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反應 12

登山隊的事情,在中沒敢告訴純子,因為純子肯定會當著鄭允浩的面說,「不行,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小時候的肺炎有後遺症!」那樣的話,鄭允浩肯定不會讓自己去登山的。

在中不想示弱,尤其是在鄭允浩面前。他覺得,他的命不比任何人弱,即使他生下來就被扔大馬路上,即使得過嚴重的肺炎,但是他還是好好的活了下來,活的比任何人都有尊嚴。

其他人是不是瞧的起他,金在中不管,可是鄭允浩必須瞧的起他。鄭允浩能走的路,能爬的山,他金在中一樣可以走。

可是,越是不想緊張,金在中還就真緊張起來了。他知道他們登山隊選的山,即使再安全再低,也是貨真價實的小雪山,不是他們學校後面那個幾百米高的小休閒山。

 

當鄭允浩把登山包遞給在中的時候,在中敲了敲自己胸腔的右部,惡狠狠的說了句,「你給我爭氣點!」

允浩正檢查隨身要帶的物品,聽見在中自言自語的,壞笑著說,「怎麼著,金在中,沒爬呢,就怕了?」

「你給我滾~我在祈禱你到時候別哭,省得給我丟臉呢。」在中瞪了他一眼。

允浩說,「唷,你不天天盼著我丟臉呢,怎麼這會兒又捨不得了?」

話一出口,允浩和在中兩個人都愣住了。這話說的太像打情罵俏了,讓還沒有吐露心事的兩人,臉都有些紅。

在中從允浩身邊走過,順便推了他一把,可是金在中正臉紅著,手上沒了平時的力道,變的軟綿綿的,讓鄭允浩的心裡一下子溫柔的一塌糊塗。

允浩扭頭看著在中埋頭收拾自己的東西,心裡說,『金在中,回頭我憋不住真把你吃了,你可別哭,都是你逼我的。』

 

登山隊新入社的幾個隊員,在領隊的帶領下,坐著大巴,晚上到了目標山的山腳,那裡有他們學校登山隊的大本營。

夜空非常的晴朗,但是在山腳,風已經很涼了。在中身上穿著厚厚的登山隊服,背著大登山包,覺得特別沉,呼吸不知不覺的就重了起來。允浩以為他是前陣子發燒,身體還沒完全好,所以看起來緊張,就一直站在他旁邊,然後輕輕的捏了捏在中帶著手套的手。

在中沒有罵他,而是覺得心裡踏實了一些。

領隊給他們介紹了嚮導,還有一起登山的幾個老師,強調了一下紀律,然後分組分帳篷,讓他們先在大本營住一晚,適應一下,然後第二天正式登山。

 

登山隊員們,2個人住一頂帳篷。等領隊分配完走了以後,隊員們原地解散支帳篷。在中回頭看了看鄭允浩,臉臭的嚇人。

「你愣著幹嗎,去支帳篷啊。」在中踢了他一腳。

允浩一看在中的反應這麼平靜,一肚子氣,「靠,你都跟其他人一頂帳篷了,你挺美的是吧?」

在中一聽允浩這話,說的好像自己怎麼對不起他了一樣,「我怎麼就不能高興了,誰規定了我必須跟你住一頂帳篷啊‥‥老子就美了!」

「不行,你得跟我住!」允浩一下子抓住在中的手。

在中不幹了,「你滾~你嚷嚷什麼啊!我就不跟你住!」

兩人拉扯著,他們旁邊站著分別跟他倆一組的隊友,臉色極其尷尬。

跟在中一組的隊友,盯著他倆的臉看了半天,忽然想起來,那次期末考試,在圖書館,也是有兩個男孩,坐在那裡,總是打架,可是從來沒有分開坐過。其中一個個子高點的男生還理直氣壯的把自己趕走了,讓另一個男生坐。

原來那個惡狼一樣的學生叫鄭允浩啊,這麼久沒見,還是這麼火爆。這個隊友小心的打斷在中和允浩的爭吵。

「那個‥‥如果可以的話,我能跟這位同學換換組嗎?」這個隊友指著允浩跟在中說。

在中剛想說,『不行!』

結果就被允浩搶先說了,「同學,你真有眼力。千萬不能和金在中住一起啊,他特煩人。」

一句話,說的這個隊友,和旁邊的另一個本來跟鄭允浩一組的隊友,都呆了。愣了半天,才客套的說,

「哦,那我們先去支帳篷了。」說完,一邊走,兩人一邊小聲說,「幸好沒跟他倆一個帳篷,聽說他倆都不是好惹的‥‥」

金在中氣的腦袋冒煙,可又無可奈何,一氣之下,居然跺了下腳,跑過去自己支帳篷了。

允浩看著在中那反應,心裡發狠的笑,『老子逮不著你,就不叫鄭允浩!』

 

