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患

很多事情其實上天冪冪之中都已註定了的,無論結果多麼的盡如人意,過程都必須是輾轉曲折九曲回腸的。

就比如其實沈總長和沈經紀害怕手裡的兩位大神從手中逃脫,奔赴別人的懷抱,自己辛苦打下的地基成就了別人的高樓,功歸一簣不說,成了笑談就大大不妙了,再怎麼說他們的娛樂公司可是行業龍頭,萬萬不可失了面子。

沈總長為了穩穩握住掌控大神手中的線,在離合約還有十個月到期時就勾搭了沈經紀狼狽為奸,用盡一切手段鎮壓外頭伸來的橄欖枝,為了以防萬一,兩人都覺得合約這事還是要儘早定下來比較好。

儘管距到期之日還有十個月,但這十個月可不像地球公轉那麼穩定,ABCDEFG等等公司多得是瞅緊了這個機會要天價挖走YJ大神,要防患於未然。

於是沈總長和沈經紀在本市最豪華的X酒店訂下了最好的X包廂點了最合他們胃口的菜,勢必要緊緊抓住YJ不放手。

雖然合作了這麼多年,但誰也保不准就是誰誰翅膀硬了要飛了。

這個圈子裡多得是這樣的事,饒是龍頭老大也吃過不少虧。

 

剛跟鄭允浩通了電話,接的人是金在中,說是在路上快到了。

沈總長和沈經紀對著包廂光亮光亮的玻璃窗整理沒有一絲皺紋的衣著,女服務員默默的給他們添水倒茶。

沈總長問沈經紀「你出山也挺久了,YJ那倆孩子你也沒必要握的那麼緊,多帶幾個新人,好好培養一番,這行要做長久積累聲望光靠他們還不夠。」

沈經紀舉著銀筷子,一手撐著下巴去挑小菜裡的花生豆「哥,我沒想做長久。」往椅背一靠,終究不是能忍受勒的過緊的領帶,鬆了鬆道「我也就是玩玩,等YJ玩完了,我也不玩了。」

「那你幹什麼?」沈總長皺眉「爸爸的意思是讓我們兄弟倆一起打拼,當初讓你做這個也是為了讓你積累人脈,摸透這個圈子的規則,昌珉,可不是鬧著玩的,大男人不要抱著玩玩的心態去成就事業。」

「我本來就沒把這當做事業。」沈昌珉說「哥,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我以後一定會移民國外的,這裡‥‥你要多費心了!」

沈總長一番話聽得莫名其妙「感情你又是自作主張什麼了?!沈昌珉!」啪的一聲拍桌子正要好好問個清楚,包廂門就被人推開來,鄭允浩在後頭一個勁兒戳金在中的腰,金在中哈哈哈的笑著往一旁扭身子。

女服務員捂著嘴想叫叫不出來,偶像活生生的站在面前打情罵俏啊!雙眼瞪得像銅鈴一般大。

金在中淡定的走到她面前「小新啊,可以上菜了~」笑眯眯。

女服務員結巴「偶偶偶吧‥‥你怎麼‥‥」順著目光看向胸牌,明白。

鄭允浩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招她回神「小新啊,偶吧要餓死了,一天沒吃飯了。」

小新稍息立正敬禮「遵命。」拿著對講機往門外走,隱約可聽見「上菜上菜over」「收到收到over」「真的是偶像偶像over」「簽名簽名合照合照over」「沈腹黑不給不給over」「那就偷拍偷拍over」‥‥

 

鄭允浩和金在中甚至沒有跟沈總長沈經紀打招呼,自覺地拉開椅子入座,喝著溫度剛好的熱茶,談論著屬於他們小夫妻的話題。

金在中從包裡習慣性的拿出手機上推特,不知道又要爆料什麼,側頭過去小聲跟鄭允浩交流「今年要也要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啊!」

