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三 章

 

在中病好了以後,允浩在週末叫上在中,約他一起去金牛湖。

金牛湖是這個城市邊郊新開發的天然景區。原本是個巨大的軍用水庫,駐兵搬遷以後棄了水庫的功能,可是煙波浩渺白鷺群棲,倒是有很好的風景,於是被政府看上,開發成了一個生態旅遊區。在中應酬的時候,也陪客人去過一兩次,都是坐在車上走馬觀花,到了地方直接去會所吃飯喝酒,連一點印象都沒留下。但是允浩好像對那個地方很感興趣。

「那地方荒不拉嘰的,有什麼好玩的?不去。」

在中故意在電話裡說。允浩說:「你就放心吧,包準好玩。」

在中當然不會真的拒絕。最近心情不好,他也早就想找地方消遣,何況這還是允浩第一次主動約他出去玩,他也有點蠢蠢欲動。於是早早地就把週末那天空了出來,到了那天開著車去接允浩,一路到了金牛湖。

 

景區開發不久,離市區也遠,雖然是週末也沒什麼人。車子一直開到湖邊,在中下了車,被清涼的湖風一吹,整個人也不由自主地精神一振。

在城市裡待久了,到這種荒山野外就是舒服。眼前看不見湖,要爬上一個很高的堤壩,然後豁然開朗。金牛湖雖然是個水庫,可是湖域廣闊,一眼看不到盡頭,對面是連綿山巒,泛著淡淡的煙青色,水面波光粼粼煙波蕩漾,天際線的盡頭一片水天相接之色,成群的白鷺一陣又一陣飛過,風景竟然不輸一些著名的景區,讓在中也看得讚嘆起來。

想不到這“荒不拉嘰”的地方還的確有些風景,在中心裡憋了很多天的悶氣,對著大湖幾個深呼吸,還真暢快多了。

他在堤壩上吹風,允浩卻沒上來,在中回頭看允浩從車上拖下一個包裹。

「你忙什麼呢!快上來啊!」

在中大聲喊他,允浩關上車門,拎著一個塑膠包幾步爬上了堤壩。

「包裡是什麼?」

在中看那個包鼓鼓囊囊的,問允浩。允浩豁的把包拉鍊拉開。

「帳篷。今天在這過夜。」

 

兩人一起在湖邊休閒山莊裡吃了中飯,就去爬山。在中平常都去健身房,很少到野外活動,一爬之下就發現根本不是允浩的對手,允浩顯然是爬山爬慣了的,蹭蹭蹭就上去了,在中一開始還能和他飆著速度,十幾分鐘以後明顯被允浩甩開了距離。允浩輕鬆地爬到上面的山坡,邊爬邊回頭笑著看在中,在中喘著氣,看到允浩嘴邊戲謔的笑容就知道他是故意的!

要說爬山的速度他金在中絕對不慢,可是跟這個允浩比起來,他承認,只是慢了那麼一點‥‥但是允浩故意挑釁的舉動讓在中心裡癢癢的,像被什麼一個勁地撩撥。

小樣兒,現在逞能耐,等你上了我的床,看我怎麼整治你!

在中狠狠地想。也不能怪他這個時候想這些。上次在他家裡以後,允浩讓他有了一種奇怪的感覺:這小子根本什麼都知道。什麼都知道還留在他身邊,還特意單獨約他出來,還準備了帳篷夜晚留宿在這個沒人的荒郊野外‥‥叫金在中不亂想都不行。

所以,現在允浩臉上的笑容,看在金在中眼裡跟挑逗簡直沒兩樣。在中抬頭看了看笑吟吟地站在上坡的平台上等他的允浩,心裡是既興奮,又有點酥酥麻麻的期待。

說不清是獵物上手的興奮,還是別的什麼。對允浩,金在中總覺得跟以前那些伴不太一樣,畢竟這段時間,兩人或多或少也經歷了點事。不過他也懶得去想有多少不一樣,眼前有可能得到這個俊美的男人,讓他只顧著衝動起來,嘴角掛著曖昧不明的笑,回望著前面的允浩。

「你不行——」

等到在中也爬上那個平臺,允浩嘲笑地拖長了聲音,指了指手錶。

「我行不行,你能知道啊?」

在中等平復了氣息,故意瞥了允浩一眼說。允浩也看不出是聽懂還是沒聽懂,笑著從背上的背包裡拿出礦泉水,遞給在中。在中也覺得自己真有點丟臉,包都背在允浩身上,他兩手空空,居然還爬不過允浩,想了想還是不服氣:「哎,你是不是跳舞的啊?我還以為你是登山隊的呢!」

