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6   決 戰

 

「在在‥‥」江鵬飛似乎從某種游離的精神狀態中回歸了,「今天晚上,讓你看場好戲‥‥」沒等他說完,就響起了敲門聲,江鵬飛眉頭一皺,「進來。」

小七面無表情的走進來,俯身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江鵬飛撇了撇嘴,揮手示意他出去。

然後他轉向在中,依舊噙著變態的笑容,「在在,我請來的客人裡,有一位很不聽話呢‥‥我去看一下,一會兒再來找你‥‥」說完,他冷冷的哼笑了兩聲,朝在中湊了過來。

在中下意識的想躲,但他隨即克制住自己,定在原地沒動。

江鵬飛頗為滿意的輕笑一聲,隨即伸舌頭舔去了在中嘴角殘存的血液。

在中微眯著眼注視著江鵬飛離開,在門打開的一刹那,他看到了兩個保鏢的身影。屋裡再次陷入一片死寂,在中知道,如果自己坐等下去,必將是死路一條。

他拽著被單抹了抹嘴角,深呼吸一口氣,然後握了握胸前的項鍊墜‥‥誰都不知道他自己在墜裡安裝了微型錄音器,剛才江鵬飛揭露警局內鬼的那番話,都被在中錄了下來,只可惜,陳局的名字沒有被江鵬飛親口說出來‥‥不過,不能再困在這裡了,要想辦法出去。

在中輕輕的下床,光腳踩在毛絨地毯上,活動了一下手腕腳腕。粗略的估計了一下,以江鵬飛的性格,不可能只安排兩個保鏢,在中悄悄的走到門邊,俯身把耳朵貼在門板上仔細聽著。

從說話的聲音判斷,至少有四五個人。在中挑起嘴角冷笑了一下,雖然江鵬飛知道自己這一陣子都是呆在警局裡,但他一定不知道,允浩為了保護在中的安全,沒事就拜託韓庚他們教在中基本的格鬥擒拿術,這麼多天練下來,對付幾個保鏢起碼是綽綽有餘的。

在中環視一圈,目光落在裝飾用的古董花瓶上,他在心中輕笑,允浩,我們來檢驗練習的成效吧‥‥

 

幾個保鏢正在門外專心致志的站崗,突然聽到在中房內傳來一聲巨響,好像是什麼東西砸落在地的聲音,接著是在中的痛呼聲。

門口的兩個人對視一眼,沒有動,眼神示意對面靠牆站著的兩人進去。

兩個身高體壯的保鏢敲了敲門走了進去,門自然關上,屋裡一片黑暗,保鏢一時無法適應,虛著眼睛等了幾秒才看清楚屋內的情況。床上沒有人,大花瓶摔倒在地,瓶口破碎‥‥

兩人急忙摸槍,然而終究晚了一步,“唰唰”兩聲,還沒反應過來,頸部大動脈處就被飛來的兩片陶瓷碎片紮入,血流如注,兩個保鏢還保持著摸槍的動作就大睜著眼倒下了‥‥

在中皺了皺眉,終究有些不忍,但是,不解決掉他們,自己就無法將最重要的證據帶出去‥‥

由於地毯十分柔軟,所以人的身軀倒落在地幾乎是發不出聲音的,在中迅速把他們的槍卸下,看了看是帶消音器的,別在自己腰間,想了想,又把那兩人的領帶摘下,一邊一個綁在自己手上。

見那兩人老不出來,走廊裡巡邏的那個保鏢頭子對站在門口的兩個保鏢揮揮手,示意他倆進去看看。

兩人走進去之後,隨即聞到了濃濃的血腥味,然而還未等他們有任何動作,在中已經從棲身的角落裡一個踏步跳躍翻身而出,手持雙槍,對準兩個保鏢的心臟位置扣動了扳機‥‥

消音器的存在使得子彈的射出處於無聲狀態,兩人再一次步了之前的兩個保鏢的後塵,軟軟倒下。

在中甩了甩略顯冰涼的手,飛速卸下他們槍裡的子彈,接著屏氣凝神,隱藏在了門後。走廊裡僅剩的那個保鏢察覺勢頭不對,急忙掏出了對講機。

在中在門縫中看到他的舉動後,一腳踢開房門衝了出去。

那人扔了對講機伸手去腰間掏槍,在中眼疾手快,甩出之前綁在手上的領帶,繞住那人腰間的槍,大力往外一抻,槍就被遠遠的甩了出去。

在中沒有絲毫停滯,左右腳先後踏在牆壁上,一個側身跳躍至那人近前,接著一個反身側踢將那人踢得晃悠了一下,再用連續的左右勾拳將那人擊的潰敗,最後用一記近身格鬥術,手肘狠狠撞在那人胸口。那個保鏢渾身抽搐了一下,就倒地不動了,在中撿起對講機,帶在身上,接著他在奔跑中一個跳起,將懸於轉彎處的監視器的線路拔掉,迅速沿著船艙飛奔而去‥‥