鄭允浩點頭附和「那是,去年兩頭豺狼竟然慘無人道的很隱晦的在合約中委婉表明專輯分紅提高10%,和說好的11%不一樣。真是陰險狡詐之輩。」

「嗯,不知道今年又要玩什麼花樣。」金在中越發小聲「還提前這麼早要敲定續約的事,不會是做了什麼虧心事,賺了黑金要把我們賣掉洗黑錢逃之夭夭吧?」

兩人對視一眼,咳咳兩聲,可能,極有可能。

想當初他們就是這樣一步步邁進狼窩被抽的五臟六腑具殘的。

 

簽賣身契,那是因為夢想,割血割肉那是因為成功需要墊腳石,被騙,那純粹是因為太單純,太相信知音說的什麼時間和感情。

金在中拉鄭允浩的袖子「允浩,有點不對勁哎。」

你看——沈總長和沈經紀正襟危坐四目相對於空中碰撞出激烈的火花,兩人周身散發出層層黑霧籠罩,誰都不服輸,不知道在較真什麼。

鄭允浩揉他腦袋,這傢伙還真是沒眼色慢半拍「才知道啊?一來就發現了。」

「那你怎麼不早說。」這樣目中無人對沈經紀和大BOSS在簽合約這種關鍵時候不是找抽呢嗎?

到時候簽個神馬無條件服從條約被拉去拍A片可怎麼了得哦。

看金在中傻不拉機的要去接近戰爭的火花,鄭允浩眼疾手快勾住他脖子拉近,嘴唇貼在他耳尖上「笨蛋~

金在中被那氣息弄的有點癢,縮縮脖子擰頭瞄他,鄭允浩捏他鼻子「現在那合約是三年前簽的了,我們現在的身價不可同日而語懂嗎?我們是老大,他們才是求著我們的人。」

所以說,人紅了就是不一樣。人紅了就有本錢,有本錢就可以選擇江山,沒本錢只能任由江山踐踏。

其實愛情也是這樣,愛和走下去,一個什麼都不需要,一個需要足夠的本錢。

鄭允浩看著眼下那截細白的脖頸,眼睛眯了眯,到底是愛這個人呢?還是打算好要拉著他陪自己過下半輩子了呢?

他剛摸清楚自己的心意,那種雖然說不上是始料未及但也大大超出了他意想的感情,還未有足夠的時間去探究到底有多深。

所以,不挑明,不壓制,還是任其發展,總會明白的。他想。

 

金在中伸手推鄭允浩的胸膛,囁嚅「太‥‥太近了。」嘴唇都在他耳尖上,熟悉的綿長的熱熱的鼻息在頭頂,勾著他脖子的手指可疑的摩挲著他的脖子。

鄭允浩按住那只“欲拒還迎”的手,在心窩處壓了壓,把人拉的更近,身子都快貼合在一起,調笑道「躲什麼躲?嗯?」

金在中才剛發現自己可能也許真的像同人小說裡寫的喜歡上了鄭允浩,可是那都是不確定的事,只是“可能也許”,那些怦然心動也都是偶爾的,但是只要鄭允浩像這樣‥‥逗他,跳的越來越快的心臟‥‥

「滾!」金小白兔咬著嘴唇瞪人。

鄭大灰狼繼續玩弄「來,親個!」作勢就要親上去——

「啊><」小新服務員端的餐前湯嘭的掉地上,濃郁的湯汁灑了一地,拖著厚地毯的洪福貴的離譜的湯盅毫髮無傷,只是咕嚕咕嚕的滾到了黑色高跟鞋邊。小新流下激動地淚水「此生無憾了~~~~」悲壯的流下鼻血倒下。

鄭允浩這才鎮定的拍拍衣襟放開小白兔,金在中在桌子底下踢他,鄭允浩攤手「幹嘛~逗一下還認真了?你不會真的要我親下去吧?」你要點頭那就謝謝不客氣了。

金在中低頭喝茶‥‥也是,如果是真的‥‥

包廂裡一時靜了下來,鄭允浩見金在中怪裡怪氣的反應不自覺地皺眉,這傢伙,怎麼了?

