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每天都重複著同樣的周而復始的規律,很容易便讓人厭煩。所以,有時候需要改變,雖然改變了之後的狀況你不見得會更滿意。

 

鄭允浩覺得是自己太無聊了,寫文也開始沒有靈感,每天的生活連兩點一線也算不上,他的生活目前靜止在一個點上,難怪會胡思亂想。

想來鄭允浩大學二年級時第一次發玄幻小說,出乎意料地反響絕佳,從此便發掘了自己的文學細胞,進而不事生產,遊手好閒,整天與網路和文字為伍的生活。從玄幻寫到懸疑,再從懸疑寫到靈異,最後回歸現實純文學是因為他戀愛了,戀愛中的鄭允浩開始變得文藝,也寫出了些現實主義夾帶點浪漫的小說,從此確立了風格。目前,鄭允浩覺得自己文思枯竭,唯一能刺激靈感的小打小鬧惡作劇的題材,又陷入了所謂的BL耽美的泥淖,他當然不想承認這是跟女友拜拜的後果,但是,確實是時候該重整自己的生活了,鄭允浩要換個活法,他必須要回歸主流社會。

而所謂主流,就是,出去找工作,然後認認真真的朝九晚五。

 

名牌大學日語系的高材生鄭允浩,畢業〝作家〞(在家坐著)兩年之後,重新撿起自己的文憑,和畢業剛出校門的小孩們競爭,搶來了一份飯碗,是在一家對日的企業裡做合同的差事,這過程也沒超過兩個星期,但是夏天的尾巴也來臨了。

 

遊戲還是每天晚上都上,他把東方天庭的幫主讓位給了一位信得過的兄弟,每天只和大家做做任務,和MAX珉刷刷怪。

兄弟們笑說,老大你這是神仙眷侶隱居生活啊。

MAX珉則說,親愛的你怎麼一下子老了,像個老頭子的生活。

鄭允浩反問,老婆是不是因為我上班冷落了你啊,哈哈哈。

【滾!】MAX珉一字了事。

 

另外,小說他也有寫,只不過寫的是新開的那一部,至於《冤家》,還是坑著,鄭允浩也沒有更新的打算。

【怎麼不寫了?我還等著看呢】MAX珉偶爾會提起。

【你等著看什麼‥‥】

【看熱鬧,說真的,你那鄰居就這樣偃旗息鼓了?還是‥‥】

【喂,想說什麼說清楚啊】鄭允浩看這曖昧的語氣覺得彆扭。

【切,不想說就算了】MAX珉表現的很不屑,【我說你最近是不是失戀了?】

【我早就失戀了!!】

【不會吧,以前沒看出來,最近特別明顯。】

【我反射弧長】,鄭允浩胡謅。

最近是有些神不守舍,都怪‥‥,也不能怪‥‥,為什麼人家隨便提到什麼就能想到那上面去,鄭允浩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敏感?

 

這天下了班,鄭允浩從公車上下來,秋老虎還是挺厲害的,西裝領帶的打扮有些悶。隨手輕輕扯下領帶收進包裡,路過超市,便走進去,想著買點啤酒泡麵解決晚餐了事。付帳的時候,鄭允浩翻了翻皮包,錢包不在,才想起來剛才上車的時候掏公交卡順手把它插在褲子口袋。

收銀的大嬸等得有點不耐煩,鄭允浩只好使出自認為最陽光爽朗的微笑,然後伸手去摸口袋,哎‥‥

沒有!

再摸摸另一側,沒有!鄭允浩把包放在櫃檯上,拍著全身的口袋,額頭漸漸滲出細密的汗,不會,丟了吧。

「快點,幹什麼呢?」後面的大叔等得急了,催促著。

鄭允浩滿臉歉意地回頭過去,跟人家鞠躬道歉。

「大嬸,多少錢我來給吧」,男人的聲音從側面出現,鄭允浩趕忙去看,一轉頭,不知從哪過來的金在中就站在身邊,正伸手把紙鈔遞了過去。距離有點近,能聞到他身上撒的橘子味香水。

鄭允浩微微向後挪了半步,看金在中收好找回來的零錢,提起購物袋遞了過來。

比起金在中的自然,鄭允浩突然想自己的作風是不是太小家子氣小心眼小肚雞腸了,於是瞬間給自己的小宇宙充電,展現出大度大氣大家風範的笑容,「謝謝」,他說,「你要買什麼嘛?我等你,一起走。」

「哦,好」,金在中也不客氣,答應著轉身往超市裡面走去。

 

