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還沒完啦~~在允在兩人的戰爭即將開打之前,先來個金在中的番外篇

====================================================

番外:Logout(一)

 

「哥和允浩哥感情很好啊」,金在中聽到沈昌珉這樣說,心裡有一絲慌張。

「還好吧」,他背過去,假裝整理沙發上淩亂的靠墊,隨口回答著。

「你是要出櫃了嗎?」沈昌珉繼續問著。

「哪有?」仍舊搪塞。

「我都看見了,上次在電影院‥‥」沈昌珉頗有刨根問底,不依不饒的架勢。

「‥‥‥」金在中徹底不知如何應對了,那個親吻,居然被昌珉看見了?

「還有在陽臺‥‥,哥,你終於還是確定喜歡男人?」

「沒有!他整我,我再整回去,就是這樣」,是的,就是這樣,這就是他金在中的動機,這就是他金在中的目的。對,就是這樣‥‥

 

 

和鄭允浩的恩怨情仇,要追溯到幾個月之前。

這天金在中感冒了。夏天感冒,通常叫做熱傷風,是件很麻煩的事兒。所謂屋漏偏逢連夜雨,腦子昏昏沉沉的金在中又接到一個電話,說他這次的曲子,被退稿了。

#%‥‥%&#¥%‥‥¥&!!!金在中在心裡咒駡著,恨不得把退他稿子的人掐死踩扁。鼻子堵得難受,咕嘟咕嘟喝了好多水,倒回沙發繼續修養。

正迷糊著將要睡著還沒睡熟的節骨眼兒,門外一陣嘈雜,躺著的人一激靈,清醒過來。隔壁那家是新搬來的,還沒見過,可是怎麼這麼吵啊,真沒公共道德,金在中翻個身,盼著外面那些人趕快進去,自己好睡覺。

咣當~重物擊中自家大門的聲音。

靠!金在中坐起來,起得有點急,眼前一黑,定了定神,只聽外面有人哭喪般地叫喊,什麼瑤什麼的。

簡直沒完了,金在中惱火地起身,衝到門口,霍地打開了門‥‥

好嘛,這是什麼味兒。

低頭一看腳下,真他媽的噁心,金在中素愛乾淨,竟然被人欺負到門口了。這誰幹的!

牆根那坐了個人,襯衫領口大敞,西裝在身上皺成一團,臉和脖子紅成一片,小眼睛眨巴眨巴地正看著自己。你丫個醉鬼!

和醉鬼沒法算帳,金在中抬頭看見兩個貌似還清醒的人,他先看了看小眼睛的那個,然後又打量著眼帶桃花的那個。

「要不,乾脆,我給您換個新門‥‥」

嘿呦,還換新門呢,這個也喝多了,直冒胡話。

金在中決定不和醉鬼們浪費時間,直接把那幾個人隔絕在門外。

 

只是沒想到的是,第二天還真有人上門來拆門,惹得金在中差點報警,弄清來龍去脈之後,感慨桃花眼的傢伙原來沒喝醉,還挺講信用,只不過,真是能小題大做。

這是金在中和鄭允浩的第一次交集,很短暫,金在中對桃花眼男也就是朴有天印象更深刻一些。對於鄭允浩,也只留下了個小狗眼神的醉鬼的印象。

所以當鄭允浩蹦進來關水龍頭的時候,金在中二話不說就把他當賊,因為之前沒記住他長什麼樣嘛。但這次,可真是印象深刻到不能再深刻了:被他滑倒壓在身子底下,摔得七葷八素,又被上面的〝重物〞擠出了胸腔內的所有空氣。大眼瞪小眼,金在中當時有要把那兩隻眼睛戳瞎的衝動。

雖然樓下大叔證明了是場誤會,但是金在中堅決不道謝。這裡面有點心理上的原因,具體點就是,金在中知道自己有些同性傾向,但是他沒交過男朋友,不承認更不認為自己就是墊底兒的那個。鄭允浩這麼一壓,讓他在心理上產生了極大的反彈。

 