這幾天那種怪怪的感覺越來越明顯,到底哪裡怪他也說不上來,就是感覺不對勁兒。

這時沈總長和沈經紀已經從激烈的交戰中達成共識——搞定大神前,一切靠邊站。

沈經紀起身開門招呼立定門前的兩位侍童「把那個流鼻血的拉出去,然後上菜吧。」

侍童們鎮定的把還在一臉幸福的流鼻血的服務員拉出去。

待菜上齊,眾人動筷。

 

談正經事之前一般是不會單刀直入的,一定要說點題外話以顯示眾人的契合度然後慢慢切入主題。

包廂裡只有四個人,沒有服務人員,除了“商業機密”不得外泄之外,還有更重要的一點是要是再來個什麼fans流鼻血這飯就可以不用吃了,倒胃口。

金在中拿碗盛湯給鄭允浩,那人胃不好,吃飯前他總記得要讓他先暖暖胃,這麼多年來從沒忘過,就好像鄭允浩總記得他喜歡吃水煮蝦卻老是笨手笨腳剝不好一樣,依舊是鬼斧神工的用筷子將蝦殼蝦肉巧妙分離,放進他碗裡。

沈總長和沈經紀默默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金在中看著沈總長黑不溜秋的臉色,好奇地問「你們兄弟倆‥‥吵架了?」

鄭允浩喝完一碗湯,迫不及待的夾菜吃,狼吞虎嚥,餓壞了。沒辦法,今天去錄一個外景綜藝,跋山涉水的好不辛苦,天氣冷,劇組訂的盒飯涼了以後表面浮著一層油,看了就沒食欲,fans不是沒有送來食物,只是鑒於很久以前的某些不愉快回憶,他就開始不太碰那些食物了。

始終是有後遺症的,喜歡和傷害,並沒有太明確的界限。有時候,就是因為太耀眼了,傷害才會造成,那些光芒,太亮了。

金在中皺著眉用手肘碰他「慢點兒。」順手把湯碗拿走了,不讓他就著飯吃「醫生說這樣吃不好。」

鄭允浩笑,一邊嚼著食物,一邊給他剝蝦。

沈經紀說「是啊,吵架了,所以說現在看你們恩愛很不爽。我跟BOSS估摸著要棒打鴛鴦拆散你們!」

金在中瞪,鄭允浩挑眉。

沈總長說「沒那麼誇張,不過新合約會有改動。」

鄭允浩拿餐紙擦了擦嘴巴「一個要求,別真拆了。」

 

今年出了那麼大一個粉紅事件,沈總長的態度他猜得七七八八,以他們如今的實力根本不需要什麼曖昧路線去穩固粉絲群,沈經紀近來也有提到要SOLO的事‥‥

鄭允浩打定主意,底線就是不能分開。那段時間,和金在中分開宣傳的那一段時間,再重來一次,別想。

那種難以忍受的經歷,不會再接受第二次。

想起那個新來的小助理說「化妝師姐姐說得對,在中哥就是你的穩定劑啊」的時候一臉看透了什麼的表情‥‥

到底是知道了什麼才會有那種似笑非笑原來如此的怪異反應?

