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8   發 威

 

在中走在飄著各種花香的院子裡,黃昏的暖風吹過來,吹散了髮梢,吹亂了心思。明明是昏昏欲睡的時節,在中卻異常清醒。

他知道如果警方不加快行動步伐的話,以江鵬飛的性格,一定會飛快的堵上各個漏洞,讓人查無可查,這樣即使有他的證據,很多案子也是無法跟進的。

剛才回來的路上,韓庚說自己上次交給允浩的晶片已經被警方破譯,上面是江鵬飛多個老顧客的聯繫方式和他們“買貨”的時間地點。

據說允浩派了昌珉始源東海三個人去查辦,老顧客的老窩被端,江鵬飛就更會撐起所有的保護傘,甚至會反守為攻的對警方下手,以威脅他們停止調查。

如果江鵬飛真的下了狠心的話,那麼允浩肯定是他的第一個目標‥‥在中想到這裡,眉頭皺了皺,看來,必須速戰速決了‥‥

站在花架前嘆了口氣,在中望向樓上的窗口,韓庚在頂樓沖著他搖了搖手。在中苦笑一聲,突然,有點想念鄭允浩了‥‥

 

在中開始往樓道大門處走,韓庚一直注視著他,從花園走到大門需要穿過一個爬滿淩霄花的藤廊,實現會被暫時遮住,於是韓庚就靠著窗戶一邊喝水一邊等待在中從藤廊這段出現,可是,過了將近一分鐘,藤廊這端還是靜靜的,淩霄花的花葉隨風搖擺‥‥

韓庚立即放下手中的水杯,轉身飛速沖出家門,同時不忘抓起鑰匙和手槍,一路飛奔到藤廊下,發現一個人影都沒有。

韓庚眯了眯眼,開始憑著作為狙擊手敏銳的感覺尋找和判斷在中的去向。

花廊下的石磚路上有一小撮花葉被踩得亂七八糟,憑經驗來說,這應該是兩個人扭打的痕跡,韓庚攥緊了拳頭,難道,警局家屬院裡也混進了江鵬飛的人?!而且這麼短的時間內,他能跑到哪兒去呢!

 

正在這時,身後傳來了急匆匆的腳步聲,韓庚把手槍藏在背後,迅速轉身,正對上的是俊秀擔心的表情,「韓庚哥,有什麼事嗎?我在窗戶裡看到你著急的跑下來,還舉槍了,是不是有賊?」

韓庚搖搖頭,示意他小聲說話,「在中,是在中不見了‥‥」

聽了韓庚簡短的講述,俊秀眼睛頓時睜得很大,一拍大腿,「反了他們了!這可是警局的地盤啊!居然‥‥」

韓庚皺起眉頭擺手,「別說那麼多了,俊秀,你從南邊找,我去北邊,你通知門口的警衛員不要放任何人出去,我通知允浩讓他趕緊回來,我們用手機保持聯絡!」

俊秀點點頭,快速的繞過了家屬樓‥‥

 

 

 

 

允浩和陳蕾蕾到了那家裝修得貴氣十足的法國餐館,一落座,陳蕾蕾就親熱的拉著允浩看菜單。

說實話,要不是從小家教良好,剛才金希澈又以命令的語氣跟自己說一定要來,允浩真的想不耐煩的一走了之了。

希澈哥不知道在想什麼?!允浩憋著氣悶悶的想道,說我積壓的工作多不讓我天天跟著在中,這倒好,隨便來個纏人的小女生倒命令我必須去了?!

允浩儘量躲開和陳蕾蕾的肢體接觸,隨意敷衍著她的點菜,心裡不知為什麼突然有點忐忑,雖然韓庚本人擁有很靠得住的個性,把在中交給他總比交給朴有天要放心,不過‥‥

「允浩哥,你在看什麼?「已經點好菜的陳蕾蕾坐在允浩對面,甜甜笑著問道。

允浩一怔,總不能說自己盯著前方發呆想著早點離開吧?

