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4   傷 痕

 

在中看了看允浩,低下頭從他面前走過,進入了這間屋子。

簡單明瞭的色調和佈置,簡潔中透著一絲雅致和清淡。月牙白色的木質地板,配上乳白色的條紋牆紙和淺咖色的落地窗簾,暖棕色的軟面沙發和黑色的電視櫃、茶几,以及淡灰色的鞋櫃和高低櫃,錯落有致的整潔擺放在客廳裡。

除了大門是深棕色,其餘的通往臥室和廚房的門都是奶白色,而陽臺門是落地的透明推拉門。客廳和餐廳被一道長長的深灰色隔離置物格區分開來,大大小小的格子上擺滿了各種獎盃、獎狀、相框和裝飾品。

沙發邊有個落地燈,黑色的燈身月牙白的燈罩,隨著允浩轉身跟著在中進來,把大門關好,隨後打開了落地燈的開關,屋子瞬間充滿了柔柔的、毫不刺眼的、仿若黃昏晚霞的溫暖燈光。

 

「在中,你先在客廳坐一會兒,我去給你那套換洗的衣服,然後你去洗澡,我來收拾房間,從今天起你就睡我那屋吧,我在書房支一張折疊床就好‥‥啊對了,等你洗好澡出來我先幫你給傷口上藥,你身上的傷不能再拖了,天氣這麼熱小心感染。」允浩一邊來來回回的把門口的東西往臥室搬一邊扭頭對著在中說道。

在中愣了愣,然後就靠著進門的鞋櫃看著允浩忙碌的背影不動。

允浩搬完了東西才發現在中還站在那兒,疑惑的皺起眉頭,過去想拉他,「別站著了‥‥」,在中不著痕跡的躲開,一個人迅速走到沙發邊,頓了頓,然後偏偏腿坐在了沙發扶手上,就挨著一點點,雙手放在膝頭,顯得十分拘謹。

允浩搖搖頭,走過去打開冰箱拿出兩罐飲料,遞了一瓶給在中,自己站在他身邊,笑笑低聲說,「在中,怎麼不坐好?就挨著這麼點邊兒,我一碰你不就掉下去了嗎?」

在中手裡握著飲料的易開罐瓶子,輕輕摩挲著,沒什麼表情的應了一個字,「髒。」

允浩驚訝的「啊?!」了一聲,傾身過去仔細檢查了一遍沙發,「不會啊!我前天才打掃過啊‥‥」

在中輕輕搖了一下頭,把飲料放在茶几上,碰撞聲在寂靜的黃昏顯得有些突兀,在中抬眼靜靜的看著允浩,指了指自己,「我的意思是‥‥我身上髒‥‥我不想弄髒你的沙發‥‥」

允浩拿著飲料的手微不可見的顫了一下,他知道在中所說的“髒”並不簡單的指他因為一天一夜沒換衣服沒洗澡身上還有一些泥土的味道和灰塵的蹤跡‥‥

在中的眼神裡有埋藏的很深的傷痛和絕望,若不是允浩這幾年接手過不少大案子,也見過不少言不由衷的人,再加上在中和他同窗的那一年的經歷,他也會像其他人一樣認為在中這是天生的冷漠和孤傲‥‥可是不是的,原來的在中不是這樣的‥‥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在中變得疏離?

允浩從他拿到的資料和在中的反應也可以推測出個大概,可是允浩潛意識裡卻希望他的推測不成立,因為知道的越清楚,他就越心疼在中,心裡就越難受,而這一切又都因為他們作為員警和污點證人的身份進一步複雜化,讓允浩有些無措。

 

正在這時,一直沉默的在中再度開口,眉宇間是淡淡的流動的憂傷,「鄭允浩,別對我這麼好。」

允浩直直的看著他,皺起眉頭,在中繼續低頭說道,「你不必對我這麼好,你是警官,我是污點證人,我們不是一路人,所以我會把你對我的好都理解為是警方希望我多交代情況的伎倆,所以你對我再好我也不會感激‥‥不過你們放心,是我主動要當這個證人的,就算是死,我也要把江鵬飛的罪惡告之天下‥‥你不用費心讓出臥室,也不必總用那種老友的口氣跟我說話,我們沒那麼熟的,我更希望你能用員警的身份來跟我對話,這樣我會輕鬆很多‥‥鄭允浩,從高一那一年之後,六年了,你變了很多,我更是‥‥我們都不是從前的懵懂少年了,六年,足以成就一個人,也足以毀了一個靈魂‥‥對自己討厭的人裝出這樣一副討好的表情,很辛苦吧,鄭警官‥‥」

