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   重 逢

 

鄭允浩怎麼也想不到,和金在中的重逢會是這麼戲劇的一幕。

他坐在汽車後座上,看著身邊戴著手銬滿臉血跡泥土沉默不語的在中,心裡像是打翻了五味瓶。

剛才壓制住在中的時候就注意到了,他幾乎瘦的硌手,臉色蒼白,還傷痕累累的,本應該修身的黑色長袖襯衫黑色褲子,穿在他身上竟鬆鬆垮垮的。

最讓人驚訝的是他的眼神,帶著深深的冷漠和疏離,甚至還有怎麼看都無法忽視的悲傷。這還是當年和鄭允浩高中同班的那個金在中嗎?這還是那個總在星空斑斕的操場邊對鄭允浩微笑的金在中嗎?這還是那個有著他見過的最漂亮的眼睛和最明亮清澈眼神的金在中嗎?

高一之後金在中轉學離開鄭允浩的班級,就徹底走出了他的世界,一點音信都沒有了。這幾年允浩以為自己早已淡忘了那段時光和那個人,但剛剛他看到月夜下的在中時,那種強烈的熟悉感竟然一瞬間讓他窒息‥‥

 

朴有天一邊開車一邊很是疑惑的從後視鏡往後看,觀察到鄭允浩一臉複雜的表情和旁邊望著車窗外的那個人的冷淡,他更是驚訝的「咦?」了一聲。

後來乾脆偏過頭去沖著副駕駛上的昌珉擠眉弄眼的。昌珉皺眉瞥了他一眼,「你面部抽筋了,朴有天。」

有天瞪了他一眼,壓低聲音幾乎用氣息說道,「那人誰啊?鄭允浩怎麼表情有點奇怪?」昌珉聳聳肩,「我怎麼知道?喂喂!!你看著點路!!!」

有天嚇了一跳,急忙轉回頭去,用力打了一下方向盤躲開一輛擦身而過的汽車,然後心有餘悸的拍了拍自己胸口,怕鄭允浩責難,又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後座,發現允浩根本沒看他,而是一直愣愣的盯著那個人,後來還從自己兜裡掏出幾張紙巾,遞到那人手裡,輕聲道,「擦擦吧。」

那人眼睛都沒抬,接過紙巾輕握在手裡,冷冷的說,「謝謝。」

允 浩張張嘴還想說什麼,手機突然響了,他一接起來,希澈高分貝的嗓音就衝擊而來,允浩急忙把手機拿的離開耳朵很遠,「鄭允浩!!我跟你說什麼來著?要及時彙 報!!剛才打你電話為什麼那麼半天才接?!害的我以為你掛了差點派法醫科的人去給你收屍!還有,什麼叫“有突發狀況回頭再給你解釋?!”你糊弄誰呢?!現 在立刻就給我解釋清楚!不然你就死在警察局門口吧不要進來了!!」

等他一通吼完了,允浩才無奈的把手機收回來,「哥我耳朵要被你吼聾了‥‥」

希澈剛想發作,允浩急忙打斷他說道,「嗯,是這樣的,我們在酒吧裡也沒查出什麼來,就是帶了幾個看起來像是從事服務行業的人回來,一會兒交給有天他們去審‥‥雖然酒吧裡是沒什麼,不過從酒吧後巷裡逃出來兩個人‥‥」

說著他偷眼瞄了一眼在中,發現在中依舊冷的凍人的望著窗外,允浩輕嘆一口氣,「其中一個昏迷了,另一個被我‥‥嗯,被我碰到,馬上帶回局裡去,哦對了,他們倆都受傷了,你幫我通知隊醫來看看吧‥‥」

