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5   危險的演出

 

第二天一早,鄭允浩面色凝重的載著金在中開車去警局。按照計畫,他們今天要去第一個取證地點將證據取出,因為在中是分別將江鵬飛犯罪的各種證據藏在了各種地方。

而在這之前,他們應該先到警局去接上今天共同行動的隊友,由於特別行動組人員眾多,所以並不是每次行動都會全員參加的‥‥

「昌珉,金法醫那邊的鑒定結果出來了嗎?」允浩一邊接過需要他簽名的檔一邊問打從一進辦公室開始就一直盯著坐在玻璃隔牆後的在中看的昌珉。

昌珉回過神來,對著允浩挑了挑眉,「頭兒,昨天晚上就出來了,食物中毒,應該是他們在醫院的盒飯裡動了手腳‥‥可是昨晚你手機為什麼一直關機啊,你們家電話為什麼一直打不通啊?害的我差點奔過去看你是不是被暗殺了,好在後來東海打給我說他晚上看你出來倒垃圾了,人身情況很完整,沒缺胳膊少腿的‥‥」

說完,昌珉又瞄了一眼面無表情的在中,在中坐在隔牆後是聽不見他們對話的,所以昌珉突然笑的很賊,湊過來看了看允浩微青的嘴角,點了點頭,兀自輕輕感嘆道,「朴有天又贏了,再輸下去我這個月零花就沒了啊‥‥」

鄭允浩危險的眯起了眼,昌珉感到這束強烈的目光後,打了個激靈,「呃,頭兒我餓了我要去吃早飯了您忙您忙‥‥」說完一溜煙的跑掉了。

 

昌珉前腳剛走,負責今天和鄭允浩一起行動的幾個隊員就陸續進門了,朴有天首當其衝的搓著手圍著鄭允浩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最終發現他嘴角的青腫痕跡後很沒有形象的仰天大笑,然後回頭對著東海伸手,「給錢給錢,你看我說什麼來著,你們還不相信我,嗯?!憑我朴有天的判斷力‥‥」

旁邊的韓庚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東海不情願的伸手掏錢,不過這一切終結于鄭允浩的一聲爆喝,「朴有天!!」

有天撇撇嘴轉過來,「哎呦喂?鄭帥你不要醬紫喲,敢做不敢認可不是男人應該有的行為喲‥‥」

鄭允浩雙手支在桌子上,前傾著上身,笑的一臉燦爛,「朴有天,你別忘了,今天的任務是我全權負責安排。」

有天聳聳肩,把東海手裡的錢搶過來揣進兜裡,「那你也別忘了今天你們要去的那家火車站的工作人員是我聯絡的,沒有我的參與你光是重新交涉就得花上兩個小時‥‥」

這時,一直沉默的韓庚突然輕聲說道,「哦,其實這個倒不用擔心,他們的站長是我以前小學同學,我們前不久還一起聚過餐呢‥‥」

朴有天瞬間面部表情僵硬,一臉“我服了你了老大”的表情回頭哀怨的看著仍舊不明所以看著他微笑的韓庚,搖搖頭,有天不禁在心裡感歎人生果然是喜憂參半啊,前一秒還沉浸在數錢的喜悅中,下一秒就要承受破財免災的痛苦了‥‥

果然,鄭允浩聽了更是笑得見牙不見眼,「那正好哦,朴有天,金在中的衣服還沒買,總不能讓他一直穿我的舊衣服,所以呢,就麻煩你這位一直自詡為有絕世眼光的天才時尚達人跑一趟市中心的那幾家名店嘍‥‥啊對了,這是在中對他自己服裝提的要求,」說著允浩把一張便簽紙塞進了有天西裝上衣的口袋裡,「記得要乖乖遵守喲,否則‥‥哼哼!」

有天就怕允浩發出這種笑聲,記得大一剛開學時看鄭允浩一臉憨厚的樣子他還忍不住夥同金希澈多欺負了他好幾次,直到後來有一次真把允浩惹急了,結果他不怒反笑,就那麼看著他倆笑,直笑得風雲變色天地逆轉,導致朴有天后來連續做了倆禮拜的噩夢‥‥