「喂!!」長腿沈踢他「想什麼呢?看合同!別到頭來又說我賣你!」

鄭允浩對金在中說「合同看仔細點,沈經紀這表情擺明告訴你有鬼。」

沈總長已經點上煙了,沈經紀說「嗯?我聽老頭子說你已經戒煙了。」

沈總長吐出一個煙圈,沉著臉「得了,別在老頭子面前拆穿我。」

 

金在中驚叫一聲,扯鄭允浩袖子「果真有鬼!」

鄭允浩說「老子什麼時候說要涉足影視圈了?」

沈總長發話「一個要求,別真拆了。」

金在中拿合同文件擋著臉跟鄭允浩說悄悄話「在本國的確是戲子地位比較高哎‥‥」

鄭允浩掐他臉「可是我們都只想好好唱歌。」

給你勾三搭四的機會要杜絕,杜絕!扼殺在搖籃裡。

 

合同的事情不是一個晚上就能商談好的,沈總長今天被沈經紀一番話說的找不著北氣不打一處來,吃飯磕牙喝水嗆喉抽煙燒肺實在沒了什麼好好談條件的心情,沈經紀看出來老哥已經按耐不住要掐著脖子逼他說個清楚講明白,很淡定的對YJ說「你倆吃飽沒?沒吃飽也打包走人。」

金在中笑嘻嘻的說「我留下來看戲吧?」

被鄭允浩拉起來捂住嘴「二位慢慢談。」一溜煙拉著不會看場合的小兔子走了。

期間在停車場取車時碰間流鼻血的小服務員,那女孩子鼻血還沒擦乾淨蹲在他們的車前捧著照相機和本子亮著星星眼盯著他們一個勁兒抖動「偶偶偶吧,來吧!做大家都很熟練地事吧~

金偶像接過筆和本子,很妖嬈的笑「寫什麼?」

小新豆花飯扭扭捏捏「我愛鄭允浩~

「啊‥‥嘛?」金偶像僵硬「哦‥‥哦‥‥嗯。好的‥‥」寫過YJ寫過在中寫過各式各樣的還沒寫過‥‥這麼露骨的‥‥

筆和本子轉給鄭允浩,鄭CEO說「寫我愛金在中?」

小新同學搖頭「不不不不,寫絕不放開你!死也要在一起!」

鄭允浩一愣「為什麼要寫‥‥嗯,這個?」

小新笑眯眯的看他「我們的心意,你最瞭解了不是嗎?」

說罷,還指手畫腳的要求寫上時間地點,他們拿著彼此寫的證書(?)合照了‥‥小心笑眯眯的流鼻血‥‥「嗯嗯嗯,結婚了結婚了~\(≧▽≦)/~

這個fans好奇怪啊‥‥笑的慎得慌啊‥‥

兩個人不知為什麼,竟有點尷尬起來。

不是你看不明白,是你害怕明白。

很多愛情小說的名言。

 

 

 

 

■出櫃 

沈昌珉出現在他們客廳的時候,兩人都嚇了一大跳,鄭允浩給他倒了一杯溫水,金在中給他加了一勺蜂蜜,沈經紀自己動手攪拌,捧著杯子呼呼吹吹,然後咕嚕咕嚕喝了半杯。

一看就是資本家的西裝袖子被沈經紀用來擦嘴,他說「借個浴室。」

金在中給他拿了新毛巾,擔憂的看著對方青腫的臉和核桃眼「沈經紀,要不要叫個醫生啊?」

沈經紀頓了頓邁向浴室的腳步,無力的拒絕,悲傷的解釋「不用了,肉體的疼痛大不過心靈的創傷,藥物的治癒抵不過愛情的力量,唉‥‥」

浴室門合上,漸漸響起了稀稀落落類似淚水節奏的水聲。

 

