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

 

我們都聽過峰迴路轉這個詞,事實上,對前面的路會通向哪裡又轉向何方,大都是一無所知的。而形勢就順著這個轉折而失控,也未可知。

 

鄭允浩歪著脖子恬著臉來蹭晚飯,大大出乎了金在中的意料,早些時候被沈昌珉追問的窘迫感還沒消失,眼珠子嘰裡咕嚕地轉了好幾圈,最後還是沒捨得拒絕。

「脖子好點沒?」這是金在中想了半天才想出來的詞兒。

「還好吧,不知是按摩有效了,還是那個什麼落枕穴有效了」,鄭允浩單手托著脖頸子動了動,滿臉大大咧咧的慵懶。

那個什麼勞什子落枕穴是金在中臨時抱佛腳從網上查的,要是有效也是碰運氣。

「你要吃什麼啊?」

「你做什麼啊?」

兩人同時問,鄭允浩斜仰著脖子睨了金在中一眼。

「我今晚沒打算做來的」,本來就是整他,逗他玩的,要是還頓頓給做飯,可真是該他的,憑什麼啊。

「那你吃什麼」,鄭允浩挪到沙發那,一屁股坐下。

「剩飯!」,要不你回去得了,後半句話沒說出來。金在中隱隱覺得鄭允浩怪兮兮的,具體來講也不是說怪,而是,好像那裡不太一樣,卻又說不上來。

「昌珉怎麼辦?」

「沈昌珉陪他爸媽吃飯去了,你還真拿我當廚子了?我也只是心情好了才做」,金在中不太高興,在沙發另一邊坐下,翹起二郎腿,拿遙控器開電視。

鄭允浩沒吱聲,半低著頭,輕輕捶他的後頸。

電視裡都是廣告,金在中一個一個地切著頻道,注意力也沒怎麼在那上頭。

鄭允浩偷偷飛眼瞄金在中,果然對自己也沒什麼特別的,我都這情況了,過來糊弄口飯都不太樂意,之前都他媽是些虛情假意。

 

哪知金在中忽然一個轉頭,兩個人的目光碰在一起,鄭允浩保持著低頭捶脖子撩眼皮兒的動作,躲都來不及。

「看我幹嘛」,金在中的臉有些僵,好像又回到了面癱時期。

鄭允浩肚子裡的無名火兒噌就竄起來了,剛要發作,就看見對面放大的臉。

「我好看嗎?」金在中往鄭允浩這邊傾身,脖子伸得老長,自下而上看著他,笑嘻嘻地。

這一行為,金在中身體先於大腦地,自然而然地就做了就問了,如果非要原因,那麼就是,他還沒放棄引鄭允浩上鉤,再逗逗他,想看他發傻的表情。

鄭允浩被金在中突如其來的動作殺得個措手不及,火兒也忘到了腦後。這麼近距離的,金在中的皮膚還真好。這恐怕也是他為什麼能想出〝色誘〞這種離譜的手段吧。真‥‥

就這麼盯著金在中,鄭允浩想的得挺多,腦子裡電光火石的。

「呃‥‥我餓了」,金在中別開頭,站起來往廚房走,「吃拌飯吧,反正都是剩的」

鄭允浩看不見的地方,金在中的臉色微赧。這傻子怎麼忽然‥‥,不緊張了,還真是,奇怪。

 