 

 

 

 

「韓庚哥!」允浩站在船頭用對講機聯繫韓庚,「你讓直升機別跟那麼緊!我們先打探一下情況你們再上來!」

韓庚坐在直升機裡探出半個身子,對著底下的允浩伸出大拇指比了比,示意他知道了。

不一會兒,幾架直升機就緩緩的飛到了船身後面,隔了一段距離跟著。

允浩扭頭對著船艙內喊,「昌珉!準備好了沒?」

不一會兒昌珉就蹬蹬蹬拿著兩套潛水服跑了過來,「頭兒,我們可以讓專業潛水夫去的,他們比我們更擅於隱蔽‥‥」

允浩俐落的拿過潛水服,開始解自己的外衣,沉聲說道,「但他們沒有我瞭解在中‥‥」外衣解到一半,允浩又不放心的扭頭囑咐始源,「船要以極慢的速度往前開,而且別用探照燈,我怕江鵬飛發現之後會對在中不利。」

始源無奈的點頭,「我保證我保證!哥,你這都說了第四遍了‥‥以前還真沒發現你囉嗦‥‥」

昌珉乾笑一聲,「那是因為以前他沒碰見在中哥‥‥」

允浩不置可否的聳聳肩,繼續穿潛水服‥‥

 

 

 

不敢走樓梯和船艙中的大道,在中只好翻到了窗戶外,沿著船欄杆一步步小心的走著,不時的利用綁在手腕處的兩條領帶作繩索,輕巧的翻上翻下。

鑒於底層船艙一般都是等級比較低的工作人員的住處,其中認識自己的人一定比較少,在中打定主意去底層尋找逃出去的機會。

對講機的音量被在中調至最小,以防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而他恰恰可以利用聽到的對講機裡傳來的船上各部位的警戒狀況來躲避巡邏的保鏢和打手。

好幾次,在中甚至都是掛在欄杆外,靠著船壁避開警衛的‥‥有驚無險的到了底層船艙,在中剛打算往後廚的方向走,卻聽到對講機裡一個聲音問「底層5號那裡怎麼樣?」,另一個聲音答道,「沒問題。」

在中皺眉想了想,從剛才在艙壁上注意到的船艙結構示意圖上來看,底層5號是個放雜物的倉庫,按理說應該是無足輕重的,為什麼會專門派人看守呢?!在中緊了緊別在腰間的槍,儘量不發出聲響的朝5號房間走去‥‥

為了躲開保鏢,在中先是翻上了船艙上的圍欄,然後倒吊在圍欄上,利用保鏢轉到另一個方向去巡視的空當,抓著領帶的手放了一小段,身體下滑,使倒吊的自己可以通過5號房間門上的圓形視窗看清裡面的情況‥‥

本來,房間內是暗的,房間外是亮的,從在中的角度應該什麼都看不清,但恰好房間裡的雜物之類的有可以反射光芒的,幾秒之間電光火石的時機,在中將房間裡的情況看了個一清二楚。

他倒抽一口涼氣,迅速的拉著領帶翻到了圍欄上,他的腳剛收回去,保鏢就轉了回來。在中縮在圍欄角落處大氣也不敢出,心跳不斷加快‥‥

房間裡滿滿的全是幾歲到十幾歲的孩子,小小的雜物間擠了十個左右的孩子,有些人已經快窒息了,小臉憋的通紅‥‥而那些孩子身上穿的衣服,在中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正是自己從小生活的孤兒院的院服‥‥

在中恨恨的咬了咬嘴唇,不是拜託政府接管那家孤兒院了嗎?!怎麼這些孩子還是沒能逃出江鵬飛的毒手?!不行‥‥我一定要把他們救出來‥‥決不能再讓江鵬飛毀了一個孩子本該幸福的生活‥‥

