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回Boxing Day Special》(一)

 

金在中和鄭允浩好是好上了,可是總覺得糊裡糊塗的。

要說鄭允浩喜不喜歡金在中,甭問了,那肯定是喜歡,每天下班都拉著金在中一起吃飯,吃晚飯倆人去遛彎,遛彎回來再在遊戲上膩歪。

有時偷偷摸摸接吻,吻得天昏地暗飛沙走石,吻得金在中欲火焚身抓心撓肝,然而,卻沒有一次擦槍走火。

為什麼呢?不難理解,鄭允浩是一直男,對自己的性向有了二十多年的認定,忽然蹦出來一個金在中,硬是把人家給掰彎了。好吧,喜歡上男人這件事,只要物件是金在中,對鄭允浩來說是可以接受的,並且是欣然接受。但是,這並不表示他就能對個男人的平板還帶著小弟弟的身材發情。

金在中試過,吻得動情的時候,把自己下體貼向鄭允浩,另一邊的小槍也是立得直挺挺的,隔著褲子硬邦邦地頂著。金在中樂,看來你也不是柳下惠啊,再想往深一步進行,比如向某些部位伸爪子,鄭允浩就不幹了,分開兩人的距離,敷衍著。

金在中洩氣,可他也明白,這事兒不能著急,得慢慢來,好不容易騙到手的,一定得好好養著,要是現在就把他做了,萬一受驚嚇跑了可就虧大了。喜歡他就得讓他心甘情願地躺下。

這個,最好的辦法,金在中想到了同居。

 

「咱們能不能搬到一起?」沒想到這句話是鄭允浩先提出來的。

金在中這個激動啊,直男終於要開竅了。

「我每天都敲你們家門,有天和俊秀都開始懷疑了。」

金在中鬱結,「那搬一起他們就不懷疑了?」

「不是,唉,我這不是‥‥」鄭允浩說著說著開始嘟嘴,下嘴唇包著上嘴唇,「住一起不就總能看見你了嘛。」

「‥‥‥」金在中窩心,抱過腦袋,吧唧往臉上來了一口,「你不是有套公寓嗎?要不咱住那去?」雖然家裡的樂器設備搬起來比較麻煩,但是為了和情人同居,也認了。

「賣掉了啊,上禮拜剛辦的手續。」

得,這可怎麼辦呦。

最後還是鄭允浩抱著行李,倒騰了幾趟零碎的東西,住進金在中這裡了。

 

至於金家的其他兩位,先說六姐,人家在日本留學,過完暑假夏天結束的時候早走了;再說沈昌珉,他是自己提出回自己家住的,原因是,那邊離學校比較近。

金在中萬分懷疑沈昌珉的動機,這都住了好幾年了,怎麼現在才想起來離學校的遠近問題?

不過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燈泡們全走了,兩人正式開始了情侶式的生活。

千萬可別以為宅男會有什麼特大改變,鄭允浩還是得繼續宅,不過沒關係,金在中可以陪他一起宅,甚至比他更宅。

 

