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33‧你看過的風景,是我一生的明信片。

 

金在中其實沒想過要和鄭允浩吵架的。

這段時間鄭允浩愈發的忙了起來,有的時候甚至沒法回家吃飯,似乎是淩子的爸爸真的下了狠心,固執地非要他和淩冰宜結婚,不然就撤出與鄭家的生意合作,可能是鄭允浩的再三推辭讓他不能安心,怕出什麼變故,鄭允浩要費不少精力去打理公司的事,在中想等他回家,可實在太晚了,在中常常等著等著就會在沙發上睡過去,第二天犯著睏,自己的工作也做不好,被鄭允浩呵斥了幾次,說他身體弱容易生病,不讓他受涼在客廳等,在中只好亮一盞燈在臥室,讓他回來也不會感覺太孤單。

 

鄭允浩也瘦了,明顯就能看得出來,即使在中想辦法弄些補身體的也起不了多大作用,男人憔悴了許多,氣色也沒有以前那麼好了,可鄭允浩不得不去打理那些事,他是不會和淩冰宜結婚的,就意味著他必須得確保日後攤牌,淩家就算撤出合作也不會對公司造成太大的影響。

即使在中心疼,也無濟於事,他好像什麼忙也幫不上。

偶爾半夜醒來,旁邊還是空蕩蕩的,空氣也好像冰冷起來,在中就會擁著被子在床上發好一陣子的呆,他想,這樣是不是讓鄭允浩太受累,這樣是不是真的對。

可馬上那個又會否定自己的想法,明明答應鄭允浩也答應淩子,絕不輕言放棄。

 

但畢竟心也是隨著鄭允浩一天天憔悴下去了,有時會看著擁著自己睡得極沉的男人,明顯是累得很了,所以動也不動一下,要在以前,鄭允浩是睡姿很不好很不安穩的。伸出手反反復復撫摸著男人眼瞼深深的黑眼圈,還有即使在睡夢中也不舒服皺著的眉,在中總是斷斷續續嘆著氣。

兩個男人的愛情,何其艱難?

 

是真的沒想過要和他吵架的,而且鄭允浩也難得有空閒準時回家吃飯,在中準備了一大桌他愛吃的菜,看他心滿意足的吃,自己卻沒動幾口,就想這麼靜靜地看他一會,心情是複雜的,在柔和的燈光下看他,有些嬰兒肥的臉頰也瘦下去了,下巴的線條更加堅毅。不是不好看,可在中就是喜歡他嬰兒肥的豆包臉。

至少,看了不那麼心疼。

「看什麼?」鄭允浩咬了一口年糕抬眼看他,今天幾乎和淩伯父吵了一架,無奈還不到能攤牌的時候,只能把氣憋回去,所以現在心情也不太好,聲音悶悶的。

「是不是很累?」在中給他夾菜,有些疲憊地問他,看到他累,自己也覺得累,除了把鄭允浩照顧得更無微不至一些,在中想不出還有什麼能幫上他的地方。

「是啊,累死了,從來沒這麼累過。」

在中夾著菜的手頓了一下,竟笑著開起玩笑來。「要是累,你應該考慮娶淩子才對,也不會有什麼煩惱了,白白為我這麼個男人累,多不值得‥‥」說到最後語氣帶上了苦澀,竟不自覺自我嘲笑了一下。「我沒什麼好的‥‥」

 

要是知道這樣鄭允浩會生氣,他真的不會那麼說。

鄭允浩也不知從哪裡來的火氣,一把把筷子砸在桌上。「你什麼意思?你是說我在白忙活了?!」或許這些天長期積累下來的情緒,因為在中這一句話而牽動,忍不住全爆發了出來,「是啊,我娶了淩子是什麼事都沒有,你是不是特希望我娶她啊?我每天這麼累我都是為了誰?金在中,你是不是覺得我特傻?」

鄭允浩的脾氣總是讓人很難琢磨,這次看來他是真的在生氣,可當時在中被吼得幾乎沒有時間去想他生氣的原因是什麼,如果能好好想想,他可能會想明白鄭允浩突如其來的火氣僅僅是不能忍受他這麼貶低自己,他的那一番話,無疑是對鄭允浩付出的努力不肯定,再加上這些天的負面情緒堆積,鄭允浩才會那樣吼他。

