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失之心

藝術殿堂。

因為是藝人的關係,鄭允浩和金在中並不能像普通人那樣早早的入場就座等候,除非他們想搶了主角的風頭,所以在停車場時金在中就示意沈經紀趕緊拿著訂好的花束直奔後臺跟Y先生交流一下感情,他們等開始了再進去。

完全沒有顧慮到這種場合姍姍來遲什麼的真的很不禮貌,而且還是在Y先生的演奏會上。

沈經紀對他們此種自滿行為非常不屑,夾槍帶棒的說「你以為你們是什麼啊?韓流明星!韓流明星是什麼?就是臉蛋長得好點,走在時代尖端,一干人捧著好看的。切,妄想跟Y先生比,還是等幾百年後如今的大勢已去你們的歌成了經典再說吧。」

一想到Y先生,沈經紀就恨鐵不成鋼「你說你們,好歹是個頂級明星,怎麼就不會點古典樂呢?!不會就算了,還沒上進心,作詞作曲有屁用啊!有那時間學個什麼長笛黑管松巴薩克斯多好啊‥‥唉,真是。」

鄭允浩雙手環胸很不滿沈經紀那種“你們怎麼這麼拙劣”的眼神,譏諷道「嗯,學,學了又怎樣?拿去幫你泡馬子啊?你自己什麼都不會嫌棄自己跟Y先生沒共同語言,還好意思恨鐵不成鋼?你會什麼?嗯?會唱歌嗎?會跳舞?作詞作曲?哼!」

沈經紀拿著花下車,氣衝衝的瞪了他一眼「我會賺錢!」說罷踏著重重地步子離去,以顯示他聽到實話非常不高興。

 

金在中晃著手裡的票子「唉,我們什麼時候能過過普通人的生活啊。」

三四年前要是想看電影,偷偷摸摸進去倒也沒人認出來,想逛逛街好好偽裝一番倒也不會出岔子,有時候工作特別累半夜三更還能摸魚出去吃個路邊攤。那時候“明星”感不重,沒有那麼深的認知。大約是從兩年前開始,就算帶著口罩還是會被人指著鼻子「不用裝了,偶吧!我們認得你!」

而如今,思及上次跑去看鄭奶奶那次,已經是要好好喬裝打扮的地步了。

金在中趴在方向盤上轉臉看鄭允浩,伸手摘了他的棒球帽帶自己頭上,無奈他頭比較大,帽子鬆鬆的耷拉著,有些孩子氣「唉‥‥」看著帥氣的男人,有些失落「允浩啊,我們最後一次吃炒年糕是什麼時候?」

「一年前,一年半?」鄭允浩眯著眼睛想想「在哪吃來著,記不清了。」

「嗯哼,記不住了吧。」金在中說「這說明,我們已經紅了。」

「嗯,紅了。」真實,又失落的附和。

鄭允浩想,真真實實的體驗到那種一切都即將曝光在鏡頭前的壓迫感,失落也許一段無法壓抑的感情會夭折在這種鏡頭下。

 

有時候,喜歡一個人,是件很沉重的事。

想要在一起,是為了不後悔,可是你卻沒辦法承諾對方一個堅定的未來,他還沒強大到小說裡種種隻手遮天的人物一肩扛起所有責任的果斷。

很果斷的去得到‥‥是根本不可能的吧?

那種遮遮掩掩的生活,隨時隨地注意儀表談吐舉止有度,時刻控制感情壓抑情緒,任何時候八面玲瓏見人說鬼話見鬼說屁話,被挑剔成馬蜂窩也要面不改色以笑侍人的生活,是真實的。

他們曾經站在街頭看著路人,希望有一天可以“被簇擁”的夢想,可以站在舞臺上面對萬人釋放全部的激情,睥睨天下。促成真實的原由,不就是當初所希望的嗎?

可是,並不那麼輕鬆,還是太累了,常常會覺得疲倦,所以失落。

所以人們常說,得不到,才是最好,因為你永遠不知道成真的背後需要吞噬多少惡臭的飼料才能開出人們眼中最美的花。

到頭來,還是期待著種子埋下去那一刻未見得夢想,才是最好。

 

車子停在停車場的拐角處,並不很顯眼的地方,熄了火,只開著車內燈,帶著棒球帽的人兒此刻顯得稚氣,少了幾抹舞臺上的冶豔,倒是更奪人心神。

鄭允浩把手搭在金在中肩上,抬指輕觸細滑柔嫩的下頜,笑道「覺得悶了?」

「還好。」金在中囁嚅著「就是最近覺得怪怪的‥‥」

「什麼怪怪的?」手指捏住了他的下巴,隨即眉頭皺起,鄭允浩問他「晚上都在想什麼,覺也睡不踏實,黑眼圈都出來了。」

「什麼?黑眼圈?!」金在中大叫,蹭的從方向盤上起來,對著後視鏡,果然‥‥淡淡一圈黑影。

金在中伸手打他,怒指「都是你!都是你害的?」

「我?」鄭允浩一臉莫名其妙。

「哼。」金在中白眼,不甩人。

都是這個人‥‥晚上睡覺幹嘛老是粘著他?雖然以前也是這樣沒錯,可是‥‥總之‥‥自從蘋果事件和羹湯事件之後,再加上前段時間因為工作的關係很少時間在一起,每次看到鄭允浩的時候‥‥好像‥‥

反正,很不對勁,有什麼東西漸漸浮出水面,令人驚慌。

 

