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9   新 月

 

晚上,允浩在書房輾轉反側睡不著,腦海中總是迴響昌珉那句「頭兒,恐怕‥‥有內鬼‥‥」

過往的種種像放電影一樣滑過他的記憶,特別行動組裡所有人的面孔都出現在他懷疑範圍內‥‥

「我要瘋了‥‥」允浩囔囔自語,乾脆抓抓頭髮起身,打算去喝點牛奶催一下眠,卻在路過陽臺時再一次頓住‥‥

在中披著睡衣坐在陽臺上,背靠著牆,雙手抱著膝蓋,大眼睛有些呆呆的望著夜空上的一輪新月出神,一層銀白色的光暈印在他長長的羽睫上。

突然身旁一響,允浩也挨著他坐下來,「在中,你每天都失眠嗎?」不知為什麼,今晚聽著允浩關心的語氣,在中心底沒有苦澀感,臉上也沒再冷冰冰的,而是淡淡的笑著看向允浩,「允浩,我真的很想回高中學校看看。」

允浩為難的摸了摸鼻子,「這‥‥有點困難,特別是經過今天的襲擊事件後,恐怕你的行動會受到更多的限制‥‥」

在中靜了半晌,點點頭,輕聲問道,「那‥‥等你們抓住江鵬飛之後呢‥‥」語氣裡竟帶了一絲祈求的意味。

允浩扭頭看他,發現今晚的在中和往常不一樣,臉上不再是像戴了冰冷的面具,眉眼間倒是有了高一那年的神采。

允浩笑笑,「那當然可以呀!到時候我跟你一起去!我也很久沒去了呢‥‥」

在中微微翹起嘴角,似乎沉浸在某種快樂的回憶裡,「你還記得嗎‥‥我們高一結束時,放暑假前的最後一個夜晚,月亮也是像今天一樣呢‥‥彎彎的,很像‥‥很像一個人的笑起來時候的眼睛‥‥」

允浩挑挑眉,「一個人?」

在中再次輕笑出聲,「是啊,這個人會替我做作業,會跟我一起蹺課,會擋在我面前接受被不應該屬於他的懲罰,會在我受傷的時候背著我,會一遍遍不厭其煩的對我說,在中,你很重要,你是我最最重要的好朋友‥‥」

允浩愣住了,盯著在中仔細看,發現他面色微紅,吸吸鼻子,空氣中似乎有酒的味道。「在中,你喝酒了?」

在中呵呵笑著,然後晃了晃腦袋湊過來,眨眨眼,「就一點點,不要生氣喲鄭允浩‥‥」

然後他縮了回去,靠著牆仰頭說道,「只是這個人一直都不知道‥‥我有多麼的讓他失望‥‥」

允浩瞪大了眼睛,伸手去拉在中,卻被他甩開,繼續用帶著酒氣的輕柔語氣說道,「他一直不知道‥‥我從來就沒把他當做最最重要的好朋友‥‥」

允浩皺起了眉頭,心中有種沉悶的鈍痛,「你喝醉了‥‥」

在中搖搖頭,大笑了兩聲,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因為‥‥我從見他第一面起‥‥就喜歡他‥‥」

“嗡”的一聲,允浩感到自己的大腦開始轟鳴,在中卻渾然不覺,絮絮的嘟囔,「我喜歡看他笑,喜歡掐他鼓起來的腮幫子,喜歡故意受一些傷,看他為我著急的樣子‥‥因為從來沒人關心過我,我真的很迷戀被人關心的感覺,總是貪心的想要更多的關懷,更多的感情‥‥呵呵,其實我心理挺變態的吧?從高一開始就是同性戀了‥‥其實我也不算真正的同性戀‥‥因為恰好我喜歡的人是個男生罷了‥‥如果換了別的男生,那我倒寧願去喜歡女生‥‥」

「在中‥‥別說了‥‥」允浩感到自己一直被忽略被掩蓋的某種情愫正在漸漸明朗,可是在這種時候爆發的感情,只會對今後的辦案十分不利,所以他在極力阻止,他怕在中真的都說出來後,自己會沒有勇氣,也不願意拒絕心裡的情緒‥‥

