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反應 10

其實,鄭允浩那個時候,還不算和金在中同居,不過是時不時跑過去,霸佔在中那唯一的床,美美的睡一覺,然後吃一頓在中做的飯,還經常吃著吃著被同學打電話叫回去,留下在中沖著允浩吃的半碗飯發呆。

但傳到純子耳中,傳言已經漸漸變味了,純子開始還覺得允浩是在中唯一的兄弟,親密一點是肯定的,可碰見一個人,就問,「聽說你弟弟金在中和法律系的鄭允浩同居了啊?」純子聽多了,心裡越琢磨越覺得他們倆好像還真有點問題。

打電話給在中,「喂,那個‥‥」純子覺得自己有點開不了口。

「你想說什麼啊?」在中一頭霧水。

「聽說鄭允浩總在你那裡啊‥‥」純子問的,讓人感覺她想打聽鄭允浩一樣。

在中舉著電話筒,「對啊,你想找那個豬頭?他就在旁邊呢,我把電話給他了啊?」

純子一聽,趕快說,「誰找他啊,我就隨便問問。」說著,一看錶,這不才早上嗎?鄭允浩怎麼又在在中那裡?早上在,下午在,晚上還在?

這麼一想,趕快加了句,「你別讓人家誤會啊‥‥」

沒頭沒尾的一句話,讓在中以為純子是接著剛才的話,怕別人誤會她打聽鄭允浩呢。心裡覺得忽然有些不那麼舒服,

「誤會什麼啊誤會,你想的真多。還有事兒沒?沒事我洗澡去了。」在中早上剛睡醒,鄭允浩就在學校待的無聊,拿著個學校各個社團簡介的小冊子過來了。

在中張嘴問,「你大早上也不讓我清靜啊?」

「我來檢查你是不是好孩子,是不是夜不歸宿呢,我容易麼我。」允浩不以為意的往床上一歪。

在中沒管他,正準備洗澡的時候,純子打電話過來,說了那麼幾句,在中掛了電話,去洗澡,想起剛剛鄭允浩一副悠然自得的嘴臉,心裡想,回頭房租讓他掏一半。

 

在中沖完澡出來,全身冒著熱烘烘的氣息,頭髮柔順的落下來,還有點滴水。正擦頭髮,鄭允浩就叫,

「在中啊,在中啊!」

在中一把把毛巾扔他臉上,「你鬼嚎什麼呢?」

「你過來看,原來咱們學校有登山隊啊?我怎麼不知道?!」允浩一陣子興奮。

在中平時對這些個活動也沒關心過,沒聽說過登山隊,就湊過去,看允浩手裡那個介紹手冊。

在允浩旁邊坐下,頭髮還濕漉漉的,伸脖子看手冊的時候,髮尖從允浩的鼻尖掃過,清香的水蜜桃味道一下子鑽進允浩的呼吸裡面,甜甜的。允浩不自覺的深深呼吸一口。在中洗澡過後的皮膚被蒸的有些粉紅,睡衣有些寬大,露出一片鎖骨,引人遐想。

在中光顧著看手冊,也沒發現自己的姿勢其實是有點把身體靠在鄭允浩懷裡。他無心,可是允浩有意了。

心不知道怎麼就咚咚的劇烈跳動起來,允浩都覺得自己吞口水的聲音有些大。平時他勾在中的肩膀的時候,都是豪氣萬千心胸坦蕩的,可是此時自己手裡拿著在中的毛巾,懷裡靠著在中,整個胸腔都是在中的味道。不知道怎麼的,允浩拿著毛巾那個手,就慢慢的攀上了在中的肩膀,然後往下滑落,落在在中那要命的細腰上。

允浩覺得他被他兄弟的美色勾引了,他還真沒壓住這個邪。心裡正劇烈變化的時候,在中忽然用手肘撞了他一下,

「你沒長眼睛啊,這登山隊不是今年才成立的嘛,你當然不知道,豬頭!」

20127150129

允浩被這麼一撞,清醒了些,手收了回去。可是看見金在中微微有些厚,還有些翹有些小的嘴巴一張一合的嘟嘟囔囔,不知怎麼的,滿腦子都是那個旺仔牛奶的廣告詞,

「再看就把你喝掉!」

允浩心裡想,金在中,再說就把你吃掉!