支帳篷的時候,在中一直都沒理允浩,覺得他怎麼這麼不講道理,還吵的那麼大聲,心裡埋怨著,可是更多的是緊張著。

那天他發燒,允浩為了照顧自己,兩人一起睡在一張床上,還是比較自然的。可是現在,自己完全清醒著,讓他倆去擠一個不大的帳篷,在中覺得不知以何種態度面對鄭允浩。

正想著,鄭允浩在帳篷裡面喊,「金在中,你還不趕快滾進來。」

在中忽然苦笑了一下,心想,如果他倆吵一晚上,都別睡,自己可能更自然一些。想著,也不甘示弱的很有氣勢的鑽進帳篷裡面。

允浩看在中還是一臉不高興,就問,「金在中,你就這麼不願意跟我一組是吧?」

在中整理了一下東西,就鑽睡袋裡面了,允浩見他不說話,就踢了踢他,還是不說話,又踢了踢。

在中受不了了,就甩出一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願不願意!我是討厭你剛才那態度!」

允浩聽著在中的話,摸了摸鼻尖,忽然就得意的笑了,「還行,看來願意跟我睡。」

在中一聽鄭允浩完全忽視了自己的後面一句話,還說出來“跟我睡”這種曖昧的詞,心裡又氣又不知所措。一抬眼,看見允浩也直直的看著自己,心裡不知道怎麼的,就不想罵他了。

在中罵自己,其實都是自己不爭氣,自己那話說出來,其實潛意識的就是在暗示鄭允浩什麼吧?在中不知道允浩聽沒聽懂,只覺得心裡有些澀。

允浩也一時間沒話說,「跟我睡」這種都話說出來了,金在中居然沒有破口大駡,而是偷偷的看自己。允浩不動聲色的試了試,自己把目光撤回來,在中就忍不住會看自己。等自己一看他的時候,他又會慌張的轉移視線。

這個認知,讓鄭允浩心情大好。語氣也軟了下來,鑽進在中旁邊的那個睡袋裡面,輕輕的說,

「我剛才不是故意的。我這不是不放心你跟其他人一組嗎?」

一個小帳篷裡面,空氣有些靜。兩人的呼吸連頻率都聽得一清二楚。

在中翻了個身,想了半天說,「有什麼不放心的。我好的很,才不要你擔心。」

「你明天登山跟著我聽見沒?不讓你來,你非來。前兩天也不知道誰病了一場。」允浩隔著睡袋踢了踢在中。

在中翻過來,使勁瞪了眼鄭允浩,「你他媽煩不煩!」

「別人求著讓我煩,我還懶得煩他們呢!」鄭允浩白了他一眼。

兩人的睡袋挨在一起,現在面對面,覺得中間的空氣有些稀薄,對方的呼吸被自己吸進去,跟氧氣一樣。

在中又轉了一下,改成平躺的姿勢,半響說出來,「你放心,我這不活的好好的嘛。」

允浩伸出手來,拍了拍他的腦袋,說,「好好睡吧,明天我叫你起床。」

在中閉上眼睛,一點點陷入黑暗,隱約中,夢裡跟允浩說,「跟著你?那別怕我以後不放過你‥‥」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氣溫突降。在中被允浩叫醒的時候,允浩讓他裡面再加一件衣服。但是實在是覺得臃腫負擔,在中偷偷的把衣服放進包裡,然後吃力的穿好沉重的登山服,背好登山包去集合。

允浩看見雪山,還是多少有些興奮的。一張嘴說話,呼出一陣陣的白氣,周圍也開始出現雪山風貌,可這一片一片的白色,看在在中眼裡,覺得空氣更有些稀薄了。

雖然在中從小長大的城市就是高原,但是雪山的高度遠高於他們那個城市,而且穿著厚重的衣服,背著沉甸甸的行李,讓在中覺得步子越來越沉。允浩的身體要比在中結實,走起來要快許多,但是看見在中呼吸有些重,而且不怎麼講話,就有些擔心起來。