「在中啊,吃飯吧,我餓啦」,這是鄭允浩第一次在金在中工作的時候去敲工作室的門,敲了兩下沒有回應。

門上有一小方玻璃,鄭允浩扒著一看,金在中正戴著耳機,叼著鉛筆在鼓搗鍵盤。

肯定是敲門沒聽到,鄭允浩擰開了門把,打開門,「在中,該吃飯了。」

金在中抬起頭,有點小嚇一跳的呆愣。

鄭允浩又說了一遍,「該吃飯啦。」

然後就見金在中的眼睛越瞪越大,揪下嘴裡叼著的鉛筆,揮舞著,「出去出去,工作時間別吵我。」

「‥‥‥」鄭允浩碰了一鼻子灰,心裡拔涼拔涼的,想爭辯,沒什麼立場,畢竟工作最大。只好耷拉著腦袋退出去,順便關好門。

鄭允浩回到自己電腦前,指揮著U-Know在遊戲裡瞎逛。剛才被罵得這個難受,這個委屈,金在中怎麼突然間變得這麼凶,只是叫他吃飯而已,這還不都是一片好意。

唉,鄭允浩腦子裡好像出現一些似曾相識的東西,惶惶然的竄過幾句對話。

『允浩啊,吃飯啦』

『啊,馬上』

『我煮了你最愛吃的XXX哦』

『哎呀,知道啦,別吵』

劈啪啪的滑鼠敲擊聲‥‥嘩啦啦的打鬥發招聲‥‥‥‥

白瑤,我對不起你,鄭允浩懺悔,終於相信所謂的〝現世報〞。

在中啊,你不要這樣對我吧,鄭允浩趿拉著拖鞋,又踱到工作室門口,這回不敢敲門不敢往裡闖了。他扒著門往裡看,整個臉貼在玻璃上。

 

金在中覺得門上面黑壓壓的,有好一陣了,不過沒去注意。他正專注於一個小節,反覆試驗終於覺得滿意,放下鉛筆一抬眼,哎呦天呐,這還是鄭允浩帥氣的臉嗎?都變成肉餅了。

金在中趕忙摘下耳機,走過去打開門,看見鄭允浩哭喪著臉。

「在這兒幹嘛呢?」金在中問。

「等你呢,沒批准我也不敢進」,鄭允浩說得極委屈。

金在中又窩心了,對鄭允浩簡直從頭喜歡到腳,越看越喜歡,趕忙攀上肩膀,一口吧唧在臉上。

鄭允浩被親完,明顯小得瑟了一下,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嘴唇,「嗯?」

金在中失笑,拉下鄭允浩的頭,吻了上去。看來剛才真的冷落到他了,金在中不會下保證說再也不會這樣了,但是,保證冷落過後是加倍的熱情。

 

鄭允浩被金在中吻上,很快地就回吻過去,熱乎乎的吸氣噴在彼此臉上,更加速了這個吻的淫靡味道。

「嗯‥‥」金在中嚶嚀一聲,讓鄭允浩聚在小腹的熱流更加膨脹一些。

金在中攀在鄭允浩後背上的手,也開始不老實地動起來,一點點地向下,在腰間不停摩挲,然後靈活地鑽進褲腰,伸向後臀。

「我嗯,我餓了」,鄭允浩咬了咬金在中的唇,放開他,「吃飯吧」,說完就往洗手間跑。

「呵」,金在中無力地靠向牆面,努力地平息身上被點著的火,難道就要一直靠打手槍解決嗎?

 

是了,仍然是這個問題,鄭允浩不能接受和男人做愛,每次到了激情澎湃的時候他都躲。

 

比如兩個人睡覺的時候,一開始,金在中特別享受和鄭允浩往被窩裡一鑽一起一抱,因為他想,指不定哪天早上,睡得迷迷瞪瞪的時候,欲望一來,就生米熟飯了,結果,一個月過去,什麼都沒發生。

金在中有時候也想,實在不行,乾脆自己躺下,叫鄭允浩上算了,但是真的要那樣嗎?其實金在中也是有心結的啊。所以到後來金在中也不敢隨便碰鄭允浩了,時常在早上小弟弟立正的時候跑去廁所解決一番,然後躺在床上在半夢半醒之間,發現枕邊會空上那麼一陣。

這叫什麼事兒啊,同居的兩個人輪番上廁所打手槍!?金在中算是服了,也怕了,但是鄭允浩還特別喜歡在睡覺的時候把人摟個死緊,推開吧,傷人,不推開吧,這也太要命了。

金在中以前是只穿個內褲的一級睡眠,現在為了防止自己欲火焚身,不得不穿起了睡衣;每晚睡前的Good Night Kiss,也被簡化成啵嘴一秒。

但是除此之外,兩個人好的跟什麼似的,就沖著鄭允浩是金在中這輩子真心喜歡真正想要在一起的那個人,唉,來日方長吧。

 