 

在中聽他沒動靜,就猛的起身,把毛巾奪回來,繼續擦頭髮發表自己對登山隊的意見,「就咱們學校組織的,規模也大不了‥‥」

允浩心裡癢癢的要命,可金在中還一直說一直說,鬧的允浩蹭一下子站起來,「不行,老子就想參加,你趕快換衣服,跟我報名去!」說完就跑廚房,佯裝找早點吃。

在中一聽,說,「我不去。要去你去。」

允浩不高興了,「陪我報個名,你也不去,你怎麼這麼沒良心啊,你看我都給你買冰箱了!」

「你少拿破冰箱說事兒,要不是你這頭豬天天過來蹭吃蹭喝,我至於擺個冰箱嗎?」在中一邊換衣服一邊說。

允浩進來的時候,在中都收拾的差不多了,就是頭髮還濕乎乎的。

「你不是說不去嗎?換什麼衣服?」允浩問。

在中撇了他一眼,「滾,我上課去。」

允浩一看在中這麼不聽話,剛剛自己怎麼就鬼迷心竅讓他下了迷糊藥呢?心裡來氣,抓起他的手往外走,

「不行!先陪我報名去!我不管!」

在中覺得鄭允浩早上來的時候還挺正常,怎麼一下子就又瘋了?無奈允浩的力氣太大,在中抗不過,就被他拽下樓了。

 

剛一下樓,一陣涼風刮過,在中的頭髮本來就是濕的,剛洗完澡,體溫高,這猛的一遇涼,

「阿嚏!」

在中甩開允浩的手,把衣服拉鍊拉好,皮膚上粘著涼涼的空氣,讓在中打了個哆嗦。

反正也沒到上課的時間,在中也就順便跟著允浩去登山隊那裡看看。

 

 

在中看著登山隊小小的辦公室裡面,貼著一牆的照片,那些山雖說不是特別高,但也已經是雪山了,畢竟他們在高原上。

登山隊的負責人跟允浩介紹,「同學,這個活動雖然是很鍛煉人,但是也很艱苦,爬雪山,不是想像的好玩的,你可要想好了啊。」

允浩笑著說,「大不了給凍死餓死嘛,是吧同學。」

嚇的那個負責人趕快說,「同學,你可別瞎說啊。我們爬的雪山都是很安全的那種,是為了鍛煉學生的意志力。只要你跟著隊伍,自己不亂走,就絕對沒事。就是需要身體素質比較好,能承受高原反應。所以你要做好心裡準備啊。」

旁邊的在中聽見允浩那句話,一下子沒了笑容。「你別鬧了,鄭允浩。」心裡想,不知道誰當年報到第一天,就有點水土不服,在屋裡臥床來著?

允浩想,我鬧什麼了?剛才還一副我不管你的樣子,現在到又想管我了?

「那同學,我先報個名,回頭參加你們的測試,通過了我就參加!」允浩沒理在中,就跟登山隊的負責人說。

在中一看允浩鐵了心的要參加,心裡有些擔心,可是又不願意讓鄭允浩知道,走過去,跟負責人說,

「同學,我也報名。」

允浩說,「誰剛剛說不想參加的啊?」

在中哼了一聲,「我想免費爬山旅遊,你管不著。」

允浩瞪了他一眼,「小兔崽子,就知道你目的不純!」不過在中肯跟他一起參加,他還是很高興。

 

出了登山社,在中又打了個噴嚏,允浩一看,肯定是剛剛頭髮沒乾,被自己拉出來,被風吹的,於是心裡有些內疚。把自己的外套脫了,使勁按著在中給他穿上。

在中拗不過他,被強制穿上,允浩看他那股不情願的勁兒,就說,「你敢脫了,我就揍你!」

在中心裡大罵,要不是你,我能打噴嚏嗎,你這個囂張的流氓!

旁邊走過幾個法律系的學生,看見他倆又扭在一起毆打,就竊竊私語,「他倆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啊?」

在中聽見了,心裡噗哧笑了一下,揮開鄭允浩的手,自己把衣服整理好,「我上課去了,你趕快滾。」

允浩罵了句,臭孩子,然後回宿舍套衣服去了。在中一個人往主教學樓走去,一邊走一邊摸了摸自己的肺腔。這裡‥‥爬那種小雪山,應該沒問題吧?

 

課上了半天,金在中也沒有聽進去老師在講什麼。整個腦子昏昏沉沉的,打了幾個噴嚏之後,就覺得呼吸有些難受。

「媽的,都怪你,鄭允浩,害我感冒了。」在中迷迷糊糊的罵鄭允浩。

 

 

允浩在宿舍裡面換了衣服,又寫了會論文,看看時間,估摸著在中下課了,剛想打電話說,「金在中,中午吃什麼啊?」

電話還沒撥,昌珉就興沖沖的跑進來,「哥,中午打籃球吧?跟外院的打!」

鄭允浩知道沈昌珉幹嗎那麼高興。外語學院號稱美女最多的院,跟外院打籃球,意味著會有大量的美女旁觀。

其實鄭允浩對那些美女是沒什麼想法的,見過外院的幾大院花,也沒覺得有多麼好看。倒是今天早上金在中那濕乎乎的小黃毛在自己眼皮子低下晃悠,讓自己很沒出息的蕩漾了一下。

這麼一想就覺得,不行,金在中那臭孩子平時趾高氣昂的,我可不能這樣甘拜下風,否則以後他無法無天,自己也管不了了。

「行!我好久沒活動了。」鄭允浩發狠的不去想金在中,幻想著外院的美女為自己加油的場景。

「那叫在中哥不?給咱們當外援!」昌珉高興的手舞足蹈。= =|||

允浩知道他們系那幾個草包打籃球的水準,把在中拉過來當外援,肯定實力大增,但是‥‥金在中在他眼皮底下跟小美眉們眉來眼去怎麼辦?