「跳舞的怎麼啦,跳舞的肺活量大啊!」

允浩好整以暇地抖了抖長腿,笑著說。在中看了看他的腿,是比他的要長,怪不得步子跨得快!不過,第一次見面時允浩就露了一手,連陽台都敢翻,在中知道允浩多多少少也算是有點本事在身上,否則,一般人在力氣上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可是跟允浩玩鬧的時候,他卻從來沒有沾到過半點便宜。現在,他也見怪不怪了。

剩下的一段距離到山頂,允浩沒再跟在中比賽,兩人放慢了步子慢慢爬,邊說話邊欣賞風景,悠然自得。到了比較陡的地方,允浩搶著先上去,回頭細心地伸手來拉在中。到了山頂,在中看到天高雲闊,一時不想下山,允浩就又找了個陰涼乾淨的地方鋪上塑膠巾,從背包裡拿出準備好的點心,給在中吃吃喝喝。在中看允浩一樣樣往外拿,東西豐富得很,連浩陽樓的外賣千層酥都有,驚奇地看著允浩。

「這都是你帶來的?」

允浩嗯了一聲,打開千層酥的盒子。

「給。你不是喜歡吃這個嗎。」

上次允浩在浩陽樓請他吃飯,在中隨口說了一句,沒想到允浩就記住了。

在中有些感動,看著允浩。允浩卻沒注意,從水壺裡倒了一杯熱茶,遞給在中,免得他吃乾的東西不舒服。

在中喝了一口熱茶,一直熱到肚子裡。

「你還挺會照顧人的。」

看著允浩一會兒,在中說。

允浩沒抬頭,給自己也倒了一杯茶,喝著,眼睛看著獵獵起風的山林。

「還行吧。」

兩人一時都沒說話,在中卻心裡明白。

允浩還是把他當恩人,總在想著還他的情。

所以知道了他的心思,也不揭穿?在中咬著千層酥,邊想邊笑了笑。

他金在中並不是什麼好人。允浩出於什麼原因對他好,他不在意,重要的是,他什麼時候才能真正把他弄到手。

也許只是時間問題。可是這個驕傲的舞男,在中也不想那麼快就勉強他。如果真的那樣反而沒意思。曖昧著發展也沒什麼不好,至少,他現在的確樂在其中。

 

 