「我不把他當好朋友,我把他當愛人‥‥」

「在中!」允浩扳過他的肩膀,「你醉的不清,我送你回房間吧。」

沒想到在中卻猛然打開他伸過來的手,大聲嚷嚷道,「我偏要說!為什麼不讓我說!鄭允浩!膽小鬼!我從高中開始就喜歡你!那又怎麼樣了!」

在中瞪著大眼睛,眼底是零零碎碎的星光和整潭被柔和的月光浸成銀色的水波,睫毛一閃一閃的快速扇動著,呼吸中夾雜著酒氣噴灑在允浩臉上,允浩頓時失神,僵在那裡不再動了。

在中嘿嘿一笑,掐了掐他的臉,「其實你也喜歡我的吧?允浩,你也沒把我單純的當好朋友,對不對?」

允浩一顫,咬著牙不說話,不敢再去直視在中的臉龐,過於美好的容顏,會讓他沒有力氣說謊‥‥

在中看著他,就那樣看著他的側臉,過了好久好久,才為不可聞的嘆了一口氣,往後倒去,順著牆面往下滑了一段,嘟著嘴,仿佛隱忍著什麼似的自言自語道,「金在中,你真傻,他怎麼會喜歡你呢‥‥允浩說他一直把我當朋友的‥‥嗯,沒錯,最好的朋友‥‥」

說到這裡,在中把頭低下去了,黑亮的髮絲鬆鬆散散的劃出一道弧度,「可是‥‥」

他的聲音越來越小,小到允浩要仔細側耳去聽才能聽得清。

「可是‥‥你騙騙我都不行麼‥‥騙我說喜歡我‥‥哪怕就一次呢‥‥」

悶悶的聲音,讓允浩的心仿佛被什麼啃噬著,痛的無法形容,他一手撐在在中頭低下去時垂直面對的地面上,一手輕柔的撫上在中的髮頂,卻聽到在中孩子氣般的嘟囔,「如果你當時說了‥‥我也許就不會跟他們走了‥‥也就不會變成今天這副樣子‥‥」

"啪"一聲,有什麼溫熱的液體滴在了允浩撐著地面的手背上,順著皮膚滑落,滲進他的指尖。

允浩低低抽了一口氣,撫在在中頭頂的手迅速抬起在中的下巴‥‥果然,一串晶瑩的淚水,正從在中眼角滑下,順著臉頰一路向下,在他尖尖的下巴上凝成一滴大大的淚珠‥‥

在中閉著眼,睫毛微微抖動著,鼻翼一吸一吸的,眉頭緊皺,他迅速打開允浩的手,自己雙手捂住了臉,從喉嚨深處傳來了壓抑的嗚咽聲,看得出來他想極力忍住,可是,越是想忍,嗚咽聲越大,最後竟連肩膀都開始輕輕顫抖,沙啞而低沉的哭聲不斷悶悶的傳出,允浩清晰的看到了,從在中指縫間漏出的滴滴淚水‥‥

從沒看過在中落淚,不論是以前高中時候他受了多重的傷或者被老師罵得多慘,又或是重逢後遭受了多少事情,在中從來都是要麼一笑置之要麼冷淡對待,從來,從來沒有哭過‥‥

允浩眼眶有些發酸,他傾身向前,把在中攬過來,讓他靠在自己肩膀上,一手環過他的背,一手扶在他腦後,輕輕拍著,安撫著‥‥

在中卻好像哭的更凶了,溫熱的淚水浸濕了允浩肩頭的衣襟,他能清晰的感到在中長長的睫毛透過一層薄薄的衣服紮著他的肌膚,感到在中嗚咽的氣息在他胸腔內產生了共鳴‥‥

心中有什麼轟然倒塌,再也無法隱瞞‥‥他們就這樣靜靜的在新月下相擁,偶爾有蟲鳴的夜裡,傳來微弱的哭泣和抽噎‥‥

 