鄭允浩也鬱悶,他喜歡金在中,喜歡的分開一會兒都覺得難受,早上一上班就恨不得眨一下眼睛就是八小時之後。

以前還從未遇到過能和他天天聊,天天宅,還不會相看兩生厭的。

他有時候覺得好像對不起金在中,人家從來沒要求過什麼,每次自己關鍵時刻叫停他也不生氣不發火,可是自己終究滿足不了他。

怎麼辦呢?鄭允浩趁金在中工作的時候偷偷載了GV來看,看了之後也不是說沒有刺激,但那不是來自男優的身體,而是硬讓淫靡的畫面給造成的。並且,看到某個部位和另外某個部位連接在一起的特寫,鄭允浩就受不了,總覺得那個‥‥和醫院治療便秘似的,還讓他聯想到通下水道這一動作。

 

鄭允浩也在網上搜索了一些性心理學什麼,有人云,你愛的那個人是於眾不同的,只要對著他的身體,你的愛意就來了。

好吧,鄭允浩決定試試,他趁金在中洗澡的時候,貼著浴室的毛玻璃往裡偷窺,可是玻璃是毛的,又不敢太明目張膽,反反覆覆只能看見一個人形,嗯,跟自己沒什麼區別 = =

看得不真切,鄭允浩就琢磨了,要是在床上把金在中給扒嘍吧,不做點什麼肯定沒辦法收場,萬一到時候自己來個疲軟‥‥丟人丟大發了,而且也太打擊金在中。

眼瞅著耶誕節到了,金在中有一天說想去日本玩玩,順便看看六姐。

Bingo!日本!日本好啊,日本有溫泉!

 

 

 

最終回Boxing Day Special》(二)

 

著手開始預訂都已經十二月中旬了,機票酒店,不是滿了就是貴,最後勉強訂到了一家家庭溫泉旅館,和兩張二十號出發,二十五號深夜返回韓國的機票。

第一次一起旅行,倆人都興奮得不得了,到了東京在六姐租住的單身公寓裡打地鋪,糊吃海喝,觀光加購物。

後兩天是溫泉的行程,鄭允浩期待又有點小不安,金在中則是大大的不安。

 

終於來到溫泉,廢話不說了,反正鄭允浩終於見到金在中在自己面前徹底脫了,皮膚雪白雪白的,小腰精細精細的,屁股‥‥挺圓,但是沒有女人那麼圓。

金在中一回頭嚇了一大跳,臉噌就紅了。鄭允浩光溜溜地站在那,正直勾勾地看自己。

點點‥‥好粉‥‥這是鄭允浩對金在中裸體的最後評價,然後一個大和服睡衣鋪天而下,落在頭上,蓋住臉。

「發什麼呆!想裸奔啊?」金在中沒忍住,趁鄭允浩掙扎著把睡衣拉下來的時候,往他的胯間瞄了瞄。

平坦的小腹下延伸著密密的毛髮,那中間,俯臥著一條打盹的龍,光是耷拉著腦袋就貌似很有規模。

金在中下體一緊,慌忙別過頭,披上自己的和服,系好帶子。心裡想,你小子可是自找的,這麼明目張膽的誘惑,這兩天非把你做了,連潤滑劑都備好了,哼哼~

 

溫泉男部裡,鄭允浩泡在水裡眼睛左瞄一下,右瞄一下。

「你找什麼呢?」金在中壓低聲音問。

「沒,沒找什麼」,鄭允浩摸摸鼻子,老實地往水裡縮了縮。其實剛才正在偷看各種形形色色的男人,偷偷地和金在中的身體作對比。說實話,剛看到金在中身體的時候吧,有點緊張,還不太好意思,但是看過了,好像也沒什麼,早就知道他不是個糙爺們兒,體毛也稀疏得幾乎看不見,就是那個地方比其他地方多了點而已。

反正看過之後,除了不好意思之外,沒什麼特別的感覺,身體構造還不是和自己一樣嘛。再看看其他人,感覺也都差不多。

 

泡了溫泉,吃好飯,回屋裡聊天,看電視,可惡的日本電視深夜檔有加菜,就是那個什麼V

鄭允浩一閉眼睛,糟,有感覺了,慌慌張張地剛想轉台,就被金在中從後面抱住了,搶過遙控器扔在榻榻米上。

就是今天了,金在中想。

 

前面的電視畫面一片肉色,女優的浪叫刺耳地傳來,鄭允浩被金在中從後面啃吻著脖子,聽見他連呼吸都急促了。

要不,試試?鄭允浩想。

 