希澈那邊似乎對著門外吼了幾嗓子問了些什麼,得到回答後扭頭對著電話說,「直接給他們拉醫院去吧,隊醫現在都不在局裡。」

接著希澈又改變了主意,「還是把那昏迷的先讓昌珉給弄到醫院去吧,你帶著那個清醒的回來審,我找個法醫給他看看傷口。」

允浩一聽就愣了,「啊?!哥‥‥法醫看的可是死人‥‥」

希澈提高嗓音吼道,「法醫就不是醫生嗎?!要不你就等明天再給他治!要不就湊合著用法醫!隊醫兩個出任務了一個休產假了另一個不知道死哪兒去了!我上哪兒給你大變活人變出一個隊醫?!你愛用不用不用拉倒!自己看著辦吧!」說完哐當就撂了電話。

一車人都寂靜了幾秒,昌珉和有天都看著允浩,允浩看著電話,在中依舊看著窗外。

半晌,有天一邊打開轉向燈一邊很是確定的說,「一定是因為金希澈申請許可證的過程十分之不順利‥‥為了保住小命,今天大家都要少招惹他‥‥」

 

 

好不容易到了警局,聯繫醫院統計人數向上級彙報弄得允浩焦頭爛額的,昌珉帶著那個昏迷的司機去了醫院,有天帶著掃黃組的隊員回去審人了,只剩下他一個疲于應付各種相關事宜,額頭上都冒出了細細的汗珠。

正當他囑咐好手下打算往辦公室走的時候,重案組的余杰跑過來了,「頭兒,那個金在中從進了審訊室到現在什麼都不肯交代,只說了一句話『讓鄭允浩來見我。』就一直保持沉默了‥‥」

允浩一皺眉,三步併作兩步和他一起往審訊室走,「金副局有沒有派醫生來?」

余杰點頭,「派了,是法醫科新來的那個從美國回來的小孩兒,叫‥‥金‥‥嗯,金什麼來著‥‥」

允浩看他冥思苦想的樣子搖了搖頭,笑笑,「金基範。」

余杰猛的點頭,「啊對對對!看我這記性‥‥不過‥‥」

允浩沖從身邊走過的警局同事點頭打了個招呼,繼續問道,「不過什麼?」

余杰不解的撓撓頭,「不過不知為什麼,金基范想讓金在中脫了上衣好幫他檢查,但那個金在中死活不讓人碰,一打算給他脫衣服就跟要殺了他似的‥‥最後金基範沒辦法,只是把他臉上的傷口處理了一下就出去了。」

允浩眉頭皺的更深了,扭頭拍拍余杰的肩,「我剛才跟刑偵科的崔科長說了讓他幫我調出金在中的資料,這會兒估計已經出來了,你幫我跑一趟五樓拿回來吧!」

余杰答應著小跑著上樓了。允浩抬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審訊室,嘆著氣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快步走了過去。

 

一進審訊室,就看見在中依舊靠著手銬,安靜的坐在椅子上,雙手放在桌子下面的膝蓋上。臉已經擦洗乾淨,露出了原本的白淨皮膚,只是這樣一來也讓上面的累累傷痕顯得更加突兀,儘管已經做過消毒處理,但看起來還是有點可怖。

在中倒是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樣子,聽見門響,眼神平靜如水的一抬頭,淡然的掃了一眼允浩,接著又低下頭盯著桌面發呆。

允浩胸口也不知為何就一陣氣悶,好像堵了什麼似的很是難受。他拉了把椅子坐在在中對面,輕輕咳嗽了一聲,看了看在中瘦削的身形,輕輕道,「怎麼不讓醫生給你檢查身體?‥‥」