「在中,你感覺怎麼樣?」

允浩這麼一問,全體成員都停下來看在中。領隊也過來,拍拍在中的肩膀,「怎麼樣,孩子?還可以嗎?要不要休息一下。」

在中不想耽誤大家的時間,就拍拍胸脯說,「沒事,好著呢!」一邊說,還一邊笑。

大家一看在中精神還不錯,就放了心,繼續往前走。允浩被領隊叫到前面,說允浩你在前面走,能給大家帶頭,爬起來會輕鬆許多。

允浩回頭看了看在中,在中的臉都被吹的紅紅的,一看允浩那眼神,好像自己老弱病殘一樣,一個賭氣,大聲說,

「你聽不聽指揮啊!」

惹得大家都笑著說,「在中看來你還真有勁兒!」

允浩一看,只好跑到前面,跟著嚮導走。

在中說完,覺得剛剛太使勁了,就趕快大口呼吸,結果覺得雪山上凜冽的風一下子鑽到了肺裡,立馬疼的逼出一層冷汗。

旁邊的隊友都興高采烈的一起往前走,在中不想落後,就趕快穩了穩,小口呼吸了幾口,覺得不疼了,繼續跟著走。

 

海拔一點點增加,寒風中夾著雪粒,打的臉有些疼。在中覺得腳步越來越沉,後面背的登山包實在讓他有些吃不消了。他也知道,自己前一次生病,確實還沒有完全恢復好,這次有些自己找罪受。

在中於是想說休息一下,可是領隊說了,他們再堅持一下,就到另一個大本營了,到了那裡,這次的試訓就結束,住一晚,然後明天下山。

既然這樣子,在中就跟著大部隊一起爬。允浩在前面帶隊,紅色的登山服很是顯眼。在中一直盯著允浩的背影,心想,『鄭允浩,你放心,我肯定追的上你‥‥』

想著想著,在中覺得允浩的背影有些模糊,他想揉揉眼睛,可是覺得胳膊特別沉,眼前一下子變黑了。

「呀,金在中!」旁邊的隊友忽然看見在中倒了下去,趕快大叫。

前面的領隊聞訊趕快讓隊伍停了下來,「拿氧氣瓶,快點!」

領隊的話還沒說完,就看見眼前一個紅影從眼前竄了過去。就遠遠看見圍著一圈隊員,鄭允浩在最裡面,使勁的抱著金在中,

「在中?!」允浩心裡一下子急了。

他聽見其他隊友叫在中的時候,一扭頭發現沒有了在中的身影,感覺一下子自己也喘不上氣來。

看著在中一時沒反應,允浩眼前也跟著發黑,覺得前所未有的恐慌在心裡湧出,抓著在中的手,已經抖的不成樣子。

「氧氣!氧氣!」周圍的隊友一個勁的喊。

允浩腦子糊裡糊塗的,聽見“氧氣”,心裡一個著急,沖著在中的嘴唇,就覆了上去。

允浩覺得,恨不得把自己肺裡所有的氧氣都給了在中,大口大口的給在中渡氣。允浩看著在中有些冰冷的嘴唇,心裡疼的厲害,失控的抬頭大罵,

「你們他媽怎麼看著他的啊!」

周圍的隊友被他罵的莫明其妙,可是看著允浩著急的樣子,誰也沒有跟他計較。

 

在中意志一點點恢復的時候,就聽見耳邊不停的有人說「在中,在中‥‥」第一次聽見那個囂張的人那麼驚惶失措的聲音,在中覺得自己很變態,竟然覺得那聲音悅耳極了。

等張開眼睛,發現大家都圍著他,自己躺在地上,但是被鄭允浩使勁抓著,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剛剛是暈倒了。

「好了好了,醒了!」周圍有隊友緩和氣氛。

允浩一扭頭,看見在中睜開了眼睛。一下子有話堵在胸口說不出來,就是覺得自己心跳的難受。

在中心裡一下子明白過來,鄭允浩剛剛給自己做人工呼吸了,嘴唇一下子覺得火辣辣的燒的慌,大家都看著自己,一著急,推了一下鄭允浩,

「滾~刷牙沒啊,臭死了!」

領隊老師正拿著小氧氣瓶過來,聽見這麼一句話,和旁邊的隊友都大跌眼鏡。本以為鄭允浩和金在中上演感人的兄弟情,結果沒想到金在中來這麼一句話,真是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出來。

在中被允浩扶起來,臉上紅的厲害,幸好風刮的大,能假裝成風吹的。

 

這麼一折騰,允浩就不去前面帶隊了,反正離另一個大本營也沒幾步了,領隊就讓他跟著在中一起走。

在中使勁甩開允浩的手,覺得自己太虧了。雖然遇見鄭允浩之前,也認識過不少美眉,高興了,上床解決一下生理現象,然後就一拍兩散,瀟灑的很,從來不跟對方糾纏。而且金在中從來不會吻對方,因為他有輕微的潔癖。

