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在中領著允浩走進凰龍的時候,南洙熱情地迎上來喊「金總」。允浩聽到那稱呼驚訝地看了金在中一眼。直到南洙帶他安頓到附近的員工宿舍,對他說今天晚上就上班。金在中對南洙搖了搖手:「不要破規矩,驗一驗看看行不行。」南洙腆著臉說開玩笑金總帶來的人哪有不行的?金在中笑著說你這是罵我了,我也是頭一回, 可別壞你們的場子,還是驗驗好。他轉頭對允浩:「去換衣服吧。」

允浩換了衣服,上台跳了一場。

金在中很清楚那些眼睛發直的人們的感覺。因為前一天晚上他也是同樣的想法。

「哎呀金總,你這是領了個舞蹈學院的吧?」

南洙誇張地驚著說。金在中笑著沒作聲。

把他留下的唯一原因是還沒上手。還沒嘗到滋味,怎麼能讓他跑掉。追出去的時候沒想太多,之後在中這樣總結。

聽到有工作介紹給自己的允浩顯得相當感激。

「你有什麼特長?」

明知故問。

「跳舞。」

「上過大學嗎?」

好看的臉上暗了一下。

「沒有。」

「哦‥‥」

金在中裝模作樣地想了想。

「我有一個熟悉的夜總會,還是去跳舞,你願意去嗎?」

「行啊!」

高興滿足的笑容,綻放在年輕的臉上。

 

金在中把允浩帶給凰龍,第二天就出差去外地。外地這個會開得冗長,他待了一個星期。

一天接到一個男人的電話。

「哪位?」

在中是真沒聽出聲音是誰。

對方猶豫了一下,喊了一聲[金總,我是允浩。]

在中愣了一下。這幾天真沒想起這個人。

「是你,你怎麼這麼叫我?我都沒反應過來。」

[南經理他們不是這麼喊你的嗎?]

「那是他們。你叫我名字吧,或者叫我在中哥。」

[‥‥‥]

喊不出口的樣子,允浩轉而說:

[一直想跟您道謝,聽說您出差了,什麼時候回來?]

在中饒有興味地把手機換了一邊。

「那裡怎麼樣?還習慣嗎?」

[很好,很習慣。]

「待遇還好吧?他們對你怎麼樣?要是有人欺負你,就告訴我。」

允浩連忙說[經理他們都很照顧我],在中都能想像得出他連忙搖頭的樣子。

[真的很好,太不好意思了,所以想等您回來,請您吃個飯‥‥]

聲音有些侷促,遠沒有那天晚上的熟絡。

在中笑著。

「行啊。我過幾天回來,到時候打電話給你。」

[那一定啊,說好了。]

 

在中下飛機以後,沒有回家,直接去了維景。

從床上起身,他習慣性地去拿菸。背後一隻胳膊探過來抽走他的菸,腦袋擱在他肩膀上吃吃地笑著。

「還抽?抽死你。」

一股男士香水味。並不難聞,帶著清爽的味道。茶色的腦袋像嗅著什麼似的順著在中的脖子東嗅西嗅,然後一口啃上了他的左耳。

在中把臉甩開。

「別鬧。」

手伸過來扳住他的臉,強行扳過去對著對方。

「你丫的‥‥又長漂亮了。」

程峰的嘴伸過來要吻,在中毫不給面子地別過頭。

「說了別鬧了。」

程峰鬆開了手,臉色有些不好看。

「幹什麼,爽完就甩臉子啊?」

在中從他的手裡搶回那支菸,點著了火抽上,瞥了程峰一眼。

「把下面穿上。」

程峰笑嘻嘻地看了一眼下面,粘膩地摟住在中的肩膀,湊到他的耳邊。

「怎麼辦‥‥又大了‥‥」

在中沒做聲,也不看他,用力抽了兩口,把菸摁熄在菸缸裡,推開程峰的懷抱站了起來。

「我走了,你要睡就再睡會。房錢我結了。」

他站起來,套上褲子,穿上襯衫。程峰一直坐在床上,盯著他的背影。

「做完就走?你還真夠有效率的啊。」

「一下飛機就過來了。要回公司看看。」

「就差這幾分鐘?再陪我說說話又怎麼了?」

在中回頭看了程峰一眼。

「現在怎麼這麼粘人了?你以前不這樣啊。」

程峰忽然從床上一跳而起,聲音飆得很高:

「你說為什麼?別跟我裝逼!」

在中沒理會,很快地打著領帶。

「金在中你丫的到底喜不喜歡我?!」

程峰睜圓大眼睛站在床邊大吼。在中回頭看了他一眼。

「你沒病吧?」

他走出去,帶上了門。

門後砰的一聲巨響。

「你他媽混蛋!!」

在中面無表情地按下電梯‥‥

 

在去凰龍之前,在中先跟修哲通了電話。

他有過很多伴,修哲是唯一一個保持了這麼多年關係的。

這並不代表他們有多麼深不可分的感情,而是兩人有密不可分的利益關係。修哲既是他的合作夥伴,又是大客戶。而且,還有一般人搆不上的背景。

凰龍是這個城市最大的夜總會。表面上是一個國外老闆投資所開,但是行內的人都知道,他的幕後老闆是高官的親兒子。這是一個不公開的公開的秘密。每晚這裡聚集了眾多達官貴人,公子小開,這群太子黨們在這個地不管玩得多離譜多荒唐,也不會有任何問題。所以凰龍的生意做得很大。夜場,洗浴中心,桑拿會館,賭博錢莊,都在修哲的一手掌控之下。

認識修哲的時候金在中只有21歲,剛剛接手他父親的公司。在刻意安排的酒桌上跟修哲認識,那頓酒的唯一目的,就是要讓金在中牢牢攀住這根富貴藤。

金在中那時候還很淺嫩。他想了很多種方法,怎麼投修哲所好,才能拉到這層關係。但是當酒桌上修哲越過眾人,親自端著酒杯走到他面前來敬酒的時候,金在中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迅速明白了那條捷徑。

修哲的眼神,讓金在中沒有理由拒絕。

很快修哲以拓展市場的名義,帶著金在中單獨到了國外。在國外的一個星期,金在中沒有從修哲的床上下來過。

他不得不承認,從床伴的角度,修哲表現十分完美。

因為他為了金在中,情願做下面的那個。

「無所謂。我兩樣都行。」

這樣笑著的修哲,完全沒有平時的驕縱。

壓在修哲身上的時候,金在中不止一次地想高官的兒子也不過如此。客觀地說修哲是個帥哥,年齡比金在中大了將近十歲,但是在床上卻任金在中擺佈。在中甚至覺得這個男人骨子裡有受虐的傾向,尤其喜歡受像他這樣臉的人虐待。他撞見過修哲在幹別人的場面,左沖右突地相當勇猛,可見他沒有撒謊。他的確是可以當上面那個。

一開始金在中還想修哲這樣遷就他,無非是剛上口比較新鮮,時間長了難免會提身上馬。金在中從來沒做過0,但是他知道如果修哲開口,他就不能說一個不字。

但是修哲一直沒開過這個口,相反很享受金在中的駕馭。

有一次他摸著金在中的臉嘆息:「我就喜歡被你這美人樣兒的幹。」

在中當然不可能告訴他,這話讓他很反胃。

修哲對他不薄,這麼多年該給的給了,該幫的也幫了。公司兩次遇到坎邁不過去,都是修哲出的手。憑心而論,在中對修哲是感激的。當初沒有他,他的星海沒有今天。兩人的關係也從當日的依附和被依附變成了對等的朋友,在沒有物件的時候要是互相興起,也還繼續玩玩。

 