「‥‥‥」在中一愣,明顯是沒想到允浩開口的第一句話竟是關心他的傷勢。

他抬頭看著允浩,平靜冷漠的眼睛裡似乎有什麼閃了閃,但隨即又恢復成一潭死水狀,以至於允浩以為自己剛才出現錯覺了。

「有煙嗎?」在中突然答非所問的冷冷說道。

允浩一皺眉,以前的那個金在中根本就不會抽煙,而且最厭惡抽煙的人,怎麼才幾年不見‥‥

不過想想男人會抽煙也挺正常的,要不是因為大學上了警校管得嚴,說不定他自己也會學著抽兩口。

允浩指了指門口,「這是審訊室,不讓抽煙。」

在中低低「哦」了一聲,又低頭去看自己的手。

允浩起身想給在中拿瓶水喝,誰知就在他轉身的那一刻,在中突然低聲說道,「你們在查江鵬飛吧‥‥」

允浩身形一頓,這時余杰敲門進來了,「頭兒,你要的資料。」

允浩接過來後余杰又在他耳邊小聲補充了一句,「崔科長說目前只能查出這麼多了,真實資料需要等到明天他來上班的時候給你。」

允浩點點頭示意他出去,然後快速的掃了幾眼資料,發現從高一以後,在中的資料上只是寫著他高中畢業後在幾個不同的地方換過工作,最後到了一家酒吧做駐唱歌手,簡單的幾乎空白。

允浩一看這資料就知道剛才余杰的話是什麼意思了,從剛才在中的態度和話語來看,他很可能和江鵬飛有什麼不小的聯繫,以至於他的資料被人刻意處理過,掩蓋了很多真是資訊。

允浩把資料扔在桌面上,凝視著在中不說話。在中看了眼資料,突然勾起嘴角,笑的諷刺而絕望,抬眼看著允浩,「上面沒有任何對你們有意義的資訊吧?」

允浩身體前傾,雙手撐著桌面,眯起眼睛低頭看著在中,「在中,說吧,你都知道些什麼‥‥」

在中低下眼簾,似乎在做著什麼決定,最終他深呼吸一口氣,抬頭,眼睛直直的盯著允浩,審訊室的燈光很明亮,允浩在在中眼裡看到了斑駁的光影。他聽到在中聲音平靜的說道,「鄭允浩,我願意做污點證人,指控江鵬飛‥‥」

 

 

 

清爽的初秋之夜,自己一個人在高中校園路燈下的籃球場上不斷的控球上籃控球再投籃,揮汗如雨,心情卻因為運動的緣故好的出奇。

突然一個沒注意,球脫手了,狠狠砸在籃板上再狠狠的飛了出去。

自己吹了聲口哨本來打算就此休息一下,卻在聽到球場角落裡一聲壓抑的痛呼後打了個激靈。急急的跑過去一看,果然,剛才失控的籃球砸到人了,而那人此刻正窩在球場邊緣的座椅上抱著頭揉啊揉,看到他也穿著校服,一定也是學校的學生了。

自己感到十分抱歉,於是低頭蹲在那人身邊,伸手上去幫他揉,並鄭重的說道,「同學,不好意思,真是對不住,我剛剛不是故意的!對不起啊對不起,要不要我帶你去醫務室看看?現在應該還有值班的老師在呢!」

那人在自己把手放在他頭上輕輕揉的時候身體就是一僵,聽了這話更是愣住了一般,低頭不語。

自己有些害怕,這位同學不會被球砸傻了吧?!那可就慘了‥‥

正納悶的時候,那人突然抬起頭看著他。夜空上月亮朦朧的光影和忽明忽暗的路燈映射在他清澈的不含一絲雜質的眼底,自己滿腦子都是他長長的睫毛和烏黑的眼仁,直到耳旁響起一道熟悉的平靜聲音,「鄭允浩‥‥我沒事‥‥」

自己眨了眨眼,盯著他,再眨了眨眼,不可置信的搖搖頭,「金在中?你‥‥原來‥‥原來你摘了眼鏡是這個樣子啊‥‥」

在中看了眼依舊擱在他頭上的手,自己感到不妥,馬上撤了回來,傻乎乎的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

