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7   夢中的我們

 

好冷,好冷‥‥一片黑暗中,我仿佛沉溺進了水底,想抓住什麼,卻什麼也抓不住。頭疼的快要炸開,還有腹部的疼痛,是不是要死了‥‥呵呵,這樣也好,那麼多恩恩怨怨,我真的已經無力承擔,如果就這樣去了,也許我就能得到平靜了‥‥

「在中?!在中!睜開眼看看我!在中!‥‥」

‥‥是誰?是誰在叫我的名字?會用那樣的語氣和感情喊我名字的人,從始至終只有一個‥‥可是‥‥允浩,我突然沒有勇氣睜開眼了,因為,我不想面對這個世界‥‥你懂嗎‥‥你走不進我的世界,而我,也無法靠近你‥‥

 

 

允浩隔著看護室的玻璃窗焦急的呼喚著,眼看著在中臉色越來越不對勁,牙關越咬越緊,手也緊抓著被單,青筋可見,身上更是像被雨淋了一樣的出著汗,允浩急的直用拳頭砸窗戶。

一旁的金希澈瞥了他一眼,「鄭允浩,你先冷靜點行嗎?剛才趙醫生不是都說了嘛,在中沒事,就是舊病復發而已,他保證一定能治好的‥‥而且,作為一個員警,你對污點證人的關心是不是超出應該有的界限了?!這會影響你的判斷力。」

允浩低了低頭,嘴角扯出生硬的線條,沉聲說道,「在中‥‥在中不一樣。」

希澈捋了捋頭髮,嘆氣道,「做員警就是這點不太人性化,哪怕是你的至親好友,只要他站在了你的對立面上,我們都不能留情,懂嗎?」

允浩抬起頭,眯著眼看著裡面的醫生忙碌的身影和在中逐漸緩和下來的臉色,木木的點了點頭。

希澈拍了他肩膀一下,「今天陳局跟我說他不贊成你和金在中走的太近‥‥我想他應該已經開始留意你們的一舉一動了‥‥你,好自為之吧,不要因為一時意氣用事得罪了陳局。我還有事,先走了‥‥」

希澈說著轉身拿起放在醫院長椅上的外套,走了兩步又回頭說道,「對了,你們組的余傑讓我轉告你,說組裡這幾天積攢了好多事,希望你能抽時間過問一下‥‥允浩,」希澈直視著他的眼睛,「你要記住,你首先是重案組的頭兒,其次才是特別行動組的人,我給你配了那麼多隊友,就是為了讓你們大家共同承擔任務分擔壓力的,你不能總是事必躬親‥‥」

說著,希澈朝病房裡面偏偏頭,「我收回之前說的讓你24小時貼身監督他的話,從今天起,特別行動隊隊員輪流監督他,帶他去取證。」

允浩皺眉,咬了咬牙,「哥,我想‥‥」

希澈擺了擺手,「我這不是在跟你商量,這是命令,鄭允浩。」

允浩靜了半晌,才最終深呼吸了一下,「遵命,金副局。」

希澈嘴唇動了動,似乎還想說什麼,但最後也只是搖搖頭,轉身走掉了‥‥

 

允浩撥通了昌珉的電話,而接聽的人卻令他意想不到,「朴有天?昌珉的電話怎麼在你這兒?」

有天在那邊嘿嘿的笑著說,「剛才就在慧妍即將追上我的那千鈞一髮的時刻,昌珉作為救星出現了,我就讓他帶著你表妹出去吃好吃的了,嘿嘿,你知道吧,我一向想撮合他們倆,所以,為了不讓別人,特別是你這個煞風景的表哥打擾他們,我就把昌珉的手機偷過來了‥‥」

允浩心裡正煩著,沒聽他說完就有些氣悶的掛了電話。

這時韓庚從走廊盡頭跑了過來,「手續我都辦好了,醫生說住院倒是不用,等他清醒了之後送回家安養一段時間就好了,不過‥‥醫生說在中這腹部疼痛是隱患,需要喝中藥調養‥‥」

允浩扭頭去看看護室裡的在中,心裡湧上說不出的滋味,他心疼的點頭道,「好‥‥我可能馬上要回局裡一趟,有點公事要處理,能不能麻煩你一直在這兒等著在中醒過來,然後把他先帶回你家?我一下班就會去把他接回來的。」