在中話還沒說完,允浩就重重的把飲料罐放在了茶几上,「金在中!」不怒自威的聲音,在中不為所動的扭頭看別處,似乎預料到了這個結果。

他平靜的等待著,等待著允浩對他發火,說冷酷的話,大吵一架,甚至把他趕出家門‥‥這不正中自己下懷嗎,在中苦澀的彎了彎嘴角,為什麼心裡會隱隱的難受‥‥從小到大,單純的對自己好的人真的很少,允浩算是自己遇到的第一個對自己好的同齡人‥‥就是因為珍惜,所以才要遠離你的生活軌跡,允浩啊,你知道嗎,不是我不想和你重新做回好朋友,只是我已經失去了這個資格‥‥就單純的以員警和污點證人的身份相處,對我們兩人,都是最好的出路‥‥

 

允浩看都沒再看他就扭身進了臥室,在中默默的起身,撫平了衣角,又輕輕的把沙發扶手上被自己坐出來的痕跡抹平,然後盯著黑洞洞的臥室發呆,想像一會兒允浩拎著一些生活用品摔過來然後把自己趕回警局的時候,自己應該擺出怎樣的表情才最不會透露內心的恐慌‥‥那種,被全世界拋棄的恐慌‥‥

 沒想到,允浩只是拿著一套睡衣出來了,遞給在中,指了指浴室的門,「去洗澡。」

在中有些不可思議的盯著他,睫毛動了動,卻沒有接過衣服。

允浩挑了挑眉,「不是希望我用警官的身份跟你說話嗎?!好,那我現在命令你,去洗澡,聽清了嗎?」

在中還是不動,就那麼直直的看著他。

允浩彎了彎嘴角,好,這可是你逼我的。他突然的靠近在中,把衣服塞進在中懷裡,然後貼著在中的耳朵輕輕說,「啊我差點忘記了,金希澈讓我24小時貼身監管你‥‥為了履行警官的職責,我是不是應該監督你洗澡呢‥‥」

在中明顯的顫了一下,一把推開允浩,臉色有些不自然的看了看手裡的睡衣,允浩好笑的抱臂倚著落地燈看著他,「放心吧,這套睡衣是我新買的,內衣也是,我一次都沒穿過呢‥‥」

在中聽了臉色突然有些發紅,然後有些忿忿的看了他一眼就轉身衝進了浴室。

允浩看著關上的門微揚嘴角,「還說自己變了,哪兒變了?照樣是一嚇唬就聽話‥‥」

他眼光掃過桌上那罐未開封的飲料,嘆了口氣,走到浴室門口敲敲門,「在中?」裡面有悉悉索索的聲音,然後傳來在中充滿警惕的聲音,「怎麼了?」

允浩嘴角又是一揚,「沒事,你先洗著,我去樓下弄點晚飯來。」然後還沒等在中開口,允浩就晃悠著出了門。

 

伸了個懶腰,允浩心情突然有些明朗,說實話,自己六年前也不是什麼簡單角色,只是看起來比較憨厚罷了,經過警校和重案組這幾年的磨練,智商情商更是到達了巔峰,而在中嘛‥‥允浩挑了挑眉,一邊往樓下李東海家走一邊輕笑出聲,除了比以前冷漠了點兒,情商也沒見增長,自己隨便使點兒小聰明不就鎮住了嘛,嘿嘿,就喜歡看他有點驚慌又有點尷尬又有點害羞的樣子‥‥

允浩隨即正色,晃了晃腦袋,最近一定是跟朴有天這傢伙混多了,有事沒事淨想一些邪惡的東西,自己可是正義的員警,怎麼能以耍人為樂趣呢,嗯,從明天起要跟朴有天保持距離,免得讓這個掃黃組內第一黃繼續荼毒自己的健康思想‥‥

 

