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早上,允浩醒來,看到在中趴在自己的身邊,昨天自己“欺負”人家之後就又神志不清的睡著了‥‥

電話鈴響了,在中一下子跳了起來!看見允浩睜著眼睛,興奮地不知說什麼好,幾乎是跳著去接電話的。

「喂,在在啊,浩浩醒了嗎?」

「醒了醒了!」在中開心的大叫。

「那‥‥叫他聽電話。」

「嗯!」在中把聽筒遞給允浩,「是你乾爹!」

允浩笑著接過了電話,「喂,乾爹。」

「浩浩,你覺得怎麼樣啦?」

「很好,早上醒來神清氣爽啊!乾爹,你怎麼知道的?」

「你養的小鬼昨晚打電話過來,說你快要死啦!所以我才放出式神送藥過來!謝謝我吧!」

「謝謝乾爹!」那個小沒良心的居然咒自己快死了?!

「再親一下!」

「你以為我還是小孩子啊?噁心!‥‥乾爹,你在哪裡啊?怎麼這麼吵啊?」允浩覺得乾爹好像不是在家裡打電話。

「我在火車上,我去旅行啦!」

「哇?不會吧?!」這個乾爹老是像小孩子一樣貪玩,而且老喜歡往外跑,中國的大江南北差不多都被他跑遍了吧?

「不用這麼意外吧?對了,你的傷是夜叉弄的吧?我給你的藥膏要再抹兩次,黑色的藥丸就不用吃了‥‥」

「嗯!知道了,乾爹好聰明呃!你怎麼猜的到?」

「你知道昨晚有多少只夜叉在我們這個城市裡活動嘛?」

「多少?」

「最少有2000隻!」

「怎麼會這樣?」

「‥‥不太清楚。你爸昨晚上也幹掉一隻,受了點點小傷,不過,我已經處理過了,沒什麼事了。」

一聽自己的老爸也遇到這種倒楣事,允浩不禁擔心起來,「那,那些夜叉呢?」

「今天在日出之前全都不見了,應該是回去了‥‥不過,你還是當心一點,以防它們這幾個晚上再出現!到了13號以後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了。還有,叫你的小鬼千萬不要出去!」

「我知道了‥‥」

「就這樣,拜!」

「拜拜‥‥」

 

允浩掛上電話,對在中笑了笑,說:「昨天謝謝你!」

「你還沒有告訴我你昨天怎麼了?」在中在床邊坐下,拿了衣服給允浩換上。

「昨天我回家,發現有個小笨蛋不見了。所以我出去找他。結果遇上一只好大好厲害的夜叉,我看到它旁邊有那個小笨蛋的傘,就以為他被夜叉吃掉了,所以我英雄就美,打死了夜叉,結果發現原來我的小笨蛋不是很笨,還懂得逃跑,不過,到最後還是迷路了!我歷經千辛萬苦,弄的渾身是傷,你說那個小笨蛋該怎麼彌補我?」允浩眨巴眨巴著眼睛,==狀蹭到在中懷裡撒嬌‥‥

「我‥‥我‥‥嗚‥‥」在在又開始哭了。

「唉,三十歲的人了,還一天到晚哭,丟不丟人啊?」一下子,允浩又做老成狀‥‥

「是‥‥是我不好‥‥嗚‥‥害你流那麼多血‥‥我以後再也不亂跑了,我把護身符還給你‥‥」

「不用,」允浩反把在中樓進懷裡,「我相信我的在在再也不會亂跑了,特別是最近,千萬不要出門。乖,別哭了,你一哭我就頭疼啊‥‥」

這句話果然有效,在中立刻止住了嗚咽。允浩決定說些煽情點的話‥‥

「昨天謝謝你幫我擦藥‥‥」

「這是應該的‥‥」

「我昨天沒有什麼意識,你怎麼為我吃藥的?有沒有很難啊?」

「就、就是把藥塞進你嘴巴裡,然後灌水進去啊‥‥」

「這樣也能吃下去啊?」

「能‥‥當然能了。」

這小子掩埋事實,可惜他撒謊臉不紅,心不跳,一點蛛絲馬跡都沒有。不能進一步逗他,真沒意思!

 

「在在,今天星期幾呀?」允浩突然覺得有什麼事擱在心裡,有點不對勁。

「唔‥‥星期四!」

「星期四啊?啊~~~~~~~~~~~~!!!今天是高數測驗啊!」

(—__—|||)‥‥

‥‥‥‥

沒事兒,沒事兒,允浩不就是沒趕上高數測驗,沒了這學期的平時分而已嘛?!期末考試考高點兒,不久全補回來了嗎?平時成績和在在比起來,當然是在在重要咯!值得!值得!

 

 

 

 

(十六)

四月,五月,六月,在中和允浩的生活越過越滋潤。

允浩以天氣越來越熱的藉口,開始抱著在中過夜;在中也發現允浩最近越來越像孩子一樣,喜歡在他身邊撒嬌。當然,他也很珍惜每一次允浩向他撒嬌的機會。他也很想向允浩肆無忌彈的撒撒嬌,可是‥‥自己畢竟三十歲了‥‥只能偶爾流露一些些。

‥‥‥‥

流浪了三個月的乾爹終於回來了,詢問之下,才知道這次乾爹跑遠了,去了一趟西藏,每一次允浩問他,為什麼老是往外頭跑,乾爹總是笑笑說,開闊眼界。

不過,允浩總覺得那層薄薄的微笑之中,還有其它的含義。

‥‥‥‥

暑假很快就要到了,允浩借說留在麥當勞打工,沒有回自己的家。在中自然是又開心,又感激。

‥‥‥‥

 

2002年7月30曰天黑之後。

房間裡突然一片漆黑,允浩捧著一個點滿蠟燭的大蛋糕從廚房走出來。

「在在壽星,生日快樂!」

「謝謝!」在中坐在沙發上,等待允浩為他周到的服務。今天是壽星嘛,所以,今天在中最大!

