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每章都很長,本來想放在同一篇,但想想這樣一篇好像太長了,所以昨天本來是一篇放兩章,現在改一篇一章,但我每天還是會放兩個章節的,會在我出國前轉完這個文。

=====================================

Chapter3   同 住


「在這裡簽個字就可以了。」允浩伸手把文件遞給面前的在中。

一大早就看到金希澈和鄭允浩來找自己,金在中一點都不意外,反而有些釋然的笑了笑。

鄭允浩一看到那個笑容就懵了,太熟悉的感覺,足以讓陽光失色的笑容,仿佛一陣夾著花香的輕風吹過‥‥只是,比起記憶中的那個少年,如今這份笑容裡少了幾分純真和輕鬆,多了兩分無奈和悵惘‥‥

金希澈十分鄙夷的用資料夾拍了鄭允浩的腦袋一下,才把他從思緒中拽回來。

和在中把相關事宜說好,再讓他辦好一系列手續,在各項檔上簽字,允浩看著在中的一身傷皺眉,想著一會兒一定要派人把在中帶到醫院好好看看。

 

想到醫院才發現和昌珉聯繫還是昨晚的事了,於是他一邊示意希澈幫自己問問在中還有沒有什麼別的要求,一邊掏出手機去外面走廊裡撥通了昌珉的電話。

電話一通,那邊就傳來吧唧吧唧吃飯的聲音,昌珉含糊不清的應了一聲,「頭兒‥‥」

允浩無奈的聳聳肩,靠在牆上單手揣兜兒,頭向後倚著牆壁閉著眼問道,「那司機怎麼樣了?」

昌珉似乎是咽下了一大口吃的,嘆口氣說道,「我剛剛想通知你呢‥‥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想先聽哪個?」

允浩一皺眉,「哪個重要你就先說哪個。」

昌珉咂咂嘴,「好吧,好消息是,他醒了‥‥」

允浩「嗯」了一聲,「那壞消息呢?」

昌珉頓了頓,「他失憶了‥‥」

允浩一愣,一時失笑,「別逗了沈昌珉,這情節也太狗血了吧?」

昌珉在那邊連連嘆氣,「頭兒,要不怎麼說人生如戲呢,真的,醫生說他腦部受到重創,裡面有個血塊兒,會讓他暫時失憶,等血塊自行消除了也就會恢復記憶了。還有一種方法是讓他做手術,不過‥‥不過手術是要承擔風險的,需要他家屬簽字,可是他什麼都不記得了,我們查找他家屬得費點兒時間啊‥‥」

允浩左右活動了一下脖子,站直了一邊在走廊裡溜達一邊說,「嗯‥‥這樣吧,昨天那把槍拿回來驗了指紋,上面有他們兩個人的,我已經派人過去了,把你換回來,你回頭讓始源他們科的人幫你查一下那人的身份,然後我拍小余跟進這個人,你就別管了,回來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昌珉那邊一聽一下來了精神,「什麼事情?!又有什麼重大案件嗎?」

允浩無奈的笑笑,「等你回來再說吧。」說完掛了手機,揉了一下脖子,向審訊室走去。

 

一進門,就看見希澈翹著二郎腿皺著眉盯著在中看,在中沒看希澈,而是呆呆的望著對面牆角出神。

希澈瞥了一眼允浩,說道,「這位金在中先生沒別的特殊要求,也不想爭取特赦,雖然我跟他說他也就是幫著販賣了點走私物品,爭取特赦的話應該可以免罪‥‥」

希澈說完很惋惜的搖頭看著在中,「他只有一個要求,讓我們把這個位址的孤兒院由私人資助收歸政府所有‥‥」

允浩伸脖子看了眼桌上寫著的孤兒院地址,有點熟悉,再想了想,腦海深處“嗡”的一聲‥‥以前上高中的時候,在中跟自己說過,他是個孤兒,而他從小長大的孤兒院,就是這一家‥‥