「叫啥外援?讓外院看咱們系笑話嗎?金在中沒在學校!」允浩瞪了眼昌珉。

昌珉心裡小小抱怨了一下,「誰說他不在,我剛剛還看見你倆在扭打呢‥‥」

 

允浩和昌珉抱著籃球出去的時候,忘了拿手機。金在中打了半天電話,想讓鄭允浩幫他在醫務室拿點感冒藥。

在中聽著鄭允浩不接電話,一下子不高興了,「老子被你害的感冒了,你反而外面逍遙去了!」

想著,金在中一個人暈乎乎的回自己住的地方了。房間有點冷,他只好穿著衣服鑽到被窩裡面,埋頭大睡。

鄭允浩爽歪歪的抱著籃球回來的時候,一看手機,N條未接來電占了整個顯示幕,全是金在中的。

鄭允浩心裡一樂,這孩子肯定是叫自己吃飯呢,真乖。

想著就打給在中,結果沒反應,那邊直接關機了。允浩沖了個澡,反正週末了,也沒有課,就拿好錢包手機,離開了宿舍。

 

去超市轉悠了一圈,買了點吃的,然後殺到金在中住的地方。心想,這兔崽子跑哪裡去了?給自己打這麼多電話,現在又關機,玩什麼呢?

一開門,屋裡靜悄悄的。

「金在中?」允浩喊了一嗓子,屋裡沒回應。

允浩把東西放到冰箱裡面,然後往房間裡面走。就看見床上鼓囊囊的,但是又看不見腦袋。

允浩心裡嚇了一跳,「不會遭小偷了吧?!」

直接上去,嘩的掀開被子,愣了。就看見金在中睡的迷迷糊糊,渾身還直哆嗦。

「在中啊,你怎麼了?」允浩急了,上去拍拍在中的臉。很燙。

「吵死了,給我閉嘴!」在中覺得允浩在他耳邊不停的吵,自己頭更暈了。

允浩抓著在中的手,「在中,你發燒了,起來去醫院!」

在中困難的抬了抬眼皮,看見允浩心裡來氣,心想,平時賴在我眼前,等我找你幫我買藥,你就沒影了‥‥

想著,翻個身,把腦袋埋到枕頭裡面,「誰說我發燒了!」

允浩不依不饒的把他的腦袋撈出來,在中的皮膚貼在自己的掌心,滾燙。

「你看看,這都多燙了,還說沒發燒!聽話,起來去醫院!」

在中索性捂住耳朵,大喊,「我不去!不去!」

在中覺得自己很用力的喊,但是全身無力,聲音喊出來,在允浩聽來,跟病懨懨的小狗嗷嗷亂叫一樣,有些心疼。

「起來吧,去打一針,回來再睡,好的快!」允浩放緩了語氣。手掌還托著在中的腦袋。

在中被他弄的腦袋很不舒服,就往旁邊一滾,捲起被子不理他。

允浩看著孩子氣的在中,「金在中,你不會害怕打針吧?!」

在中被他說中了心事,頓時臉上飛起兩朵紅雲。睜開眼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這一瞪不要緊,鄭允浩卻一下子也臉上燙燙的。金在中生病的時候,雖然仍堅持用淩厲的眼神瞪他,可這時候怎麼看怎麼覺得那個眼神含羞。

允浩的心尖仿佛被小狗尾巴撓了撓,麻酥感一下子從頭傳到腳,又舒服又受用。

「好好好,不去醫院,你好好躺著,我給你買藥去。別踢被子啊‥‥」允浩把被子給在中蓋好,還掖了掖被角,怕在中再凍著。

 

等在中迷迷糊糊的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傍晚了,屋裡黑乎乎的,腦門上敷著塊濕毛巾降溫。