「否則什麼?你你你‥‥你該不會要對你親愛的同學兼親密的戰友下毒手吧?‥‥」有天一副慷慨赴死的樣子挺胸問道。

允浩抱起雙臂搖了搖頭,「NONONO,如果你買不到金在中想要的衣服,那麼你今天花在衣服上的所有錢,我一分都不給你報銷,而且‥‥」允浩滿意的看到聽到這話之後的有天瞬間慘白的臉色,補充道,「而且!我還要把你手機號碼告訴上個星期在酒吧遇見的你那位第31號女伴!!」

朴有天狠狠的吸了一口氣,最終什麼也沒說,留給鄭允浩一個“算你狠”的眼神就奪門而出,剩下東海在後面大喊「朴有天你先把錢還我!‥‥」

 

 

在中在隔離牆那一邊看著辦公室裡允浩意氣風發的一舉一動,還有他和同事朋友談笑風生時微翹的嘴角和眼神中透出的王者的光彩,心中仿佛有什麼酸澀的情緒在一點點的泛上來。

他是最棒的警官,他是最有前途的天之驕子,他有一幫可以喝酒打鬧又可以同生共死的患難好友,他有光明的未來和豁然的事業‥‥再看看自己‥‥在中自嘲的笑出了聲,原來,我們之間的距離,已然這樣大‥‥

習慣性的去整理衣角,在中用手指輕觸著允浩借給他穿的黑色襯衫,質地優良的名品面料,摸在手裡是柔軟而順滑的,和自己之前一直穿的襯衫雖然檔次上差不了太多,但因為是允浩的,所以似乎多了幾分溫暖和安心。

在中呆呆的用手指繞著衣角轉了轉,然後搖搖頭迅速放下手‥‥我這是在幹什麼啊,在中靜靜的看著玻璃那邊給東海和韓庚分派任務的允浩,心裡悶悶的想到,不要亂想了‥‥他生活在陽光下,而我寄生在黑暗中,永遠不可能有交集‥‥

 

 

 

 

人來人往的火車站候車廳,允浩和在中一左一右的走向儲備行李的儲物櫃。

韓庚早已在候車廳二樓找了一個有利位置藏好,無聲手槍縮在袖口裡,似鷹的眼神淩厲的掃射全場,以防突然出現的意外情況。

東海則一直在候車亭外的車裡等待,這樣如果有突發事件他可以迅速通知在埋伏在四周的員警並且驅車迅速載上允浩和在中離開這裡。

大大的帽檐下,允浩眼神警惕的觀察著四周有無任何可疑情況,而在中則戴著巨大的墨鏡,一言不發的走向目的地。

他停在了第50號櫃面前,然後雙手插兜回頭看著允浩笑。允浩眼風剛剛從旁邊掃向這邊,頓時愣了愣,「就是這個嗎?」他低聲詢問在中。

在中點頭,依舊微笑不語,允浩納悶的看了看他,「那你就開櫃子吧!‥‥放心好了,有我在,不會出事的。」

在中嘖嘖嘴,「問題就出在這裡。」

允浩眉頭一皺,「什麼問題?」

在中無所謂的聳聳肩,「鑰匙不在我這兒。」

允浩挑眉,裝作自然的抬手,對著袖口處的對講機講到,」幫我找負責儲物櫃的車站工作人員來。」

在中攔下他,「櫃子的鎖我動過手腳,只有那唯一的一把特定鑰匙能打開,如果換了別的鑰匙或者用撬鎖工具來開的話,裝置在櫃子裡的微型炸彈就會爆炸‥‥」

允浩臉色沉了沉,「在中,那鑰匙到底在誰那兒?」

在中笑的自信滿滿,「在一個‥‥今天會來抓我的人身上‥‥」說著,他湊過去在允浩沒戴對講耳機的那側耳邊輕聲說了幾句話。

允浩聽後猛搖頭,「絕對不行,這樣太危險了,根本沒有任何計劃性和安全性可言,我還是找警局的開鎖專家來吧‥‥」

在中退開一步,冷冷的看著他,「鄭警官,你別忘了,我做你們的污點證人,這本身就是一件沒有安全性沒有可靠性的事情,做與不做,全在於我的興趣,反正我也不需要特赦,你們沒什麼可以要脅我的。我剛才說的那個方法,不僅是唯一的方式,也是一箭雙雕的方式,萬一我有意外,你可以回家去你臥室枕頭底下找出我寫有剩餘證據地點和取證方式的紙條,紙條上的藥水會在今天下午兩點時自動失效‥‥所以你明白了?這場遊戲,你們的損失將會是零‥‥」

