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

「在在,我走了‥‥」允浩背著一個大大的背包,無奈的看著坐在沙發上不吭氣的在中。

在中氣允浩不願意帶他去蘇杭旅行,自己又不要買火車票,又不用旅館住宿費,只要求安安靜靜的跟著浩浩,這樣也不肯答應!當然不理他了!

允浩站在在中的面前,一直一直看著他‥‥如果成功了,在中就不會再出現在這個小屋裡了,也不會嘟著嘴巴跟我賭氣了。不過,不管你會變成怎麼樣,千山萬水我都會找到你!

「我走了。」

允浩就這樣狠下心走了,乾爹在火車站等他。走到樓下,習慣性的回頭望望陽臺,這次在中真的生氣了‥‥

背包越來越遠,在中探出頭看著允浩遠去的身影‥‥如果我是人,你一定會帶我去的,對不對?

‥‥‥‥

 

「嗚————」,火車開動了‥‥

允浩拿出包裡的記事本,上面清清楚楚的記著在中臨死前的具體情況——這是允浩坑蒙拐騙從在中嘴巴裡套出來的‥‥

據在中回憶,1990年4月23曰,下午2點,在浴室割脈自盡;至於那三個人,在中不知道具體的時間,只知道是晚上,睡的迷迷糊糊的在中聽見敲門聲後起來開門,然後這幾個人進門行兇。以此推斷,是4月22曰晚上。所以,自己所要做的就是從4月22曰晚開始,一直守候著在中,不讓他受任何的傷害!

「準備的怎麼樣?」一旁的乾爹探過頭來看允浩的筆記。

「還能怎麼樣?」

「這上面的時間準不準確?」

「應該沒有問題,在在說他在23日醒過來的時候看過桌上的鬧鐘,是兩點沒錯。」

「那麼日期呢?」

「因為22日是星期天,那天還在外面的補習班補過數學,所以,我想在在不會記錯的。」

「那就好!」乾爹看了一下手錶,「還有好多時間,先睡一會兒!」漂亮可愛的乾爹就往允浩肩膀上一倒,美美的閉上了眼睛。

其實他們此行的目的地是黃山市的齊雲山,傳說中的道教聖地。那裡有歷代道士施法的殘留痕跡,有些地方至今還留有隱隱約約的法力,這個地方是乾爹選擇下來一個最佳的屏障。

‥‥‥‥

 

經過8個小時的顛簸,允浩和乾爹終於來到了山腳下,此時已經是日薄西山。陽氣漸退,陰氣漸盛。他們找了條小徑爬上了山。

夜幕的降臨使齊雲山散發出陰森恐怖的氣味,白天的蔥蘢轉眼間變得黑暗無情。山林間的野獸開始出沒,古怪的叫聲從一個山谷傳到另一個山谷‥‥

允浩和乾爹爬過幾個山頭,找到了一間八角亭,放下包袱開始佈陣。允浩拿出毛筆和墨汁,在亭子的地上畫出一個八卦圖;乾爹在亭子的八個角上貼上了八張符咒,布下結界,以此掩飾自己的法力,至少可以減少冥界發現自己的機會。隨後,拿出五根很特別的香燭,分別是白色、青色、黑色、紅色與白色,對應金、木、水、火、土五行,成五角形擺在八卦裡面。允浩站在了八卦的當中。

「浩浩,我再說一遍,這一根回天燭在這裡燃燒的時間是十分鐘,它給你在過去的時間是五個時辰,也就是說,你一共在過去可以待上50個小時。你會覺得在50個小時後再見到我,而對我而言,只是和你分開50分鐘。我送你回去的時間不一定很精準,你到了那裡再隨機應變。在過去的時間裡,儘量不要擾亂歷史,對於身邊的一切事情能不理則不理,也不要告訴別人你是誰。回來之後不管結局怎樣,我們立刻出發去杭州。50分鐘對我來說也是一個很大的風險,記住了嗎?」

「哇!乾爹,你認真的時候好帥啊!」允浩看起來依舊嬉皮笑臉,毫無壓力。其實心裡緊張的要死,扯幾個玩笑來放鬆放鬆。

「那是,你乾爹我從古帥到今了‥‥」

「老妖怪!」

「我是老妖怪,你就是小妖怪!」倆人因為時間還沒到,在亭子裡吵起小架來,你損一句,我損一句,不亦樂乎‥‥

 

終於,「不跟你多說了,時辰快到了。準備好了嗎?」

「好了,開始吧!」

乾爹擺好POSE,閉上眼睛,開始默念咒語,允浩在那裡豎起耳朵聽‥‥好高深噢,我一句都聽不懂‥‥

「噝——」第一根白色的蠟燭自動燃起白色的火苗,乾爹睜開眼,一揮手,允浩便化作一道光束,在這黑夜中消失了‥‥

‥‥‥‥

乾爹在亭子裡坐下‥‥浩浩,你一定平平安安的回來‥‥

隨後,他拿出包裡的GAME BOY,開始玩起來‥‥(—__—|||)

 

 

 

 

(二十)

允浩一下子覺得天昏地暗,一下子又覺得光芒刺眼,整個人顛來倒去,難受得想吐‥‥終於,這種感覺停止了‥‥

允浩睜開眼,發現天地倒了過來,拍了幾下自己的腦袋,終於清醒了——原來自己倒掛在了一棵樹上。

這兒是哪兒?今天是幾號?