過了很久,感到在中停止了哭泣,允浩才嘆了口氣,像哄小孩一樣輕拍著他的後背,抱著他搖了搖,再也不想隱藏自己的感情,「在中‥‥其實‥‥我也喜歡你‥‥」

懷中的人頓時僵直了身體,在中悶悶的聲音帶著哭泣後特有的不穩音調,「謝謝你,允浩,謝謝你肯為我說謊‥‥」

允浩笑笑,把在中推開一些距離,雙手扶著他的肩膀,在月光下柔柔的看著他,「沒騙你,在中,我真的,真的,喜歡你,從高中開始就喜歡‥‥喜歡看你生氣嘟嘴的樣子,喜歡看你蹦蹦跳跳的朝我跑過來的樣子,喜歡看你倔強不服輸的眼神,喜歡看你把校服穿的痞裡痞氣,喜歡看你說話時神采飛揚的眼睛和微揚的嘴角‥‥我一直覺得對你的感情超越了一般的友情,因為我會想在喝酒時把別的朋友灌醉,可是卻擔心你喝太多對身體不好;我會想和別的朋友互相諷刺罵來罵去,可是我卻從來捨不得對你說什麼重話;我會想和別的朋友聊理想聊未來聊遊戲聊電影,可是和你,除了那些之外,我還想聊家庭,聊感情‥‥不是我不喜歡你,在中,只是那時的我,還不知道,這就是愛情‥‥其實今天你昏倒之後,韓庚開玩笑說我把你當家人,當時我也很認同‥‥可是,就在剛剛那一瞬間,看著你哭,我卻有了比看著家人哭更難受的感覺‥‥所以我才終於看清了自己對這份感情的定義‥‥我的定義,是和你一樣的,在中‥‥」

在中眨眨大眼睛,突然苦笑出來,搖搖頭,帶著抹不去的哀傷看向允浩的眼底,「騙人。」

允浩皺眉,拉近了兩人的距離,沉聲說道,「在中,憑你對我的瞭解,你看著我的眼睛,你覺得,我現在像是在說謊嗎‥‥」

兩人靜靜對視,在中眼底的波瀾卻越來越重,一陣涼風從窗縫中吹入,在中似乎突然清醒了許多,他先是輕輕搖頭,接著猛地推開允浩,聲音中有了一絲驚慌,「但我已經不喜歡你了,鄭允浩。」

允浩翹起嘴角,帶著笑意說道,「騙人。」

在中抬手揉揉眼睛,因為驚慌而掌握不好力度,眼睛周圍的肌膚立刻泛紅,允浩心疼的湊近想看一看,在中卻猛地起身,聲音又恢復了以前的冰冷,「我說真的,鄭允浩,我已經不喜歡你了。」

允浩無奈的聳聳肩,他知道在中在撒謊,他太瞭解在中了。於是他也起身,擋住了窗外的大部分月光,從在中的角度看去,只能看見允浩晶亮的眼睛和在微風中輕輕飛揚的髮絲。

允浩伸手一抱,就把在中又拉了回來,他用自己的額頭頂著在中的額頭,「可是‥‥我還是很喜歡你呀‥‥怎麼辦呢?」

在中不可置信的愣住了,呆呆的睜著眼睛一眨也不眨,看著允浩離自己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近到呼吸聲聽得一清二楚‥‥

 

突然,有什麼閃過在中的心底,他用力推開允浩,瀕臨崩潰的吼道,「鄭允浩!你別碰我!想吻我嗎?!呵呵‥‥哈哈哈‥‥如果‥‥如果你知道我都幹過些什麼‥‥恐怕你想吐都來不及呢‥‥」

說完,他強忍著再次泛上來的淚水,悲哀的看著允浩,聲音顫抖,後退著說道,「晚了,鄭允浩,太晚了‥‥我們都回不去從前了‥‥你變了‥‥我也變了‥‥所以,我不能喜歡你‥‥你也不能喜歡我‥‥你懂不懂?!」這最後一句話,是在中聲嘶力竭的大喊出來的。

允浩咬了咬牙,幾步趕上去,一把把在中按到牆上,手扣著他的肩膀,也沖著在中喊道,「沒有晚!以前是我不懂,所以才會失去,現在我們都已經明白了,為什麼還會晚?!」

他心疼的看著在中再度淚流滿面,心裡已經猜出了在中這樣子的原因,於是緊緊凝視著他,大聲吼道,「我不管你都有過什麼樣的污點!在我心裡,你一直是以前的那個金在中!一直是!從來就沒有變過!」

在中猛烈的搖著頭,手肘發力,再次推開他,強迫自己用冷靜的語調說道,「可是在我心裡你已經變了!我不喜歡你了,所以請鄭警官不要強人所難!」說罷,在中扭頭就走,飛快的走進了裡屋。

就在即將走進臥室的那一刻,他突然被人大力拉住,允浩強迫他轉過身來面對自己,情緒有些激動,也顧不得有沒有拉疼在中,允浩氣急反笑道,「強人所難?!好好好,那這個東西也是我強迫你戴上的嗎?!」

說著,允浩一伸手扯下在中掛在脖子上的那條從不離身的項鍊,迅速的打開項鍊掛墜,原來掛墜是可以從中間掰開的,裡面是放照片的地方,而此刻,一張泛黃的照片正靜靜躺在裡面,照片上兩個少年互相勾著肩膀,笑的燦爛而開心‥‥

允浩手裡握著那條項鍊,喘著粗氣直視著在中,在中卻完全愣住了,目光定在了項鍊上,再也移不開‥‥

 