其實金在中不是天生的喜歡同性,他也交過女朋友,而且在小學六年級就早早地戀愛了。之後在中學,在高中,一路換了好幾個,可一個也沒有長久的。個中緣由很複雜,首先,他自己上頭有八個姐姐,從小在女人堆裡摸爬滾打,早已熟透了女人的脾氣,女性對他來說沒那麼多神秘感;其次,金在中的性格是,高興就笑,不高興就板臉的類型,男女朋友有時吵架冷戰起來,金在中很少服軟,去主動哄人家,他認為是她們無理取鬧,所以,女人對他的吸引力更加減少。

但憑金在中的外表,總是有懷春少女主動向他示愛,金在中也不太會拒絕人家,然後就導致女朋友不斷。終於有一次,某女孩寬衣解帶躺在他床上,一絲不掛的時候,金在中徹底被噁心到了。為此他鬱悶了好幾天,沒憋住跟沈昌珉說了。

「哥你,那個什麼沒問題吧?」沈昌珉聽了之後居然異常鎮靜。

金在中知道他指什麼,雖然被這樣問好像是被鄙視,但他沒精神鬥嘴,只是搖搖頭,「自己用手能硬起來。」

「哦‥‥那你真對女人沒興趣了?」

金在中又搖頭,伴隨著嘆氣,「唉~」

「那你喜歡男的嗎?」

金在中還是搖頭,「不知道。」

「咳」,沈昌珉端詳著金在中,看得後者頭皮發麻,正要開口。

「那就實驗一下」,沈昌珉突然伸手搬住金在中肩膀,頭一點一點地靠近。

金在中嚇得閉緊眼睛。

「噗~」沒有預料中的嘴唇貼上嘴唇,沈昌珉笑了,鬆開金在中,捂著肚子越笑越大聲,「哈哈哈~哥,哈哈哈~」

金在中開始還不明所以,然後被笑惱了,「沈昌珉,笑你個鬼!」

「哥,你有潛質。」沈昌珉在床上打著滾兒。

金在中沉默了,他認真地思考起自己的感覺,開始觀察周圍形形色色的同性,甚至去看GV,得出的結論是,他不排斥,這麼說自己的確有同性戀的潛質。

然後後來,當金在中知道沈昌珉說的是〝受〞的潛質的時候,十分悔恨為什麼沒當場把他直接打飛。

沈昌珉一直強調,認為金在中如果喜歡男人,就一定是被壓的。此言論令金在中無比後悔和他說了這些事。

事實上,金在中可以承認自己喜歡同性,但是,他絕對不承認自己是被壓著欺負的那個,就是這一點讓他耿耿於懷。

也正因為這樣,當金在中不小心被鄭允浩撲在身上之後,對他產生了芥蒂以及強大的抵觸情緒。

 

後來的垃圾事件,金在中認為那個是鄭允浩的挑釁,他原本從來沒想過要報復鄭允浩,或者整他。沒成想隔壁那個猥瑣男(好吧在知道他叫鄭允浩之前,金在中一直那麼稱呼他),竟然小肚雞腸地往門口丟垃圾,這麼下三濫的手段都想得出來。

垃圾事件終於以猥瑣男鄭允浩先低頭而作罷,然而,然而的然而,第二天金在中在門口郵箱裡拿到的訂閱雜誌,竟然,被撕掉了兩頁!是可忍孰不可忍,都被人騎到頭上拉屎了,焉有不反擊的道理?金在中越想越氣,正好見隔壁陽臺上有剛洗好的衣服,就這樣,那些衣服遭殃了,因為金在中拿了水槍,開足了馬力往上噴水,於是,便有了噴水事件。

晚上有流星雨,金在中期盼著能在流星前許個能實現的願望。

在陽臺上,出現在視野裡的是,隔壁那個男人嘴唇間鬆鬆地叼著煙捲。夜色下黑黑的晶亮眸子,竟讓金在中的心,出其不意地撞了一下。

鄭允浩似乎心情不好,打火機被他打得亂響,金在中心裡的善良天使飛了出來,主動借火給他。

那天金在中沒有看見流星雨,城市燈光遮擋下的夜空並不澄澈,而他卻聽見了來自鄭允浩的安慰。原來,這個男人擁有著低沉而溫熱,暖暖的聲音。

金在中想,他會喜歡上這個聲音的,如果,聲音的主人之前不是那麼討厭的話。

 