韓庚愣了愣,笑道,「當然可以啊,我們本來就是隊友嘛,監督在中的事本來也應該由大家分擔呀,不用說的那麼客氣‥‥呵呵,聽你這口氣,在中倒好像是你們家人,託付給我一段時間似的‥‥」

看著韓庚柔和溫暖的笑臉,允浩心底仿佛有什麼突然清晰了一下‥‥家人嗎?一直覺得在中對自己的意義不只是朋友那麼簡單,看到在中的感覺和看到朴有天沈昌珉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樣的‥‥原來以為那是因為在中是高中時期的摯友,又消失了這麼長時間,老友重逢才會有那種情感‥‥但現在看來,比起朋友,在中似乎更適合家人這個定位呢‥‥

 

 

 

允浩剛回到警局,迎面就遇見了崔始源。「啊允浩哥,這麼巧,我正要去你們重案組找你呢‥‥」

允浩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兩人一同往前走,「什麼事?」

始源摘下了眼鏡,揉了揉兩眉之間的穴位,「昨天審了一晚上,那個頭盔男終於肯交代一些事情了‥‥我們去看看吧。」

允浩笑著點點頭,看了眼始源,卻在他眼裡發現了不易察覺的擔憂,「始源,你怎麼愁眉不展的?」

始源有些尷尬的笑了笑,然後抬眼看著允浩,「允浩哥‥‥那個人‥‥交代的是江鵬飛和金在中的真正關係‥‥唉,算了,你還是自己去看吧‥‥」

允浩聽了,沉默著盯住了電梯的指示燈,暗暗攥緊了拳頭‥‥

 

 

 

 

 

「允浩!你看你看!」把校服外套繫在腰間,只穿著一件跨欄背心的在中背著單肩背,興高采烈的在田野間跑來跑去,漫山遍野的野花迎著微風輕輕搖擺,清香彌漫而出,混著四月的暖風,飄蕩在山野間‥‥

允浩在後面微笑著看著奔跑的在中,喊道,「在中!不要跑太遠啊!我們擅自離隊已經不對了,要是回去晚了一定會讓老師擔心的!」

本來是全班的春遊,在中卻非拉著他出來單獨行動,允浩笑著搖搖頭,真是不讓人省心,還比自己大幾天呢,怎麼看怎麼像小孩子。

在中卻略帶不滿的跑過來,飛跳著撲上來,允浩急忙雙臂護住臉,擋過他的攻擊,「幹嘛啊!想打架?」允浩嘴上是這麼說著,眼底卻是狡黠晶亮的光芒。

在中大眼睛一眨,在陽光下連柔軟的髮絲都變成了金黃色,「誰稀罕跟你打啊,乖乖仔,就知道聽老師和家長的話,真無聊!」說著,在中嘟起了嘴,隨手扯過一束野草,拔下來一根叼在了嘴裡。細細的草葉隨著他哼歌的呼吸而起伏搖晃著,一抹綠色更襯得在中臉色白裡透紅。

允浩看著他嘟嘟的嘴巴和圓圓的臉頰心裡就一陣高興,撲上去捏了捏,「在中!你長得真是太可愛了!」

在中臉一紅,咳嗽了一聲把野草吐了出來,回身沖著允浩就是一拳,「滾!少用形容女生的話形容我!」

允浩嘿嘿笑著躲過,一彎腰揪起一朵散落在田野間的淡粉色小花,藏在手指間,抬頭皺眉,「在中啊,你頭髮好亂好亂‥‥」

在中瞪大了眼,雙手胡亂的在自己頭上揉了揉,「還亂嗎?」

允浩一臉嚴肅的點頭,「跟雞窩似的,來來來,我幫你弄一下‥‥」說著他就伸手把剛才被在中自己弄亂的髮絲回歸原位,順便把那朵花別在了在中耳朵上方頭髮的鬢角處。

 

大功告成後允浩叉著腰左看右看,滿意的嘖嘖嘴,在中白了他一眼,「喂鄭允浩!你把我頭髮整成什麼樣了?一看你那笑容就知道沒什麼好事‥‥」

說著他就要伸手去摸,允浩趕緊一把抓住,拉著在中的手晃悠,「在中,你要是個女生的話,我一定娶你。」

在中臉都快紅成豬肝色了,頭垂得低低的,幾秒後惱羞成怒的抬頭齜牙咧嘴,「鄭允浩!你再說這些奇怪的話老子就要生氣了!「允浩故作正經的推著他走到路邊的小溪旁,指了指水面,「我沒有胡說啊,你自己看看嘛,像不像仙女?」