下了決心,在中貓著腰,改變了路線,開始重新一點一點的向頂層前進‥‥必須先搞清楚江鵬飛葫蘆裡賣的什麼藥,才能想辦法救出這些孩子‥‥

 

 

 

頂層豪華的會客廳裡,江鵬飛翹著二郎腿坐在真皮沙發上,嘴裡叼著雪茄,斜睨著周圍不斷擦汗的幾位黑道上的商業富豪,他撣了撣褲子上的褶皺,輕聲道,「各位‥‥不用這麼緊張,我不是說了嘛‥‥這次呢,就是簡單的請各位來我的遊輪上玩一玩‥‥畢竟大家多年來對我生意的支持,是有目共睹的‥‥呵呵‥‥」

在座的其中一個人憤憤的開口,「得了吧!江鵬飛!你會這麼好心?!我說我不願意來,你竟然指使你的部下把我綁來?!你到底安得什麼心?我看一定是警方搜捕你的時候我們都為了自保而坐視不理,你因此懷恨在心,想要借機除掉我們!!」

江鵬飛哈哈大笑,吐出一口煙圈,拿腔作勢的說,「看來‥‥並不是所有人都是蠢貨喲‥‥」

那人聽了,生氣的大吼道,「江鵬飛!你這個瘋子!你快點放了我們!否則我們幾個的部下一定不會放過你!」

江鵬飛盯著煙圈,微眯著眼冷笑,「你以為‥‥我是打算殺了你們然後潛逃嗎?‥‥哈哈哈哈‥‥」他變態的笑起來,然後猛地收起笑容,瞪視著他們,「要死大家一起死!反正我現在什麼都沒有了!拜你們所賜!我的家底全都被毀了!」

接著他再次仰頭大笑,「哈哈哈‥‥什麼都沒有了‥‥哈哈哈哈‥‥我死了,你們也別想活!知道我船上裝的最多的是什麼嗎?哈哈哈,不是人,是炸藥!!哈哈哈‥‥」

剛才那人拍案而起,指著他的鼻子罵道,「江鵬飛!你這個心理變態!要死你自己去死!別拉著我們當墊背的!」說著他就想走出會客廳。

江鵬飛冷哼一聲沖門口的小七擺擺手,小七掏槍,開槍,收槍,動作一氣呵成,而剛才還生龍活虎的那個人,現在已經變成了冰冷的屍體‥‥

江鵬飛站起身,環視被嚇呆了的眾人,「再有不聽話的,下場就跟他一樣!」江鵬飛朝外走去,一個保鏢急速跑過來湊到他耳邊說了兩句話,他臉色一變,大步衝了出去‥‥

會客廳外的艙壁上,在中抓著橫欄,緊緊攥起了拳頭‥‥江鵬飛‥‥他‥‥他要炸沉這艘船‥‥正在這時,他注意到了海面上微微的波瀾,在中驚訝了一下,隨即嘴角揚起大大的微笑,利用橫欄,翻身朝甲板跑去‥‥

 

 

 

允浩和昌珉浮上海面,悄悄露出頭,偵查了一圈發現沒有人注意這裡的時候,才慢慢的靠到船壁,利用吸盤和繩索緩緩往上攀爬。

爬到船側的甲板處,允浩示意昌珉先別跟上來,他自己摸著槍深吸一口氣,緩慢而小心的探出了頭‥‥

正對他的,是在中笑笑的臉,黑亮的眼睛在月光中一眨一眨,允浩嚇得往下滑了半米,還好在中拉住了他的繩子。

允浩急急忙忙翻身上了側甲板,抱住在中的雙肩,上下仔細看,「在中?!真是你?!你怎麼跑出來的?你沒受傷吧?江鵬飛那變態沒有對你怎麼樣吧?你‥‥」

在中笑的更加開心,伸出食指放在他嘴唇上,「噓‥‥你先別說,聽我說,」他摘下項鍊,放在允浩手中,「這裡面有個微型錄音器,裡面有可以扳倒陳局的證據,你立刻拿回去,用設備傳給希澈哥,趕緊讓他去逮捕陳局!」