噴水事件一直沒有得到回應,金在中合計著,也許自己的計畫失敗了,或許等衣服都乾了鄭允浩也沒發現也說不定。

可是哪成想,那傢伙又跳進自己的陽臺,在一個打雷下雨,陰風陣陣的天氣裡。金在中著實被嚇得不輕,但看著鄭允浩窘迫又不示弱的白癡樣,又忍不住想笑。和他鬥嘴,棋逢對手,勢均力敵,貌似‥‥占不到什麼便宜。

但金在中是誰,睚眥必報是本性,<鄭先生與狗不得入內>,看誰玩得過誰。

 

 

 

番外:Logout(二)

 

金在中曾參與了某遊戲的音樂創作,被贈送了個白金級帳戶,就是裡面出生就超級有錢,身上又有好多寶貝的那種。

金在中對網路遊戲不感冒,索性把帳戶送給沈昌珉。

沈昌珉放假的時候玩得不亦樂乎,級別直線上升,可是一開學,他就沒時間了,又捨不得他的小人,「哥,你在家沒事就幫我掛上唄,有空幫我做做任務,嗯?」

「哦」,金在中隨口就答應了,這個號畢竟是自己給出去的,他也不想浪費。拿到沈昌珉寫下的帳號和密碼登入一看,「噗,怎麼是個女的?」

「我樂意,整天對著個男號多傷神啊」,沈昌珉不屑地答。

就這樣,金在中作曲的時候就開著另一台電腦幫沈昌珉掛機,有空的時候,也上去鼓搗鼓搗。可是,他對網路遊戲沒天分,一直笨笨的樣子,級別也開始趕不上一起進遊戲的朋友了。

這反而激起了金在中的鬥志,不甘心!上網,找攻略!

 

官網論壇上的攻略心得一堆一坨的,經過實踐,有的根本說的就是垃圾廢話。

但是有一個人的攻略不一樣,他寫得層次分明,言簡意賅,用詞精准,讓金在中這種入門級的菜鳥如逢甘露,因此,他記住了這個人的ID:U-Know。

然後金在中發現U-Know的攻略並不是專門給菜鳥用的,每次的新功能測試,新變動新調整,他都又快又及時地出測試報告,而且追捧的人很多。

真是術業有專攻,這是個金在中完全達不到的層次,無形中,U-Know像是個在遊戲界神一樣的存在,變成了金在中的偶像。

所以,每逢U-Know出新帖子,他都認認真真地留言,表達感想。竟然有時候,也能偶爾勸慰一下心情呈灰色狀態的U-Know。

 

沈昌珉再過半年就要考研,對這個遊戲越來越淡,而金在中在U-Know攻略的啟發下,一點點對遊戲開竅了,並且越來越捨不得自己在遊戲裡控制的黃頭髮的MAX珉。

MAX珉原本的朋友現在成了金在中的朋友,她在遊戲裡越來越如魚得水,笑看著好友離開,幫派爭鬥,遊戲合區。

是的,合區。在一次合區之後,那個一直在心中的U-Know,騎著四蹄帶火的坐騎,披著閃閃發光的盔甲,頂著一串的問號出現在MAX珉的身後。那一刻金在中想尖叫,他感嘆命運的神奇。

黃頭髮的MAX珉代表著金在中,在偶像周圍蹦來跳去,表達著她主人的激動。

金在中沒想到,U-Know也對自己有印象,而且很照顧MAX珉,給她裝備,帶她打怪做任務。

這個東方天庭的大幫主,策馬揚鞭PK砍殺的豪邁,指揮群雄領導幫眾的霸氣,簡直讓金在中著迷,他想,這人應該活在古代,如果是真人,就更好了。

 