金在中把剩菜熱好,放在米飯上,煎了兩個蛋,加了辣醬,配了泡菜,一邊做一邊哼哼起歌。

鄭允浩聽見歌聲,輕手輕腳地靠近廚房,他發現金在中的眼睛彎彎的,臉上帶著笑。

「哎呦媽呀」,沉浸在自我世界的金在中不經意抬頭,猛然發現戳在廚房門口的鄭允浩,嚇得一哆嗦,「你是鬼啊?」

「你又做什麼虧心事兒了?」鄭允浩借用沈昌珉的原創,反問。

金在中沒理他,誇張地撫著胸口,別過臉喘著氣。

「我又不是故意的,你怎麼這麼容易被驚嚇啊?」鄭允浩過來,大手唰地抬起。

落在金在中頭上的時候,又讓被驚嚇的小心肝猛然一顫,有片刻的收縮。

「摸摸毛兒,嚇不著」,鄭允浩一下一下地撫著金在中的頭髮。

「哎哎,把這端出去」,金在中指著檯面上的大碗說,不動聲色地離開了鄭允浩的掌控。

「哦」,鄭允浩答應著,收回手去端碗,就要碰到碗邊兒,又撤回來,捂住脖子,「忍心讓我這病號幹活嘛」,眼神怨怨地。

「真是造孽,閃一邊去」,金在中用手肘頂走礙事兒的大個兒,忙忙碌碌地擺好碗,最後把餐具往桌子上一敲,「吃!」

鄭允浩一咧嘴,伸開長腿,跨坐在凳子上,抓起筷子,「謝謝,我不客氣啦」,說著就真的不客氣地開動。

金在中看鄭允浩吃飯歪著脖子的樣子,像個半殘廢似的,呵呵地笑了兩聲。

鄭允浩聞聲抬頭,金在中斂笑低頭,抄起筷子,裝作沒事人一樣,夾起碟子裡的泡菜就往鄭允浩碗裡送,「給。」

筷子尖離碗還有一段距離,金在中的手被輕輕抓住。

鄭允浩扔下筷子的左手托起金在中使筷子的右手,送到自己眼前,就著左側斜視的角度,一張嘴,直接吃了。

「嘖,味道不錯,你自己醃的?」鄭允浩吧唧吧唧嘴。

金在中盯著自己剛被嘬了一口的筷子尖兒,愣了。

「哎,快吃啊」,鄭允浩碰了碰他。

「哦」,金在中回神,趕快扒了口飯,嘴唇碰著筷子,幾不可見的,嘟了嘟,被正在〝專心〞吃飯的鄭允浩收進眼底。

 

兩個人胡扯了幾句,這頓飯顯然沒有午飯吃得輕鬆。

飯後,鄭允浩又是看著在中帶著粉色膠皮手套迅速地洗了碗。

「那‥‥我先撤了哈。」

「行吧,您快歇著去吧」,金在中摘下手套,卸掉圍裙。

很輕描淡細的,鄭允浩有點失望,可是話都說了,也不得不走。

「鑰匙拿上了?別再像中午似的,等會又往回跑」,金在中跟在鄭允浩後面往門口送。

鄭允浩摸了摸口袋,回頭,「謝謝提醒,還真‥‥忘了。」

金在中白他一眼,看向屋裡,茶几上,大刺刺地,擱著一串鑰匙。

「豬腦」,金在中小聲嘀咕,奔過去拿上鑰匙,又迅速回來。

「呐」,金在中把鑰匙遞過去,鄭允浩先伸出左手‥‥

包住金在中拿鑰匙的手,拉。

金在中整個人被拽到牆邊,後背靠上冰涼的牆壁。

鄭允浩左肩迅速頂上,右手掌心捧著金在中臉頰,就著歪歪的姿勢,厚厚的下唇,嚴嚴實實地包上金在中的雙唇。

啵~很清晰的聲音,在金在中還沒完全搞清楚狀況的時候,唇上的熱度就已經減弱,黑壓壓的人影迅速撤離,手裡的鑰匙被擄走。

直到關門的聲音傳來,金在中才感覺到自己的心跳由正常,漸漸加快,腿上的無力感越來越強烈。

他順著牆慢慢地蹲下來,雙手垂著,臉埋進雙膝。那傻子,是上鈎了嗎‥‥

 

