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藥物的作用下,在中很快又昏睡了過去。當他再醒來時,允浩說,我介紹一個人給你認識。

允浩過去把門打開,趙赫走了進來。

在中看著趙赫走到他的面前。他看著趙赫,那不是凰龍裡靦腆瑟縮的男孩,也不是那個刺著紋身眼神淩厲的黑社會。

趙赫在床邊的凳子上坐下,將一個證件遞進在中的手中。

在中打開那個證件。照片上穿著警服的青年目光嚴肅,大眼睛炯炯有神。

聽到趙赫報出的單位名稱,在中端詳了趙赫一會,並沒有太吃驚。他只是將眼光投向了允浩。

「你也是?」

在中問。

允浩坦然地迎著他的視線。

「我說過不會騙你,就一定不會騙你的。」

「他不是。」

趙赫說。

「允浩是我們警方此次行動的重要配合人。你也可以理解為我的搭檔。」

在中的腦海中像放電影般放過了一幕幕。突然變成黑社會的允浩,一次次向他透露修哲行蹤、向他發佈奇怪的指令資訊卻不告訴他原因的允浩,說著「我現在還有一些事不能告訴你,以後你就會知道」的允浩,讓他什麼都不要擔心,只要相信他的允浩‥‥

怪不得允浩說過,他進黑社會還有別的原因,他不後悔,也怪不得趙赫找他尋找失蹤的允浩時說,允浩進黑社會的真正原因,以後他才會真正知道。

「對不起,到現在才告訴你。」

允浩望著在中,內疚,擔憂。

「這次行動是絕密的,為了防止修哲在地方公安隊伍裡也安插著他的人,這次行動只有上層極少數的人知道,因此我們要求允浩絕對不能跟任何人透露真相,尤其是你。」

趙赫說。

「因為你也是這次行動的一個關鍵人物,你被修哲盯得很緊,允浩必須隱瞞你,為了你的安全考慮,也不能讓你知道太多。這事不怪他,你要怪就怪我們吧。」

在中沒說話。這個事實雖然和他想像的不太一樣,但是這樣一來,他一直以來的疑惑終於都可以解開,那些想不通的問題也一個個地有了明確的解釋。他確實曾經懷疑允浩是警察,是臥底,但是在他和允浩互通心意之後,這個疑慮就已經沒有了,允浩要他信他,他信。 他曾想過允浩身上那些還沒揭開的謎團,他想等到答案揭開那一天,一定會是個出乎他意料的答案。他確實沒想到,這個謎團的關鍵不在允浩身上,而在另一個他完全沒有料到的人身上。但當趙赫走進來的時候,在中好像不再吃驚了。那一瞬間,他醍醐灌頂,忽然什麼都明白了。在在中面前的那些看不清的霧漸漸散開,越來越清晰,他思考著,將長久以來的一件件事串聯起來。

 

這一夜,允浩和趙赫把一切都告訴了在中。

允浩和趙赫確實是同鄉,小時候就認識,在同一個武術學校。後來允浩雖然進了舞蹈學校,但時常回去參加武校的比賽,和趙赫一直處得像親兄弟。長大後各自離開家鄉,互相漸漸失去了聯絡,也不瞭解彼此的情況。趙赫在首爾遇到允浩的時候,已經作為臥底打進了新東,警方掌握了線報,在首爾有個地下販毒集團,不僅涉黑,還涉及地方高層官員,因此非常謹慎,想掌握最準確的證據。那時警方的調查已經指向了修哲,因此,當趙赫知道允浩在凰龍時,借著新東派他去摸修哲的底,通過允浩進入了凰龍。

為了保險,當時趙赫還沒有和允浩亮明身份,而允浩隨後又被新東盯上,新東知道在中對允浩的心思,讓允浩借機通過和在中的關係打進金貿,允浩不想讓在中被新東利用,那時彩英又走投無路來投奔他,允浩於是和在中分開,卻沒告訴他真正的原因。允浩沒有答應彩英復合的要求,所以彩英在麵包房幹了不久就離開了。而允浩為了在中犯罪的證據接受了新東的要求,在賓館被在中撞見的那一次,就是和趙赫一起與新東上面接頭。那時趙赫請示了上級,已經向允浩說出了真實的身份,所以當在中那次在凰龍為難允浩、而趙赫又突然失蹤的時候,允浩才會那麼著急,趙赫是警察,他怕在中真把趙赫給怎麼樣了,那會招來嚴重的後果!