允浩低聲說,「才不是!如果你因為這項莽撞的計畫而丟了性命,我們損失就大了!」

在中冷笑了一聲,「哼,是嗎,除去污點證人這個身份,又有誰會在乎我的死活?」說完,他迅速的調頭向門口走去。

允浩咬了咬牙,立刻在對講機裡吩咐道,「韓庚,從窗戶盯住車站外的道路,一會兒如果有個騎摩托的人衝過來,先不要開槍,等他抓住在中之後,即將駛出車站大門的時候在開槍,而且要一槍即中,不要問為什麼!」

韓庚輕輕應了一聲,就在樓上掉轉了位置,沖著視窗開始了伏擊的前奏。

而另一邊,允浩也迅速通知了東海讓他千萬要聽到他命令後再行動,別輕易出手。都交代好了,他裝作跟車站工作人員交涉的樣子,餘光一直關注著往門外東海車的方向走著的在中‥‥

 

在中出了大門,東海按照他吩咐的一樣按兵不動,坐在車裡等在中,在中表現出想呼吸一下新鮮空氣的樣子,走到了離東海車門有幾米距離的甬道口,伸了伸懶腰‥‥

此時,一道摩托的馬達聲由遠及近迅速傳來!

在中裝作沒有聽到的樣子,低頭打算往回走,正在這時,一道騎著摩托的黑色身影從甬道那頭躍然而出,疾風般掠過在中身邊,一把揪住他,扯上後座,隨後揚長而去!

「行動!」允浩一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跳上東海的車,一邊在對講機裡大喊道。

東海開足了馬力狂追過去,附近的員警也都湧了出來打算攔截那輛摩托。而摩托上的人掏出了手槍,開始和周圍不斷逼近的員警對打!

眼看著堵到門口的員警越來越多,摩托上的人失去了耐性,閃電般停住車,一把扯住在中的頭髮把他揪到自己胸前,手槍直直的抵著在中的頭,悶在頭盔後大聲喊道,「誰在靠近我就斃了他!」

在中慘白了臉色,有些微微顫抖,允浩急忙在對講機裡下令要大家別輕舉妄動。

那人見這招管用,接著說道,「讓我走出大門!如果你們敢跟過來,我就把他打成篩子!」顯然,這人在門外還有接應的同夥。

東海在車裡一拍方向盤就要衝下車,被允浩眼疾手快的攔住,他的眼睛一直盯著在中沒離開過,冷靜的對東海說,「再等等。」

東海眼睛一瞪,「還等什麼?!再等他們就該跑了!誰知道他們抓到金在中後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

允浩死死的盯住在中,靜了幾秒,嘴角突然微微一揚,輕聲對著耳麥說道,「韓庚,行動。」

 

接下來的事情幾乎發生在同一秒,原本一臉被嚇呆了的表情的在中用手肘狠狠一擊分神在跟員警對話的頭盔男,接著瞬間側身彎腰撲到了旁邊的地上,與此同時,樓上的韓庚精准的利用頭盔男發愣的那一秒扣動了扳機,子彈狠准的射穿了他拿著手槍的手,並且在他的慘叫聲中又補了兩槍,分別射在了他的左右小腿上。

允浩幾乎是撞開車門衝了過去,吩咐警員把那人帶走,同時伸手扶起了地上的在中。

在中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擺擺手示意自己沒事,接著揉了揉摔疼的膝蓋,然後遞了一個東西給他。

允浩接過來一看,是一把小巧的、形狀奇特的鑰匙,「在中,謝謝你‥‥」他輕聲說道。

在中理了理被風吹亂的頭簾,「你把我想的太高尚了,我只是為了報復江鵬飛而已‥‥」

允浩沒說話,輕輕扶著在中的手肘跟他一道往候車室裡走,「你怎麼知道他一定會派這個人來?又怎麼敢肯定這人一定會帶著這串內含鑰匙的項鍊呢?」

在中不著痕跡的掙開了他的手,冷笑道,「因為江鵬飛知道我不會輕易被他抓走,所以他一定會派一個他最笨卻最聽話,即使損失了也不可惜的手下來試著抓我‥‥至於項鍊的問題,這是那人去世很早的母親留給他的唯一遺物,他一定會帶著。我是在一次酒宴上趁他喝醉了在廁所裡嘔吐的時候把鑰匙藏進去的‥‥」