現在可好,被鄭允浩光明正大,眾目睽睽的把初吻給奪走了,還是趁著他昏倒的情況下。在中覺得簡直太他媽窩囊了。

允浩倒是在旁邊一直跟著他,看著在中的側臉,允浩使勁回憶著剛剛那個不算吻的吻。在中冰冷的唇,卻跟一把火一樣,燒的允浩的心瀕臨爆發。

 

到了山上的大本營,大家在一起休息了一會,然後吃了些簡易晚餐,時間也不早了,領隊就讓大家回帳篷好好休息,明日下山。

在中還是覺得有些難受,就早早的鑽帳篷裡面了。脫了衣服冷的厲害,可是穿上那麼厚的衣服,又讓在中覺得呼吸不暢。

加上鄭允浩剛剛放大在自己眼前的臉,讓在中覺得胸腔壓迫的快喘不上氣了。等允浩鑽進帳篷的時候,就發現在中一個人脫了登山服,哆哆嗦嗦的靠在帳篷邊上發抖。

允浩急了,把衣服扔過去,「你瘋了啊!又想發燒是吧?這裡可是雪山,你發燒了,沒人把你弄下去!」

在中本來就難受,被允浩這麼一吼,剛剛被強迫人工呼吸的回憶又席捲而來,「你才瘋了呢!」

「讓你別來,你看吧,你剛剛沒把我嚇死!」允浩拿著衣服,使勁強迫在中穿上。

在中脾氣上來了,使勁推他,一邊推,一邊說,「都怪你!都怪你!」——都怪你讓我瘋了!

允浩半跪在地上,而在中是坐在地上抱著腿,比允浩低了許多。允浩一低頭,看見在中的眼眶都紅了。

心裡一下子沒了脾氣,嘆了口氣,坐到在中身後,然後解開自己的衣服,把在中裹進去。

在中被摟入一個溫暖的懷抱,愣了一下,然後劇烈的掙扎起來,心裡大罵,『鄭允浩,你要是什麼都不知道,就不要來招惹我!』

在中掙扎的厲害,允浩只能死死的箍著他的腰,讓他不要亂動。

「你又想發燒是吧?怎麼這麼不聽話!」

在中一下子扭過頭,「我憑什麼要聽你的話!憑什麼啊!」

允浩看著在中晶亮的眼睛,目光逐漸下移,停在在中不停張合的嘴巴上面。那裡從來就沒吐出過什麼「鄭允浩你真好‥‥鄭允浩我喜歡你‥‥」之類的話,而是總是在跟自己鬥嘴,可是允浩就覺得這張嘴吐出的都是氧氣,讓自己想離都離不開,有種恨不得將他拆吞入腹的急迫。

於是跟缺氧的人一樣,瘋狂的咬了上去,狠狠的啃噬著在中的唇。

在中正掙扎著,一下子愣住了,等反應過來,鄭允浩已經要撬開他的嘴巴把舌頭伸進去了。

在中渾身抖的厲害,心裡想,鄭允浩,你憑什麼招惹了我,還這麼理直氣壯!一邊想,一邊推鄭允浩。

無奈鄭允浩的力氣實在太大,在中剛剛又暈了一次,現在不是他的對手。允浩使勁吮吸著在中的唇瓣。

在中反抗了半天,讓允浩咬的力道沒了輕重,血的味道在彼此的嘴中散開,更讓鄭允浩有種噬血的快感。

在中覺得不甘心,他不想讓鄭允浩這樣不明不白的招惹自己,他不是想碰就能碰的人。於是使勁的捶打鄭允浩。

允浩的背被他打的生疼,可是覺得上癮一樣,不想放開在中的唇。強勢的把舌頭頂進在中的口中,狠狠的勾上在中的舌頭。

在中被他吻的一片又疼又麻,氣的眼眶泛紅。手腳併用,使勁踹允浩。允浩被他踢了一下腰,一個吃痛,終於放開了在中。

在中急促的喘息著,然後撿起自己的衣服,閃到旁邊,狠狠的擦了擦嘴角。

允浩的眼神越來越陰狠,「憑什麼?就憑我是鄭允浩!」

其實這不是允浩想了無數次的那種開口跟在中挑明時候要講的話,可是看著在中燃燒的眼睛,允浩大腦一片空白,脫口而出。

「你他媽瘋了!我不是那些小女生!你想發情別找我!」在中有些失望允浩的回答,更生氣他理所當然的態度。

允浩覺得自己真的被在中折磨瘋了,自己從來沒有那樣在乎過一個人,今天在中暈倒的時候,允浩卻覺得不能呼吸的人是自己。現在在中卻說他是發情,這麼難聽的字眼。

 