允浩趕緊拉了把椅子坐下,有些小心的看進在中沒什麼光彩的眼睛裡,「在中啊,特赦不管你想不想要,我們都會幫你爭取的,這是政策‥‥還有,你,嗯,你說的這家孤兒院,是遇到經濟困難了嗎?」

在中聽了,靜了半晌,搖搖頭,苦澀而又諷刺的彎了彎嘴角,抬起頭直視允浩,「不是,我讓你們幫忙求政府接管,是因為‥‥那家孤兒院的資助者,是江鵬飛‥‥」然後他再次陷入沉默。

一句話帶來了太多的疑惑,允浩摸了摸鼻子,看了一眼窗外越來越燦爛的陽光,「我們先帶你回家取一些重要的東西吧,如果考察後覺得你家的環境合適,我們也許就會讓你住在家裡,然後在那裡安排監視和取證工作。」

在中聽了,冷笑一聲,低下頭咬住自己的嘴唇,放在桌面上的手攥成拳頭又鬆開,他沒有抬頭,只是悶悶的說道,「家?我早就沒有了‥‥或者應該說,從來就沒有過‥‥這幾年我一直住江鵬飛那兒,你們要是有本事進得去,也就不需要我這個證人了吧?!」

然後他臉色蒼白的抬頭,自嘲的笑著說,「更何況,那裡根本不是我的家,除了屈辱和痛苦,什麼都沒留下‥‥也許,稱之為地獄更合適‥‥」

允浩看著在中笑,突然覺得心裡有些難受,突然很希望他能大哭一場,雖然他不知道在中這些年都遭遇了什麼,但至少他能判斷出這些遭遇有多麼可怕,會把當年那個活潑靈氣的少年變成現在這樣‥‥

 

在中慢慢的把右手肘撐在桌子上,右手撐在額頭上,允浩這才發現,從昨晚到現在,在中的黑色長襯衫從來沒有挽起來過,袖口的扣子一直扣的緊緊的,領口的也是,萬一身有傷,這樣悶著可不是辦法,允浩更加堅定了一會兒帶他去醫院的想法。

這時在中卻突然說話了,「而且,以江鵬飛的個性,他一旦知道我成為了污點證人,就會不遺餘力的追殺我,所以,離開了警方的保護區,我就是在送死,不信你們現在大可以隨便派兩個小員警帶我出去逛一圈‥‥一個小時後,能還你們一個全屍那就是他太仁慈了‥‥」

冰冷的語氣配上在中冷冷的表情,允浩心中一動,突然想到了什麼,急忙起身打電話給昌珉,「喂昌珉,你現在還在醫院嗎?」

昌珉那邊很是嘈雜,「沒有啊頭兒,你不是把小李派來換我了嗎?他剛才到了,我現在在外面買點吃的然後就往局裡趕了,你要吃點什麼嗎我幫你買?」

允浩眯了眯眼,迅速的說道,「你現在馬上趕回去,和小李一起把那個人先轉移回局裡,回來我再告訴你原因,快去!」

昌珉有些慌張的應了一聲,允浩掛了電話揉了揉額角,小聲嘟囔了一句,「江鵬飛動作應該沒有那麼快吧?」

在中抬頭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輕笑著搖頭,「晚了,鄭允浩,他想讓一個人死,就是一瞬間的事情。」

允浩心下一涼,倒是一直沉默不語的希澈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既然金在中先生無處可去,也不能老把他關在這兒,這樣,鄭允浩,金在中這個污點證人以後就由你全權跟進,從住宿起居到外出取證,你24小時貼身監督‥‥」

 

 

 

「噗!」朴有天一口把嘴裡的咖啡都噴了出來,還好鄭允浩閃的快,不然這一身的衣服就都別要了。朴有天非但沒有歉意,還把眼睛瞪得老大拉著鄭允浩不放,「24小時監督?!還貼身?!‥‥哈哈鄭允浩,我說像你這樣的人怎麼一直桃花運那麼衰,原來在這兒等著呐?!‥‥」

