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4   端 倪

 

回到家門口,允浩若有所思的停住了,他站在大門邊,一遍遍回想著剛剛陳局說的話,還有陳蕾蕾包上的標誌,似乎有什麼混亂的東西在腦海中一點點清晰,但又總是理不出頭緒,仿佛渴望光明的人在黑暗中向著光源行走,每次都覺得快到了快到了,卻永遠差著那麼一點點‥‥

突然,嘩啦一聲,大門被打開,昌珉和基範一前一後的走出來。昌珉一抬頭嚇得倒抽一口涼氣,「我的天啊‥‥頭兒!你想嚇死人呐!大半夜的杵這兒裝鬼!!」

基範淡淡的看了允浩一眼,沒什麼過多的反應,扭頭沖屋裡喊了一句,「允浩哥回來了。」就拍拍昌珉的肩,再對允浩點個頭,自己朝電梯走去了。

昌珉嘟囔著「嚇死我了嚇死我了」,也拍著胸口走掉了。

允浩嘆口氣,晃晃頭,理了理思緒走進家門。

在中沒有向往常一樣坐在客廳裡看電視,桌上放著吃的杯盤狼藉的飯菜,而臥室的門緊緊關著。

看來在中已經睡了,允浩輕手輕腳的換好衣服,收拾了碗筷,回到書房無聊的上了會兒網,看看時間接近淩晨了,也就拉過薄毯往身上一蓋,仰面倒在折疊床上。

輾轉反側了半天也睡不著,後來乾脆起床坐到書桌邊,開了檯燈,隨手在紙上寫寫畫畫,不知不覺就把陳蕾蕾包上那個特殊的標誌畫了下來。

 

正當允浩準備上網看場電影催眠的時候,書房的門突然被輕輕敲響。

「在中?你‥‥你怎麼醒了?」允浩拉開房門看到門口抱著枕頭撅著嘴的在中時,掩飾不住自己的驚訝。

在中打了個哈欠走進來,坐到他的折疊床上,「我菸癮犯了‥‥」

允浩怔怔的看了他一會兒,突然揚起一抹壞笑,湊近了些,「哦‥‥可是棒棒糖沒有存貨了,怎麼辦呢?」

他笑的異常得意,把臉伸到在中面前,用手指點了點自己的嘴唇,「在中,說實話,你是故意的吧?嘿嘿‥‥」

在中也不躲,就那麼定定的看著他,就在允浩馬上就要親上去的時候,在中的枕頭鋪天蓋地砸了過來,「鄭允浩你個思想不健康的!我要喝牛奶!」

 

一刻鐘後,允浩端著兩杯牛奶小聲嘟囔著走回書房,「想喝牛奶你不會自己弄嘛‥‥還非得跑我房間來‥‥還拿枕頭打我‥‥」

一進門卻發現不對勁兒,在中正臉色蒼白神色緊張的盯著書桌上的紙發呆。

允浩趕緊把牛奶杯放下跑過去,「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

在中緊緊皺著眉頭,把桌上的紙攥起來在允浩眼前晃,「這標誌‥‥這標誌你是在哪兒看見的?!」

允浩眯了眯眼,頓了兩秒說道,「一個女人的包上,有什麼問題嗎?」

在中噌的站起來,臉色在淡色檯燈的照耀下沉得可怕,「這個標誌‥‥是江鵬飛親自設計的‥‥除非是跟他關係密切的人,否則他絕不會允許此人佩戴任何印了這個標誌的物品‥‥迄今為止,我只知道三個地方出現過這個標誌‥‥第一個是他在美國的老巢,第二個是他在美國開的私人店鋪‥‥」說到這裡,在中頓了頓,手把那張紙攥的更緊了些。

允浩踏前一步,「第三個呢?」

在中烏黑的眸子望向允浩,嘴角漾起一絲苦笑,他輕輕捲起自己睡衣的下擺,露出右側腹,允浩低頭仔細看去,那裡,交錯的細小疤痕中,一個不仔細看看不出來的淡淡印記在燈光下微微閃爍‥‥那個印記,和紙上的標誌,一模一樣‥‥

一瞬間,仿佛河水決堤,最關鍵的一環被打開,混亂的線索自動串成一條線,帶著所有證據,洶湧而來‥‥那一晚,特別行動組所有組員,都在深更半夜,被鄭允浩的電話鈴聲拎出了被窩‥‥

當然還有比被電話叫醒更悲慘的,比如俊秀。

 