在中探頭往水面上一看,一張粉雕玉砌的容顏配上耳邊一朵盛開的花朵,再加上有點害羞的眼神,確實‥‥很像女生‥‥而且是個漂亮的女生‥‥

在中臉色一變,又羞又氣的扭曲著眉眼回頭,「鄭允浩!敢戲弄本大爺?!我跟你拼了!‥‥」

允浩此刻早就哈哈笑著跑遠了,一變跑還一邊回頭扮鬼臉,「在中你慢點跑啊,可別閃著你的小細腰‥‥」

在中氣的抓起地上的小石頭就扔了過去,允浩躲過之後回頭瞪眼,「哇!有人謀殺親夫了!」

在中大吼一聲「去死!」然後就猛跑著追了過去,就在快抓住笑的倡狂的允浩時,他突然腳下一滑,絆在了田埂處,摔了個大馬趴,還把腳踝給扭傷了,在中氣的眼睛一紅,嘟著嘴忿忿的拍著自己的膝蓋出氣。

允浩急急的跑回來,拉開在中亂揮亂打的手,按了按他的踝骨,「這疼不疼?」

在中嚎叫一聲,眼淚都快出來了,「疼!疼死了!鄭允浩!你‥‥」

允浩卻打斷他的話,眼底滿是擔心的看著他的眼睛,「還好沒傷到骨頭,應該只是扭傷,我們得趕緊去找老師,把你送回市區,找家醫院拍個片子看看。」

在中的氣還沒消,翻了翻白眼,「不用你假好心!要不是你胡說八道,我至於現在站都站不起來嗎?!我要跟你絕交!」

允浩哭笑不得的應道,「好好好,你先把腳治好了再養精蓄銳的跟我絕交吧!」說罷,他扶著在中的手肘,「試試看,自己能起來嗎?能走路嗎?」

在中小心翼翼的往腳上使力,卻在剛剛站起來的瞬間感到鑽心的疼痛,立刻向旁邊倒去,好在有允浩扶著。

允浩看他臉都白了,就知道一定疼的不清,嘆了口氣,架起他的雙臂,自己一彎腰就把在中背到了背後。在中沒防備,被他突然這麼一背,嚇得哇哇大叫,「鄭允浩!你幹嘛!快放我下來!不用你背!」

允浩皺著眉,背在後背的雙臂緊了緊,把在中圈牢,「別嚎了!你站都站不住了,我不背你我們怎麼回去找老師?你要是不想讓自己的腳廢掉就乖乖的別亂動!否則一會兒走到山崖邊的時候很容易我們一起摔下去了!」

聽得出允浩的聲音裡有些許怒氣,在中頓時安靜了下來,他其實很怕允浩生氣,很怕允浩不理自己,這輩子的第一個好朋友,在中嘴上雖不說,心裡卻珍惜的很。

聽到在中突然沒了動靜,感到他乖乖的趴到了自己背後,頭髮蹭在自己頸窩處,溫濕的呼吸噴在自己耳邊,允浩滿意的笑了笑。

 

過了一會兒,可能是覺察到剛剛自己語氣過於嚴肅了,允浩眨了眨眼,笑著打算緩和一下氣氛,「在中啊,你看,我這樣像不像豬八戒背媳婦?」

在中本來趴在允浩背上,安心的都快睡著了,聽了這話,火氣又上來了,他“啪”的打了一下允浩的後腦勺,「要想背媳婦找女生去!放我下來!」

允浩笑著半轉頭,手臂絲毫不放鬆,留給在中一個線條分明的側臉,「跟你開玩笑呢!‥‥我們在中啊,對我來說,可是比媳婦還重要的朋友呢‥‥」說完,允浩嘴角微揚的又轉過頭去看前方了,所以他沒看到在中那一瞬間微紅的眼眶和眼底流露的情緒。