金在中囧著臉一步步退後倒在沙發上抱鄭允浩大腿「浩浩~浩浩~沈經紀好恐怖啊啊啊!」

鄭允浩摸著下巴,一手不忘去逗金在中白白的耳垂,看那人欲語還休的樣子,眉毛挑了挑,捏住耳垂的手指用力掐了一下「看不出來啊?就是出櫃了,被打了,反抗了唄。」

金在中驚訝「啊?出出出‥‥出櫃?」

鄭允浩嘆氣「你說呢?」

金在中看向浴室的方向,這才想起來沈經紀好像是喜歡鋼琴王子朴有天的,那天還去看了演奏,送了花,吃了飯,然後連續好幾天心情好的嘴帶笑意萌煞一干人等也煞壞一幫屬下。

「同性戀怎麼了?難道因為性取向不一樣,感情就成為被傷害的理由了嗎?」金在中看著上方那雙墨黑的眼睛問「他有什麼錯?」

鄭允浩又掐了一下那耳垂,被金在中狠狠一瞪「痛吔!」

手指改成溫柔的撫弄,耳垂上的紅痕延伸至耳廓,甜美的令人心悸,鄭允浩努力咽下上湧的唾液,看著他一副沒辦法理解的樣子道「他沒有錯,其實有時候被反對,挨揍和阻撓的愛情只會讓人更加堅定,是傷害也是考驗。」

「胡攪蠻纏。」金在中掐他臉「喂‥‥你變那麼帥氣是要怎樣,以前包子臉多可愛啊。」

鄭允浩反身把他壓在身下「變帥調戲你。」

手從衣服下擺裡伸進去,熟門熟路的掐那人又細又軟的腰。

 

沈經紀頂著一張明顯被“左勾拳右勾拳直擊要害戳瞎你”的臉,氣得發抖「喂喂喂!你們有點同胞愛好不好,老子才剛被家教完哎!」

鄭允浩淡定的轉頭「誰跟你同胞?」笑嘻嘻的繼續逗被壓在身下臉紅氣喘就是翻不了身的人兒「老婆,別理他。」

金在中掐他脖子「滾!」

鄭允浩拍拍衣襟,坐直,一手攬著金在中幫他整理開了好幾顆扣子的睡衣,順手用遙控器開了音響,音響裡傳來熟悉的旋律,帕格尼尼變奏曲。

沈經紀氣黑了臉,握緊雙拳決定不跟此人一般計較。

金在中拿來藥箱說「珉珉乖,過來哥哥幫你擦藥。唉喲我們小珉好可憐啊,怎麼眼睛腫成這樣了~~

你這是關心人的架勢嗎?怎麼看怎麼欠揍!沈經紀忍住要上湧的火氣,告誡自己要淡定。昨夜剛被打得半死不活,體力透支,現在進行戰鬥一定會被兩夫妻不要臉的合力打趴。

「珉珉乖,閉上眼睛,擦藥。」

溫柔的,細細的幫他清理傷口,眼瞼有股涼絲絲的藥意,緩解那些火熱的抽疼,經過一晚的拼死戰鬥耗盡的體力終於再撐不住,沈經紀在沙發上睡了過去。

金在中收拾著藥箱,鄭允浩拿了薄毯子給沈經紀蓋上,小聲說「去一趟超市吧,晚上做頓好的。」

金在中點頭。

 

關於沈經紀的事情要從他們談合約那天說起。

鄭允浩和金在中離開之後,沈總長就壓著沈經紀回了家,說是要好好促膝長談一番。

沈總長說「昌珉啊,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呢?國外再好好的過家裡嗎?在外人生地不熟的出了事怎麼辦?」

沈總長說「你還年輕,不能這麼不孝順,爸爸的期冀你不記得了嗎?沈家家大業大巴拉巴拉巴拉‥‥」

總之沈總長以為沈經紀其實是個隱藏的很好很深的富二代紈絝子弟,平時那種幹練和工作能力只是他偽裝的表像,偽裝的目的就是更好的享受花家裡錢做自己事隨心所欲。

所以,他有必要把迷途羔羊拉回正途。

殊不知,沈經紀並不是那樣的人,沈經紀是真的很有頭腦很有能力很早就要為未來做打算規劃好人生罷了。

沈經紀一臉認真的打斷哥哥的勸告,他說「人們都說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

沈總長說「你知道就好巴拉巴拉巴拉巴拉‥‥」

沈經紀說「我只是有了喜歡的人。」

沈總長一臉震驚,一臉不解,隨後如釋重負失笑道「傻孩子,喜歡一個人跟出國有什麼關係?還是說‥‥她跟你門不當戶不對擔心爸爸反對?哎,沒事的,我們家豈是那種不開化的家庭?這樣,你改天帶她來家裡,我跟爸媽幫你瞅瞅,性格好品格好咱們就娶了。」

