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嘴的血腥味,這樣的吻,來的未免太過刺激了些,金在中一把推開鄭允浩,咆哮道,「鄭允浩!你瘋了嗎?!」

鄭允浩抬手擦了一下自己的流出血來的嘴角,直直的看著面前和他一樣喘著粗氣的金在中,露出了滿意而嗜血的微笑,「我沒瘋,我、喜歡你!」

「你他媽的真瘋了!我又不是同性戀!」

金在中的調皮可愛乖巧現在全都不見了,剩下的只有尖刻,唯有尖酸的話語才是自我的保護色,那看不見出路的明天,若是沒有一個不怕死的陪在身邊,你叫他怎麼走下去?

並不是每個人都活的那麼有勇氣,未知結果的冒險,有幾個人敢輕易嘗試,我不是同性戀,我只是著了你的魔,眼裡看的、心裡想的全是你而已,我不過是一個在曠野裡呼喊的人,若是沒有你的回應,我的聲音最終只會被風聲淹沒,連同我的靈魂一起,消失殆盡。

 

「難道我他媽的就是嗎?!!」那雙冒著熊熊大火的眼睛,恨不得把眼前的人燒成灰,「是誰把我變成這樣的?!是誰把我逼瘋的?!就是你金在中!我告訴你,我鄭允浩從來沒有這樣窩囊過,從來沒有‥‥」眼裡的火和咆哮的聲音一起漸漸減弱了,「你不知道,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會這麼害怕失去一個人‥‥」鄭允浩猛地抓住金在中的胳膊,咬牙切齒的說道,「我明明白白的告訴你金在中,你現在沒得跑了,以後你就哪兒也別想跑!我挖地三尺都會把你找出來,打斷你的腿!把你拴在我身邊,叫你哪兒也去不了!」

金在中不說話,靠著牆壁看著他咆哮,先是惡狠狠的一副要撕碎自己要吞下肚的模樣,轉而又低下頭露出自我厭棄的表情,胳膊被他抓的火辣辣的疼,可自己卻沒骨氣的覺得從沒疼的這麼爽過。他喜歡看鄭允浩亂了陣腳的樣子,就好像鏡子裡的自己,終於還是全亂了套‥‥

金在中認命了似的低下頭,嘟噥道,「沒見過你這樣的無賴,你想逃的時候我放你走了,我想逃的時候,你憑什麼不讓?」

鄭允浩還瞪著通紅的眼睛,突然聽到他軟軟的抱怨,一時間大腦竟無法做出反應,只是本能的盯著金在中,直到捕捉到他沒有掩藏好的彎彎的嘴角時才突然明白過來,又像是不敢確定一般,一把抬起金在中的下巴,卻只見他飛快的閉上了眼睛死死的抿起嘴唇,倔強又任性。

 

這樣的姿勢維持了很久,至少金在中覺得很久很久,他不肯放開表情,鄭允浩就不肯鬆開手,雙方堅持著,像是一場無聲的鬥牛。不如就這樣放棄吧,逃也逃不掉,就睜開眼睛讓他把自己的心看個清楚吧,還在無聲的勸說著自己卻突的被拉入一個懷抱,一雙有力的胳膊緊緊的圈著住自己,他甚至能感覺到那伏在自己背上的手掌隔著衣服所傳來的炙熱的溫度,心臟驟然間“通通通”的狂跳。

「別以為閉上眼睛我就不知道,你連耳根都紅透了,」帶著些許磁性與得意的聲音在耳畔蠱惑一般的響起,「承認吧,你也是喜歡我的。」

就是閉上眼睛被擁在懷裡金在中也知道,現在的鄭允浩一定是一副得意到欠扁的表情。他睜開眼一把推開鄭允浩,卻又有在下一秒被大力的拉了回來,這一回鄭允浩死活都不肯鬆手,掙扎了半天最終還是被禁錮在懷裡只能仰著頭看他,靜靜的對視了幾秒,金在中忽然笑了,咧著紅潤的嘴唇,笑的明媚而動人,「要是聽不見你胸腔裡那東西嗷嗷的亂叫,還真以為你有多淡定呢‥‥」

金在中就這樣又痞痞的對著鄭允浩笑了,恍若隔世。

 

-------------------------- H口味老乾媽 --------------------------------

 