或許再仔細想一想,鄭允浩或許吼之後還後悔對他發脾氣。

可那時在中的脾氣也被惹上來了,他不是女人,不會溫聲軟語地討好,他也真的很惱,忍不住就把自己的想法吼了出來,「我是覺得你沒必要把我當個女人一樣護起來!」吼完之後眼角鼻尖都微微發紅,甚至賭氣地扭過了頭去,倔強地咬住下唇。

對不起,我只是在生氣我根本幫不上你的忙。

對不起,我只是從來沒覺得自己這麼沒用過。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想和你賭氣,在你最累的時候。

 

幾乎是立刻,在中就在後悔,道歉的話在嘴邊兜了個圈卻沒有說出口,他也是真的覺得愧疚和疲憊,卻總是不能把自己的想法真實地表達,只是咬著嘴唇不出聲。

「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我錯哪了?!」 鄭允浩咬牙切齒,恨不得把那個倔著性子的男人揪過來狠狠打一頓,深深地吸一口氣,騰地站起來,桌上的菜還剩下很多,飯也沒吃幾口,可他卻說吃飽了,抑著想發火的心情走回臥室,只留下孤零零坐在餐桌那的在中。

真是莫名奇妙的爭吵,明明就沒有必要的。

在中默默地坐了一會,起身開始收拾碗筷,收拾到最後又忍不住洩氣地坐下來,揉著發疼的太陽穴,腦子裡突突地糾著疼,兩個都是男人,要是脾氣真上來了,誰也不會先認輸。可能鄭允浩憋著也不好,這麼發洩出來也許也是件好事,這麼想著頭疼得更厲害了,可吵架的感覺並不好,先平靜一下,等再找個機會和他道歉,像個女人一樣溫聲軟語地勸勸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在中想,他愛這個男人,怎麼樣都沒關係的。

 

可鄭允浩並沒給他道歉的時間,隔天便要回首爾的總公司,在中給他收拾好行李,臭著個臉的男人只是一聲不吭地接過來,出門的時候把門摔得震天響,在中一句話也趕不上說,只能把到嘴邊的話又咽下去。

小氣的男人,又不是故意和他吵架的。

想想自己也要上班,回到浴室洗漱,看到兩支相親相愛的情侶牙刷並排靠在一起,是真的有點想把鄭允浩那支乾脆扔進馬桶算了,自己都決定主動示好了,那男人還和他板著個臉,難道不覺得這個時候兩人吵架也太莫名其妙了嗎?心裡憋屈發洩出來不就好了嗎?抓了抓亂糟糟的頭髮,把自己那支抽出來刷牙。

刷到一半,在中又聽到手機在響。

連忙跑去接了,以為會是鄭允浩,卻失望地發現是金苑玲打過來的,又返回去刷牙,含著牙刷含糊不清地接電話。「怎麼了?媽。有事?」

「臭小子,沒事不能找你?」

幾乎能想到她張牙舞爪的樣子,在中笑了笑。「可以的。」又突然想起什麼來,「優亞還一直在忙嗎?我怎麼聯繫不到她?」

想提分手的,為了優亞的事鄭允浩還鬧了幾次脾氣,可沒敢告訴金苑玲他想找優亞分手的事。

「哦‥‥是啊。她可是將來要繼承家業的人,醫院啊公司什麼的,現在也很難得來陪我逛街了,唉‥‥媽好寂寞啊」金苑玲長籲短嘆的。

「對不起,媽。」在中也嘆氣。

對不起的還有很多,不僅僅是這一件,他實在沒法直接對金苑玲說,你不孝的兒子愛上了一個男人,必要的時候兩人甚至決定離開,沒有辦法,因為太喜歡了,所以一點迴轉的餘地都沒有。在中想這麼說,但是他不知道有什麼資格求金苑玲原諒。