金在中覺得U-Know認識的人太多了,崇拜他的人也太多了,心裡不免失落。於是,他裝可愛,他扮乖巧,就是為了吸引U-Know的注意,而他又不敢太放肆,因為看不出U-Know對他於對其他人有何區別,不想太明目張膽,就怕惹他討厭。

直到有一天,半夜才上線的U-Know問,【想我了沒?】

那是男人喝醉酒後尋找安慰的粘膩,金在中懂得,所以心口狂跳,卻仍假裝鎮靜,因為還不確定。

金在中此刻正渾身長著疹子,那從天而降的四隻小貓被六姐強行留下,把他折騰得不行。打噴嚏,起紅疹,從小就對動物皮毛過敏的金在中覺得自己好像快掛了,也更加覺得女人和動物一樣是麻煩的生物。

【喂,陪我玩通宵吧。】U-Know耍賴的要求。金在中很難受,身上又癢,噴嚏不斷,可是看著U-Know的撒嬌,他心軟了。

【在哪呢?我想看看你】U-Know又發來。

金在中看著這句話,不由得翹起了嘴角。就這樣吧,談一場網路戀愛又如何。

沒想到的是,U-Know居然對他耍小脾氣,還掉頭就跑。金在中有些不知所措,不明白是怎樣招惹到他,而心裡又有些甜,因為生氣耍賴代表著在意,代表著自己對於他有那麼一點點的與眾不同。

踏遍了一個又一個地圖,找不到躲起來又不出聲的U-Know,金在中急了,他害怕人家今後再也不理他,也對自己死得不明不白感到無比冤枉。

 

【不歸】U-Know終於丟過來這兩個字,除此之外多一個字都沒有。連打了兩個噴嚏,金在中的脾氣也被鬥上來,他爆發了,去他的裝乖扮可愛,他開始毫無顧忌地發洩。

金在中也很聰明,靈機一動,下線,找官網,再上來,終於抓到藏起來的U-Know。

見到那個披著披風拽拽的小人,金在中眼圈都紅了,心裡無比委屈,順手開成PK模式,上去就拍,如果有真人在眼前,非要再擰幾下踹幾腳不可。

【結婚吧】那個小人說,【結婚吧,我喜歡你】

金在中安靜了‥‥他感動,仿佛在愛海裡沉浮的小船終於上了岸拋了錨,但是,他也不甘心,U-Know喜歡的是披著MAX珉皮的某個根本不存在的女孩子,如果他知道背後的金在中,是個貨真價實,如假包換的大老爺們兒,那個喜歡怎麼可能還說得出來。

【可我是男的啊,你願意和個大老爺們結婚?】金在中說了,這完全不是出於不想欺騙U-Know的良心,而是,用欺騙換來的喜歡,他金在中不屑。

果然,不出意料的結果,U-Know怒了。金在中反過來想,如果自己是U-Know,被人妖騙了那也百分之百得頭頂生煙。於是迅速收拾起心裡小小的失落,用朋友的語氣和他對話,希望能討回做朋友的那麼一點點希望。

可是U-Know又跑了,而且跑得徹底——下線了。金在中頂著滿身的紅疹子,一直盼著他能再上來‥‥不知不覺,熬到了淩晨五點。

金在中渾渾噩噩地睡了過去,第二天,徹底跟家裡的貓仔宣戰,毅然決然地逃到朋友家裡,個中心思也只有他自己懂得。六姐終於還是愛弟弟多過愛小貓,送走了貓咪請回了金在中。

 

這麼一折騰,金在中意外地發現U-Know也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生氣。這點更是讓他折服,男人的胸襟,就是該像這樣的啊。

但是金在中忘記了,偶像只能活在某個精神層面,理想型也只是活在想像裡。

一次鄰里的聚餐,一篇出自U-Know筆下的文章,徹底讓金在中虛擬的網路世界崩塌了。

聚餐時,金俊秀吃著果盤,問,「昌珉你玩兒的哪款遊戲啊?」

「就是那個XXXX,不過早都不玩了。」

「啊!允浩也玩的那個!」朴有天接話。

金在中聽見了,當時心裡還暗笑,怎麼那麼巧,那白癡猥瑣男還會玩遊戲。

晚上,在遊戲裡,自己帳號上錢多竟然成了U-Know不高興的藉口。但這還不是金在中鬱悶的主要原因,而是,U-Know又要求結婚,而結婚的理由是,因為自己身上有錢?