「怎麼,想我了?」

修哲很少在外面用這種語氣跟人說話,這麼說的時候多半心情上佳。在中笑。

「在什麼地方,真他媽吵。」

「別說髒話,說黃話也不說髒話。」

修哲心情很好地跟他貧著。

「少廢話,那個單子簽了沒有,我公司怎麼還沒入帳。」

「你別著急啊!“心向”走了張傳海,後台硬得很,我正在幫你添柴火呢,等兩天啊?」

「哪次你不說等?就不能辦痛快點兒?少泡兩個蛋就擱出時間來了!」在中毫不顧忌說得粗野。

「行,行,我這就辦。明天!你等我消息。」

不管多難辦的事,只要金在中開口,修哲都能半真半假地放在心上。這也是金在中感激修哲的地方。

修哲要掛電話的時候,在中忽然想起一件事。

「哎,等等。我前幾天往夜總會領了個小孩,跳舞的。」

「這種小事不用跟我說,交代南洙。」

「你叫南洙手上大方點,別摳得幾裡八歪的。一小孩之前就住30塊錢窮攤,不容易。」

「嘿?憐香惜玉啊?又是你搞到手的?晚上看看去。」

「別胡說八道,是我一朋友的朋友。你別亂來啊?」

「得了,窮緊張,我對小孩沒興趣。自己樂去吧!」

電話掛了。

 

 

 

金在中進凰龍的時候帶著點小興奮。他已經很久沒在走進這地方時有這種感覺了。到外地幾天沒把這舞男放在心上,回來歇了兩天,想起這個人,又有了興趣。跟修哲通過電話之後,晚上他就去了凰龍。對南洙示意不用招呼,自己進了包間,要了一杯酒,就看舞台。

等了很久也沒見允浩的影子。在中不著急,慢慢地品酒。到了午夜,人最多最哄的時候,燈光一變,四個角有女人開始跳鋼管。主舞臺上走出來個年輕男人,他開始跳起一支架成台階狀的鋼管。飛騰的金黃頭髮和騰挪跳躍的身體,他剛開始跳底下就陣陣尖叫。

金在中不是沒看過男人跳鋼管。但這被他列為最噁心的舞。那些舞男露出肚皮和長著汗毛的大腿盡力做出妖嬈的姿勢,他不知道美感在哪。所以看到允浩伴隨著鋼管出現在舞臺,金在中愣了愣。他怕至今為止這舞男留給他的好印象就到此為止了。但是很快金在中再次重複了那天晚上直瞪著舞臺的傻樣。

允浩仍然露得很少,黑色的馬甲和長褲。他繞著那根斜架的鋼管折合騰躍,雙腿長架跳過再低腰扭身鑽過,上一秒猛如龍虎,下一秒表情忽變,慵懶地往側斜倚,身子似跌未跌,燈光下俊臉忽抬,下巴一勾,飛出一個邪邪的眼神。

尖叫四起。

在中緊緊抓著酒杯。

 

10分鐘後,在中笑著看允浩從後台繞出來,飛快地跑向他的包間。

「什麼時候來的?」

紅撲撲流著汗的臉上是不偽裝的笑容。這小子是真的高興。

「剛到。」

在中往早已準備好的空杯子裡倒酒。

「怎麼不告訴我一聲啊?還是南經理說你來了,我趕緊過來。」

「舞跳得不錯啊~!」

在中讚嘆著。

「哪裡‥‥瞎跳。」

語氣透著小得意。在中笑著瞥了他一眼。

允浩沒換衣服,看來是一下台就過來了。黑色的背心領口開得很低,脖子裡戴著根鏈子。頭髮垂到肩膀,在上面挑起幾綹綁成辮子。金在中通常管這種髮型叫少女頭,十七八歲的姑娘常常這麼紮,他沒想過這髮型居然還能安在一個男人臉上,還居然這麼好看,還居然不僅半點不女氣,反而一股子英氣。