允浩點點頭,焦急的問,「我帶來了一套潛水服,你趕緊換上,然後我們‥‥」

在中搖搖頭,推開他的手,「我不能走,江鵬飛囚禁了一批孤兒院的孩子,還有幾個黑道上的人物,他想炸船,然後讓他們陪葬,我得把那些孩子救出來‥‥」

允浩皺眉瞪眼,「這個我來救!你先走‥‥」

在中使勁兒搖頭,「不行!你不如我熟悉這艘船!沒那麼多時間了,江鵬飛大概現在已經發現我逃出來了!我得趕緊去‥‥」

允浩一把拉住欲走的在中,「那不可能!我好不容易找到你!絕對不會再放手了!絕對不會再讓你一個人面對那些危險!要去一起去!」

在中一把揪住他的領子,「你別胡鬧了行不行?!以大局為重!你不走的話我的證據不是白採集了?!」

允浩喘著氣看著他,突然一笑,「當然不是嘍!」他朝下招招手,「昌珉!」

被忽略了半天的昌珉這才氣喘吁吁的爬了上來,「頭兒!這麼長時間我還以為你就義了呢!‥‥哎呀!在中哥!頭兒你好迅速!這麼快就救出在中哥了?!」

允浩把項鍊塞到昌珉手裡,「你立刻回去把這裡面的音訊傳給基範他們,讓他們趕緊去找希澈哥,他會知道該怎麼做的!同時你趕緊給我派兩艘小艇來,輕型裝備,用來救人,划到‥‥」他看向在中,在中壓低聲音,「底艙5號。」

允浩點點頭,「划到底艙5號附近,快去吧!」

昌珉答應了一聲剛想走,卻轉回頭來,「那你們呢?」

允浩推了他一把,「別管我們了!回去告訴始源說這船上有很多炸藥,我會開著對講機,你讓他別說話,就那麼聽著,把對講機當監聽器來用就行了!快快快!」

昌珉答應了一聲,套好潛水服,轉身跳進了海裡。

允浩和在中對視一眼,同時微笑,兩人握手撞肩,然後一前一後朝底艙跑去‥‥

 

 

 

 

陳局正坐在辦公室裡看文件,突然大門被撞開,他剛想開口責備,就見金希澈穿著白襯衫,黑西服隨意披在身上,笑著走了進來,「陳局,好久不見了‥‥」

陳局臉色一僵,忙去按電話,「通知保衛科,有人擅自把監獄裡的犯人放出來了!」

希澈翹起嘴角笑的極盡燦爛,「哎呀不好意思,陳局,保衛科現在恐怕已經不歸你管了‥‥」

說著,他收斂笑容,舉起手中的紙張抖了抖,「陳偉,你因涉嫌多次向犯罪分子洩露警方機密,勾結黑道進行走私生意,正式被捕了。」

陳局不怒反笑,攤攤手,「金希澈,你別反咬一口了,勾結黑道的人是你,洩密的人也是你!證據確鑿,你當初可是認罪了的!」

希澈脫下西服外套,往沙發上一扔,然後自己大馬金刀的坐下,「我當初要是不認罪,怎麼能騙得過你這隻老狐狸呢?」

陳局眯起了眼睛,希澈十指相抵,放在膝頭,微微一笑,「怎麼?怕了?今天我就讓你瞑目,看看自己是怎麼陷進我這個天才編織的陷阱中的!」

旁邊站著的東海聽到“天才”兩字後,嘴角抽搐了一下。

 

希澈裝作沒看見,乾咳了兩聲,掏了掏耳朵,抑揚頓挫的開口道,「早在我接手江鵬飛的案子沒多久時,我就覺察出警局有內鬼,但當時沒想到會是你。直到有一次我去你們家做客,你恰好不在,我發現你妻子手上戴的鑽戒上的鑽石,很像是前一陣南非新出產的鑽石,而當時江鵬飛通過非洲線往國內走私的各種鑽石裡唯獨缺這一種,這難道不奇怪嗎?!雖然這種鑽石通過正常管道也能買到,但一來我瞭解你的個性,一般不會給太太買這麼貴重的東西,除非‥‥是別人送的!」

陳局手微微抖了抖,希澈看了,冷冷一笑,「要怪就怪你太太沒聽你的話,在我這個外人面前炫耀鑽戒了!之後我就開始留意你的一舉一動,發現了很多可疑之處,接著我發現自己的辦公室被監聽,我知道,你也開始懷疑我了‥‥或者說,我的行動已經影響到你能從江鵬飛那裡得到的利益,所以,你打算借機除掉我了‥‥當然,僅憑我一人之力,是無法與你抗衡的‥‥所以,我組建了特別行動組‥‥為了防止被監聽,我特意在允浩的辦公室開會。當然,你之前就在他那裡安了竊聽器,這倒是我沒想到的‥‥」