難道U-Know也是見錢眼開的勢利小人,這麼庸俗,大大破壞了偶像的形象,金在中有些失望。

悶悶地下了線,鬼使神差地點開了早前對方發過來的連結‥‥《對面的冤家看過來》!?

 

這是一篇輕鬆詼諧的文章,幽默的文筆,搞笑的情節,但是金在中的臉,卻一點點僵硬,直到,周圍的溫度因為他臉上的寒冷而下降了兩度。

這是個夢魘樣的文章,每個情節,甚至每個細節,都在金在中的腦海中上演一番,太巧了,一切都太巧了,怎麼可能有人把〝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的巧合發揮得如此淋漓盡致?這分明‥‥!

「啊!允浩也玩的那個!」朴有天的話回蕩在耳邊。

鄭允浩我跟你勢不兩立!金在中忍下砸了顯示器的衝動,在心裡呐喊,這其中,夾雜了對鄭允浩的無限仇恨和敵視,它放射性地壓倒了對U-Know的幾絲眷戀和不舍。

 

當看到下面網友的留言,金在中忽然就笑出來,太有才了,BL是吧,猥瑣男懂得什麼叫BL麼?

好吧,作為《冤家》一文的主角之一,金在中要謝謝觀眾朋友們的踴躍參與,因為一個偉大的整人藍圖,就此構成。

金在中,決定勾引鄭允浩,讓他萬劫不復,讓他死得很難看。

 

 

 

 

番外:Logout(三)

 

停電時的幾個噴嚏,只是讓鄭允浩愧疚的小打笑鬧。遊戲裡將要結婚的兩個小人才是金在中的藍圖。在他看來,鄭允浩扮演的U-Know正一步步走向圈套。為此,金在中開心了好一會兒。

然後又傷心起來,他的U-Know啊,那個風度翩翩,豪情萬千的U-Know啊,就這麼一下子鑽進了隔壁那個猥瑣男的肉身,實在是,讓人情何以堪呐。

這男人,蹲在路邊吃西瓜的樣子,簡直是,囧到不行,傻到不行,這靈與肉,結合得實在不完美,甚至有點糟糕啊。

金在中在家裡一直等著來電,他心底的小惡魔在說,一定要搶在鄭U-Know前面上線,然後轉回身假裝傷心地數落他的遲到。然而這裡面也夾雜著小忐忑,萬一,萬一的萬一,鄭允浩不是U-Know,那麼豈不變成了自己失約遲到?

 

上天真的是很幫忙,電燈亮起來之後馬上去按電腦開關的金在中,在登入遊戲之後,看見U-Know的灰色頭像,一陣怪笑。他坐等鄭允浩爬上來,在心裡編纂著等會兒罵他的臺詞。

時間,就那麼一點點地過去,把金在中將要惡作劇的興奮期待漸漸平息殆盡。

從九點等到十點,他有些焦急,他開始胡思亂想,難道鄭允浩真的不是U-Know,難道真的U-Know逃婚了,或許鄭允浩正是U-Know不假,但卻後悔答應和人妖結婚於是索性不上來了‥‥

從十點等到十一點,金在中腦子亂亂的,他決定吃點夜宵;從十一點又過了半個小時,金在中睏了,他準備洗個澡就去睡覺,然後洗澡的時候發現沒有拿毛巾,再然後猛然想起來煮的夜宵已被忘得一乾二淨‥‥

幸好,金在中發現,盛水準備煮麵條的鍋,被忘了開火‥‥

 

