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

 

白天過了是黑夜,秋天過了是冬天,不用著預言師,三歲孩子都懂。可是這世界並不那麼簡單,比如,吻了之後是什麼呢?誰來告訴這兩個困在棋局中的人?

 

「都來我店裡吧」,朴有天進門兒就闊氣的說,「明晚店慶,進場的每桌免費送瓶紅酒。」

「切~」,金俊秀打個哈欠,「把我們當你顧客似的?我可不貪那瓶酒。」

「當然,你們還說什麼啊,隨便喝,算我的。主要是明晚請了樂隊,還有活動,都來吧,熱鬧。」

「好啊,我無所謂」,金俊秀趴回沙發繼續看他的漫畫,順便向電腦桌那邊努努嘴,「那宅人你能拉動嗎?」

鄭允浩正把鍵盤打得劈裡啪啦作響,再不碼點字兒,這專欄就廢了,錢是小事,坑害讀者總是過意不去地。聽見倆人對話,頭都沒抬,來了句,「去!我幹嘛不去啊。」

「呦,出息了」,朴有天樂,「果然上班之後好多了。」

「就咱幾個?」鄭允浩問,顯得很隨意。

「沒啊,之前同學什麼的也有叫,誰來不來的就不關我事兒了」,朴有天在俊秀身邊擠了塊地方坐下。

「你們同學我都不熟,把在中哥和昌珉他們也叫上吧」,金俊秀說,眼睛沒離開他的漫畫,還嘩啦地翻頁。

正中下懷,鄭允浩對著螢幕抿了下嘴,其實他心裡就這個意思。

「好啊好啊」,朴有天壓著金俊秀的背。

「嗷,太沉了,你給我下去」,金俊秀抖抖肩膀想把他甩下去。

「別動!」朴有天忽然很嚴肅的語氣。

「怎麼了?」金俊秀真沒敢動。

「有白頭髮了」,朴有天伸手扒拉著金俊秀的頭髮,「別動我給你拔下去。」

「白頭髮不能拔」,金俊秀使勁翻身,把朴有天弄開,「越拔越多你懂不懂啊」

「我看著它礙眼,拔了吧」,朴有天伸手要繼續。

「起開,我就不拔。」

「拔了吧」

「不拔!」

鄭允浩瞟了眼在沙發上扭成一堆的兩個人,他們是那種關係嗎?沒遇到金在中之前,跟他們混了那麼多年也沒往歪想。現在看這兩個好像,也看不出什麼,男人和男人扭打嬉鬧,也沒什麼不正常的吧,上學的時候還經常看見兩個女生手拉手上廁所呢。不知道自己和金在中在外人眼裡會是個什麼感覺,就算是,比較好,看起來也不會有朴有天金俊秀兩個人這麼親密吧。

 

不管怎麼樣,和金在中的事,還是收斂著點吧,一個沈昌珉知道就夠了,要不然到時候想收場都麻煩。

鄭允浩想著心事,而那邊,還是不停的傳來‥‥

「拔~」

「不拔!」

「拔~~」

「不拔!啊啊啊啊~」

鄭允浩被海豚音震得連忙捂耳朵。

冤家,是不是出生之前都配好對兒了的啊?

 

 

三周年店慶!朴有天的酒吧門口放滿了花籃,掛著大幅的店慶活動宣傳版。

「不就是借著機會攬生意嘛」,金俊秀感慨,領著同行的金在中沈昌珉走了進去。

「這呢!」對著門口坐的鄭允浩正沖他們擺手。

三人走過去,「哥,你往裡坐」,沈昌珉讓金在中。

金在中鑽進裡側,正對著鄭允浩,看了他一眼,邊脫外套邊問,「來這麼早?」

「下班就過來了唄,你們這麼慢」,鄭允浩沒怎麼看金在中,伸長胳膊叫來服務生要酒水單。

金俊秀四處張望,「朴有天呢?」

「忙呢吧,剛跟我打個招呼就沒影了。呐,你們喝什麼?」鄭允浩把酒水單推給對面,這才正面明目張膽地看向金在中。

跟平時,簡直太不一樣了。

大V領的長袖T,脖子鎖骨胸口,連成片的白,黑色石頭的項鍊吊墜帶點淡淡的光澤,鄭允浩盯著那塊石頭看了好久。

「你來點兒什麼?我們選好了」,金在中知道鄭允浩在看他,埋住羞怯,裝作若無其事。

「噢」,鄭允浩回神兒,「我來啤酒就行。」

「OK」,金俊秀再次喚來服務生,點好了酒水。

 