門外面,鄭允浩急著把鑰匙插進鎖孔。

叮的一聲,「允浩哥,你也才回來啊?」沈昌珉走出電梯大聲地打著招呼。

「哦,是啊,呵呵」,好不容易門開了,「回見了,拜拜~」鄭允浩笑著,泰然自若地跟沈昌珉揮揮手。

「晚安啊~」沈昌珉掏出鑰匙說。

「嗯」,鄭允浩退進家裡,關門。

呼~瘋了瘋了。

鄭允浩知道,金在中欠教訓,看著那欠打的樣兒,自己就這麼下嘴了。

金在中身上橘子味香水清爽甘甜不膩歪,鄭允浩安慰自己,他要真跟我似的,是個糙老爺們兒,那教訓他的方式,肯定不能這樣。是啊,倆糙老爺們兒到一塊,還不糙到一起去了,又親又啃的,鄭允浩肯定早把他揍到姥姥家去了,還能巴巴地上了這麼多回當,吃了這麼大的虧。

這麼突發奇想的一吻,讓本來沒譜的教訓,忽然在一瞬間產生思路清晰了,也算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吧。

 

這廂,金在中聽到開門的聲音才從膝蓋中間抬頭,站了起來。

「你站這兒幹嘛」,沈昌珉進來一眼就瞧見金在中。

「沒幹嘛啊」,金在中背過他,若無其事地走向客廳,隨手擺正沙發上的墊子,收好攤在茶几上的雜誌。

「怎麼那麼樂?有好事兒?」沈昌珉忽然問。

「啊?」金在中不明所以,「我哪兒樂了?」

沈昌珉聳肩,「你自己都不知道,我更不知道」,說著邊脫衣服邊往衛生間去了。

金在中繼續拾掇屋子,心裡琢磨著剛剛那個勉強算是〝吻〞的東西是怎麼發生的,好像就是,感到手被抓住了,然後後背靠上牆,再然後‥‥

此刻臉上的表情,是他自己都察覺不到的,抑制不住的,微笑。

 

 

 

(二十)

 

大道理講得好,看事情不要光看表面。可是,看事情不看表面,你能保證就能看到真想看到本質嗎,要是人都有這種X光的眼力,那諸葛亮、愛因斯坦什麼的也就成不了偶像了。所以說,其實大多的所謂真相,所謂本質,也都是經過我們思維加工了的本質。同一個事物,被不同的人看,本質就也是千差萬別。

 

金在中這會兒很開心,他之前千算萬算,沒想到鄭允浩居然這麼快就掉溝裡去了。樂樂呵呵地開電腦上遊戲,等著網路U-Know的現身。

而他不知道,一牆之隔,這邊的鄭允浩雖然經過了剛剛的自我安慰自我修復,對於那個吻越想越不靠譜。

他正閉眼躺著,思緒往回飄,停留在離開金在中家之前的那一刻。

當時,金在中屁顛屁顛地去找鑰匙,絲毫沒有想要在一起多呆一會兒的意思,就那麼一瞬間,好像新仇舊恨一股腦兒都湧上來,鄭允浩特別生氣,他特別想抓住什麼東西,特別,想揪過這可恨的的人來撒氣。

抓住金在中的手,甩在牆上,鄭允浩想都沒想,就去做了。

金在中額前頭髮一震,擋住眼睛,卻沒有擋住眼神,迷茫又帶點無措。

刹那間,鄭允浩問自己,到底想幹嘛,難道真要打架?

顯然不行!

那怎麼辦?

橘子味香水甜而不膩,招惹著鄭允浩的嗅覺,白皙皙的臉孔柔而不弱,招惹著鄭允浩的視覺,整個金在中這個人,都在招惹著鄭允浩的感覺。

金在中,是你招惹我的。

 

是的,此刻的鄭允浩想明白了,可是當時的腦子哪裡有這麼清晰的思路,完全憑著突發奇想的意識就去做了,去親了,去,吻了?姥姥哎~

現在越想越不靠譜,剛成型的將計就計的計畫,更加不靠譜。

鄭允浩騰地坐起來,抓抓頭,去他的,做都做了,想那麼多幹嘛。該幹什麼幹什麼吧,怎麼能因為個金在中,就影響了生活呢。

 