同樣年輕,同樣氣盛,同樣不知所措,同樣口不擇言。

 

「大家都是男人,別他媽五十步笑一百步,你丫兒平時喜歡用眼神意淫我,別以為大爺我不知道!」

‥‥‥‥

“啪!”空氣中一聲清脆的巴掌聲。

金在中毫不猶豫的結結實實的給了鄭允浩一巴掌。

後來在中回想,如果鄭允浩那時候敢說出來「大家都是男人,沒什麼損失」之類的話,他絕對會讓鄭允浩後悔一輩子。

不過鄭允浩從來沒有那樣想過,自然也不會那樣說。只是靜靜的一個人喘氣,他沒有想到,跟一個人開口說喜歡你,原來並不是那麼容易。

 

 

 

 

 高原反應 13

登山隊下山的時候,領隊笑眯眯的看著在中,「在中啊,好些了沒?今天咱們下山,回去多休息就沒事了。」

在中說,「謝謝老師。我沒事兒,壯著呢,呵呵。」

「今天讓允浩跟你一起下山!那孩子昨天看你暈倒,可是真著急了。」領隊走到允浩旁邊,拍拍允浩的肩膀。

允浩張了張嘴,不知道怎麼回應。就聽見在中來了句,「不用了。省得他覺得我神經病。」

這話一出,全登山隊都看了過來,昨天兩人不還好好的兄弟情深了嗎,怎麼今天金在中說話就這麼帶刺了?

允浩臉色極其難看,冷笑了一聲,然後跟領隊說,「老師,今天我還帶隊在前面走吧,省得某人看我不順眼。」

登山隊這時候一聽,知道兩人昨天肯定鬧彆扭了,二十來歲的小夥子,都挺火大的,鬥個嘴之類的,也常見。領隊他們也沒放心上,知道這些年輕人,過一會就自己和好了,於是和事佬的笑笑,

「行咧!允浩跟著我在前面走,小張小李,你們跟在中在後面,多照顧一下同學哈。」

在中低下頭沒說話,一直檢查自己的登山包。其實什麼都沒有落下,但是在中就是不想抬頭看見允浩,他不知道怎麼面對允浩。

 

昨天給了允浩一耳光,在中卻覺得打在了自己心上。他沒有辦法在被允浩親了以後,一笑了之繼續做兄弟。

可是控制不住自己,還是裝作跟登山隊其他人說話,眼神不由自主的往前飄,看見那個紅色的背影,在中苦笑了一下。

原來鄭允浩早知道自己喜歡偷偷的看他,那他把自己當什麼呢?他會覺得自己噁心嗎?在中發呆的時候,允浩的眼神也看了過來,在中愣了一下,快速的低下頭,心臟又不爭氣的開始緊縮。

允浩的眼神不像昨天晚上那樣子強勢,甚至有些不知所措,似乎有話要跟自己講,在中看的出來。

可是在中又覺得不甘心。克制了這麼久的感情,自己小心翼翼的不想讓允浩受傷,可昨天卻被他講成意淫他,這讓在中覺得,之前的隱忍都是放屁,委屈了半天自己,最後受傷的還是自己。

 

允浩的個子很高,跟著領隊在前面帶隊,時而回頭跟後面的隊員說幾句話,就會很容易的看見在中一個人在後面,一句話不說的背著沉重的登山包下山。

登山包很大,在中的身體不知道能不能撐的住?在中的臉色,被紅色的登山隊服稱的更加的蒼白,允浩真的很想走過去,把他裹在懷裡,好好的給他暖暖身體。

可是在中的眼神,冷冷的,又讓他覺得有些難堪。有個隊員跟他開玩笑,「你倆怎麼了?吵架了?看你跟幽怨的小媳婦一樣‥‥哈哈‥‥」

走在前面的幾個隊員,聽見了都一起開玩笑的笑開。允浩一下子臉漲紅,頓時心裡很憋屈。從小到大,他沒有遷就過誰,昨天想抱著在中,給他取暖,卻被在中的很難聽,給了他一巴掌不說,卻讓自己現在看著這麼沒出息。

允浩冷笑著,往後撇了一眼。然後扭回頭來,大步向前走著。

 