「知道對不起就好!到底什麼時候回首爾?我想死你了兒子。」金苑玲的語氣顯然是忍不住想見他了,狠狠揉捏一頓才甘心。

「嗯‥‥也許‥‥也許就快了吧。」他有些支支吾吾地回答,總有一天是要和家裡說的,可畢竟還不是時候,鄭允浩那邊還沒準備好,他也沒有準備好,只能試探性地問了一句。「要是有一天,我離開你不再回來了‥‥我是說,是因為做錯什麼事所以‥‥」

「不可以離開媽!」金苑玲斬釘截鐵,後來似乎是在笑,語氣溫和。「我只有你一個寶貝兒子,你做錯了什麼都沒有關係,我都會原諒你。」

掛了電話後在中覺得累,承諾儘快回去見她,也許那時就是坦白的時候,只覺得更加愧疚。

可是不能放棄鄭允浩。

可能這一輩子金在中只執著這麼一次。

 

 

 

 

 

 

Part34‧我的心依然在等,等待你翻閱。

 

這些天一直在下雨,洗了的衣服一直乾不了,到陽臺上收衣服的時候還是摸了一手濕,外面還在下著雨,天空灰濛濛的,呼吸的空氣也是潮濕的,向來不喜歡下雨天的在中更是覺得自己是不是也要發黴了,煩悶地走進客廳,攤開手腳坐在沙發上。

好吧,他承認他煩悶的原因不僅僅是因為下雨,一半的原因其實是因為鄭允浩那個彆扭的男人竟然一次也沒有聯繫他,別說電話,連半條短信都沒有,在中也打了幾個電話過去,有時是關機有時是無人接聽,也許是他在忙,在中這樣告訴自己,可更多的原因是在賭氣吧。越想越覺得無奈,他有膽不接他電話,那好吧,就等他主動打過來好了。

 

偷偷跑出去的JIJI濕淋淋的從外面回來,抖落地板上也是雨,還連帶幾串髒腳印。

連只貓也不聽話,在中更加氣悶,反正很久沒有打掃衛生了,他拿了吸塵器,打算清理一遍再用拖把拖一遍,順便把JIJI那只小髒貓洗個澡,打掃到客臥的時候,忍不住把床底的大紙箱拖了出來,就這麼倚著紙箱坐下來翻著那些信。

如果這些都是鄭允浩的愛的話,沉甸甸地讓在中會捧不住的。

一封一封看過去,看到一句『在中,你怎麼不懂我的心呢?』的時候,就再也沒有力氣看下去了,在中蜷縮起來,把信貼在離心臟最近的地方,用手用力揉了揉眼睛,幾乎要落淚了,他又怎麼不知道鄭允浩的心呢,這個傻瓜。

 

在中吸了吸鼻子,覺得一個大男人這樣多愁善感的實在丟臉,可那種名為想念的感覺已經徹徹底底地佔據了他的心,他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見到鄭允浩,迫不及待地想告訴他,其實他只是太愛他,他真的懂。

摸出手機想再打個電話過去,卻聽到有人按門鈴,只好把手機放回口袋去開門,被突然出現在面前的一大束花嚇了很大一跳,是很新鮮很可愛的一大捧雛菊,上面還有未乾的水滴,女生從花束後面冒出個頭來,看上去是變了許多。也沒有多久不見,優亞就似乎成熟了不少,用一支精緻的木簪松松地挽著頭髮,略微捲曲的髮絲垂下來慵懶又優雅,「在中OPPA,想不想我?」她撲閃了一下長睫毛,自顧自地走進來。

「嗯?在打掃啊,真賢慧‥‥」優亞笑眯眯地把花放到了桌上。

在中怔住,有些說不上話來,尷尬是多少有一些的,他有很多的話想要和她說,也不想惹她生氣,想好好和她說明一下他和鄭允浩的關係,再說分手的話也比較好說出口。但‥‥看她笑顏如花的樣子,也無法說出任何傷害她的話來,他和鄭允浩的愛情,本來無意傷害任何人,可是卻不經意地就辜負了一些人的期待。

 