沈經紀眼睛一眯「我們家很開化?只要性格好品格好就成?」

沈總長拍著他的肩膀點頭,語重心長的說「是。所以,那種不負責任的話收回去,出國啊什麼公司家裡就交給你啦統統收回去,我聽到就算了,爸媽要是知道該多傷心啊。」

沈經紀站起來,居高臨下的,嚴肅的看著自己哥哥,巨大的華麗的吊頂燈黃色光暈灑在沈經紀英俊的臉上,像極了蜜雪兒「那個人,性格溫順,品格贊,多才多藝還知名度廣,家世背景比起我們有過之而無不及,該是我高攀了才對,嗯‥‥我喜歡他,他叫朴有天。」

沈經紀沒有說我喜歡他,即使是男的也無所謂。

那樣重點強調一個喜歡的人是男的,本身就是可笑至極的。把花當愛人的人不會說它是一枝花,把寵物當愛人的人不會說它是一隻貓狗鳥獸,當人愛一個人也不會說男人女人。

 

沈經紀說,他叫朴有天,堅定,有力,雙目如炬。

沈總長說「哦,朴有天,啊朴有天?!!那個彈鋼琴的?你上臺送花那個朴有天?男的?!」

「是他。」

然後,身後的杯子碎了。沈媽媽不知何時站在了他們身後,看樣子是睡到一半起來喝水然後經過客廳發現燈光亮著,於是就聽到了。

「珉兒,你在開玩笑‥‥嗎‥‥」從沈媽媽那微顫的雙肩和抖得不成樣子的語調來看,她是在安慰自己。

那天,看見兒子上臺送花給那個男人,不用看清表情就能感受到的期待,朦朧的愛意,此刻全都幻化成實體,猶如利刃。

沈總長一怒而起,左勾拳「混蛋!」右勾拳「不孝!」直擊門面「你他媽的該打!」

沈經紀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等沈總長打得累了,才一字一句道「媽,我愛他。我愛朴有天,你要仔仔細細認識他,他很優秀,是你兒子深愛的人。」

愛一個人不是罪,不需要任何人的原諒。

 

沈昌珉拖著被打的半死不活的身子離家,聽著未合上的門裡傳來母親嗚嗚的哭聲,心裡很痛。

他打電話給朴有天,不等對方說話,就一個人輕聲細語道「朴有天,你拒絕我絕對是個錯誤的決定,你看,我愛你,是連得不到也要一個人走下去的程度。」

電話那頭的人嘆氣「何必呢?」

他調整呼吸,怪腔怪調的說「你真的不打算跟金俊秀分手投入我的懷抱嗎?你說你倆小受在一起能幹嘛啊?」

電話被掐斷了,傳來嘟嘟嘟的聲音。

沈經紀捂著肚子疼的渾身打顫,咬牙切齒「靠!下手那麼重‥‥老子一定要還回來!」

眼角那抹亮晶晶的淚水,不知道是疼的,還是想起喜歡的人握著另一個人的手說我們不會分開時的揪心。

 

 