本來趙赫說出身份就是想讓允浩作他的線人,沒想到後來出了在中這檔子事,在中把允浩趕出凰龍,這把警方原來的計畫也全都打亂了。允浩被趕出凰龍後,修哲抓了允浩,趙赫非常著急,正在組織營救的時候允浩卻意外地被新東老大張強帶走了,而後來張強要求允浩進新東,當時趙赫已經查到修哲利用在中販毒的事情,允浩知道一切後,決定答應張強,進入新東,用黑道的身份作掩護,配合趙赫找到修哲和豹頭販毒的確切證據,還在中一個清白。

為了儘快豎起一個新的擋箭牌,張強對允浩十分重用,允浩原本就有功夫底子,又被張強在武器訓練和道上的規則手段上強化,而為了幫助允浩在新東裡儘快上位,警方也配合著演了幾次戲,很快允浩就得到了張強的信任。允浩一面利用幫派阻止修哲利用在中販毒,一面暗中搜集著證據,新東並不是警方這次的目標,因此“借力打力”,讓幫派之間的爭鬥來轉移修哲的視線,讓修哲沒有懷疑到警察的頭上。

在中聽著這一切,他沒想到,允浩的身上背負了這麼多的秘密,從頭到尾,他都是一個充滿了秘密的人,而這些秘密,都是因為他,為了他。

在中想起了被雙規的陳山。他問允浩,那個提供關鍵情報的人是不是他,允浩笑而不答。

允浩那樣的笑容很熟悉,在中想起之前允浩心情總是很好的那些天,他當時還不知道允浩為什麼那樣高興;他問起允浩,這條黑道他要怎麼脫身的時候,允浩也總是安慰他,讓他什麼也不要擔心‥‥允浩過去的那些話、那些反應,在中現在終於都能明白了,他覺得一顆心好像忽然踏實了,回落在了安穩的地方。允浩不用在這條黑道上一直走下去了,儘管危險仍然很大,但是心裡卻有希望。

 

在中的沉默讓允浩不安,他問在中:你是不是生我的氣了?

在中看著他,這個為他做了這麼多的人,在中就像從沒有仔細看過他似的凝望著他。在中是生氣,他生自己的氣,他自認為這輩子沒有做過什麼好事,他不知道老天爺怎麼會這麼厚待他,讓他遇到了這樣一個人,一個肯為他付出這麼多的人,甚至搭上了自己的人生路,可是自己又為他做過什麼?

「為什麼現在讓我知道?」

在中問趙赫。

「當初我們答應允浩,他參加這次行動的一個重要前提是要保障你的安全,但是我們沒做到,讓你遇到很大的危險。這次你和修哲撕破臉,是時候讓你知道真相了。而且‥‥」

趙赫看著在中。

「後面的行動,需要你的配合。」

允浩猛地看向趙赫。

「趙赫!」

趙赫沒有理會允浩,繼續說下去。

「這次為了救你,允浩違反了紀律,修哲現在已經起了十二萬分的警惕,我們的工作會更難展開。現在我們需要一個人能誘使修哲鋌而走險,這個人必須是他非常熟悉的人,還要有能動搖他的力量‥‥」

「別說了!」

允浩驚怒交加,猛然打斷了趙赫。

「你不是答應我不再提的嗎?」

「他是最合適的人選!」

「不行!」

允浩一下站了起來,臉色鐵青。

「你們當初是怎麼答應我的,你們答應過不會把他拖進行動,如果你們反悔了,我也隨時可以放棄跟你們合作。」

「鄭允浩!你清醒點!」

趙赫也憤怒了,指著在中,對允浩:

「你是為這個人活的?為了他你什麼都不要了?!修哲在害多少人你知道嗎?他們販毒的總量能害死多少人你知道嗎?!」

「他差點死在修哲手上!」允浩吼。「如果不是因為什麼紀律,你以為我會就這樣放過修哲?!現在你還要他去送死?」

「我們會保障他的安全,不會讓他去送死的!浩哥,你以前那些正義感那些良心呢?別整天只想著你的個人感情!」

「你‥‥」

「我去。」

在中忽然說。聲音不大,卻讓允浩呆住了。

「在中!」

在中轉向趙赫。

「你們需要我怎麼做?」

「不行,我不同意!」允浩臉色難看之極。「不要意氣用事,在中,你再回去,修哲他會怎麼對你?!」

「如果我戴罪立功,是不是就能減輕過去的罪責?」

在中問趙赫。趙赫點頭。

「當然。你自己有立功表現,比允浩為你爭取到的更好。」

在中看向允浩。

「給我個機會。」

「‥‥‥」

在中對允浩笑了,笑得輕鬆,自在。

「拜託,我還不想坐牢。跟你在一塊兒,我還沒待夠。」

允浩不說話了,兩人四目相對,互相凝望。

趙赫望著他們,也沉默下來。

 

許久,允浩望著在中,眼神裡是深深的擔憂。

「那太危險了‥‥」允浩的聲音很低,沉重。「這次你叫來警察,修哲不會再相信你了,就算你去,他也不會中計的。」

在中思考著,眼神沉靜下來。

「他會的。」

在中說。

「我有辦法。」

 

 

 

 

 

星海出事了。

這個消息在首爾的業界不脛而走。據說經濟稽查科已經請了星海老總去“喝茶”,很快星海所有正在進行的涉外業務都被叫停,有內部消息說星海的資金帳戶已經被凍結,而星海的老總金在中因為涉嫌經濟方面的問題被警方帶回去,後來是請了私人律師用了重金才把人保釋出來,而具體牽涉到什麼問題又不太清楚,但總之星海這次好像是出大事了。

這些消息傳來傳去版本越來越多,有的說金在中還在局子裡頭沒出來,有的說他跑到國外避難去了,雖然星海表面上還是在運作著,但是星海的內部員工也承認很久沒看到金總露臉了,現在主持工作的是公司的副總,而且星海只維持著最基本的貿易生意,外單通通停止了。至於金在中重點打造的演出公司表面上雖然沒受到什麼影響,但是媒體去採訪時公關部全都很客氣地用各種理由打發走,始終都在打太極,沒給過正面態度,弄的媒體猜測紛紛,財經報紙和娛樂報紙都拿這個話題炒過好幾回了,但還是什麼準確的消息也沒得到。

但不管怎樣,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星海確實出事了。

業界有嗅覺敏銳的人就聞出了點兒味道。金在中和高層官員的關係,雖然不是人人都清楚,但混這個圈子的,多多少少沒有不知道是有那些瓜葛的。凰龍的水有多深,都是清楚的,而金在中在凰龍那地方是個什麼地位,沒有不知道的。所以對於星海這次的出事,那些老總們開始岌岌自危,就怕被波及,意識到要麼不出事,要出事肯定是大事。

 

在中放下了手裡的報紙。

在趙赫的安排下,一切都按照在中的主張進行。星海的動靜鬧出來了,警察介入調查的消息很快流傳,在中進了警局,是很多人當面看到的。首爾業界沒有不知道星海正在接受調查。

在中翻著報紙,看著各種消息,思考起來。

 

 

在中養傷期間,允浩幾乎不讓他離開他的視線範圍。

在中感覺自己就像個重病號,被允浩牢牢地管著。其實他的傷大多是外傷,休養休養就差不多了,允浩卻對他嚴加看管,幾點換藥幾點睡覺都管著。以前允浩很順著他,很遷就他,在中一不高興了還發發脾氣,現在反過來了,允浩再也不會由著他的性子,對他的態度也很強硬,說不行就不行,在中板臉唬人瞪眼睛都沒用。允浩說以前就是太慣著你了,才讓你養成我行我素自作主張的壞毛病,才會來了那麼一出,瞞著他獨自做了那麼危險的一檔子事,差點把人折在修哲的手上。所以今後他不會再慣他了,允浩對在中說,你服也得聽管,不服也得聽管。