鄭允浩是直接拍門衝進去的,完全不顧俊秀的睡眼惺忪和暈頭轉向,直接扯著他到了電腦前,「俊秀,快,把你前兩天在希澈被抓現場繳獲的那個磁片的破譯結果調出來給我看看!」

俊秀揉揉眼睛,一回頭發現在中也跟了進來,於是他疑惑的問道,「哥你們大晚上不睡覺到底要幹嘛啊‥‥」

允浩急道,「快點調出來!」

俊秀嚇了一跳,沒想到允浩脾氣爆發了,只好手忙腳亂的啟動電腦調出結果。

一堆亂碼似的東西,允浩皺皺眉往下看破譯之後的資訊,無非就是警方最近搜查碼頭的情況,前兩天辦案忙的昏天黑地,現在想想看不禁可疑,雖然碼頭和江鵬飛的生意聯繫密切,但細看這幾個碼頭都是近幾個月雙方鬥智鬥勇的熱點地帶,是警力重點所在,江鵬飛應該早就知道這一點,肯定早已派人緊盯,希澈作為他派到警局內的臥底,冒著危險給對方傳遞這些簡單的資訊,不是有點多此一舉嗎?!

「俊秀,你看看這些亂碼有沒有別的破譯方法。」允浩手撐在電腦邊說道。

俊秀皺眉抓了抓頭髮,「嘶‥‥別的方法?這代碼很簡單啊‥‥是最好破譯的一種了‥‥這‥‥好像也沒別的方法啊‥‥」

在中虛著眼睛看了一眼,拍拍俊秀的肩膀,「你讓開一下,我試試。」

俊秀和允浩同時望向在中,在中聳聳肩,「你們想想看,以金希澈那種性格和思維‥‥這些字母很有可能就不是代碼‥‥」

俊秀不明所以的瞪著眼,「那是什麼?」

在中坐到電腦前,嘴角一點點揚起,「文字遊戲‥‥」

 

清晨六點,三人看著終於被在中整理出來的資訊,各有所思。不一會兒,允浩就收到了各個隊員的彙報電話,他一一作了回應。

看著初升的太陽漸漸突破高樓的遮擋躍然而出,允浩抿著嘴巴笑了笑,那笑容,透著無盡的自信,和堅定‥‥

 

 

 

 

「這份檔你拿去給‥‥」允浩正在辦公室裡給手下的人分配任務,慧妍就冒冒失失闖進來了,「表哥!我要找在中哥!」

允浩皺起了眉頭,示意屬下先出去,然後對慧妍挑挑眉,「你找他幹嘛?聽姨媽說你這兩天又沒回家住,去哪兒瘋了?」

慧妍撥撥頭簾,「我住若靜姐家了,我不想回家啊‥‥老媽太嘮叨了‥‥」

允浩擺擺手,「反正你已經成人了我也管不著你‥‥你找在中有事兒?」

慧妍興奮的上躥下跳,「車展啊車展!!十年難得一遇的盛大車展一會兒就要在市中心開幕了!!在中哥上次跟我說過他很喜歡名車的!!我要告訴他這個消息!‥‥啊在中哥你終於出現了!」

看著在中推門進來就被慧妍拉住絮絮說個不停,允浩無奈的搖頭笑笑,這個表妹愛好還真是與眾不同,人家女孩兒都喜歡看時裝展,偏偏她愛車子愛到不行,比一般的男生都要嚴重‥‥雖然他也很希望能讓在中去市中心逛逛散散心,但是昨晚查出的那個秘密卻讓他放心不下,萬一‥‥