允浩怔了怔,看著在中熟練的打開櫃子門,「在中‥‥你很早就有報警之心了嗎?」

在中拿出裡面封存完好的一個資料夾,遞給允浩,在他把資料夾交給下樓的韓庚並囑咐了幾句之後,才回答道,「從我走入他噩夢般的生活之後的每一天,每一刻,我都在想著怎麼逃跑,怎麼解脫‥‥反倒是我要謝謝你,鄭允浩!」

在中說著,把墨鏡摘下,露出一雙驀然的雙瞳,直直的看著他,「如果那天我沒有遇到你,可能我這輩子也逃不出來了‥‥」

 

 

 

中午,一行人回到了警局,允浩讓昌珉帶著在中先去食堂吃飯,自己則回辦公室給希澈打好了行動報告交了上去。

正打算去食堂跟昌珉他們碰面,一出門就碰見了基範,允浩笑著打了個招呼,「金法醫,吃好飯了?」

基範點頭,「吃過了,鄭組長,有件事我必須告訴你,是剛剛才發現的。」

允浩皺眉,「怎麼了?來來來,進屋說。」

一進屋,基范就把門關上,接著站在沙發邊對允浩說道,「看來江鵬飛是個不大精通藥理的人,他給那個司機下的毒,雖然表面上看很常見,但分析其藥物成分和殘留之後,卻暴漏了他經營的藥物走私的蛛絲馬跡‥‥這種毒藥,從致命程度上來說,分三個等級,分別由三種不同的特別添加劑掌控,而他下的藥是最厲害的一種,所附帶的添加劑唯一的產地就是東南亞熱帶雨林‥‥並且據我所看過的書籍記載,這種添加劑的原漿只會在每年的7-8月份從雨林裡的一種特殊植物上溢出,從採集原漿到製成成藥運輸出去,頂多會花兩個禮拜,所以‥‥」金基範推了推架在鼻樑上的眼鏡,「我想鄭隊已經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允浩噙著笑容點頭,「嗯‥‥不愧是美國高校畢業的高材生,真是厲害。」

基範無所謂的攤攤手,「屍體有時就是最好的取證資源,只是以江鵬飛那種草菅人命和頑固自大的個性,他不可能瞭解到這一點罷了。」說著他看了看錶,「我還有事,先走了,有新的發現再通知你吧!」

目送著基範離開,允浩高興的撥通了昌珉的手機,「讓他們停止跟進北歐那條線,那是江鵬飛放的煙霧彈,立刻調查東南亞所有運輸成藥的線路,最好能隔斷他和東南亞所有走私供應商的聯繫!」‥‥

 

 

當天晚上,忙了一天的允浩半夜渴醒了,頂著一頭蓬亂的髮型在黑暗中摸索著到廚房喝了一大杯冰水,這才感覺好點了,卻在回去的路上發現推拉門開著,陽臺上有忽明忽暗的火星‥‥

他這才想起來,今天下午在回家的路上在中進超市買了好幾包煙和好多瓶酒,當時自己還不太高興,因為作為一個有些職業潔癖的警員,不太習慣讓家裡充斥著煙酒的味道。

嘆口氣,允浩隨手抓起沙發上被在中脫下的黑襯衫走上了陽臺‥‥

在中只穿了一件跨欄黑背心和一件長長的灰色睡褲,赤著腳站著,雙肘撐在落地窗的窗櫺上,上身微微前傾,隨意的靠在玻璃窗上。

帶著濕熱的風從大開的窗戶狠狠灌進來,吹得煙蒂上的火光一閃一閃,在中右手食指和中指夾著煙,左手輕扶額頭,時不時吸上一口,然後含在嘴裡幾秒,又微微抬頭輕輕張嘴,眼神迷離的一點點吐出煙圈,還不時的把煙伸出窗戶,在外面磕掉煙灰再伸回來‥‥