幾個人閒扯,等到酒水上來,酒吧裡人也幾乎滿了,DJ旁邊小舞臺的燈也亮了起來。

人聲鼎沸嘈雜得即使說話也聽不清楚,所以接下來的時間就乾脆看表演,看抽獎。朴有天抽空過來還送了個大果盤,順便弄了幾個霜淇淋,金俊秀和沈昌珉很哈皮地吃著。

 

過了一會,服務生走過來,拿著卡拉OK的無線點歌器,一看有熟臉兒,趕忙笑著說,「鄭哥,金哥,下面環節請每桌的客人都點一首歌,等下抽到哪桌就過去唱,唱完了可以抽獎品。」

「噗,朴有天真能折騰」,金俊秀擦著嘴上的霜淇淋汁,「你們點你們點。」

「俊秀你唱吧,咱幾個就你唱得好」,金在中單手支著腮幫,笑呵呵地。

「我今天嗓子難受,昌珉吧」,金俊秀一指沈昌珉。

沈昌珉連忙把頭要得跟撥浪鼓似的,「算了吧,比嗓門大我還可以,允浩哥你上。」

「我?」鄭允浩指了指自己,「開玩笑呢?」說完意識到金在中的眼光落在這邊,轉過頭去,看著他。

金在中維持著單手撐著頭的狀態,怎麼看怎麼覺得鄭允浩囧囧的樣子可愛,沒想到他忽然就看了過來。

兩個人對視上。

「哎,你來吧,你不是搞音樂的嘛?」鄭允浩跟金在中商量。

「嗯,好哇」,金在中坐直,一拍桌子,「我來就我來。」

服務生遞過點歌器,金在中沒接,「不用。」

服務生一愣,然後就見金在中勾勾手指,連忙探著身子低頭去聽。

鄭允浩狐疑地看著金在中在服務生耳邊說了幾句,那服務生笑著離開,「說什麼了?」

「不知道又起什麼鬼點子了」,沈昌珉完全不屑的說。

金在中噙著笑,低頭啜了口酒,不說話。

 

各桌上的顧客果然都一個接一個地上去唱歌,水準參差不其,多數狼哭鬼嚎,勉強能聽的都被報以熱烈掌聲。

大家都很踴躍,主要原因是朴有天給的獎品聰明——免費香檳,啤酒,果盤,沙冰‥‥反正就是能讓各桌客人吃喝盡興的玩意。

等輪到金在中時,前面一個聲嘶力竭地把大夥兒耳膜蹂躪得都差點破了,可算唱完交了麥克,客人們都鬆一口氣,聊天的聊天,喝酒的喝酒,劃拳的也開始了。

鄭允浩眼光跟著金在中,看他走上了小舞臺,在鍵盤後面坐下來,有人搬來支架,架好麥克,調試高度,最後連朴有天都上去了,跟他說了幾句,還幫著試了試話筒。

酒吧裡還是人聲嘈雜,不過有的客人們已經發現了這桌表演的不尋常,紛紛看過去。鄭允浩心裡不由得陣陣緊張,替他捏著汗,看看沈昌珉,這傢伙還在用牙籤戳西瓜吃,金俊秀已經轉過去在看著舞臺了。

「下面是,26台的金先生,歌曲是,《幸運》,掌聲有請。」

沈昌珉立刻彈起來,放下水果,拍手。

啪啪啪啪~有些觀眾騰出手來鼓掌,有些還在嬉鬧聊天。

鄭允浩跟著鼓掌,對旁邊桌還在那打情罵俏的一對兒皺起了眉頭。

 