快十二點的時候,就在金在中將要關閉遊戲的前幾秒,【系統提示:您的好友U-Know上線了】

U-Know說,【我家今天停電,剛剛才來的】

至此為止,讓金在中已經能百分之百確認這個一張隔著螢幕的U-Know,就是那個隔著一道牆的鄭允浩。他再也忍不住脾氣,他發瘋地開始打字。

【那你要我怎樣?因為一個約定而興奮得只睡了五個小時就再也睡不著,起來乾熬著坐等人來,人不來就等時間,過了時間還在等,結果是左等人不來,右等人還不 來,你知道等你的時候我都想什麼了嗎?我想你肯定是後悔答應和人妖結婚,我還想你肯定是嫌棄我了,要不就是忽然覺得噁心了,喊一個男人老婆,然後有可能為了避開我再也不來遊戲,我這幾個小時就是這麼胡思亂想過來的。洗澡忘了把毛巾拿到浴室,去超市忘了帶錢包,煮麵條忘了開火,我想我一定瘋了,同意和男人結婚就已經不正常,你還想讓我怎樣?被放了鴿子之後,乖乖地被哄兩句就好?巴巴地再和你越約下一次預定〝結婚〞的時間?】

原本只是情景設定的文字,這其中,多少真,幾句假,到發出去的一瞬間,金在中也說不清了。

虛擬和現實,交交疊疊,給金在中支起了一座網,他始終抱持著勾引鄭允浩,玩死他的信念,卻經常在某一精神分散的時刻,仿佛能聽見遊戲裡的那個人,忽然走出來,低低沉沉的聲音,在耳邊叫著,老婆,老婆,老婆,‥‥

 

週末聚會上,買啤酒歸來,聽見鄭允浩沮喪地說,他要搬走了,金在中不知為何也沮喪起來。

悄悄跟在鄭允浩後面站到陽臺上,面對伸過來的被攪得爛爛的冰激淩,金在中哭笑不得。和鄭允浩平心靜氣說話的時候並不多,總共也超不過三次,這次的氣氛出奇的好,他究竟是怎樣一個人啊,看起來又宅又傻,真的是這個肉體凡胎裡面裝著一個雄霸天下的U-Know嗎?

金在中望著鄭允浩的側臉,有些失神,真的,要搬走了嗎?那麼自己的計畫,豈不是要胎死腹中?鬼使神差地,金在中親了那個鬍子拉碴的臉,是為了計畫,放手一搏,他暗暗告訴自己。

不過還真是,紮嘴啊。

 

果然,線上的U-Know開始困惑了,好現象,又向金在中的圈套靠近了一步。

金在中覺得自己是天才,他用鄰居的身份和鄭允浩相處,然後用MAX珉的身份去試探。

只是,連他自己都沒發現,每次在樓下走過,總會不自覺地抬頭看十六樓自家旁邊的那個陽臺;只是,他明明煮著東西,被鄭允浩請吃飯還是沒說什麼就乖乖跟去了;只是,他越來越藏不住和鄭允浩相處時透露出對U-Know的情緒和語氣‥‥

只是,這些小小的變化如此的隨便自然而然,一切,都在不知不覺中。

金在中總是對著鄭允浩笑,其實笑是一種心虛的表現,是一種掩飾,亦或,是真的很開心。對討厭的就面癱,對喜歡的就微笑,一向分得清楚,愛恨分明的他,卻越來越分不清對鄭允浩的感覺了。

 

要說第一次親鄭允浩,那是他的設計,那麼第二次呢?只記得當時的自己,看著螢幕裡接吻的兩個男人,又發覺了鄭允浩的目光,覺得心裡滿滿的都是柔情,而旁邊男人的臉,恰好地成為了承載柔情的溫床。

金在中有點亂,他為著鄭允浩的一步步淪陷而默默興奮,也為著自己的混淆現實而暗暗傷神。

計畫計畫,當他聽到沈昌珉的質問時,就在不斷地提醒自己,是的,「他整我,我再整回去,就是這樣」,金在中如是回答,壓抑著心裡的陣陣不安。

 

其實,被扔在冷水鍋裡被加熱,想掙扎著頂開鍋蓋逃出的螃蟹,又何止是一隻呢?

 

================================================

接下來~~金在中!!準備接招囉~~ 皮繃緊點!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