煙霧繚繞中,一切都顯得那麼不真實,在中瘦弱的身軀即使在夏風中也似乎將被吹垮,他皺著的眉頭,他慵懶的動作,他隱藏著深深傷痛的眼神,無一不在允浩心裡激起波瀾‥‥

「你身上的傷還沒好,穿上外衣吧‥‥」

在中一愣神間,允浩已經自他身後把襯衫披到了他的身上,在中這一回頭,剛好和允浩鼻尖擦鼻尖而過,在中明顯表情一僵,允浩倒是沒什麼不自然,只是被有些濃的煙味嗆得咳嗽了一聲,「這麼晚了怎麼一個人抽悶煙,睡不著嗎?」

在中定定的用黑色的眼眸盯著他,半晌收回目光,掐滅了煙蒂,「沒什麼,我煙癮犯了,不好意思,嗆到你了‥‥」說著,在中探手出去把另一面窗戶也打開了,輕輕說道,「通一會兒風就好了,我會等到煙味兒沒了關好窗戶再回去睡的‥‥你先回去吧,不是不習慣熬夜嗎‥‥」

在中無意間說出了允浩高中時的習慣,讓他一驚,沒想到在中還都記得。

允浩笑著也靠在了窗戶上,和在中一起看著窗外的萬家燈火,「呵呵,上了警校又當了這麼多年員警,再不喜歡熬夜的人也早已習慣了‥‥」

在中怔了怔,沒再說話。一時間,兩人都陷入了沉默。允浩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指著遠方一個高高的建築說,「你看,那個亮燈的高塔,你還記得我們以前最愛在週末的時候拎著可樂和薯片爬到那上面,聊天聊一晚,再在第二天天亮前偷偷回宿舍嗎?有一次還差點被值班的老師逮到,嚇死我了‥‥」說著說著,允浩的思緒又回到了那年春夏之交,臉上的表情不禁柔和了起來,嘴角也漾起了笑容‥‥

 

 

 

「鄭允浩你動作快點!」在中貓著腰在學校後面殘破的老牆邊對後面壓低聲音吼道。

允浩伸手作了個「噓」的手勢,慢慢爬過來,「你小點兒聲!一會兒老師來了怎麼辦?!」

在中撅嘴,看了眼微亮的天色,跺跺腳,「都怪你!沒事買什麼啤酒喝?!結果弄得我們兩個人都睡得跟死豬似的!天快亮了才趕回來!」

允浩自知理虧的敷衍,「唉呀好了好了,這不都到門口了嘛‥‥你先進去吧,我跟在你後面。」

在中瞪了他一眼,然後踏著允浩的肩膀攀上了磚牆。

就在允浩長出一口氣準備接過在中拋出來的繩子也翻進去的時候,往常的繩子卻沒拋過來,倒是在中狼狽的又翻了回來,上氣不接下氣的說,「快,快跑!老,老師追來了!」

允浩一聽心臟狂跳,這要是讓老師抓住可就得記過了,於是拉著在中的手就是一頓狂奔,直到兩人跑的滿頭是汗氣喘噓噓,從另外一條秘密通道鑽回學校宿舍樓旁邊,又趁著夜色掩映和樹影婆娑從二樓的破了的窗戶翻了進去,這才鬆了一口氣。

兩個人在空蕩蕩黑洞洞的樓道裡小聲喘著氣,一邊一個的靠在走廊的牆上,對視了一會兒後,不約而同的撲哧一聲笑出來,互相捶了對方的肩膀一下‥‥

 

 

 

允浩到現在都記得,那一晚,在只有月光作為光源的漆黑樓道裡,在中的雙眼,閃爍著怎樣美好的光彩‥‥

回到現實中,允浩偏頭去看一直沒說話的在中,發現他的嘴角也噙著一抹不易察覺的回憶般的微笑,囔囔的小聲說道,「記得啊‥‥當然記得‥‥不過‥‥我很久沒去過了‥‥」說到這裡,在中的表情突然就黯了下來,看得允浩心裡一緊。

正當他打算開口跟在中說點什麼的時候,他們家的大門突然被拍的震天響,連在中表情都是一驚。接著,門外傳來了朴有天煞風景的喊聲,「鄭允浩!開門開門!哥兒們找你避難來了!!」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