琴聲響起來的時候,酒吧裡還是很嘈雜,清朗的聲音穿透所有的吵嚷,像破繭而出的蝴蝶飛起。

四周的燈光暗下去,一束柔和的光在金在中頭頂灑下。雜音漸漸減弱,直至,完全消失,只剩,金在中的琴聲,和他的歌聲。

他雙手彈著琴,眼眸低垂,對著麥克,輕輕地唱:

遇見你

能撫摸你柔軟的髮絲

遇見你

能和你對視一起呼吸

****

擁抱你

充滿勇氣

能讓淚水流淌

真是萬幸

因為你給我帶來美麗的世界

****

即使在狂野的風中

即使在被打濕的屋頂下

不會把我拋棄讓我孤獨

疲憊的混日子還是艱苦的生活下去

或許只是無價值的工作什麼都得不到

一直在我的身邊守護

你是讓人們驚奇的理由

‥‥‥

‥‥‥

是李適的歌,《幸運》。

金在中輕輕地唱,仿佛世界上只剩下他一個人。

光束下,他的臉龐並不清晰,頭髮被照得雪亮,那樣溫暖的歌,溫暖的歌詞,鄭允浩知道,自己深深地被這樣一個金在中,感動了。

 

一曲結束,琴聲停止,周圍鴉雀無聲,然後瞬間爆出熱烈的掌聲。金在中向26台的方向看了一眼,遂即笑著站起來,微微鞠了兩個躬,走下來,還有觀眾的眼光也跟下來。

「果然是專業的」,金俊秀豎起大拇指,「把他們都聽傻了。」

「呵呵」,金在中只是咧嘴笑,坐了進來,一直沒看鄭允浩。

鄭允浩特別想說點什麼表達自己的心情,以至於,什麼都說不出來,只是緊緊盯著金在中。

不一會,朴有天拎著瓶香檳過來加入他們,還說,「完了完了,在中哥,我的客人都被你勾引了,要不你考慮考慮在我這兒駐場吧。」

金在中和他打哈哈混了過去。

當然朴有天也是隨口那麼一說。

 

午夜過後,沈昌珉開始打瞌睡,金俊秀也喝得臉上紅撲撲的。

「撤退!」鄭允浩果斷決定。

朴有天走不開,把他們送到門口,都喝了酒,鄭允浩也沒問朴有天借車,四個人擠上一輛計程車。

到了公寓樓下,沈昌珉突然說,「餓‥‥」

「我也,有點」金俊秀揉著肚子,「光喝酒吃水果,弄了個水飽。」

「我也餓了,要不咱找地方吃點?」金在中說完看著鄭允浩。

還沒等鄭允浩開腔,沈昌珉搶著說,「唉,不去了不去了,我想上廁所,回家煮麵吧。」

「誰給你煮,大半夜的」,金在中捶了沈昌珉一下。

「得了你們都上去吧,我去買外賣」,鄭允浩在一旁說。

金在中看看他,「我和你去吧。」

「嗯」,鄭允浩答應。

「走走走,上樓吧,好冷」,金俊秀拉上沈昌珉,走了。

 

深秋了,風是有些大,鄭允浩豎起西裝領口,「想吃什麼?」

「炸雞吧,炸雞店最近」,金在中雙手插進外套口袋,低頭跟著鄭允浩。

喝酒了,雖然被風一吹酒勁散了不少,可鄭允浩還是覺得腳下有點飄,側後方那個人的存在感依舊很強烈,自己,還沒有在剛才的感動中緩過來。

金在中也喝酒了,雖然酒量一向很好,不至於醉不至於暈,但是,喝酒了膽子就會大。他看著前面頂風仍走得昂首挺胸的挺拔身影,忽然就想抱住。然而理智尚存,金在中只是快走,伸出手,鬆鬆地,挎上鄭允浩的胳膊。

鄭允浩嚇了一跳,側頭過去。

「挺冷的」,金在中縮著肩膀低著頭。

手被鄭允浩擺脫的刹那,金在中不光是身體,連心都冰涼,而下一秒,肩膀被溫暖手臂搭上‥‥這心靈的落差,差點讓金在中哭鼻子。

鄭允浩不知道為什麼,沒有理由地,說是鬼使神差也好,就那麼攀上了金在中的肩,兩個人緊緊貼著行走,取暖,都不再說話。

酒精讓人的思維停止思考,鄭允浩想。反正是,夜深人靜,靠一靠,暖一暖,無所謂的。

 