他尷尬的笑了笑,隨手一指陳蕾蕾放在座位上的手包,「你這包挺不錯的,LV的新款吧?」

陳蕾蕾笑的花枝亂顫,用塗著深粉色指甲油的手抓過提包,「沒想到允浩哥還挺懂時尚的!這個包看起來很像LV的,但其實是我daddy在國外找人給我定做的呢!作為我的birthday present,全世界獨此一個喲!你看,這是那個作坊的brand,很精緻吧?它在國外很famous呢!而且價格也確實不菲喲!」

允浩實在是掩飾不住的皺了皺眉,他最討厭從國外回來的人一張嘴就中英文夾雜的說話,聽著就彆扭,朴有天在上大學的某一年暑假曾經去國外看他弟弟,回來的時候說話就是這副樣子,後來被鄭允浩足足鄙視了好幾周,等他改過來後,允浩才在外人面前重新承認和他是同班同學‥‥

 

正當允浩無聊的左看右看的時候,手機短信鈴聲響了,一看發信人是韓庚,允浩迅速的打開閱讀‥‥

“嘭”一聲,允浩伸手捶在了桌面上,陳蕾蕾嚇了一跳,看到允浩黑著臉,她不禁有點花容失色,「允浩哥,怎麼了?」

允浩俐落的起身,拿包,伸手叫服務員,然後回頭用不容置疑的口氣說,「我家人出了點事情,需要我立刻去處理一下,所以,」這時服務生趕來了,允浩把手裡的金卡交給他,「我先把帳結了,你慢慢吃,改天有時間我們再聚。」

陳蕾蕾聽了,臉上一僵,站起來,「那我也別吃了,家人怎麼了?要不我跟你一起去看看吧?」

允浩眉頭一皺,看著陳蕾蕾說道,「菜不是都點好了嗎?不吃多浪費‥‥而且你不是說你一直很想吃嗎?多謝陳小姐關心了,沒什麼大事,我一個人去就好了,不麻煩你了。」

說完,允浩接過金卡,對著陳蕾蕾微微欠身,就大踏步的走開了,一邊走一邊拿出車鑰匙,還沒踏出餐廳大門就對著門外的車按了下去,很明顯的是相當急迫‥‥

 

 

 

 

「韓庚哥,我找到在中哥了!就是‥‥就是那個綁架在中哥的人給跑了‥‥」

韓庚剛給允浩傳好短信,就接到了俊秀的電話,他立刻朝著他們的方向奔過去。繞過一棟樓,又跑過兩個車棚,發現在中靠著石凳半躺在社區最偏僻的角落裡,俊秀蹲在他旁邊。「在中!怎麼樣?」

韓庚跑到近前,才發現在中滿身都是塵土,衣服也有些破爛,嘴角淤青,手腕上青紫一片,最觸目驚心的是,白皙的脖頸上有一道長長的紅紅的勒痕‥‥在中氣喘吁吁的搖搖頭,聲音有些嘶啞的說道,「沒事,我沒什麼事‥‥」

俊秀一邊和韓庚一左一右把在中扶起來一邊說道,「剛才我跑到這邊時聽到微弱的“咿咿唔唔”的聲音,好像是有人被捂住了嘴巴,我就趕緊探頭看看,發現一個戴著面具的人正拿繩子勒住在中哥的脖子,而且還給在中哥嘴裡塞了布團不讓他發出聲音!!我就大喊著跑上去,但是我沒有配槍,所以只能撿起不知誰仍在垃圾桶旁邊的木板‥‥結果,還沒等我打過去呢,那人就放開在中哥翻牆跑掉了,我本來是想追的,可是一看在中哥這樣,也就沒追出去,萬一那人是在玩調虎離山呢‥‥」

韓庚點點頭,「嗯,俊秀,你做的很對,我們先把在中扶到你家休息吧,允浩一會兒就趕來了。」

突然,在中劇烈咳嗽了起來,似乎想說什麼,一著急卻什麼也說不出來,韓庚趕緊拍他後背。

過了好一會兒,在中才斷斷續續說道,「給‥‥給你這個,用它去追查那,那個人,趁他還沒,沒跑遠‥‥」

韓庚低頭一看,在中攤開的手心裡,有那人衣服的一角‥‥

 

 

等允浩趕回來的時候,同住一個社區的基范已經趕到俊秀家了,正在給在中往脖子上的傷痕擦藥,允浩連鞋都來不及換就拉住俊秀,把始末都問了個清楚。

「韓庚哥去警局調用警犬追蹤那個人去了,我剛才問了門口警衛員,說今天所有進出的人都是有證件的‥‥所以,允浩哥,只有兩種可能性,要嘛是那人沒走大門,要嘛就是他搞到了警員的證件,堂而皇之的進來了‥‥」

