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允浩摘下眼鏡,沿著他自己上班的路仔細的搜尋在中的身影‥‥

「在在!」允浩大聲喊著,多麼自己能夠希望聽到在中的回答,哪怕是最微弱的聲音,他也不放過!

 

感謝上天,雨終於變小了。

馬路兩旁的幾個路燈仿佛被攝了魂一般,時不時地抖動幾下橙黃的光芒。路邊有一堆堆燒成灰燼的紙錢錫箔,幾個瘦的皮包骨頭的野鬼在灰燼堆裡搜尋有沒有剩下的冥幣元寶‥‥就算找到一點,也要相互搶奪一番。相對於他們,在中應該還是幸福的。

「在在‥‥」依然沒有回答。麥當勞都快到了,允浩弄得自己疲憊不堪‥‥

「啊~~~~~!!!」一聲慘叫。

不是人的叫聲!?在在!

黑色的巷子裡傳來了恐怖的聲音,允浩雖然覺得不像是在中的聲音,但是還是衝了進去!

巷子裡泛著綠色的螢光,允浩很快的判斷他眼前的這只巨大的長角怪物是只夜叉!而剛剛發出慘叫的應該是他躺在他腳邊一隻野鬼。夜叉專食人肉,吸食鬼魅,一般都被限制在冥界,怎麼會出現在人界?

夜叉拎起這只野鬼,將他整個吸食進去。

允浩注視著夜叉,而夜叉也發現了有個年輕的人類居然毫無畏懼的站在他面前。

「你有沒有見過一隻帶著一把傘的小鬼?」允浩鎮定的問道。

夜叉指了指陰暗的角落邊,「你是說,這把傘嗎?」

允浩順著他的方向,看到了自己那把熟悉的傘!而且,已經殘破不全!在在!

「你這個混蛋!快把在在吐出來!」允浩立刻念動咒語,「雷公電母——!」

瞬間幾個迅雷直劈下來!

「呃!」夜叉一聲慘叫——擊中了!

可是那道綠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反向允浩衝過來!允浩竭盡全力躲過夜叉的攻擊,但動作僅僅是慢了一刹,夜叉的利爪抓破了允浩的胸膛,扯破了尼龍外衣,留下五道抓印‥‥

「嘿嘿嘿‥‥」夜叉笑的陰森恐怖,「原來是個小道士,身手還挺快的嗎?!要不要到我的肚子裡來找你的小鬼啊?」

「你這只夜叉身手也不錯嘛!居然只劈到你的手臂?不過,這次我會直接撕破你的肚皮!雷電!」

召喚來的幾道雷電更狠的劈向夜叉,夜叉的身手居然比剛剛還要靈活,看來剛剛被劈中手臂也是因為措手不及!

「嘿嘿嘿‥‥小道士,你就會這一著嗎?傷不到我的,嘿嘿嘿‥‥」夜叉猙獰的笑著,允浩腦子裡只想著在中,12個時辰之內一定要救出在中,不然在中就完蛋了!

「怎麼樣?沒轍了?那就乖乖得到我的肚子裡來吧!」夜叉變換出他的武器——夜叉專用三叉戟。(—__—|||)‥‥

夜叉瞄準了允浩快速叉去,允浩閃過,夜叉立刻又提起三叉戟,繼續進攻。允浩現在才明白為什麼乾爹說拳腳功夫也是很重要的了‥‥

「疾風!」允浩喚出一陣狂風,頓時飛砂走石,連著樹葉垃圾超夜叉打去,旁邊的木箱被風卷起,砸向夜叉。

沙礫捲進夜叉的眼睛,趁他有一秒鐘的時間睜不開眼睛,允浩飛出幾道定身符咒,鎖住夜叉的行動!