當他們順利的回到山下,坐上大巴回學校的時候,允浩坐在了大巴的最後面。在中上來的時候,臉色慘白著,看了看鄭允浩坐在最後,就刻意挑了一個靠前的位置坐了下來。

一路上,在中都在昏睡。允浩坐在他斜後方,從後面看著他的睡姿,知道他睡的很不舒服,可是心裡憋著一口氣,拉不下臉面來,就一臉陰鬱的一直盯著他看。搞得坐在允浩旁邊的同學,也不敢跟他說話。

 

快到學校的時候,在中讓大巴停了下來,說他家就在附近,不在學校住。領隊交代了幾句,讓在中好好休息,休息好了再把登山隊發的東西還回登山隊就行了。

在中點頭答應著,回頭看了一眼鄭允浩。允浩側著臉看著窗外漆黑的夜空,沒有講話。在中有些失望的下了車。

其實那一刻,他真的很想聽見鄭允浩說,「老師,我送在中回去吧。」

可是鄭允浩沒有,在中下了車,一個人走著。笑了笑,當倔強遇見了倔強,誰會先屈服呢?

 

允浩看著在中下了車,消失在夜霧之前,他看見在中捂著嘴巴,咳嗽了一下。心裡沒有辦法不心疼,可是就是不想低頭。他知道,他這是被寵壞了。

從小奶奶寵著他,以彌補他失去父母的缺憾,不會讓他受一點委屈。來了大學,儘管在中總是跟他鬧彆扭,可是他能感受到,在中其實很多時候都讓著他。非典的時候先放下身段帶自己去醫院,後來容忍自己霸佔他的宿舍,再後來,又默許自己擁有他住處的鑰匙。

在允浩理所當然的習慣了這一切的時候,他對在中的起了反應的感情,卻打破了那種依賴的平衡。

即使很想很想去寵著在中,去保護在中,可是允浩卻不知道如何邁出第一步。看著在中一個人背著大登山包,消失在夜霧中,允浩突然變得瞧不起自己。

「鄭允浩,你真幼稚」,允浩罵了自己一句,想了想,又加了句,「在中,下次,下次一定說我喜歡你。」

 

 

 

當純子終於知道,金在中這個不要命的傢伙,居然去爬山的時候,在中已經在家裡躺了一天了,終於緩過了勁,身體恢復了。

「鄭允浩沒照顧你?」純子過來看在中,沒看見允浩,就隨口問了句。

在中喝了口水,「他可忙著呢,不像我天天無聊意淫他!」

在中的話一出口,他和純子都愣住了。室內一片安靜。在中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自己居然能講的出這句話。

純子心裡咯噔了一下,看見在中有些慌亂的笑了笑,知道終於壞事了。

「在、在中‥‥你和他、鄭允浩‥‥你、你們‥‥」

純子想看見如同親弟弟一樣的在中去真心喜歡一個人,可是她不希望那個人是鄭允浩,一個男人,一個不能確定能否緊緊抓住的男人。

她心疼在中,她不想看見從小孤獨的在中,兜轉了一圈,被鄭允浩傷害了再次孤獨。那會徹底毀了她弟弟。

在中看著純子的反應,知道純子是疼他,可不想承認,心裡有些難過的笑了笑,

「沒事兒‥‥我倆什麼也不是。」

聲音說的很小聲,可是純子覺得再也沒見過如此難過的金在中。

「你躺了一天,他怎麼也不過來看你!他不是號稱把你當兄弟嗎?!」純子經不住生允浩的氣。

在中靠在窗邊,看著天空,「還是兄弟嗎?」

純子說,「小葵,跟美伢說,你倆到底怎麼了?」

在中就跟她講他們登山的故事。在中講的很幽默,很栩栩如生,講那個領隊如何如何爽朗,講雪山的風光如何如何漂亮。可是純子覺得,他笑的快哭出來了。

 

「鄭允浩呢?」純子問。

在中怕純子擔心他,昏倒的事情一句沒提,只是輕輕一筆帶過的說,「他?他就是餓了,咬我的嘴。我給他咬了回去,還附贈一個耳光,怎麼樣,我沒吃虧吧?」

純子一聽,就知道了,剛剛在中說的那句“意淫他”是鄭允浩那張臭嘴裡面說出來的,登時大怒,

「他媽的衣冠禽獸!」

回頭看在中看不出表情的轉著籃球玩,就嘆口氣說,「我跟你說過,不要招惹他,你看看,被他咬疼了吧?」

在中開了罐啤酒,大口大口的喝,說「這次是他招惹我的。」

純子覺得在中的話,就像那個啤酒一樣,又苦又澀,可是還帶著一股子狠勁。她看著自己多年的死黨,知道她弟弟不是那麼好惹的,忽然就安心了一些。

 