他特別強調了“貼身”兩個字,允浩臉上一陣不自在,甩開他扒在自己肩頭的手,「唉‥‥我不知道希澈哥怎麼想的,你說我這重案組上上下下還那麼多事兒呢,我還得24小時跟進這個案子,關鍵是他還讓在中跟我一塊兒住到警局的宿舍,說是這樣最安全!我怎麼弄啊我?‥‥乾脆,我讓組員都歸你管一陣得了,反正這幾次辦案我們都是兩組一起行動。」

有天一聽就樂了,一邊踹了一腳自動售貨機拿到了一罐新的咖啡一邊說,「哎呦喂,在中在中的叫的很親密嘛‥‥好啊好啊!你們組那個小秦最近出落的越發的水靈了‥‥」

允浩伸手一指他,一瞪眼,「你少打我們組組員的主意啊,我又不是沒告訴過你,小秦那丫頭的男朋友是政府高官的兒子,你要是隨便把人家玩了,你就死定了你‥‥」

有天無所謂的聳肩,「唉呀知道了鄭大媽!我就是開個玩笑嘛,其實那小秦也就臉長得還可以,身材太一般了,而且看誰都是一雙純情的大眼睛,不是我的style‥‥嘿嘿,不過她爸爸再厲害,也跟咱不是一路的,隔行如隔山啊‥‥倒是那個蕾蕾,這兩天有沒有給你打電話啊?那可是陳局的千金,我跟你說,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懂不懂?你還不趕緊趁著陳局在位的時候當上他的乘龍快婿,到時候保管你升職的速度堪比火箭啊‥‥」

允浩不耐煩的制止了他繼續說下去的意思,擺了擺手,「你這麼喜歡還是你去追吧,我沒興趣‥‥」

 

正說著,手機響了,一看是昌珉,允浩急忙接起來,「怎麼樣?」

那邊傳來昌珉樂呵呵的聲音,「人已經接回來了,我們現在馬上就要拐進警局的大門了,一切安好嘍‥‥」

允浩剛鬆了一口氣打算囑咐昌珉不可掉以輕心,就聽昌珉突然在電話裡倒吸了一口涼氣,允浩放鬆的神經立刻再次緊繃,「昌珉?!有什麼事嗎?!」

昌珉那邊先是有人嚷嚷什麼,然後是一陣混亂的聲音,接著是昌珉有些結巴的聲音,「頭兒!這人前一秒還好好的呢!突然就昏迷了,現在口吐白沫了!我們現在正帶著他往隊醫那兒趕!頭兒你趕緊過來一下吧!‥‥天啊!他開始吐血了!‥‥」

允浩連跟有天解釋都沒來得及,直接一路飛奔向他們的方向跑去‥‥

結果還是遲了,等允浩到了隊醫那裡,昌珉已經去通知法醫科的人了‥‥允浩看著死狀極慘的司機,感到一股寒氣升起,他又想到了在中的那句話,「他想讓一個人死,就是一瞬間的事情‥‥」看來,有一場惡仗要打了‥‥

 

 

法醫室裡,金基范戴著手套翻了翻死人的眼睛,又左左右右的檢查了一會兒,就抬起頭笑了笑,「很簡單,死於中毒,很烈的毒藥,發作後一分鐘內致命。」

昌珉有些不忍的看了看白布下的那個人,又瞥了基範一眼,「那你笑的這麼高興幹嘛?!」

基範收起了笑容,嚴肅的說道,「因為一看就能看出來的事情,簡單的不用我費力思考,所以我高興,這不難理解吧?」

允浩有些疲乏的皺眉,「那金法醫能看出來他是怎麼中的毒嗎?」

基范眼風掃向允浩,淡淡的說,「可以,但是需要先解剖,所以請各位移步吧,我倒是不介意你們圍觀我工作,只是擔心看了之後你們晚飯會沒有食欲。」

允浩點點頭,「那就麻煩金法醫了,已有結果請通知我們。」說完,他示意昌珉和他一起離開。

後來又問了昌珉一大堆問題,初步判斷應該是在小李到了,昌珉出了醫院之後和他返回醫院之間這段時間差之內,有人下手了。雖然小李是個年輕的沒什麼經驗的警員,可是能在醫院人多眼雜的情況下輕易的瞞過員警給那個人下了毒,也是相當不容易的,可見江鵬飛這次是跟警局來真的了。眼看著夕陽染紅了半邊天空,允浩一拍腦門想起來自己該帶著在中回警局宿舍了。

