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

開學的前一天,允浩回到了他的愛心小屋,一進門就大叫:「熱死我了~~~~~~~~!!」的確,外面的太陽很毒!在中衝上來把允浩抱了個滿懷‥‥而且,夏天的在中穿的是他原來的那套衣服——T恤衫加小短褲。

唔‥‥好幸福哦‥‥^_^

抱著在中,再吃根冰棒,立刻就可以降溫了‥‥允浩一手抱著在中,一手打開冰箱‥‥

「欸?冰棒呢?全沒了?在在不是吧?我才走了三天你就全都吃光啦?」

「我在這裡好想你,越想你我就越想吃東西‥‥」

為什麼要把我和食物聯繫在一起?(—__—|||)‥‥

「好了,現在我只能吃你了!」允浩往在中的脖子上一口啃下去‥‥

「啊——!」在中一聲尖叫,不過立刻,輕輕的齧咬弄得在中癢癢的,開始「咯咯咯」的笑起來。

允浩鬆口,看著被他咬過的脖子——別說吻痕了,連個微紅的印記都沒有,依舊是潔白如雪‥‥一絲悲涼閃過允浩的心底。

不過,允浩絕對不會然自己的悲傷流露。「在在,知道我要回來,連杯涼水都不準備給我?太沒良心了!」

在中眨了眨眼睛,說:「有啊,我的口水‥‥」

允浩差點噴鼻血‥‥才三天沒回家,在中怎麼就變成調情高手了?允浩楞楞的看了幾秒鐘,,慢慢低下頭,「那我不客氣了‥‥」

第二次接吻。允浩再次嘗盡在中口中的冰涼,不過,這個絲毫沒有降溫的作用,體溫反而越升越高‥‥

在中感覺到允浩的呼吸越來越急促,不自覺的往後退步,直到退到牆邊,無路可退。允浩的手不再安安分分的摟著在中的腰,右手摸索著伸進了在中的T恤‥‥

 

「唔‥‥」在中發出了反抗,允浩也感覺到了在中的顫抖。停止了這個長吻,允浩深情款款的看著在中,在中如受傷的小鹿般驚惶失措,遊移的眼神不敢正視自己‥‥

「浩浩,我‥‥我不是‥‥我‥‥」在中說話都在發抖。

允浩把在中摟進懷裡,「我知道,不用告訴我‥‥」他在在中的額頭上印下淺淺的一吻,「我去買冰棒,想吃什麼?」

「又便宜又多的那種‥‥」

「嗯!等一下下!」允浩摸了摸在中的腦袋,轉身出去了‥‥

‥‥‥‥

一出門,允浩就捏緊了拳頭。沒錯!在中會這樣,全都是那三個混蛋留給他的後遺症!就算被侮辱的身體已經蕩然無存,但是受傷的心靈卻要糾纏著在在這一輩子‥‥在在,我決定了‥‥

 

在在坐在陽臺上,看著允浩出門。

其實今天的吻他等了好久好久,精心策劃了三天,喝光了家裡的水,吃光了冰箱裡的冰棒,一切只想騙允浩吻自己。因為,自從上次餵允浩吃藥之後,他就迷上了允浩的吻。很期待允浩會主動吻自己,可是等了那麼久,都沒有等到,所以才會主動試試看。

結果是令自己滿意的,可是為什麼身體回不自覺的發抖?為什麼會反抗浩浩的親近?

‥‥‥‥浩浩,我不是故意的‥‥‥‥

 

夜晚,空氣漸漸涼了下來。允浩和在中並排躺在竹席上‥‥

「在在,如果‥‥歷史可以倒流,你會不會選擇自殺?」允浩摸了摸在中的小耳朵。

「倒流到哪裡啊?」

「臨死的那一刻。」

「會!」在中的回答毫不猶豫。

「為什麼?你覺得‥‥男人的‥‥男人的貞節很重要嗎?」允浩覺得自己像個白癡!

「不只是這個問題‥‥」在中嘆了一口氣,現在談及這個問題,在中不再會委屈地流淚,因為有允浩。他想了想繼續說道:「他們其中的一個,拍了我的照片,要我主動放棄保送M大的機會。你知道的,我媽媽從小對我就很嚴格,考進M大是她對我的最低要求。從小到大我沒有看到過幾次他媽媽的笑臉。如果沒有考進,我不知道媽媽還會不會要我‥‥老實說,如果沒有保送,我也沒有多大的信心可以考進去。那時要進一所大學比現在難多了‥‥我覺得壓力好大‥‥而且,就算我放棄了,他說不定哪一天還會來要脅我別的,對不對?」

