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要開始轉的文,我非常非常的興奮,因為我終於如願以償了~~~如果是長期來我BO看文的人應該知道我最喜歡的豆花文是哪篇,這樣講親估們知道我今天開始要放哪篇文了嗎?沒錯!就是《舞男》啦!!!!!(補充一下:這是出版的版本,跟先前網路上的有些地方會有不同,這是yuan大授權可以放的)

去年《舞男》完結,我買了實體書後反覆又看了四、五遍,心裡對這篇文真的是愛不釋手,一直想著如果我能轉這篇文該有多好~~~就在轉上篇《高原反應》之前,我終於鼓起勇氣向作者提起想轉這篇文的要求,就在我覺得沒希望的時候,yuan大回覆我可以轉文,我的心簡直要飛上天了!!!!!!因為實在是迫不及待的想轉文,不曉得親估們有沒有感覺到《高原反應》每天PO的文的量都很多?!XDDDDDD

《舞男》的作者是yuanbluejazz,寫過的作品較知名的除了這篇外,還有一篇《黑道金花求愛記》,這個也是另一個經典,因為這文是每一句話配上一張圖片,感覺就像在看電影一般,真的佩服yuan大搞這麼大的一個工程,想想這有多難啊~~~~光是想著找圖、截圖我就混身發軟了。這文也是超多人在追的,甚至為了這文弄了一個“黑道金花求愛記吧”,不過這篇我沒有看啦~~

其實《舞男》這篇也有在“晉江”(內地知名供創作人發表作品的網站)發表,但主角名字不是允在,不過故事情節都一模一樣,也因為這樣曾有人質疑這篇文的原創性(yuan大在晉江是用另一個名字發表的)。

廢話不多說(你已經說一堆了!!!!!),先來個簡述:

金在中在MB界是一個很有名的人物,但不要誤會了,他不是MB,他是專門嫖MB的,一個永遠只做1不做0的嫖客。他有權有勢有錢有臉蛋,盯上的獵物沒有不成功的。但一個鄉下來的舞男卻讓他嚐到了敗績,他年輕的軀體、俊俏的臉蛋、魅惑的舞姿無不一一讓金在中著迷,他若即若離的態度讓自己發狂,他想總有一天一定要把他狠狠的壓在身下,讓那舞男臣服於他。

一次的誤會讓兩人終於決裂,金在中發誓要那舞男生不如死,舞男逼不得已離開,但當金在中看到舞男在工地裡挑著磚頭住在破爛的工棚裡時,心裡又是無比的矛盾與疼惜,他發狂的吻著他,耳語著要他回來,舞男凝視他的雙眸說我要的你給不了‥‥

再一次的重逢是金在中料想不到的,昏暗的包間裡,被眾人簇擁在中間的那人,臉上有一個可怖傷疤的那人,道上人稱“疤龍”的老大,手下的人稱“浩哥”的那人,看著那曾經讓自己瘋狂的面孔,此刻那人的眼神他讀不懂,金在中自嘲有笑出來的衝動,從頭到尾到底誰才是那個“舞男”?‥‥‥

===============================================

101045-001 014    

 

第 一 章

 

在中走進“DESTINY”時候,所有人都看著他。

沒有一張面容讓他新鮮。金在中開始預感到今夜的無聊。在那些陸續被領進他包廂的年輕男孩的臉與身體上掃過,更加重了失望的預感。

他要的是一次豔遇。可再一次失望了。

雖然他是這個CLUB最出名的男人。一個充斥著牛郎的場所最出名的不是頭牌,卻是他這個嫖客。

在中從來不排斥嫖客這個詞。就像他也不排斥很多像他一樣的嫖客第一次來到DESTINY時,指著他點名「我要他」。

金在中比這裡所有的牛郎都更像一個牛郎。他長得太過漂亮以至第一眼就被當作0,但事實上他是個不折不扣的1。他喜歡把這反差玩弄在股掌之上,在把一個又一個男人壓在身下時享受他們屈服的眼神,教會他們區別0和1的不是臉蛋,是身體。

25歲的他是DESTINY的傳說。但這並不能保證他能在這裡找到獵物。光鮮脂粉的牛郎和舞臺上脫得快要精光的舞男都讓他倒盡胃口。金在中在眾多熱切的眼神中嘆了一口氣。推開那些靠過來求歡的面孔,對經理搖了搖頭。