想著想著就到了東海門前,習慣性的不去按門鈴而是在大門上猛拍了三下。有人動作迅速的開了門,東海樂呵呵的靠著門看著允浩,「哥,來吃飯了?」

允浩搓搓手走進東海家,「對啊對啊,不過我要帶上去吃‥‥」

誰知等他剛一進屋,東海就在他身後哐當關好門然後堵在門口,表情瞬間降到冰點,冷冷的看著允浩。

允浩一回頭嚇得一哆嗦,一句『東海你吃錯藥了嗎』還沒問出口,就被他甩了好多張紙在臉上。

允浩迅速的抓住亂飛的紙,扒拉下來仔細的看了看,原來是超速罰單‥‥允浩鬆了口氣,一邊翻看一邊嘟嘴,「東海,為什麼給我開罰單啊?」

東海沒什麼表情的轉身進了廚房去給允浩把飯菜打包,簡單的飄出一句,「你超速了。」

允浩翻了翻眼睛,心說我當然看出來這是超速罰單了,他跟進廚房,繼續晃著自己手上的紙張,「但我是為了執行任務才超速的啊,都是警隊自己人,就別罰了吧?反正最後我也是找希澈哥報銷,到頭來還不是挖咱們自己的牆角嗎?!」

東海白了他一眼,依舊淡淡的說,「你超速了。」

允浩完全無語,知道一涉及關於交通問題就無法和這個鐵面小隊長溝通,於是略帶不滿的伸手拿了一塊小盤子裡的點心放進嘴裡,含糊的說,「兩人份。」

東海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靜了半晌,搖搖頭,又點點頭,咂著嘴繼續打包食物,「朴有天說的果然沒錯‥‥」

允浩差點被自己嘴裡的東西噎著,咳嗽了兩聲,「他,他他又胡說什麼荒謬的理論了?!」

東海咧嘴一笑,「沒什麼,就是我們幾個瞞著你打了個賭,至於賭注是什麼?賭的是什麼?你就不用關心了,哥你只要好好的做好角色扮演就成了!」

允浩一瞪眼剛想說什麼,東海把兩個飯盒推到他懷裡,然後再一把將其推出廚房,一直向大門口推,「哥記得去給你的罰單繳費喲慢走不送!還有!明天別再來蹭飯了明天我老媽出差不會來給我做好後勤準備,於是我得去我姐家吃飯‥‥」

說完這一大通話,允浩依然一腳踏出了大門,眼看著東海即將關門,鄭警官用他優秀的擒拿術抓住了東海的胳膊,「東海,你老實跟我說,朴有天到底用他可怕的思維體系禍害了我們多少兄弟‥‥」

東海純真的眨眨眼,「哥你沒聽過咱們局最近很有名的一句流行語嗎?」

允浩頓時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於是有氣無力的搖了搖頭。

東海再次露出純真的笑容,「政策上,是陳局的天下;氣勢上,是金希澈的天下;行動上,是鄭允浩的天下;至於思想上嘛,那就是朴有天的天下了‥‥哥祝你和金在中渡過一個愉快的夜晚!」笑嘻嘻的說完這最後一句話,東海在允浩面前毫不留情的“嘭”的一聲關上了大門‥‥

 

 

 

在中從浴室出來時,身上穿著允浩寬大的睡衣,拿著毛巾邊擦頭邊謹慎的四處看了看,確認允浩還沒回來才舒了一口氣坐到了餐廳的木質椅子上,擦乾了頭髮,他看了眼已經全黑的天色,再次確認了一下門口還沒有動靜,這才抓起允浩走之前放到餐桌邊的矮櫃上的酒精和藥膏紗布之類的走回浴室。

明亮的燈光中還泛著些許水汽的濕潤,寬大的洗漱台前整塊的鏡子上彌漫著霧氣模糊一片,在中看著鏡中模糊的自己,木然的抖了抖髮梢上的水珠,然後伸出手指,輕輕的從鏡子中央開始畫圓,塗抹出了一塊清晰的反射鏡面。

鏡子中的人黑髮大眼,但過分消瘦的臉頰和不健康的蒼白的臉色,卻讓這張本該更加俊美的臉上呈現出沉重和疲憊。在中就那樣看著自己的臉愣愣的出神,過了好久才輕嘆一口氣,抬手輕握自己脖子上的項鍊掛墜,摩挲了一會兒,又嘆了口氣,才開始緩緩的褪去上衣‥‥

 