趁著等人的功夫,鄭允浩用手機給銀行撥了個電話,辦理銀行卡的掛失,幸好錢包裡的錢也不多,不超過三張一萬圓的鈔票和一些硬幣(人民幣二百多塊左右)。

「走吧」,金在中從後面上來,手裡提著兩個袋子,見鄭允浩在打電話,便用手肘碰碰他。

鄭允浩抬眼,看見金在中睜著大眼睛,努嘴示意可以走了,對他點點頭,邁開步子跟在金在中身後往家的方向走。

「錢包丟了嗎?」等鄭允浩終於合上電話,金在中才開口,走到電梯前按了按鈕站著等待。

「是啊,真倒楣」,鄭允浩把電話揣在褲子口袋裡。

「別放那了,坐下的時候容易掉出來」,金在中歪頭盯著鄭允浩的褲子說。

「哦?」鄭允浩不解,順著金在中的眼光看下去,才反應過來,「哦,呵呵,我習慣了,東西隨手就亂揣,呵呵。」

電梯門開了,等裡面的人走光,金在中先站進去,鄭允浩隨後,門在他身後關閉。

只有他們兩個,一股詭異曖昧的氣流竄過,金在中突然回頭,身體向鄭允浩傾了過來‥‥

鄭允浩瞬間全身僵直‥‥

金在中的身體漸漸靠近鄭允浩‥‥

鄭允浩握起拳頭,手心滲出汗‥‥

金在中的手向鄭允浩伸了過去‥‥

鄭允浩決定,金在中要再敢親他,就一拳打過去‥‥

當時金在中的手離鄭允浩的肩膀只有0.01公分,但是四分之一秒之後,鄭允浩徹底地認為自己很齷齪,因為金在中只是貼著他的身體,按下了後面被擋住的樓層鍵。

雖然鄭允浩生平經歷過無數的考驗,但是這一個是他認為最嚇人的‥‥因為心臟,狂跳不止‥‥

 

 

 

(十六)

 

在現實社會中摸爬滾打的我們,有的喜歡停下來思考人生;而有人則認為那是浪費時間,因為人生給你本不是思考出來的。

 

鄭允浩對人生的考慮,多半都放入作品中了,給自己的很少。他覺得自己大多時候更像看客,觀察著世間百態,然後再通過自己的文字傳播出去。也可以說,他是欲望不多,野心不大的人,對誰都和和氣氣,對任何事都不那麼熱衷,除了,遊戲。

或者說鄭允浩野心不大也不恰當,因為在遊戲裡,他稱王稱霸,威震一方,也許是因為虛擬的世界更容易掌控,任何事物在這裡都有規則,比如,錢攢夠了就能買東西,經驗夠了就能升級。因此他更多的在這個世界裡表現自己,而在現實的世界,他所做的最多也只是表達自己。

這樣的鄭允浩很出世,或者說他總是注意別人的事多過注意自己,所以,當遇上一個在他眼裡行為古怪的金在中時,有些不知所措。

 

鄭允浩總是記著要還錢給金在中,但當新辦的銀行卡拿回來的時候,他卻很不情願地敲了對面的門。

 

金在中開的門,他夾了一個粉色的髮卡,前額的頭髮都聚上去,只有毛毛碎碎的幾根頭髮落下,看上去,嗯怎麼說呢,有點小驚豔,俏皮卻不讓人覺得娘氣,是種模糊了性別的視覺效果,鄭允浩從乍見到的〝嚇了一跳〞,逐漸轉為思考狀態。

「呃,有事?」金在中察覺自己的形象問題,忙摘下卡子,頭簾一瀉而下,他用手撥拉著。

「還錢給你啊」,鄭允浩意識到自己剛才就這麼大刺刺地盯著人家看了,有點不好意思,趕快低下頭,打開錢包,「多少來的?」

「說什麼呢?」金在中的頭簾幾乎把眼睛全都遮住了,他微仰著臉,歪著腦袋看鄭允浩,「什麼錢啊?」

「超市啊!」怎麼債主還把借給別人錢的事兒給忘了,「我不是丟了錢包嗎,你幫我的給,多少錢,還給你。」

「哎呀算了算了」,金在中擺手,「就那麼點錢。」

「那不行,我多不好意思啊,親兄弟明算帳」,何況咱倆也就普通認識。鄭允浩說著就往外掏錢。

「你真囉嗦」,金在中按住鄭允浩的手腕,「這點錢都不夠一頓飯錢的,你還還什麼啊。」

鄭允浩抬頭,笑了,露出大白牙,「要不我請你吃飯?」

「呃?」

話說出來兩個人都愣了一下,鄭允浩是對自己光顧著接話接得順溜卻沒經大腦而感到小後悔,金在中則顯然是沒料到鄭允浩能這麼說。

鄭允浩還真怕被金在中當面給拒了。

「好,好啊」,人家金在中倒是挺大方,是啊,貌似他一向都挺大方的。

反正金在中一口就答應,讓鄭允浩輕鬆下來,腦子也恢復常態,「哎你吃了晚飯沒?」他問。

金在中搖搖頭。

「正好我也沒吃,擇日不如撞日,走,咱倆下樓隨便吃點什麼」,對於立即就邀約,鄭允浩是這麼想的,如果還要另約日子定地點,還不如今天有什麼吃什麼,找個小店速戰速決算了。

