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

又是一年的情人節,在在中允浩出門的時候給他書包裡多塞了兩個袋子。

「在在,這個幹嗎的?」

「這個啊,給你收巧克力的時候用!」

「在在,現在全世界都知道允浩有一個神秘女友,誰還會送巧克力給我啊?」

「唔‥‥唔‥‥」在中不開心了。原本以為可以憑允浩的”色相”又吃到許多巧克力,可是現在好像不行了。其實怪他自己不好,誰叫他老是喜歡在允浩身上留那麼多吻痕,巴不得向全世界宣稱:允浩是我的!

「好了,我盡力而為!」允浩親了一下在中就出門了。在中開始在家祈禱巧克力、巧克力、巧克力‥‥

‥‥‥‥

出乎允浩的意料,今年收到的巧克力比去年還多,其中還有許多是一年級的學妹的!允浩也開始沾沾自喜:原來我的魅力不減當年呐!

‥‥‥‥

 

回到家,在中看著這麼多的巧克力理應是很開心,可是他現在又開始懷疑允浩在外面是不是一個花心大少?明知道他”名草有主”了,怎麼還會有這麼多巧克力?

允浩真的是被在中打敗了,沒有巧克力他不開心,太多的巧克力他又不安心,真是傷腦筋‥‥

不過,吵吵鬧鬧,打情罵俏是生活的必備品嘛!在中和允浩就這樣恩恩愛愛的一起釀造著香甜的蜂蜜‥‥

 

 

 

(三十二)

日子很快就到了允浩放暑假的前夕。在中哼著小曲兒,把被單收進來折好,不穿的衣服理好,要打包的打包,準備明天一早就回海邊的家。

允浩去便利店買點明天的早餐,很快就會回來的。

屋子快收拾好了,在中突然覺得個人影閃進了這個屋子‥‥

「浩浩,是你回來了嗎?‥‥你們是誰?」在中看到一黑一白兩個人站在門口,難道是傳說中的黑白無常?一種不妙的感覺從心底蔓延開來‥‥

「我們是黑白無常!今天來帶你去冥界的!你等這一天也等了很久了吧?」那個墨墨黑的傢伙朝在中一笑,露出一排白白的牙齒,讓在中掉了一地的雞皮疙瘩,發誓再也不用黑人牙膏了‥‥

在中搖搖頭,誰要去冥界啊?「你們找錯人了吧?浩浩給我算過命的,我的陽壽要到八十九歲,你們要找的人不是我‥‥」

那白無常掏出一張紙看了看,又對在中看了看,「沒錯。就是你!你叫金在中,生於1972年1月30曰,死於2003年6月27曰‥‥」

「錯啦,錯啦!我是生於1972年7月30曰,你們搞錯了!」在中急死了,萬一抓錯人,豈不是要被逼著去投胎?允浩,你快點回來呀!

「聽我說完!」白無常可不像黑無常那樣笑嘻嘻,硬生生的打斷了在在的話。「你理應死於2003年6月27曰,應該是死於交通意外,可是當中好像發生了一些事情,使你本來的命運被打亂了‥‥」

 

「我回來了‥‥」天啊!浩浩終於回來了!

允浩很納悶兒地看著這兩個穿著長袍子的傢伙,心想這兩個野鬼死到我家來幹嗎?

在中已經很害怕了,看到允浩像看到了救星,連忙拉住他,「浩浩,他們是黑白無常,他們說我的陽壽盡了,要帶我走‥‥嗚‥‥」

一聽要帶自己的寶貝走,允浩立刻沒給他們好臉色看!

白無常繼續道:「金在中的父親是個有婦之夫,當他母親知道事實後,就離開了那個男人。但是離開之後才發現懷上了金在中。金在中的母親也是個有骨氣的女人,為了不讓金在中的父親知道金在中是他的兒子,他把金在中的出生曰期改成了7月30曰。所以,雖然你的戶口本上的出生寫的是7月30曰,但是陰間的生死簿上卻寫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你放屁!你們兩隻野鬼不要冒充黑白無常來騙人!再在這裡胡說八道我就對你們不客氣,快滾!」允浩從鑰匙圈上取下一把長劍的掛飾,拿在手裡,一念咒語,小小的掛飾立刻變成了一柄真正的利劍,發散著淡藍色的光芒‥‥

這黑白無常才不管允浩會怎樣,變出鎖鏈在手裡“呵呵呵”,像李小龍揮舞雙節棍一樣在那裡窮擺poes,揮舞了半天才向在中套去!——搞什麼啊?

“哐當——!”允浩利索的將飛來的鎖鏈一斬為二,飛出去的劍氣還輕易地將白無常的胳膊砍斷了!

「哼!黑白無常?不要笑死人了好不好?」真是一群廢物!允浩對他們的素質嗤之以鼻,認定他們是假的!

黑無常見白無常受傷,嚇的目瞪口呆。他對實力強勁地允浩笑了笑,豎起了大拇指說「Wonderful!」。然後——竟然丟下同伴跑路了???