允浩見在中盯著他的頭髮,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這樣子怪吧?」

他一伸手就把綁辮子的皮筋摘了,在中都來不及阻止。

「誰說的,挺帥,我正欣賞呢。」

允浩舉杯和他相碰,仰頭喝下,喉頭上下移動,在中的眼光從杯子上面飄過去,盯著那男人味十足的脖頸看。

「這兒怎麼樣?」

「很好,南經理很照顧我,大家對我都挺好的。真的很謝謝你,‥‥金總。」

不知為什麼,這聲金總打一開始從他的嘴裡喊出來,就讓金在中聽得彆扭。

「不是說過別叫金總嗎?叫在中哥。」

允浩看了看他,那掙扎的表情讓在中失笑。

「幹嘛?叫我聲哥很委屈啊?」

允浩連忙:「不是!‥‥在中哥。」

不知為什麼,這聲在中哥也讓金在中聽著彆扭。

「‥‥我怎麼那麼彆扭呢?你能不能喊得誠懇點兒啊?」

在中故意逗他。允浩看了他一眼。

「你看上去‥‥比我小。」

金在中實實在在地嗆到一口。

他聽過無數的恭維話,還沒哪句這麼受用。

「別把你說得那麼老行不行?」

在中笑著說。南洙走了進來。

允浩立刻站了起來。「南經理。」

南洙滿臉堆笑,按著允浩坐下,轉向金在中。

「金總,我們欠你個大人情了!」

在中轉了轉酒杯。

「這小子表現還行吧?」

「何止還行,允浩是我們這的明星了,來捧場的客人多得不得了!」

允浩低著頭,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得意。

「人也很不錯,很勤快又能幹。」

允浩連忙說著「是大家幫忙」。在中示意他不用站起來。

「他是老實人,你們別欺負他啊。」

南洙陪笑。

「哪能呢。」

「也別虧待人家。」

南洙很機靈,立刻接口:「知道。修總已經吩咐過了。」

他低頭拍拍允浩肩膀。

「你看金總多關照你,還不趕快謝謝金總。」

允浩要張口,在中揮了揮手。

「哎,我們倆的事兒自己說,你忙你的吧!」

南洙笑著走了。金在中知道他心裡想什麼。

這個人精。

 

等南洙走了,允浩轉過身來,感激地看著金在中。

「‥‥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我‥‥」

「不用謝我。你舞跳得這麼好,這些夜總會搶著要你的。」

這是實話。

「凰龍的待遇不一定最高,但是正式員工有保障也有福利,比光走場子強。自己爭氣點,好好幹。」

允浩點著頭。

「嗯。」

忽然一個時髦的女孩跑進來,向允浩塞了一朵花,身後一幫花枝招展的女郎們笑成一團。

允浩彬彬有禮地道謝,女孩有些害羞地跑了。在中饒有興味地看著。

「行啊?有粉絲了啊?」

允浩把花上紮著的200元錢抽出來,放到桌上。

「‥‥這兒的人真有錢。」

在中指了指那錢。

「收起來,那是給你的小費。」

允浩把錢折著。

「按規定要交的。」

「別傻了,這是你的勞動所得,應該的。」

「我都交的。給太多了。跟賣身似的。」

在中吃驚地看了他一眼。

這小子不是有病吧?

 

在中和允浩喝了一會,心思就不在說話上。他不斷瞟著絢爛的光影裡那張英氣勃勃的臉。不管從什麼角度看,這小子長得真沒話說。金在中見過的帥哥不說車載,也有斗量,玩過的什麼類型沒有,這個允浩卻有股子不一樣的味道。是哪兒不一樣,金在中也說不上來。硬要說的話,有種氣場,很有點兒吸引人。金在中想到以前看武俠小說裡常用來形容男主角的詞:劍眉星目、英氣勃發。這兩個詞讓他在很長時間裡,很是意淫了一陣,即使後來閱盡美男,也沒讓他聯想起這個詞彙。可現在居然 想起來了,還居然如此合適。