下午兩人去山裡玩漂流,身上打得精濕的回來,到休閒山莊裡找了個房間洗了個澡,天就黑了。在中洗完了換好衣服出去,看到允浩已經開始在湖邊燒烤了。

晚上來了一些遊客,也有零星的帳篷搭了開來。紅紅的夕陽滾到水面下去,允浩的臉被火光和晚霞照著,更加俊美,身邊還圍著兩個女孩子,不知道在說什麼。

在中走過去,那兩個女孩看到在中,眼睛就一下粘了過來,盯著他不放。

在中也不去看她們,探頭看了看允浩正在烤的雞翅,拿起一個來,幫著把蜂蜜往上刷。

「她們來借烤架的。」允浩對在中說。在中還沒說話,一個女孩子就搶著對在中開口。

「你們就兩個人嗎?乾脆我們一起烤吧。」

允浩看了那個女孩的表情一眼,又看了一眼在中,低頭笑著。在中把手上烤好的一個雞翅遞給那個女孩,那女孩驚喜地接了過去,在中對她說:「還有我女朋友,在洗澡。」

等那兩個女孩走了,允浩搖了搖頭。

「你搖什麼頭啊?」

在中問他。允浩手裡不停,烤一根香腸。

「夠狠的。」

在中把一串烤好的火腿腸一口咬了一大半,剩下的一半送到允浩嘴邊。允浩愣了一下,張開嘴巴吃了。

「你想跟她們玩啊?」

在中又拿起一串雞腿,要往嘴裡送。

「哎,那個沒熟。」

允浩搶過來,放到烤架上和那串香腸一起烤,再刷上一層蜂蜜。

「想玩,等會再找她們唄。」

在中輕佻地說著,在暮色裡打量允浩的臉色。允浩笑了笑,抬起頭,笑著看了在中一眼。

「你對女孩子倒挺乾脆的。」

在中想,這是實話。

「我對她們沒興趣。」

在中說,看允浩沒準備接茬,在中挑了挑下巴問他。

「哎,你喜歡什麼樣兒的?」

「我?」

允浩注視著手裡烤的東西,想了想。

「‥‥我喜歡孝順的,通情達理的。」

允浩說。在中就知道他會給這種似是而非的答案。

「說具體點啊。長相啊,身材啊,三圍啊‥‥」

在中逗著允浩。允浩聽出他在逗他,倒沒遲疑,立刻就回答了。

「你不是見過的嗎。就那樣的。」

在中的笑容僵住了。

他想起了彩英。在中被噎了一下,不做聲。

允浩自從和彩英分手後,再也沒有提過她,在中當然更不會提,早把這個女孩當成了過去式。現在看允浩的表情,臉上淡淡的,神色間分明就沒把人家忘掉。在中的好興致頓時打了個折扣,也沒心思繼續逗他了。

允浩好像察覺了在中有點不高興,轉移了話題。

「在中,跟你商量個事。」

在中以為是什麼事,卻是允浩上的成人班選第二專業的事,允浩第一專業選了法律,第二專業在金融和財會之間猶豫不決。在中給了他一些建議,講到這些東西,他自然是滔滔不絕,允浩聽得很專注,時不時跟他一起討論。

在中知道允浩是一個很清醒的人,知道跳舞只是青春飯,不可能跳一輩子。他急於改變現狀,尋找新的出路,只是,在某些想法上還保持著在金在中看來十分可笑的天真。

所以,在中直截了當地說:「我說過要你來我的公司。只要你想來,什麼時候都可以。你再考慮考慮。」

允浩卻還是溫厚地笑了笑,卻擺明瞭是拒絕。

「我真是不明白‥‥」

在中側過身,盯著他看。

「允浩,有些話說得太白就沒意思了。我告訴你,我不會做對我自己沒好處的事,也不會在手底下白養一個人。我叫你來,只是給你個機會,這個機會最後屬不屬於你,那取決於你的表現。這是很公平很正當的一件事,你怎麼就轉不過彎來呢?」

允浩沉默了一下,說:「在中,我知道你對我好。」

在中想不通這個允浩怎麼會有這麼多的顧慮。

這個社會,本來就是相互利用,越是親戚朋友,越要互惠互利,這跟感情無關,是現在人的共識。要不然怎麼會有新聞報導,那麼多家長願意花大錢把孩子送去貴族學校,只為了從小就培養孩子的人脈呢?自己送上門去要被他利用,他卻不利用,金在中不覺得這是什麼美德,在他看來這就是迂腐。

利己不損人,或者損人的事情,誰不是每天都在做呢?

允浩卻不再繼續這個話題,忽然抬頭看了一眼,笑了起來,把手裡的烤翅飛快地吃完,拉起在中就走。

「點篝火了,走!」

 

 

 

在中被允浩拉著轉過一個山坡,眼前是一個大大的篝火,認識不認識的人們圍成一個圈,笑著往中間添加粗枝的柴火,火苗一下竄得老高,火星照亮天空,人們一片歡叫。允浩拉著在中擠進人群,音樂響起,已經有人開始表演歌舞了,兩人興致勃勃地跟隨著人群圍坐下來看,表演居然很是豐富,看來是景區週末上演的固定節目, 到了後半段的互動環節,玩起了遊戲,人群開始瘋起來,有人提議玩“貼燒餅”,就是兩人一組貼在一起,站成一個圓,再有一個人追一個人逃,逃的人如果站在某一組的前面或後面,抓人的人就改成去抓那個隔著的人,直到抓到為止。這遊戲是人越多、圓越大越好玩,頓時大家一致贊同,迅速找伴兩兩貼在一起,生怕落了單就要當抓人的那個。在中也是一把把允浩拉起來,抱住他就從後面貼上去,趁機抱得緊緊的不撒手,心想這遊戲倒是給他占了便宜!

開始抓人了,跑的人滿場子飛跑,逃的人尖叫著高一腳低一腳地圍著圈子轉,沒一會就跑到兩個人的前面站著,兩人中後面的那個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抓的人一把抓住,哈哈大笑,轉身開始逃。沒逃成的這個只得跑去抓,哪有那麼容易,早被逃的人又貼到另一組去了。這回被貼的後面那人可機靈了,前面一貼,他就撒開腿飛跑,跑了幾步就貼另一 個,就這麼一連換了幾個人,追的那個還是沒抓著,偏偏又是個胖仔,跑得氣喘吁吁,看得眾人又是笑又是鬧,他也不惱,憨憨地只管追,看在大家眼裡更覺得可愛,場面一片喧鬧。