「哇啊~~~~~~~」夜叉瘋狂的吼叫著、掙扎著。

「雷電!我不相信這次還劈不死你!」允浩這次只召喚了一個強勁耀眼的落地雷,直接劈中了夜叉,從頭貫穿到腳。

“哐啷當——”夜叉手中的三叉戟掉在了地上,“砰——”的一聲,夜叉笨重的身體也轟然倒地‥‥

結束了嗎?允浩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體力差不多都已經耗盡了。他走近幾步,看那夜叉似乎已毫無生氣,就拿起一旁的三叉戟,準備在他的肚子上戳一個大洞‥‥剛想下手,夜叉猛地睜開眼睛,飛起一腳,。

「哦‥‥」允浩被夜叉一腳踹飛,彈出十幾米,重重的撞在牆上,慢慢的從牆上滑落‥‥三叉戟也早已不知彈到何處。

好痛‥‥允浩的身體開始發抖,胸口的傷還在流血。夜叉也蹣跚的站起來,身上、頭上流著綠色粘稠的漿液,散發著焦臭,看來這只畜生傷的也不輕‥‥

「臭小子,我要啃了你的骨頭!」

雨還在飄,不冰也不涼。允浩的髮絲緊緊的貼在臉上,遮住了迷茫的視線。

冷靜一點‥‥冷靜一點‥‥在中等著我去救他,冷靜一點‥‥

「怎麼啦?臭小子是不是死啦?」夜叉一步一步的逼近坐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允浩‥‥

夜叉提起受傷的爪子,抓向允浩的肩膀,尖利的爪子深深的刺進了允浩的皮肉之中,鮮血又立刻湧出‥‥夜叉把他整個人拎了起來,「啊哈哈哈‥‥」

黑暗之中閃過一到紅光‥‥

「呃‥‥唔‥‥」夜叉突然呻吟,狂妄的視線一下子變得驚恐無比‥‥

「不好意思,你是夜叉,不是鬼魅‥‥所以也會有心臟吧‥‥」允浩慢慢的抬起無力低垂的頭,露出詭異的笑容,「去閻羅王那裡報導吧‥‥‥以後不要再翹課亂跑咯!」

“啪——”允浩的右手扯出了夜叉的心臟,醜陋而巨大,還滴嗒滴答的流著綠色的液體,散發出一股難聞的屍臭‥‥

「我的在在待在這種臭烘烘的地方,真是為難他了,我要帶他回去洗澡了‥‥放手!」夜叉的右手還是緊緊的扣住允浩的左肩。

它應該已經死了,沒辦法‥‥

 

允浩扔掉手中的心臟,默默念咒,右手立刻閃出桃紅色的光芒。允浩舉起右手,狠狠的斬了下去,夜叉粗壯的右臂就這樣斷了下來‥‥

隨後,又割破了夜叉的肚皮。這是乾爹交給他的在沒有兵器的情況下,使自己的身體的某個部位變成利器的咒語,這是第一次使用,終於派上了大用場。

一團藍幽幽光芒從夜叉的肚子裡飄出來,落地之後變成了一個老頭子,看到夜叉的屍體又看到允浩,說了聲「哎喲媽呀!」就立刻連滾帶爬的逃走了‥‥

第二團,第三團‥‥全都像見了鬼一樣倉皇逃走,不曉得誰才是鬼?—__—|||‥‥

最後還逃出來一對中年夫婦的鬼魂,其中的老公就是剛剛被吞進去的那只野鬼。

「等一下,裡面還有沒有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允浩忍不住問話。

那女鬼「噢」了一下,問:「是不是帶著把傘的小鬼?」

「是!」

「他剛剛在這兒遇到我們,他問麥當勞在哪裡,後來這只畜生就衝了過來,那小鬼用傘擋了幾下後朝那個方向逃跑了,哎,年輕就是好啊‥‥跑都跑得快一點‥‥」

允浩不管囉嗦的女鬼,立刻朝她指引的方向跑去‥‥

原來在中沒有被吃掉,太好了‥‥這個小笨蛋!