「要喝點什麼嗎?」把捲起的袖子放下來,在中想拿點什麼來招待她,總之‥‥比直接這麼說出分手的話來得不那麼突兀。

「不用,我來說些話就走。」優亞大咧咧地坐下來,抱著沙發上的抱枕,而且‥‥外面還有人在等,她不能呆太久。抽出一朵小雛菊放在鼻尖輕嗅,語氣突然傷感了起來。「在中啊,可能我是最後一次送你花了‥‥」

很久以前那個囂張的小女生踹開門,可愛的臉上還有髒髒痕跡,捧著不知名的小野花朝他走來的模樣在金在中腦海裡依然清晰。

「優亞‥‥我‥‥」

「噓‥‥我知道你要說什麼的。」女生捧著臉頗為苦惱地皺眉。「呐,讓我先說好不好?」端正了坐姿,正經了神色。「我們,分手吧。」

她在很久以前就對這個美麗的男人產生了一種超出喜愛的感覺,嚴格說起來,是想守護他吧,不想看他悶悶不樂的樣子,不想看他左右為難的樣子,更不想看他不幸福的樣子,思慮再三,選擇了把他推向了鄭允浩身邊,也不讓他聯繫到她,讓他可以安心地留在鄭允浩身邊,也曾想過守護這個男人一輩子的,但這個任務,有人比她更能勝任。

她退出,選擇了遠遠觀望。

 

在中抿了抿乾燥的嘴唇,靜默了一會。「好。」他還有什麼好說呢,其實早就隱隱約約感覺到了,他和鄭允浩的再次相逢,恐怕也是她暗中幫助鄭允浩,怕他看到她會愧疚,一個人回了首爾,讓他聯繫不到她。

「哎喲。哭喪個臉幹什麼?」優亞看他內疚的神情也受不住,埋怨地撅了嘴。「鄭允浩不是比我好多了嗎,把你交給他我放心,聽淩子說,那小子回去就和父母攤牌了,生平以來第一次下跪,只是為了你,求他父母同意你們兩的事,就憑這點,我就可以安心了。」

那麼驕傲的男人竟會為了他下跪。

「那‥‥那他還好嗎?」聲音也因為擔憂開始顫抖,臉也一瞬間蒼白起來,那個男人,不接他電話是怎麼回事?不想讓他知道嗎?在中掐了掐冰涼的手心,努力讓自己平復情緒。

「沒事的,他還沒那麼容易被打倒。」優亞擺了擺手。「他這幾天就會回來A市吧,淩子那邊會幫他說些好話的,你不要太擔心。」

「那就好‥‥」在中鬆了一口氣,能讓他見到他就好。

在中的表情變化一絲一毫都沒能逃過優亞的眼睛,好像心愛的東西被人徹底搶走了,那種難受的感覺又上來了,優亞惆悵地看了他一眼,輕輕淺淺的嘆氣。「你看你,有多在乎他。」把抱枕放到一邊,慢慢地朝他走過去,也還是笑著。「在中,讓我抱抱。」

也不由他反對還是同意,先抱了再說。

手環上在中的腰,慢慢束緊,臉貼到他的胸口處,感受他的溫度,在中真的很完美,如果不是因為早知道他心裡有人,她會傻乎乎地愛上他也不一定。

 

在中也沒有說話,只是回抱了她,把這個看似堅強實質上脆弱的女生抱緊,他欠她的,真的很難還清。

「我要說的事就這些,看到你過得不錯我也可以放心了。」女生用軟軟的語調開始說話,語氣是輕快的,「雖然你和鄭允浩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但是也別輕易放棄啊,我和淩子可是在絞盡腦汁地幫你們啊,要是你放棄了我們的努力可就白費了,我可是收了鄭允浩很大的好處的,所以原諒我要幫他說話啊。」

她從在中懷裡退了出來,眼睛潮濕得像要下雨。「要是‥‥要是鄭允浩欺負你了,也別來找我啊。」女生說著又撲哧笑了出來,努力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難過,可眼睛裡透明的水卻越聚越多。「我不可能一直幫你的,你自己好好照顧自己,我就先走了啊。」她快速地說完了剩下的話,匆忙轉過身就開門走了出去。