漂亮的草莓蛋糕,上面寫著「給親愛的在在」。

在中明白了,自己曾經說過的話,允浩都記著‥‥

「在在,許個願!」

「鬼許的願能實現嘛?」

「能!當讓能了!」老天不給你實現,還有我!

在中閉上眼睛,握著雙手,很快的許了個願望。

「快點吹蠟燭!」

在中吹出一口氣,房間裡刮起一陣不小的陰風,蠟燭一次性全部熄滅,還連帶書桌上的稿紙滿屋子亂飛‥‥(—__—|||)

「好、好厲害‥‥」這算是允浩的讚揚嘛?在中不高興的噘了噘嘴。

「在在,你剛才許了個什麼願望啊?」允浩開始切蛋糕。

「不告訴你!」

「告訴我吧!想要100個西瓜?還是100個饅頭?告訴我啦‥‥我幫你實現!」

「沒有啦!這個願望是實現不了的‥‥」

「有什麼願望,連萬能的我都不能幫你實現?」——不要臉!

在中低下頭,沉默了‥‥

「告訴我,呃?」

在中看著允浩真誠的眼神,慢吞吞的說:「我希望我不是鬼,我希望我是人‥‥」這樣子,就可以毫無自卑的,真真正正的和你在一起!——在中在心裡說了另一半的願望。

‥‥‥‥

允浩皺了皺眉頭,「哎呀,這個難度好高啊!其實‥‥做鬼也挺好的‥‥不怕天冷天熱,別說不吃東西了,人家砍你十刀也死不了‥‥」

在中開始發呆,眼眶開始洪水氾濫,不曉得又沉靜在什麼悲傷的過去了‥‥

允浩意識到自己開玩笑開的太過火了,恭恭敬敬的奉上自己切好的蛋糕一塊,「在在,對不起,我說得太過分了‥‥」

在中搖搖頭,接過蛋糕,悶頭吃起來‥‥

允浩失神的看著在中,暗自罵自己:自己又不是鬼,怎麼可能瞭解做鬼的痛苦?在在在這樣的一間屋子裡,足足呆了十二年,倘若換了是自己,大概早就瘋了吧?

在在,其實我也好想抱著暖暖的你,好想把頭埋在你的胸口,數你的心跳,好想晚上靠著你的時候,聽你的呼吸,好想看到我逗你的時候,看你臉紅心跳‥‥

‥‥‥‥

 

趁著開學前,允浩回了一趟家‥‥

「臭小子,終於知道回家了,啊?」

「哎呀!媽,你不要擰我耳朵啊!好疼啊!」

乾爹笑眯眯的舔著冰淇淋,看著“嚴母教訓不孝子”,本來就是嘛!小時候一到暑假一直粘著自己,現在有了愛人,就把乾爹晾在一邊,直到開學要交學費了才曉得回家看看“三親”,活該被打!

「乾爹~~~~~」允浩向乾爹發出可憐的求救,小時候自己只要一被父母責駡,乾爹就會利馬挺身相救。

「我沒聽見!」繼續吃冰淇淋‥‥

‥‥‥‥

 

一頓責駡後,乾爹拿了兩塊冰,幫允浩敷耳朵‥‥

「哎呀呀,好好的兩隻耳朵像是被烤過的豬耳朵,嘖嘖‥‥你家在在看了之後一定會心疼的吧?」

一說到在中,允浩想起了他那個不太能實現的願望。「乾爹,有沒有辦法讓鬼再變回人啊?」

「你做夢啊?你又不是閻羅王?!」

允浩嘆了口氣,「要是在在是人就好了‥‥」

「怎嗎?抱起來不舒服嘛?」

「我、我有說過是這個原因嘛?」

乾爹越笑越奸,讓允浩覺得乾爹好像什麼事都知道一樣。「不過‥‥除了閻羅王以外,還有一個辦法!」

「什麼?」原來真的還有辦法?!

「回到過去,阻止你家在在自殺不就行了?」

「可以嗎?」

「可以,不過成功的機率很小很小,因為歷史是很難改變的。而且,萬一一不小心成功了,你回到現在,在在說不定是兩個孩子他爸了!哪還輪得到你啊?」

「有沒有人成功過啊?」管他是不是孩子他爸,自己可以做婚姻的第三者,把在在搶過來!

「呃‥‥讓我想想‥‥大約在一百年前,我曾經聽說過一個成功的例子。」

允浩聽了挺納悶兒,「乾爹,你可不可以告訴我,你今年到底幾歲了?」(—__—||)‥‥

「哎,冰塊化掉了,我再換一塊啊!‥‥這個回到過去呢,需要很強的法力,還需要一些可以回到過去的法器。而且,回到過去的人最好不要擾亂歷史‥‥」

乾爹,你又不是女人,幹嗎那麼在乎自己的年齡呀!?

「而且,你家在在自己願不願意呢?」

「他?我不知道‥‥」

「喏,萬一他沒死,活到現在肯定30歲了,他會喜歡你這樣一個毛頭小子嗎?你到現在才去追他,你有多大的把握?現在的在在喜歡上你,有很大的可能是因為你是唯一一個看得見他的人,是他唯一的依靠‥‥」

乾爹在那裡頭頭是道的分析,讓允浩陷入了的沉思中‥‥沒有錯,如果住進那間屋子的人不是自己,而是一個也可以餵飽在在的人,在在也許,也會愛上那個人吧‥‥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