 

 

 

(十四)

夜雨吞噬了一切的力量,允浩已經尋到無力‥‥拖著沉重的雙腳在黑漆漆的大街小巷尋找在中的身影。

「在在‥‥你在哪兒?‥‥在在‥‥」

肩膀和胸前的傷口被雨水打濕,又紅又腫,也許是被夜叉所傷,允浩覺得疼痛無比。

視線開始模糊,腳步也開始不穩,一個踉蹌,允浩就摔倒在地‥‥

沒有力氣,爬不起來了‥‥在在,你在哪兒?回答我啊‥‥

 

「喵‥‥」一隻花貓從牆頭跳了下來,仿佛有靈性般舔了舔允浩的手指。允浩無力的抬起頭,花貓又叫了幾聲,它轉過身,勾了勾尾巴,朝一個小巷子走去‥‥

允浩覺得看到了一絲希望,不知從哪兒來的力氣,爬了起來,迅速跟上那只花貓。

那只貓七拐八拐,走到了另一個小巷子,允浩終於看見了,在一個破爛的路燈下,一個小小的身影蹲在那裡低頭哭泣‥‥

「在在‥‥」允浩的激動全部卡在唇齒之間,湧動在眼眶之內‥‥

在中聽到了有人叫他,抬頭一看,果然是允浩!只是為什麼允浩會遍體鱗傷?「浩浩!」在中顧不得那麼多,衝上去死死的抱住了濕透了的允浩。「浩浩,我迷路了,我看到妖怪了,我好怕‥‥嗚‥‥」在中好久沒有哭了,這次真的是被嚇到了,一撲到那個安全的臂腕,開始大聲號哭起來‥‥

允浩緊緊的抱住在中,真的想把他嵌在自己的身體裡過一輩子。「好了,好了,沒事了。在在,我們回家‥‥」允浩高興的眼淚混著雨水滑下臉龐——只要在在沒事就好‥‥在在‥‥

「浩浩,唔‥‥你怎麼受傷了‥‥」

「回家再告訴你‥‥」

‥‥‥‥

‥‥‥‥

允浩已經沒有多少力氣走回家去,一路都靠在中扶著他‥‥

‥‥‥‥

 

兩人終於狼狽不堪的回到家中,允浩一進屋就倒了下來。

「浩浩!浩浩!」在中慌亂的大叫!他奮力把允浩抱到床上,脫去他身上破碎、沾滿血跡的衣服,拿出毛巾擦拭他的傷口,擦乾他的頭髮。

「浩浩,浩浩‥‥」在中一遍又一遍的叫著昏迷允浩,但是允浩的體溫越來越高‥‥在中翻箱倒櫃的尋找有沒有什麼藥可以消炎退燒,可是平日裡健健康康的允浩根本就沒有這種東西!

怎麼辦?有誰可以救救允浩?24小時的便利店裡應該有退燒藥,可是我怎麼出去買呢?

在中將自己冰涼的手放在允浩的額頭上,拿起允浩的手機,找到他家的電話號碼,撥通了電話‥‥

「嘟‥‥嘟‥‥」允浩的家人應該也聽得見我的講話!

「喂?誰啊?」是個女人的聲音。那邊好吵鬧,好像是在打麻將。

「喂,你好!」

「喂?誰呀?有沒有人哪?」

「喂,我是允浩的‥‥」

「怎麼不講話啊?神經病!」在中失望了‥‥他媽媽聽不見我的聲音‥‥

電話那頭傳來了忙音‥‥在中不放棄,再撥了一次,結果還是被掛了電話;再試,允浩家應該還有別人的!