「你這是法西斯獨裁啊?」

在中嚷。

「不來硬的你不知道哥的斤兩。」

在中失笑。

「我才是你哥!」

允浩伸手鎖住他的下巴。

「就你這麼胡來也想當哥?」

「我保證下回不敢了。」

在中腆著臉。他自知理虧。

「下回?」允浩冷冷的。「你還想有下回?」

在中真覺得他看走眼了,以前這個允浩是那麼乖巧著人疼,現在才知道那全是假像,現在只要允浩一板臉,在中就莫名其妙地心虛,他發現允浩沉下臉的時候還真挺可怕,以前允浩很少在他面前顯露這一面,在中還沒覺得,現在才知道新東的浩哥不是白叫的,臉真的沉下來時比鐵還硬,還冷,連在中這樣從來都不吃硬的也不禁服軟,老老實實聽話。

在中心想這是不是就是報應,他一向最怕被人管,偏偏放在心裡的那個就是最能管著他的。

 

晚上,允浩查看在中的傷口。

精心調養下的傷口已經癒合了。修哲刻在在中背上的那個字,在醫院的時候在中就叫醫生用狠藥,寧可落疤也把那一塊血肉模糊的皮肉整個剜了,重新再長新的。現在那裡是一整塊已經什麼都看不出來的傷疤,醫生說可能以後都會留下疤印,不會完全恢復到原本光潔的皮膚,但在中卻無所謂,他只要毀掉那塊令他噁心的東西,留再大的疤他也不在乎。

允浩的手慢慢摩挲過那塊地方,手下是凹凸不平的,看上去還是令人心驚。在中感受著允浩慢慢撫著那一塊的手指,聽不到他的聲音,回頭看了看允浩的表情,知道他在想什麼,笑笑說,嘿,別亂摸,有種往下摸。

允浩知道他是不想他難受,故意插科打諢,心疼又寵溺地輕輕在在中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那一晚允浩抱著在中到醫院看到他身上那些傷口和那個字時,趙赫寸步不離地守在允浩旁邊,一整夜都沒敢離開。他怕他一走開,允浩就會不見,就會去造成嚴重的後果。

在中養傷的日子裡,也不斷聽到關於修哲的傳言。小道消息說,修哲是徹底得罪了黑幫了,繼新港碼頭莫名被燒損失慘重後,金貿連走霉運,巨額的出海貨單接二連三出事,地下錢莊還被一樁異地官司牽扯了出來,現在卷宗還壓在兩院,停一天的損失都是幾十萬上百萬。就連橫霸首爾的豹頭也沒為修哲出頭,看來修哲這次得罪的是連本地幫派也搞不定的黑道。

在中沒問過允浩什麼。他知道有些事,是不需要問的。

 

 

在中說想出去走走,心血來潮地說不想開車,想坐公車。

在中戴上了帽子,將臉隱藏在線帽的陰影裡,他翻出黑色的背心,套上一件短夾克,迷彩褲上鬆垮地繫著鮮紅色的金屬腰帶,配上那個黑色的線帽。沒人會想到這副痞子混混樣的會是星海的老總。

允浩看得有點發愣。他看到的金在中從來都是精英金領成功人士的模樣,從來沒看過他這個樣子。在中對著鏡子,好像看到了幾年前的自己,那個還在校園裡整天晃蕩不學無術的壞學生。他對允浩說,他以前就是這副打扮,嘴上還叼著菸,走在外面那些正經人家的女孩兒都躲得遠遠的。

允浩似笑非笑,說,她們一定近視,沒看清你的臉。

他們走到樓下的公車站等車,在中已經多少年沒坐過公車了,允浩問他想去哪,在中說越遠越好。允浩帶著他上了一輛車,坐到快到底的時候又轉了另一輛。公車很擁擠,上來的人越來越多,在中站著,允浩站在他的身後,若有若無地將他護著,人多起來了,擁擠的人潮擠動,允浩的胸膛就貼緊了在中的背,在中順勢靠在了他的懷裡。