「你讓自己的女兒不斷接近允浩,用意很明顯,想借機拉攏允浩,或者進一步控制他的行動‥‥可惜,你高估了自己女兒的魅力,也低估了允浩的能力‥‥我故意逼著允浩和你女兒去約會,就是想讓你借機露出馬腳‥‥哼哼,果然,你通知了江鵬飛,讓他派人利用這個機會進入警區家屬院殺在中,只是你沒想到,在中身邊還有個熟悉江鵬飛作案套路的金俊秀‥‥一計不成又生一計,你怕事情敗露,開始將罪證轉移,想嫁禍到我頭上‥‥」

「我一路裝傻,就是為了放長線釣大魚,我裝作不知道你將我倆的電話網絡密碼調換,裝作不知道你為什麼讓我給章律師打那麼多電話詢問關於法律顧問合作的事情,而是乖乖照做‥‥我知道允浩開始懷疑我了,而這正是你希望看到的,你出國,避開嫌疑‥‥但我知道你是去江鵬飛美國的總部斂財了‥‥等你回來,允浩也差不多打算開始調查我了‥‥」

「只是你不知道,允浩的懷疑,也恰好正中我下懷。於是我假裝天天晚上去一家紋身店,看似是在和江鵬飛一方通信,實際上只是為了吸引允浩他們的注意力‥‥果然,這小子行動很俐落,幾天之後就把我抓了‥‥呵呵,你知道為什麼我被抓之後一直沒有澄清嗎?!」

希澈說著走到臉色越來越白的陳局面前,打了個響指,「就是為了讓你這隻老狐狸放鬆警惕!我要等,等允浩他們自己發現端倪,等你自己露出狐狸尾巴,等他們拿到足以擊敗你的證據,等一切萬無一失,然後我再收網‥‥這時候,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出獵人的手心‥‥」

希澈雙手撐著辦公桌,直視他,「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陳局,大意的後果就是,你的嘴巴出賣了你‥‥還記得你上次和允浩吃飯時跟他說了什麼嗎?辦公室!你說副局的辦公室確實比他的要大!你還說了“確實”兩個字!也許你自己都不記得了!關於辦公室大小的討論,正是我們特別行動組第一次在允浩那裡開完小會之後,我、鄭允浩和朴有天開的玩笑!允浩那麼好的記憶力,會不記得這個玩笑應該只有我們三個人知道嗎?!而你卻不經意說了出來,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我們說這些話的時候,隔牆有耳!!」

說著,希澈微微前傾身體,以頗具壓迫式的氣勢繼續,「還有,你的寶貝女兒似乎犯了和你親愛的太太一樣的錯誤,愛炫耀‥‥她的皮包正是你從美國江鵬飛私人作坊那裡帶回來的!你以為不會有人知道那個標誌嗎?可是你忘了!鄭允浩身邊還有個深知江鵬飛底細的金在中!‥‥正是這些種種的線索連在一起,推動允浩再次檢查我寫下的密碼‥‥那麼多人裡,總會有人發現,我那其實不是真正的密碼,只是有規律的打亂了英文詞語排列而出的文字遊戲!只要破譯了這個排列,他們就會讀到所有我查出的關於你的罪證,都做了備份藏在一個安全的地方‥‥我不讓允浩來監獄見我,而是讓他全權接手這個案子,就是為了防止你對他下手。現在看來,我的決策果然是正確的‥‥」

希澈說著,笑笑的走回沙發坐好,陳局臉色蒼白,伸手抹去額角的汗水,聲音有些不穩的說,「好,好,金希澈,你真是步步為營啊‥‥」

希澈笑的露出一口大白牙,「過獎過獎‥‥」

陳局仿佛下賭注般的說,「可是,可是你沒有第一手的證據!我完全可以告你誣陷!」

希澈活動了一下脖子,抿了抿嘴角,「是嗎?東海‥‥」

東海拿過一個接收器,按了按鈕,江鵬飛狂妄的聲音傳出來,『一幫傻子也能抓住我嗎,笑話‥‥內鬼‥‥哼哼,又有誰會想到‥‥警局的老大,根本就是那個最大的鬼!哈哈哈哈‥‥』

陳局癱軟在座位裡,希澈看著他,搖搖頭,輕聲道,「知道你為什麼會失敗嗎?因為你永遠在低估他們的勇氣,你不知道,那些美好的東西,在一個人心裡生根發芽後,能產生多大的能量‥‥」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