「喂!喂‥‥等等我!」白無常一看,落單了,撿起自己的斷臂也沒命的跑了‥‥

這真的是黑白無常嗎?太丟人現眼了吧‥‥

‥‥‥‥

 

允浩抱著嚇壞了的在中,看著地上的黑色鎖鏈默默地發呆‥‥

突然,「在在,我們快回家!」

「為什麼?」

「我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可能他們沒有說假話。現在回家的話,還有乾爹可以幫幫我們!」

「嗯!」

‥‥‥‥

於是立刻收拾完畢,打的趕回家。

 

到家正好晚上六點,允浩拖著在中闖進家門,家人正要結束晚飯。鄭媽媽一看允浩手裡空空的像是牽著什麼,就知道是在中來了!急忙上樓去找她的眼鏡和耳塞‥‥

鄭爸爸外出有活幹,不在家。乾爹一看允浩和在中的神色就知道發生事情了,但是允浩還是笑著坐下來嚷著要吃飯,看來好像還不想讓媽媽知道。

鄭媽媽下樓之後立刻去廚房把剩下的飯全都端出來盛給在中,竟然忘了給自己兒子留一碗,不過,允浩和在中也沒心思好好吃飯,在中以最快的速度風捲殘雲,消滅了所有的盤子裡的東西。

 

收拾好飯局,等鄭媽媽出去打麻將了,乾爹立刻跑到允浩的房間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情。允浩把他遇到的事情說了一邊,把那半截鎖鏈給他看,乾爹開始再那裡沉思,愁眉不展,好像很嚴重似的‥‥

允浩看著覺得乾爹太緊張了,「乾爹,冥界的黑白無常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嘛!我只是稍稍揮了一下劍,他就被我削掉一個胳膊,他要是再敢來,我就砍掉他的腦袋!」

乾爹嘆了一口氣,「唉!我的傻浩!你以為你劈的真的是黑白無常嗎?要是每一個亡魂都要真正的黑白無常來領,那他們一天要跑多少地方啊?你今天遇到的只是一些最低等的鬼差,穿著黑白衣服是他們的傳統制服!」

「不會吧?!」在中和允浩沒想到陰曹地府還有制服?

「還有一套是牛頭馬面的,髒了就換一套。」(—__—|||)‥‥

「那真正的黑白無常在幹嗎?」允浩問道。

「他們啊?跟在有仟閻王身邊辦事咯!除非有重大的事件,要不然他們不會輕易離開冥界的‥‥」

「他們厲害嗎?」

「厲害!你絕對打不過的!」

「那乾爹打的過他們嗎?」在在中心中,乾爹是最厲害的!

乾爹苦笑了一下,「在在,我是文官,他們是武官耶!要真要打的話,一對一還可以湊活,兩個一起上我鐵定沒命!」

「那加上我呢?」允浩覺得自己這一年來一直都有很認真的學習各種法術,有了長足的進步。

乾爹搖搖頭,「不行,你畢竟是人‥‥」

「可是我是正統的鄭家傳人,不是普通的人啊!」

「不行不行‥‥黑白無常怎麼說都是正神。再加上真正的牛頭馬面,我們鐵定玩完了‥‥而且,如果我真的遇上他們的話,我‥‥」乾爹說不下去了‥‥很明顯,如果乾爹遇上黑白無常,下場就是被捉回冥界。

‥‥‥‥

 

三個人沉默了一會兒,在中終於耐不住說話了:「都是我不好‥‥我想得很清楚了,我還是去投胎吧‥‥」

「你在說什麼蠢話?」

「這近兩年來,浩浩給了我很幸福的生活,我想這些就足夠了,我不可以再連累你們的‥‥」

「不准有這種想法!你去投胎樂得逍遙,從新做人把我忘得一乾二淨,你就忍心讓我一輩子生活在失去你的痛苦中嗎?」

「我‥‥可是、可是‥‥唔‥‥」在中搖身一變,又變成愛哭鬼了。

「沒有可是!我好不容易抓住的幸福,我是不會輕易放手的!」允浩發過誓,一定要好好彌補在中那寂寞的十二年,現在才剛剛開了個頭,有人就要帶走在中,他絕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這樣子吧。」乾爹溫柔的笑了笑插上來,「我把“遮星”給你,這樣那些鬼差就不會找到你了‥‥」

「那乾爹你呢?」允浩不想失去在中,也不想失去乾爹。

「我遲早要被帶回冥界的,只是時間的問題。我把“遮星”給在在,至少你們還能在一起快樂的生活。」

「不要‥‥人總會有一死,這也是時間的問題‥‥」在中真的不想因為自己而連累乾爹。

「沒有關係,看到自己的小孩幸福是做父母的最大的心願‥‥自己得不到的,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得到‥‥」

「乾爹,我不希望你被帶回冥界!你以為你回去就會有好日子過嗎?他們一定會責罰你的!萬一弄個十八酷刑,抽筋剝皮,你叫我怎麼安心?」這個倒是事實‥‥

對於允浩來說,乾爹和在在,一個是手心,一個是手背,失去哪一個都不甘心‥‥

‥‥‥‥

 

「轟隆隆——!」打雷了‥‥

乾爹一下子撲進允浩的懷裡,允浩輕輕的拍著乾爹。在中看到這樣的畫面,突然覺得允浩和乾爹好相配,乾爹那麼漂亮,不像自己那麼幼稚‥‥如果自己從一開始沒有出現就好了‥‥

允浩似乎發現了在中的愚蠢想法,一手摟著乾爹,一手伸向在中,示意讓在中也到自己的懷裡來‥‥在中接受了允浩的邀請,輕輕的揉進允浩的懷裡。允浩調皮的眨眨眼睛,仿佛在說:小傻瓜,不要胡思亂想!你才是我的愛人!隨後,在在中的髮際親吻了幾下‥‥

‥‥‥‥

 

很快的,電閃雷鳴,狂風暴雨。

老媽打電話回來說沒帶傘,乾脆就打麻將打通宵了。

三個人的夜晚,擠在一張床上。左邊一個漂亮神仙,右面一個可愛鬼魅,真是豔福不淺‥‥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