「豬‥‥」在中覺得嗓子很燒的慌,非常渴。

就見允浩捧著一個碗進來了,把燈打開,

「在中,醒了啊!」

在中要掀開被子下床。被允浩一下子按了回去。跟裹蠶蛹一樣,把他又用被子裹了個嚴實。

「你幹嘛?!」在中覺得自己青筋在跳動。

允浩摸摸他的腦袋,還是燙。「蓋好了,捂點汗,才好的快!」

「我要喝水!」在中沒好氣的說。

允浩讓他靠在床背上,後面還細心的拿枕頭墊著。「我剛煮的粥,趕快喝了,一會喝藥。」

在中盯著允浩手裡那碗粥,又看看鄭允浩的臉。

「你看我幹嘛,喝粥啊!」允浩被他盯的發毛。

「你熬的?」

「廢話,難道還是你熬的啊。」

「你確定能喝?」

「‥‥‥‥」

忽然,鄭允浩想暴走,「我放了砒霜了,你喝不喝?!」

在中覺得被他的大嗓門震得腦震盪了。趕緊拿勺子,嚐了一口。有點糊味‥‥但是很香。

金在中能想像出不會做飯的鄭允浩,這一下午憋在廚房折騰這碗粥的“盛況”,好像心裡喝了口涼涼的泉水,很舒服。

允浩看著在中一勺一勺的把粥喝完,就摸摸在中的頭髮,覺得這樣子的在中跟小朋友一樣。

在中一抬頭,嘴巴上留了點粥印子。允浩也不知道怎麼的,想也沒想,就把拇指伸過去,給在中擦了擦嘴角。

在中自從鄭允浩摸腰事件以後,就刻意保持著和允浩的距離,他怕自己的反應傷到了允浩。所以很久沒有跟允浩挨的這麼近了,即使允浩天天來這裡蹭他的飯吃。

現在,自己靠在他旁邊,吃著他煮的粥,還讓他擦了擦嘴角。在中心裡馬上就又開始不受控制的快跳。

看著鄭允浩,囂張的鄭允浩,雖然粗魯又惡劣的吼他,可是給他擦嘴角的時候,卻輕輕的。

在中覺得自己的臉更燙了,覺得再這樣子下去,他肯定會嚇到鄭允浩的,眼神迷茫了一會,把腦袋沉了下去,不想看鄭允浩。

他很討厭這樣子的自己,以前跟女生上床的時候,從來不會緊張,也沒節操的自己,居然會為鄭允浩畏手畏腳。

 

允浩看著在中,平時趾高氣昂的金在中此刻的眼神有些脆弱又有點迷茫,生了病的臉頰透著病態的紅潤,就像一把柔軟的刀子,紮的自己的心尖疼的叫囂起來。

金在中是他最好的兄弟,鄭允浩曾經想著,可他不想讓金在中只做自己最好的兄弟,鄭允浩此刻想著。

允浩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在中,你躺會,一會吃退燒藥。」說著,扶著在中,讓他躺好,還給他蓋好被子。

 

在中這時候覺得自己真的燒的不輕。他想把允浩當成死黨,像純子那樣子,因為死黨可以當一輩子。我們可以嗎?鄭允浩。

在中想著想著,就又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允浩把碗收拾完,回屋摸了摸在中的額頭,又燒起來了,比剛才還燙。拍了拍在中,

「在中?起來吃藥了‥‥吃完再睡。」

在中想睜開眼睛,可是睜不開。允浩一著急,把他架起來,讓他靠自己懷裡,然後把退燒藥,放到他嘴裡,拿水杯一口一口的餵在中喝水。

喝藥簡單,允浩看著桌上的一小瓶用來退燒的酒精,有些犯愁。可是看見在中燒的厲害,也不管在中好了以後,會不會痛扁自己了,把酒精燒熱了,放到小碗裡面。

然後輕輕的掀開被子。在中睡的沉,沒有反應。允浩狠了狠心,把在中的衣服一件件脫下來。在中總覺得冷,然後就不停的往允浩旁邊蹭。

允浩只覺得在中身上的熱度都沖到了自己的腦門上,手都有點發抖。終於把在中脫的光溜溜的只剩小短褲和背心。允浩已經滿頭大汗。

 

先給在中蓋好被子,把胳膊露出來。然後拿熱酒精,一遍遍的擦著在中的手臂,手心,手肘。

在中的手比允浩的小,而且白。握起來,很柔軟。他雖然睡著,但是緊緊的握著允浩的手,好像汲取力量一樣不撒開。

允浩只好握著他的手,然後用另一隻手給在中擦拭身體。擦到大腿的時候,允浩覺得自己被酒精醺醉了一樣,越不想看在中的腿,視線就越離不開。

在中有點冷,蜷起腿,往允浩的方向鑽。嚇的允浩趕快給他蓋上被子,然後隔著被子抱住他,讓他別亂動。

在中的呼吸漸漸的平緩起來,病情緩了下來,乖乖的睡著。

可是抱著他的允浩,隔著被子和自己的衣服,卻仍然要命的發現,自己還是硬了。

 