允浩一直都怕觸到在中的舊傷,以至於都不曉得還有這個原因,「為什麼會有這麼卑鄙的人?」

「那個人,我和他不熟。他是隔壁班的班長,在年級裡常常和我出現在前三名的位置。M大那年給我們學校一個名額的保送,我想,我是他最大的競爭對手吧。而且,我有一個絕對的優勢,我是學生會的主席‥‥」

在中說得越多,允浩的心就疼的越厲害。這麼優秀、這麼認真的一個孩子早早的斷送了自己的前程,憤怒的火苗在心中越燒越大‥‥

「我相信,就算在在沒有保送,也可以憑自己的實力考進去。因為在在最棒了,哪像我,從小學習就吊兒郎當的‥‥」

「吊兒郎當的也能考進M大,這才叫棒呢!浩浩一定很聰明的!」

 

再說下去,要變成兩個人的相互吹捧了,允浩又把話題扯回去。「如果,在在沒有被欺負,那你還會不會自殺呢?」

在中白了他一眼,「神經病!沒事自殺尋開心啊!?」

對噢!允浩覺得自己不像個白癡,而是根本就是個白癡!

「那‥‥在在,再問你一個問題,如果在在順順利利的考進大學,之後會做什麼?」

「念書。」

「畢業之後呢?」

「工作。」

「工作之後呢?」在在你好笨哦!

「嗯‥‥讓媽媽過上開心的生活!」

「有沒有想過‥‥組成一個家庭呢?」允浩終於憋不住了,他一定要知道在中這方面的意向。

在中傻呆呆的看看允浩,結果回答是:「就算想也輪不到你吧?你那時是小學生耶!」

允浩被說成是小學生,面子裡子都掛不住,「切!誰稀罕啊?我又沒說我要和你組成一個家庭!?自作多情!」

在中委屈的撅起了嘴巴——對哦,浩浩又沒有說要和我組成家庭,我想到哪裡去了‥‥真丟臉‥‥

允浩從在中的表情大致猜出了他在想什麼,心中得意的笑了,然後繼續他的蠢人問題。「如果你三十歲的時候,有了自己的家庭。然後呢,剛剛長大成人的我,玉樹臨風的我成為你婚姻的第三者,你會怎麼做?」

「你幹嘛搶我老婆?」

倒!(—__—|||)

「我說我要搶你老婆嗎?我要搶你!」允浩戳了戳那個笨笨的腦門。

「誰喜歡你呀!?凶巴巴,自大狂!一天到晚說自己是帥哥,又喜歡欺負人!‥‥哼!」——他沒欺負人,他只喜歡欺負鬼。

「哼!」允浩轉過身,背對在中;在中也轉過身,把屁股對著允浩,誰也不理誰,夜談到此結束!

 

過了不久,在中覺得允浩翻了個身,一隻胳膊搭上了自己的肩,然後一條腿壓倒了自己的腿上‥‥

在中索性轉身對著他,剛想罵他,發現允浩睡著了,帥的一塌糊塗的睡顏伴隨著沉穩的呼吸聲。這個樣子的浩浩大概只有自己才看得到吧?

「睡豬!這麼快就睡著了!」在中鑽進允浩的懷裡,找了個合適的睡姿,昏昏睡去‥‥

過了一會兒,允浩睜開眼,看了看在中,吹了口氣,見在中沒有反應了,小聲說:「你才是睡豬呢!」

允浩把在中抱抱緊,甜甜的睡去。

 

 

 

 

(十八)

允浩開學的第一個週末就回了家,一回家就衝進乾爹的房間。

「乾爹,我決定了!」

「決定什麼?」乾爹被突然闖進來的允浩下了一大跳!

「我要回到十二年前,我要阻止在在的自殺!」

「在在同意了?」

允浩搖搖頭。

「不同意還是沒問過?」

「沒問過。」

「那你就這樣自作主張?」

允浩點頭。

「你知不知道這樣你可能失去在在?」

「我對自己有信心!」允浩拿起乾爹桌上的銅鏡,揭開黑色的絲絨布,想看自己的帥樣,結果看到了在中?!!!!

「啊!乾爹!這是怎麼回事啊?」允浩記得從小到大著只是一面普通的銅鏡而已啊!

乾爹開始冒汗,圪圪塔塔的說:「這、這個‥‥叫通天鏡,可以看到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的情況‥‥」

鏡子裡的在中脫的光光的在洗澡!還拿了自己的毛巾!?