「那你等我一下,兩分鐘」,金在中伸出兩跟指頭比了個二,轉身就要關門。

「那行,我在電梯那等你。」

誰知金在中又忽地把門打開,探出個腦袋和半個肩膀,「要不你進來等?」

「不用」,鄭允浩擺手,說話間就走到了電梯口。

金在中「哦」了一聲也急匆匆掩上門,說是兩分鐘,其實是磨蹭了快五分鐘才出來,鄭允浩一達眼,嘿,還換了個T。

「去哪吃?」鄭允浩問。

「我也不知道,先走走看看吧。」

剛出樓門口,不知怎的,鄭允浩被迎面一陣小風吹得打了個冷戰,順帶打了個噴嚏。

「阿嚏~」鄭允浩捂上嘴巴。

「阿嚏~」後面有回音。

回頭一看,只見金在中正在揉鼻子,不好意思地說了句,「這玩意兒還傳染,呵呵。」

唰~腦中靈光一閃,鄭允浩記起前些日子惡作劇搞得金在中過敏的事。還沒有道歉呢,金在中可能根本就不知道是自己弄來的那幾個貓崽,鄭允浩偷偷盯著那紅紅的鼻尖,覺得十分過意不去。本來是要道歉的,可是鄭允浩對於金在中的〝突襲事件〞更加耿耿於懷,以至於都忘了還有這麼一回合,如果現在說出真相並道歉的話,金在中會怎樣呢?很難得地兩人氣氛稍稍有些緩和。唉,還是,等等吧。鄭允浩想。

 