「允浩你不一起去嗎?」在中拍了拍心早就飛到車展上的慧妍的頭頂,笑著看向允浩。

允浩搖頭,「還有工作要做‥‥在中‥‥那個‥‥」他直視著在中的眼睛,示意他最好還是別去了,允浩相信以在中的縝密心思,一定懂得他話裡話外的意思。

但在中只是沖他眨眨眼,露出一個“放心吧”的笑容。

允浩轉念一想,目前情況還不明朗,不可打草驚蛇,如果派人跟著的話,在中去車展看看也是個調節心情的不錯選擇。

於是他呵呵笑了兩聲,意有所指的問道,「在中啊,可別讓這個瘋丫頭在外面呆太久,把手錶帶著,看好時間就讓她回去!」

在中明白允浩的意思,為了以防萬一,他們的手錶都經俊秀改裝過,裡面都安有GPS定位系統,他笑著抬抬手「知道了!」

允浩又瞅了瞅慧妍,乾咳了一聲,「我怕在中脾氣太好了看不住你‥‥這樣吧,讓朴有天跟你們一塊兒去,他也喜歡名車‥‥」

話還沒說完,慧妍就一蹦三尺高,「不行!看見他我就生氣!一生氣我就會跟他吵架!那我們還怎麼看車展?!絕對不行!」

允浩嘆口氣,「那讓昌珉‥‥」

在中打斷他,「不用那麼麻煩,我能照顧好慧妍,你‥‥放心‥‥」在中眼眸中透著些許允浩看不太懂的光亮。

看他還在猶豫,在中趕緊拉著慧妍出門,人都已經跨出去了,在中又探回頭來喊了一句,「中午給我好好吃飯‥‥」尾音消失在慧妍拉著在中小跑的腳步聲中‥‥

允浩揉了揉眉心,低低的笑了一聲,因為中午要加班的緣故,他特意打電話給東海,讓他巡視交通狀況的時候多注意點市中心的車展大廳。

 

等在中和慧妍到了車展中心的時候,那裡已經人山人海人滿為患了,慧妍看到參展的阿斯頓馬丁和迷你庫珀就高興的橫衝直撞,在中無奈的跟在後面左跑右跑。

說實話,他雖然對名車很感興趣,但這次來參加車展,實屬醉翁之意不在酒‥‥

昨晚看了希澈放在磁片裡的資訊,在中深知這次能不能抓到江鵬飛是成敗的關鍵‥‥如果抓不到他,那麼警方之前做的努力都會白費,甚至會因為那個秘密的存在而導致允浩也一步步陷入洗不清說不明的泥潭之中‥‥

不能這樣,決不能任由事態這樣發展下去,黑暗終究會被光明所取代,即使在中經歷了那麼多年的苦難,他依然相信這一點,所以‥‥為了允浩,為了曾經真心關心過他的所有人,為了正義,更為了他自己,他一定要放手一搏,哪怕會付出自己不願面對的代價,他也絕不會讓江鵬飛如此順利的逃之夭夭‥‥

在中站在嘈雜的人群中,冷眼觀察著四周,咬了咬牙,低頭握緊了胸口的項鍊墜‥‥允浩,看看老天這次,會不會幫我們一把‥‥

 

 

 

允浩正打算去食堂吃飯,孫若靜卻敲敲門走了進來,「鄭隊,有件事,我想和你談談。」

允浩怔了怔,微笑道,「好,請坐吧。」

孫若靜大大方方的坐下,「江鵬飛的行蹤,還是沒有進展嗎?」

允浩看了她一眼,低頭應道,「啊是啊‥‥我看短時間內是抓不到他了‥‥」

孫若靜輕笑出聲,搖搖頭,「你們把他想得太理智了‥‥別忘了,他是個強迫症患者。」

允浩驚訝的皺眉,「強迫症?」

孫若靜正色道,「之前金在中跟我說過,江鵬飛有虐待和自虐傾向,他不僅會用小刀在別人身上劃,也會自己往自己身上劃‥‥再看看他這些年都幹了些什麼事兒‥‥這種人,一般不是精神分裂就是強迫症,綜合他小時候因為是私生子而被拋棄、少年時期有過種種恐怖和暴力的經歷來看,他精神上現在應該處於嚴重壓抑狀態,瘋狂而不顧後果的擴大生意,變態的折磨別人,這些都是重度強迫症的表現‥‥」

允浩沒有說話,凝神聽著她繼續說道,「一個精神上不太正常的人,我們就不能用普通人的思維去判斷他的行為。」

說完,她頓了頓,看向允浩,表情異常嚴肅,「我判斷,江鵬飛並沒有離開,他還在國內‥‥而且‥‥很有可能,他還隱藏在本市的某個角落,伺機而動‥‥」

允浩眯起了眼睛,「你的意思是,讓我們派更多的人去他在本市的幾個重要生意點守著?」

孫若靜緩緩的搖著頭,直視著允浩的眼睛,「我的意思是‥‥你應該派人在金在中身邊守著‥‥」

允浩頓時心裡漏跳一拍,孫若靜卻不再停頓,迅速說下去,「江鵬飛在本市的生意早已被你們破壞殆盡,如果他是一個理智的並且有頭腦的商人,他現在就應該先去國外避一避風頭,養精蓄銳,利用他和他父親在國外的積蓄,慢慢東山再起‥‥可是別忘了,在這裡讓他執念的,不僅僅是生意‥‥還有人‥‥金在中和他的關係並不只是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如果是個可有可無的人,江鵬飛完全沒必要幾次三番的把逃跑的金在中抓回來卻不殺掉,而是想盡辦法把他困在自己身邊,甚至讓他接觸自己的生意‥‥」