金在中的手伸向鄭允浩腰上的帶子,輕鬆地解開,浴袍散了,金在中跪起來,扭過鄭允浩的臉,低下頭用唇找到他的唇,吻上,舌頭伸出來,一下一下地刷著鄭允浩的上牙膛。

鄭允浩抓過金在中手肘,順勢一帶,對方就倒在地板上,鄭允浩撲上去繼續吻住。

「唔‥‥」金在中輕哼,腿使勁兒一撐,一邊吻著,一邊抱著鄭允浩翻了半圈。

鄭允浩捧住金在中的臉,濕濕地逗弄著他嘴裡的舌頭,雙腳一勾,再翻,金在中再次被壓下。

電視裡的聲音刺激著感官,經過翻滾的和服全部散開。

鄭允浩吸住金在中的嘴唇,弓起身動手解了他的帶子。

金在中也沒閒著,扯住鄭允浩的後襟,給他扒掉和服,兩個身體熱乎乎地貼在一起,兩杆槍都倍精神,直挺挺地抵在一處。

有門兒,金在中高興,手向鄭允浩臀縫中探去。

哪知鄭允浩身子一僵,原本在金在中鎖骨上蹂躪的嘴也停住不動了。

金在中有那麼片刻的猶豫,但是現在讓他停,那還不如要了他的命,於是又大膽地伸出食指。

「在‥‥別」,鄭允浩身子很僵,話一出口覺得太對不起金在中了,趕忙捧起金在中的臉蛋,狠狠吻上唇。

 

金在中心被填的滿滿地,更覺得身體空虛的要命,他明白鄭允浩身體上的抗拒,卻又不想讓自己失望的愛意。金在中想要好好安撫鄭允浩,他急忙抽出手,伸向鄭允浩前面的槍桿。

剛一碰,嚇得手指一抖,剛剛還硬朗的小兄弟,這會兒的狀態是‥‥恢復了彈性。

瞬間,金在中的欲望也降回原點,他抽回手,推開身上的鄭允浩坐起來。

「在中‥‥」,鄭允浩爬起來從背後攔腰抱住金在中。

金在中以為會聽到對不起的道歉,然而,卻沒有,迎來的竟是脖頸處濕熱的吻,和沿著腰線向下撫摸的手。

怎麼辦,太愛他了,放不開手,說不出重話,忍不下心勉強,那就剩下一個辦法了。

金在中不喜歡女人,但他也從沒想過有一天會躺在另一個男人身下承歡。


鄭允浩啃吻著金在中的脖頸,撫著他胸前戰慄的兩點,左手,第一次伸向不屬於自己的堅挺。

「嗯‥‥」金在中的東西被鄭允浩抓住,背後是溫暖的胸膛。算了,沒什麼了,只要物件是鄭允浩,又有什麼關係呢。

這一聲呻吟讓鄭允浩全身的細胞一陣戰慄,疲軟的小兄弟立刻精神起來,他興奮地扳倒金在中,側躺地抱住他,手上努力地討好小金在中,想像著那是自己的東西。而自己的這杆槍,則被死死頂進金在中的雙腿之間。

「嗯,嗯嗯‥‥」金在中的呻吟越來越明顯,比電視裡的女優鬼叫更加銷魂。他是真的舒服,第一次有人這麼伺候自己的小弟弟,再加上是長時間禁欲,所以沒幾分鐘就繳槍投降了。

身後的鄭允浩手心裡仍包著金在中還來不及低頭的小兄弟,腰上使勁,反覆地在金在中腿間抽送,越來越快。

等到金在中覺得不對勁時,就聽後面鄭允浩悶哼兩聲,緊接著自己腿間一片粘膩。

金在中頓覺無力感侵蝕全身,頹然地睜開眼睛,目無焦距地瞪著前方。

鄭允浩呼呼地喘著氣,等到平息一會兒,他撐起上身,翻過金在中,在嘴上啄了幾下,沒心沒肺地呵呵笑著,把頭埋進金在中的頸窩。

這塊滾刀肉,就要爛在自己手裡了不成?