在中眼睛一彎笑了笑,然後似乎有些黯然的低頭,「是啊‥‥變化很大嗎?」

自己傻笑著回答,「嘿嘿,當然了,在中,你以後就別戴眼鏡了吧!戴隱形吧!你的眼睛很漂亮!真的,是我見過最漂亮的!應該露出來啊‥‥」

在中沒說話,突然站起身,用腳尖踢飛了一粒石子,自己一愣也跟著站起,在中飛快的掃了這邊一眼,嘴角微微上揚,輕聲說了一句,「好,以後在你面前我就不戴了‥‥」之後就飛快的跑掉了。

自己則呆呆的望著他遠去的背影,咕嘟了一句「在你面前我就不戴了?什麼意思呀‥‥」

然後拿起場邊的書包和籃球往宿舍走了,只是回到宿舍的床上一閉上眼,在中那雙盛滿星輝的大眼睛就會蹦入腦海‥‥

突然場景一變,蒼白消瘦的在中一動不動的盯著自己,眼底是絕望而孤寂的平靜,審訊室燈光破碎的閃爍在他眼底,依舊是平靜的聲音,「鄭允浩,我願意做污點證人‥‥」

 

 

“啪!”有什麼東西拍在了允浩臉邊,他立刻從夢境中驚醒,有些迷糊的縮在沙發裡抬頭看去。

昨天在中說了那句話後自己愣了半晌,最後還是決定按照正常程序先把在中收押在拘留室,然後立刻上報給希澈。

希澈一句「我派人查,你先回。」

讓允浩帶著滿腦子疑問回到辦公室,眼看著折騰到現在已經三點多了,再回家也沒什麼意義了,只好窩在辦公室沙發上湊合一宿了。

誰知剛一睡著就開始做夢,而且夢到的還是自己和在中上高中時的事情,夢見了自己第一次看見他摘掉眼鏡的樣子‥‥怎麼會夢見這些事呢‥‥

有天看著允浩陷入沉思的呆滯目光和完全忽視自己拍到他身邊的那疊資料,相當不滿的打了幾個響指,「鄭允浩!嘿!別發呆了嘿!趕緊的,看看看看,這資料,新鮮出爐的,還熱乎著呢!」

允浩回過神來,打了個哈欠,看了有天一眼,拿起密封的資料一邊拆開一邊問,「怎麼是你給我送資料?昌珉呢?」

有天陷進允浩豪華的辦公椅上坐好,翹著二郎腿端著杯咖啡說道,「昌珉還在醫院守著那位暈過去的司機呢,我昨天也是審完了人在辦公室湊合了一晚,今天剛一出門打算泡杯咖啡就碰見崔始源了,他剛好有事要出去,就讓我把這份資料帶給你,說是你昨天拜託他查的‥‥」

允浩一邊聽著他的話一邊翻看資料,越看表情越凝重,看到最後眉頭擰的不行,有天一看直咂嘴,「嘖嘖,又來了,苦大仇深的青年,求您了別再皺眉了,看的我心都跟著擰巴了‥‥這是誰的資料啊?」

允浩頓了頓,起身把資料小心的夾到辦公桌上的資料夾裡,沉聲道,「昨天帶回來的金在中的。」

有天意味深長的「哎呦喂?」了一聲,拿胳膊肘碰碰他,「哎!哥們兒,你跟我說實話,你倆是不是以前有一腿啊,你看他的眼神可不對勁兒啊‥‥」

允浩去拿桌面上眼鏡的手停了一下,之後很快的瞪了有天一眼,「你又開始了!朴氏思維!隨便倆活人湊一塊兒都能被你推斷出是有一腿的‥‥其實我‥‥我跟他是以前高中同學,不過也只同班過一年而已,後來他轉走了,就再沒聯繫了。」