車廂搖晃著,人們擁擠著,他們就那麼自然地順理成章地貼在了一起,享受只有彼此知道的曖昧。身體微妙地廝磨,體溫交融,允浩溫熱的呼吸在在中的脖頸,手在被人群遮擋看不見的地方環摟在在中的腰上‥‥車駛進隧道,車廂忽然一片漆黑,在人們的眼睛無法適應的黑暗中,允浩頭一低,和在中飛快地偷偷交換了一個吻‥‥當隧道口的光線傳來,他們已經分開,像什麼也沒有做過,在中的手卻悄悄覆在了允浩摟著他的手上。他們像兩個頑皮的孩子分享著同一個秘密,嘴邊都帶著同一絲笑意。

那天他們坐車輾轉一直來到城郊的湖邊。在中問允浩記不記得金牛湖那個晚上,允浩望著他眼神就如同湖裡的湖水。在中看著他的眼睛說你那時候是不是就是故意的,你跳那個舞就是勾引我是不是?允浩似笑非笑地說你真想知道那時候我想什麼?

在中點頭。

允浩說,我那時候,想把你裝進衣服口袋裡,藏起來,只給我一個人看。

在中看了他很久,然後沒頭沒臉地吻他‥‥

在中喜歡允浩向他表達感情的時候。允浩很少在嘴上說什麼,就是在兩人最濃情蜜意的時候允浩嘴上也沒說過什麼,在中有時候在電話裡大剌剌地說想他,允浩還會不接茬,還默不作聲,好像不知道怎麼接話似的。只有在難得的時候允浩會說一兩句話,但是他說了那一兩句,就讓在中從心裡深處都動情。他摟著允浩吻他,在空無一人還飄著雨的湖邊,在光天白日下,他們像一對最普通最正常的情侶那樣擁吻著,不在意是否會有人經過,也不在意漸漸越來越大的雨絲‥‥在中吻著允浩想把他揉進自己的身體裡,他覺得眼前的青山碧水和山裡蒸騰起來的水霧從來沒有這麼美過‥‥

那天動情的時候在中叫允浩叫他一聲哥,允浩失笑說你怎麼這麼喜歡聽人喊哥啊,在中說你就是欠我這一聲,以前那是不跟你計較,誰讓你喊我名字的沒大沒小的?以前別人上趕著的喊在中哥我還不愛搭理,那都比我還大好幾歲的。

允浩看著他,伸手溫柔地拽拽他的帽子,揚著嘴角說,你看你這樣兒,像比我大嗎?

在中說大就是大,還什麼像不像!

允浩笑微微地望著他,也不說話。在中拿允浩這樣的笑沒有辦法,他喜歡他這樣的笑容,也特別恨這樣的笑容,這樣笑時候的允浩就是裝傻,就是逗他玩兒,就是把他當小孩似的渾不當回事。在中說你叫不叫?允浩忽然湊到他耳邊說,我也喜歡聽人叫哥,怎麼辦?

在中說你還沒聽夠?

允浩說沒聽你喊,不算。

在中嘿嘿一笑,說,你可以聽趙赫喊啊,他不是一口一個哥喊得很親嘛。

允浩盯了他半晌,也是嘿嘿一笑,說,吃醋了?

在中也不答話,笑得很裝B。

要說金在中沒吃過趙赫的醋,那是假話。只不過他那時候不願意承認。要現在在中說心裡話,當時在凰龍的樓梯間裡看到允浩給趙赫撫傷口的那一幕,他氣得肺都快炸了。就是現在,他想起來當時那情景還會添堵。只不過他當然不能再發作,人都已經是他的了,還再吃以前的味兒,透著他忒小氣,不爺們。但就算現在知道了趙赫和允浩的真實關係,趙赫的眼神反應是騙不了人的,至少騙不了他。

趙赫這樣的本來也算是人中龍鳳,只是他和允浩認識了那麼多年,卻仍然只能止步于兄弟情。在中想,自己身上到底有什麼能耐,才能把允浩這樣的人收進懷中。

在中有時候想,人這緣分真的很奇妙。好像不管以前經歷過再多的人,再多的事,也只有一個人才會讓你忽然產生“就是他”的感覺。這種感覺說起來很玄,很不靠譜,擱在以前的金在中只會嗤之以鼻不屑一顧,但只有自己親自經歷過一次,才知道都是真的。

後來允浩低聲告訴在中,在他們老家,喊情郎也是喊哥‥‥

 