到了炸雞店,買了四人份的炸雞,分裝成兩個口袋,兩個人提著往回走。

鄭允浩沒有繼續搭著金在中肩膀,「你挺厲害的」,他忽然說。

「嗯?」

「唱得很好。」

「噢,呵呵。」

「真沒想到。」

「你不小看我就不錯了。」

「我怎麼敢?」

「你怎麼不敢?」

「喂~」

「喂什麼喂?」

好好的對話,說著說著就變了味道,停在樓門口的兩個人,也被迫停止了鬥嘴,四目相視,都樂了。

「噗~愣著幹嘛,快開門」,金在中捅鄭允浩,後者依舊嘿嘿笑著,摸出鑰匙。

電梯裡亮亮的燈光刺目,鄭允浩適應了一下,才睜開眼睛,側對著自己的金在中,雙頰帶著淡淡的熏色,嘴唇很紅,又潤,鄭允浩就這麼一直一直盯著。他,要是個女人該多好。

金在中知道鄭允浩在看他,眼神過於熱烈,而自己心臟,早已砰砰亂跳。也許,這個時候,在這個小小的電梯裡,將要發生什麼。金在中做好了準備,等著鄭允浩來抱住他,甚至親吻他。

明亮的空間,電梯的轟隆,三面的鏡子裡,映出兩個人的身影‥‥

然而,伴隨著叮的一聲,十六樓到了,什麼,都沒發生。

步出電梯,金在中有些洩氣,看著鄭允浩往另一邊門轉去,心想乾脆主動去抱一下他好了,可是,自己今天已經主動過一次了,沒理由次次都是我主動啊。

「晚安」金在中淡淡地說,也轉向自家門口。

「金在中!」

身後的人叫,聲音不大。

「嗯?」金在中回頭,還沒等看清,那個人影就撲上來,扣住他的後腦,嘴上,濕濕軟軟的,被包住了。

「唔‥‥」心臟都要跳出來,金在中閉上眼,準備給予鄭允浩一個回抱,並加深這個吻。

鄭允浩卻離開了他的嘴唇,鼻尖碰著鼻尖。

「晚安」,他說,低低沉沉的,帶著呼吸難以平靜的顫音,然後慢慢鬆開手,分開兩人的距離,轉身,掏鑰匙,開門進屋,頭也沒回‥‥

 

鄭允浩逃命似的回到家,扔掉鑰匙,靠著門,亂套了亂套了,自己到底在做什麼啊。可是剛剛那一刻,就覺得必須要那麼做,必須要抱住金在中,吻他,如果不那麼做就無法釋懷似的。

然而,做完了卻更加無法釋懷。鄭允浩很想告訴自己,做都做了,還瞎琢磨什麼啊。但是,不行,金在中他不是女人,偏偏他是個他而不是她,走到這一步,如果再往下繼續走,以後該怎麼辦,鄭允浩還想結婚還想有孩子,一家人穿著一樣的衣服出去郊遊‥‥

這是不對的,不對的,路走歪了,走歪了,全部都脫軌了‥‥

 

 

 

(二十二)

 

根據人類的經驗,對於脫離正軌的東西,一般都會採取儘早修正,以絕後患。字兒寫歪了要拿尺子比,道兒走叉了可以拿指南針找,那麼感情呢?