眼眶已經盛不住那些淚水,倉措地掉了下來。

捂住嘴掩住嗚咽,別哭‥‥不要哭‥‥ 不是看到在中幸福就好了嗎?不是笑著告別就好了嗎?已經不能要求再多了,優亞自己安慰著自己,淚水卻止不住,溫暖地砸在了手背上,肩膀顫抖著,倚在了冰涼的電梯牆壁上。

在中不放心她,他知道她會哭,只是不想讓他看見才會走得那麼匆忙,追到樓下的時候,隔著細密的雨簾看到了相擁的兩個人,昌珉打著傘,一隻手把優亞護在懷裡,她好像是在哭,昌珉貼在她耳邊,似乎在溫柔地勸著。

第一次看到昌珉還有這樣的一面,溫柔又心疼的樣子。

原來‥‥是這樣。

昌珉意識到在中的視線了,遠遠地對他笑,是在中熟悉的可愛的大小眼,在中釋然了,對著昌珉揮了揮手示意,用食指擋在嘴唇前做了個禁聲的動作,就那樣悄悄上樓去了,畢竟,還是不要打擾小情侶的好。

 

夜晚抱著JIJI窩在被窩裡給鄭允浩打電話,好吧,不接?那就反反復復打好了,撥到第五遍的時候男人終於接了,想想平時在中沒耐性,總是撥一遍就算,難不成鄭允浩就想讓他一遍一遍打過去?想到這個真的覺得男人的孩子氣到一定境界了,鄭允浩也不說話,在中也耐著性子不說,他倒要看看他有多能忍。

「喂!不說話是怎樣?!我掛了!」男人終於忍不住氣急敗壞地吼。

皺了眉毛把手機拿得遠一些,又急急忙忙開口。「允呐。」在中拿出了必殺技,總之,鄭允浩吃軟不吃硬,他只要順著他的性子就好,用溫柔的語氣繼續說:「允,我今天看到昌珉和優亞了,他們兩很般配‥‥我覺得很欣慰啊。」

「就這樣?沒事我還是掛了吧。」

有好多話想說,也想責問他為什麼一個人扛著也不願意告訴他,然而更多的是‥‥‥在中嘆了口氣,抓著被角討好人認輸地說:「允呐,快回來吧,我想你了。」

太想念了,所以快回來吧。

 

 

 

 

 

 

Part35‧終章。Heart, mind and soul 心念靈魂

 

天氣終於是變得晴朗,把被子拿出去又曬了一遍。

晚上睡覺的時候抱著暖烘烘的被子,想著或許鄭允浩的懷抱更溫暖一些,又眷戀的蹭了蹭枕頭,他究竟什麼時候回來呢?手機又打不通了,在關機狀態中。想了想還是摸出手機發了句晚安過去,然後才抱著被子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睡不安穩。

睜開眼睛的時候天還是黑的,看了看外面的天空,星光璀璨的,揉了眼坐起來,沒有睏意,想著連睡覺沒有鄭允浩的懷抱都睡不好,那豈不是真離不開他了?苦笑了一下,穿上毛絨拖鞋想去客廳倒杯水喝。

 

沒有開燈,但還是能模糊看清的。

聞到了菸味,警覺地發現客廳裡還有第二個人,在巨大的落地窗那裡,似乎有無盡的苦惱和心事,菸的光點明明滅滅的,背對著在中站在那的男人,不知道是不是房間太灰暗了,看上去很頹廢的樣子,在中皺了眉,菸鄭允浩是很久不再抽了,因為他不喜歡,鄭允浩也就極少在他面前抽菸。

而在他看不見的時候,原來鄭允浩是這樣的。

一個人落寞地抽著菸,苦悶無處寄託,只能靠抽菸來排解一些。

脆弱得想讓人抱緊。

在中想,再強勢的男人也會有不為人知的柔軟的一面,如果就這樣看著,在中覺得自己也會被他的惆悵傳染,悄悄地走過去環住他的腰,「怎麼回來了也不喊我?」語氣不自覺帶上了一些撒嬌的意味,他見不得鄭允浩落寞的樣子。