時間是晚上八點十三分,地點是X大型超市地下停車場拐角隱秘處,燈光昏暗,兩個帶著口罩的人屏著呼吸觀察人來人往的四周,和從未空過的電梯。

~~~~~又下來一批人。

大嬸拎著大袋小袋牽著小孩的手似乎在商量該不該給大叔買煙酒。少男少女拿著一袋吃吃喝喝不知道有沒有買安全套。一大群女高中生拿著霜淇淋高談闊論,書包上掛著YJ的吊牌,更有甚者穿著PS他們BOBO的衣服大搖大擺。

金在中扒拉著座椅,生氣的摘下口罩「為毛把我印的一副受樣!」

鄭允浩噗的笑出來,金在中瞪「笑毛笑啊?老子要反攻!」

鄭允浩摘下口罩,扔到車後座,撲過去,壓住金在中作勢要強暴「來吧來吧,反攻吧!」淫笑「反攻不成反被壓不要怪別人喲~

金在中捂臉「允浩不要,人家害羞啦~

兩個人在車上打鬧,心裡卻都不一而同的想著那些類似的愛情‥‥

「昌珉他‥‥會沒事吧?」金在中說。

鄭允浩笑著伸手揉他腦袋「還有心思擔心別人?」

他們自己,都快要自身難保。借著打鬧,小心翼翼的觸碰,吃豆腐,滿足心裡那些念想,卻不敢說出來,悲哀的令人喪氣。

他倒是羡慕沈昌珉,被打一頓,承認了他的愛人。

鄭允浩看金在中擔憂的樣子,真的很想說,你喜歡我的,對吧?

即使一輩子都要見不得光,也會在一起對吧?

這時,金在中轉頭過來睹見了鄭允浩似是要把人深深吸進去的目光,呼吸竟然在那目光中變的沉重,許久才呢喃著「允浩‥‥」

允浩‥‥卻是再也說不下去。

兩個人都移開視線,有什麼要呼之欲出,又被理智重重的壓下去。

 

本來是想來超市買點食材回去給為愛受傷的沈經紀做頓好吃的補補身子,結果這個時間段果然還是沒法讓他們偷偷摸摸神不知鬼不覺。

鄭允浩只好驅車離開,車子從拐角開出來時,正好那群女高中生看了過來,黑色的奧迪打了亮眼的車燈把她們閃的眯了眯眼。

車子越過她們‥‥

有人恍然大悟,指著那輛車「鄭允浩!!!!!!」

眾人追上去確認「真的真的!!!」

「咦???他旁邊坐的是金‥‥金在中?!」

「啊啊啊啊啊啊!!偶吧!!!!等等我們~~~~~

一群女高生拿著手機拍照,拍漸漸開出停車場的車子,她們鍥而不捨的追上去,然而偶像已經遠去。

不甘心的女高生當下發了帖子【震精!!!超市JQ!現場!偶吧的身影!證據是它黑色奧迪不解釋!】

照片清楚地勾勒出了鄭傻媽和金傻媽‥‥的坐騎。車上只隱隱有人的輪廓。

樓下跟帖:

【車牌車牌~\(≧▽≦)/~不解釋。】

【快去家門口蹲點啊!!話說,偶吧搬到哪裡了???我要在對面樓架望遠鏡!】

 

而在漫漫夜路上的鄭傻媽正在接電話「媽?嗯嗯,哦哦哦。知道了,好的好的。忙完這幾天就有假期了,十天,嗯。一定回去。」

掛了電話,衣角有被人拉動的感覺,低頭一看,兩根細白的指頭纏在他的衣角上,金在中可憐兮兮的嘟嘴看他「浩啊‥‥十天假期你要回家啊?」

鄭允浩斜眼「醜媳婦也是要見公婆的,再說咱都老夫老妻的了你還怕婆婆啊?」

「死相!」趁紅綠燈的時候金在中捏他腮幫子,又感嘆「你能不能整成包子臉啊?」

鄭允浩猛的探過身子,把人逼的後腦勺貼在車玻璃上,距離太過於靠近,害的他想親下去。

雙頰慢慢的鼓起,嘟嘴了,鼓氣了,包子臉出現 ——

金在中攬住他蹭蹭「好可愛>3< 你去整容吧!整成包子臉!」