鄭允浩沒有想過自己會對男人起反應,這倒不是他有偏見。

他從小生活在父亡母棄的環境裡面,從來也沒有覺得男女之間的情有多美好。只不過在他看來,愛情是不牢靠的。

在被他奶奶灌輸的觀念裡面,要找一個不放棄自己的人。至於是對象是男是女,他沒有考慮過。因為尹太太是女的,還是照樣拋棄了他爸爸。

但是,他從小到大,男生都怕他,躲的遠遠的。女生則會臉紅的幫他做值日。他覺得女孩子還是很可愛。他初中的時候,有個校花,長的很清秀,很溫柔。會幫他打水,幫他寫作業。他覺得自己很喜歡她。於是他想試著牽牽那個女孩子的手。

但是還沒有牽到,那個女孩子就轉學走了,去了另一個城市。那時候,允浩並不覺得多難過。反而是有些開心。覺得自己沒有愛上她,就不會失望。

所以漸漸的,鄭允浩習慣了不去愛一個人的生活。他開始囂張跋扈起來,肆意享受一個人的生活,這樣子就不會有人來背叛他。

於是女孩子們會遠遠的愛慕著他,不敢上前。男生們,則更不會吃飽了撐的去招惹他。

因此,允浩不知道愛是怎樣的滋味。他只是本能的,跟在中成為兄弟。然後又本能的認為,兄弟之間應該不分彼此,應該豪放不羈,而不是應該把兄弟當成幻想對象。

電視上,書本裡都是這樣說的,不是嗎?

然而金在中把他以為的這種本能打破了。允浩側過臉,看著熟睡的在中,覺得自己硬的來勢洶洶。

不想讓在中跟其他人在一起,看不見他就覺得無聊難耐,跟他完吵架心裡會真的疼‥‥讓允浩覺得,原來面對金在中的時候,他的心真的會很痛很癢。

兄弟之間不應該是這樣的吧?

允浩把手放進被子裡面,握著在中微微有些出汗的手,心裡有些貪婪的想,金在中,如果我們不是兄弟了,還能一直這樣在一起嗎?

 

 

 

 

 高原反應 11

在中醒來的時候,發現允浩並沒有在身邊,但是溫熱一片。在中知道昨天晚上,有個人一直抱著自己,餵自己吃藥,給自己擦身體,不是自己做夢。

忽然想起小時候,自己那次得肺炎,醫生說會傳染給體質更弱的人,所以他養父母怕他傳染給剛出生不久的小妹妹,就把他送到醫院裡面,留下了幾百塊錢。

後來,在中會刻意的鍛煉身體,因為他不想再一個人孤零零的聞醫院裡面的讓人噁心的蘇打水的味道。幸運的是,以後都沒有得過很嚴重的病,即使發燒,也是低燒,吃點藥,喝點水,仗著自己年輕,就抗過去了。

沒想到昨天一個大意得了感冒,加上前一陣子比較累,居然就一下子燒的那麼嚴重。在中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時候,就感覺到鄭允浩一直陪在他身邊,握著他的手,雖然隔著厚厚的被子和衣服,他仍然覺得鄭允浩的身上很暖和,讓他睡的舒服極了,一點都不難受。

從小到大沒有人這樣照顧過他,連純子也沒有,可是鄭允浩有。

在中聞著被子上鄭允浩留下的味道,心理想,鄭允浩,你把我當什麼呢?

 

正想著,鄭允浩的腳步聲傳來了。在中趕快閉上眼睛。只聽得允浩走到他身邊,摸了摸他的頭,好像吐了口氣,放心了的樣子。

在中知道他已經退燒了,就是全身沒有力氣而已。他睜開眼睛,看見允浩轉過身,桌子上放著一碗東西,允浩正拿著勺子吹了吹。

允浩,你會對其他兄弟也這樣子嗎?在中心裡苦笑了一下子。

等允浩走到他面前,在中才發現,臉一下有些紅。允浩完全不像平時對他那般兇神惡煞的,而是笑眯眯的說,

「醒啦?還行,挺爺們兒,沒去醫院,也退燒了。來,吃點飯,然後咱們吃藥~」

在中聽著他的話說到最後,怎麼聽怎麼都有點哄小孩的意思,可是喉嚨乾的很,也罵不了他,反而覺得鼻子有些酸。

原來被人照顧是這個滋味的。

 