「你不是還在睡嗎?」鄭允浩把菸掐滅,回轉身來用淡淡菸草味的嘴唇吻了吻心愛的戀人。「不想打擾你。」

在中注意到他眼角一小塊淤青,雖然絲毫不影響鄭允浩的帥氣,但是在他眼裡看來實在是刺眼,伸手碰上那淤青。「疼不疼?」他幾乎知道這傷怎麼來的,心臟也跟著抽痛了一下。

鄭允浩什麼都好,但就是有一點讓在中不滿意。

什麼苦都自己受了,都捨不得分他一些。

 

果然是在中預料之中的,鄭允浩滿不在乎地揉了揉。「也就是被揍了一拳,不痛。」沒敢說是鄭父聽不得他荒誕的話給揍的,當時確實是痛得很,可他仍是梗著性子站住不動,無所畏懼地和鄭父對視,緩緩跪了下去,智慧在旁邊紅了眼睛,鄭母想扶他起來他也不動,第一次和嚴肅的父親反抗,氣氛也硝煙四起。

是很痛,可讓在中這麼輕輕碰一下,好像也真的不怎麼痛了。

「怎麼可能不痛?」在中難受地吻了一下那個傷痕,這比在他心上鑿了一個洞還要更痛一些,可鄭允浩就是不說,不說就以為他真不知道嗎?「我不是說別把我當女人一樣護起來嗎?有什麼事我們不能一起去面對嗎?我又不脆弱,鄭允浩,你真是個傻子嗎?」說著說著倒真激動了起來,臉也微微發紅。

「好了好了。」鄭允浩用手指擋住了那粉嫩的唇,「我是因為你想我才回來的,可不是回來和你吵架的。」手指眷戀地撫向在中柔軟的髮絲,像安撫一隻委屈的小小狗一樣來回揉著,他的在中是個男人,的確也是個有堅強性格的男人,可是他沒有辦法,就是想把他護在懷裡,外面的狂風暴雨不想讓他看見。

低頭吻向那怎麼也吻不夠的嘴唇,糾纏住他濕潤的舌尖,按住他的後腦勺吻得更深入一些,氣都有些喘不上來了,又退而求其次地反復磨蹭著他的嘴唇,兩人鼻息相融著,無比親昵。

在中的臉又紅上了幾分,耳後根也因為害羞而染上了粉色。

 

看到在中總是害羞的可愛模樣,不懂浪漫的彆扭男人有了一種想做件浪漫的事的衝動,拉著他到鋼琴那坐好,兩人並排,鄭允浩打開了琴蓋,黑白琴鍵在月光下也顯得特別溫柔,在中也會彈琴也會唱歌,所以鄭允浩總纏著他要他唱歌給他聽,鋼琴也是為了他買的。

在這種時候,鄭允浩突然想唱一首情歌給在中聽。

「咳咳。」鄭允浩正經了一下神色,在中還在一臉茫然地看著他,他抿了抿唇不去看他,只是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唱歌給你聽,聽好。就這一次,我可從沒為誰唱過。」修長的手指放上黑白琴鍵,一連串的音符便流動了出來。

在中怔怔地看他的側臉,沒想到鄭允浩也是會彈琴的。

也許是很久沒彈了,指法有些生疏,卻不笨拙,至少旋律是流暢的,竟是在中喜歡的那個東方神起的歌,可見鄭允浩還是用心在注意他喜歡什麼的,閉了眼倚在了鄭允浩的肩上,靜靜地聽著男人低沉到有些壓抑的嗓音。

‥‥‥‥‥‥‥‥

(允浩)

古い映画のような恋ができたらいいな

可以談一場像老電影般的戀愛就好了

 

そう言って照れては笑う君

你說完害羞得笑了

 

いつもの僕ときたら 喋ってばかりだけど

如果是平常的我 一定喋喋不休的講個不停

 

そう, でもね今夜は特别さ

是啊, 但今晚很特别

 

(在中)

Oh why… ココロはまた空回り 感じて My heart, mind and soul

Oh why… 心還不能靠攏 請感受 My heart, mind and soul

 

Oh why… そんなに澄んだ瞳で 僕を见るの?