仿佛過了一個世紀那麼長久,在中的聲音才空洞的傳來,「你是‥‥怎麼知道的‥‥」

允浩已經平靜了不少,聲音恢復了柔和,「今天中午你暈倒,我怕這項鍊妨礙你呼吸,就取下來了‥‥沒想到它摔在地上彈開了‥‥所以我就看到了裡面的照片‥‥」

沒等他說完,在中就冷笑道,「很得意吧?」

允浩一時語塞,疑惑的挑挑眉,在中冷笑著繼續,「看到我項鍊裡有我們倆的合影,很得意吧?覺得我這麼多年都忘不了你,還特癡情的把你照片放在身上帶著,你一定很得意吧?」

允浩剛剛舒展的眉頭又皺到了一起,他緊緊攥著項鍊,踏前一步,「不是的,在中,我不知道你為什麼這麼想,但我確實一點都不得意。剛看到的時候,我有點驚訝,後來是感慨,再後來‥‥是傷感‥‥現在‥‥我很恨‥‥恨自己為什麼沒早一點發現‥‥」

在中隱忍著什麼情緒,眉梢微微動了動,手在身側握成了拳頭又鬆開,最後深呼吸了好幾次,才開口道,「不值得,鄭允浩,我不值得你恨自己‥‥」

允浩搖頭,把手搭上在中的肩膀,卻被在中淡淡躲開,輕嘆一口氣,「允浩,你想不想,聽聽我的故事‥‥」

 

 

 

兩人坐在沙發上,允浩想伸手去開燈,卻被在中攔住,比起把情緒都展現在燈光下,他寧願沉浸在黑暗裡‥‥

「我從小就是在孤兒院長大的,小時候因為體質太弱,沒人領養我,等我養好了身體,又過了最佳領養年齡。」

「後來到了該上學的時候,因為孤兒院是江鵬飛名下的,所以很有錢,就把適齡兒童全都送到各大學校去讀書了‥‥我成績很好,就近上了小學和初中後,就順利的考上了全市的重點高中‥‥然後就遇見了你‥‥」

「說真的,允浩,我一直特別感激你,你讓我知道了什麼叫愛,不止是愛情,還有友情,親情,那段時間,我幾乎就沒回過孤兒院,因為我把學校當做了家,因為那所學校裡有你,有我們的故事‥‥那真的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以前從沒有過的快樂,以後也不會再有了‥‥」

「我越來越不想和你分開,暑假前的最後一天晚上,我跑到學校後面的老磚牆邊刻了幾個字,等著你來回答,我們說好的,放假前的晚上見最後一面‥‥可是,你沒有來,我就等了整整一夜,第二天從別的同學口中得知,你家裡有點事,所以就臨時改了車次回家了‥‥他們說你上車前一直在焦急的找我,可是怎麼也找不到,只好托他們傳口信給我了‥‥呵呵,這就是命吧‥‥」

「我帶著點小小的遺憾回了孤兒院,安慰自己說沒關係的,兩個月後不是又能見到了嘛‥‥我把照片藏進用零用錢買的項鍊裡,打算暑假的時候想你了就拿出來看看‥‥可是誰能想得到呢,這一回去,竟然進了地獄‥‥」

「我剛回去沒兩天,就聽說江鵬飛,也就是一直資助孤兒院的那個人要來看望我們,當時我還很高興,覺得這人肯資助我們上學讀書,一定是個大好人吧‥‥後來我發現,自己錯了,錯的離譜‥‥他根本就是個惡魔‥‥所謂的來看望我們,不過是幌子,他真正的目的,是來挑人‥‥挑人當爪牙,當殺手,當‥‥當寵物‥‥」

說到這裡,在中的聲音再次顫抖了起來。

「很不幸的,因為我的長相,我成為了他寵物的最佳人選‥‥和我一起被帶走的,還有另外幾個孤兒院的孩子,都是十五六歲的年紀,有男有女‥‥我們被蒙上眼睛,坐上了豪華的轎車,他們騙我們說要帶大家去一個特別好玩的地方,所以為了保持神秘感,不允許我們偷看‥‥一幫純真的小孩兒,就這麼被騙進了江鵬飛位於市郊的秘密別墅‥‥在那裡,開始了悲慘的生活‥‥」