「洗洗睡吧」,金在中推了推身上的人,毛乎乎的腦袋紮得脖子癢癢。

「你先洗」,鄭允浩抬起頭,又啄了下金在中嘴唇,才放開他。

金在中撿起地板上的一件和服,也沒管是誰的直接披上起身。

 

 

浴室裡,金在中洗著身上的粘膩,低頭重播剛才的整個過程,很明顯,鄭允浩不願意被上,心理上和生理上都不接受。可竟然連上別人都‥‥,難道是自己給他的信號不對?沒讓他覺得可以毫無顧忌地往上壓?

金在中胡思亂想地洗淨擦乾,用毛巾揉著頭髮回屋一看,鼻血差點沒噴出來。

鄭允浩正赤身露體,四仰八叉地躺地上,睡著了,嘴張得老大,雙腿也分得大大的,這,這什麼都看見了。

這鄭允浩是不想讓人活了,再這麼耗下去,非得有一個人先廢了不可。當然極有可能是金在中自己。

 

「哎,喂」,金在中踢了踢鄭允浩小腿,「起來把被蓋上睡。」

「嗯‥‥」鄭允浩哼哼一聲,沒太大反應。

金在中腦門沖血,跪在地上照著鄭允浩肚子就騎上去了。

鄭允浩被騎得一躬身子,睜開眼睛看看,一見是金在中,也不知道放心了是怎麼的,又躺回去了,兩手還在身側摸上金在中的大腿,這一把火點的。

爺今天就做了你!

金在中抽開自己和服上的帶子,扒開鄭允浩兩手給他抻到頭頂,兩手腕扣在一起就給繫在矮桌腿上了。

鄭允浩這才睜開眼睛,動了動手,被綁住了‥‥「在‥‥唔‥‥」

金在中捂上鄭允浩的嘴,壓下身子,瞪著他,「你想咱倆一輩子都這麼清湯掛麵的過嗎?」

要說鄭允浩不慌,那是不可能的,看著金在中已經染上粉紅的眼睛又是萬分不舍,於是搖了搖頭。

「會讓你舒服的,信不信我?」金在中蠱惑地說,眼睛裡除了情欲還帶著一絲悲壯。

鄭允浩迷惑了,自己彎都彎了,既然答應金在中一起,幹嘛還要拖累他過清心寡欲的生活呢?於是點了點頭。

金在中鬆開捂在鄭允浩嘴上的手,換之以唇。他親吻著鄭允浩的嘴,耳側,胸膛,小腹,鬆開的和服還誇誇地掛在身上。

鄭允浩有點緊張,可是卻被親得很受用,軟下去的分身也漸漸硬挺起來。然後就覺得自己那東西被捉住了,再然後,就是濕潤溫暖的空間。

「在‥‥?」

金在中口腔包裹著鄭允浩堅挺的分身,頭顱一上一下地晃動,肉滾滾的唇瓣正圈住紫紅色的傢伙。

鄭允浩腦袋裡劈裡啪啦的冒火花,一股射意傳來,被強忍下去,真想拉他上來吻住那銷魂的肉嘴,怎奈手被綁住,動彈不得。

於是只好讓腳不老實地伸向金在中胯間,撩撥早已硬得不像話的小在中,和下面兩顆軟軟的東西。

 