他沒有立刻站起來的原因,只是一首舞曲。所以他向舞臺上看了一眼。

一個舞男走上前臺,開始跳舞。

對在這種地方跳舞的舞男來說,他穿得太多了。人們要看的是赤裸裸的肉欲,他卻只露著兩個胳膊。他開始跳舞,金色的皮背心包裹著緊實的上身,胳膊上有漂亮的肌肉線條,修長的長腿緊緊包裹在長褲裡,只有在他激烈舞動的時候會露出皮背心下的腰部,一根晃閃的金屬鏈子是全身唯一的裝飾。

金在中看過無數的舞男。他們跳舞時就像粘膩的蛇。這個男人卻像一隻霸氣的雄獅。

他跳著從沒見過的漂亮舞蹈,充滿力量和柔韌的優雅。剛猛處全身的骨頭仿佛都震碎,每個毛孔都叫囂著雄性的狂野;柔膩處腰若水蛭,臀如過電,一個扭腰擰胯,就像一把勒住了人的喉嚨。金黃色的長髮擋住了他的臉,只有辮子上綁著的一根繩鏈隨著急速變換的動作飛快地晃動,在金在中眼前晃出一片耀眼。

直到舞曲的最後一個音節,他猛然抬臉,手臂揮弧,戛然而止。

燈光照亮了他的臉。

嘴角上翹。

一個王者的微笑。

 

金在中開口在下一秒。

「就要他。」

 

 

他被領著走進包廂時,渾身的汗水。

金在中坐在沙發上,把自己埋在黑暗裡,仰起下巴細細打量。

他沒有理由不滿意。沒有。

一切都在金在中的料想之中,包括那個舞男擦著額頭的汗水露出迷茫的表情,以及瞭解是怎麼回事後露出的憤怒。儘管憤怒著也只是繃緊了臉孔,在中為那許久沒見過的陽剛十足的表情深感陶醉。

「對不起,老闆。我只是來跳舞的。」

微微欠了個身,就那樣轉身想走。在中向經理示意。

結局是金在中收穫了這個晚上的第一杯酒,連同冰塊的滋味一起讓一身的名牌吸收。

 

 

 

房間裡,在中捧著被紅酒漬濕的襯衫,咂了咂嘴。

『我不幹了!行了吧?』

出乎意料的年輕,才這樣捍衛尊嚴。掉頭就走的背影也美得像藝術,在中唯一意外的是,他比自己的個子還要高。184‥‥不,185。一隻年輕的獅子,或者獵豹。散發著雄性的味道。

如果讓他看清楚自己的臉,會受誘惑嗎?只要他是同‥‥金在中很想知道答案。

他仰頭發現最後一滴啤酒喝完了。隨便套上一件T恤下樓去買。拎著幾瓶酒經過店旁的小花園,看到椅子上坐著一個人。孤零零的背影,仰著頭在喝飲料。黑色的運動外套,旁邊擱著一個包。

「哥們,借個火。」

金在中走過去說。那人抬起頭看了他一眼,從懷裡摸出火機。在中點著了菸,吐出一口。

「謝謝。——迷路了?」

搖了搖頭。辮子上頭繩在晃。

「請問,附近哪有旅館?」

「拐過這條街有一家,四星的。」

「‥‥有便宜點的嗎?」

「你能住多少的。」

年輕男人猶豫了一下。

「‥‥30的。有嗎?」

金在中把菸叼進嘴裡,微微瞇起眼睛。

「成。」

 

 

 

把行李包擱下,金髮男子打量著房間,露出驚異的神情。

「這房子真大。」

「湊合。你叫什麼?」

「‥‥‥」

「我姓金,金在中。」

「我叫允浩。」

「哦‥‥允浩。做什麼工作的?」

「‥‥沒有。正在找。」

「現在工作是不好找。」在中遞過去一根菸。對方搖頭謝絕。在中指了指浴室。

「那是浴室,東西隨便用。你才出過汗吧?洗個澡吧。」

男人立刻把鼻子湊到手臂上聞了聞,不好意思地:「對不起。有味兒吧。」

「男人味。」

在中笑著說。男子也禮貌地笑了笑,進了浴室。

伴隨著嘩啦的水聲,在中在腦海裡勾勒著年輕的祼體。扭動的腰和漂亮的肌肉。那樣的身體裹在運動衫中真是暴殄天物。如果剛才他是穿著那件金黃色的皮背心,腰間晃動著那根金屬鏈子,在把他領進門的時候就壓倒他吻他的嘴。

金在中對自己的力量相當有自信。雖然他的身材比起這個高大的舞男來顯得纖瘦。在公園裡,對方抬起那雙細長的眼睛專注地打量他時,在中還以為要被認出來了,幸運的是他沒押錯寶。在黑暗的包間裡只是欣賞著他和老闆對抗,不開口是正確的。很剛烈,又有個性。他好的就是這一口。