在中看了看允浩手裡拿著一碗雞蛋麵,原來允浩剛才是怕太燙,給他吹了吹。在中接過碗,一口一口的吃,安安靜靜的,讓允浩有些不習慣,就說,

「還是病了好,你看,這樣多乖。」

在中一口雞蛋在嘴裡,也不能張嘴,就瞪了他一眼,心裡翻白眼,你他媽就喜歡咒我。

允浩看著他吃的有些噎,就舀了一勺湯,送到在中嘴邊,讓他喝。在中愣了愣,喝了下去。

「怎麼著,感激涕零了?」鄭允浩看著在中的眼神,逗他。

在中好不容易把雞蛋咽到肚子裡面,張嘴來了句,「難吃死了。」

氣的允浩使勁捏了捏他的鼻子,「大爺我第一次伺候人,你還挑三揀四的。」

在中一邊喝湯,一邊說,「不是吧,這怎麼是伺候呢,只能是照顧兄弟吧?」

故意的把“兄弟”兩個詞說的很用力,在中不知道這是在提醒誰。

允浩站在桌子旁邊,給他準備飯後要吃的藥,聽見他這麼說,停了下來,扭頭看著在中,張了張嘴,心裡想,難道昨天他感覺到了我那個了?不是吧,隔著被子和衣服呢‥‥

這麼一想,允浩的神情有些不自然。看在在中眼裡,心裡咯噔一聲。難道我昨天燒迷糊了,說了什麼夢話?

在中有些生氣,生氣自己為什麼現在會在乎這個在乎那個,生氣為什麼要遇見鄭允浩。

想著,放下碗,躺了回去,閉上眼睛,睫毛輕輕的抖動,顯得有些脆弱。

 

在中殊不知這樣子的自己,看在允浩眼中,更是莫大的吸引力。一旦發現了自己對在中起了反應,允浩就知道了,他對在中,那並不是兄弟之情。

允浩心裡其實很慌。從小到大,他爸爸的好兄弟們,就一直時常關照他跟奶奶,即使他爸爸過世那麼多年,所以他知道如何對兄弟肝膽相照。

但是他沒學過如何去愛一個人。

允浩嘲笑了一下自己,什麼時候怎麼膽小懦弱了,鄭允浩不應該是這樣子的。

 

過去拍拍在中,「怎麼了?雞蛋麵真那麼難吃?起來吃藥吧。」

在中罵了半天自己,有些不甘心,憑什麼鄭允浩笑的沒心沒肺,自己卻想東想西的。我才不怕他!這麼一想,在中覺得有些力氣了,然後坐起來,很有威攝力的看了允浩一眼。

允浩看著在中的眼神,就是那樣囂張的想讓人狠狠的打擊毀滅。可結果卻是讓自己一點點的陷了進去。

把藥遞給在中,允浩坐在他旁邊,看著他吃藥。

「我從小到大,就煮過幾次粥,幾次麵。手藝可都讓你嘗到了,你要再不好起來,可就要餓肚子了。」

在中聽了,眼神緩和了下來,主動去握了允浩的手。握的很用力,眼睛似乎有很多話想講,可是隱忍著沒有說出來。這樣子的在中,讓允浩覺得安心又有了些信心。

兩個人互相看著對方,一陣靜謐。

 

在中回過神來,把手撤回來,然後裝作很匆忙的吃藥,吃完了,問允浩,

「鄭允浩,你怎麼對我這麼好?」

允浩揉了揉他的頭髮,「你病懨懨的,揍起來沒勁。」

在中很怕他說「為了報答你上次非典送我去醫院」之類的話,現在允浩這樣子說,讓他覺得,鄭允浩真的很瞭解他。

 

 

 

純子知道在中生病了,拎著大包小包過來看他,正趕上允浩收拾完碗筷,去超市給在中買水果,倆人沒碰見。

純子看著在中,摸摸他的額頭,知道在中沒什麼事了,就放了心。

「想吃什麼,姐姐給你做?」

在中趕緊擺手,「還吃呢,撐死我了都。」

「你吃什麼了?還撐死了‥‥」純子覺得他現在自己住,生病了,自己怎麼能餵飽自己呢。

在中舒服的身個懶腰,「鄭允浩給我煮了一鍋麵,當餵豬呢。」

純子笑著說,「你還挺有自知之明。」說完,忽然覺得不對勁。

「你說鄭允浩給你做的?」

在中點點頭。

「他從昨天一直照顧你?沒回去?」

在中想起來允浩抱著他的那個溫度,臉上有些燙,眼神有些躲閃純子,含糊的點了個頭,「嗯。習慣了,你也知道他經常來玩。」

其實純子覺得,鄭允浩作為在中最好的朋友過來照顧他,很正常。但是每次金在中一說起鄭允浩,就有些心虛的樣子,才讓她覺得好像有些什麼事情一樣。

這一點都不像過去那個防人於千里之外的金小葵。

純子也不敢說的太直白,就開玩笑的說,「你看你那樣,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倆真好上了呢。」