 

鄭允浩想,得有人拉他一把。

其實他覺得自己挺欠,挺活該的,好麼泱泱的得罪了那麼個人,明明心裡知道對方耍著自己玩兒,還非要一腳丫子硬往裡踩,還將計就計呢,這都快把自己折裡頭去了。

一想到金在中整他這點,鄭允浩就泛堵,金在中有時候含情脈脈的,是裝的,還是真的?要說裝的吧,那他演技也忒好,要說真的吧,鄭允浩得先扇自己倆耳瓜子,再對自己說:你他媽犯賤了。

 

鄭允浩IQ挺高,其實EQ也不差,他能想明白現在這麼糾結這些事兒的根源,那就是,唉,雖然不太願意承認,其實,金在中的整人算是成功,他鄭允浩有那麼點兒,動情了。

要不是這樣,他也不至於這麼惱火,癱在床上煎鹹魚似的怨念金在中欠踹行徑。

「你到底怎麼想的?」鄭允浩特別想問金在中,而且如果金在中是個女的,他也就會毫不猶豫地去問了。

可他金在中也是個帶把的,再怎麼不糙,他也是個爺們兒。鄭允浩沒想過要弄個男的當另一半,就算他貌美如花溫柔賢慧冰雪聰明機智勇敢,天上有地下無的,也滿足不了一個正常的心理平衡和欲望。鄭允浩對鑽後洞,和被人鑽都‥‥疲軟。這個不能多想,想多了胃裡不太舒服。

總之這麼些個問題,繞來繞去把鄭允浩徹底繞進去,繞迷糊了。他強烈地期望著能被誰拉出來,於是想到了回老家看看,或者,說是回老家躲躲,躲金在中。

 

前些日子,老媽來電話提到她老同學的丫頭是幹什麼的來的?好像是幼師,也在首爾工作。口氣好像‥‥對了,相親!可以去相親。

是,他鄭允浩雖然是個宅男,但英俊帥氣,學識談吐一樣都不差,按理淪落不到找女朋友還得靠這路子,可是和金在中現在這個狀態好像一腳踩在泥淖裡,褲腿上濕濕黏黏的又重又沉,拔不出來了,得靠什麼幫一把。

相親雖然不一定成,但只要女方有個人樣,先交往看看,到時候自己視線一轉移,對金在中那股鬼迷心竅的勁兒也就該散了。

得嘞,明兒早上就給老媽打電話問去。

惡靈退散~惡靈退散‥‥退散‥‥金‥‥在中‥‥

zzzzzzzzz

 

 

鄭~允浩~

金在中趴在枕頭上,輕輕動了動嘴唇,嘿嘿一笑,把臉埋了下去。

太沒出息了!不就是勾搭上個傻子嗎,還把你美出花來了,金在中暗暗罵自己。可仍舊抑制不住興奮。

剛才那傻子慌慌張張地跑了,還以為裝得很好很鎮定,太傻了,太逗了,太‥‥可愛了。其實‥‥唉,他一點都不傻。金在中看他鄭允浩,早已經看透心兒了。那人性格豪爽霸氣,又溫柔會撒嬌,外表雖然平時穿著隨意,但套上西裝乾乾淨淨的,也是帥得一塌糊塗,男人,不就該這樣兒的嘛。

金在中承認,早就開始崇拜U-Know了,認識了U-Know這個靈魂的載體鄭允浩,純屬意外。怎麼就那麼碰巧呢,怎麼就是他呢。知道U-Know是鄭允浩時,他的壞心眼兒睚眥必報著實讓自己失望了好久。可是,也許人在現實裡有太多偽裝,唯有虛幻中才能袒露真心,對鄭允浩的惡(wu四聲),終究沒敵過對U-Know的好。

認栽吧,就他了。

至於之前是不是騙過他,是不是動機不純,那些真的假的只有自己知道。雖然有點抱歉和小小的過於不去,但是,誰讓真的喜歡上了呢?

U-Know‥‥允浩,允浩‥‥U-Know‥‥

允浩啊,給我當媳婦兒吧‥‥

zzzzzzzzz

 

 

隔了一天是星期六,金在中中午的時候去按鄰居家門鈴,金俊秀開的門。

「鄭允浩呢?」金在中問。

「他回老家了,哥,你找他有事兒?」金俊秀把人讓進來。

「也沒什麼事兒」,哦,難怪昨晚都沒在網上見他,怎麼他家還不是首爾的嗎?