在中摟著允浩看得有趣,把下巴擱在允浩寬厚的肩膀上,臉也貼得很近,允浩心思都在看人追逃上,根本沒在意,在中也樂得吃豆腐, 把整個身體重量都壓在允浩的背上,就像是掛在他身上,眼前騰騰的火光映著允浩的臉,襯托得那張側面更加俊美生動,看得金在中一陣意亂情迷,差點控制不住自 己,就想往那臉上一口親下去。

忽然有人跌跌撞撞跑過來,這時候已經換了一組追逃的人了,逃的是個女孩子,驚惶地邊尖叫邊跑,一抬頭看見允浩,二話不說就直奔著跑過來,一頭撲在允浩身上,緊貼著就往允浩前面一站。

允浩立刻把在中往後就一推。

「快跑!」

在中一愣,追人的人已經伸手來抓了。在中連忙一側身才險險地躲過去,趕緊起步就跑,他剛才滿腦子都是帶顏色的念頭,哪還反應得過來,跑得一慌,腳底下不留意 又被草絆了一下,差點栽倒,狼狽的樣子讓人群一陣大笑,笑得金在中下不了台,他一向耍酷耍慣了,忽然這麼出糗,臉一下子就漲熱起來,憋著勁一跑就是一整圈,速度飛快,把追的那個甩得老遠,才挽回了點面子。

「哥們!還在找美女啊!」

看他一個勁只跑不貼人,人群裡有人大聲笑著逗他,大家更是哈哈大笑起來。在中一抬頭看已經又跑到允浩面前了,允浩也轉頭笑盈盈地看著他,那個女孩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貼允浩貼得很緊,還在回頭逗允浩說話。在中跑了過去,允浩忽然伸手來攬他,那女孩子驚叫一聲,正準備跑,在中卻沒去貼允浩,反而往他旁邊的一個女孩後面一站,把那女孩的同伴給逼跑了出去。

在中站定了喘氣,允浩愣了一下,隨後笑著逗他。

「挺能跑啊,怎麼不再跑一圈?」

「你不服啊,等會咱們倆比比?」

允浩笑了起來,忽然不理在中,跟前面那個女孩低頭耳語了幾句,樣子竟然還滿親密的。

可以啊,我跑得快,你小子速度更快啊。在中看著那女孩笑眯眯點頭的樣子,正有點不舒坦,又一個逃的人跑到了。允浩忽然手臂一伸,把那個人就往自己身後一拉, 那人被傻傻地拉過來,還沒站穩,允浩前面那女孩就動了,只動了一步,往在中身前的那女孩前面一站!在中喘氣還沒定,哪想到情勢居然急轉直下,竟然又輪到他,一愣之下,已經被追的人一把抓住!

「抓到啦!哈哈!」

那人大笑著轉身就逃,在中也算反應快的,反手就去撈他,那人正往圈子裡鑽想找個人貼,就被一隻胳膊拉著貼到一個人前面,在中看過去,允浩居然和身後那個人換了個位置,又把逃的那個拽到了前面那人的前面,這麼一貼,就變成允浩逃了。

在中一愣之下,允浩已經跑出圈外,看在中站著沒動,允浩回頭大笑。

「跑啊,呆子!」

在中怔怔地看著火光中允浩那一回頭的笑臉。

兩人跑了起來,允浩歡騰奔跑,在中眼裡看不到其他,直追著允浩跑去,圍著人群跑了兩圈也誰都沒停,眼前是允浩矯健的背影和全力奔跑的姿態,在中幾次堪堪抓到,又被允浩領先,兩人一追一逃,允浩忽然轉了方向,不再圍著人繞圈子,改往湖岸跑去,在中拔步就追,後面大家「哎哎」地大叫起來,允浩跑了幾步,到底還是被在中追上,一把揪住了就扯住不放,這時候早離了人圈,在中也不管什麼遊戲不遊戲了,揪住了允浩就不放手,胳膊一橫用力箍著他的脖子耍橫:「還跑不跑了?嗯?跑不跑了?」

允浩邊笑邊還想反抗,在中哪肯撒手,兩個人打鬧成一團,後面被他倆撂下的一大群人看著兩個年輕健壯的大小夥子自顧自地玩成一 團,把幾十號人丟在腦後,面面相覷,叫喚起來,在中和允浩卻置之不理,只沉浸在互相打鬧裡,直到都出了一身的汗,兩人相視一望,忍不住放聲大笑,在中的心裡忽然一陣說不出的暢快,也不知道自己多久沒有笑得這麼開心!