在中的臉色一下子變了,裝著聽CD,說「我倆一直挺好的啊‥‥」

羅純子是在中的死黨,她知道如果她過去跟在中開這種玩笑,在中絕對會很不屑的同樣開玩笑說,誰配的上大爺我啊。

可是現在在中不說了,他不否認,只是模糊其詞,這不是金在中的風格。

純子知道,金在中不會聽不懂她說的那個意思。

「我看你快跟他好的、愛上他了。」純子也不挑明,只是暗示在中。

在中飛快的看了純子一眼,忽然很大聲很大聲的說,「你漫畫看多了吧!我、我怎麼可能愛上我哥們兒呢!」

純子知道他在心虛,否則也不會那麼大嗓門的強調。

「你給我安靜點,我就隨便一說。」純子給了他一掌。

 

純子看著身體還是比較虛弱的在中,心裡確實是心疼的。她跟在中一起長大,她知道從小特殊的家庭環境,讓在中是看起來拒人於千里之外,可實際上渴望別人關心和疼愛的人。

可偏偏在中的性子有些彆扭,像一個長了刺的刺蝟,喜歡自己縮起來,用堅硬的刺去防備別人。

在中把純子當成死黨,,沒有把刺對著純子,可是純子也知道,他一直披著這個盔甲。

但鄭允浩不一樣,他擁有比在中更長的刺,讓在中毫無防備之中,就暴露了自己,露出最柔軟的地方。

純子不想去挑明瞭傷在中的心,只是嘆口氣,一邊給在中削梨子,一邊說,「愛上了才麻煩呢。鄭允浩是什麼人,貴族出身的奶奶,當董事長的媽媽,法學系最有天分的學生,就跟長了翅膀的鷹一樣,跟著他一起飛,累死了。」

在中接過梨子,心虛的笑了笑,「他一個大老爺們,誰愛他?你噁不噁心‥‥」

純子抬眼看了他一眼,笑著說,「是啊,還是當兄弟好,他飛到天涯海角,也還是兄弟不是?」

在中看了一眼外面的天空,回頭問純子,「美伢,你說老鷹和麻雀,能當一輩子兄弟嗎?」

純子覺得在中那一刻讓人很悲傷,說不出話來。在中笑了笑,「咱倆吃飽了撐得,瞎想什麼呢‥‥你陪我看DVD吧‥‥」

純子挑了一張在中最喜歡的HOT的碟,說,「行,今天姐姐讓著你。」

在中就一直笑,一直笑。心裡有句話很想說,可是說不出來。

——兄弟當不了一輩子,還不如追著他,飛到累死。

這個想法,來的突然,卻也順其自然,讓在中忽然輕鬆了許多。

 

允浩買水果回來的時候,在中和純子正看DVD,允浩客氣的跟純子打了聲招呼,就指著在中,

「誰讓你下床了!」說著,把在中塞回被子裡面,然後甩了甩體溫計,「給,夾著。」

純子在旁邊看著,在中有些不好意思,嘟嘟囔囔的說,「你管不著‥‥」

在中一邊夾體溫計,一邊嘟著嘴念道,讓允浩越發覺得可愛。捏了捏他的臉蛋,「沒良心的小兔崽子‥‥」

允浩笑著說完,扭頭跟純子說,「純子今天也留在這裡吃飯吧。我剛剛買了吃的回來。」

這話一說,好像這裡是金在中和鄭允浩的家一樣,純子看看兩人的神情,都很自然,心裡嘆了口氣。

「你陪著在中看DVD吧‥‥反正我也不喜歡看‥‥我去給你們弄吃的。」

允浩看了看在中試完的體溫計,放了心,就把水果遞給在中,讓他挑著吃。

這是純子第一次見識到那個鋒芒畢露,脾氣火爆的鄭允浩如此的細心和溫柔,這樣子的鄭允浩誰又能拒絕的了?

純子假裝去廚房幫鄭允浩把吃的裝盤子裡面,一邊裝,一邊說,「鄭允浩,想不到你還挺會照顧人。」

「呵呵。誰讓生病的是那個傢伙呢。」允浩也沒覺得純子問的突兀。

純子笑了笑,「我們在中很招人喜歡吧?」

「‥‥‥」允浩停下了動作,看了純子一眼。不知道怎麼的就說了句,「他那臭脾氣,也就我受的了他。」

允浩說完有些窘,連他自己都覺得醋勁大了點。

純子勉強笑了笑,心裡想說,「你別傷害他就行‥‥」可是看著允浩忙前忙後的給照顧在中,就說不出口。

 