基範示意在中把袖口捲起來,蘸了蘸棉簽,「從在中哥脖子上的傷痕來看,這人是受過專業訓練的,八成是職業殺手。既然他能翻牆逃走,也就能翻牆進來,先看看監視器的紀錄再說吧。」

允浩坐到在中身邊,心疼的看著他脖子上紫紅色的淤痕,回頭對俊秀說道,「俊秀,那一會兒門衛那邊調出監控錄影後就麻煩你去跑一趟吧。」

俊秀點頭應聲,允浩剛想跟在中說等上好藥之後讓他回自己家休養,一直閉目養神的在中卻突然開口道,「幾點了?」

「七點,怎麼?有事?」允浩看了看手錶答道。

在中睜開眼,看向允浩,語氣沉著而堅定,「今晚九點,帶我去龍山酒吧。」

允浩和基範對視一眼,後者聳聳肩,允浩有些不解,「在中,你還是先養傷吧,如果要去取證的話,你告訴我就行了。」

在中搖頭,掙扎著坐起來,語氣斬釘截鐵,「不行。」

允浩驚訝的瞪了瞪眼,「為什麼?」

「我不相信員警。」在中站起來,有些頭暈的扶了扶牆。

允浩伸臂托住他的手肘,「在中,你不相信我嗎?‥‥」

在中對基范和俊秀點點頭就往門口走去,伸手拉開門的那一刻,他扭頭對允浩挑了挑眉,「我相信你,但是我不相信所有的員警‥‥你真的以為,你們警局內部,很乾淨嗎?」說完,他冷笑著走了出去,剩下允浩皺眉凝視著漸黑的天色出神‥‥

 

 

 

 

晚上九點,朴有天和其掃黃組的手下等在了龍山酒吧門口排成長龍般的車隊中幾輛不起眼的小轎車中。

他打了個哈欠,拿起手機,「喂!鄭允浩!你讓我們到這麼早,你怎麼連個影都不見啊?」

那邊傳來允浩冷靜的聲音,「你們可以衝進去了。」

有天嘆口氣,「唉,我警告你呀,最好能查出點什麼來,否則明天“掃黃組撲空”又將成為早報的頭版頭條了‥‥這兩年那幫狗仔記者沒少給我們添麻煩‥‥」

允浩在另一輛剛到的車裡挑挑眉,「朴有天,你廢話再那麼多,以後不要來我家避難!」

有天搖頭晃腦的嘟囔著「世態炎涼」掛掉了手機,對身後的隊員們揮揮手,輕輕說道,「上。」

 

幾分鐘後,酒吧裡裡外外被員警包圍,等到該搜身的搜身該踹門的踹門之後,允浩才半護著在中走了進來。

有天一看就開始偷著樂,湊過去小聲說道,「鄭允浩,你剛才那架勢真像bodyguard‥‥」

允浩低沉著眼眸掃視全場,從嘴角擠出一個字,「滾。」

有天聳聳肩,隨意的踹了一腳一個蠢蠢欲動打算拿起酒瓶砸向他的醉漢,然後拍拍手對允浩咧嘴一笑,「你一說這個字就更像了。」

允浩沒去理他,而是注意到站在吧台前的調酒師和幾個看起來像是領班的人,在看到在中出現之後,臉上都閃過一絲驚恐和慌張。

允浩嘴角微彎,自信的笑了笑,看來,今晚一定會有所收穫。

 

酒吧老闆站在一堆服務生中間,臉色複雜的看著在中朝他越走越近。「錢老闆,好久不見。」在中冷冷一笑,雙手背在身後,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錢老闆眯起了眼睛,用只有他們倆才能聽見的聲音說道,「金在中,你別忘了老大當初是怎麼對你的,你現在背叛他,一定會遭報應的。」

在中聽了,舔舔嘴角,突然大笑出聲,即便用手擋住了嘴巴,也能看出他笑的幾乎岔氣。他猛地貼近錢老闆,在他耳邊毫無溫度的說,「是嗎?如果,你,和你的那群兄弟,知道你們真實的老大是什麼樣的,知道他在沒有外人在的時候是怎麼對我的,你這話,就應該反過來說,」他側頭,直視著錢老闆的眼睛,一字一頓,「確實會有人遭報應,不過,那個人,不是我。」