鄭允浩正在享受,金在中卻忽然鬆開了嘴,趴上來親了一口鄭允浩的嘴,然後爬向一邊的行李箱,在裡面翻翻找找。

金在中拿著早已買好的潤滑劑回來,心想,這東西最後居然給自己用上了。

鄭允浩看金在中往手上擠東西,已經猜到是什麼了,他認命地想,就當在醫院打針好了。

金在中弄好了潤滑劑,手指伸向自己身後,剛碰上,涼涼的一激靈,幸好有沒脫的和服擋著,不然這個類似自慰的姿勢讓鄭允浩看見,那他金在中沒法活了。

鄭允浩還是看見了,他見到金在中齜牙咧嘴的不太對勁,手伸在後面,雖然被衣服擋著,也能看出一動一動的。

「在中?」

金在中快掉眼淚了,他覺得已經被自己悲壯的行為感動到,鄭允浩出聲,嚇得他一驚,趕忙吸了吸鼻子,拿起潤滑劑的瓶子,往鄭允浩的分身去。

「在,在中,你,你幹什麼?」鄭允浩看著金在中把潤滑劑厚厚地塗抹在自己那個上面,預感到不妙,開始掙動。

「別亂動」,金在中跨上鄭允浩的小腹,一手抓著他的分身。

鄭允浩掙動得更加劇烈了,「在中,不行,不行,在中」,他蹬著腿,連頭頂的小桌子都被拉動了。

金在中被鄭允浩的劇烈掙扎鬧懵了,隨之脾氣也上來,火了。

「你他媽到底怎麼回事?不想被上,也不上我?」

「在中啊,你別生氣,你聽我說好不好?」鄭允浩面部糾結得不像話,一聲聲叫著,「在中啊,在中啊‥‥」

 

金在中什麼情緒都沒了,覺得自己無比爛賤,送上門了人家都不願意吃。他哀嘆一聲,洩氣趴在了鄭允浩身上。

鄭允浩不知道金在中怎麼了,也就不敢亂動了。

金在中趴了好一會兒,抬起頭,臉上已是波瀾不驚,他解開綁著鄭允浩的衣帶。

鄭允浩恢復了自由,趕忙抱住金在中,「在中‥‥」。

「起開」,金在中抖抖肩膀,把鄭允浩甩開,站起身,拿回自己的帶子,裹上衣服往外走去。

「在中,在中‥‥」

拉門唰地一聲合上,鄭允浩坐在地上垮下肩膀。

 

為什麼呢,當想到自己的東西往金在中那個地方塞就覺得‥‥金在中會變得不像男人了。鄭允浩不想委屈金在中,也從沒把他當女人看。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對走後門非常的反感,俗稱的心理障礙。

可是,金在中要動鄭允浩,鄭允浩覺得自己不像男人,金在中要鄭允浩動他,鄭允浩又覺得金在中不像男人。這障礙也真是‥‥太嚴重了!

鄭允浩趴在地上,用額頭撞著榻榻米。

鄭允浩啊鄭允浩,你到底想怎麼樣?

 

鄭允浩不知道他自己想怎麼樣,金在中就更不知道了。他三更半夜的跑去空無一人的室外溫泉,跳下去,幾乎泡了一夜,然後在清晨遊蕩回房間,倒在被子裡睡了一整天。

被鄭允浩叫醒的時候,此次非常不圓滿的溫泉旅行也該結束了。兩人退了房,離開旅館,乘車趕回東京,直奔機場。

一路上金在中都沒搭理鄭允浩,鄭允浩理虧,也不敢招惹金在中,只是默默遞上買好的便當和飲料,還時不時地偷瞄上人家幾眼。

 

 

 

最終回Boxing Day Special》(三)

 

飛回仁川機場,正是深夜,換上大巴,金在中的眼睛就睜不開了,逛蕩著逛蕩著地打瞌睡。鄭允浩看他的頭時不時撞上玻璃,不忍心,抖著膽子攬過來,壓在自己肩膀上。

金在中沒反抗,鄭允浩竊喜,接著就聽見金在中說,「我有點冷‥‥」

車裡開著空調呢,怎麼會冷?鄭允浩趕緊把大衣脫下來給金在中裹上,伸手摸摸他額頭,沒熱。

 