在中俯身趴在允浩並不算寬厚的背上,深深聞了聞他衣服上獨有的清香,閉著眼忍回淚水,偏著臉用臉頰在允浩質地良好的棉質襯衫上蹭了蹭,環著允浩脖子的雙臂也收了收。

允浩,你知道嗎,你是第一個,對我說我很重要的人‥‥原來,世界上,還有人是這麼關心我的‥‥在中把頭枕在允浩背上,迷迷糊糊的在睏倦中掙扎,他抬頭看天,夕陽下,晚霞被染成了橘紅色,橫亙在天邊,漂浮的雲朵遮住了大半個天際‥‥在中側耳聽著允浩的呼吸,感受著透過他背部傳來的有力心跳,笑的毫無保留‥‥要是能一輩子都這樣就好了,這是在中在睡過去之前,腦海中閃過的最後一個念頭‥‥

 

突然,眼前場景瞬間轉換,陷入一片黑暗,允浩背著在中行走於鄉間小路的畫面消失不見,取代它的是黑暗中一道越來越亮的光芒,一個人影背著光越走越近。突然,他抬頭,是允浩!他嘴角緊緊抿著,猛地舉起手中的手槍,直指過來,眼底是冷酷和決絕,「你是共犯。」他的聲音冷得不帶一絲溫度,然後,他扣動了扳機‥‥一聲巨響過後,時間停止了,不斷的下墜,在冰窖中下墜,直到,無底的深淵‥‥

 

 

 

 

在中驚呼一聲,從噩夢中驚醒。他大口大口喘著氣,希望平復自己快的不正常的心跳,伸手往額頭上摸去,所觸的是一腦門的冷汗。

下午五六點的陽光斜斜的照進來,一如夢境中那橘紅色的晚霞,薰染了在中身上蓋的被子。

偏頭看了看手上紮的點滴瓶,在中知道自己一定是舊病復發被允浩他們送到醫院了,捂了捂肚子,已經不疼了,身上清爽了不少,看來復發的傷痛已經完全止住了。

在中努力的睜大眼睛,朝門外望去,突然,有人一推門進來了。在中習慣性的想叫「允浩」,眨眨眼卻發現進來的人是端著一碗粥的韓庚。

兩人都愣了愣,韓庚先反應過來,把粥放到床頭櫃上,拉過床邊的椅子坐好,「在中,你終於醒了,感覺怎麼樣?」

在中恢復了冷淡的神色,微微一點頭,「好多了,謝謝關心。」

韓庚倒是不介意他冷冷的語氣,依舊笑得很溫和,把允浩交代他的事情跟在中說了一下,「所以,如果你覺得沒什麼大礙了,我們現在就回去吧?」

韓庚仔細觀察著在中的反應。在中在聽到允浩因為公事先回警局了的時候,心底滑過酸楚和失落,是啊,人家現在是公務繁忙的警官了,怎麼還會像以前那樣心急火燎的為我受的一點小傷跑前跑後呢‥‥閉了閉眼,在中拔掉了點滴針,掀開了被子,輕輕的說了一句,「我們走吧‥‥」

 

 

 

 

允浩坐在辦公室裡,緊皺著眉頭,雙手握拳橫在桌面上,腦海中不斷迴響著剛才頭盔男在招供錄影中說的每一句話‥‥

「金在中是我們老大的情人,或者說,是床伴‥‥」

「老大有很多個玩物嘍,金在中無疑是他最穩定的一個,不管老大在外面玩的多瘋,至少每三天就會回家裡找金在中‥‥」

「哼,那個金在中除了長得像個女人,有什麼值得驕傲的?老大居然把手下的生意一大部分都交給他!我不服!‥‥」

「我早就知道金在中有反心,從一開始就知道‥‥他剛被老大帶回來的時候,總是想逃跑,每次被抓回來後,老大都會一次比一次狠的懲罰他,但卻從來不殺他‥‥哼哼,我們老大如果真想折磨一個人,可以讓他生不如死‥‥」

「這幾年金在中消停多了,也不逃跑了,乖乖的跟著老大作生意,有時老大喝多了在兄弟們面前親他摟他,他也沒什麼激烈的反應,就那麼逆來順受的應承著。老大很高興,覺得金在中終於臣服了,可是我明明就能在他眼底看到倔強和不屈!老大是被那妖精迷惑了雙眼才會相信了他!‥‥」

「你們這幫員警,就是一群飯桶!老大一定會來救我的!也一定會把金在中抓回去的!你們把他保護的再嚴也沒用!哈哈哈‥‥」

 

「Shit!」允浩憤恨的咒駡了一聲,拳頭狠狠的砸在桌面上,剛才在看錄影時,聽到那個人用輕蔑的語氣把在中講的那麼不堪,他真是恨不得沖進牢房把那人拽出來狠狠揍一頓,後來還是始源在旁邊拉住了他,勸他冷靜點。

允浩又攥拳打了打自己的太陽穴,冷靜?!一碰上跟在中有關的事,自己好像就冷靜不下來了‥‥

在中經歷的苦難,已經完全超乎了自己的想像,為什麼?明明那麼善良的一個人,卻要被黑暗所吞噬、折磨?!變成現在冷漠孤寂的樣子?!如果我不能還在中一個公道,不能把他從罪惡裡解救出來,我還當什麼員警!!