在中這兩天沒有課,就沒有回學校,只是休息夠了,繼續去打工,而鄭允浩這兩天也沒有去在中那裡。

在中每天回家打開門的時候,看見屋裡的燈亮著,都以為是鄭允浩又過來了,可是發現,不過是自己忘了關燈。

 

允浩這兩天過的也不甚舒服,每天都被最器重他的商法老師叫走,帶著允浩給自己在外面兼職法律顧問的公司搞一個項目。

每次允浩上課的時候,都是心不在焉的,想著怎麼去見在中,什麼時候跟他說那句話。可是心裡也確實有些小彆扭,自己沒時間去找他,他還真就不找自己。連短信也沒有。

可能自己那天真的傷害到在中了吧?這樣想,允浩又心疼,幾乎忍不住翹課去找在中了。

可是還沒去找,允浩就又被商法的老師叫走了。允浩自己不太願意參加那個公司的項目。畢竟自己法律才學了兩年,做起來有些吃力,而且被在中勾的心神不寧的。可是那個老師平時對他確實不薄,允浩總不能連這點面子都不給老師,只好忍耐著。

 

新的一周開始,在中回學校上課。在教學樓的走廊中,看見允浩跟著老師,臉上掛著笑容,進了電梯。允浩轉頭關電梯門的時候,看見了在中。心裡一喜。好幾天沒看見在中,前兩天生的氣早淡了許多,又何況知道了自己喜歡上了在中,現在看見在中就在電梯外面站著,自然笑容更加加深了。

可看在在中眼裡,卻很刺眼。剛才上課的時候,聽見有天提了句允浩。說他最近跟著老師忙專案,總往那個公司跑。現在看來鄭允浩確實過的很逍遙,跟著導師吃香喝辣,估計挺爽的。

在中沒有表情的看了允浩一眼,就扭頭走樓梯了。允浩本來想叫在中的,結果一看在中那看不出情緒的眼神,仿佛被澆了盆冷水,就眼睜睜的看著電梯門關上,跟著導師下樓去那個公司了。

 

在中一個人往操場走,他跟鄭允浩第一次談心,就是在那個雙杠那裡。

他記得那天鄭允浩坐在雙杠上抽菸的樣子。那天允浩身上有股很烈的菸草味,可是很好聞,

也許從那天起,鄭允浩的氣息,就已經真正的一點點的攻佔了自己的心肺。

在中想著,也翻身坐到雙杠上,點了一支菸。依舊是五塊錢一包的菸。他狠狠的吸了一口,滿腔的允浩味道。

那個很烈的味道,毫不留情的讓疼痛在胸腔蔓延開來。

在中覺得自己真的生病了,這麼疼這麼疼,可是他卻希望更疼一些,因為他已經不習慣了一個人。

他開始想,想小時候的孤單,想中學時候的叛逆,他以為他這一輩子就這樣子麻木過來了。

可直到大學的時候,鄭允浩出現了。無論是玩鬧,還是吵架,都讓他覺得,不麻木有知覺的感覺挺不錯,仿佛失去了味覺的人嘗出了美味,欲罷不能。

即使是現在冷戰,鄭允浩都讓自己疼的不再麻木,那種沒有味覺的人生,自己果然不習慣了。

在中吸了口菸,吐出幾個煙圈。那些煙圈一個疊一個,糾纏在一起,然後消失於空氣當中。金在中忽然就笑了,

「鄭允浩,本來我們是兩個誰都不挨著誰的煙圈,是你非過來招惹我,現在的帳,我們怎麼算?」

在中低頭看看地上落下的煙灰,一段一段的混落在一起,怎麼分都分不開,他覺得那些煙灰挺幸福。

使勁把燃燒殆盡的煙蒂滅了滅,沖著天空呼吸了一口,在中終於嘴角揚起一抹凜冽的笑容,

「本來怕傷了你,但你倒先佔了我的便宜,那就別怪我不放過你了。」

 

 

在中出現在學校宿舍樓的時候,不少認識他的學生,都跟他打招呼,「喲,在中回來了啊。」

在中一改往日冷漠的態度,倒是心情大好的跟他們打招呼。當在中走到606的門口,聲音不大不小的說「兄弟們,大哥我來看望你們了」的時候,626的門正開著,而鄭允浩正打著電話。