「你有他手機號嗎?直接打電話找吧」,金俊秀好心提醒。

還沒等金在中答話,沙發那邊有人吱聲了,「這會兒別打吧,耽誤老鄭的好事兒」,是朴有天,這家的常客。

「相親算個屁好事兒」,金俊秀不屑,「允浩哥躲還躲不及呢。」

「那是以前,你沒聽他和伯母打電話嗎,這次好像是他主動提的,嘖嘖,沒女朋友幾個月就寂寞難耐了」

金在中就那麼盯著朴有天一張一合的肉嘴唇,和裡面兩顆兔牙,滿腦子只剩下倆字兒——「相親」。

鄭允浩他,居然相親去了,而且還是,主動的!?

 

金在中從鄰居家回來時,臉上是笑著的,腦袋是耷拉著的。和那倆個閒扯了一陣,說的什麼幾乎一句沒記住,就知道自己得對著人笑,得顯得平靜,得高興。

高興個屁!金在中收起僵在臉上的微笑表情,捶了沙發一拳。鄭允浩到底是什麼意思,這頭跟我好上,那頭又去相親?

是一種習慣,又是依賴,沒什麼精神的金在中仍舊喚醒待機的電腦,登入遊戲。有幾個好友簡訊留言,金在中〝下一個〞〝下一個〞地按著、讀著,多麼希望下一個,就看到U-Know的。

可惜,沒有。

算了算了,還想他幹嘛,做任務去。金在中指揮MAX珉騎上馬,加入了別人的組隊。

【+++++】隊友A

【醫生,你閃後面去,發什麼呆啊?】隊友B

【靠,會不會玩啊,讓你加血等什麼呢?@#¥%‥‥】被怪砍沒血躺在地上的隊友A憤恨地說。

【別動,我救】金在中剛打下這句話,沒留神,怪物嘩地一個華麗麗的大招‥‥

得,醫生MAX珉也趴下了。

【傻X】隊友A。

【‥‥】隊友B。

【珉珉你怎麼了?】熟悉一些的隊友C私聊說。

【沒什麼,有點事兒,我回了,你們繼續】金在中敷衍著,退出隊伍,復活回城。

忽然失去了做任何事的興趣,金在中領著MAX珉在遊戲裡百無聊賴的逛著,逛煩了,想找人聊天,點開好友列表,第一位那個頭像暗著,關係:夫妻,友好度:?????。金在中盯著灰灰的頭像,心情是臃腫的,萬分臃腫。

 

相親‥‥你就非要找一女人不可?不是說喜歡才求婚的嗎?不是也知道我是男的嗎‥‥好吧,你不知道我就是我,可遊戲裡不都接受了男老婆嗎?虛擬,和現實的距離到底有多遠?明明就是,一牆之隔啊。

「你到底怎麼想的?」金在中想問問,手機裡存了鄭允浩的電話,但是不想打,他想找的是U-Know,和U-Know說說話,因為始終覺得和U-Know說話,沒有那麼多的距離感。

而且金在中更想的是,對U-Know說,「親愛的,對不起,我是金在中」‥‥

忽然一閃念,遊戲不是哪裡都能上,Skype不受影響吧,萬一在呢。

點開離線的U-Know,【在嗎?】回車。

【今天真無聊】回車。

【想跟你說說話】回車。

等了半天,螢幕上仍然是自己發的那幾句話。

金在中憋悶,金在中難受,於是他像著了魔似的,打開一切和U-Know有關的東西,聊天記錄,論壇帖子。還有,他寫的文章,關於兩個冤家,住在對門的,那個故事。

螢幕上的字,停留在兩個互相搞怪使壞的階段,沒有任何進展‥‥

怎麼好像失戀了呢,金在中覺得眼睛酸酸的,深吸了口氣,沒讓任何脆弱的東西從眼眶裡滾落。

呀,金在中,你還在這悲情,人家說跟你好了嘛,就親兩下怎麼了,你當初親人家那時候也不是就要跟人好吧?那就一典型的直男,是你自己會錯意,活該!

可是,直男為什麼要親我,還是嘴對嘴的親,親都親了,那還是直男嗎?

金在中敲了敲快要爆炸的腦殼,還胡思亂想個什麼,他都去相親去了,這事情是明擺著的,人家,不~接~受~!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