 

 

 

宿舍在警局後方的家屬區,每個人都需要證件才能出入,可能希澈正是看到了這一點所以覺得安全吧。

所謂的宿舍就是一棟棟單元樓,像允浩這種資歷的單身警員每人都能分到一套兩室兩廳的房子。只不過像昌珉這種家離得近的可以選擇不住宿舍,而是回家和父母妹妹一起住;也有像有天這種,覺得住警局後院限制太多他的個人生活,於是自己在離警局不遠的地方租了房子住的。

所以每棟樓裡其實住的人不多,也就那麼幾戶,再加上大家都是同事,很快就熟絡了起來,比如住在允浩樓下的就是交通隊隊長李東海,住在允浩他們這棟樓頂層的就是新的狙擊隊隊長韓庚,這還是今天下午八卦的朴有天神秘兮兮的告訴自己的。

這兩天樓裡的頂層和允浩對門一直在同時裝修,既然頂層是韓庚,那麼對門該不會也是新來的同事吧?

思考著這些問題,允浩走到在中暫住的房間門前,跟門口的警衛交代了一句,警衛就打開門。允浩一進去,就看到在中黑衣黑褲的坐在那裡,望著小小的視窗外面透進來的一點點橘色光影發呆。

允浩發現這兩天在中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發呆,他輕輕咳嗽了一聲,在中雲淡風輕的回頭,眨了眨眼,「要走了嗎?」

允浩點點頭,「簡單的生活用品什麼的我讓人買了送到我車裡了,我開車帶你回去就好,你先休息兩天治好了身上的傷我們再開始取證工作。」

在中禮貌的笑笑,起身往門外走,和允浩擦肩而過的時候,他輕輕的說了一句,「麻煩你了‥‥」

允浩一僵,看著在中白皙的脖頸從他眼前晃過,消失在門外,心中有些莫名的情緒翻了翻‥‥

 

 

回家的路上,允浩一邊開車一邊從後視鏡裡觀察在中的反應,他依舊淡淡的沒什麼表情,看著窗外的車水馬龍。城市的天空到了黃昏總會呈現一種別樣的頹廢感,這種帶著頹廢感的金屬色鍍在在中臉上,更是把一種難以言喻的孤獨表現的淋漓盡致。

允浩看了看副駕駛座位上的一大包日用品,情不自禁的彎了彎嘴角。以後,就要同住了嗎?過了太久獨自一人的生活,突然有個人一起生活,哪怕那人是污點證人,也足以有那麼一絲溫暖了‥‥更何況,這個人是在中‥‥

 

正想著,在中突然看著窗外開口道,「這一片變化真大‥‥」

允浩掃了一眼窗外,認出來那是一條新修建的大馬路,直通他們以前的高中老校園,哦不對,不是老校園了,現在學校正在利用暑假翻新,等到九月份的時候所有的教學樓就都是新的了。

「嗯,是啊‥‥連我們以前上高中的老學校都翻新了呢‥‥」允浩在紅燈面前停住,在一片橘黃色的夕陽中回答道。

在中坐在後座的單薄身影明顯一顫,他有些驚慌的扭頭看允浩,「翻新了嗎?!以前的‥‥以前的那些‥‥都會不見了嗎‥‥」

允浩愣了愣,看了眼在中蒼白的臉,一邊伸手把空調調低些一邊回答,「應該是吧,前兩天我辦事路過那裡,看到好多樓都被圍起來重新粉刷了,連操場都在擴建了呢‥‥」

在中眼神一黯,咬了咬嘴唇,眼底閃過一抹落寞,隨後他翹起嘴角,笑的淡然而哀傷,陽光打在他睫毛上,卻無法增加任何一絲溫度,只是讓他的表情看起來更加冰冷罷了,「呵呵‥‥早就該想到的,不是嗎‥‥都會‥‥不見的‥‥所有的‥‥都消失‥‥」說著說著,他就把頭低下去了。