Oh why… 用那樣清澈的眼睛看著我?

 

なにも言えなくなるよ

我什麼話也說不出口了

 

(有天)

古い映画のようなセリフは言えないけど

雖然我不會說老電影裡的對白那樣的話

 

そう、でもね今夜は特别さ

是啊 但今晚很特别

 

(在中)

Oh why… コトバはまた远回り 届けて My true love to you

Oh why… 話語還在徘徊 請把 My true love to you

 

Oh why… そんなに濡れた瞳で 僕を见るの?

Oh why… 用那樣濕潤的眼睛 看著我?

 

なにを思っているの

你在想什麼

 

(昌珉)

どんな恋も终わりが来るというけど

雖然說不管什麼樣的愛情都有結束的那一天

 

ふたりの绊はこのまま消えない

但我們之間的牽絆永遠不會消失

 

Don't ask me why (Don't ask me why?) Why? (Why?) Why? (Why?) Why?

 

(俊秀)

Oh why… ココロはまた空回り 感じて My heart, mind and soul

Oh why… 心還不能靠攏 請感受 My heart, mind and soul

 

Oh why… 今夜は僕が魔法をかけてあげる

Oh why… 今晚我要為你施加魔法

 

(在中)

君がひとつ瞬くたびに

你每眨眼一次

 

(俊秀)

僕はひとつ愿いをかなえていくよ

我就為你實現一個願望

 

(ALL)

かがやく(ふたりの) Heart, mind and soul

兩人正閃耀的 Heart, mind and soul

‥‥‥‥‥‥‥‥

這首歌的名字是《Heart, mind and soul》,翻譯過來是心念靈魂,總是有種很特別的感覺,鄭允浩也最喜歡那句“雖然說不管什麼樣的愛請都有結束的那一天,但我們之間的牽絆永遠也不會消失。”這也是他想告訴在中的話。

說真的,他搞不好是一個很差勁的男人,不會說甜蜜的話,總是對在中莫名其妙發脾氣,一點也不懂浪漫。可在中從來都不曾介意過。

總是笑著,總是很溫柔。

 

扭過頭看在中,他還是閉著眼睛倚在他肩上,如果不是他眼角一點潮濕鄭允浩幾乎認為他是睡著了,「是不是唱得不好?」鄭允浩小心翼翼地問,抓住了在中的手,和他十指相扣,兩隻簡單精緻的銀戒靠在一起,看起來十分相親相愛。

「真的會為我實現願望嗎?」在中直起了身子,也沒有看他,纖長白皙的手指按在黑白琴鍵上,發出幾個單調的音。

「只要你要,只要我有。」鄭允浩凝神看他,連他臉頰邊一顆小小的痣也覺得十分可愛。其實只要他想要什麼,只要自己給得起,月亮摘下來給他都可以。

完了,鄭允浩居然這麼喜歡金在中。

 

在中轉過了臉,流光溢彩的眸子堪比星光璀璨,長長的睫毛如同優雅的蝶翼,他的美麗看起來比最甜蜜的夢還要迷人,眼裡似乎有淚,可他分明笑著,靜靜地看著鄭允浩,很認真地眨了三次眼睛,說了三句話。

鄭允浩永遠愛金在中吧。

鄭允浩永遠和金在中在一起。

頓了一下,允呐‥‥我們一起回家。

 

 

==========END==========

 

這令人心急的倆人終於走到一起了,在愛情的路上需要多一點勇敢及更多的堅持,相信幸福一定會降臨在自己身上的~

所以‥‥允在啊~~~勇敢的堅持下去哦~~~

這文的最後作者用了東神第一張日專裡我最喜歡的歌做結束,這首我第一次聽的時候不是很喜歡,但真的愈聽愈好聽,有一段時間我每天狂聽這首歌,把整個日文詞背下來。而且整個A段都是允在兩人唱的,感覺特別不一樣!在中的聲線真的是沒話說,這歌更能凸顯他很溫暖的嗓音。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