鄭允浩突然一把抱起金在中,連走幾步將他壓在白色的牆壁上,動作粗魯的不像話,金在中覺得自己剛剛撞傷的腰現在估計已經青紫成一片了,可他的抱怨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嘴就被毫不留情的牢牢封住,溫熱的唇瓣還沒在自己的唇上流連幾下就迫不及待的撬開了牙關,自下而上的侵入到自己的口腔。

這個綿長而充滿霸道的吻幾乎奪走了金在中全部的空氣,他全身的重量都掌握在鄭允浩的手裡,在被吻的七葷八素的時候腦子裡居然還在想著,以前怎麼沒發現這小子的力氣居然這麼大,舉了這麼久竟然都不會覺得累。

可那個大力士根本沒有給自己多少時間去思考,他只是竭盡全力的索取著,漸漸的感覺頭部缺氧,全身上下所有的神經都開始變得敏銳,哪怕是唇舌間一次細微的輾轉也會令整個身體為之顫動。就在眼前的事物已經開始發白的時候,鄭允浩終於放開了他,等思維漸漸回到體內,才發現被剛剛的那一個吻吸走的不僅是氧氣還有他的體力,他現在只能軟軟的趴在鄭允浩的肩頭大口的喘著粗氣,但所幸的是耳邊傳來了那個人同樣粗重的呼吸,同一節拍,同一韻律。

 

所有的知覺都已回來,金在中才覺察到現在的自己身體懸空,被夾在牆壁與鄭允浩的胸膛之間,他討厭這樣的姿勢,看起來無助而弱勢,推搡了幾下,鄭允浩卻怎麼也不肯鬆開。金在中有些惱怒的想要和鄭允浩對視,剛把頭從肩上抬起卻又被腦後的一隻大手狠狠的按了回去,「老實點!」

剛剛那一吻讓鄭允浩動了情,少年青澀的衝動很輕易的就被撩撥起來,他不想要金在中看到自己眼裡無處躲藏的欲望。可金在中好像根本不知道他此刻的克制與隱忍,偏偏在這種時候任性的非要掙脫,鄭允浩就發了狠的按著他。

「鄭允浩!你放我下來!」

「別動!你給我老實點!」

「不要!你快點放我下來,這像什麼樣子?!」

鄭允浩極力壓低聲音,「我警告你,再亂動,我就對你不客氣了!」

金在中現在滿腦子就只有掙脫這一個念頭,見實在拗不過,就一偏頭沖著鄭允浩露在襯衫領子上面的脖子狠狠的啃了一口,鄭允浩感覺全身像被電流打過了一樣,這目的單純卻無比煽情的一口,給他身體裡的野獸開了個閥門,它們就不受控制的一湧而出,勢不可擋。

被壓抑了許久的情緒在瞬間爆發,禁忌而隱秘的欲望帶來了無與倫比的衝擊。

按著自己後腦的那只手突然撤了回去,緊接著就是一陣天玄地轉,直到後背感受到了鬆軟的棉被,金在中才明白自己這是被人扛在肩上沒走幾步就又像丟豬肉一樣摔在了床上。他只來的及喊出一個「你‥‥」字,聲音就再次被鋪天蓋地而來的吻淹沒。

這個充滿了情色味道的吻,這一次是真的讓金在中沒有一點回擊的力氣,那些要罵他的話漸漸也只是變成了模模糊糊哼哼唧唧的呻吟。

 

放過了被吻得紅潤的嘴唇,鄭允浩一刻不停的就把濕漉漉的吻啪嗒啪嗒的往下印,金在中被吻了暈了頭,渾身又酥又軟的躺在那裡任身上的人為所欲為,一隻不老實的手不知什麼時候伸進了自己的衣服裡在自己的身上又捏又摸四處點火。

「唔!」腰上突然的一陣疼痛霎時讓金在中從情欲中清醒了不少,鄭允浩不知道自己不小心碰到了金在中的傷處,還埋在他的胸口忘情的親吻卻被一把推開,不明就裡的還要再撲上去,金在中就往死了掙扎,連踢帶踹有好幾下重重的落在鄭允浩的身上,疼的他直咬牙。