結果到了家,金在中蒙著被子躺下去還是燒起來了,一測體溫,三十九度二。鄭允浩嚇壞了,手忙腳亂地燒開水,找感冒藥退燒藥,伺候金在中吃下去。

金在中把水杯還給鄭允浩,盯著他,不出聲。

「怎麼了?難受?」鄭允浩小心翼翼地問。

「難受!」

「哪兒難受?不行咱上醫院得了。」

「心難受,上醫院治不好。」

「在中‥‥」鄭允浩覺得自己無地自容,又讓心愛的人傷心了。

「要是我明天死了,都不瞑‥‥唔」

金在中沒說完,就讓鄭允浩把嘴給捂上了,「我的祖宗,可別什麼都亂說,你想幹什麼我都答應你,還不行嗎?」

金在中拉開鄭允浩的手,「你上我!」

「我‥‥」鄭允浩氣結,看著金在中燒得通紅的眼睛,心疼死了,「在中,乖乖的,等你好了咱們再說這件事。」

「不行!」金在中開始耍賴,這樣的話要在平時打死他都說不出來,不過現在病了,病了就有權利撒嬌犯混,「有這事憋著,我這病就好不了,你就想看我倆腿一蹬‥‥唔」

金在中沒說完又讓鄭允浩把嘴給捂上了,「祖宗,你真是我祖宗,別老這麼說行嗎?!算我求求你了,唉。」

鄭允浩心都要揪到一起去了,看來不真刀真槍得來一次,金在中是不能善罷甘休了。但是,他燒成這個樣子,鄭允浩要是上了他,那還是人嗎?總覺得是趁人之危。


算了,與其心疼死,還不如自己疼一回。

「給你次機會」,鄭允浩說,「你病了,讓你上我,不同意就算了。」

金在中眼睛裡立刻閃出光芒,猛點頭。

「咳咳,你那個什麼玩意兒呢?」

「在箱子左手邊!」回答得這叫一個痛快,哪兒像個發燒三十九度多的病人?

鄭允浩起身去取〝那個玩意兒〞,回來的時候就見金在中縮進被窩裡露出一個腦袋,兩隻眼睛朦朦朧朧地盯著鄭允浩。

鄭允浩掀開被子鑽進去,金在中馬上貼了過來,滑不溜秋的,好嘛,人家準備好了。

 

兩個人不敢接吻,怕感冒會傳染,被子裡很熱,金在中身上更熱,鄭允浩在想這是不是個錯誤的決定。

金在中可沒功夫想那麼多,腦子本來就昏昏沉沉的,現在一個活生生的大肥羊送到嘴邊,不吃還等什麼。他三下五除二地就把鄭允浩給扒了,掙扎著就往人身上壓,身子卻像麵條似的提不起來。

「要不,咱換個姿勢?」扶住金在中搖搖欲墜的肩膀。

「嗯?」金在中已經在鄭允浩身上蹭得小弟弟都立正了,這會兒可不想再出什麼岔子。

鄭允浩也沒說話,把金在中翻回到床上,然後自己轉過去側躺,「來吧,就這樣。」

金在中樂了,八爪魚一樣就貼上去了,死死地箍著鄭允浩,吻著他的後背,手伸向胯下,嗯,小弟弟也抬頭了。

金在中身上很熱,暖暖的像個小火爐,鄭允浩整個後背都被這小火爐暖暖的貼著,說不舒服?那是假的。

從來沒試過和發燒的人抱在一起,這感覺,很難以形容,很,舒服。

鄭允浩不自覺地蹭了蹭,那熱度更是撩撥得自己心裡一顫一顫的。

 

預熱了一會兒,金在中沒太多體力,鄭允浩拉過他手,往上面擠潤滑劑,金在中跟偷了雞的狐狸似的,手指伸向鄭允浩股縫。

「嘶~

「很疼嘛?」金在中焦急的問。

「很涼。」

「那你忍忍。」

「‥‥‥」

「準備好了嗎?」金在中貼著鄭允浩的耳朵呢喃。

「嗯」,鄭允浩被這個小火爐捂得暖哄哄的。

金在中開始一點一點把自己的傢伙對準目標,然後一挺身‥‥

「呼~」很緊,被夾得有點疼,鄭允浩卻居然沒吭聲。

金在中睜開迷離的眼睛,撐起身體看看鄭允浩,唉,眉頭都皺一起了,「疼嗎?」

「還行」,其實,挺疼的,疼的前面都縮回去一點了。

金在中一手撫著鄭允浩的眉,輕咬著他的耳垂,又挺進了一些,然後開始慢慢地動起來。

「嗯‥‥」,金在中很滿足,從心靈到肉體的滿足,他不由得呻吟出聲,臉緊緊地貼著鄭允浩的後背,手臂牢牢地箍著,手還不停地在他胸前亂摸一氣。

 