開機,上網!登入遊戲。

【怎麼才來?】MAX珉的對話方塊馬上跳出來。

【嗯,在哪呢?今天任務做了嗎?】鄭允浩回。

【沒,這不等你呢嗎】金在中純撒謊,他也沒上來多長時間。

【走,一起,X城藥店門口等】

【哦】MAX珉答應著,邊往藥店跑。

其實金在中特想聽U-Know透露點什麼心事,哪怕只是一點點兒,高興或者興奮,什麼都行,可是看跡象,沒什麼,又總不可能開口問,要是穿幫就大條了。

U-Know和MAX珉夫妻擋一塊兒跑任務,金在中今天再看U-Know,不是一般的順眼,揮刀斬殺的樣子真是耀眼。

 

幾輪下來已接近十二點。

【你怎麼還不睡去?】MAX珉問。

【請假了,連請了兩天,不是跟你說我落枕嗎】

哦,對,這事兒忘了,【現在好點沒有?】

面對面地問過了,忘了在網上作為另外一個人,還是人家掛名老婆,理所當然也要問一遍。金在中咬起下唇,分飾二角好像越來越力不從心了。

【嗯,好多了】鄭允浩摸摸脖子,不經意地想到金在中的手壓在自己後頸,輕輕地推拿。

【那你也要好好休息啊,睡覺吧】

窗外起風了,蕭瑟地吹著窗櫺,一年之秋也快過去了,讓鄭允浩莫名生出某種惆悵。

【問你件事】U-Know回給MAX珉。

【?】忽然轉換話題?金在中有些期盼。

鄭允浩開始打字,打了一行,覺得不行,又退回去。

【怎麼了?】金在中見他良久未回,心吊著。

【你認為,男的,和男的,能有那種感情嗎?】經過鄭允浩深思熟慮的一句話,發了出來。

終於,繞到了這個話題,金在中翹起嘴角,【那種感情?】兜圈子,是必要地。

【就是那種,能接吻的那種】鄭允浩打出這一行字是豁出去了,這個不問MAX珉,就沒有第二個人可問了,反正和他之間又不是真正見過面的那種互相認識。

【0 0 你不是遭遇什麼了吧?】調戲,是必然地。金在中很樂,想像著鄭允浩咬牙憋出這行字的表情。

【算我沒問,睡了】

【回來】金在中急了,【咳,你這問題很高深,得容我想想】賣關子,是必備的。

【那你想吧,我躺著】顯得不迫切,不上心,這就是鄭允浩要的效果,他不想MAX珉覺得這問題在自己眼裡很嚴重。

金在中手指飛快地打出字,【我覺得‥‥應該會】回車,【吧】,在末尾又不放心地加了個字。他的心情有多雀躍欣喜,臉上的笑和指尖的微微顫抖就已說明一切,當然,鄭允浩是看不到的。

【哦】鄭允浩輕描淡寫地發,【那正常的男的去親另一個男的,你覺得是什麼意思?】

【正常?你的意思是直男?】小子,你困惑了吧,迷亂了吧,馬上就給你致命一擊。

【嗯】鄭允浩盯著螢幕,等待MAX珉的高見。

【親愛的,能去親別的男的,那還能叫直男嗎‥‥肯定彎了】小子,承認吧,你彎了。金在中樂不可支,哈哈地笑出聲。

是嗎?鄭允浩把這幾個字看在眼裡,慢慢地嘴角上揚。

金在中主動地來親自己鬍子拉茬的臉,金在中沒有因為那個吻而發火,原來他果然是彎的,既然這樣,將計就計,也並不是那麼的不靠譜‥‥

MAX珉的話,恰巧驗證了心中所想,給了鄭允浩跟多的,信心。

【走吧,睡覺】U-Know對MAX珉說。

【嗯嗯,一起】MAX珉回。

【= =】

【叫聲老婆來聽聽】

【別鬧了,老婆,咱睡覺,古德奈特~】

【哈哈哈哈,晚安呐】金在中,美滋滋地,關了電腦,爬上床,忽然感覺忐忑。直男真這麼容易就被掰彎嗎?今晚吃飯的時候,鄭允浩給自己那怪怪的感覺,難道真的就只是預示他已經上鈎了嗎‥‥

金在中翻了個身,會見周公之前,他想,為什麼他鄭允浩彎了我這麼高興呢,當初的動機好像,愈發地模糊了‥‥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