 

「在在,我喜歡你‥‥」

唔?在在?有人向在在表白?不會就是那個長的和我很像的色鬼變態吧?允浩左動右動,無奈自己被樹枝勾的死死的,下不下去。茂密的枝葉把他擋的嚴嚴實實,看不清任何東西。他只能靜下心來聽他們講話‥‥

「你瘋了,我是男生。」是在中的聲音!允浩一顆心開始狂跳不止,活著的在在就在我下面,太好了,乾爹沒有把我送錯時間!

「沒有關係,我很清楚自己的感覺,我從很早以前就喜歡你了‥‥」噁‥‥好噁心的表白,連那個聲音都是超級難聽的!

「對不起,我是一個正常的男人!」哇~~~~~~~~在在好有男子氣概噢!還是第一次發現嘛!在在!說得好!罵他變態!

「不是的,我不是同性戀,‥‥我只是正好喜歡你而已。」呸!這種台詞已經落伍了!——鄭同學,這是1990年。

「反正我現在什麼事都不想,都快要考試了,你自己清醒了點!我走了‥‥」在在,等一下,慢點走!

 

下面的兩個人好像走了,允浩繼續掙扎,該死的樹枝!

「哢嗒——」樹枝斷了‥‥

「哇啊~~~~~~~」允浩跌了個口啃泥‥‥

拍拍身上的塵土,環視一下周圍,好像這裡是學校嘛‥‥在在在哪裡呢?記得在在是二班的,我去看看他啦!

允浩摸到教學樓,高三〈2〉班!透過窗子一看,沒人?今天是星期幾?怎麼會沒人呢?難倒是22號星期天?

允浩在走廊裡晃悠晃悠,走過老師辦公室,聽到裡面的廣播:大家好,今天是4月21日,星期六,現在是北京時間八點十五分,歡迎各位聽眾收聽我們的節目‥‥

4月21日?星期六啊?怪不得學校沒人!那在在剛才為什麼會在學校裡?

允浩一邊想,一邊調整自己的手錶時間‥‥總覺得不對勁‥‥對了,90年應該還沒有雙休日吧?

 

這時有個聲音叫住了他!「喂!你哪個年級的?」

允浩一楞,轉頭一看,這個人應該是老師吧?「我、我是高三的‥‥」

「高三的怎麼還在這裡?還不快去醫院體檢?」

「噢、噢噢‥‥」原來是這麼回事!允浩立刻退出了學校。

原來今天是高三體檢!那‥‥在在應該是在附近的那家醫院咯?我現在幹什麼呢?

漫步目的的允浩在街上遊蕩了兩個小時,十多年前的街道變化還真大啊‥‥

‥‥‥‥

 

在在?允浩的銳眼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他的在在正走在天橋上,穿著高中制服,朝自己這裡走來。允浩判斷好在中會從哪個樓梯走下來,之後,自己就走了上去。

在在好酷,都沒有什麼表情!好想上去捏捏他‥‥

在中發現了這個從下面走上來的人一直盯著他看,面帶微笑,不懷好意,但是他的確一表人材,比四大天王更加出眾!所以,他也直勾勾的看著他‥‥一不留神,踩空一步臺階,失去重心,跌了下去‥‥

「啊~~~~~」

天賜良機!允浩沖上去,接住了在中,把他抱了滿懷‥‥是暖暖的‥‥

「對不起,對不起‥‥」倉惶的在中立刻自己站穩,想離開陌生人的懷抱,可是,他發現這個陌生人把他抱的緊緊的‥‥

「在在,我知道我很帥,你就算一直看著我也要留心自己的腳下嘛!」

「你叫我什麼?」在中不記得這個人他認識。

「在在。」

「你怎麼知道我叫在在?」

允浩想到了早上那個混蛋向他表白,自己也不能落後啊!不然在在就要被人家追走了!「因為我喜歡你,所以,我就知道你的名字‥‥」聽聽,這是什麼理由?典型的花花公子用語‥‥

「我們認識嗎?」在中覺得是不是曾經見過他,現在這個人在惡作劇?