白白的耳垂就在嘴邊,著了魔,鄭允浩一手按住金在中的後腦勺‥‥金在中渾身僵硬,耳垂上一陣溫熱,觸感短暫,卻切實存在。

剛剛‥‥是被什麼‥‥舔了‥‥嗎?

鄭允浩踩下油門,看著那通紅的耳朵,隱藏著笑意「綠燈了。」

金小白兔咬牙扭臉看窗外。

沈經紀,出櫃了啊‥‥真好。

 

回到家的時候,沈經紀正一臉茫然的坐在沙發上發呆,直到茶几上擺上了壽司和濃湯,才頓覺饑腸轆轆。

臉上抽疼的看著坐在沙發上的兩人,一樣款式的帽子衣服口罩墨鏡情侶飾品神馬的,沈經紀額上冒出一串串的######「你們這樣出去了?!」

點頭。

緊張「最近風聲緊不是說了低調低調嗎?????!」

金在中歪頭「什麼意思?」

沈經紀拍桌而起「情侶裝情侶裝!!要是被偷拍了你就等著上八卦頭版吧!!!粉紅事件剛消停下來不要再引起神馬風聲了!」

鄭允浩望天「沈哥,湯涼了。」

金在中皺眉「‥‥哪裡是情侶裝啊‥‥」說的很沒底氣。

說起來,這個房子裡無論是牙刷口杯毛巾拖鞋還是衣帽間裡的衣物,都成雙成對相像的很啊。

金小白兔偷看鄭大灰狼,那條褲子明明一樣,為毛他穿起來就毛有人家穿的帥氣?

鄭大灰狼揶揄金小白兔,還不明白啊?屬性啊這是屬性。

沈經紀看他倆眉來眼去好不舒心,同時也真的擔心‥‥萬一‥‥

 

沈經紀打開電視,胡亂轉換頻道,金在中和鄭允浩已經洗完澡換上了家居服,時間還早,三人決定挑個電影看。

金在中正翻箱倒櫃的挑碟子,鄭允浩沈昌珉坐在地上靠著沙發討論人生。

「他為什麼會喜歡金俊秀?」沈經紀撐著下巴不解的問。

鄭允浩目光盯著金在中在CD架前的身影「太難了,換一題。」

沈經紀坐直身子「他拒絕我了,該怎麼辦?」

鄭允浩斜眼「你就不會問個簡單的?」唉呀~那妖孽挑個碟子都那麼勾人‥‥被睡衣袋子勾勒出的腰身實在太令人垂涎了。

沈經紀順著他的目光看見了金小白兔,挑眉「簡單的?那好,帶入模式啟動——如果金在中拒絕你的原因是因為他喜歡我跟我在一起了你怎麼辦?」

看著小白兔的目光頓時看向沈經紀,熊熊怒火然燒成兩簇火焰印在瞳孔「死纏爛打不折手段拆散你們趁虛而入強制愛死不放手!!!」

「鄭允浩,你完了。」沈經紀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鄭允浩一愣,看著沈經紀嘴角的無奈慢慢皺起了眉頭。

 

金在中放好碟子,關了燈,坐在鄭允浩身邊搖他手臂「鬼片鬼片,聽說這個嚇死了好幾個人哎~

冷冷的螢屏光線,伴隨著音效極好的森冷配樂,鄭允浩看著金在中一臉的興致盎然猛的伸手把人按進了懷裡,埋在那人的脖頸間深深呼吸‥‥完了嗎?

註定的嗎?註定不能說,不能說,說出來就完了嗎?好不甘‥‥

似乎是感到另一具身體上傳遞過來的失意,不安,彷徨,他抬手輕輕拍那人的背「怎麼了?」

「我害怕。」

「長這麼大還怕鬼‥‥」金在中笑,手卻不停的輕輕撫摸男人的背脊「不要怕‥‥不怕。」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只覺得手下的身軀越來越僵硬。

看著金在中投遞過來帶著疑問的眼神,沈經紀只是攤手表示不知道。

他們全部,都自身難保。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