金在中看得出神,連允浩問他明天有沒有時間都沒聽見。允浩有些靦腆又充滿真誠地提起請他吃飯的事。

「吃飯啊‥‥這樣吧。這裡結束後,你請我吃夜宵。」

在中嘴角噙著笑,眼光飄過去。

「‥‥吃完夜宵,去我那玩會兒。」

今天不能再放過你了。

可是他沒想到允浩竟然會拒絕。

「那個‥‥明天中午行嗎?」

「怎麼,今晚有事?」

「‥‥‥」允浩有些為難地笑了笑。

「‥‥我一會兒還有個打工。」

「什麼?」在中看了看錶。「這都幾點了?還有場子要趕?」

允浩連忙:「不是。是夜間便利店。幫忙看店。」

在中看了他一眼。

「這兒的待遇還不夠嗎?你就這麼缺錢?」

允浩笑了笑,沒再作聲。

 

在中開著車把允浩送到一個偏遠街道的24小時便利店。允浩道了謝要走,在中解下安全帶,也跟著他進了便利店。

「買包菸吧。」

允浩熟練地打著價,看著在中笑。

「你這算不算贊助啊?」

「是啊,明天再吃回你的。」

允浩笑著把菸遞給他。在中接過來揣兜裡,卻不走,在店裡東晃西晃。

「這淩晨兩三點的能有人嗎?」

「旁邊有個加油站,夜裡也開的,會有人過來。」

「你要幹到幾點?」

「2點到8點。」

在中點點頭,也沒什麼理由待著,跟允浩打了個招呼出來了。進了車裡啟動引擎,透過玻璃窗看見裡面允浩脫了衣服,換上超市的工作服,低頭忙著什麼,頭也沒抬。

在中把車開到路上,想起剛才說附近有個加油站,折回頭去加了個油。加完了油,不知為什麼,他又把車開回了便利店。

大概今天晚上太閒了。他停車的時候想。

在中推開門進去的時候,允浩一抬頭,一愣。

「怎麼了?東西落下了?」

「沒東西落下就不能來啊?」

「不是。」

允浩的表情很迷茫,顯然不知道在中為什麼回來。在中繞過櫃檯,走到允浩身邊,上下看了看貨櫃。

「有什麼要幫忙的?」

「啊?」

允浩張大著嘴。

「我現在沒事,贊助你到底。工錢都記你明天那頓帳上。」

允浩吃驚地看著他,然後笑了。

夜裡個把小時都來不了一個人,兩個人就抱著胳膊,坐在櫃檯裡聊天。

股市彩票足球汽車,在中沒想到這舞男懂的還真不少。在店裡還有的拘謹,漸漸地放開,看得出本性是很活潑的一個小子。話題也很有趣,表達能力也強,在中被他一個個笑話逗得哈哈大笑。看著那張話題廣泛神采飛揚的臉,在中漸漸覺得這小子當個舞男,有點可惜。

聊了一會兒,在中就覺得越來越熱。他抬頭看。

「怎麼這麼熱,沒開空調?」

允浩有點抱歉。

「空調壞了。」

「那怎麼不修啊?」

「老闆捨不得錢。」

「靠。」在中罵了一聲。「那你天天晚上就在這悶爐子?」

允浩無奈地一笑,也不介意的樣子。

「我可受不了。我走了。」

在中站起來就往外走,允浩在背後說著:「明天中午浩陽樓,別忘了啊!」

在中走進車裡開了空調,開回了家。進了門,他進了櫃子東翻西翻,拎出一個紙盒子,拆開包裝。

以前朋友從國外帶給他的一個可擕式迷你冷風機。在中往裡面塞上新電池,拎起來又折回了車裡。

 

他推門進店的時候看見允浩背對著他站在梯子上,沒回頭就大聲說著「歡迎光臨!」允浩從梯子上下來,滿頭大汗地折出來,一看見在中就怔了。

「你‥‥」

在中把手裡的冷風機往櫃檯上一放,打開。一股強力的冷氣輸送出來,周圍一片涼爽。

「來,涼快涼快。」

在中對允浩招手。允浩怔怔地走到面前,看著那個冷風機。

「新玩意,拿你這來試試,效果怎麼樣。」

在中無所謂地說,故意不去看允浩的反應。

他當然不會漏看那表情。

金在中在心裡笑了笑。

 

這叫感情投資,懂嗎?

小子。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