驚豔+拒絕+邂逅+強壓。沒有比這更完美的419。

明天出了這個門就誰也不認識誰了。這一夜就算受了屈辱,出去也開不了口。

在中完全不考慮力量對抗上誰佔優的問題。

他真的很有自信。

 

 

男子穿著背心短褲出來了。強健的胳膊,線條優美的長腿。濕潤的頭髮垂在臉頰上滴著水。男人隨便甩了甩頭髮,在那瞬間閉了閉眼睛。

在中目不轉睛地望著。

男人完全沒有發現背後追逐的視線,走到沙發邊,在包裡翻著什麼,然後拿出錢包。

「給。」

遞錢來的動作很認真,在中把他的手推開。

「算了。就當交個朋友吧。」

「這怎麼行,你的價已經很低了。」

「你不是還沒找到工作嗎?有了錢再還我。」

對方堅持著。

「這不行。我已經很感謝你了,怎麼能不給錢呢。」

他抬起頭,茫然看著在中笑出了聲。

「笑什麼?」

「你講話都是這麼一本正經的?你多大?」

「22。」

「這麼小。」

「你比我大?」

「當然。你以為我多大。」

「20。」

「哈哈!」在中笑得嗆了一口。「你不是在哄我開心吧?我比你大三歲。」

允浩用不是偽裝的意外表情看著在中。閱人無數的金在中很少看到這麼直接坦蕩的眼神。他微笑著回望,允浩卻站了起來,把錢放在桌子上。

「謝謝你。錢要給的。沒什麼事的話‥‥請問,我睡在哪?」

「一起睡沒關係吧。我就一張床。」

在中無辜地說。

「我打地鋪就行。」

「我就一床被子。你不習慣跟別人睡?」

「不是,我怕你睡不好。」

「沒事的。」

有事的是你。不是我。

 

看著那個修長漂亮的身體躺進被子,露出赤裸的胳膊,在中覺得下腹緊了一下。他有些迫不及待了。進浴室很快地洗完澡,床上的人已經睡著了。在中輕輕躺上床,掀開被子,靠近背對著他的身體。

那個舞臺上光芒四射的身體,就在手邊。在中毫不猶豫,手摸上了他的腰。結實、柔韌又有力度。鍛煉有素的地方就是不一樣。兩個鐘頭前,這不斷扭動的腰,扭得他欲火焚燒。在中貪戀地從後腰摸到前面,隔著黑色的背心,一直摸上他的前胸。結實有彈性的胸肌,隔著布料也能感受它的質感。寬闊卻沒有一絲贅肉的胸膛。

金在中知道,他真的碰上了極品。

所以,他沒有任何理由遲疑。他就著撫摸的姿勢,低下頭吻上他的後頸。濕漉漉的頭髮散發著他最喜歡的洗髮水的香味。吻擦過後頸到了耳邊,在中伸出舌頭,舔著柔軟的耳垂上一顆閃亮的耳釘。

堅硬的觸感勾得他熱血上湧。他把那耳垂整個含進嘴裡,身體也向下壓迫上去,移過嘴吻向沉睡中的俊挺側臉。

忽然,那雙眼睛猛地睜開。

雖然早有準備,在中還是嚇了一跳。他瞬間停下,手也就著摸在對方胸口的動作,一動不動。

細長的眼睛移向他,睜得大大的。

金在中已經想過怎麼應付這種場面。他正要採取行動,對方忽然張口說:

「哪來的水?」

「水?」

金在中一愣。

「什麼水?」

允浩一下坐起了身,好像完全沒發現金在中正半壓在他身上。他只是疑惑地摸了摸臉,抬頭看著天花板。

「‥‥有水滴在我臉上。」

「什麼?」

在中下意識地摸了摸嘴邊。該不會是‥‥

允浩打開床邊的大燈。他的表情忽然變得很怪異,指著天花板讓在中看。

金在中抬起頭。

「啊——————!」

 

 

 

金在中敲破了拳頭也敲不開樓上的門。可是再敲不開他的家就要變成水簾洞了!走廊裡漫著從屋裡淹出來的水,汩汩地流出來。

該死的‥‥在中詛咒地罵著。沒有鄰居知道這樓上住的女人的電話,如果她一夜不回他的天花板就要變成下雨的雲。

火大地回到房間,卻看到陽臺上一個人影在往外翻!