允浩一驚,急忙扭身去拍在中的背,「在中?你怎麼了?在中‥‥」

在中黑色的髮頂搖了搖,瘦削的肩膀顫了顫。這時綠燈亮起,後面的車子開始鳴笛催促,允浩無奈之下只得重新握好方向盤開車,瞥見在中抬起頭後眼圈有些微紅,允浩心中好像被人打了一下,猛然的有些抽痛。

然而更令他奇怪的是,城市本來就不大,剛才那條路是通往市中心的必經之路啊,在中竟然像第一次看到一般‥‥難道這麼多年在中都沒來這邊走動嗎?那他這些年都是怎麼過的呢?

 

就這麼想著,車子到了樓下,允浩把車停好,看了眼樓上的窗戶,嗯,很好,東海家的燈亮著呢,一會兒可以去蹭飯了。他又瞥了一眼亮著燈的頂樓,看來韓庚也在家,一會兒可以去拜訪一下,眼風再掃過自己家,他愣了愣,怎麼隔壁的燈也亮了?難道鄰居終於現身了?

他下了車拿起那一大袋子生活用品招呼著在中和他一起往他所在的單元走,「在中,這些都是最基本的用品,衣服什麼的明天我和你一起去買,順便還得去趟醫院看看你的傷‥‥在中?」

他一回頭,發現在中愣愣的靠在單元門上看著他的背影,眼神有些迷蒙,允浩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沒什麼特別的啊‥‥「在中?走啊,怎麼愣那兒了?」

在中突然回過神來,有些尷尬的伸手撫了撫衣角,允浩微微一笑,他還記得在中的這個小動作,以前每當在中緊張或者感到尷尬的時候,都會伸手撫平衣角或把手藏進長長的校服袖子裡,只剩一點指尖,想到那時在中可愛的樣子,允浩的笑容又加深了。

然而在中走過去的時候說了一句話,讓允浩一下子又回到了現實。他說,「突然一下子來到這麼多正義凜然的員警居住的地方,還真是不適應呢‥‥」這話,怎麼聽怎麼有種諷刺的意味‥‥

 

電梯到達五樓一開門,允浩就帶著在中往裡面那個住戶走,「這就是我住的地方了,比較簡陋,湊合一下吧。」

在中看到允浩抱著那一大堆東西艱難的掏鑰匙,自然的伸手接過了生活用品,他看了一眼對面的門,輕聲問,「對面住的誰?」

允浩好不容易翻到了鑰匙,「嗯?‥‥哦,不知道,今天新搬進來的,一會兒我去看一下‥‥」

正說著,對面的門突然開了,有個人提著一袋子垃圾走了出來,放到門邊然後一抬頭,看見門口的允浩和在中,咧嘴一笑,「你們好啊!」

允浩借著樓道裡不太明亮的燈光仔細辨認了一下對方,恍然的點點頭,也微笑著回應道,「你好啊,金俊秀‥‥今天新搬進來吧?」

金俊秀笑笑的跑過來,幫著在中分擔了一下那堆東西,「是啊,下午剛搬進來把雜物都收拾好了。以後就是鄰居了!叫我俊秀就好,允浩哥是很優秀的前輩啊,以後在警局有什麼不明白的我還希望允浩哥照顧我呢!」

允浩一邊開門一邊笑著應聲,「哪裡哪裡,大家都是一家人嘛,相互照顧好了‥‥」

打開門,允浩先接過在中和俊秀手裡的東西放下,回頭對他們笑著說,「俊秀要不要來家裡坐坐?」

俊秀擺擺手,「不用了,允浩哥你忙吧,改天我再來!」說完對著在中點點頭就回去了。

隨著俊秀的關門聲,樓道裡就剩下允浩和在中兩個人了。允浩一腳站在門外一腳在門內,靠著門對沉默的在中揚起嘴角,「請進吧,在中‥‥」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