一身觸目的傷痕,蜿蜒至手臂手腕,上至鎖骨下方,下至腹部,甚至有些傷痕延伸到了褲腰的位置,並且消失在褲子的遮擋之下。

在這些傷痕中,那天被警方追逐受的新傷只占了一小部分,僅僅是大臂和肩膀有些擦傷,後背有一兩道劃傷而已,而最驚心的,是在中身上一道一道深深淺淺長長短短,似乎可以由於各種原因而導致的舊傷留下的猙獰痕跡‥‥

本來應該白皙細膩的皮膚在疤痕的映襯下顯得無比可怖,最深的一道疤痕竟然從右肩頭一直劃過前胸直到左腹部,深深的糾結著的肌理在白色浴室等的照射下清晰而深刻,似乎在透過肌膚偷偷抽噎‥‥

在中低頭看了看自己的上身,再次木然的抹了一把從劉海處滴落的水珠,然後吸了吸鼻子,拿過碘酒準備擦藥。

正當他回頭去搆被自己隨手放在洗衣機上的藥棉時,竟赫然發現鄭允浩正站在浴室門口,一臉不可置信而又糾結複雜的表情狠狠的瞪著他‥‥

在中一驚,手裡的酒精瓶子沒有拿穩,重重的磕到了洗漱台,強化玻璃和大理石相撞的聲音回蕩在浴室中,引起一陣巨大的共鳴。

在中迅速的扯過睡衣,儘量讓自己表面上平靜的系好扣子,抓著藥棉從允浩身邊走過,一語不發。

 

誰知就在他即將踏出浴室門的那一刻,突然被一股大力拉住,允浩二話不說的拿起藥箱把他拉到沙發上坐好,然後隨手扔了個茶几上擺著的蘋果,砸開了客廳吊燈的開關。驟然增強的亮度一覽無餘的將在中睡衣寬大領子下的傷痕和臉上一閃而過的驚慌展現了出來。

允浩緊緊抿著嘴巴,從在中的角度看去,他的眼睛隱在頭簾的陰影裡,看不出表情,進入視野的只是他堅硬的下顎線條和亮亮的眼眸光亮。

允浩一把抓過在中的衣領,隨手一揪,寬大的睡衣就滑過了肩膀,所有的傷痕都赫然在目,允浩倒吸一口冷氣,直直的瞪視著那些舊傷。

在中大怒,一拳打向允浩的臉頰,「給我鬆手!」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允浩根本就沒有躲開那一拳,而是生生的接下了在中力道不輕的一擊。

頓時,允浩左邊的嘴角就微青了起來,在中又急又氣的把睡衣穿好,瞪著依舊保持著臉偏向一側姿勢的允浩,大吼了一聲,「你是豬嗎?!躲都不躲!還是你想明天告我惡意襲警!」

說完他迅速起身打算走開,允浩卻又是大力一拉把在中固定在沙發上,低啞的聲音中有一絲心痛又有一絲不易察覺的顫抖,「在中,怎麼弄的‥‥」

在中沒說話,盯著頭頂的吊燈出神,半晌風輕雲淡的拋下一句,「為了活著‥‥」

允浩抓著在中肩膀的手也跟著聲音在微微顫抖,那些連他這個見多識廣的員警看了都無法忍受的傷痕實在是給了他太大的觸動,讓他無法不失態‥‥

這就是在中一直穿繫的緊緊的長袖黑色襯衫的原因吧,穿白色的話傷痕會隱隱透出,繫不好領口袖口的話傷痕也會露出來‥‥怎麼會這樣‥‥那些明顯黯淡的舊傷現在看起來都那麼可怕,當初經歷了這些事的在中,到底承受了怎樣的痛苦才熬到今天?‥‥

 

在中見允浩低頭不說話,再次掙脫了他的手起身朝臥室走去,允浩緊抓藥箱搶在在中前面擠進屋裡,然後用不容置疑的口氣說,「我幫你擦藥。」

在中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不必麻煩了,我自己來。」

允浩眯了眯眼,不再說話,而是開始倔強而固執的拆藥棉。在中冷笑一聲,走過去劈手奪過藥箱,允浩猛地抬頭大聲說道,「你後背傷的不輕你怎麼自己來?!你不想說那些傷疤是怎麼來的我不會逼你!但你至少不應該拿自己的健康開玩笑!」