錢老闆咬了咬牙,不再說話,在中冷哼一聲,大聲說道,「鄭允浩,派兩個人把吧台後面的酒櫃和那面裝飾牆拆了!」

有天本來正拖著腮幫子靠在門邊欣賞酒吧裡被員警圍住的那些女士們姣好的身材,一聽這話就愣了,「拆、拆了?」

允浩一巴掌拍上有天的肩膀,「哥兒們,這能長威風的活兒,我就讓給你了,請吧。」

說完,他滿意的看到有天苦著一張臉招呼掃黃組的幾個壯年小夥子開始拆牆‥‥

 

一片灰塵和木塊石塊掉落的聲音過後,酒櫃和裝飾牆完全倒塌,有天目瞪口呆的看著一個超級大的暗格出現在視線範圍內,暗裡裡整齊的排列著一袋袋的‥‥

「毒品。」允浩冷笑著走上前去,和在中一起並排站在錢老闆面前,「這位老闆,現在你還要辯白說你們酒吧,“奉公守法”的很嗎?」

錢老闆說不出話來,只是狠狠的瞪視著在中。在中撥了撥眼前的頭簾,「不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老錢,這酒吧是江鵬飛送我的禮物,我想要就要,不想要,哼,」在中眼底是狠絕的神色,「我就可以毀了它。」

說著,他開始慢慢的往前走,與錢老板擦肩而過的一瞬間,輕輕說道,「這種心態,我可都是跟你們老大學來的,要恨,就恨他吧‥‥」

有天脫下長袖襯衫,抖了抖上面的灰塵,不滿的一邊咳嗽一邊蹭到允浩身邊,「你把我當冤大頭啊?!明明是緝毒組的事兒,你非拎著我們掃黃組過來給你當苦力!我跟你說!下回再這樣,我們組組員一個月的獎金全從你們重案組裡扣!」

允浩剛想反諷回去,在中就站在暗格前面,不知拉動了什麼手柄或者按了什麼按鈕,暗格“吱呀”一聲轉開,露出後面黑乎乎的秘道。

這下連允浩都愣住了,沒想到看起來不大的酒吧裡,竟有著這麼多的玄機。

只見在中站在黑色的秘道前,一身黑衣,黑髮黑眸在酒吧迷離的燈光裡亮亮的閃爍著,他挑起一邊嘴角,笑的魅惑而張揚,「從這兒進去走大概五米,能通到一家隱蔽的飯店的一層,從員工通道走到地下,能發現一間屋子裡都是刑具和虐待工具,另一間屋子裡關著幾個哆哆嗦嗦的少男少女,」說到這裡,允浩發現在中藏在袖口下的手攥緊了拳頭,而表面上看起來他卻十分平靜,「這是江鵬飛訓練將來可以用來賣的少男少女的一個分部,這樣看來,你是不是也不算白來一趟,朴組長?」

有天立馬精神煥發,頻頻點頭的招呼著手下衝了進去。

 

不一會兒,果然押著一隊驚慌失措的少男少女出來了,有天還沒出來,在秘道裡查封飯店,收繳刑具,允浩就暫時充當起總指揮,吩咐著組員們按步驟行動。

其中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在走到在中面前時突然很驚喜的叫道,「在中哥!」

在中看著他眼神一柔,眼角眉梢都是溫柔的笑意,他抬手揉了揉那個少年的髮頂,「哥說過會把你救出來的,怎麼樣?沒有食言吧?」

那個少年一個勁兒的點頭,淚水含在眼眶裡,說不出話來。

在中笑著拍拍他的肩膀,「行了行了,都多大的人了還老掉眼淚‥‥你欠他們的錢我已經幫你還上了,答應哥,出去以後要好好生活,別再借高利貸了‥‥你不適合黑暗,所以要努力在陽光下活著,懂嗎?」

那個少年傻傻的點頭,在中看著他被帶走的背影,臉上的笑容漸漸隱去了,又恢復到之前的冷淡和孤傲。

允浩把這一切看在眼裡,心頭說不出的難受‥‥你不適合黑暗,所以要努力在陽光下活著‥‥在中,你在對別人說這句話時,會不會想到自己‥‥你才是最應該在陽光下歡笑的人啊‥‥

 