終於一個溫柔的聲音傳來:「喂,找誰?」

「喂,你聽得見我嗎?」在中邊哭邊說。

「聽得見啊,你是誰?」

「我叫在中,是允浩的朋友‥‥」

「噢,是在在啊!我是浩浩的乾爹!有什麼事嗎?」在中好慶辛允浩向自己的乾爹提起過自己。

「浩浩受傷了,現在發高燒昏迷不醒,我沒有辦法出去買藥,也沒有辦法送他去醫院‥‥快點來救救他‥‥嗚‥‥」

「怎麼回事?!你別哭,慢慢說!」

「浩浩跑出去找我,我看到他的時候,他胸前和肩上就都是血,好像是被妖怪抓傷的,現在有點化膿了‥‥」

「好,你等一下下,我馬上送藥過來。」

「要多久啊?浩浩的家不是很遠的嗎?」

「一分鐘!」乾爹說完就掛斷了電話。在中鬱悶了‥‥

‥‥‥‥

 

在中看著允浩,數了59下,陽臺上傳來了敲玻璃窗的聲音‥‥在中拉開窗簾——

「啊——!」

好大的鳥啊~~~~~~~~~!在中自己被一隻巨大的銀色的鳥嚇了一跳。那只鳥似乎有點不滿,鳥喙又啄了幾下玻璃窗。

在中看到它脖子裡掛了一個裝了亂七八糟的藥的袋子,就明白了。

「對不起,我馬上開門!」在中打開陽臺上的門,那隻鳥沒有進來,一低頭,把脖子上的袋子卸了下來,然後化作一道銀光飛出天際‥‥

在在拿起袋子,電話鈴就響了‥‥

「喂,在在,拿到藥了嗎?」是乾爹。

「拿到了!」

「你聽著,裡面有一個綠色的瓷瓶,這是給浩浩塗在傷口上的藥膏,還有一個黑色的瓷瓶,裡面是一些黑色的小藥丸,你給浩浩吃6粒,剩下的是些正常的退燒藥,你就找上面的說明給浩浩吃吧!」

「我知道了!」

「好,明天早上我在打電話給你!」

「謝謝您!」

‥‥‥‥

 

通話結束,在中立刻翻出綠色的瓷瓶,裡面是一些透明的藥膏,在中用食指剜出一些,小心的塗抹在允浩的傷口上‥‥然後是倒水,餵允浩吃藥。藥膏的效果真是不同凡響,僅僅是倒杯水的時間,那些傷口就不再紅腫化膿了‥‥

「浩浩‥‥浩浩,醒一醒,吃藥了‥‥」允浩沒有反應,在中就把藥丸放進允浩的嘴裡,自己含口水,慢慢的灌進允浩的嘴裡‥‥

模模糊糊的允浩被冷冷的水激醒了,還有冷冷的唇,睜開一點點沉重的眼皮,看到在中正閉著眼睛專心致志的喂自己喝水‥‥於是,又閉上了眼睛。

「黑色的藥丸、還有這個是‥‥泰諾?這麼大一粒,浩浩吃的下去嗎?」的確,剛剛的小藥丸小的如半粒米粒,這個退燒藥,昏迷的允浩未必吞的下去‥‥在中起身去了廚房。

這傢伙想幹嗎?允浩偷偷的看了一眼‥‥

在中拿了一個勺子,一根筷子,把藥片放進勺子,到了點點水,用筷子把藥片搗得粉碎‥‥

不要啊,在在,這樣吃很苦的‥‥>"<

在中搗完藥,向掰開允浩的嘴,可是怎麼也掰不開,沒有辦法,只好先含在自己的嘴裡,然後低下頭‥‥

唔‥‥好苦啊~~~~~~~~——這個叫標準的自討苦吃!

感覺在中的唇離開了一下下,馬上又送進來一股甜甜的清泉‥‥是我的錯覺?還是在中準備了糖水?

允浩貪婪的吸取著甜甜的清泉,忍不住,穿越在中的雙唇,霸道的侵佔了在中冰涼的唇舌‥‥

在中沒有逃避,反而把頭壓的更低一些,放任允浩的掠奪‥‥

允浩雖然病的迷迷糊糊,但是再迷糊也可以感受到在中的回應,所以,他又要努力去延長這個吻,又要竭盡全力抑制心中的狂喜,真是有夠為難他的‥‥

突然,允浩感受到臉上有兩滴冰冷的水滴滴落‥‥

在在,是你哭了嗎?‥‥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