「乾爹,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你有這種癖好‥‥」(—__—|||)‥‥

「呵、呵呵‥‥他一洗澡我就不看了嘛‥‥」乾爹開始乾笑。

「我看是我衝進來你才不看的吧?」允浩一邊說一邊還看著洗澡的在中,真是可愛的流油啊‥‥

「呵呵‥‥」乾爹繼續乾笑,「在在洗澡的時候很可愛的啦!他還會唱歌噢‥‥而且,你不知道他喜歡趁你不在的時候,喜歡用你的毛巾洗澡噯,說是上面有你的味道。浩浩,你好有魅力哦!」馬屁先拍了再說。

‥‥‥

「乾爹,你比我還瞭解在在嘛?!」

「還、還好啦‥‥呵呵‥‥」

「鏡子沒收!」

乾爹一聽允浩要沒收鏡子,立刻衝上去抱住允浩,「不可以!我沒有這面鏡子我會死翹翹的‥‥浩浩,你不希望你可愛的乾爹就這樣完蛋吧?」——大家可以很明瞭的看到,允浩的自大是遺傳自哪裡。

「乾爹,我不可以放任你這種變態的癖好發展下去,相信我,我是為你好‥‥」允浩一本正經的勸解迷途的羔羊,神聖的像教堂裡的牧師,心裡卻打著自己的骯髒的算盤:有了這面鏡子,我上課的時候也可以偷看在在了!還可以看到老師出卷子!靈!

「你不還給我的話,你休想回到過去!哼!」乾爹的態度突然強硬起來。的確,這是非常狠毒的一著。

 

兩人在房間裡對視良久,允浩終於退步了,沒有辦法,為了在中,允浩只能讓乾爹暫時得逞!

嘿嘿‥‥只要在在的事一搞定,我不把鏡子搶過來才怪呢?!

「喏,鏡子還給你了,幫我回到過去啊!」

「你說的容易!這需要很大的排場的!等國慶日到了再說!」

「你‥‥」允浩氣得沒話說。

‥‥‥‥

 

晚上,下起了雷雨。第一個雷劈下來以後,允浩躺在床上倒數:「10、9、8、7、6、5、4、3、2、1‥‥」

「砰——」門像是被撞開的!乾爹抱著個枕頭,衝進允浩的房間,如猛虎撲食般撲到允浩的床上。允浩習慣性的伸手摟住乾爹,讓他躲在自己的臂彎裡。

但願在在永遠不要看到這樣的一幕‥‥(—__—|||)

‥‥‥‥

 

雷雨的勢頭持續了一個小時,慢慢的,雷聲遠去了‥‥

「浩浩‥‥」

「嗯?幹嘛?」此時的兩個人,完全沒有白天針鋒相對的氣焰,靜謐的氣氛緩緩的流動在周圍‥‥

「其實我‥‥」說了三個字,就沒有下文了‥‥

「其實什麼?」允浩睜開眼睛,儘管看不清乾爹的臉。

「其實‥‥我是冥界的通緝犯‥‥」

「早知道你沒那麼簡單了‥‥你犯了什麼錯,要被通緝?」

「我翹班了‥‥我是原本冥界的小官。」

「翹班?大不了辭職不幹了嘛!幹嗎要通緝你?」冥界也太小氣了,這麼點雞毛蒜皮的小事也要通緝?

「你以為是人間啊?不喜歡一份工作換一份就可以了,我們都是天帝指派好的,沒有選擇的餘地的。所以,翹班了,臨走時,我還偷了許多冥界的寶貝出來耶‥‥」

翹班就翹班了,還偷東西?冥界不通緝你才怪呢!

乾爹從脖子裡拉出他那根貼身的項鍊,「這條鏈子叫“遮星”,戴上它之後,冥界的人就找不到我了。有點像人類的雷達干擾系統。但是我每次施法之後,他們可以根據我使出的殘餘法力找到我,那時我就往其他地方跑,到處留下我施法的痕跡,我再通過通天鏡,看他們在哪裡找我,我就往別處去,這樣他們就很難找到我了。上一次清明節的時候,那兩千隻夜叉,我估計是冥界故意放出來的,他們可能知道我在這個城市,希望我會對夜叉出手,留下痕跡。不過,雖然我放出式神,但他們還是沒找到我!好笨噢!所以,如果要回到過去,這樣子的法術我不得不好好準備一下,最好我們能跑的遠一點‥‥浩浩,你不要怪我,給我多一點時間準備啊‥‥」

「不會,我永遠都不會怪乾爹。那我們等到國慶日放假了,找一個風景宜人的地方去旅遊,好不好?」

乾爹點點頭,安心的閉上了眼睛。

怪不得乾爹總是天南地北的到處跑‥‥但總覺得乾爹的翹班不是那麼簡單,乾爹應該還保留了些什麼。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