吃飯的時候,允浩一會說,「你少吃點辣的‥‥待會又上火了」,一會又說,「你吃慢點,一會消化不了了‥‥」

金在中覺得鄭允浩前所未有的嘮叨,可是知道這是鄭允浩在關心他,就佯裝瞪了他一眼,

「吃你的吧,囉唆死了!」

眼神有些羞惱,連耳根都有些泛紅。允浩看純子在旁邊坐著,也不好說什麼,就呵呵笑了兩聲,也裝模作樣的給純子夾了兩筷子菜,「純子,你也多吃點啊‥‥」

「允浩今天也住這裡照顧在中啊?」純子問。

允浩看看在中,和不放心的純子,就說,「嗯。反正我這兩天也沒課,正好監督他好好吃藥。我一個男生,住這裡也方便一些。」

一句話,就是他想留在這裡,而不想讓純子照顧在中。

在中哼了一聲,「你想蹭我這裡的飯,就直說。」

「喂,這兩天都是我做飯啊!金在中!」鄭允浩叫囂著。

純子覺得坐在旁邊,一句話都插不進去。走的時候,允浩去洗碗去了,純子拍拍在中的肩膀說,

「我跟你說的那些話,你也別不往心裡去,好好想想。」

在中「嗯」了一聲,沖著純子一通亂笑。

 

等純子走了,允浩也洗完碗了,笑著跟在中說,「你猜剛剛純子跟我說什麼?」

「誇我好吧?」在中做個鬼臉跟他說。

允浩一副鄙視的表情,「她說她們家在中招人喜歡‥‥你猜我說什麼?」

在中看著允浩的眼睛,心裡有些緊張,「你能說什麼好話,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允浩抽出一顆菸,點上,「我說啊‥‥除了我這麼好的人,誰能受得了金在中的臭脾氣。」

「‥‥‥」在中聽著這句話,忽然哈哈大笑,「除了我這麼好的人,誰能受得了你鄭允浩的怪脾氣!」

允浩聽見在中的話,心裡一喜,直直的盯著在中看。心裡更有些得意,看來不是自己一頭熱的對在中有感覺。不知道為什麼,聽見在中的話,允浩心裡踏實了許多。

在中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就假裝很有氣勢的去搶允浩手裡的煙,

「你把煙還我!那是我的煙!」

允浩躲閃他,壞笑著說,「病號沒資格抽煙啊!」

 

兩人鬧著,直到在中有些累了,允浩才想起來,督促他吃藥。允浩去燒熱水的時候,心裡甜蜜的顫抖著,可是還是有些彷徨。

他還是不知道如何跟在中開口,他怕傷到他們彼此。

 

 

 

在中的病,其實好的很快,都是20來歲的小夥子,沒兩天就活蹦亂跳的了。只是看著比之前又瘦了些。

登山隊通知他們來參加一次試訓的時候,允浩有點不想讓在中去。

「去去去,你能去,我怎麼不能去,登山隊又不是你開的!」在中搶過來這次試訓的介紹書。

允浩說,「你看你那點肉,還沒爬半山腰就累趴下了。」

在中踢了他一腳,貨真價實的力量,「你信不信登山的時候,我把你從山頂踢到山腳?」

允浩知道在中平時一直打工,一直上課,根本沒機會出去玩。前兩天大病一場,更是憋的難受。知道在中是想出去散散心,就說,

「那你乖乖的跟著我,到時候爬不上去,就老實說,聽見沒?」

在中撇了他一眼,「你滾一邊去,這次試訓,挑的是最容易爬的山,有什麼爬不上去的啊。你少狗眼看人低。」

說是這樣說,可是看允浩的眼神,卻帶著點開心。

 

允浩自從知道了他對在中有感覺以後,就很難控制自己不去往那方面想,看著神采飛揚的在中,總是會失神。

最近他跟在中兩人,總是看著看著對方,就不說話安靜下來,仿佛流動的空氣產生了些化學反應,讓允浩覺得麻酥酥的。

8c68d3c977dc3f20b 

登山的前期的準備和學習是必須的,在中和允浩下了課,就去登山社接受培訓。設備,衣服,帳篷都是登山隊提供,他們只需要好好記住登山的要領和紀律就好了。

試訓登的山,確實比較容易爬,也不需要登頂什麼的。其實就相當於一次登山愛好者的小野營,主要想鍛煉一下學生們的心裡素質,讓報名登山隊的學生們互相認識認識。

在中想著,得過肺炎的自己居然要去爬雪山,可一點都不害怕,因為他看看旁邊,鄭允浩在。這讓在中忽然很期待這次的試訓。

 

=============================================

 

第一張圖是截圖,在中哥嘟嘴的照片不少,但要符合文裡在中形象的又要和文搭配的著實讓我費了不少腦筋,找了好久,最後在AB2裡找到我想要的感覺。

(鄭某人:也是我想要的感覺)

(我:什麼感覺?)

(鄭某人:想要撲倒的感覺!!!!我撲~~~~)

(金某人:滾!!!!!昨晚上還不夠啊?!這一個禮拜你別想碰我!!!)

(鄭某人:〒﹏〒 老婆‥‥ )

(我:= =|||)

第二張圖自己弄的,粗糙了些~因為不想讓大家等文等太久,所以就大概弄了一下,大家將就將就吧~~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