 

想到這裡,允浩急急起身,抓起手機就撥通了韓庚的電話,同時大踏步往外走去。

誰知剛接通,迎面就走來了一個亭亭玉立的身影,允浩一愣,跟韓庚匆匆交談了兩句就掛了電話,然後隱藏著內心對在中的擔憂,勉強的扯出笑容,向對面的女生一點頭,「陳蕾蕾小姐,你好。」

陳蕾蕾是陳局長的寶貝女兒,長得柳葉杏眼,身材修長優美,又是在國外學的服裝設計,品味高雅獨特,可以說是全域未婚男子的夢中情人。

偏偏在一次聚會上,她對允浩一見鍾情,直接明瞭的對父親說非允浩不嫁,讓允浩十分尷尬,同時也讓一眾同事羡慕的紅了眼睛。

 

先別說陳蕾蕾是陳局女兒的身份讓允浩十分想避嫌,就算拋開她的身份不談,允浩對她也沒有特殊的感覺,但是又不好駁了陳局的面子,也只能對她好言好語的擺出一副笑臉。

國外讀書長大的女孩很是直率,沒有國內女生的扭捏,在感情上極為主動,見允浩並不排斥跟她見面,陳蕾蕾也大膽了起來。

「允浩哥,跟你說過很多次了,叫我蕾蕾就好啦!走吧,今天晚上我請你吃飯,算是為我接風。」陳蕾蕾一邊說一邊自然的伸手挎上允浩的胳膊。

允浩不著痕跡的躲開,皺著眉說道,「真是不好意思,陳小姐,今晚我還得加班。」

陳蕾蕾嘴巴一撅,「唉呀,我跟我爸說讓他把你的工作期限延長一點不就好了!再說了,吃飯也用不了多長時間啊!走吧走吧,我聽我朋友說路南新開了一家法國餐廳,很好吃的!」

允浩心裡急著回去看在中,於是有些生硬的甩開陳蕾蕾的手臂,「不好意思,我今天真的很忙,改天吧!」

陳蕾蕾眼睛一眯,跺了跺腳,高跟鞋踩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允浩哥,你‥‥你是不是討厭我?」

允浩剛想給她解釋清楚自己對他沒感覺,眼睛卻瞥見拐角處的希澈靠在牆上,表情嚴肅的對他搖頭,那神情一點也不像開玩笑。允浩正納悶間,希澈又用口型對他說,「跟她去」,末了還瞪大眼睛警告他這是命令。

允浩隱忍著一肚子的怒氣,手在身側攥成拳頭又鬆開,無奈的假笑道,「怎麼會呢?我哪裡討厭你了?既然盛情難卻,那我就去吧!」

陳蕾蕾一聽眉開眼笑,毫無阻礙的挎住了允浩的胳膊,和他走向了電梯,「允浩哥,我跟你說,這次我回國呢,就不打算走了‥‥」

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無數的同事紛紛議論,說這是金童玉女,絕配啊‥‥希澈站在走廊盡頭,看著他們的身影消失在電梯裡,嘴角彎起,而眼底,卻沒有笑意‥‥

 

 

而另一邊的在中,卻在樓道門口停住了,韓庚詫異的回頭看他,在中禮貌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我想在樓下走走,想些事情,」看韓庚一臉擔憂,他補充道,「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出院門的‥‥而且,我沒有證件,也出不去‥‥」

韓庚想了想,警局家屬區大院裡確實是最安全的,而且自己也不能強制命令在中不許去,「那好吧,在中,你就在這一片散步吧,只要保證你在我樓上能看到的視野範圍內就行。別用太長時間,天黑前一定要回來。」

在中點點頭,低低的說了一句「謝謝」,就走開了‥‥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