允浩讓守在門口的余杰回警局去調緝毒組的人出來交接,就接到韓庚的電話,「允浩,我們追查到了那個人的棲息地,但是‥‥他已經死了。」

允浩大驚,「什麼?」

韓庚在那邊冷靜的說道,「應該是謀殺,我推測是江鵬飛見殺人未遂,怕事情漏出去,就把這殺手殺人滅口了,我已經通知法醫科的人了,你那邊完事以後回一趟局裡吧,聽俊秀說他把監視器的紀錄也帶回警局了。」

允浩匆匆掛了電話,跟有天的手下交代了兩句就走到在中身邊,「在中,那個襲擊你的人‥‥」

在中從自己的沉思中清醒過來,回頭了然的吸了吸鼻子,「死了,對吧?」

允浩一頓,在中接著說,「我早猜到江鵬飛不可能給他留活口,目標不死,殺手就得死,這是江鵬飛在雇傭殺手時永遠的準則‥‥哼,不知又是哪個被高額傭金蒙了雙眼的人自尋死路了‥‥」

在中說著就要出門,允浩跟在他身後,低聲說道,「在中,你這算是在發威吧?給姓江的一點顏色看看‥‥」

在中猛地回頭,看到允浩嘴角隱著一絲笑意,他稍顯侷促的伸手去抓衣角,卻被允浩搶先抓住了手,在中剛想驚呼,允浩卻又放開了,手心的溫度還殘留在在中皮膚上,允浩眼底的笑意和信任直直的擊進在中心底,「這才是我認識的在中‥‥」

 

 

 

警局,允浩和韓庚還有俊秀匯合,等在法醫科外面,半晌,基範擦擦汗走了出來,「好了,消音手槍,直擊心臟,瞬間致命。從子彈穿透心臟的力度和位置來看,這個人應該是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襲擊的。」

允浩皺了皺眉,從剛剛俊秀重播的錄影來看,翻牆進來的這個人身手敏捷,而且從他劫持在中的一系列動作看,即使不是頂級殺手也肯定是職業殺手了。作為職業殺手,怎麼可能連這點基本的防備心都沒有呢?

「這是不是說明殺他的人是他很親近或者相當信任的人,總之是個不會讓他起疑的人‥‥」俊秀推斷道。

韓庚沒說話,又湊上去仔細的看了看基範拿出來的透視片,在心臟槍孔處凝視了一會兒,「還有另一種可能,」韓庚甩甩頭髮,目光如遇強敵般的興奮了起來,「那就是‥‥襲擊他的,是個世界級的頂尖殺手‥‥」

韓庚剛說完這句話,昌珉的彙報電話就打過來了,允浩趕緊接起,「頭兒,好消息壞消息,你先聽哪個?」

允浩嘆口氣,心想昌珉這肯定是吃飽喝足了,才有閒心問他這個老掉牙的問題,「老規矩,先說重要的。」

「呵呵頭兒,我們今天一舉端了三個嫌疑人的老窩,人贓併獲!」

允浩卻不敢掉以輕心,示意昌珉繼續說。

「壞消息就是‥‥離市區最遠的那兩個嫌疑人似乎接到了什麼風聲,扔下貨物跑了‥‥可是頭兒,我們這幾條線是同時進行的,沒有時間差,他們是怎麼知道今晚我們會去的?頭兒,恐怕‥‥有內鬼‥‥」

有內鬼‥‥允浩心底一涼,握著電話的手顫了一下。這是他最怕的一點,他對朋友的重視,一向是最高的,朋友在他心中的分量,簡直跟家人有一拼。如果說真的有內鬼的話,知道這麼多機密,一定是特別行動組內部的成員‥‥這種腹背受敵的背叛感,讓允浩無所適從‥‥

 

突然,他想到了什麼‥‥在這之前,是希澈不讓她24小時跟著在中;今天傍晚,是希澈命令他去和陳蕾蕾吃飯而不是回去陪著在中,結果殺手就湊巧的闖進了家屬大院;晶片上的資訊內容,雖然是他讓韓庚拿回去破譯的,但破譯出來的具體結果,只上報給了金希澈‥‥

難道說,是希澈哥?!不,不會的,不可能!允浩搖搖頭,告誡自己一定要冷靜下來,不要中了敵人的反間計‥‥希澈哥和自己認識那麼久了,還曾經在大學時代一邊喝酒一邊暢談人生理想,允浩至今還記得希澈在說到將來要除暴安良伸張正義時,眼裡散發的光彩,怎麼可能會是他呢‥‥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