 

 

等他們鬧夠了勾肩搭背地笑著回來,遊戲這麼一停,也不玩了,大家當然不肯放過他們,吵吵著要罰兩人表演節目。

「表演什麼節目?」

「隨便!」

起哄聲裡,在中嘿嘿笑著,看了允浩一眼,過去就拿起了麥。

「我哥們說,要給大家跳個脫衣舞。」

人群嘩的炸開了,起哄聲口哨聲不絕於耳,允浩把麥搶了過去。

「我脫衣服?你們要看嗎?」

忽然有女的細銳的聲音大叫「要看!」混在人堆裡,大家一陣爆笑,一起往那個女孩看去,女孩也不在意,反而在女伴們的慫恿裡又喊了一嗓子:「帥哥脫一個唄!」

鼓掌聲起哄聲響成一片,在中嘿嘿笑著瞅著允浩,看他怎麼收場。允浩笑著轉身,往大音響的陰影後面過去,被擋住看不見了。

「別走啊嘿!」

「帥哥害臊了啊!」

人群嘻嘻哈哈地調笑起來,又是起哄不依不饒,正亂成一團,音響忽然一聲重重的鼓點,把所有人都震了一下!

  <---配歌看文更有FU~~~~~

【Set it on fire!fire fire fire‥‥】

勁猛的節奏驀然響起,人們還沒反應過來,一個身影從音響後舞動而出。

踩著機械舞步,跳舞的人背對人群,手臂節度,寸寸鼓點,從左至右導過電流,在胸前驀地炸開,音樂勁響,舞步一變,眼花繚亂的動作如同野火吐舌猛然躥升,將眾人看得目瞪口呆。忽然一個由背至腰的曲弧,背影由背轉正,一張俊臉滿是邪佞(ㄋㄧㄥˋ) ,眼神一掠已看滿全場,猶如扼住了每個人的喉嚨。他騰躍跳至場中的麥克風,握住麥杆,恰是一輪節奏結束,那人動作倏止,屏息間一秒的頓靜,鼓點忽震而起,那人上身猛抬,手拉麥杆胯下一個頂送!

尖叫四起!遊客們哪曉得能看見這陣仗,全都張大了嘴巴看得目瞪口呆,允浩單手扶麥,推來揉去,一根普普通通的麥杆在他手裡竟成了活物,身前身後歡繞騰倒,忽然音樂轉媚,他神情也跟著一變,手指移到胸前,幾下之後,鈕扣已解,他單手執著外套邊沿,跟著節奏寸寸拉開,人群沸騰大叫!他眼角一抬,仿佛挑逗似的,動作卻又一回,將外套掩了回去。不依的起哄聲中,允浩抬起下巴眼神下掠,說不出的銳利霸氣,忽而下顎一挑,外套已被他刷地脫下,一甩飛出!

有人歡叫著去搶,亂成一片,眾人沒想到允浩真的會脫,氣氛熱到了頂點,加上狂熱的音樂,人人跟著扭動,沖只穿著襯衫的允浩尖叫,要他再脫!允浩邪笑又起,微勾手指,退了兩步背過身去,火苗突竄,紅光四起,允浩肩膀一聳,微一回頭,襯衫倏地外翻,沿著赤裸肩背節節下褪!

轟然響起的尖叫聲和叫喊聲,金在中都聽不到了。他只是站在人群中,像被人扼住了喉嚨,一動也不動。他喉嚨發乾,身上起火,一股熊熊的火焰從腳底升起,將他整個吞噬,就快要把他灼燒了。他一眨不眨地盯著允浩,看著他用魅惑的表情慢慢往下褪襯衫,看他在襯衫褪到腰間時又猛地拉起,看他轉過身就那樣敞著胸膛狂熱舞動,看所有人都像瘋了一樣對他喊叫‥‥他看見了襯衫內允浩健美的身體,若隱若現的陰影,他甚至看見允浩忽然轉向他,舞動著到他面前,揚起下巴用挑釁的目光向他勾了勾手指,那麼大膽又放肆地看著他!

在中什麼也不知道了,他跟著允浩的手指走出了人群,一直被允浩引到了場中。音樂在響,鼓點在震,人群在跳動在歡叫,在中扭動起了身體,隨著允浩的舞動搖擺,火光冶豔裡允浩望著他笑,繞著他舞動,在中目眩神迷,猶如醉酒,想伸手去抓,卻總是抓不到他,只有那張熏人欲醉的俊美的臉,將在中全全包圍,讓他迷亂,癲狂‥‥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