慌亂之中他聽見金在中不甘心的咒駡,「你他媽憑什麼這麼對我!憑什麼這麼對我!」

鄭允浩好不容易抓住了金在中的兩隻手,把它們舉過頭頂死死的按住,喘著粗氣居高臨下的喝道,「告訴過你再亂動就對你不客氣了,自己惹得火,你就得負責!」

金在中上身動彈不得,抬腳就要踹他,結果還是慢了一步,雙腿也被鄭允浩壓在身下,氣的他又紅了眼眶,全身上下能攻擊他的就剩下了嘴巴,「你給我看清楚了!我可不是女人,你他媽的要滅火就去找你的依依,別他媽的把我當女人使喚!我‥‥唔!」

鄭允浩的唇又貼了過來,這次金在中可不打算再吃他那一套,抿著嘴唇說什麼也不讓他的舌頭進來。我喜歡你,你就可以對我為所欲為嗎?我是喜歡你,可是沒喜歡到能放下自尊,去做你的偷情人!

但鄭允浩好像根本就沒打算要深吻,只是在唇上斯磨了一陣就放開了,撐著上半身,笑著看著身下的人,「哎?!誰說她是我的依依?你的消息也太不靈通了,現在沒有依依,只有‥‥我的在中。」

他見過鄭允浩的牛脾氣,見過鄭允浩的夠義氣,見過鄭允浩的猶疑,見過鄭允浩的霸道,卻不知道原來他說起情話來,也可以這樣臉不紅心不跳,弄得自己不知道要拿什麼表情來面對他才好。

鄭允浩鬆開了鉗制金在中的手,用力扳過金在中的腦袋,把自己的面孔映在他的眼睛裡,認認真真一字一句的說道,「你看著我在中,我和依依分手了,我知道我喜歡的人不是她。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給我滅火,因為只要不是我心裡的那個人,就沒人可以點燃我‥‥」

金在中再沒有說一個字,他一把拉過鄭允浩的衣襟,把自己顫抖的唇貼了上去,什麼話都不要再說了,夠了,吃得苦,傷的心,都不計較了,只要身上的人是你,我認了‥‥

室內的空氣驟然變得灼熱,所有的束縛和困惑集中在一刻被解開,兩個人除了相互撕扯、相互燃燒,其餘的一切都是多餘的,金在中感覺自己的襯衫好像是被鄭允浩扯壞了,他隱約聽到了鈕扣撞擊地面的聲音。糾纏的喘息中,衣衫件件滑落,僅是肌膚的摩擦就要將彼此融化,可是還是不夠,想靠得更近,想佔有你,想深深的埋進你的身體,想與你合二而一‥‥

 

兩個人光溜溜相見的時候,金在中還是渾身紅成了蕃茄,可口的讓鄭允浩恨不得一口吞下去,他的手開始探向那隱秘的私處,儘管很小心還是能夠感到身下的人渾身一震,他一邊小心翼翼的摸索,一邊吻著金在中的胸口,他的皮膚白淨剔透,光滑的甚至看不出毛孔,親了一下又一下漸漸就開始控制不住。做足前戲又在他身下墊了一個枕頭,鄭允浩拉起那修長的雙腿纏在自己要上,身下的人卻用胳膊擋住了自己的臉,用小小的聲音說,「我警告你,不許弄痛我‥‥」

鄭允浩拉過金在中擋住臉的手,把它放在自己肩頭,「疼就抓著我。」

情難自已的沒入金在中身體的時候,鄭允浩感覺到他的指甲好像剜進了自己的肉裡,有血從肩頭一直滑落到後腰,身下的人更是臉色發白的緊緊的閉著眼死死咬著嘴唇,「別忍著在中,疼就叫出來。」

身下的人不出聲,鄭允浩就不敢動,就在感覺自己快要到極限的時候,身下的人突然從牙縫裡顫顫巍巍的擠出了兩個字,「‥‥媽啊‥‥」

雖然被肩膀上火辣辣的痛感與欲望忍耐到極限的煩躁感困擾著,鄭允浩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俯身親了親愛人緊閉的雙眼,無可奈何的說,「你居然‥‥能喊出這麼煞風景的話‥‥= =」

金在中睜開眼狠狠的給了鄭允浩一個白眼,心想,你這是殺人啊,等下次我上你的時候,非讓你要讓你喊出“my god !”