當晚沈經紀拿著鮮花坐在VIP上看著Y先生,目不轉睛一動不動,不知道是沉迷在音樂裡還是沉迷在美色裡,總之無論是哪種,可以肯定的是落在Y先生旁邊的伴奏J先生身上的余光絕對是怒火中燒的,連花束都折了。

因為你無法形容那是一場怎樣的演奏,完美的演奏,完美的配合,Y先生和J先生渾然天成的氣場粘膩在一起的目光契合的讓沈經紀很不爽。

鄭允浩和金在中在開始了以後才入場,從側門,沒有穿梭在個個位置中尋找座位,因為VIP區僅有的二十個貴賓席,沈經紀旁邊空著的兩個太顯眼了。

入座以後,金在中發現沈經紀臉色不太好,身子往鄭允浩的方向挪了挪,湊在他耳邊說「沈經紀怎麼了?」

「吃醋了唄。」鄭允浩看了沈經紀一眼,奇怪的問他「你在看J先生?」

「太過分了。」沈經紀咬牙切齒。

金在中說「確實挺過分的。」

鄭允浩說「比你強太多了。」

面對兩人赤裸裸的“你輸了”的表情,沈經紀把花捏碎了「金俊秀你給老子等著!我會讓你嘗到失去朴有天的痛苦。」

鄭允浩看金在中——你看,他又在做夢了。

 

儘管準備好的鮮花喪生在沈經紀的妒火中,但這並不妨礙沈經紀再次用行動證明他的能力,在演出結束的那一秒,更新鮮更鮮豔更精美的花朵就送到了他面前。

沈經紀手握鮮花,遞給了臺上鞠躬示意的Y先生,Y先生微笑著擁抱了沈經紀,沈經紀臉上有可疑的紅暈。

而會場的後頭,一位婦人撐著頭問旁邊的男子「他們是什麼關係?」

男子眉頭皺了起來,恭敬地扶起婦人,一邊小聲交談,一邊離開了會場。

沈經紀去後臺邀請Y先生和J先生吃飯,用「反正你們不跟我去還是會被迫跟別人去,與其跟那些無關緊要的人說場面話累的慌還不如跟我一起放鬆放鬆,至少不用提防什麼。怎樣?去吧?」

Y先生和J先生都是名人,來看他們演奏的也不乏權貴官人,當下思量了一番就答應了。

於是晚了一步的金在中眼睜睜的看著J先生屁顛屁顛的毫無眼色的跟著Y先生屁股後面走了。

沈經紀投放在J小白身上的怒火像是燒在海裡‥‥根本燒不起來。

鄭允浩頗感興趣的看著Y先生握著J先生的手腕若有所思。

金在中說「他們倆一定有姦情!」

鄭允浩笑,捏著他的手腕子「回家。」

 

之後就是各種各樣的頒獎禮,他們忙著排練,忙著接受祝福,忙著準備得獎感言,忙著周旋,忙著策劃明年的計畫,像陀螺似的轉個不停。

友達以上戀人未滿?愛情?照樣擱在一旁,無暇顧及。反正,還是在一起。

所以,忙完了一段時間,已經很久沒有這麼些許愜意的時候。

金在中裹著厚厚的睡袍靠在沙發上剝桔子,客廳的展臺上又多了幾座閃亮亮的獎盃,說不上有什麼特別興奮的感覺,用鄭允浩的話來說大約就是一種眾望所歸、實至名歸的踏實。

頒獎禮之後工作強度相對減小,剩下中秋特輯聖誕特輯要錄,再來就是合約的事情,今年年底應該算是輕鬆,托著要商量合約的福氣,真的‥‥沒什麼事可以做。

早上沈經紀打電話過來說晚上約在X酒店的X包廂吃飯,沈總長也去,掛電話之前還特別溫柔的問了一句「最近,選擇挺多的吧?」——挺多公司接洽?「合約金不是問題,晚上再談。」——猶豫什麼!人不如故,還是老拍檔好,就續約了吧!

 

電視上放著YJ的新歌MV,他和鄭允浩都很帥。

還記得選服裝那天,他們一黑一白站在一起好多飯們在喊結婚結婚,似乎意思是那身衣服很像結婚禮服?就連工作人員也在他們拿了獎之後在後臺纏著他們拍了好些正正經經的照。被要求正危襟坐‥‥那時候心情被成功的喜悅薰染的激動,沒想多,而現在想起來,竟然有些害羞。

唔‥‥鄭允浩‥‥嗎?

仔細的看著電視上男人的眉眼,唱歌時上下開合的嘴唇,鏡頭裡有點上挑的魅惑,播了一半的橘子滾到柔軟的沙發裡。

縮腿,抱膝,埋頭,金在中思考『為什麼會這樣啊?』

什麼為什麼?

他看著鄭允浩在開放式的流理台俐落的往印著深藍色花紋的磁片上放糕點,熟練地把水果切塊放進果汁機裡按下按鈕,吃掉切剩下的果粒‥‥

電視裡帥氣到極致,生活裡溫柔到心底‥‥

鄭允浩坐到他旁邊,手裡還端著一杯果汁,遞到他嘴邊問他喝不喝——這就是原因。

金在中撇頭「不喝。」

換了頻道,找到一個無關於YJ的節目,無聊的愛情劇。反正總好過看自己在電視上又唱又跳的樣子,怪彆扭的。

「有煩惱?」鄭允浩說「說來聽聽。」

「不要。」那種事,怎麼可能說得出口。

難道要說,嘿!朋友,我好像喜歡上你了?

 

================================

 

今天就貼一趴了,太累了~~~看完浩珉的FM,腳快斷了~~~果然年紀大了‥‥TT TT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