有天喝了口咖啡,眯著眼不大相信的看著他,「就這麼簡單?!」

允浩看了看窗外,早晨的陽光明亮卻不刺眼,但他依舊伸手在眼前擋了擋光亮,「嗯。」

有天起身伸了個懶腰,「那他資料上顯示什麼了,能讓你把臉扭曲成那樣?」

允浩一邊沉思一邊理了理頭髮,「他昨天說‥‥他要做污點證人,指證江鵬飛‥‥」

有天聽了,伸懶腰的姿勢瞬間僵在了原地‥‥

 

就在這時,有人一推門闖了進來。一般來說,不敲門就直接進允浩辦公室的人只有三個,沈昌珉、朴有天、金希澈。

果然,一回頭就看見金希澈風風火火的帶著一大堆人過來了,示意最後一個人鎖上門,希澈轉頭看著還伸著倆胳膊看著他愣住的有天和皺眉看著他的允浩,揚了揚手裡 的資料,「金在中的資料我剛才也看過了,他符合做污點證人的條件,這簡直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不過我們也要小心行事以防有詐,鄭允浩既然你和 他很熟,那金在中那邊的事宜就由你來負責。今天我來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宣佈,上面的許可證什麼的半個小時前都已經批下來了,我剛取回來,特別行動隊我 也已經組好了,現在給你們介紹一下,以後大家就都是隊友了,要互相協作工作。你們之中沒設隊長,因為從資歷和官銜上來說很多人是平級的。就當我是最高統領 好了。」

說著,他朝身後揮了揮手,剛才進來的一群人就一字排開站好,允浩和有天也急忙站好了看著對面的陣勢。

希澈走到最邊上,對著允浩和有天一揮手,「不管你們之前認識或不認識,現在都聽我重新介紹一遍。他是鄭允浩,重案組組長;他是朴有天,掃黃組組長;還有一個不在這兒的沈昌珉‥‥」

接著,希澈開始按照他們站的順序往前走,在每個人面前都會停下介紹一句,「韓庚,狙擊隊隊長。」

允浩打量了一下,是個身材高挑修長,面容溫和英俊的青年,看著面生,應該是新上任的狙擊隊隊長,以前的老隊長允浩是認識的。

「崔始源,刑偵科科長。」由於工作的原因,始源和他們早就已經很熟悉了,此刻微笑著和他們打了個招呼。

「李東海,交通隊隊長。」允浩對著東海笑笑,這是自己除了金希澈朴有天沈昌珉之外的另一個好朋友,在警局家屬區的宿舍裡兩人就住上下樓。

「金基范,法醫。」允浩看了看眼前這個長著娃娃臉怎麼看怎麼像高中生的男孩兒,有些驚訝他這麼年輕就從美國學成回來而且進警局當了法醫了。

「金俊秀,技術部部員。」應該也是新來的,以前沒聽過這人的名字,允浩匆匆一瞥只看見他也是個長的頗為可愛的年輕男生,就聽見希澈拍了拍手道,「好了簡短的認識了一下就散了吧,大家都挺忙的,別忘了今天晚上下班後我們還要在這裡開個短會。」

 

等這些特別行動隊的隊員都打開門出去後,允浩不解的環視了一下自己的辦公室,「希澈哥,我這兒有什麼這麼吸引你啊,怎麼開會都要在我們重案組的辦公室裡開啊?」

希澈頭都沒抬的盯著資料,隨口答道,「你這地兒大。」

朴有天瞪大了眼睛,「啊?!我沒聽錯吧?!要說地兒大我們的辦公室哪大的過你的啊?大哥,您該不會已經忙到記憶系統紊亂了吧‥‥」

希澈抄起手裡的資料夾狠狠扇了有天肩膀一下,「去死!你給我哪兒涼快哪兒呆著!趕緊回你的掃黃組貓著去!否則我扣你工資!」

有天吐吐舌頭跑掉了,臨出門前給允浩送了個自求多福的眼神。

允浩無奈的翻了翻眼睛,希澈難得的表情十分嚴肅的看向允浩,「你現在就去找金在中談,一定要在沒生變故前把污點證人的事兒定下來‥‥」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