「我們被分別關在不同的房間,那些被訓練做殺手的孩子,天天接受非人的訓練,甚至被要求自相殘殺,十幾個個孩子,最終只能剩下一個‥‥我天天能從窗戶看到他們把一個血肉模糊的小小身影抬出房子,扔出後院‥‥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一直沒有被叫去訓練,我很害怕,總覺得明天就將是世界末日,那段時間,我天天都會嘔吐,半夜也誰不安穩,老是做惡夢‥‥」

「和我狀況差不多的還有一個女生,她被關在我隔壁,沒有被叫去訓練,只是渾渾噩噩的過日子‥‥直到‥‥直到有一天,江鵬飛現身了,他比我們大十歲左右,我還天真的指望他能因為我們體質比較差而放我們走,只是萬萬沒想到‥‥」

「那天晚上,我被隔壁的慘叫聲驚醒,嚇得渾身冒冷汗‥‥是那個女生的慘叫聲,太可怕了,簡直生不如死,我嚇呆了,不知道她出了什麼事情,只是覺得她聽起來像是痛的快死掉了,我就偷偷的把門打開了一條縫,看看四周沒人就溜出去,手腳冰涼的悄悄走到她門前,把虛掩的門推開一條小縫往裡看‥‥然後我就看到了一輩子都無法忘記的事情‥‥」

「那種場面對剛剛十六歲的少年,衝擊力實在太大,我拼命用手捂住嘴才止住了即將脫口而出的驚呼聲‥‥我迅速的關上門跑回自己的房間,慌亂的不知該如何是好,我隱隱感到,如果自己不逃走,早晚會和那個女孩經歷同樣的事情‥‥所以我當天晚上就逃跑了,只可惜,剛剛翻出大門就眼前一黑什麼都不知道了‥‥」

「再醒過來又是在那間屋裡,我絕望的發現自己被五花大綁的抓回來了‥‥更絕望的是,江鵬飛就坐在我身邊看著我‥‥」

在中無法抑制的打了個寒戰,就那麼盯著黑暗中的前方發呆,靜了許久,才緩緩的接著敘述。

 

「後來發生的事情,你應該能想像了吧?‥‥你們都知道江鵬飛是黑社會頭目,又有幾個人知道,他是雙性戀加心理變態加虐待狂‥‥逃跑,被抓回來,被毒打懲罰,再逃跑,再被抓回來,再被更狠的招術懲罰,然後又是新的一輪逃跑‥‥這幾乎就是那幾年我生命的全部‥‥」

「那段時間,為了綁住我,江鵬飛除了毒品,幾乎什麼藥都給我用過‥‥我這一身傷,和各種舊傷舊病,都是拜他所賜‥‥那個女生早就經不住他的折騰咬舌自盡了‥‥可我從沒想過自殺,也從不屈服,只是一個勁兒的想跑,雖然這根本不可能,但我就是不願意放棄希望,更加不願意死‥‥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好像心裡有一個盼頭吧‥‥總之我咬牙忍過了那些不堪回首的折磨。」

「就在我覺得江鵬飛總有一天會膩的,等他玩膩了,我也就可以借機成功逃脫了的時候‥‥他笑著跟我說,如果我再鬧下去,他會強迫我染上毒癮,讓我一輩子也離不開他‥‥這是我最怕的一點‥‥沾上毒品,我就失去了逃離的資本‥‥所以我就假意恭順,表面上聽話的不行,他想怎麼玩我都完全奉陪‥‥等他漸漸對我放下戒心,甚至把一部分生意都交給我經營時,我就開始暗地裡搜集他犯罪的證據,藏在不同的地方,等待著有一天老天能賜給我一個機會,讓我遠離這個人間地獄‥‥」

「每天都在強顏歡笑,甚至要拋開所有的仇恨和恥辱去迎合他,我真的是咬著牙才熬過來的‥‥而這期間,唯一能支撐我堅持下去的,就是我藏在項鍊裡的照片‥‥總覺得,看著你的笑臉,回憶著我僅有的那一年快樂時光,就有活下去的勇氣‥‥只是我沒想到,最終老天安排給我的救贖‥‥竟然也是你‥‥其實我有想過,如果那天追來的人是江鵬飛的手下,或者是幾次三番被他矇騙,會把我送回他手上的白癡員警,我就什麼都不交代,而是帶著他所有的罪證自盡‥‥我真的撐不下去了‥‥可是,允浩,那天,我看到的,是你‥‥」

在中說著,抬頭看向允浩,泛著霧氣的眼眸裡閃爍著複雜的情緒,「所以我願意賭一次‥‥我相信你既然讓我走出過寂寞和孤僻,也就能讓我再次走出江鵬飛的陰霾‥‥」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