「因此,江鵬飛一定是把自己以前沒有安全感的某種心理執念固化到了金在中身上,並且強迫強制的讓這一固化的執念留在自己身邊‥‥後來在中對他的背叛,以及對他不法生意的揭發,可能已經讓他暴怒‥‥現在他在國內的家底全部被你們抄走,所有的怒氣和怨恨,極有可能都把苗頭對準了金在中‥‥我想,江鵬飛是不怕跟人同歸於盡的‥‥那麼這個人,很有可能會是‥‥」

她話還沒說話,允浩就如同離弦之箭一樣飛速跑出了房門。

孫若靜緊緊跟上,「他不在警局?!鄭隊,你覺得以他的心思會想不到這一層嗎?該不會金在中是故意想以自己作誘餌引江鵬飛上鉤吧?!」

允浩心中一凜,想起了在中出門前那意味不明的眼神,呼吸瞬間加快‥‥

 

 

 

食堂裡,朴有天端著餐盤向已經坐滿了特別行動組組員的一桌走去,站定後他伸腳踢了踢昌珉,「嘿,吃完了給我讓個地兒‥‥」

昌珉送他一記白眼,「我剛吃了三分飽!」

有天驚訝的看了他面前的餐盤一眼,無語的打算轉身另覓桌子,俊秀卻站起來了,「坐我這兒吧,我吃好了。」

有天樂呵呵的跑過來,「那啥,俊秀,還是你比較夠義氣‥‥我錯了我以後絕對不會再叫你暴力秀了‥‥」

俊秀沒什麼好氣的狠狠瞪了他一眼,韓庚叫住了欲走的俊秀,「俊秀,你去樓上喊一下允浩吧,再不來食堂該沒菜了。」

俊秀點點頭,一抬眼卻看見允浩風風火火的過來了,「韓庚哥你帶上槍和有天、昌珉馬上跟我去一趟車展中心,還有俊秀,帶上你的微型接收器跟我們一塊兒走!」

始源坐在位置上愣了愣,「出什麼事兒了?」

允浩腦門上沁出細細的汗珠,壓低聲音,卻壓不住急躁的說,「在中去了車展中心,江鵬飛很有可能趁機‥‥」

「怎麼會?!他不是‥‥」基範皺眉發問。

允浩狠狠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回頭我再跟你們解釋!先跟我走!始源、基範你們留在局裡,隨時和我們保持聯絡!」

有天聽了急忙站起來,卻在下一秒聽到俊秀的慘叫「啊!」

他猛地回頭,發現自己剛才起來的太突然,手肘帶翻了餐盤,所有熱菜全部倒扣在了俊秀腳上,更嚴重的是,他的手肘還撞翻了俊秀手裡端著的一杯滾燙的咖啡,咖啡斜濺出來,直直的蹦落在了俊秀的眼睛上!!俊秀痛苦的蹲到了地上,蜷縮成一團。

有天都嚇傻了,手腳冰涼的蹲在俊秀身邊,「俊秀!你‥‥你別嚇唬我啊!別拿手擋著了!讓我看看你的眼睛怎麼樣!咖啡有沒有進眼睛?!」

允浩也急了,一大幫人圍過來,俊秀結結巴巴的說,「別‥‥別管我了‥‥允浩哥,微型接收器在我右邊褲兜裡‥‥你,你們先去吧,我沒事的不用管我‥‥」說到後面,竟然已經疼的直吸涼氣說不出完整的話來了。

允浩又急又擔心,拿到接收器後還是左右為難的不知該走該留,有天眉頭緊鎖,扶著俊秀的肩膀,抬頭說道,「讓始源跟你去吧,我和基范把俊秀送到醫院去,如果他的眼睛真出了事,我‥‥」

基範從另一邊扶著俊秀的肩膀觀察他緊閉的、眼皮被燙紅的雙眼,冷靜的說,「好了,不是煽情的時候,趕緊送到醫院去是正事。允浩哥你們先走,俊秀這邊有我們倆照顧著。」

允浩咬牙拍了拍他的肩膀,就急速轉身帶著同樣一臉擔憂的眾人離開了‥‥

有天怕傷到俊秀被燙傷的腳,又怕自己的胳膊會碰到他的眼睛,不能背不能扛,只好一個公主抱把俊秀抱了起來往門外飛衝。

基范小跑幾步到車庫去開車‥‥雖然俊秀現在急需去醫院檢查,懷疑是不對的,但是‥‥基範一邊發動車子迎向焦急站在門口的有天一邊皺眉,從他自己的角度看去,剛剛那一系列由有天引起的燙傷事故,俊秀明明是有機會躲開的,但為什麼‥‥難道俊秀故意想逃避去車展中心?!‥‥可是‥‥沒有道理啊‥‥