在中條件反射地衝上去抱住他的腰。

「你幹什麼!」

被嚇了一跳的反而是金髮男孩。他扳開在中的手,靠在陽臺上向樓上張望。

「陽臺沒封閉。我爬上去,把她的水龍頭關掉。」

「你瘋啦?這是六樓!」

在中覺得這小孩瘋了!允浩卻真的開始往外爬。

「不行!你給我下來!」

在中一把拉住他,允浩指著陽臺角落的一捆皮繩。

「把那個給我。快!」

看在中不動,允浩自己過去把皮繩拎開,掂量了一下長度,捆在腰裡,緊緊地打了個結,把另一頭捆在陽臺內的洗衣機上,再把在中的手引到皮繩上。

「你拽緊了,別鬆手。」

在中還沒反應過來,允浩就手腳敏捷地翻上陽臺,踩在室外的空調機上。他伸手搆著上面陽臺的凹處,身子往上猴了猴,一腳踩在窗臺上,另一腳向上陽臺的牆壁踩去!

在中呆呆地仰著頭,他張大著嘴,盯著允浩的每一個動作,那兩條長腿用他反應不過來的速度向上騰上去,忽然不見了。在中腦子裡嗡的一響,衝到陽臺邊大喊「允浩!」樓上砰的一聲,重重的落地聲,隨後,一個金色的腦袋笑著從上面探了出來:

「我沒事!」

在中飛奔上樓正好迎上允浩打開門。他沒顧上滿地的水就穿著絨布拖鞋一腳踏進水裡。

「水龍頭關好了。」

允浩拍了拍手說,捋了捋礙事的頭髮,好像不知道剛才做了多危險的事。他只是揚了揚眉毛,有些困擾地對金在中笑著。

「‥‥這家人不會告我非法入侵吧?」

金在中看著那張好看的笑臉居然沒笑出來。

 

 

「我說‥‥」

把一攤該忙的事忙活完那女人也終於回來折騰了大半夜之後,兩個人再躺上床,已經快淩晨4點了。金在中望著身邊的黑色背心,開口。

「‥‥你以前是做什麼的?膽子這麼大?」

睡意濃郁但是還清醒的聲音。

「什麼意思啊。我又不是小偷。」

「不帶這麼嚇人的,你要在我這兒怎麼了我怎麼辦啊?還不得蹲大牢?」

允浩沒轉身,笑了起來。

「哪會?我身手那麼好。」

「你還得意上了?我告訴你,下次你可別這麼,翻陽臺是一般人幹的嗎?你當你是008啊!」

這事這麼一鬧騰,兩人講話也隨便了起來。

允浩沒吭聲,一會兒才說。

「我不會的。今天是謝謝你。我知道你讓我住不是要收錢,是好心幫我。」

在中側過頭,看著那一頭讓他喜歡的金色的頭髮。

他探過手去,輕輕摸了摸。

「‥‥哎。你那頭繩呢?」

「頭繩?」

允浩半抬起身體在床頭的櫃子上摸索了一下,拿在手裡轉過身。

「這個?」

在中接過來看。其實不是頭繩,是串彩色的鏈子。一看就是地攤貨,在中好笑地想在DESTINY讓自己看得目眩神迷的居然就是這麼個玩意。還價的話最多十幾塊錢。可在那個舞臺上那個人卻讓它上下翻飛,變得像有生命。

漂亮得讓人受不了。

「這個送我吧。」

允浩納悶地看了看金在中。

「你喜歡這個?」

「捨不得?」

「不是,當然可以。不過‥‥你喜歡這種東西?」

金在中忽然覺得很好笑。

「這東西是你的吧?幹嘛我喜歡就好像很奇怪?」

「哦,我平時不戴的,今天是‥‥」

允浩沒說下去。他忽然摸了摸臉,抬頭看了一眼,小聲地說了聲「我操」。

「還在滴水‥‥」

那迷茫的表情,讓金在中忽然大笑不止。

 

 

 

金在中是在迷迷糊糊間被叫醒的。他好不容易睜開眼睛才看見眼前一張不太熟悉的臉。他的大腦反應了2秒,才想起來他是誰。

「對不起吵醒你。我要走了,想應該跟你打個招呼。」

允浩穿著那件黑色的運動外套,手上拎著包。

「我買了點早飯,在外面桌子上。昨天謝謝了。你睡吧。我走了。再見。」

等到大門的聲音關上金在中才從床上爬起來,他飛快地套上褲子,一隻腳踩著拖鞋另一隻腳光著追到了門口。

「喂!允浩!」

允浩剛要進電梯,回過頭來。

「我有個工作!你要不要?」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