 

沒等金在中在心裡咒駡完,鄭允浩突然動了起來,快感緊跟著一波一波的襲來,意識漸漸渙散,在燥熱瘋狂的交合中,他好像聽到有個聲音在耳邊沙啞的對他說,「喊我的名字在中,喊我允浩‥‥」

「允浩,允浩,允浩‥‥」模糊的視線中他好像看到了一個人,那個人動情的看著自己,親吻著自己濕漉漉的臉頰,把那些帶著鹹味與苦澀的液體統統舔掉,化成甜蜜的親吻‥‥

 

-------------------------- 特殊加工結束= = --------------------------

 

 

 

耳邊一直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金在中有些煩躁的睜開眼,慢慢清晰的視線中有個熟悉的背影蹲在地上,好像在收拾什麼東西‥‥

「喂,你幹嘛呢? 」不開口倒好,一開口就聽到自己沙啞成老爺爺一樣的聲音,還是把金在中嚇了一跳。鄭允浩回過頭來,看見金在中已經醒了,笑嘻嘻的起身給他倒了杯溫水。

金在中看了一眼地上打開的行李箱,又環顧了一下四周,原來鄭允浩是在把他打包收拾好的行李一件一件的放回去,這是在用行動告訴他,你別想跑。他在心裡暗笑鄭允浩的不安與幼稚,越笑越甜跟吃了蜜似的。

剛準備從被窩裡坐起來就被鄭允浩強行按了回去,又用棉被把他包了個嚴嚴實實,坐在床邊端著水杯居高臨下的笑著看他。

「屋裡太冷了,剛做完“運動”,你現在起來遇涼容易生病。」

金在中看他笑的一臉小人得志的模樣,恨不得立刻爬起來給他一腳,可現在腰上劇烈的酸痛,讓他只能老老實實的躺在那裡,極其不甘的嘟噥道,「我要喝水。」

鄭允浩二話不說,端起水杯喝了一大口,然後動作熟練的雙手捧起金在中的腦袋,把嘴裡水緩緩的渡到金在中嘴裡,最後還把不小心流出來了的添了個乾淨,才心滿意足的鬆了手。

金在中不甘心又被吃豆腐,儘管剛剛鄭允浩的動作雖然已經很小心溫柔了,但還是遷到了他身後痛處。他伸出光溜溜的胳膊去捏鄭允浩的臉,本想狠狠的懲罰他一番的,卻在自己的指甲縫裡看到了已經乾了的血漬,力度不由得一瞬間減到了最低。

鄭允浩極其配合的探下身來任他捏玩,眼睛卻直直的看著他,金在中被他看的有些發毛,把手收了回來,想了想,裹著被子往床裡面移了移,鄭允浩就順勢躺在他身邊。覺得不過癮,又把他連人帶被一起抱到胸前,讓他趴在自己身上。

金在中把頭埋在鄭允浩的胸前,靜靜的聽著他的心跳,「喂!」

「嗯?」

「我今天才注意,你的胸怎麼這麼大?」

鄭允浩抬手不輕不重的彈了一下他的腦袋,「沒你頭大!」說完,抬起一隻胳膊墊在自己的脖子下,另一隻手撩起金在中的一縷頭髮,在手指間轉著圈的把玩。兩個人翻雲覆雨完了,他抱著迷迷糊糊的金在中進浴室給他做了清洗,原本汗濕了頭髮被自己洗的滑滑順順的,現在金在中乖乖的躺在自己的懷裡,溫順的像是一隻寵物貓。

 

兩個人就保持著這樣的姿勢安靜的躺著,還是不由自主的走到了這一步,說不心慌那是騙人的,可金在中現在只想這樣,他甚至想最好一輩子都這樣。

窗戶紙被捅破的時候,火熱的感情透著醍醐灌頂般的興奮,熱烈的燃燒了彼此之後,卻開始恐懼下一個天亮,不得不去思考明天,這條路能走多遠,走多久?他不知道。

不自覺的抓緊身下的棉被,極致的幸福之後隱隱約約滲透著不安和恐懼。

擺弄自己頭髮的手指,停了下來,轉而一下一下的輕拍著自己的後背,「別怕在中,別怕,生米已經煮成熟飯,你就得對我負責,就算被整個世界流放了,你身邊站著的人也一定是我‥‥」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