大醬湯,咬著勺子看鄭允浩難得一見的可愛樣子,忍不住偷偷笑,不熟悉鄭允浩的人一定不會知道,鄭允浩其實孩子氣到不行,也很好哄,脾氣很大,但只要哄一哄,又馬上會原諒那個人。

允浩,會原諒他的膽怯和自私嗎?

「看什麼?我很好看嗎?」早就意識到在中的視線了,鄭允浩抬了頭惡狠狠地想凶他,可明明心裡開心,凶也凶不起來,一把拽過在中手裡的勺子放回碗裡,「發什麼呆,吃飯了。」

「嗯,好看啊。」在中正經地點點頭,又噗地自己笑了。「所以好看到讓人會移不開眼睛。」

鄭允浩塞一口飯,半天堵在那裡咽不進去,瞪他一眼。

在中彎腰把吃飽喝足蹭著腿撒嬌的JIJI抱進懷裡,站了起來。「你吃完了,碗筷放在這,等我回來收也可以。」

「又要出去?」其實鄭允浩想說的是,難得休息,居然也不陪陪他,眉毛皺著,看樣子又得生氣。

「帶牠去寵物醫院檢查身體。」在中拍拍懷裡的貓咪,怕一路上JIJI不老實,早就準備好了一個包,可以透氣的,把它安安穩穩放了進去。

鄭允浩用紙巾擦了擦嘴,站起來。「我也去。」

「欸?不用上班嗎?」

是啊,是要上班,但就是想騰出一天空閒的時間和他呆在一起,哪都不去也行,就是想和他呆在一起,鄭允浩能這麼說嗎?當然是不能,他不是那麼肉麻的人,所以鄭允浩只是挑了一下眉。「我閒得發慌。」

 

在中心裡有點小忐忑,咬著嘴唇想了一下兩人是多久沒有這樣一起走在一起過了,雖然不很親密,但畢竟是並肩走在一起,距離不遠,他只要輕輕一側頭就可以看到鄭允浩微昂的下巴,堪比雕塑一樣完美不可挑剔的輪廓。

是啊,正如小飯說的,這麼好的一個男人。

心裡撲撲的,像碳酸飲料裡的氣體,有什麼想往外面冒。

「允浩‥‥」猶豫了一下,他才這樣喊他的名字,稍許親昵的,卻有點生疏的,語氣僵了一下,「我這個人,是不是‥‥」在中不知道原來自己可以這麼磨嘰,一句話可以拆成三段說,還沒能踩到重點地補了句。「是不是很招人討厭。」

真是沒厘頭到了極點,在中對自己也很無語。

「為什麼這麼說?」鄭允浩不答反問。

在中一愣,沒料到會被反問回來,想了一下又自己無奈地笑了笑,「因為我自己都討厭我自己。」

討厭自己的懦弱,討厭自己的不堅強,討厭自己的不夠坦誠‥‥‥總之,都很討厭就對了,這樣一個一無是處的金在中,確實也沒有特別的閃光點,他不值得讓別人對他好,也許,還有那麼點招人厭。

鄭允浩沉默了一會兒,手搭上了在中的頭頂,胡亂地揉了幾下,臉上的表情看不出是無奈還是什麼,聲音低低的,「我從來沒有那樣覺得過。」說完了手又放下來插進口袋裡,看不出有什麼心情變化。

沒有那樣覺得嗎?在中的頭髮被揉得有點亂,看起來笨笨的,這其實算得上是溫情的一刻,比起鄭允浩的冷漠發火來說,顯然是很溫柔的了,有一瞬間在中覺得鄭允浩是不是猜透了他的想法,可對於在中來說,他卻有些猜不透鄭允浩了。

在中覺得自己很矛盾。

想靠近,卻潛意識地又想後退幾步。

 

兩個人一路無話,到寵物醫院給JIJI例行檢查了之後,耐心聽取了醫生囑咐別給JIJI吃太多以免積食之類的事後,在中掏出錢夾要付檢查的費用,鄭允浩還是不怎麼說話,只是一直站在他後面,在中也沒在意,所以打開錢夾的時候鄭允浩愣了一下。

錢夾很新,可裡面的照片卻有點舊了。

即使是舊時光,卻也那麼熠熠生輝,鄭允浩幾乎可以再次想起那巴黎的陽光燦爛,還有那句話,We'll always have Paris,記憶裡那個白皙少年這樣告訴他,是我們將永遠懷念那段美好時光的意思,當時鄭允浩還笑他太文藝,直到現在,他才真正明白這句話的深意。

最終,回憶變成了那張兩人傻呼呼的合照,永遠沒有煩惱的樣子。

「怎麼了?」在中付了錢,把錢夾放進包裡回轉身來的時候,看到鄭允浩恍然失神的樣子,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我們該回去了。」

鄭允浩散漫的目光這才有了焦點,凝聚在面前這張美麗的臉上來,在中是相較以前有所改變了,輪廓更堅毅了點,和記憶裡那張呆呆笨笨的臉重合起來,其實眼睛裡的東西沒有變,那是一種水晶一樣晶瑩剔透的,鄭允浩極其迷戀的,只屬於在中的美麗。

恍惚覺得愛了一輩子那麼長。

「允浩,怎麼了?」看他還是沒有什麼反應,在中又再問了一遍。

抿了抿有些乾燥的嘴唇,鄭允浩搖了搖頭,「沒什麼,我們回去吧。」他沒必要詢問那張照片為什麼會在在中的錢夾裡,真的沒有必要,他早就知道,鄭允浩和金在中,兩個人傻到一塊去了。

 

走在人潮洶湧的大街上,兩人還是無話,倒是鄭允浩先打破了沉默。「為什麼那麼寶貝JIJI?」

在中還在為護著JIJI不被撞到,小心翼翼地拿著包在擁擠的人群裡走著,週末街頭人真的太多,很喧鬧,但是他還是聽見了鄭允浩的問話,臉不知道為什麼有些淡淡的粉色,聲音也小的可憐。「因為‥‥因為喜歡吧‥‥」

他沒說到底是因為喜歡什麼。

鄭允浩沒有反應,應該是沒有聽到在中的回答,興許是自己的聲音太小,被淹沒在著喧鬧裡吧,在中頗為沮喪地這麼想,可不一會兒,在中就有點神經短路了。

因為鄭允浩的手伸了過來,自然而然地牽住了他。

手指不安地動了幾下,在中摸到鄭允浩手心細密而溫熱的汗,對方握得堅決,所以在中的手指動了幾下,便安分了。

鄭允浩五指分開,很自然的,變成了十指相扣的模樣。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