金在中上身穿了一件迷彩小外套,更是襯托的腰身的線條漂亮。下面穿了一件破著洞的牛仔褲,露出漂亮雪白的膝蓋。

允浩有些貪婪的看著眼前的美景,金在中又瘦了些,允浩很想好好的把他養的胖胖的。允浩發呆的時候,就見金在中不知道怎麼的,熱情的跟屋裡的昌珉打招呼,

「來,昌珉啊,過來來我們宿舍玩!」

昌珉本來就很喜歡在中,這會看見在中難得回宿舍玩,就屁顛屁顛的跑到606跟在中玩了。

在中用舌頭舔了舔嘴角,似笑非笑的看了鄭允浩一眼,然後勾著昌珉就進606了,還故意把門關的很大聲。

4b810365ef49c3daf73654fb  

允浩覺得金在中絕對是故意的,那個漂亮的眼角撇了他一眼,卻帶出萬種風情。正要喊『在中啊』,電話另一頭響起聲音了,

「喂,允浩啊,在聽奶奶說話嗎?」

允浩趕快回神繼續講電話,可是金在中的身影卻一直在眼前浮現,弄得允浩覺得自己很渴。

 

金在中坐在606,跟昌珉、有天、大李、老喜他們聊天的時候,就想著剛剛鄭允浩恨不得要吃了他的眼神,心裡就一陣子痛快。

看看點,差不多該走了。在中從606出來,看了眼626,發現裡面已經沒人了。昌珉還說,

「奇怪,允浩哥怎麼打個電話就不見了?」

在中心裡也有些奇怪,難道鄭允浩被自己氣跑了?在中哼了一聲,心想,看你跑哪裡去?

 

一連幾天,金在中下了課,沒事就往宿舍跑。有天問他,「在中,你要不回來住吧?一個人在外面挺寂寞的。」

在中聽著有天的話,笑了笑,沒有說話。其實平時鄭允浩三天兩頭的往他那裡跑的時候,怎麼能說寂寞呢?

天天厚臉皮的讓自己給他做飯吃,還跟個任性的小孩一樣,霸佔他的床,睡回籠覺。

不過這樣子的鄭允浩,他好多天沒看見了。在中心裡說,「鄭允浩,你有本事招惹我,卻沒本事見我是吧?」

 

鄭允浩這幾天確實不見了。除了在中那天回宿舍,看見鄭允浩正打電話以外,允浩都不在。倒是昌珉變的跟606熟了起來,天天跟在中、有天他們一起打牌之類的。在中總是喜歡欺負一下昌珉,然後眼神飄向606,鄭允浩的床上,空蕩蕩的。

有天看見在中的樣子,笑了笑,就問昌珉,「昌珉,鄭允浩這兩天去哪裡了,怎麼沒看見他?」

昌珉撓撓頭,說「我也不知道,那天他跟他奶奶打完電話,然後就不見了。」

在中心裡不舒坦,叼著菸捲拍拍昌珉的肩膀,「那個豬滾了也好,昌珉你以後跟著哥哥我玩!」

昌珉跟有天對視了一眼,都呵呵的笑起來,也沒說什麼,繼續跟在中鬥地主。

在中登山回來,身體恢復的差不多了以後,菸抽的又有些凶。這幾天,沒有鄭允浩跟他搶菸抽,在中吸菸的時候,總會深深的吸一口,有些辛辣的菸草味在嘴裡蔓延,在中知道自己是借著菸味,想嗅到允浩的味道。

 

當鄭允浩拎著個包回宿舍的時候,就看見金在中又夾支菸,跟昌珉玩撲克。鄭允浩出現的時候,在中覺得手抖了一下,滾燙的菸灰掉在手指上,有些疼。

昌珉一看允浩回來了,高興的說,「允浩哥,你回來了啊?跑哪裡去了?我和在中哥都擔心你呢!」

允浩一聽「在中哥擔心你」,也不覺得累了。正想好好看看在中這兩天有沒有長胖還是又瘦了,就看見在中也不知道為什麼,忽然貼到昌珉耳朵旁邊。

在中的嘴唇貼著昌珉的耳朵,好像在說著什麼,煙霧還吹在昌珉的耳邊,看起來極其曖昧。

允浩一下子覺得萬分刺眼,瞪了昌珉一眼,大力的把包甩在床上。在中聽見那聲響,知道鄭允浩乖乖的生氣了。

在中跟鄭允浩挑了下眉毛,絲毫不怕允浩可怕的眼神,然後笑嘻嘻的跟昌珉說了聲,「昌珉,哥哥去上課了,回頭跟你玩哈!」

昌珉樂呵呵的跟在中說再見,也沒有發現允浩的眼神一點點陰沉,只是耳旁還響著在中剛剛的悄悄話,

「瞧見沒,滾了幾天,回來變瘦型豬了。」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