 

 

 

 

 

車展中心裡,人潮只增不減,慧妍轉啊轉,興致就一點點弱了,口渴腳酸,「在中哥,我們去那邊的休息廳喝點東西吧?」

在中笑著點點頭,一轉身卻看見東海穿著制服就晃悠進來了。

在中不易察覺的皺皺眉,然後迎上去,「東海?你怎麼來了?不用巡邏嗎?」

東海本來正在四處尋找在中的身影,聽見在中的喊聲後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哦!在中哥!允浩哥讓我來看看你‥‥」他環視了一下四周,「沒什麼問題吧?」

在中表情嚴肅,「有!」

東海立刻警覺起來,「什麼問題?」

在中依舊表情嚴肅,「我看上的車都太貴了。」

東海愣了愣,隨即大笑兩聲,「哈,哈哈,哥你還挺逗‥‥」

在中跟東海談笑著,眼風卻掃到不遠處一個身影,指尖瞬間冰涼,他深呼吸一口氣,然後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的樣子對東海說,「慧妍去休息廳喝東西了,你中午巡邏應該還沒吃飯呢吧?跟我們一起吃點吧?」東海點點頭稱好。

在中走了兩步,不好意思的對東海笑道,「我想先去趟衛生間,你和慧妍先點東西吃吧不用等我,我一會兒就去找你們。」

東海回了聲「好啊」就朝休息廳走去。

眼看他走出了視線範圍,在中臉上的表情一下子變得冰冷,他再次握了握項鍊墜,深深瞪視著洗手間的方向,信步走去‥‥

一個中年男人從洗手間走出,在中頓了頓,看向半開的門,慢慢走了進去。

 

洗手間裡很空曠,除了幾個虛掩著門的隔間,其他的地方可以一眼就看出來是空無一人的。

在中冷笑一聲,擰開水龍頭,掬了幾把水,洗著臉。突然,他聽到身後輕微的響動,該來的還是來了,在中自嘲的想到,隨即關上水龍頭,抬起頭面對明亮的鏡子,挑起一邊嘴角笑的張揚而不膽怯,「小七,好久不見了‥‥」

鏡子裡,在中的背後赫然站著一個一身黑衣的男子‥‥細看去,他應該跟在中的年齡不相上下,身材瘦高,相貌平平,只是一張面無表情的臉讓人看上去分外寒冷可怕。

被喚作小七的人沒有表情的波動甚至動作的變化,他就那樣平靜的看著在中,用萬年寒冰般的聲音說道,「少爺請你回去。」

在中甩了甩頭簾,幾滴水珠飛落,在鏡面上滑過模糊的痕跡。「小七,你就從來沒想過不為他賣命的日子會有多麼美好嗎‥‥」在中轉過身,直視著小七的眼睛,語氣裡有一絲挑釁。

小七巍然不動,重複了一遍那句話,「少爺請你回去。」

在中抱起雙臂嘖嘖嘴,「小七,我在你眼裡看不到靈魂‥‥」

小七木然的望著他,「少爺請你回去。」

在中默然,他知道,這個頂級殺手的極限是三句話,對一人重複的話不會超過三遍,第四次他不會再開口,而是直接秒殺對方。

在中臉上的笑容迅速消失,冷冰冰的攤開手,小七把準備好的另一套衣服和墨鏡等遞給他,在中迅速換上,看著小七把自己的舊衣服裝進一個背包,在中眼角動了動,那是允浩和他一起去買的衣服‥‥

 

裝好後,小七對著洗手間的門口做了個手勢,在中一語不發的邁步走了出去,他能感受到小七在後面大約一臂的距離緊緊跟隨‥‥一臂,這個距離正是小七最自信能控制對方的距離。

在中擋在墨鏡後的眼睛迅速望向休息廳,然後再望向越來越近的車展中心大門‥‥允浩,他默念,如果這一別就是永遠,我希望你能幸福‥‥

坐上全封閉的車子,小七坐在在中身邊,手槍藏在袖口裡對著他,然後對司機點點頭。

車子開動的一刹那,在中通過後視鏡,看到了匆匆趕來的那輛熟悉的車子‥‥苦澀的笑容漾起,在中閉上眼,向後倚在了座位靠背上‥‥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