那天晚上回來,在中放倒允浩就往床上按。

自從在中受傷到現在,兩人一直忍耐著。在中幾次要做,都被允浩按回去,讓他老實睡覺,怕掙了傷口極力忍耐著。這一晚卻是再也忍不下去,從床上到地毯上,糾纏得像兩隻饑渴的野獸,一分一秒也無法離開對方的身體。那一晚他們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也不知道做了多久,貪戀和欲望就像深溝無法填滿,允浩衝撞在在中身體裡的力度激烈得讓在中幾次以為自己會死在巔峰,那滅頂的令人想毀滅的快感讓在中瘋狂‥‥在情欲的頂點,允浩緊緊抓住在中的下巴,激動而低啞地吼:叫我哥!‥‥

在中的身體在允浩的頂送中痙攣,在中顫著嗓子喊:‥‥哥!‥‥

 

 

 

那一夜,他們一夜都沒睡。

激情過後,兩人相擁著坐在床頭,說了很久的話。

在中覺得他一輩子都沒說過這麼多話。他有很多話想說,從他的童年,到他父親死的那一夜,他說了很久,說的很多。他慢慢地說起童年時父親為他煮的荷包蛋,說起小時候那個草做的螞蚱,說起那天和父親的爭吵後摔門離開,說起看到趴在辦公室桌上一動不動的父親的臉‥‥他說起那一夜在下著大雨的東山,他坐在父親的墓前,他看著墓碑上父親的照片,那樣子越來越模糊‥‥

在中一直在說,自己都無法停下。這些是他壓在心底多少年的話,他從來沒有對任何人說過。那一夜他卻一直說到天亮,直到再也想不起來還有什麼沒有說。他像傾倒心中的一個巨大的囊袋,把所有的沉甸甸的東西都倒了出來。說出了這些,他忽然輕鬆了,心裡好像有個結打開了,那個他曾經堅信根本就不存在的結,直到現在,他才知道它一直都壓在他的心底。

允浩一直靜靜地聽著。他聽了很久,也把在中抱了很久。直到他的手指伸過來,輕輕擦過在中的臉頰,在中才知道自己流淚了。

在中一直認為,在這件事上他沒有悲傷過。在父親的葬禮上他也沒有掉過一滴眼淚。他只是在做著他需要做的事情,並認為他足夠冷血和冷酷。

這麼多年,他認為自己已經忘記了流淚的感覺,他只有麻木和無動於衷。

允浩默默地將在中摟過來,把他的臉壓進了自己的胸膛。

‥‥哭吧‥‥

允浩說‥‥

在中在允浩的懷中縱聲痛哭。

那一夜,他哭得像一個孩子,像第一次學會哭泣‥‥

 

 

後來,允浩陪在中去了東山。

站在父親的墓前,在中覺得自己平靜了。允浩點燃了菸,遞給他,他放在了父親的墓前。

允浩把花束中的花一朵一朵,插在了墓碑兩側的青松上。

在中站了很久,然後允浩握住了他的手。

在中回過頭看他。

兩個併肩而立的背影站在墓前,夕陽拉長了他們的影子,堅定,挺拔‥‥

 

======================================

這段時間追這個文的親估們~~這文到這裡必須先劃下一個句點了。

因為答應過YUAN大不在網路上放最後一章完結篇,所以這文只能放到這裡。

 

 

 

BUT!!!親估們不要緊張,

因為YUAN大表示發文的版本按照先前無水吧裡有親估重發的版本(也就是出版的版本)

而那一帖裡最終回是以網路下載的方式公佈,所以我也比照這模式辦理。

最後一章我校正完畢之後晚點會放上下載點給各位

還請稍安勿噪!

 

=====================================

 

8/19 23:25 再更新


下載請點擊下方文字

舞男 - 最終回+番外

 

親估們~~這最終回請私下閱讀切勿發送上網路空間,謝謝!

==================================================

 

8/20 21:32更新

再放一個下載的網址

http://www.rayfile.com/zh-cn/files/bb136e3d-eaca-11e1-ba61-0015c55db73d/

 

連上之後點﹝進入下載頁﹞→再點選﹝立即下載﹞就可以下載了!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