在中熟練的拆開包裝拿起碘酒瓶子,在藥棉上倒了倒,冷哼一聲,「因為我不想在你面前脫衣服,可以了嗎?現在請出去吧,我要擦藥了。」

允浩皺眉,「那些傷疤並不‥‥」

在中突然把手裡弄好的藥棉扔到床頭櫃上,爆發般的大聲喊道,「我就是不想脫怎麼了?!好!你不走我走!」

說完他就不管不顧的起身,允浩也起身擋在他面前,也大吼出聲,「大家都是男人你有什麼彆扭的?!再說了以前又不是沒看過!」

這句話喊出後,在中愣了兩秒,盯著允浩因發怒而微顫的髮絲靜了一會兒,突然笑了出來,然而眼底卻絲毫不見笑意,是完全的冰冷和嘲諷。

在中走近了一步,幾乎貼上了允浩,一挑眉,揚了揚嘴角,「有什麼彆扭的?‥‥呵呵‥‥因為,我,是同性戀‥‥」

允浩呆住了,嘴巴微張盯著在中說不出話,在中苦澀的冷笑,諷刺的聳聳肩,「現在可以讓開了嗎?鄭大警官?」

接著他退後了幾步,抱起雙臂看著允浩,「你現在改變主意不想讓我睡你臥室還來得及,我是不介意睡沙發的,關鍵是千萬別髒了您的地盤。」自暴自棄的說完這些話,在中有那麼一瞬間感到眼眶發酸,他閉了閉眼,深呼吸一口氣,隨後抓起藥箱跨出臥室大門。

走到客廳中央時,胳膊再次被人拉住,在中忍無可忍的回頭,眼眶發紅的、冷酷而決絕的說,「放手,鄭允浩,你再耍下去,別怪我翻臉,到時候你別想從我這兒問出一絲一毫線索來‥‥」

允浩拉著他的手臂緊了緊,打斷在中的話語,輕聲卻堅定的說道,「我不管你是同性戀也好,你會翻臉也好‥‥我只知道,你是金在中‥‥所以,」他今晚第N次奪過藥箱,「先擦藥再說。」

允浩那瞬間執著而心疼的眼神,仿佛一個巨大的旋渦,攜卷著、淹沒著在中,把他狠狠的溺在了記憶的深潭中‥‥

 

 

也是這樣一個草暖風熏的夏夜,穿著帶滿灰塵破破爛爛的校服的在中,嘴角眼角都掛了彩,腫了起來,眼鏡也碎在了一邊,但他正坐在操場看臺的最高層,雙腳踏在下一層的椅背上,悠哉的晃來晃去,傻呵呵的樂著。

而坐在一邊的允浩一邊抓住在中亂晃的手臂想給他擦藥一邊嘟嘟囔囔,「真是的‥‥你不會喊老師啊!那麼多人圍過來你就跟他們愣打?!要不是我恰好路過你今天很可能就被打殘了你知道嗎?!多大的人了,還不會照顧自己,手別亂動了!藥水要灑了!」

在中聽話的乖乖不動了,允浩在操場微弱的燈光下仔細的看了看在中的傷勢,皺著眉,齜牙咧嘴的說了一句,「這幫狗崽子,總有一天要教訓他們‥‥」說話的語氣雖然不善,但手上給在中擦藥的動作卻輕柔至極。

在中突然回頭看他,允浩正在給他往脖子上塗藥,在中一轉頭兩人就臉對臉了,近的呼吸可聞,允浩有點尷尬的往後縮了縮,在中睜著雖然眼角發青但依舊清澈明亮的大眼睛眨了眨,輕聲問道,「允浩,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允浩愣了愣,抿了抿嘴,有些不自然的笑了一聲,抬手輕捶了一下在中的肩頭,「因為我們是哥們兒啊!一輩子的好朋友‥‥」

在中聽了,眼神突然一黯,低低的「哦」了一聲,然後扭頭起身,「我要回宿舍了‥‥」

允浩伸手一拉在中就跌坐回去,他還是那樣不輕不重的皺著眉,「回去幹嘛?都傷成這樣了,你們宿舍那幾個懶豬會照顧人嗎?!你‥‥算了,先擦藥再說。」‥‥

一樣的夏夜,一樣的話,卻是物是人非的無奈,和彷徨‥‥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