「我們,還沒有認識‥‥」

在中被他弄的一頭霧水,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了瘋子‥‥「放開我,我要回家了!」

「好!」允浩低下頭,攫取了在中的雙唇,毫不客氣的奪走了在中的初吻。在中的唇,是溫溫的,軟軟的‥‥就像小時後吃過的棉花糖‥‥

允浩溫柔的笑笑,鬆開了禁錮他的雙臂。

在中已經呆掉了‥‥好半天才回過神來,立刻頭也不回的跑掉了‥‥

允浩站在天橋上,遠遠的看著在中;就像每天在中遠遠的看著他一樣‥‥允浩突然覺得身邊有人,轉頭一看,一個帶著眼睛的青年盯著自己‥‥

「幹嘛?我很好看嗎?」允浩白了他一眼,走開了‥‥

‥‥‥‥

 

允浩很明確自己的目標在哪裡,信步走向自己的寓所——也是在中現在的寓所。

那棟老房子現在看起來還是有點新的,至少牆壁上沒有髒兮兮的苔蘚。要進在中的房間是輕而易舉的事,因為自己的背包裡有鑰匙——只要它的鎖沒有換過。

允浩看了一下手錶,12點了。自己出來也差不多老半天沒吃飯了,允浩走進了一家附近的小餐館,要了一碗咖喱牛肉麵。

 

一整碗,連麵帶湯,吃了個精光,看來自己真的是餓了。「老闆,結帳!」一碗麵是三塊錢,允浩抽出一張十元,讓老闆找。

老闆拿了錢,眯起眼睛看看,對允浩說:「你拿的這是什麼錢哪?」

「人民幣呀!十元整!你連錢都不認識啊?」

「我會不認得錢嗎?!你以為我沒見過人民幣啊?喏!」老闆從口袋裡摸出一疊的十元,在允浩面前甩了甩‥‥

糟了‥‥這是1990年,還沒有用新版的人民幣‥‥

允浩翻了翻自己的皮夾子,企圖找出一張舊版的票票,但這是妄想‥‥連硬幣都是2000年版的。

「老闆,這樣吧,這張鈔票現在是不能用,你放十年,十年之後肯定能用!這一碗麵是三塊錢,我把這十塊錢全都給你,行不行?」

「你當我小孩啊?吃麵不給錢!我送你去派出所去!」

「哎喲!老闆,算我求求你,那我給你洗一天的碗好不好?」

「誰要你洗!付錢!」

允浩真實有苦說不出,出發前怎麼就沒有想到會遇到這種事呢?

 

「老闆,給我一碗咖喱牛肉麵!」好好聽的聲音哦!

原來在中到了吃飯時間,也下樓來吃麵了!看來緣分自有天定!允浩跑過去笑眯眯的說:「在在,借我三塊錢好不好?」

在中一看,是剛才在天橋上輕薄自己的花癡,白了他一眼,「我不認識你!」

「我認識你呀!你叫金在中,7月30日生日,沒有爸爸,媽媽叫在淑!就讀S高中高三〈2〉班,還是學生會主席對不對?」

「你、你胡說!」

老闆一看這兩個人認識,就一把抓住在中,「你認識他啊?正好,幫他付錢!」

「我不認識他!」在中大叫。

「騙人,你是這兒的常客了,我知道你叫金在中!」老闆還挺長心眼兒的。

在在啊在在,我平日給你吃那麼多的東西,你連幫我付一碗牛肉麵都不肯,真是讓我傷心欲絕呐‥‥

 

「在在,過來!」允浩拉著在中到桌旁坐下,從皮夾子裡抽出一張一百元,「在在,這張鈔票可以在十年後用,我用一百元換你十元。如果這張鈔票到了十年後還不能用,你就照這上面的位址來找我!你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他拿出包裡的水筆,在那張百元鈔上寫下了自己的地址‥‥

「你騙小孩啊?這張明顯就是燒給死人的冥幣嘛!」沒錯,2000年版的一百元,紅紅的,的確很像冥幣。

「我騙你?這個世界上我最不會騙的人就是你!」允浩認真的表情讓在中開始覺得眼前的這個人很不可思議‥‥

算了,就當是自己的奇遇吧‥‥

不知道為什麼,在中發現自己始終沒有辦法討厭這個人,就算是剛才的那個吻,在中也覺得甘之如飴。他乖乖的掏出了自己的錢,把十塊錢給了允浩。允浩自然是很開心的把100元塞進在中的手心,要他好好收著。

「老闆,快點上牛肉麵呐!我家在在餓了!」

老闆一看允浩有錢了,就立刻上了一碗咖喱牛肉麵。允浩坐在在中的對面,仔仔細細,認認真真的看著他。

 

「你幹嗎一直盯著我看?」在中被他炙熱的眼神盯得渾身不舒服。

「因為,你很好看。現在多看一點,以後,不曉得要到什麼時候再看到你。」

「什麼意思?」在中從這句話中聽出了離別的意味。

「沒什麼‥‥」

在中吃麵的時候,黃黃的咖喱湯濺到了臉上,允浩伸手,用拇指溫柔的幫他拭去‥‥「在在,這幾天,讓我保護你‥‥」

在中不知道是不是在吃麵的緣故,覺得自己熱熱的。這種“噁心肉麻”的話,自從打娘胎裡出來,從未聽聞。但是為什麼自己想哭呢?

‥‥‥‥

在中心不在焉的吃完了麵,允浩的那碗麵,也幫他付掉了。那十塊錢讓他留著,身上沒錢也挺可憐的‥‥

‥‥‥‥

 

 

第一根蠟燭熄滅,第二根蠟燭立即燃起,這一根是綠色的火焰‥‥

浩浩的十個小時過去了,他現在應該找到在在了吧?

乾爹看了一下錶,正好十分鐘。繼續遊戲‥‥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