鄭允浩後面被熱乎乎地貼著,進到身體裡面的東西,也是滾燙滾燙的,金在中忘情的聲音不斷刺激著耳膜,此刻他前面的東西正一點一點地漲得不行。

它有點渴望也進入到一個滾燙的空間,被軟軟的肉壁包圍,它想找回衝刺摩擦的感覺。

鄭允浩此刻全身的血液都像兩個地方集中去,分身,和腦門。

 

「嗯,嗯‥‥」金在中覺得自己快不行了,抽離出鄭允浩的身體。

鄭允浩感覺到身後的人一陣痙攣,然後,只剩下大力的呼吸聲。他轉過身,看見金在中仰面倒在床上,身上泛起粉紅粉紅的顏色,胸口起伏著,閉著眼,雖然嘴唇有點乾,但是嘴角翹起,帶著滿足的笑,幾根柔軟的頭髮貼在汗濕的額頭上,臉頰是一片紅潤。

鄭允浩想都沒想就吻上去了。

金在中歪頭躲開,微微睜開眼,眼神迷離地說,「小心傳染。」

「不管了」,鄭允浩的聲帶發緊,聲音低沉,他繼續吻上金在中的側頸,「在‥‥我想上你」

金在中抬起手,抱住在他脖頸處騷擾的頭顱,手指伸進頭髮,一個聲音輕輕地從喉嚨發出,「嗯。」

鄭允浩頓時更加精神百倍,懷裡火爐一樣的身體,激發著每一處神經,連嘴唇上都是熱的。

鄭允浩已經迫不及待了,他塗好潤滑,手指伸進去攪動,金在中倒在床上的身體拱了起來,嗓子眼裡發出細細的呻吟。

「我,我,我進去了」,鄭允浩提槍上陣,剛剛推進去一點兒,裡面好暖,緊實的四壁包裹得鄭允浩差點直接繳械投降。

金在中睜開了眼睛,眼睛仍是紅紅的,裡面盛滿了水汽,「怎麼不動了?」

這一聲又差點讓鄭允浩的血管崩了,他一口咬上金在中的嘴,壓下他,急促地律動開來。

暖暖的身子,暖暖的穴,鄭允浩從沒覺得這麼激情過,一下下都想要把金在中撞飛。

 

金在中一開始也疼,那種疼卻是能讓自己的內心被填滿的疼,最愛的人最終容納了自己,也接納了自己,還有什麼疼是不能忍的?這種疼甚至是一種快樂。

‥‥‥‥

 

事實證明,金在中這是一種給狼崽餵肉的行為,在以後的日子裡,他會對自己這天的行為進行深刻的懺悔與反思。

鄭允浩和金在中把自己給對方的這一天,是1226Boxing Day,西方人把收到的聖誕禮物打包收藏的日子^_^

到此為止了,一個由冤家login成為〝冤家〞的喜劇,一個由網路logout成為現實的姻緣。這也是由一個事故引發的一場故事,或許它告訴我們,有過錯不怕,怕的是錯過,或許,它還告訴我們更多更多‥‥‥

 

嗯,另外不用擔心金在中的病情,因為他經過一夜運動,虛脫出了一身汗,到早上,燒已經退了。況且他身邊還有鄭允浩呢‥‥

 

 

 

yj不偏不倚

結於2010621

===========================================================


哦呵呵呵呵呵~~~~~金在中!!!你終於反攻成功了!!!!(灑花)雖然只有那麼一次‥‥‥

我非常喜歡這個文,偏大把一個直男心理障礙和一個彎男的三聲無奈描繪的非常寫實,這就是偏大文的魅力,她不管是那篇文(除了那個牛郎文以外),對於主角個性的塑造及心理反應,都讓我覺得看得就是我旁邊的人一樣。我看文的時候常對一些作者不合邏輯的地方感到非常多的疑惑及無奈,這也會影響我看文的興致,往往看到一半就不看了。

結尾真的很爆笑!看著兩人如何在"性事"這件事上慢慢達成的"共識",還真是叫人著急啊~~~這是我看過在中做攻做的最不讓我糾結的文了(在中:= =|||),在中攻也攻的好可愛~~~~XDDDDD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