想到〝突襲事件〞,鄭允浩心裡又有點堵了,不舒服。和金在中說話的時候,也時不時地想起來。是不是,對這個人瞭解太少,所以才覺得古怪呢。

兩人中間保持著半個人的距離向前面幾條店鋪街走著,「哎你是做什麼的呀?」鄭允浩問。

「坐家的!」

同行?鄭允浩一驚,轉頭發現金在中正低頭笑。

「坐在家裡的坐家,哈哈」

又被耍了,鄭允浩氣結。

笑容在金在中的臉上放大,直到他也轉過來看了鄭允浩一眼,「哎,開個玩笑。」

鄭允浩轉臉看前面,聳聳肩,表示無所謂。

「說真的,其實我是弄音樂的,平時寫寫曲子什麼的,自娛自樂的成分比較多」,金在中收斂了些笑容,正經地說。

「謙虛吧」,天天自娛自樂靠什麼生活?鄭允浩笑笑,他看人看事很有一套,能在家裡不上班又衣食無憂的人,不是二世祖就是自己有能力,而金在中完全不像前者。

金在中也笑,沒接著自己的情況說下去,反問,「那你呢,你做什麼的?」

「我呀,我也作家」,鄭允浩說著看看金在中,見他沒驚訝沒激動,笑容在臉上一團高深莫測的。

逗他沒成功,「不過最近去給人打工了」,鄭允浩只好無奈地補充。

「那你能習慣嘛?」

「還好吧,就是早上起來太痛苦」,早上聽到鬧鐘連殺人的心都有了,鄭允浩想到這個臉孔不自覺地糾結起來。

「哈哈」,金在中看著他那樣子大笑。

「再笑打你啊」,鄭允浩舉了舉拳頭。

「哈哈」,金在中笑得更凶了。

看來以前說他面癱,還真是冤枉了。

「哎,別走了,就這吃吧」,金在中忽然停下腳步,伸手拉了還往前奔的鄭允浩一把,「這家泡菜鍋有名。」

「哦,好。」

兩個人,一個鍋,幾個涼菜,還要了一瓶燒酒。

「其實我不太能喝酒」,鄭允浩咬著涼拌海帶,嘟嘟噥噥地說。

「怎麼不早說?」攪著湯鍋的金在中停下來,瞪著大眼睛看了看一整瓶兒的酒,雖然瓶子不大,「你不是一點都不能喝吧?」

「能喝一點。」

「算了,能喝多少喝多少吧,別讓我灌整瓶就行了」,金在中拿過瓶子往鄭允浩的小杯子裡倒,「自己喊停哦,倒多了不管,你都喝掉。」

「好了好了,夠了夠了!」鄭允浩慌忙抬起泉湧不止的酒瓶口,推給金在中,「再多你得負責把我扛回去。」

金在中抬頭,只是看了看他,沒說話,目光又垂下去,然後給自己倒酒。

鄭允浩卻清清楚楚地看見了金在中的笑靨,好像小小的花開在臉上。

「哎,喂,」金在中伸手在鄭允浩眼前晃了晃,「傻了?不想喝就直說啊。」

「原來你這麼愛笑‥‥」

「啊?」金在中當然聽不清那含在喉嚨裡的咕噥。

「嘿嘿」,鄭允浩回過神來,「我一直以為你是面癱」,他語不驚人死不休地說。

金在中立刻瞪起眼睛,「你敢再說一次!」

「其實你的臉一點都不癱啊」,鄭允浩繼續不知死活。

金在中舉起筷子去戳他,差一點戳到皮膚的時候‥‥

「你是討厭死我了才那樣的吧?」

「挺有自知之明的啊」,鄭允浩的話成功地讓金在中收回筷子,喝了一口酒,然後又不知道想起什麼,瞟了鄭允浩一眼,便哈哈哈地笑起來,還越笑越大聲。

鄭允浩被笑得直發毛,看金在中看自己的眼神兒更是瘮得慌,「抽風了?」

「哈哈,‥‥」金在中趴在桌子上攥著筷子擋住嘴,「想起來了,你蹲我門口,哈哈,跟小狗似的。」

「哈?什麼時候的事兒?你做夢呢?」

「不是,哈哈,是,哈哈,是咱倆第一次見面。」

「什麼跟什麼啊」,第一次見面?那不是他沒擰緊水管,搞得人家樓下發水那次?鄭允浩心裡犯糊塗。

金在中喝了口酒,強壓住笑容,「沒事,沒事,咳,那天你喝多了吧,吐在我們家門上。」

「‥‥‥」原來‥‥,鄭允浩想起來了,金俊秀是跟他提過這麼回事,不過印象不深,也就忘了。這事兒太囧了,也是兩個人結下樑子的源頭,所以才有後來的那麼多事。

「咱不提這個好不?來,咱喝酒」,鄭允浩急著換掉話題。

金在中抹去眼角笑出來的眼淚,舉起杯子跟鄭允浩碰了碰,「喝!冤家。」

鄭允浩聽見這個稱呼一愣,看著金在中仰頭喝乾了杯裡的酒竟然顯得慌慌張張,難道是錯覺?

「來來來,吃這個」,金在中放下酒杯,撈起鍋裡的東西就往這邊送,鄭允浩沒來得及多想,舉起自己的碗,來者不拒地把金在中夾過來的菜通通照單全收。

 

酒足飯飽從館子裡出來,金在中踢著路邊的易開罐,嘩啦嘩啦的響,鄭允浩心血來潮,伸出長腿上去一個攔截,把那易開罐帶到自己腳下,挑釁地揚揚頭。

金在中嘴唇一歪,也不說話,左閃右閃地做起假動作,趁鄭允浩不備,那個罐子再次回到自己這邊。

「呵呵」,鄭允浩笑,二話不說用身子擋開金在中,再次去搶奪,金在中當然不示弱,兩個人你追我趕,你搶我奪地在路邊上演一場廢物利用足球賽。

嘩啦啦的鋁箔灌抨擊地面的聲音,交織著秋風吹動落葉的沙沙聲,還有金在中特有的哈哈三段式笑聲。

這次鄭允浩搶到了〝球〞,金在中氣不過,拖住鄭允浩衣襟。

「嗷,犯規犯規」,鄭允浩怪叫著,一分神,〝球〞被金在中踩住。

「好啊,耍賴,我可不客氣了」鄭允浩上去一把抱住金在中的腰往後拖,趁他重心不穩,再來一個飛鏟,易開罐嗖地飛了出去。

咚‥‥不偏不倚地砸到過路大叔的後腦勺。

糟!鄭允浩放開金在中,兩人對視0.01秒,不約而同地撒腿就跑,趁著夜色的掩映,把大叔的責駡聲甩在身後。

一口氣跑到自家樓下,都是連噓帶喘,金在中彎腰拄著膝蓋還是笑個不停。

「今天真是‥‥認識這麼久,都不見你笑這麼多」,鄭允浩拍拍金在中的背,「也不怕岔氣兒。」

「呼~」金在中長出口氣,收了收笑聲,「怎麼著,難道你喜歡看我〝面癱〞」,語氣中充滿危險的味道。

「你還是笑吧」,鄭允浩說得非常由衷,又不假思索地補充了一句,「挺好看的。」

金在中直起腰,忽然轉過來,鄭允浩發現,兩個人站得非常的近,金在中正微微仰起臉和自己對視。

鄭允浩看著他,燈光下滲著細細汗珠的額頭,彎彎的笑眼‥‥手指又不自覺地像手心攏去。

「好看個鬼」,金在中輕輕捶了下鄭允浩的肚子,低頭邁步走開。

鄭允浩鬆開握起的手,肩膀垮了下來,揉著肚子,無力地甩甩頭。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